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律法师《生从何来 死往何处》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慧律法师 发布时间:2010-1-5 22:15:45 繁体版 

前言

好生恶死乃人之常情。多数的人忌讳谈死,殊不知‘人生自古谁无死’,死亡岂是逃避或所谓的‘看开’就能解决的。对于迟早都将面临的事实,早一点认识并作充分的准备,只会有好处;如此一来,将不至于对死亡的愚痴无知而产生不必要的焦虑与害怕,更不会因为自己错误的看法,将死亡的情况,弄得更糟,这就是我们要关心‘死亡’的目的。

一般的人,活著的时候,迷迷糊糊地造业,死的时候,又被业力牵引,仓惶无奈地离去,这种生死都作不了主的人生,真是一点美感都没有,更遑论什么‘艺术’了。今生纵使你是达官贵族、亿万富翁,纵使你是沉鱼落雁、貌赛西施,死亡一到来,你就得舍弃所拥有的一切。那么,要降低这种‘大布施’的逼迫感,就该在活著的时候,将身心的妄执,布施给空性;将安祥喜悦,布施给众生——毕竟唯有觉醒的人生,才能真正懂得死亡的艺术。

有情众生是一群迷惑的演员,重覆著演出痛苦的悲剧。

看过歌剧或话剧的人,对於戏剧结束后,演员出场谢幕时,洋溢在脸上的表情,印象一定十分地深刻。那种充满喜悦、笃定、感念众缘的神情,事实上,正是这出戏的最高潮处。善知识,当你在人生的舞台上谢幕时,内心是否也满怀著安祥与踏实的觉受呢?如果是的话,可以肯定的,你已尽心尽力地演一出“深信因果、植众德本、净业成就”的人生大戏。那么,接受掌声与赞美是相得益彰的,又何以会忧苦怖恼而眷恋著不肯下台呢!

死亡不是灭绝,而是另一个生命的起点。由于死亡的心是接续来生的近因,因此临终的心志,更是无可言喻的重要。当然,明白死亡的过程,并预为准备,就成了人生大学必修的一个学分了。

‘死亡的艺术’乃拙于1985年七月在高雄弘法的讲演内容,希望见闻者,都能为自己的‘终身大事’早作打点,才不枉这辈子难得的人身与学佛闻法的因缘。

善知识,生从何来?死往何去?无常迅速是绝不相待的,轮回路滑,望各自珍重!

(一)

有修行的人纵使丧失了生命也能甘之如饴;没修行的人却不能透视人生,一点点小事就牵肠挂肚、痛苦不堪。就像眼睛一样,容不下一粒砂;‘鸡仔肠,鸟仔肚’。

今天的重点,要举实例来说,光谈理论是没有用的。佛法里有句话说:‘学生之道易,学死之道难。’学习如何生活,学习为社会国家贡献,学习如何生存,这叫作‘学生’。‘学死’之道,就是学如何‘好死’,如何才能解脱,这些事情,并不是很简单的。

昨天,我们谈到‘执著’难破;人痛苦之根本是‘我见、我爱、我慢、我痴’;人死后随念头而去,随习气而去,随业力而去。我们今天就举实例来印证佛所说的道理,到底有没有极乐世界?这就必须看看临命终时亡者的痛苦、执著——种种的情形了。

从我学佛到出家迄今已十多年,所助念与看过的亡者有好几百个了;惨死的也有,好死的也有,临命终很自在,看到佛的也有,烧出来有舍利子的也有,要死的时候口张得好大,眼睛不瞑目的也有。出生之时,每一个人几乎都一样的情况,一出生落地都‘哇哇叫’地哭;但到了死之时,却都不一样,有人脸色呈现黑色,眼睛张开,嘴也合不拢,为什么呢?这就证明‘业力’不同;圣人的死与凡夫的死差别太大了。现在我们还没死,先未雨绸缪一番;有些人我看也已渐渐踏入死亡的界线,所以,要听清楚。

死有千差万别,要如何解释呢?用‘业力’来解说才圆融。若说是上帝主宰人类,人类只能匍匐在上帝面前讴歌和赞颂;这并不能达到解脱。

如果说:‘世界末日到的时候,人一个一个从坟墓里拖出来,重新审判,无罪的人上天堂,有罪的下地狱。’这是很不符合逻辑的。按佛教说:‘人死后最慢四十九天神识不知跑到哪儿投生去了,怎能接受审判?’

