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大师《佛教对民俗病态的疗法》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星云法师 发布时间:2010-9-6 22:16:40 繁体版 

各位法师、各位护法居士:

我常在想:一个出家人,如果是男众比丘,最好具备医生资格,至少也要能做弘法的布教师;如果是比丘尼,最好具备护士资格,或是能做幼教老师;而佛教的信徒,无论是男居士、女居士,至少要懂得行慈悲、行布施,为人间服务,把欢喜的心理奉献给大家。这就是我一直用心用力想把佛法人间化、生活化的理想。

我今天要和各位讲的题目是:“佛教对民俗病态的疗法”。佛法人间化、生活化,大家欢喜奉献、慈悲结缘,就是对治民俗病态的无上妙方。

社会生病了,我们应该提出治疗的方法;心理有病态,要提出疏导的方法;与我们生活最密切的民间风俗、习惯也出现病态了,我们应该怎样给它一个治疗方法呢?

比方说:像民间烧金银冥纸的风俗习惯,究竟合理不合理呢?

有人说:中国被三把火烧穷了--第一把火,就是煮饭吃的炉火、灶火,天天烧啊煮的,宴客拜拜,一年吃掉一条高速公路;第二把火是鸦片烟毒,现在连儿童、少年都染上了吸烟的恶习;第三把火是金银冥纸,形成奢侈浪费。

现在社会上也认为烧冥纸太浪费,不应该。但是,批评归批评,烧冥纸的还是照烧不误。我的意思,烧金银冥纸不是不可以,只是不要太舖张。西洋人习惯到亡者灵前献花,表达生者的追念;我们中国人烧冥纸来表达心意,本无可厚非,不过,一定要舖张扬厉,就值得商榷了。

烧很多金银冥纸给死者,假如阴间的鬼魂真的能受用,它一下子成了暴发户,又不能存入银行,又不能喝酒吃肉,钱多得没法子用,怎么办?现在不但是烧冥纸,还要烧洋房别墅,烧摩天大楼给亡者,有没有考虑:那么多洋房大楼烧给他,他没有土地,这些房子放在哪里里呢?不但烧房子,现在的人还要烧汽车、摩托车,人间的车祸制造了很多亡魂,假如阴间鬼魂坐了你给他的汽车、摩托车又出车祸,叫他到哪里去?现在又流行烧美金,烧了很多给鬼魂,他一下子有了很多美金,要不要换成台币或港元、法郎、英镑?万一因套汇而犯罪,不是反而害了他吗?

我们的民俗习惯有很多病态,像:对于数字的迷信,对于婚丧的迷信,对于时空的迷信,对于信仰的迷信……,这些都是病态,我今天提出一些佛教的治疗药方,贡献给大家一起来对症下药。

一.民俗数字的病态与疗法 

我们中国有许多数字迷信的病态,给这些数字吓得心惊胆战,甚至连西洋数字的迷信也全盘接收,无稽到了愚昧的地步。

像:四与死谐音,就不吉利;九有一个钩,钩就翘了,翘就死了,也不吉利。结果房屋没有四楼九楼,车子没有四号九号,我请问大家:儿童节是四月四日,是不是小孩子到那一天也会大死特死?西洋迷信什么黑色的星期五、十三日,都不吉利,谁碰上了就是触霉头,奇怪的是:有名的音乐作曲家华格纳郤与十三特别有缘,他的名字有十三个字母,生于一八一三年,于一八八三年二月十三日去逝,写了十三部作品……,可是他郤长寿得活到七十岁。

在节令上,也有数字的迷信,如:正月不可娶亲,腊月不能订婚,五月多差误,六月不到尾,七月娶的是鬼妻,九月狗头重,死某(妻)又死尪(夫),吓死人了!又有“善正月,恶五月”的说法,什么元旦要说吉利话,不能口角,不能打破东西;什么五月不修屋,不能晒床蓆。如果是因为节气的关系,期望人们“一年之计慎于始”,或不在天湿雨淋季节修屋晒被,作为一种民俗教化,还说得过去;但是因此心怀鬼胎,甚至疑神疑鬼自寻烦恼,就没有必要了。

