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律法师《什么是禅 禅是什么》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慧律法师 发布时间:2010-1-2 21:35:33 繁体版 

各位台湾大学的高材生,首先恭喜大家,进入台湾的一流大学,台大也是世界级的名校,美国的哈佛、柏克莱、史丹福;英国的牛津、剑桥;中国大陆的北大、清华和复旦;日本的东京帝国大学,都是世界级的名校,包括我们台大。首先非常赞叹大家有这样的程度、有这样的实力,考上台湾大学,可喜可贺!

这一次演讲的这个因缘,是我的好同学——黄宝煌同学,他说:我儿子念台大,参加晨曦社(台湾大学的佛学社)担任副社长,很想请师父到我们台湾大学来演讲。想一想,就说“好吧!”十几年没有来台北了,路也认不起来,刚刚车子也开错了。好吧!就说。不晓得北部的人认不认识师父?那就来试试看了,跟大家结结善缘。因为已经十几年没有到北部来。台湾大学不是师父第一次演讲,我来台大已经有好几次了,包括罗斯福路校本部,包括徐州路的台大医学院,都去上过课,但是,每一次上课的人的脸孔都不一样。为什么呢?因为大一进来,大四就往生(众笑)。

恩!不是往生,毕业,这职业(师自笑)......大一进来,大四就毕业。所以,每一次的演讲,脸孔都不一样。在大学里面举办这个佛学社,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情!大一进来,迷迷糊糊,什么是佛,搞不清楚,他以为佛在天边。大二,懂一点点,可是,功课加重。大三,功课更重,对佛法有更深一层的了解,很想为社团做一点事情,但是,因为功课很重,又觉得力不从心。大四要准备考研究所,有的准备要去出国。所以,每次大学的佛学社团,邀请师父去演讲,都有这样的感触,就是每一年都青黄不接,众生难度,每一年每个大学都有这样的感触,所以,这个变成一种常态,一种佛学社的常态。

所以,我今天来台大演讲,因为好同学既然开口了,那么,我就说:好吧!就来台大跟大家结一个善缘、一个法缘。因此,我们今天的演讲,纯粹是以结缘的方式,来跟大家讨论的。师父佛法懂得少许,还在学习,我的根器也不够利,懂的佛法又少;但是,我有一颗虔诚的心,愿意把三十多年来禅修的体悟,来跟大家汇报一下,好的东西,应当与朋友分享。所以,我们今天要讲的这个题目,叫做《什么是禅?禅是什么?》。

“禅”这个名词,大家耳熟能详;但是,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了解它的含义是什么。 “禅”其实是两个字,从梵语翻过来,叫做“禅那”,有的念禅那chan nuo,翻译成中文叫做止观双运,定慧均等,也就是充满智慧的定,就是禅。

现在我们已经滥用了,一般人不懂,他就说:行住坐卧都是禅;食衣住行都是禅;爬山涉水也是禅;泡泡茶也是禅。没错!这样讲没错。但是,那是圣人的境界讲的。所以,因为两个字“禅那”,后来就演变成一个字,叫做“禅”。“禅”本身它是梵文,不是中文。但是,“禅”后面常常加一个字——“定”。禅定。为什么? 修禅的目的,它就在定,而定却是佛门非常重要的功课。《华严》有海印三昧,三昧就是禅;《法华》有法华三昧;净土宗有一心不乱,那就是三昧、就是禅,万缘放下,那个就是禅。南传所修的毗婆舍那叫做内观,那个也是禅;安那般那(数息观),那个还是禅;大乘所讲的奢摩他、三摹、禅那,都在讲定。

所以,“禅”后面都加一个“定”,这个就是功夫。但是,到最后智慧开的时候,叫做禅悟,悟,悟了,最后一个阶段叫做“证”。内证的功夫,有内证的功夫。所以,禅说起来很简单,大家都懂,但是,做起来很困难,非常困难!

所以,什么是禅呢?直接了当的定义就是:佛的心就是禅。

因为它是定慧均等,充满大般若智慧的定,就是禅。所以,佛称为正觉世间;我们称为迷惑颠倒的世间。所以,一个是正知正见、正觉、正观的世间、正念的世间;而一个是错觉、虚妄的执着、虚妄的分别的一个世间。同样的心,有的人可以活得没有挂碍,很自在、很解脱;有的人却活得痛不欲生,得重度的忧郁症,乃至跳楼自杀,痛苦极端!为什么?同样一个心,就看你会不会用?有没有因缘碰到善知识,有没有因缘碰到正法,有没有那个福报,肯跨进来我们晨曦社一步。诸位,要跨进来我们台大晨曦社,这一步是非常非常困难的!看起来大家坐在这里,好象很简单嘛,捷运公馆站一坐,出来就到了。很难!非常困难!