我问你,‘世界末日’的明天是什么?世界哪里有末日?时间有止境吗?你说世界末日是几年几月呢?七千零一年以后是什么?

世界末日人类毁灭,世界还是存在啊!若说所谓的‘世界末日’是指人全部死亡,纵使地球上人类全部死亡,他方世界的人还是存在啊!又‘上帝创造万物’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创造呢?

世界哪有末日!佛法中的‘因明学’也就是‘理则学’或‘逻辑学’来看‘世界末日’是完全矛盾的,没有所谓世界末日的。世界末日,也就是世界的开始;什么叫末?没有一个结束的点,只要众生的业存在,就没有结束的。因为时间与空间是业力的变化产生的;业力的变化中,就会产生一种主观的时间观念,就会有客观存在的生活空间。有了时间与空间的观念,就产生很大的束缚,束缚就产生生命的连续,产生了意识的存在。

而佛就是突破时间与空间的束缚,超越时空束缚。因此,佛没有开始或结束,才达到圆满的究竟。像虚空从哪一个动点开始呢?虚空不过是以我们人的立场来划分东、南、西、北而已。

方位也是人定的,所以座标轴X、Y、Z三度空间的轴,是以人为中心点的;如果中心点失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三度空间。也就是突破‘我相’的刹那就没有座标轴。所以,我们研究数学划X、Y、Z,那是由动点开始才有座标轴,这一点是0,如果这一点突破它,座标轴要在哪里?所以,整个虚空,你说X、Y、Z在哪里呢?根本就没有。生命完全是虚幻的,虚幻的当下,因为有所执著,所以产生意识的连锁;有意识的连锁就有生命的主观现象,就是我们今天的‘生死、死生’的循环。正因为没有突破时间和空间的观念,而由点产生生命的线,再达到一种空间,这是一种假设的存在。

我们睡觉时,失去意识的作用,你知道几点吗?你知道在哪个房间睡觉吗?人在睡觉时就失去时间、空间的观念;当然,这是迷糊的时候。但是一个超越的圣者,突破就是一种超越,他虽然看到众生、看到宇宙万物,但他能如如不动,他没有动到念头,所以没有时间观念。我们晚上睡觉没有动到意识,所以没有时间观念;只不过这种没动到意识只是一种迷糊状况,并不是超越。

‘佛说时间,即非时间,是名时间。’这意思就是说时间本来是一种虚妄的,所以当下就不是时间;又因不得已,为了让人感受到而假立时间。所以,时间、空间都是虚妄的。

因此,人不必在生、老、病、死的痛苦中打转,不要有太强烈的得失观念。

昨天我们讲到,人因为常执著,到临命终时,很难突破。有修行的人纵使丧失了生命也能甘之如饴;没修行的人却不能透视人生,一点点小事就牵肠挂肚、痛苦不堪。就像眼睛一样,容不下一粒沙;‘鸡仔肠,鸟仔肚’。