我们有用数字骂人的习惯,在台湾,常用“三八”来骂人,骂不正经的女人“十三点”,这和大陆家乡骂人“八折货”没价值,“二百五”是一样的。运用数字来表达意念,本无可厚非,但是被数字蛊惑束缚,这个不好,那个不好,造成心理上的不调适和生活上的不方便,反而不美。比方说:现在出租车车后的牌号,有人不喜欢“四八”,因为“四八”谐音“死吧!”四八四八,死吧死吧,太不吉利;可是有些人郤很喜欢“四八”这个数字,因为那一辆出租车如果有“四八”的号码,去赌钱的时候“四八四八”,就可以通吃、通吃啦!一霉一吉,实在没什么道理。

在婚嫁习俗上,一般人相信差六岁是大冲,差三岁是小冲,差四岁最好,更无意义。男女白头相守,重要的是双方感情个性的亲爱体谅,同心同义的患难与共,年龄上差三岁、六岁,就能决定终生的吉凶祸福吗?

数字本身没有什么吉利不吉利。好与坏,福与祸,还是在我们本身。大家不要被数字病态传染,造成心理上的忌讳,要相信每一个数字都好,都无妨。如同利刃在手,医生用以救人,工匠削切成器,盗贼恃以犯罪一样,刀刃本身没有意义,好坏只看什么人如何使用。我现在举一些例子给各位参考:

一很好,像:一元复始,一鸣惊人,一劳永逸,一心不二,一真法界……,一不是很精粹吗?

二也很好:两姓好合,二人同心,二为双对,二谛圆融,二重中道……,都有不偏不离的意思,二不是很相合吗?

三也很好:三阳开泰,三贞九烈,三生有幸,三贤十圣,三学增上……,都有特别殊胜的因缘。

四好:四通八达,四季平安,四海为家,四大调和,四恩总报……,四有什么不如意?

五更好:五福临门,五子登科,五谷丰收,五戒均持……,物物都有意义了。

六六大顺,六度万行,六方礼赞……,六好啊!

七,行事七平八稳,家庭七子八婿,情人七夕相会,信徒七财俱足,七很好。

八,俗话说:八面玲珑,八面威风,八仙上寿,八道共修,八功德水,都是八的善好。

九更好:皇帝是九五之尊,宇宙是九天十地,凡事九九归一,甚至崇高到九品莲花、九品上生的境界。

十更高:十全十美,十拿九稳,十方善信,十愿圆满……,都很有崇隆的味道。

现在民俗对数字的病态是没有科学根据的,各位在日常生活里面,不要认为这个数字不好,那个数字不好。在佛教里面,没有一个数字不好,任何一个数字都是好的。我们对于数字,自己要有正确的观念,要寻找一个正义、真理的药方,来治疗对数字畏惧的迷信病态。

二.民俗婚丧的病态与疗法 

中国民间的风俗习惯,病态最多的就是婚丧喜庆。比方说:台湾社会现在还有冥婚的劣俗,一个女孩死去多年,身化枯骨肉成灰,把牌位娶回来,不能持家,不能养育,有什么用?算命先生断言某人命里要娶两个老婆,好!谁肯嫁给他呢?嗯!不要紧,他就娶一个神主牌位回来,以为可以从此无灾无病长生不老,假如神主牌位真的有灵,今天生气,明天吃醋,这家人还会安宁吗?

在佛教里,一个人过世了,会在七七四十九天中转世,另外去投胎受生,木板神位能拘留神魂不受生吗?这种风俗下,一个男孩子生病了,以“冲喜”为名,把未婚妻快快娶回门,让活泼健康的人陪着半死不活的病者,万一男方有个三长两短,年轻轻的女孩就要守寡守一辈子,忍受五、六十年的孤苦、寂寞,这种冥婚公平吗?

民间习惯,嫁女儿都要向男方大索聘金聘礼。女儿出嫁,应该选人才,选身家,让她终身有托才是,何必在聘礼上斤斤计较?藉着嫁女儿的机会,敲榨聘金、聘礼,大捞油水,我觉得好象是农村里养小猪,拍卖的时候,一头小猪三千元、四千元的讨价还价,女儿出门像货物清仓,这是什么民俗?

