星云大师《佛教对心理病态的疗法》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星云法师 发布时间:2010-9-6 21:48:25 繁体版 

各位法师、各位护法居士:

大家好!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我们心理的病态如何治疗。

在这个世界上,和我们人类最亲近,关系最密切的,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的心。即使我们的身体死亡了,毁灭了,这个心也不会死的--就像云聚而成雨,雨水流入地表,汇成湖泊海洋,然后又蒸发成为云层,云又降成雨一样,虽然云雨湖泊河海的形相不同,水的本身却是不增不减,循环不灭的。人,有时候天上人间,有时候地狱、恶鬼、畜牲,所谓五趣轮转、六道轮回,尽管马腹牛胎,千种万变,我们的本性、自性,却是永远不变的。好比一段树材,可以把它做成桌子,做成椅子,做成栋梁,做成窗框,虽然形状都不一样,但是木材的本质是不变的。再譬如你有一块黄金,你可以做戒指,做手镯,做耳环,做成种种器皿,形状虽不同,黄金的本质却是一样的。人,身体终究会死,生命的本质--心,是死不了的。就像木材燃烧,前一段木材烧完,还有后一段;一根烧完,再加一根,藉着一根一根的木材,火可以燃烧不熄--身体如同木材,一个身体死了,换一个身体再生,一个一个身体尽管循环生死,生命的火却可以一直燃烧下去,轮回不绝。

我们佛教的信仰里,主要的就是相信生命是不死的,我们的心是永远存在的。永远存在的心,要好好爱护它,不能让它被贪瞋痴慢的病魔侵蚀,成为病心,成为坏心。否则在流转轮回的过程中,这一个病了、坏了的心,就不能在人间天上流转,而要轮转到地狱为畜牲去了,很可惜!我们要把这个心的病态治好,用真理和慈悲的法水去调伏,让它在人间天上安住,在佛菩萨和圣贤的境界里,永恒地常住。

过去,佛陀在舍卫国说法的时候,感化了一位青年,发心出家,跟随佛陀听经修持。五年以后,年轻的比丘想要到深山中精进修行,得到佛陀的嘉许,就独自一人离开僧团,隐入山中。不到三个月,正当大家为他祝福的时候,年轻的比丘却垂头丧气回来了,满面风尘,拜在佛陀脚下不肯起来。佛陀慈祥的问: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青年比丘嗫嚅回答说:‘佛陀,自从离开您以后,我一直努力修行,却一直不能证果,我觉得自己无能,因此中止修行而回来了。’

‘比丘啊!’佛陀和蔼垂示:‘你既然信奉我教而出家,为什么不让人敬佩你是一位精进者,反而让人唾弃你呢?你前生是个精进努力的人,很多人因你的精进而存活,为什么今生却要舍弃这可贵的精进心呢?’

‘噢!佛陀,我前生如何精进呢?’

‘比丘 啊!我今将你过去的因缘说与你知:

‘从前,有一位商人组织了百余人的商队经过沙漠,因为白天酷热,沙漠被太阳晒得烫脚,不能行走,所以他们只能在夜间赶路,天亮就得搭棚休息,等到太阳下山,大地冷却后,再继续跋涉。当他们一行昼伏夜出,快要走过沙漠的时候,这个领队的商人就向大家说:“明天就可以走出沙漠了,今晚吃过饭后,大家不妨把水尽量饮用,不必保留,这样,负担轻了,也好早一点离开沙漠。”

‘大家很高兴,就照他的话去做,有人干脆把水都洗澡洗光了。夜里动身后,年轻商人因为连日疲劳,不知不觉中呼呼大睡,没有发现牲畜走错了路,等到一觉醒来,仰望星宿,才发现方向错误,赶紧率队转头,已经来不及了。不久天亮,太阳上升,大家惊恐起来,纷纷怨恨青年商人,担心人畜无水,熬不下去。青年商人心里虽然很着急,却仍然镇静的四处寻觅水源,终于奇迹式的找到了一堆青草,他高兴的要大家跟他一起掘水,想不到掘了几尺深后,却掘到一块大石,大家都失望的放下锄头,颓丧地歎气,任凭青年商人怎么样鼓舞,怎么样劝慰,都没有人肯再挖下去了。这时候只有一个童子举起锄头,和青年商人一起在烈日下挥汗挖掘,两个人埋头苦干,终于挖出了清泉,使大队人畜获得水份,熬到晚上,安然离开沙漠。

‘比丘啊!你要知道,那位勇敢的商人就是我,帮商人把岩石打碎努力挖掘的童子就是你。过去你能精进不休,让大家获得水喝,为什么现在反而要放弃修持,不肯给大家喝真理的法水呢?’