现在讲一件事。我在大三时,对死亡的处理渐渐熟悉了,助念也有心得了。有一位同学打电话给我:‘林学长,快一点来,我伯母快过世了,请您快来助念。’去了之后,那儿的师父就说助念的事宜由我负责,他要去拜三昧水忏;他说三昧水忏拜了之后,可助亡者往生,不然就是回魂。于是,我负责助念,师父先看了一下说:‘情况不妙,你摸摸她的脚底看看。’我摸了一下,脚底‘烧烧’。人要死之时,意识堕落下去了,所以脚板才会热热的,意识执著于脚底就会往下堕。而死后凡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头顶上八小时都是温热的。若升天,摸眼睛或额头有温热感,约十个小时后才会慢慢冷下来。如果是死后再投胎转世为人,心脏那儿是热热的,八小时中都会有温温的感觉。若堕入鬼道,肚子就会热热的,那里最慢消热。若投入畜生时,膝盖热热的。若入地狱脚底就热热的。所以,我们一直助念‘阿弥陀佛......’念到中午,变成心脏热热的。继续助念,热气从脚底一直上升;下午三四点时,头顶热起来了。于是,我就结手印帮他灌顶。我听到一种声音,那声音不是凡夫世界所有的;我遍寻不著,那是这一生所找不到,没听过的声音。助念到情况很好的时候,丧家的亲戚回来了,失声大哭。我劝她不要哭,她竟然说:‘我母亲去世,难道我不能哭吗?’我说:‘可以,等一切处理圆满以后,我拿麦克风让你尽情地哭个够。亡者临命终时,你哭她又不能复生。’我劝她靠一边,没想到她跑去找儿子来,告诉她母亲:‘妈妈,这位是阿牛仔,你认得他吗?’我说:‘唉呀!临命终牵牛来给她看,就算牵狗来也没用啊!’这就是不会安排死亡的结果。

(二)

‘人死不能复生’,临命终是不需要哭的,助念要紧;亡者也不用怕死,如果阿弥陀佛或观世音菩萨现前时,正好跟西方三圣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什么事都得放下。

如何才算死亡呢?第一、看眼神:人将死去时,眼睛一定无神。第二、看呼吸。第三、全身冰冷。如此,才能确定其死亡。

‘人死不能复生’,临命终是不需要哭的,助念要紧;亡者也不用怕死,如果阿弥陀佛或观世音菩萨现前时,正好跟西方三圣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什么事都得放下。

我就碰过一个人,念到极乐世界、阿弥陀佛都现前来接引了,竟然还想到现在正是收成割稻子的时候,一天三百元,放不下又活了过来。后来很没福报,过了一个月就死了,死时正好大家没空,没人来助念。临命终三百块钱看不开,就变成这样的结果。

所以临命终时,一定要全部放下。尤其我们学佛的人,不管做人儿子或女儿的,长辈临危时,一定要会安慰他放下一切,不要让他为了钱或儿孙的事情而有所牵挂,这很重要。因为往往人的执著是最难断、最难破的地方。在临命终时,亡者最疼惜的孙子,不要让他靠近;如果和亡者有冤仇的人,也不能让他靠近。最执爱与最恨的,都不要让他靠近。

有一天,一位同学打电话给我说:‘林老师,有一位莲友要往生了,我们去助念。’赶到现场,那位快死去的人五脏六腑都已经开始腐烂了,嘴里吐出黄沫液,人真的很臭,儿孙都不敢靠近。于是我开口说:‘人,每一个都必须死,父亲临终,竟然不敢靠近,哪有人做子女这样子的。’我靠近死者,把他扶起来,以脸巾擦拭其面颊,再将他安置回去。

临死的老人还清醒著,我接著说:‘阿伯,你会怕死吗?’他摇摇头。我又说:‘你会念阿弥陀佛吗?一心念佛,知道吗?’他点头,我就拿一张阿弥陀佛的佛像让他看,我告诉他:‘要这尊佛来,你才可以跟著走,其他的来,不要跟著去!’他点头,眼睛闭起来又继续念佛。

我们一直助念到隔日,他的次子带著孩子回来。没想到老人看到这个儿子走进来,竟两眼睁大,咬牙切齿喘著气,手一直拨著想坐起来,我赶忙扶他,我问他:‘阿伯,什么事吗?’他一直指著他这个儿子,怀著恨意,双眼张得很大,念佛念不下去,又开始口吐黄沫,脸上呈现出痛苦的模样。本来我们已经助念到他面相、情绪都很平稳了,只因为看到这个儿子就变了脸色。于是,我们只得重头再来,重新开始助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念到深夜,他竟然都念不死,再下去我们稳死的。这时候,我们决定先休息,把往生被盖在他身上。