男女婚姻,做父母的常常要看八字撮合,使得多少有情人不能成眷属,以天干地支配合人的生年月日推算祸福,竟比男女本身好坏还重要,未免太岂有此理了。不晓得谁把十二生肖想出那么多相克的名堂,比方说:

“白马怕青牛,鼠羊一旦休”,就是属马的人不可嫁给属牛的,属羊的和属鼠的在一起是会两败俱伤一旦休的。

“蛇虎如刀错,兔龙泪交流”,属蛇的和属虎的在一起,就如同刀刃交割一般;属兔的和属龙的在一起,只有相看流泪,哀老一生。

“金鸡怕玉犬,猪猴不到头”,属鸡的不可以嫁给属狗的,属猪的和属猴的在一起,就没有善终。

一个人先天属什么生肖,对他后天的发展应该没什么影响。有的人属蛇,不一定像毒蛇那么可怕;属老鼠的不见得就鼠头鼠脑,相貌可能反而堂堂巍巍、尊贵大方呢!生肖对一个人的人格、品德都没有什么影响,为什么我们要迷信于生肖相克呢?

有人要讨老婆,问对方属什么?属虎!什么?母老虎啊!女方属羊男方属虎,羊入虎口,不能嫁,这一来,大好姻缘就拆散了。一对恋人倾心相爱了多年,就因为这原因而双双投井自杀,是什么道理?婚姻看生辰八字、生肖这种病态,不应该左右我们的人生,也不可能支配我们的祸福。在佛法里,这是迷信!

还有什么“女儿出嫁忌有口袋,以免带走娘家财产”、“新妇忌用二块布缝,以防再婚”、“结婚日下雨,大丈夫为酒徒”、“第一次归宁遇生火煮炊,即占翁姑不和”……,这些民俗,就更流于病态迷信了。

民俗丧葬方面,也有很多病态。比方说:有些幸福家庭里,如果有老人家过世,就赶快把佛像盖起来,怕死人的晦气触犯佛祖神明,这是错误的作法。人死了,更需要佛祖接引,你盖起来做什么?还有人认为妇女怀孕时,不能念《金刚经》,噢!《金刚经》很强很厉害呢!一念,胎儿就会不保,会小产啦!这也是错误的想法。《金刚经》是吉祥,让智能、光明照耀我们,怀孕时更要多念《金刚经》才对。另外像家里的老人家去世了,儿女为他送葬,捧个牌位,还打一把伞,其实现在不必要了。这个风俗是有典故的:过去满清时代,有些明朝遗民不喜欢做满清臣民,发愿“脚不踏满清之地,头不顶满清之天”,身死之后,要儿孙为他打伞,不愿顶满清之天。现在什么时代了?还要打这把伞吗?

需要改良的丧葬民俗太多了!像我们常见到孝子戴孝,孝帽上有两个梅花球,这是古礼。过去做儿女的,遇到父母过世,衷心伤悲,没有心情问事,就把耳朵塞起来,表示我什么事都不要听;后世的子女哀恸渐减,就象征性的挂个梅花球示意,略表孝思。现代人生活步调繁忙,不可能像古人守丧三年,这种虚文俗节,也该改良了。

哭丧棒也不合时宜。古时山川险阻,交通不便,丧家的孝子四处报丧,披星戴月来回跋涉,走不动路,用棍子支撑,所以有“哭丧棒”的流传,也是表示哀伤。现代人物质丰厚,传讯方便,难道没有更好的示哀方式吗?

婚丧的礼仪,出自真心诚意的表现,有时候不必拘泥死守仪式,否则倒果为因,反而造作恶业。有名的庄子看到一位妇人用扇子搧新坟,觉得奇怪,就问缘故,那妇人说:

‘先生,您有所不知,本地风俗,寡妇要等坟土乾了以后才能改嫁,所以我用扇子搧坟,希望它快点乾,我就可以再嫁了!’

庄子料不到有这么一段因缘,冷冷回答: ‘不必了!心里乾就可以嫁了,不必等坟乾。’

没有真心诚意的婚丧礼仪,要来有什么意思?