经过佛陀慈悲的开示后,年轻的比丘生起惭愧心,发愿绝不退转,精进修行,最后终于证得阿罗汉果。

这一段故事,说明了因缘苦空都在一念之间。青年比丘随佛陀求道的时候,能息去妄念,放下世间种种羁绊,心里专注,就得大精进;后来离开佛陀了,心 中无主,种种放不下、割不去,修道的脚步就停顿了。年轻商人要大家舍弃负累,是心理作用;因疲倦而迷途,是心理作用;童子努力掘泉,也是心念意识的作用。种种成败得失,无不在心理作用的有无。我们在修道路上,常常会受到贪瞋的遮蔽,被无明误导,“直是本来无一物,青天白日被云遮”,妄心一起,幻相即现,种种受想行识就危殆了。所以对于一个佛弟子来说,环境不是障,生灭不是障,真正的迷障是心田的一起心、一动念。

《华严经》又说:“心如工画师,能画种种物”,我们的心,像一个画师,可以画出美丽的事物,也可以画成凶恶的野兽,甚至可以预料未来,所谓“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用最浅显的例子来说:我们的心就像工厂一样,工厂设备好,制造出来的产品质料就好;工厂设备不好,产品的品质也不好,连带的破坏了空气、水源,造成环境污染。我们的心,是好的工厂,还是坏的工厂呢?就要看我们对自己的投资有多少,如何增加三慧的设备,如何消除七垢的污染,心识健全,百劫不侵。

人的身体,活动空间是很有限的,所谓“大厦千间,夜眠不过八尺;良田万顷,日食不过几斛”,这个身体的使用是有限的,心的活动却无限无制。我们通常说:光,是世间最快速的东西,一秒钟的光速可以高达三十万公里,但是,心更快,心的一念“上穷碧落下黄泉”,一念之间,天堂地狱来回无数次,“心有想念,则成生死;心无想念,即是涅槃”,所以对于这么活跃、快速的心,这么容易支配我们生死的心,我们要好好的关注,好好的照顾。假如它有病了,如何好好治疗,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身体上的疾病,不脱“老、病、死”,心理上的疾病,不离“贪、瞋、痴”。如何治疗心理上的贪瞋痴呢?这一个问题,经常在讲经说法时被提出,我今天讲心理病态的治疗,就从四个比较严重的病态下手,提出克治的方法:

一.损人不利己的病态与疗法

什么叫做损人不利己呢?就是伤害别人,也对自己不好,这种病态通常以四种面貌出现:

(一)幸灾乐祸的心理病态

一般人总有某些幸灾乐祸的心理,看到不好、不幸的事情,心里面窃窃私喜,没有同情心,没有恻隐心,这个是病态。例如:看到什么人被倒闭了,我们不但不同情,反而故作先知状:‘哼!我早知道他会倒闭,倒得好!罪有应得嘛!’你跌倒了,我笑哈哈:‘哎呀,你像元宝翘,很好玩!’拿警察来说,我们社会里,好的警察很多,偶尔有一个警察因贪污被收押,就有人得意的说:‘你看!你看!连警察也犯罪了,警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幸灾乐祸心理,是一种病态。

(二)同归于尽的心理病态

有些人,自己没有本领去创业,去发展,见到别人来创业,来发展,就不喜欢他成功。拿佛教里面来说:做一个与世无争的出家人,难!做一个无沾无染的法师,做一个弘法利生的布教师,更困难!你很会演讲,马上就有人批评:‘瘸和尚说法,能说不能行啊,光是会说,不会写文章,有什么用?’行!你赶快努力写文章,以文字弘法,讥笑你的声音又来了:‘哼!光是会摇笔杆,有什么用?雕虫篆刻而已,又不懂修行!’哦,人家还要看你的修行,你赶快修行,很有修行了,他又摇头撇嘴:‘有什么了不起!只会修行,不会办事情,没有策划执行的能力。’喝!你办了几个大规模的法会,替佛教开创了新风气以后,冷言冷语又飞来了:‘哎!那个法师有什么能耐,虽然会办活动,不过像英文啦、日文啦这些外国语,一句都不会说,有什么用?’好!你努力进修外国语,能够应对交谈了,人家骂得更难听了:‘这个和尚,明明是中国人,却不讲中国话,会讲几句英文有什么了不起!’所以,不管你怎么样做,做来做去,都是一个没有用。这种心理就是这样:你怎么好都没有用!我没有用,你也不要想有用;你也没有用,大家都没有用,同归于尽啦!