譬如说:今天如果我们一样的,台大,我们这里的国际会议厅,旁边也给它开一个馆,专门放什么?刚好王建民在比赛棒球。好,再来,另外一个厅,也是一样这么大,容纳五百个人,那怎么样?来个星光帮,肃敬胜、杨宗纬、阿妹、曹格、统统集合在一起,唱歌。在那一边,开了一个LV包包打折,十折剩下一折,就会排了好几公里。再来,剩下的就是我们佛光帮的,就没人了,没人了!如果那个也同时开,这一间就会剩下两个人,一个就是我主讲,另外一个就准备关门,都会跑光光了,没人!众生要的就是看得到的、摸得到的,可以touch(触摸)的,直接可以感受的,那种有feeling的、觉受的,他才要;这种内在的大般若智慧,而且是每一个人都存在的,又不必缴税金的,又是捡现成的,他就是不要,愿意过这种迷惑颠倒的日子。但是,他们没有这个因缘,没办法!所以,要进来我们台大晨曦社佛学社,他需要有善根、有佛根、有慧根。菜根····就是没有用到海尼根。所以,我们要了解,佛法没有这个因缘,这一步跨不进来!

那什么是禅? 禅就是指我们的心体,也就是清净心、佛的心,清净心,不生不灭的清净心。

这个对初学佛法来讲,听起来实在是很陌生,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一个清净心,这听起来实在是很吃力!每一件东西都有增有减,为什么不增不减呢?为什么不来不去呢?为什么不垢不净呢?为什么不一不异呢?因为他那个意识心,无量亿劫来已经卡住了,在某一层次的观念。众生的思维方式是直线的,你叫他跳脱这个阶次、阶段,是没有办法的!

譬如说:一加一等于多少?等于二,这个考试卷发下去,大家都会写。二加二等于多少?四,这个一下子答案就写出来。如果我问你说:一是什么东西?一从哪里来?我发考试卷下去:一从哪里来?不是考一加一,考一加一,你会写得出来。这个叫做观念,因为生灭意识心的观念,已经强化了我们所有的生命,而我们所有的生命,已经被虚妄的执着、虚妄的分别、无明烦恼所占据了;而我们有因缘来听经闻法,一下子那一种生灭意识心,还是没有办法放得下。所以,我问你一加一,你一定会回答等于二;那我问你说:一从哪里来?你就很难回答!发考试卷下去:什么是般若的智慧心?好!发考试卷下去,你现在很烦恼,你画一下你的烦恼的形状是什么?你画不出来!你现在很快乐,考试卷发下去:快乐的形状是什么?画不出来,因为那是无形无相的心。

好了!所以,我们要了解,佛的心就是禅,那禅是什么呢? 禅就是大般若的智慧心就是禅;平等心就是禅;究竟觉悟的心就是禅;彻底解脱的心就是禅;彻底自在的心就是禅;彻底无贪的心就是禅;彻底无嗔的心就是禅。

简单讲:内心没有任何的挂碍就是禅。

所以,今天大家,我们不要讲到说那种证量;证量就是信、住、行、向、地;什么法华三昧,或者是海印三昧,这个讲得太遥远了。我们今天要讲得让大家······学生,引起学生的兴趣,先引起学生的兴趣,希望多少能够对佛法上,有真实的体会和了解。

所以,今天我们要讲的,目标锁定的对象是大学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四年级,研究所还有博士班,包括台大的教授,因为这也是属于专业的领域,不是书读得多就有办法的;也不是用任何的逻辑可以推论的东西, 它是超越一切数量,超越一切观念;不离一切观念,不离一切数量,它不是语言,不离语言;它不是文字,不离文字;它不是观念,不离观念。任何的语言,也讲不出所以然,说法者无法可说;听法者无法可听、可闻,中间也没有来去,因为它是生灭的东西,叫做“自性本来就空”。所以,今天我们要站在引起同学的兴趣来参与,让这个佛法多少有一点理解,慢慢的引进来,今天就是站在这个角度说。讲得太深了,来显示说一个修行人的境界有多高,底下的人都听不懂,那没有什么意义!所以,今天来,不是要显示师父的境界,是要让大家受益,这个是最重要的核心、价值。

有的大学刚刚进来而已,什么都没看过、什么都没碰过,他连最基本上的佛,定义是什么都不知道,当然就没办法讲得很难、很深!禅是佛的心,禅宗有一句话,说【不识本心,学法无益。】不了解我们这一颗不生不灭的清净心,学法无益,你所学的法,都在语言里面、文字里面、观念里面打转,不了解我们佛性;不了解我们不生不灭的本来这一颗清净心,学法无益。因为法本不可说,强迫说,就会落入观念。今天没办法了,强迫说,你们就必须在语言上慢慢去领悟、去体会。

那什么是最高境界的禅?如果是真的,今天要讲禅,那么,来!师父就拿着(师拿起一条压书尺),好,我们恭请慧律法师开示,什么是禅?(师将条尺横放在桌上)双手一摆,“下课!”——这样是在做什么?我老远跑来一句话也没讲就下课?所以,既然要用语言跟文字来形容,它就有落入观念;但是,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叫做不得不,没有办法!