我曾经为信徒诵经送丧,见过民俗对丧家的纷扰:一家有丧事,亲友邻居纷纷献策,七嘴八舌,提出种种风俗习惯,弄得丧家无所适从。我也见过几个了不起的丧主,面对一团混乱的局面,他快刀斩乱麻的大喝一声:

‘请不要讲了!去世的是我的父(母)亲,请你们让我依照他们最后的希望去做,好不好?’

很多丧家都要看地理风水,看日期时辰,实在是不必要的风俗习惯。新官上任,改大门方向,换办公桌角度……,先后三任官就改了三次门,换三次桌,还是倒霉下台,有什么意思?入土时间定在晚上七点半,噢!七点半,太阳都下山了,大地一片黑暗,在阴森凄惨的坟场把亲人下葬,那种黑暗凄凉的情境,一生一世不能从心里拔除,死者不甘,生者不安,何必呢?

我开始建设佛光山的时候,很多人都说佛光山风水不好,劝我: ‘师父,务必要找个地理师来看一看!’

有的信徒自己去找地理师,偷偷来帮我看。为什么佛光山的地理不好?地理师说: ‘你看山前有个高屏溪,水一直向外面流,主漏财,钱财都会随水流去呀!’

信徒来告诉我,我说:‘这个水不一定代表财,水是佛法,水往外流,表示佛法往外流,法水长流啊!’

从这个角度看,各位就可以知道--地理是建在各人的心中。现在有很多人到佛光山来看,又说佛光山地理很好啊!不但有地理,还有地气啊、地运啊,什么山走龙势,什么阴阳和会,用罗盘去量,这里怎么对得好,那里怎么样相称,这一块地是兰花瓣的地,你看!一瓣一瓣的跟山头的形势一样……,怎么说怎么好。其实,依我看,不要说兰花瓣的地,就是枯草地也没关系,我一样可以建出佛光山!所以化腐朽为神奇,一切在于人为。

对于民间婚姻的病态,我提出一个根本上的治疗方法给大家:青年男女的婚姻,只要真正互相相爱,只要彼此心甘情愿相守一生,这就够结婚的条件了。

对于丧葬的礼仪,我也提出几点给大家参考:

1.不要虚荣:应尊重死者心愿。

2.不要执着:诚意比虚节重要。

3.不要舖张:庄严、哀伤、肃穆胜于吹吹打打。

4.不要迷信:治丧,无非求死者安,生者孝,一尽哀心悼念而已,不必刻意造作。

5.不要让死者和活人争地:现代的丧葬,动不动要买多大的土地,建多大的墓园,我认为没有必要。生前与人争地,死后还要与活人争地,这不是棺材里伸尺--死要地?我们佛教里有一位东初法师曾经说:‘人真是贪心,在生的时候要地要地,死了以后还是要地要地。’他说:‘我死了以后,你们不要把我土葬啊!最好把我烧化以后,骨灰放进海里餵鱼、餵虾,让无用的身体再和鱼虾结缘!’

6.火葬最好:父母死后,再用火烧化,有的儿女总觉得舍不得,实在不忍心。可是,不用火化,让父母尸骸深埋土里腐烂发臭,任由虫蚁啃囓,难道就忍心吗?土葬要捡骨,从土里挖出来的骨骸,再良善的孝子贤孙都觉得腐臭,不敢接近;火化后的骨灰,你就是把它摆在床头跟你一起睡觉,都没有什么不好。怎么样髒的东西,水可以洗净;怎么样的破铜烂铁,火炼一下又成为新器皿;家中供的佛像,诵的经书,不用了,就用火烧化,表示尊敬;同样的,腐朽死亡的身躯火化以后,成为更清洁的灰骸,岂不更好?

三.民俗时空的病态与疗法

人,生活在时间、空间里,生活在几十年的岁月、土地上,有很多迷信的病态。祖先制定风俗的原意,也许是为了消灾吉祥,代代死守下来,不知随环境提升变通,就成了桎梏和束缚,反而失去祖先的德意了。

比方说:有人生病了,如果正好是在三十九岁、四十九岁、五十九岁,那糟了!过不了九。这种“一生最怕逢九”的风俗,简直岂有此九!难道除了三十九、四十九、五十九岁之外,其它的年岁就无灾无病,不会死亡吗?