我在高雄建设佛光山,十八年来,常常遇到困难,尤其是置土地。要把佛光山周围的土地再扩大一点,是很困难的事。地主不是佛教徒,不喜欢佛光山,出再高的价钱给他,他也不肯卖。我们的慧礼法师,和山下老百姓的感情很好,有人建议他一个办法,可以把土地买下来,就是要他假装和佛光山有仇,跟地主说:‘现在我被佛光山赶出来了,没有地方去,我想跟你们买一块土地,盖个寺庙,和佛光山斗一斗、对一对!’那人认为:只要慧礼法师气愤填膺的这么一说,地主就一定会卖给他。我们非常厚道老实的慧礼法师听了以后,吓一大跳,立刻合掌谢绝:‘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阿弥陀佛耶!’

这是什么心理?同归于尽嘛--我不要看到你好。你好,给我好,我也不愿意;要我好你不好,我才愿意,至少大家都不好,干脆同归于尽。

过去有一个大富翁,他的太太要死了,他很舍不得,就请来一位名画师,想替他太太画一帧遗像,越酷肖越好,留作纪念。这个太太知道富翁的心意后,就同意了,但是却私下吩咐画师:

‘我头顶的宝冠要画上很多钻石,我身上的衣服也要画很多钻石。’

画师觉得奇怪,左思右想:‘不对呀!夫人,您戴的宝冠上明明没有钻石,为什么要画钻石呢?您的衣服已经很华丽了,为什么也要无中生有画钻石呢?’

这个太太在病榻上冷笑起来:‘画师啊,你要知道:我死了以后,夫君一定会再讨一个妾作填房,我辛辛苦苦为夫君攒聚的家产都归她享用,太便宜她了,我要让那女人永远不得安宁。你替我把宝冠、衣服都画满宝石,这样,那女人一定会常常跟我夫君吵架,说:“那个大老婆有那么多钻石,为什么我没有呢?”让他们早也吵,晚也吵,永远不得安宁啊!’

自己享受不到,也不让别人享受;自己没有,也不让别人有;自己不好,也不让别人好。这种同归于尽的心理,不是病态是什么?

(三)磨人为乐的心理病态

有些人,以折磨别人为乐,越是让你为难,让你痛苦,他越觉得得意。比方说:有一位从美国南加州大学回国的教授,到户政机关办土地手续,他一大早从高雄赶到屏东,承办员说:‘这要验户口名簿,户口名簿呢?’哟!对了!该带户口名簿。他急急坐车赶回去拿,一个多小时以后满头大汗赶回来,承办员慢吞吞看着户口名簿,说:‘请出示身份证。’哟!身份证也要?怎么不早讲呢?这位教授看看表,快中午了,只好先打长途电话向学校请假调课,再坐车回去拿,等到下午拿回来,以为总可以办成了,想不到承办员又问:‘咦!你户长怎么没有印监证明?这不行!’这位教授一次跑、二次跑、三次跑,跑得头昏脑胀,承办员却显得洋洋得意,这就是“磨人为快乐之本”的病态心理。

(四)损人为己的心理病态

有些人不肯舍己为公,不参与公共建设,比如说:大家做好事开路,他那一小块地堵住了,怎么说都不肯捐出来;政府要盖一栋公益大楼,偏偏被一小块畸零地切割了,地主硬说那块三坪大小的地是麒麟地,绝不肯合建。只顾自己利益,不顾大众利益,这就是损人为己。

过去有一位信徒,买了一尊白瓷观音,非常庄严,非常美丽。有人提醒他:佛菩萨的像一定要拿到寺庙里去开光,然后借那个寺庙的菩萨分光、分香,带回去供奉才会灵验。他想想不错,就把那尊白瓷观音供在寺庙坛上,点起香,要来拜拜分光;可是那支香点燃后,风老是把它吹向旁边的菩萨,这个信徒一看,不行啊!他想:我的菩萨闻不到香,怎么行呢!噢!有个办法--他就把那个香团挂在菩萨鼻子下面,把香围住了,专让他的菩萨来闻。本来又美丽又庄严的白瓷观音像,就这样一薰,变成一座黑鼻子观音了,这就是一种损人利己的病态。

我们到寺庙去礼佛,有时候带了些鲜花、水果、饼干等供品,来到坛前一看,啊!佛祖前面已经摆满了别人的供品,你想想:不行啊!就把别人的摆到一旁,把你的摆在正中间。这样的做法,佛菩萨会喜欢吗?还有人到寺庙去诵经、超度,立了个牌位供在那里,隔天一看,啊!别人的供品摆了一大堆,摆过界了,你马上心里不高兴:“怎么可以把你的供品摆在我供的牌位前面呢?”就把他的再挪回去,这样的做法,佛菩萨会喜欢吗?其实呢,供养诸佛菩萨,都在虔诚一念上,只要你心到,放在哪里里都一样。分别你我,争位抢置,不但不是佛教徒应有的做法,而且是一种既损人也不利己的病态。