什么是佛法?就是让我们可以究竟的、觉悟的正法。什么是禅?禅就是佛的心;佛的心就是涅磐的妙心。涅磐就是整个佛教的中心思想。

“涅”就是不生,“磐”就是不灭。不生不灭的清净心,就是整个佛教的核心。离开了涅磐的思想,就会变成生灭的因果相。那么,《阿含经》讲的涅磐,唯一的名词就是涅磐;大乘的名词可就多了:如来藏性、一真法界、一实相印、究竟空、如如等等,大圆镜智,这个是如来藏性、藏心、即心即佛。这个是大乘的讲法,《阿含经》就是一个名词,叫做涅磐,涅磐。

那么什么叫做明心见性呢?禅的终极目标,就是明心见性。

明心就是明本心,就是了解我们每一个人存在的般若智慧的大用的智慧心。什么叫做见性?就是见不生不灭的清净自性。所以,明心见性简单讲,就是恢复了每一个人的涅磐妙心,究竟实相。换句话说:为什么要学佛?也就是迈向生命的圆满。我们因为生命有缺陷,我们现在要迈向生命的圆满,所以,我们要学佛。

我在念建中的时候,就在思维:生命是什么?活下来的意义是什么?生从哪里来?死往哪里去?活下来是为什么?我们为什么要活?活在这个世间,最重要的课题是什么?都一直在找,师父也接触过基督教的,也去高雄的教堂,天主教的教堂,唱过圣歌,也接触过一贯道的师兄、师姐。在谈论当中,我们同班同学也有基督徒,谈一谈,谈一谈,都不能得到满意。后来在大学里面,碰到了这个佛法,发现这个才是我要找的,值得我用生命去投注的,就是这个:佛法!

禅是什么呢?禅就是既现实又超越,既超越又现实。

很多人讲:你们出家人逃避现实!我说:你错了!出家人刚好面对现实,你的现实的定义是什么?你的现实的定义就是金钱、柴米油盐酱醋糖,食衣住行;而佛法的现实问题是什么?是生、老、病、死。我们要面对的是生灭无常、残酷的世间;我们要解决的是无量的无明,还有烦恼,这个是现实。换句话说:你一定会死亡,你一定要面对这个死亡,没有任何人可以逃避的。因此,我们有禅的思想,就能够勇敢的面对现实。

勇敢的面对现实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说:你有更大的抗压性,你有更大的忍辱性。如果你有禅的功夫和理解,无论你的职业是什么,你扮演什么角色,你都可以运用禅的思想,在你的生活周遭。你是学生,你用禅,你的成绩会很好,心有定,不会着于外面的五欲六尘;你一个公司有禅,众生就会和合,你在哪一个团体里面当领导,你有禅的功夫,属下所有的逆境和顺境,你都会认为那个是功德。顺境跟逆境对圣人来讲,统统叫做功德。为什么?批判我们的、伤害我们的,不一定不好,因为他最先看到我们的缺点;在旁边一直赞叹你的,也不见得一定很好。为什么?会掩饰真相,因为生存,会掩饰真相。

所以,在圣人的角度、大悟的人的角度,没有一种境界不是善的境界;也没有一种境界可以难得倒他。批评、赞叹,等同清净心的功德,没有两样,因为佛的心没有敌人。仁者无敌,这一句话怎么解释?这一句话不是说:你对人家仁慈,就不会树立敌人,你错了!这一句话不是这样解释的。仁者无敌,你对人家好,人家一样对你有仇敌啊,会仇视。它的意思是说,当我们对自己承诺,用慈悲心对待别人的时候,我们的内心就没有建立敌人的观念。仁者无敌,有仁慈心的人,是在内心里面不树立敌人的观念,而把敌人当作是增上缘、善知识,这样叫做仁者无敌。不是你对人家好,人家就一定不会伤害你,照样会伤害你、照样毁谤你的!

那么,我们讲:禅既现实又超越,既超越又面对这个现实。为什么?我们要活啊,禅是活的,不是死的,禅可以运用在任何一个时间跟空间,它是活的,但是,就看你怎么用?会用的就是处处是了;不会用的就处处障碍了。所以,禅是既现实又超越,既超越又现实。

那么,什么是悟到禅呢?就是彻底降伏自我,就是禅。

换句话说,用现在的语言叫做:改变别人,不如改变自己。夫妻之间为什么会吵架?就是先生想要改变老婆、老婆想要改变先生。结婚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把两个人不同的背景,对不对?凑在一起,你想想看,要调适多久啊?有的一辈子还是调适不来,从小生活了二十五年,二十五岁结婚,男的有男的立场、思想、背景、教育,他有执着的角度;女的有自己的思想、背景、教育程度,二个人硬凑在一起,不管是恋爱,或者是感情,或者是欲望的牵制,始终没有办法心融入心,因为他不是佛啊,佛是法法平等,佛佛道同,因为佛悟到毕竟空的道理,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东西可以争执的。