我们出去吃饭了,才十几分钟时间,一回来(往生被发生力量),他断气了,面貌如生。所以,佛说:‘世间好话佛说尽,佛语不信何言可信。’意思就是说:‘世间的好话佛都讲完了,该说的已说完了,信不信由你。’由这一次我知道,会令死者不悦之人,临命终一定不可靠近,靠近后死者起嗔心堕入三恶道就不好了。当时一看那脸色全变黑,我们只得从头开始再为他助念,脸色才又好转。

人总有一天要死,在座诸位,只要知道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回去赶紧把后事交代清楚,才不会临命终时手足无措,气得发抖。我就已经交代清楚了——我过世后,骨灰抛给鱼吃。如果你认为我是你的师父,可以捡几块骨头放进瓮里祭拜,随你怎么拜,我在极乐世界庇佑你,这副臭皮囊也没有什么用处。

接著向大家说明,临命终几种不适当的处理方法——

人将死了,要送到医院?还是不要?临命终是留在医院好,还是送回家中好?

在生之时生病看医师,临命终就必须看法师了。有一天,一位临命终的人,已经装上氧气呼吸了,我奉劝他们拿掉尽量来助念,他的家人不愿意,还请特别护士来打针。我对护士说:‘站在医学的角度,把氧气拿掉,好像是很残忍的事,怎么可以见死不救呢?但站在佛法的立场,我们是慈悲的,你们是害人的。如果已临命终,靠著医疗机器勉强维持,神智是最痛苦的;急救不能起死回生,只是增加无量痛苦。’我说:‘我做师父的,只是会劝告你们氧气拿起来,其余的看师父,这样好不好?要听医生或法师,随便你们?’结果他们不作决定,相互观望,最后我回头走了出来,他们开始急救,没多久就死了。

以前我有一位国文老师——黄老师,她对我很好、疼惜我,我常到她家去。在学校她教我国文,空档时我为她讲佛法,所以,她最疼我。她认为我最老实,从不去郊游玩乐;我连台中公园在哪里都不知道,令她很讶异。因为我一有时间都在忏云法师、李炳南老师那儿研究佛法,连大学毕业典礼时,开鸡尾酒会也没参加,同学都以‘怪人’称呼我。

黄老师的父亲是我们学校的教授,已半身不遂了。我对黄老师交代说:‘万一你父亲生命垂危时,不要送医院,大部份的医生不了解佛法。临命终时做无谓的急救,装上氧气,一压下去,那是不行的。’过了一段时间,她父亲病危了,送到台中某大医院急救,黄老师对她的弟弟说:‘弟弟,以前对我讲佛法的林同学告诉过我,人临命终时不能急救的。’她的弟弟回答她说:‘你那个同学头脑坏掉了。’做姊姊的无法作主,于是医生全力急救,心脏停止了,因太大力挤压,竟把体内血液压吐出来,一塌糊涂,当时黄老师看了差点昏倒。既然已经无法急救了,就必须助念让他安祥解脱;人愚痴,常为了让病者活久些——急救,结果反而害了他。

当然,必须判断正确,还可以救时就快点救,不能救时赶紧送回家助念,可不要还能救,就放弃救人喔!黄老师在父亲死后的二个星期中,三次梦见他父亲满身是血回来,对她说:‘女儿啊!我很痛苦,你要超渡我。’是否是因为自己太过于挂碍父亲临死的影像呢?可是一躺下来,梦中又一直浮现。这就是人临命终时不会安排所造成的。