这些损人不利己的病态,应该如何治疗呢?我提出四个对治的方法:

1.与人为善:给人方便,就是给自己方便;只要能利益你的事业,利益你的前途,只要能助你向善向上,帮助你的进步,我就助你一臂之力。

2.和人随喜:给人欢喜,就是给自己欢喜。有时候嘴上说两句好话,做随口的欢喜;帮别人做一点事,指点一条路,就是随手的欢喜;别人做好事,做功德,我没有力量做,没有关系,我跟你微笑,引你欢喜,用微笑来随喜;甚至于口不会说,脸不会笑,但是看到你做好事,我打心底喜欢,都是随喜的欢喜!有人说:我们信佛教的人,到寺庙里拜拜,又要做功德,又要添油香,又要出钱出力,信佛不容易呵!这种想法错了!我认为一个佛教徒,出钱是最低的程度,比出钱高一点的是出力,比出力再高一点是出好话、出好口、出好心--你个个都来出钱,要那么多钱做什么?你个个都来出力,哪里有那么多事情需要你的力气?你出好话,不怕多;出好话之外,出好心,这个功德就大了。别人做佛事添油香,我虽然没有钱没有力,但我心里虔敬欢喜,真诚护持,这个功德,跟出钱出力一样大,甚至比出钱出力更大,因为在佛教里面,心力比金钱力气还要大。

3.凡事随缘:凡事随缘,自然更得人缘。所谓“欲学佛道,先结人缘”,结缘是为自己学佛舖路,是给自己方便。你处处结缘,时时随喜,你不求安乐,安乐自然会跟随你。《华严经》中曾有“普贤十大行愿”,其中第五种广大行愿,就是随喜功德。

4.遇事服务:遇事服务,自然就得到多助。我为你服务,消除三劫以来诸烦恼;我为你服务,消除贡高我慢的骄心;我为你服务,断离一切利养名闻;我为你服务,不分别内外法,不动受想行识;我为你服务,给你欢喜,给你快乐,这不是菩萨道吗?

所以说:损人利己的心理病态,源自心之贪欲、虚妄分别,源自心之颠倒想,心之欺瞒念。心病还需心药医,只要坚持“但愿众生得离苦,不为自己求安乐”的道念,日修月省,自然能断贪瞋痴,洗涤心垢,成大自在。南岳慧思禅师有一首偈:“道源不远,性海非遥,但向己求,莫从他觅”,就是对治心理病态的基本法门。

二.信坏不信好的病态与疗法

人类有个愚痴的劣根性:凡事相信坏的,不相信好的。比方说:谣传某个女人不规矩,红杏出墙,跟某个男子私通,噢,大家马上就相信了;如果你说某个女人三贞九烈,怎么好,怎么规矩,大家会将信将疑:‘真的这样吗?’不敢相信。我们去找医生看病,医生一检查,说:‘咦,你没有病啊!’你就想:‘嘿!这个医生不高明,怎么会没有病?我明明这里痛,算了!换一家看!’换了一家检查,医生说:‘哎哟!不得了,这个病严重了!要住院治疗啊!’你就相信了。医生给你药吃,不花钱的药,太便宜的药,你认为没有价值:‘这么便宜,哪里里有用!’药越贵,你越认为有用:‘噢!两万元的药哦!不好才怪!’,这就是信坏不信好的病态。

我们常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报纸上报导警察抢劫了,噢!大新闻;和尚杀人了,啊!大新闻。为什么是大新闻呢?因为狗咬人很平常,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越不平常,越耸人听闻。像我在佛光山,多少年来,常常有人问:‘您有什么困难吗?’照理说,今天我们有大有为的政府,社会有这样多的善良人士,我们好好的广结善缘、弘扬佛法,实在没有什么麻烦的事,但是,就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向政府一次一次地投书,一次一次地检举,蓄意打击佛光山。他说佛光山建了那么多寺院,钱是从哪里里来的呢?那些钱都是XXX帮助的--这种话伤害到我没关系,但是,佛光山是二十万信徒点点滴滴捐献建成的,他把二十多万信徒的功德金,捏造成XXX的钱,伤害了二十多万信徒虔诚护法的心,我觉得对不起信徒。现在政府不准民间私藏枪械,因为枪械会扰乱社会秩序,佛光山是纯粹的佛教道场,竟然有人检举佛光山藏枪两百多枝,这真是大笑话!佛光山连两百条棍子都没有,不要说两百枝枪了;佛光山烧饭都用瓦斯,两百根木柴都没地方堆,两百枝枪械藏在哪里?难道我还会使妖魔法术,把两百枝枪吸藏在肚子里啊?