可是,夫妻不一样。所以,有结婚了,生儿育女,还是继续吵啊。吵到孩子大的时候,那个孩子就听了好几百遍了,爸爸、妈妈重复的话,妈妈就常常讲说:“我要不是为了这三个孩子,早就跟你爸爸离婚了!”儿子就跟他妈妈讲说:“妈妈!你已经讲了五百遍了!”她会一直重复、一直重复。什么叫做众生?就是重复的痛苦,重复的情绪化,重复的再恩爱、感情再好一点,再来,继续又冲突,冲突又分开,又大家冷静一点······冷静一点,再来,不错,感情好了,好了,意见又不同。为什么?因为没有佛的心、没有菩萨的心、因为没有禅的功夫。是不是?所以,每天都想要对方接受我们的意见。

禅不一样,禅刚好相反,禅是每天都注意降伏自己,而不是说:叫你自私自利,不是这个意思。因为你如果没有功夫,你没有功夫,你现在根本不可能去利益众生;你没有功夫,你怎么能够利益众生呢?对不对?所以,我们要站在自利的角度,也就是说:我们先要自己能够降伏自己,自己要能够降伏自己,才有办法来感化众生、感化别人,而不是说:你一下子就要改变对方,这样会弄得大家都很辛苦的!所以,同学!你要知道,男女朋友,你在谈恋爱,你就记得我的名言:不要想办法改变他,要想办法容忍他。你这样路才走得下去。知道吗?你一直想要改变他,那就不得安宁,不断的争执,会吵到不可开交,瓦片都掀开来了!不要试着改变对方,要试着容忍对方的缺点,有因缘再慢慢慢慢的感化对方,它是需要时间的。

所以,如果你方向对了,你的日子就很好过!所以,禅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不是什么神秘的东西,平常心就是禅。但是,问题就是摆不平自己,难就是难在这个地方!所以,你要修行,要先了解,这个世间都是生灭无常的东西,佛陀叫我们观照,你要进入禅的境界,一定要很冷静的观照:人之所以痛苦,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因为我们依靠的东西错误,所以,我们会活得很痛苦!

如果你把一生一世寄望在金钱,当你得到癌症的时候,来日不多,你有好几百亿、几千亿,有什么用呢?如果你依靠男人,有一天男人背叛你,你怎么办呢?遗弃你,你怎么办呢?如果说你依靠女人,他才会快乐、幸福;有一天女人背叛你,那你又怎么办呢?所以,佛陀告诉我们,说:【自依止,法依止,莫异依止。】

也就是说:全世界的男人,大部分是不可靠的,大部分的女人也情绪化,也是不可靠的。那么,要靠什么呢?要靠自己的般若智慧!当你面对死亡的时候,只有你自己离开这个世间,你老公帮不上忙、爸爸帮不上忙;一百亿、一千亿摆在旁边,都没有用的!钱可以解决我们某一些困难,但是,你不可能解决内心里面所有的无明跟烦恼,也没办法解决生老病死。所以,人家为什么要走修行的路线?就是要面对生老病死这个大问题。

但是,同学们!我们也不要太感性。太感性就是说:听师父这样讲实在是很好,我回去以后要吃素了!慢一点,慢一点,且慢,且慢,歌仔戏讲的:“且慢!”这一吃素,回到家吃素,爸爸不谅解、妈妈不谅解,除非爸爸、妈妈是佛弟子。是不是?所以,参加晨曦社、佛学社,一开始不要太激动,毕竟你们才大学生,是知识分子,是国家未来的栋梁啊!是不是?学佛是恢复理性、恢复智慧、恢复科学,回归到科学、回归到理性、也回归到智慧,一听到佛法以后,环境不允许,马上就要吃素,回到家,爸爸、妈妈吵架,哥哥、姐姐也不谅解,然后,就跟他们说:“你们这些愚痴的众生,我学佛!”你那个不是学佛啊,你那个是:“我学猴!”差一个音就差很多!

“我学佛”就是处处都圆满;“我学猴”就是常常暴躁易怒。所以,音稍微念正确一点。因此,有的人就发心更利了,像我们大一的时候,同学就见面,参加佛学社的,大二的时候,突然看:“哇!”突然现比丘尼相,去参加一个夏令营,大二马上现比丘尼相,全校,走过去都对她行注目礼!我告诉你:出家是个人的因缘,我们随喜功德赞叹,很难去论断说她叫做不好,或者是不对,我们也是非常赞叹说她觉悟了人生,下定决心。但是,这样一现出家相,大一是学生,大二现比丘尼相的时候,不得了!影响佛学社很大,爸爸、妈妈去的时候,告诉儿子:“儿子,儿子!我拿钱给你念台大,不是叫你去当和尚的!女儿,女儿!你去,千万不要参加佛学社,回来不要现比丘尼相给我看,现尼姑相给我看,我会无法承受的。”她爸爸、妈妈也不懂得什么叫做比丘尼啊,连一个名词都讲错!对不对?好了!这个是伤脑筋,我们也随喜功德,全校也是很惊讶!