过年迎春,也有乏理的民俗:初一不出门,啊!大年初一是诸天神下界,不能出门冲撞天神,这真是笑话!诸天下界,与人无干,难道天神们都坐着马车汽车,怕人挡路呀?正月初一大家都不出门,街道车辆都空着,岂不可惜?初二要归宁,噢!初二可以出门了,女儿要归宁,大家全在这一天赶路,到处拥挤,塞车如蜗牛,挤车像沙丁鱼,岂不难受?噢!初三赤狗日,初四开张日,初五接财神,又通通挤在一起办;到初六挹肥日,大家一起倒垃圾,我们的清洁大队真辛苦!为了求吉利而行事,自然无可厚非,硬把时日套成规范来束缚自己,使自己在时空中不得自由,又是何苦?我们应该斟酌取舍,无论何日何时都是吉日良辰,好好利用时空才对。

另外一种习俗就好得多:“初一早,初二巧,初三睡个饱,初四神下降,初五开张大吉祥,初六大清扫,初七面线吃个饱,初八恢复原来生活,初九天公生,初十勤劳工作好”,这就是“日日是好日,处处是好地”了。

有些信徒要初一、十五才到庙里礼佛,到二月十九、六月十九、九月十九观音菩萨圣诞时,才上寺庙拈香拜菩萨,像这样,一生礼佛、拜菩萨变成空洞的仪式,一年五次行礼如仪,有什么意义?又能得什么福报?我们应该要日日佛,做一个日日观世音,每一天都是佛菩萨的初一、十五,日日都是二月十九、六月十九、九月十九,甚至早晚时辰,心心念念都是佛,都是观音菩萨才对!

民以食为天,我们中国民间习俗讲究吃:二月二日吃头牙,食头牙捻嘴须;十二月十六日吃尾牙,食尾牙面忧忧,怕老板炒鱿鱼。结果全国上下又挤成一堆吃喝,碰头撞脸的,徒然劳民伤财,失去节庆民俗的实质意义。过去民间有“送灶王爷上天”的习俗,每年十二月廿九日在灶头供食,也是感恩祈福的好事,那时贫穷人家供不起食物,就流行一首上供歌:

“灶王爷爷本姓张,一碗凉水三炷香;今年小子混得苦,明年再请甜糕糖。”

难道我们今天上供,也要唱这首上供歌吗?可见得民俗是活的,时空是变的,古早时代古早人,有他们祈安求福的方式,我们可以师其意,效其法,却不必一成不变的死守。民国有一位丰子恺居士,在他<新年怀旧>的文章里说:吃过年夜饭后,母亲拿起毛草纸擦孩子嘴,表示孩子说出不吉利的话,如同放屁,童言无忌。我们今天谁还用毛草纸?恐怕买都买不到了,怎么擦?

佛教对于民俗时空病态的疗法,就是不迷信,不执着,虚空没有方位,时间没有分际,日日是好日,处处是好地。譬如各位现在坐在我的东方,我站在西面,可是我身后的信徒却认定我站在东方;我向各位讲说的时候,我面向东;跟他们说话,又是面向西,我究竟站在哪里里?没有方位呀!所以过去有人拜方位、方向,佛陀就说不要拜,方位不是在虚空中,而是在我们心中,我们要礼拜六方:

父母为东方, 师长为南方,

夫妻为西方, 亲朋为北方,

僮仆为下方, 沙门为上方,

虚空没有死板的方位,时间没有前后的分别,在无边的空间、无涯的时间里,我们的真实生命无所不在,你能够觉悟体证到自己本来面目的时候,你的本心就遍满虚空,充塞法界,横遍十方,竖穷三际,与无限的时间、空间是一样、一体的。

我们常说“福地福人居”,各人的业力形成各自的因缘,善人睡茅房也能自在,猪住地毯也住不惯,地有因缘,时也有因缘,人人方便的时空就好。晚上八时下葬,早晨五点结婚,谁不闹得人仰马翻?冬天在基隆比赛游泳,夏天在高雄表演球赛,气候悬殊,冷热不调,很难有好成绩。所以说:时间有合乎时间的因缘,就是好时间;空间有合乎空间的因缘,就是好空间。适合的时空,就是好时好日。