还有人批评我:‘佛光山星云大师是政治和尚!’各位:我在高雄住了三十多年了,我参加过哪里些政治活动?我建设佛光山,从民国五十六年开山,就申请寺庙登记了,一直到六十六年才申请到,前后耗了十一年才把这个小手续办成。我一次一次失败,没有关系;有人建议我:‘哎啊!这个简单嘛!您只要拨个电话,找一位长官帮忙就行了!’但是我不要。为什么?我说:‘只要我不死,我当和尚可是一辈子的,总有一天会办成!’

有的信徒建议我:‘佛光山可以向政府申请补助费,装路灯呀,盖厕所呀,何必自己出钱!’我一概没有拜托政府给我补助,为什么?我们佛教为国祈福,为社会弘法,有成千上万的广大信徒支援我们,我还向政府开口要什么钱?像我在高雄三十多年了,除了高雄市政府请我去讲演过一次以外,我都没有跑过高雄市政府,这是政治和尚的做法吗?

讲到这里,我想起我们的教主释迦牟尼佛,当初也有和一些国王来往,如:波斯匿王、频婆娑罗王,都是佛陀的弟子,我们能称为政治佛陀吗?玄奘大师、鸠摩罗什大师为了使佛经广为流传,也都曾在皇宫里翻译经典,他们都是政治和尚吗?我们佛光山的法师,有时候遇到选举了,收到投票通知单,当然要去投票。为什么?因为我们缴税,我们爱国,我们要选贤与能,尽国民的权利与义务;噢!去投票,被照了相,就被渲染成“和尚投票,和尚参与政治”了,投投票就是政治和尚吗?当国内外的政要、名人仰慕佛光山,远道前来参观访问时,我们不能不接待,一尽地主之谊,新闻传播出去,我就变成政治和尚了。那么,我们接待核能专家,照一张相,我是不是会成为“核能和尚”?我接待一批医学人士,消息传开,是不是又叫我“医学和尚”?我们上个月曾接待几位美国太空人,我算不算“太空和尚”?

这种信坏不信好的病态,流行起来很可怕!像佛光山下有一位六十几岁的老婆婆,从开山以来,一直不停的要见我,为什么?她说她和我是七世的夫妻。有一天,她又带来了两位非常年轻英俊的青年上山,看我出现了,立刻拉着这两位青年拦住我,说:‘快跪下!这是你们的爸爸!’那两位青年很尴尬,很为难,拗不过老婆婆又逼又拉的,只好勉强跪下来,喊我:‘爸爸!’大家看:我象是做爸爸的人吗?不知情的人看到了,还以为我在外面养了儿子,现在回来认爸爸了,认祖归宗了。我是一个出家人,原不在乎恶人的千般毁谤,但是有些报纸杂志不顾新闻道德,用哗众取宠的手段来增加销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迎合社会信坏不信好的病态,间接破坏佛教的声誉,因果昭彰,这是会有报应的!

我们佛教徒如果没有坚定的正信,存了信坏不信好的心理,一碰到流言蜚语,也会被染污--像我们有一位信徒常常做功德,捐钱给佛光山,忽然不出钱了,为什么?因为他在屏东,听一个女人说我要讨她做第五个姨太太,他就想:“星云大师既然要讨姨太太,我何必再护持他?”有信徒跟我说:‘这件事很严重,那个女人不是外人,就是你们佛光山的人!’我不相信,说:‘真的有这回事吗?她在佛光山哪里里做过事?’信徒说:‘她说她是大慈育幼院的老师。’好!这就很好查了!育幼院一查,原来是有一个屏东来的女子,在育幼院服务过一个月,因为她神经不大正常,院方怕影响育幼院的儿童,就请她回去了。她长得什么样子,我看都没看过;姓什么名字,我听都没听过,连她的高矮胖瘦全不知道。但是她回屏东,逢人就说是星云大师要讨她做第五姨太太,她很光彩啊!我呢?我自从十三岁剃度出家,修习佛法到现在,已经做了四十六年的持戒和尚了,四十六年来四大空空,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四个姨太太?我可以告诉各位:不管什么人造谣,不管什么诬蔑,老婆怎么多,儿子怎么多,统统不要紧--我经常想:天下的长辈都是我的父母,天下的晚辈都是我的儿女,天下人都与我自家一般,我只愿普天成佛与成祖。我出家四十多年,就是为国家社会奉献,为佛教与大众舍身舍命,“来为众生来,去为众生去”,这是我一直在做的。如果说,我为国家社会建设的一面,人家不相信;我为佛教和大众舍身的努力,几本杂志,几句谣言,就能破坏、否定,这不是我个人的悲哀,这是我们中国的悲哀了!