好了!现在问题来了,大二要上什么课?上游泳课,阿弥陀佛!游泳课要穿什么?要穿那个泳装呢,这下问题大了!我们那个教授就说:“喂!林同学!学校里面那个比丘尼,现在大二要上游泳课呢,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我说:“那怎么办呢?”后来,学校也很头痛,好吧!就把她拨到那个残障的去,不参加游泳,就是只能跟那些拄着拐杖的残障的人打乒乓球,因为没办法参加游泳嘛!是不是?参加五千公尺赛跑,也不能参加,五千公尺赛跑,比丘尼穿那个衣服,参加五千公尺赛跑也没有办法,所以这个就是带给教授困扰,很困扰!这个我们不敢说她是叫感性出家,就是这种出家很激烈,而且是很强烈的一个印象。所以,大家真的是·····我们今天是大学才刚刚进来,大一、大二、大三、大四,真的要冷静一下,出家是大丈夫的行为,不是说一下子的感性。所以,为了社团,假设说下次有因缘,台大请我演讲的时候,不要看到前面三排都是比丘、比丘尼,说:“我们都是台大的!”这样不好。我认为出家是在你们毕业以后,冷静思维你的生命,确定,才做这样决定的。

那么,我们今天来讲,禅就是:改变别人,不如改变自己。就是二六时中降伏自我。那么,要怎么样子做初步的调伏呢?初步的调伏就是说,因为这个生灭无常的世间,到哪里都有争执,有人的地方,它就一定有是非。所以,我们要了解,禅就是没有意见,有意见就会知见立知。

说:我对生灭无常的世间,徹底没有意见!你这样才有办法进入禅的境界跟功夫。有一个人来问我说:“慧律法师啊!您是哪一党的啊?”我说:“佛是无相的,哪来什么党呢?”勉强讲就是释迦党了,释迦牟尼佛这一党了!所以,你要进入禅的境界,不能像政治人物这样子,严重的对立。因此,修禅的人,应该是:我对生灭无常的世间,徹底没有意见!然后,降伏自我。

为什么徹底没有意见呢?有意见就知见立知。有的人讲说:徹底没有意见,不是死人吗?我说:那你错了!徹底没有意见是解脱,因为所有的意见不是善就是恶,不是是就是非,不是对就是错,不是好就是坏,它是永远落入二分法。二分法是切开来的。对不对?佛法是迈向生命的圆满的,它是圆满的清净智慧的般若心,它不是对立的东西。因此,搞对立就会变成孤立了。

所以,【知见立知,是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磐。】我们一定要了解,涅磐的心是怎么来的?知见立知就是,我们的清净心本来就能作用,知见,我们的清净心,本来就存在有观照的能力,立知就是强加一个观念,用现在的名词叫做“观念”,强加一个观念。不是蓝就是绿了;不是对就是错了;不是好就是坏了。因此,是非、攻击、伤害就不断,生命也很苦!

所以,知见立知,是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磐。知见无见就是,我的清净心起作用,对立的心放下来。所以,六祖讲:【不思善,不思恶····】就这么时,就是明上座本来的面目。我们的本来面目,本来就是没有挂碍的;本来就是清净心的,没有任何的对立的东西。是因为你看了假相以后,立一个观念,你不知道说:五千年以后,蓝跟绿没有意义;一万年以后,台湾是不是变成怎么样?不知道;一百万年以后,这个世间又变成怎么样?现在全球暖化得很严重了!是不是?所以,未来不可知;过去心也不可得。因此,我们要了解,活在每一分、每一秒的正知、正觉、正观,是很重要的,因为这样才不会迷失。

禅的心就是大般若智慧的心。

我们对生命不了解,生命对我们来讲,是一种惩罚。为什么是一种惩罚?因为没有一天过得快乐,没有快乐的心,就是自己惩罚自己。我们对生命不了解,生命对我们来讲,是一种惩罚,我们每天都在惩罚自己;我们每天都在痛苦自己,烦恼得不得了、执著得不得了!这问题来了,说:“师父!我们现在读书,你叫我们不要执著、不要烦恼,那怎么可能呢?”我说:“你尽力就好!”有一个人更绝,有一个女众,生了三个儿子,跑到讲堂来,说:“师父,师父!我听你佛学讲座听了好几年,您常常讲,劝人家放下,放下。”她说:“我现在放下,跟着您出家,那我三个孩子怎么办呢?”我说:“那个不叫放下,那个叫做放弃呢!”

放下是很有责任的呢,是面对这个现实的社会,你该有的责任、该有的义务,你要去完成它呢,朝着你一定的理想、目标去完成它。每一个动点上,都是尽己之力,竭己之心,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是放弃呢!因此,我们要了解什么叫做放下?就是对这个缘起缘灭、一定会败坏之相,不要太执著;但是,你的责任跟义务都一直存在,不可逃避。

譬如说:爱跟恨会毁掉一个人,我现在举个例子,你要很注意的听,看看你能不能在这一句《阿含经》里面去体悟到?体悟到。《阿含经》有一句话,叫做“不相在”。譬如说:你现在恨一个人,或者是爱一个人,好吧!就算用恨一个人的角度来讲,你现在很恨一个人,或者是很执著你的男朋友、女朋友,这是假设说。而佛陀说:这个叫做妄想,我们用恨的角度来说,说你恨一个人,世尊叫你,你要好好的冷静一下,有没有这个人?这个人,你把他头发剃掉,把他皮肤拨下来,看到筋脉,看到你的内脏,把心脏移开来,在《阿含经》讲:散观,就是把这个色身分开来观。刀子划下去,你会看到心脏、肺脏、肝脏、胰脏、胃、肠、大肠、小肠、直肠;你会看到膀胱;再深进去,你会看到骨头、肌肉,死的时候,会烂、会长虫,很恶臭,而这个就是我们自己啊,我们每天执著的一个“我”,就是这副德性!吃东西下去,消化吸收,排泄出来,恶臭,你不敢面对它,你一定迷惑它。所以,我今天来,不是来这里传教的,是来这里叫你认识自己的!