临命终时不能哭、不能去压他,也不能换衣服,必须在断气后十二个小时,身体全身转冷以后,才能换衣服或移动他。于是黄老师把他父亲的名字写给我,我告诉她:‘没关系,我每天回向给您父亲,水陆法会时帮他写牌位超渡,这件事交给我来做,老师您不要再哭。’所以,人临命终要送医院或留在家里,必须仔细作决定;如果看情形生命已经回天乏术了,就快送回家来助念。

再说一则错误处理的事件:有一个老人七十四岁了,一大早,他的孙子去叫他,没有起来,一直到了十点多,觉得有异,打开门一看,老人已经死亡,身体也已经僵硬了,家人将他扛到大厅来。他们一直号哭著,要帮他更换衣服,可是却怎么也无法穿上,看他的样子,咬紧牙根很难看,他的媳妇说:‘爸爸,身体放松,穿衣好回去啦!’因为在台湾的习俗来讲,日落以前衣服没穿好,对亡者不利。所以,子女一直动他,但是因为全身僵硬,实在无法穿上,我说:‘这样不对的,勉强穿衣服,若把四肢弄断怎么办呢?’

我教他们去拿热水用毛巾从关节上开始敷,用热气烘软,敷一下搬一下,不要强力去搬动。于是亡者的身体慢慢柔软下来了。可是穿了三层以后,钮扣扣不上;据说要穿五层,不知道是谁规定的,死人要穿五层,真是迷信。我一直加持念咒,帮他撒一些金光明沙,盖上往生被,才好一点,脸上才不致于一股怨恨之气。这就是处理错误的例证。

人在临命终时,不要赶著穿衣服。如果,在没有断气以前神识清楚,你可以先把寿衣换上;如果已断气了,就不必要去动身体了,死后十二小时全身都冰冷后再来换衣服。经典上说的,死时如生龟脱壳般的痛苦。所以,不要去动他,若碰到他的身体,他会痛入骨髓一般地痛苦,而他又没办法抗议。所以,活人不知死人苦,就是如此。

再来,尽可能不要放入殡仪馆;如果你已肯定他全身冰冷了,才可放入殡仪馆。冬天能够的话,最好放七天,夏天天热较容易发臭,最少也要放三天,才可以冻在殡仪馆。人若刚断气,就推入冰窖,就如经典上说的,如下寒冰地狱那么痛苦。因神识未散去,你若立刻将亡者存入冰窖,他有知觉,其痛苦是难以言喻的。你害死他了,本来可以往生的,被放入冰窖中,可就困难了。

有个例子是这样的:有一位学生是国际商专佛学社社长,他告诉我有一位同学患尿毒症,在左营海光三村,要我去看看这位患者。因为可能到最后阶段了,希望老师来劝劝他和他的家人,开示一下。我去了,看到他肚大如牛,让我感到人穷没有关系,就是不要生病。那肚子好像膨风一样,光滑异常,又好像气球一般,随时可能会爆炸开来似的。

我问他父亲这孩子的情况,他说:‘我是军人,这小孩到现在花掉我大约八十万元,钱都用光了。’他妈妈也很耽心地说:‘不知道还要拖多久,要花的钱实在太多。’我问她:‘没有保险吗?’她说:‘有,但仍然必须支付其它费用,费用很贵,常要洗肾。’我回过头来,看看那位生病的孩子说:‘老师来看你。现在会不会感到很痛苦?’他回答:‘老师,我很痛苦,走路都没有办法走。’我说:‘你听老师的话,我先问你,晚上睡觉时,是否看过什么人来?讲些什么话?’他说:‘有,每次我躺在床上,就看到一位很高的人,还有一位很矮的人。’我心想,那就是七爷八爷,这黑无常与白无常现身,已经无法救了。我说:‘你会怕吗?’这个孩子说:‘我很害怕喔!他一直跟我讲,你的寿命到了......。’我说:‘你不要怕,老师来救你。’我只是安慰他罢了。俗语说:‘真仙难救无命人。’这些阴已现前,就表示寿命将尽。于是,我教他全心全力,一心念‘阿弥陀佛’。