对于这种信坏不信好的疗法,我也提出四种药方,希望今后大家能够做到:

1.往好处想:好与坏,并不是绝对的好坏,是立场不同、观念不同,所引出来的歧异。比方说:天上的月亮出来了,花前月下的情侣觉得很美,很高兴,但是小偷就觉得讨厌,嫌它太亮了,这是立场不同。这个讲台布置了这么多花,这么多衬景,大家觉得怎么样?噢!那位先生说很庄严,这位小姐说有些拥挤,你们看,大家观念不同。下雨了,坐在车里的人觉得雨景很美,路上淋雨的人却在抱怨;走进鱼市场,有人觉得腥臭扑鼻,有人却越闻越香呢?你说这个女孩不美丽,很难看,情人眼里出西施,她男朋友却觉得比林青霞还美呢!对于任何人事,往好处想和往坏处想,可以差个天与地。

过去有一宗无德禅师的公案,是说三个信徒活得痛苦,就向无德禅师求快乐法门,禅师问他们:‘你们想得到什么才会快乐呢?’

甲信徒说:‘我如果有钱,我就快乐了!’

乙信徒说:‘只有爱情才会让我快乐。’

丙信徒想了想:‘名誉!我要有名誉才快乐!’

无德禅师微笑问道:‘你们有了金钱、爱情和名誉以后,烦恼忧虑会不会随之而来呢?’

三个信徒一惊,相顾失色,答不出话来。

无德禅师哈哈一笑,开示说:‘金钱要布施才有快乐,爱情要肯奉献才能快乐,名誉要用来服务大众,才会觉得快乐。你们为什么不往好处去想,只往坏处想呢?’

观念一改变,“烦恼海中为雨露,无明山上作云雷”,因缘果报就不同了。所以,我们看这个世界要从好处去看,你这个唯识的心,可以把大地山河变成净土!用圣人的眼光来看,满眼都是圣人;用小人的心理来想,个个都是坏人。

2.往远处看:人,往往短视近利,只顾眼前,不顾将来,只见实惠,不见因果。买了一部汽车,就珍爱如宝,看得比自己还重,死了又带不去;为了升官发财,不惜日夜酒食酬酢,弄坏了身体,得到的不过是虚名与泡影,有什么价值呢?过去,唐肃宗曾经向南阳慧忠国师请求开示,说了半天,禅师看都不看他一眼,肃宗很生气,就诘问:‘我是堂堂的大唐皇帝,你居然不看我一眼?’

慧忠国师反问:‘皇上可曾看到虚空?’

肃宗抬手向空中一拂,说:‘这不是!’

国师颔首:‘请问皇上,虚空可曾对你眨过眼?’

很多事,往远处看,都是一片虚空。看穿了,看透了,好坏的分野比较正确,也不会盲目的信坏不信好了。

3.往真处察:什么是真的、假的?什么是好的、坏的?我们不要随便相信流言,要使是非止于智者。我对于人我是非,一向有个处理的方法,就是:不听是非,不传是非,不说是非,是是非非奈我何!我们要有自主的生活,不要被人牵着鼻子走,人家说好坏,我也说好坏,这是一种病态。

4.往同处解:遇到事情,尽可能设身处地,去想一想;推己及人,去想一想。因为道理不是一面的,是彼此的,大家互相认为对的才是有理。如果将心比心,先站在别人的立场去着想,就可以有相同的解释:“这件事,换了是我,我会怎样?”“如果我是他,是不是也这样?”这一想,很多好坏都可以坦然接受了。

我们要努力做一个信好不信坏的人,天堂地狱的移转,都在这一念之间!

三.畏果不畏因的病态与疗法 

我们常常听人说:‘我什么都不怕!’在佛教里面,“菩萨畏因,众生畏果”。你可以天不怕,地不怕,但因果不能不怕。一般人畏果不畏因,一方面由于因是隐微不可见的,一方面也由于“不见棺材不掉泪”的病态心理作祟。像监狱里的犯人,十有九个在案发前肆无忌惮,想:“逍遥法外的罪犯那么多,不见得就我倒霉,正好在做案时被逮到吧!”噢,事后被捕了,才悔不当初,有什么用?

有一次,我在车站等车,看到一位老太太在嚼巧克力,听到她和小孙子的对话:

‘奶奶,不可吃太多!’

‘不怕!我有金十字胃肠药!’

‘奶奶,如果吃坏了胃,治不好呢?’

‘不会啦!才这么一盒,不会的啦!’

‘可是,奶奶,您天天都吃,已经吃了不少了。’

‘没关系啦!吃糖的人那么多,不一定就我生病啊!’