四.民俗信仰的病态与疗法 

在我们的民俗信仰里面,也有很多历代传承的迷信,或是僵化了的教条,都需要革新破除。

像占卜:现在很多人迷信卜卦、占梦、求签、看相、掷筊杯、钱仙碟仙、扶乩、关亡、婴灵……等种种事相,甚至奉为神明,这些究竟是真是假?常常引起人们的迷惑,有人趋之若骛,有人不屑一顾。比方说:看相、算命,到底灵不灵?相和命,可以改变,有的人就希望求神通,想知道过去和未来。各位,千万不要迷信神通!像我,我没有神通,如果明天会死,今天我还是活得很高兴,很开心,假如我有神通,能预知生死,噢!哪里一天有灾厄,哪里一年有劫难我都知道,可是逢灾不易化解,在劫无法逃避,日夜忧心,岂不痛苦?如果我知道世寿只余十年,哎哟!糟糕了!从今天起我就寝食不安,忧心忡忡,日子就很难过了。看相、算命也一样。不必看相,不必算命,看自己的心,就可以知道一切。很多人对身外不可知的事,总希望能早一点知道,其实,人生的意义,就是在于有些事情不知道,谜底不要揭开,明天又明天,生活很好过;牵强附会去迷信,反而自寻烦恼。

打喷嚏,德国人视为健康象征,中国人视为身怀恶兆;鸦啼不止,中国人认为大不吉利,美国人却当作报喜之声;蚂蚁上树必有水灾,黄昏天红则将有台风,说者言之凿凿,听者心中惴惧,民俗信仰不是不好,要有是非真假。现代人流行斩鸡头发誓,表明自己无欺神明,动不动一刀见血,有必要吗?誓愿不应虚发,何必将自己利益建在众生痛苦上?有些人又流行为小孩子收惊,不去认真探索幼儿受惊的肇因,对症下药,反而强迫孩子吃香灰、喝符水、带符咒,甚至作法增加孩子的惊恐,有必要吗?

我出家,受我外婆的影响很大。我在三、四岁的时候,就跟外婆念《般若心经》,她半夜诵经的时候,肚子里会发出声音,深夜里听起来,像翻江倒海一般,我常因此被吵醒,就问:

‘外婆!外婆!你在做什么?’

‘这是功夫!’她说。

我出家以后,参学五岳,云游四海,见过很多有修行的大和尚,他们打坐诵经时,都没有这个声音,我想:难道他们没有功夫吗?过了几年,我回乡和外婆相见,我就问她:‘外婆!你诵经时肚子里还响不响啊?’

外婆点点头:‘当然响!这功夫怎么会丢了啊!’

当时正好有一架老式螺旋桨飞机从空中飞过去,门外还有汽车驶过,我就说:‘外婆!你肚子里的响声有比天上飞机引擎声大吗?有比汽车引擎声大吗?肚子里响叫有什么用?你能了生脱死吗?你能去除烦恼吗?你能增广智能吗?如果不能,光是肚子里响叫有什么用呢?’

外婆给我这样一问,她茫然了。我那时候很年轻,又洋洋得意的追问: ‘你看,你修行五十多年了,我修行才几年,就把你问倒了!’

自从三十几年前和外婆分别后,三十多年来,我心里一直觉得对不起她,因为外婆仅有这么一点宗教的体验,我不应该年轻气盛的伤害她,一定要说她不对。

我们的信仰不是神奇怪异,不是跳童扶乩,不是那许多妖魔古怪,我们的信仰是要有道德的,要能消除烦恼,使自己能安心立命。宗教的信仰要能使我们的生活有安定力,增加做人的智能、道德、勇气,这才是正当的宗教。有些民间宗教,没有崇高的智能,不能接触到真正的信仰,我有时不忍心去揭发。为什么?因为在这五浊恶世里,迷信也有迷信的力量。