我告诉他妈妈说:‘这小孩这辈子可说是来讨债的。’她说:‘对!他自读书以后,一直花钱,花到今天。’我说:‘没关系,总是有缘才出世来做你们的儿子,花完以后,他就走了。’我拿了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让她念,她天天念,烧完后让他喝水(润湿嘴唇)。我说:‘希望这样让佛法来为你们解决冤业。’于是,全家人每天念咒。他母亲问我还会拖多久,我告诉她说:‘不会超过一个月。’她说:‘医生说要再拖一年。’我说:‘再拖一年,你们就破产了。’她说:‘现在我们已一贫如洗了。’我说:‘我估计不会超过一个月。’患了尿毒症相当痛苦,水也不能喝,嘴唇都已干裂得流血。只能用棉花润湿一下嘴唇,不能喝水、吃东西,但他又非常饥饿,这叫作人间的饿鬼。

有一天,他从桌上捉了一把吃的东西,跑入厕所里猛吃猛吞,他父亲看到,在外面叫:‘你干什么,不能吃啊......。’看起来真可怜,令人想到‘业力’的可怕。‘今生多病为何因?前世多是杀生人。’今生多病苦,一定是因为前世多杀生。我留了电话给他妈妈,我说:‘你儿子危险时赶紧打电话给我,我再远都会来,牺牲性命也会帮你儿子,电话号码拿好。’

经过二十一天后,在八○二医院要洗肾,他对妈妈摇手说:‘妈妈,不要洗了,我时间到了。’病到今天,这孩子脸色苍白,实在不好看;但是断气以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发生了,脸色由白转为红润,非常漂亮,比活的时候美了百倍。他的姊夫来时,怎么也认不出来;念佛只有二十一天,竟然有这种效果。但不幸地,他却立刻被送入冰库。这些是他母亲后来才告诉我的,我说:‘唉!你当时怎么没有通知我呢?’他母亲说:‘当时,怎么也找不到你的电话。’那时,我若去了,一定不会让人将他立刻放入冰库里的。何况,断气后脸色变得那么好看,再怎么样,我一定会坚持八个小时后;医生不让我放著,不然就送回家嘛......。从冰库里拖出来,我看了,很可怜,冻得硬绷绷的,如同寒冰地狱一般......,这孩子福报太浅!因此,尽可能不要放入殡仪馆。命危时不要住医院了,医生对死后的情况并不了解。这种事情,必须找会处理死亡的法师。

如何才算死亡呢?第一、看眼神:人将死去时,眼睛一定无神。第二、看呼吸。第三、全身冰冷。如此,才能确定其死亡。但是没经验的,不要为了探冷热而乱触摸,多让亡者痛苦,只要时间稍久(十八至廿四小时)就是。

有一次,我去助念,念了一天没消息,到了第二天,衣服都换好了,第三天还是没死,第四天再去时,临终的这个人,一直指背部,我问他说:‘是痒吗?’他竟然点头,哇!还知道痒......。再找些莲友来赞佛,他也跟著大声念,要死还能这么大声......。一直比脚尾,是不是脚尾痒,结果不是。问他是否要把脚尾饭拿起来......,一拿走,三分钟后就断气,他儿子一看:‘原来如此喔,还没放脚尾饭时,他一直念佛,脸呈现欢喜慈祥,还看到佛。没想到脚尾饭一放下去就走不出去了。’所以,我奉劝各位,以后不要拜‘脚尾饭’,才走得出去。

所以,修行人所看的角度与世间人不同,有时甚至相反。世间人不知道为什么要拜脚尾饭——这也是不当的处理。

另外,我们谈谈特殊病——罹患癌症,临命终时的处理方法。有一次去助念,一位曾经堕胎的妇人,患子宫癌与口腔癌,他先生是我的教授。他还问我:‘唉!你怎么出家呢?’我也打趣的说:‘唉!你怎么没有出家呢?’同样的语气。我赶紧助念,发现师母嘴唇变黑,不会讲话了。年纪才三十多岁,母亲从台东赶来看她。她的母亲一直听到小孩子叫:‘阿嬷!阿嬷!’张开眼睛仔细看看,却又看不到。这就是曾经堕过胎的女人,临命终时,小孩来了。