大家想一想:这种观念对不对呢?

过去,舍卫国有一个大财主,名叫提婆,爱财如命,不但多方聚敛,而且连一件极小的公益都不肯做,家藏八万余斤黄金,日常生活却过得和穷人一样,人们对他的印象坏极了!他一死,没有子孙继承,依照法律,财产全归国有,这下子人心大乐,不免议论纷纷。舍卫国的波斯匿王觉得疑惑,就去请教佛陀:

‘佛陀!像提婆这样悭吝的人,为什么他今生会这么富有呢?’

佛陀微笑回答:‘大王!这是业报,是有前因的--提婆在过去世中,曾供养过一位辟支佛,种了不少善根,所以感到多生多世的福报。今生的富贵,是他最后一次余福了!’

波斯匿王追问:‘他今生虽未行善事,但也未造恶业,在他生死相续的来生,能不能也像今生的大富呢?’

佛陀摇摇头:‘不可能了!他的余福已享尽,今生又没有布施种福,绝不会再享受福报了!’

这就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我们不要以为因缘无影无形,隐而不显,就忽略了业报。畏果不畏因的心理,实在是一种病态。

对于这种病态心理,我们要如何防范治疗,弭患于无形呢?我想,可以有四种方法:

1.诸恶无染:须知小罅可以溃堤,微隙可以伤谊,防微杜渐,始能弭患。我们要有一种戒律心,“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对五欲不贪不拒,对六尘不染不着,远离一切恶因恶缘。

2.诸行无私:一切行为,不自私,不自利,可以避免很多因果的障漏,曹山和尚说:“出语须教烧不着,潜行须与古人同”,就是一种对世间不厌不求的态度。

3.诸心无住:很多信徒入佛门,是为了生脱死而来,但是在修行的过程中,却不能真正断灭人我,勘破生死,结果徒然虚有其表。经典梵呗朗朗上口,道理能讲一大堆,真正的思想却不通,持戒也不严,《金刚经》云:“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就是说:“了知无心处,自然能得度”,我们要以菩提心来长养慧命,慧命有了,自然知道畏因畏果。

4.诸情无执:人是感情的动物,常常因为一时的感情起伏,就种下因缘,贻祸半世,像韦应物的诗:“水性自云静,石中本无声;如何两相激,雷转空山惊。”感情太浓,风波多;感情太淡,还是有风波。最好不执不舍,用中道的智能来调御,能“照见五蕴皆空”,才能“免一切苦厄”,度越感情因果的险恶风涛呀!

因果,不仅是观念上的通透,更要靠行为的印证。没有造恶因,就没有恶报,我们要多多行善积德,畏果亦畏因!

四.信假不信真的病态与疗法 

世间各种事物,多为表相,似真实假,一般人参不透,常常误以为真。各位请看:讲台上的这盆花,很鲜艳,很漂亮,可是明天凋谢了,就是一堆枯枝烂叶,它真正的本质才会出现。现在看不出,想不到,你如果跟别人说:‘不要相信你的眼睛,这些鲜花不过是一堆烂枝叶!’噢,他信不信?

一般信假不信真的病态,至少有六种:

1.相信五欲六尘,不相信真如涅槃:比方说,有些人认为:世间五欲六尘这种快乐是真的,认为财、色、名、食、睡啊,色、声、香、味、触啊这些东西好重要呀!我们有了它就好快乐呀!对于真正重要真正快乐的真如涅槃,他反而不相信。释迦牟尼佛最初成道时,第一个念头,想到的是什么?就是不要弘扬佛法,要证入涅槃!他说:‘我所证悟的道理,与世间所想的、所要的恰恰相反。世人所沉迷的快乐,我看来是苦的根源;世人求取的五欲六尘,我认为都是假的;我印证的真如自性,是世间唯一的真理,人们又不相信!’我们要清楚明白的活,知道五欲六尘是会迷惑我们、欺骗我们的,不要再被它矇蔽,不要陷入贪瞋痴的苦海里,到最后一无所得。真正的真如涅槃,就是刚才说的自己的心,才是我们的,我们要知道宝贝它。

2.相信地理风水,不相信自心功德:人类心理上有个缺陷,有个病态:对于我们所不知的未来,常常盲目臆测,迷而信之,容易被神权控制。比方说:看风水地理的人断言:你的房子方向不正,对子孙不好,噢,谁愿意对子孙不好呢?于是改造门,改造墙,弄得鸡犬不宁。高雄市的道路都有都市计划,这排房子,统统是面南的方向,那条街屋,统统是向东建,这排房子有人赚钱有人赔本,那条路有人升官有人倒霉,不能怪风水,要看自己的经营方法好不好。看生辰八字、择日结婚的男女,有的婚姻幸福,有的不幸破裂,也不能怪八字作祟,找借口推卸责任。我的意思:不要盲目相信地理风水,真正的地理风水在哪里?在我们的心里!“日日是好日,处处是好地”,只要你的心好,什么都是好。