禅就是叫你认识自己,认识我们这一颗心,错综复杂的烦恼心。

你敢面对这个色身,去观照,而且很清楚!所以,佛陀说:当你恨一个人的时候,你错了,因为那个人并不存在。《阿含经》讲“不相在”。不相在就是:你恨的对象,他本来就不存在!父母亲没有生他的时候,这个人根本没有来到这个世间;这个人,父母亲生他以后,来到这个世间,每一分、每一秒,身体的细胞都在变化,而到最后,都会死亡,化作一堆白骨。当我妈妈往生,去火葬场,火化以后拉出来,那个骨、骨头,让我这个修行人感触很大!我妈妈很了不起,也很拼,因为以前穷,吃了很多苦,拼死拼活,最后拼出一堆骨头,这个就是真相。

你不敢面对生命的真相,那么,你就是注定一辈子都要痛苦;你不敢面对这个色身,你就永远不可能解脱。你不敢面对自己,这个色身是谁?我是谁呢?冷静一下,我们每天执著的这个不清净的色身,误认为自己,它到底是谁?既然是“我”,为什么它会病、会老、会死?会变成一堆骨头?后来这一堆骨头,只有价值二块八!我们把骨头化成灰烬,变成营养分,去种树,拿去种树,碳酸、磷、钙等等这些元素,价值只有二块八毛钱!二块八!那还是胖子才有这个价钱,像我们瘦子哪有?二块八!你想想看!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的终点,都是一堆白骨,没有任何的例外。

佛陀不是拿死亡来威胁你,佛陀讲的就是实在的话,那是每一个人都存在的问题,是看谁能够提早觉悟。我在没有学佛的时候,偶尔,同学嘛,唱唱歌,跳舞我是不会,看看电影,好,我们要冷静一下,唱歌、跳舞是为什么?是为了快乐,那你要唱到什么时候,那个快乐跟幸福才唱得出来呢?要唱到什么时候呢?你现在一直跳舞,是要跳多久?那到底要跳多久呢?是要跳到骨头扭到,那个快乐才跳得出来吗?我不是说否定唱歌;也不是说否定跳舞,唱歌、跳舞,的确会给我们带来一些快乐;可是,那个是刹那、是生灭、是变化的东西。

所以,在高中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思维:生命是什么?生命的真相是什么?后来学佛了,知道幸福、快乐来自一颗智慧的心;幸福、快乐来自一颗知足的心;幸福、快乐来自一颗安详的心;幸福、快乐来自一颗解脱的心;幸福、快乐来自一颗拥有真理的心。

诸位!佛法不同于一般的宗教,一般的宗教,设定一个教主、一个神让你去膜拜,要神来救我们。我们对其他的宗教给予尊重,给予祝福,我们没有任何的意见。佛法不是这样子,佛法不是立一个教主释迦牟尼佛、立一个阿弥陀佛,叫你每天拜,不是这样子的!你每天拜佛、每天念佛,你也不能得救!说:“师父!那为什么那么多人念佛?那么多人拜佛呢?”念佛、拜佛,是佛弟子最基本上的尊重三宝,这是最基本上的礼貌而已,对自己教主一种尊重。重点在什么?重点在依教奉行。这个是重点,也就是你要实际,如实的依照释迦牟尼佛所讲的真理去实践,落实到你的生命究竟圆满,这个才是佛的思想。

佛陀不是设一个高高的佛陀,离你好遥远。错了!佛陀离我们最近,因为他就在我们的心中!你只要每一念都平等心,你就见佛;你只要每一念放下那一份执著,放下,再放下,彻底放下,你就见佛。而且是真枪实弹的放下,不是口头说一说而已。为什么?不相在。《金刚经》讲【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也就是说:如果你见到了众相,本体就是空,本来就是空,万法但有言说,都无实义,《楞严经》就是这个意思。【万法但有言说,都无实义。】万法只是说一说而已,因为它生灭无常、缘起缘灭,自性本来就是空,不可得。

《阿含经》讲,叫做“不相在”;《金刚经》讲的叫做“非相”,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譬如说,这是毛巾,(师拿起一毛巾),这是毛巾的相,抽丝拨茧,你把它分析开来,这是丝,再把它切割,一粒一粒的颗粒微尘,后来分析,哦,原来色就是空!原来所有的色法,都是众缘所和合的。我们这个色身也是啊,我们这个色身,在《楞严经》里面讲:我们揽取、撷取了宇宙间少许的元素,叫做地、水、火、风,地就是骨头、指甲;水就是尿液、血液、唾液;火就是温度;风就是呼吸。我们撷取了宇宙当中的四大,少许的四大,误认为这个就是“我”。所以,生命是一种错觉,因此,不管你书读得再多,如果没有碰到佛法,你醒不过来!