所以,如果是堕过胎的妇人,要礼拜八十八佛忏悔,持大悲咒或往生咒回向冤亲债主方能超度。解冤释结了,临命终时才不会有障碍。助念时,看她实在非常痛苦,痛得直哀嚎,医生征求我的意见:‘法师,打镇静剂吧!’这个时候,没错,应该打镇静剂,这是特殊的处理,但不能打迷魂剂。打止痛剂,让她不会痛,但意识保持清醒。如此一来,有助于助念;否则太痛苦,无法摄心念佛,要往生极乐世界就没办法。镇静剂以不影响到脑部的清醒为主,这样才能打。

至于助念时,如果别人不能接受,这个时候就看个人的功夫了。有一天,我在雷音寺,有人打电话要我助念。这一家人,大姊信佛教,弟弟、妹妹信一贯道;法师到了,点传师也到了,不知道是该由点传师一点得道,还是由我助念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大姊说:‘妈妈!这串念珠,您一定要拿好,这是西方极乐世界过门的标志,不要放掉,阿弥陀佛这句佛号要记得一直念。’

弟妹就说:‘妈妈,我请点传师给您点一下,让您得道。’于是,我请这位点传师先点。点完以后,他母亲依然哀叫著。轮到我了,我用手印加持,念到她断气,安详地走了。原先只有我们两个人一直念‘阿弥陀佛......’,最后大家一看,也跟著一起念佛号了。

从此以后,他们家人都信佛教了。后来,她来雷音寺感谢,她说除了母亲之外还度了弟妹,我说该感谢的是你妈妈这样的因缘,也是你妈妈的业轻,加持才有感应......。

(三)

帮人家助念,红包绝对不能收,因为你没办法让人家种福田。所以,在家人披出家人的衣服(袈裟)去助念赚取红包的就要注意了,你没有受戒而且赚这种钱,一定堕地狱。

有人问,帮人家助念,要注意什么?

第一:不能吃葱和蒜。楞严经说的,吃葱吃蒜,天仙鬼神都跑掉了,佛也不靠近。因为葱和蒜都是植物中的荤菜。戒律中说:‘生吃生恚,熟食生淫。’生吃葱蒜脾气会坏,煮熟吃会生淫欲心。因此,不能吃葱蒜。

第二:帮人助念完,丧家送脸巾或肥皂可以拿没关系,那是结缘。如果你觉得自己没德行,没这个福报,不敢收,你可以说:‘好,我转给比丘或比丘尼用,供养出家人。’但红包绝对不能收,因为你没办法让人家种福田。所以,在家人披出家人的衣服(袈裟)去助念赚取红包的就要注意了,你没有受戒而且赚这种钱,一定堕地狱。

有一次我到水里去找忏公师父,到水里已中午了,我知道师父持‘过午不食戒’,如果现在去,过午了还要麻烦出家人,自己没这个福报。于是,我到一条巷子里去吃碗素面。正好碰上四位穿著出家衣服的人在饮酒,仔细听他们的谈话内容,原来不是出家人,而是冒充出家人去为丧家做法事,赚取红包的假和尚,真令我感到伤心与气愤。佛教界就是这样被人破坏污辱,像这种人实在太多,而事实上,将来的果报他们担受不了的。

(四)

如何助念:一定要活人在旁助念,佛菩萨才会靠近,因人有阳气,所以人多助念容易往生。助念最好在十六小时以上,或者至少八小时。最重要的事,就是助念的人不能哭,若控制不住情绪想哭,到别处去哭一哭再来助念。