有些迷信,只是基于行业的规矩,尊崇那个行业里最有成就、最崇高圣洁的一个人物,把他神化成为人格神,成为自己的榜样,这种精神崇拜意在提升自己,而非装神弄鬼,自然有它可取的价值和力量。例如:

医界崇奉华陀,药师崇祀神农;

缝衣者祀嫘祖,造纸业奉蔡伦;

建筑尊有巢氏,印刷祖师仓颉;

丹青奉吴道子,旅馆业尊刘备;

银行一尊财神,便是赵玄坛也;

饭馆祀灶王爷,豆腐店祭刘安;

皮鞋香敬孙膑,爆竹祖师马钧;

商人只奉关公,木匠都崇鲁班。

对于信仰,最坏的是邪信。不信比邪信好,迷信比不信好,正信比迷信好。所谓迷信,是不懂道理,要拜拜他就拜拜,要请神他就出钱,虽然被神棍牵着鼻子走,但是,他那纯洁至诚的心灵是很珍贵的,比没有信仰好。我们中国的民俗信仰有了病态,就是迷信,它变成建筑在贪心、贪求上的邪信。台湾的社会上,有很多什么大帝、二妈、三妈的神明,普遍受到膜拜,主要就是信徒可以向那些神明多所要求,他们向这些神明求索:大帝啊!四妈啊!狐仙啊!八公啊!求您给我富贵,给我发财,给我升官,给我好运……,这样七祷八拜,拜到了没有且不说,反正他心里获得满足了。但是到了佛教里,佛菩萨总是劝你要布施,要慈悲,要待人好,要自我牺牲……,有人觉得这也要给人,那也要布施,什么都拿出去结缘,自己都没有,太不划算了。只重财利,不重精神,这是台湾很多人不信佛菩萨的原因。没有正信,就得不到精神上的祥和安宁。

台湾一般民俗信仰拜祭的神明,组织起来,好像人间的政府制度:信徒拜文昌帝君,想要“让我儿子聪明呀!保佑我儿子考试好……”,文昌帝君像教育部长了;拜妈祖,拜天上圣母的人,大多靠海捕鱼维生,用现在的说法,妈祖圣母等于交通部长;东岳大帝主持阴阳审判,主持刑罚,岂不和现在的司法部长一样?其它还有:

玉皇大帝,是皇帝总统;

三官大帝,天官管赐福,地官管赦罪,水官管解厄,像福利部长;

玄天上帝,北斗星君,专司人寿保险,像保险公司董事长;

中华元帅等于国防部长;

关帝圣君主财,属财政部长;

中坛元帅太子爷,类似警备总司令;

法主公等于情报局长;

城隍爷掌理一县安危,像县长,又像警察局长;

土地公是派出所巡官;

拜瘟神,好像拜卫生署的署长;

神农大帝,似粮食局局长;

有人拜巧圣先师,如同建设局局长一样;

保生大帝,像中医师公会的理事长,消百病的;

求月下老人,如求婚姻介绍所主任;

注生娘娘,等于是家庭计划中心的总干事;

五雷元帅,好象是台湾电力公司的总经理;

拜聚宝尊王,如同银行董事长一般;

……

人是很可悲悯的,遇到一点点委曲,一点点打击,就会彷徨失措、恐慌害怕,自己无力化解,就向外求助。有时求人,有时求权贵,有时求神道,有时在宗教的信仰中寻求一条出路。虽然这许多神明好像政治上的长官一样,偶尔也会帮助我们,但是毕竟不是正本清源的正理,如同靠山山倒,靠水水流,靠人人倒;有了灾厄,不去逢凶化吉,自求多福,反而靠吃香灰、带符咒化解,这就变成信仰的疾病了。

真正的信仰,要有信仰的条件。对于民俗信仰的病态,我现在提出三个简单的条件给大家印证:

第一,要信仰有道德的。

第二,要信仰有能力的。

第三,要信仰实在的,要有历史可考。

用这三种方法去克治,我们信仰的病态就可以治疗好了。

感谢各位三天来的踊跃听讲,愿佛法如良医,带给大家一些平安健康;愿佛法如良药,带给大家一些清心顺意。我祝福大家吉祥如意,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