你读到日文读了很多,有办法跟日本人讲话,对烦恼、解决烦恼没有帮助,那是谋生的工具。“求生之道易,求死之道难;学生之道易,学死之道难”。你英文学得很强,很好,师父很赞叹,那是一种工具,让你生存下来的工具,跟我们的无明烦恼,它是不相干的。报章杂志登的,清华大学那个女孩子,两个女孩子为了争一个男孩子,一下子气不过,把她杀死了!书读这么多呢!为什么我们台大的同学,稍微有一点人际关系做得不怎么样、不好,一个同学自杀!为什么会这样子想不开? 我们因为执著一个“我”,把所有整个宇宙压缩到变成一点点的空间。讲一个“我”,他这个界限就卡死了!

所以,放下,“我”就愈大;再放下,“我”就愈大;放下到像虚空这么大,虚空就是我,我就是虚空。所以,禅就是要见性,见性就是大悟,大悟就是涅磐,涅磐就是妙心!人之所以痛苦,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为什么?佛陀说:只要是生灭的东西,你就必须放下。但是,该有的责任,你要去完成,佛陀并不是说,你离开你的职责。你今天是大学的教授,就应该好好的教导学生,是不是?今天你是医生,就要好好的医治病人,救度众生的病苦,一样可以学佛啊!

有一个台商,在中国大陆做生意,有一次在大陆,居士告诉他,说:“哎呀!学佛很好啊!你是台湾人,很好啊!你们台湾不是有一个慧律法师吗?你去听他开示啊!”他说:“我哪有时间?”“你有空回去台湾的时候,去跟他请示佛法。”这个在家居士,佛法也不是很通,懂得一点皮毛,但是不知道佛法好处在哪里。有一天,他就来到文殊讲堂了,他就说:“师父,师父!我听那个上海的居士都说,学佛很好,学佛很好,可是,他们就讲不出所以然,是好在哪里呢?师父,我现在要去赶飞机,您能不能用半个钟头的时间,给我开示一下,为什么学佛很重要?学佛很好呢?因为我急着要去赶飞机!”我说:“不用三十分钟啦!”他说:“那十分钟?十分钟,师父!您用十分钟。”我说:“也不需要十分钟。”他说:“啊?不需要十分钟?”“嗯!”我说:“三十秒!三十秒就告诉你学佛很重要、禅修很重要。不过,我念一句,你要跟我念一句。”他说:“好!行!”

我就跟他念:“天是棺材盖,地是棺材底,无论闯哪里,总在棺材里。”他说:“这一句好!”这一句就是重点了嘛!为什么要学佛?就是这样子了——天就像棺材的盖,地就像棺材底,无论闯哪里,总在棺材里。台语就是说:搞东搞西、搞天搞地、搞生搞死,一样也得不到!(众鼓掌)这个世间就是这样子,你无论搞了多大的事业,还是空;你的官当到多大,干到总统,还是要下台。是不是?无论你长得多漂亮,还是会老啊!无论你现在是一个猛男,还是会老,肌肉还是会消退。像巴西,有的人还去装假的,我看新闻报道的,装跟不装都一样,都是空、都会烂,装那个没有用的,要把智慧装到心里面来运用,才是重要的。

所以,什么是禅? 禅就是透视万法生灭无常,缘起如幻,众相是虚伪的。

诸位!圣、凡修行的关键在哪里?修行的关键就是:什么叫做众生?众生就是——(师拿起一毛巾)这个就是毛巾嘛,的的确确就是一个毛巾嘛,这没有错啊,可以擦,有相可以指陈,这个就是毛巾。圣人见的就不一样,他见到体。凡夫见相,圣人见体。凡夫见的就是,这条毛巾。圣人见体,体就是好好的去思维一下:这一条毛巾的构造是什么?从哪里来?探寻到、推测到究竟。所以,什么是禅?一眼望穿到究竟的地步,悟到万法毕竟空,就是禅。

没有一法不空,没有一法不是败坏之相,万法都是生灭无常,都是败坏之相。真理就在你的心中,真理就在我们的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念头当中,就看你悟还是不悟?如果你悟了,做什么都好。譬如说:你今天参加模特儿选拔,没关系,你去选拔,选拔的时候就要这样念:(师边模仿模特儿走秀动作边念道)天是棺材盖,地是棺材底,无论闯哪里,总在棺材里。你要好好的去观察一下,走秀没有关系。你如果来跳土风舞,(师又模仿土风舞动作念道)蹦蹦跳,蹦蹦跳,很快就死翘翘!一定会死的啊!跳舞,他马上就觉悟了:一定要死的啊!不管你怎么跳,他就是要死。