再来,谈如何助念。从什么时候开始助念?差不多其气奄奄一息时就开始,不能等到全身发冷才助念,那个时候神识已脱去了。助念时不能用木鱼,不用念阿弥陀经,只要用引磬(柳音):‘阿弥陀佛......’对此印光大师谈得很详细,不用木鱼,也不用诵‘阿弥陀经’。因为亡者的神识已快脱离了,以四字佛号为主,用‘阿弥陀佛’四字就好。

不能只用录音机播放,录音机是帮助活人提起正念来助念的。若用录音机助念,却没有人助念,这样子鬼是不怕录音机的,一定要活人在旁助念,佛菩萨才会靠近,因人有阳气,所以人多助念容易往生。如果以录音机伴念,是用来辅助活人助念的声音;而活人在录音机旁的作用是放光避邪,所以必须有真正的人助念。助念最好在十六小时以上,或者至少八小时。不能用耳机;助念的声音大小,必须注意到亡者脸色的变化,如有感应,脸色会一直变为慈祥。念佛的音调,不能太慢,因为人要死亡时,心脏律动较快,念太慢效果恰好相反,那是痛苦的,但也不能太快速,要断气前,可稍快一点。

还有一种特殊的助念法,哪一种人要用特殊的助念法呢?临命终乱吼乱叫的人;这种人看到了一些阴的。对此种情况的人,必须先持‘往生咒’至少一○八次,因‘往生咒’摧下之时,鬼就很难靠近了,等到亡者意识、情绪稳定后再开始助念。

最重要的事,就是助念的人不能哭,若控制不住情绪想哭,到别处去哭一哭再来助念。平常尽量与法师结缘,或与莲友结缘,如此一来长辈逝世时,才有帮忙助念的因缘。还有,多安慰亡者。

往生净土神咒

南 na 无 mo 阿 a 弥 mi 多 duo 婆 po 夜 ye 哆 duo 他 tuo 伽 qie 多 duo 夜 ye 哆 duo 地 di 夜 ye 他 tuo 阿 a 弥 mi 利 li 都 du 婆 po 毗 pi 阿 a 弥 mi 利 li 哆 duo 悉 xi 耽 dan 婆 po 毗 pi 阿 a 弥 mi 利 li 哆 duo 毗 pi 迦 jia 兰 lan 帝 di 阿 a 弥 mi 利 li 哆 duo 毗 pi 迦 jia 兰 lan 多 duo 伽 qie 弥 mi 腻 ni 伽 qie 伽 qie 那 na 枳 zhi 多 duo 迦 jia 利 li 娑 suo 婆 po 诃 he

述闻云、明僧宗本净土行法曰、此咒须持二十一遍方合经意。不思议神力传云、持咒之法、净身漱口燃香、佛前胡跪合掌、朝夕六时、各诵三七遍、即灭四重五逆十恶谤法等罪。若人能诵此咒者、阿弥陀佛常住其顶、日夜拥护、无令冤家而得其便、现世常得安稳、临终任运往生。若数满二十万遍、即感得菩提芽生。若至三十万遍、即面见阿弥陀佛。又诸本句读稍异、今依古本故十四句也。

七佛灭罪真言

离 li 婆 po 离 li 婆 po 帝 di 求 qiu 诃 he 求 qiu 诃 he 帝 di 陀 tuo 罗 luo 尼 ni 帝 di 尼 ni 诃 he 啰 la 帝 di 毗 pi 黎 li 你 ni 帝 di 摩 mo 诃 he 伽 qie 帝 di 真 zhen 陵 ling 乾 qian 帝 di 娑 suo 婆 po 诃 he

文殊师利菩萨、愍念末法比丘毁四重戒、及比丘尼犯八重戒。所犯重罪云何忏悔、请佛开示。尔时如来即说此咒、乃过去七佛所说。是咒能灭四重五逆诸罪、获福无量。四重五逆、非无生忏、焉能灭罪。咒乃七佛称性所说、行人诵之、念念亦称妙性、得无生理、如新灭罪、犹汤烊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