我自从建了佛光山以后,很多信徒误会星云大师很会看风水,很会看地理,都来找我去看风水时辰,甚至找我替他看相,替他算命。我一再告诉他们我不会,他们都不相信。后来实在被缠得没有办法了,要我看结婚的日期,好!都准备好了吗?就下个星期天不错。到了那一天,很多人家就嫁女儿娶媳妇,车来车往,好不热闹,他就说:‘大师好准 啊!看这日子多好呀!’各位想想:我明明不会看风水地理,不会择日命名,我说真话,他不相信,一定要我说假话,这是什么心理呢?

真正的地理风水,是自己这个人--你觉得怎么样好,那一个时辰好,哪里一个地方好,哪里就是好,因为自心功德是大于一切的。

3.相信吃喝嫖赌,不相信清净守道:我从小出家,过去常有人对我说:‘唉呀,好可惜喔!这么年轻就出家了!’我问他们何可惜之有?他们说:‘唉呀,又不能吃鱼吃肉啊,又不能谈情说爱啊,又不能娶妻生子啊,好可惜啊!’我请问各位:吃喝玩乐的日子有什么好?大限一到,万事成空;他们不出家,在尘世间过贪瞋痴的生活,日日劳心伤形,日日爱染执迷,这才可惜了!

4.相信金钱权势,不相信真理法财:近世社会风俗奢糜,重物质,轻精神,金钱权势的力量有时比真理法财大。五年前,我到电视公司讲演,录像都录好了,他不准播出,说和尚不能上电视;我说:‘电视上不是常常都有和尚出现吗?’那个总经理跟我说:‘那是演员扮的假和尚,真和尚不行!’这不就是信假不信真吗?经过五年的努力,情况好转了,教育部颁给我一帧社教建设的奖状,新闻局给我们的电视弘法一座金钟奖,电视公司更主动邀请我从下个月开始,每星期上电视讲《六祖坛经》。过去我们上电视讲一次,不但要付十三万,还要再替电视公司找二十万的广告,才能播出一次;四、五年来,除了信徒赞助外,佛光山总共花了五千万元做电视弘法,我们只希望有更多的人蒙受佛法薰沐,传布佛陀的智能。

5.相信健康力量,不相信生命无常:现在很多人喜欢抽洋菸、喝洋酒,显示自己有身份地位,人家劝他:‘哎,这对健康不好呀!’他说:‘怕什么!我健康 的很!’。有些人奋斗了大半生,年纪大了,正该含饴弄孙,他偏偏不肯,还要再多赚钱,多过“权威人士”的瘾。你劝他:‘生死无常,回头是岸!’他说:‘没关系,我还可以活二十年!’像这样,只相信健康力量,而看不透生死无常,真是傻!

6.相信人我是非,不相信无争平等:很多人只相信口舌传言,不相信心灵善良。明明你很了解这个人,知道他善良,可是别人一造谣:‘喂,他说你没有他好,说你小气,说你坏!’你就相信了。我们如果相信无争平等,拒绝人我是非,这个世界会清凉很多!

对于这些信假不信真的病态,我也提出四个方法来,因为道理较深,今天时间不够,只能简略说明:

1.用正见来认识好坏:不要用私见、妄见、邪见去判断好坏。

2.用般若来判断真假:般若智能,可以烛照一切真假善恶,所谓“黎山万叠波千顷,心境孤圆月一轮”,就是说明:尽管世间千烦万恼,真真假假,只要以般若映照,自然心月孤明。

3.用法印抉择是非:真正体验“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三法印的人,必不会困于是非黑白。

4.用空理体会有无:必须用空理才能知道真相、假相,《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我们的真如自性,等于虚空无相,也是无所不相,所谓“本来性即空虚是,自障尘因闻见多”。所以我们以后就是要信真,不要信假!

南岳怀让禅师曾经考问石头希迁,一问一答间,正好清楚凸显出了心理的病态与疗法:

‘如何才算是真正的解脱?’

‘谁绑住了你!?’

‘什么是真正的净土?’

‘谁污染了你!?’

‘什么才是真正的涅槃?’

‘谁把生死给了你!?’

各位回去以后,请认真想一想:什么束缚了你的心?什么污染了你的心?你为什么生?又为什么死?

谢谢各位护法的护持,我祈愿大家灵台清明,无痴无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