所以, 佛陀不是说拿死亡来威胁你,而是说你要提早觉悟。所以,佛陀说:生命只有一种工作要做,就是提早觉悟!你要去美国留学,也没有关系;你要去日本留学、去欧洲留学,也没有关系。没有关系,你去欧洲也是一样,自性本来就空,带着一堆骨头、筋脉、胃、肠到欧洲,死了以后,还是一堆骨灰!是不是?所以,有一次,英国的大学生来,邀请师父要演讲,一个漂亮的小姐,来到文殊讲堂说:“师父!我是英国剑桥大学,我们跟牛津要合办演讲,希望请师父到英国来演讲。”我说:“喔!英国好远喔,好远!那就看因缘了。”对不对?坐飞机飞十七个钟头,去演讲二个钟头,再飞回来,到英国牛津、剑桥,不如来台大!对不对?(众鼓掌)那小姐就说了,小姐就说:“师父!我是英国剑桥,师父,您哪里啊?”我说:“我台北大桥,台北大桥。”学佛,哪里有分什么英国剑桥?是不是?学佛看善根的,不是看学历的。是不是?要不然,六祖也不认识字啊,为什么成为一代祖师呢?所以,禅无关于语言、无关于文字、也无关于学历,广钦老和尚也没读什么书啊,他那个禅定的功夫,你谁比得上呢?广钦老和尚不是讲吗?“不来亦不去,没有事。”而我们众生是来来去去一堆事!对不对?不一样啊!所以,禅无关于语言、无关于文字,也无关于学历。

什么是禅?能透视万法生灭无常,缘起如幻,了解虚伪的假相。你一眼就可以望穿,【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凡所有相,皆是虚妄。】那么,《金刚经》要把“佛”下一个定义了,是么是佛?【离一切相,即名诸佛。】经典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心外哪里有佛?

你以为念南无阿弥陀佛是在虚空吗?阿弥陀佛如果在虚空,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是不是?所以,我们现在就是修净土法门的观念错误了,念南无阿弥陀佛,很想去极乐世界,没有错,但是,内在的烦恼呢?不会提升,内在的烦恼不会解脱,因为不懂得禅的心是什么。我现在每一个念头,都提起我的正念;每一个念头,万缘都放下。要用这个万缘放下的心,来念这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就是我的心,我的心就是南无阿弥陀佛,是依这个心来求生极乐世界,虽生,无有能生所生。

要了解这个无生的道理,还可真是有一点困难,尤其是对初学佛法的人来讲。所以,佛不是在虚空当中,佛站在虚空当中,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啊!对不对?我们念观世音菩萨,念念从心起,这不是讲得很清楚了吗?要至诚恳切的虔诚,从心、真心念起,念念从心起,所以,佛是在心中。我们临命终往生的时候,也是要这一颗清净心去极乐世界,我们下定决心,有这个愿力,信、愿、行,也是这样子。

因此,我告诉诸位:禅就是佛的心!八大宗派统统是佛的心,分派、分门,这个都是人为因素。或者是时空性,或者是根器不一样,才把它分八大宗派,究竟就是佛的心、就是禅。禅就是整个佛教的灵魂,佛的心都不懂,念佛不好,禅参不来,拜佛烦恼一大堆,拜佛就变成运动,因为佛的心体会不出来。所以,拜佛就变成一种运动,肢体运动,因为体会不出来。

所以,佛的心只有一个,八大宗派,有它的时空背景、历史渊源,还有经典的依据,还有宗教的体验不同,所以,才分成八大宗派,而到最后,八大宗派就是佛的心。为什么? 禅、净、律、密都一样,三昧成就,则佛道成就,没有一宗不进入三昧,有办法成就佛道的。我们看经典往往都漏掉了,譬如说:念南无阿弥陀佛,念,经文不是讲吗?【若一日至七日,一心不乱···】“一心不乱”就是禅,就是三昧!我们看经典,为什么漏掉这四个字?

拜拜佛、念念佛,那个是结缘,要一心不乱,那个就是三昧、就是禅。三密相应,那个就是禅,口念咒、手结印、意观想,身、口、意,三密相应,三密相应,它就是禅。如如不动,不取于相,这就是禅。修法华三昧,入法华定,法华三昧,三昧就是禅。修华严一真法界,海印三昧,这个就是禅。我们因为不了解佛的心,所以,一切成就都必需通过 定,通过定。戒定慧,定,定就是桥梁。我们只有持戒,散心的念佛,对不对?这个功夫就浅了。我们持戒,有般若的智慧,能够照见五蕴皆空,照破一切的缘起缘灭的假相,心就在三昧当中,就定了,慧就自然显现出来,有般若的智慧,这个是很重要的!

“禅”后面加一个“定”,就是三昧。好!就算很简单,你修小乘的,譬如说:毗婆舍那,叫做内观法,修四念处,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这个还是叫你进入定啊!了解一切统统要透过三昧的定,这个才是佛教,才懂得抓到了佛教的精要,才懂得佛法的要义。而不是说:我念念佛结结缘,我拜拜佛结结缘。这个当然也很好啦,这个也是一种善根嘛,也不是说不好;但是重点在三昧,重点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