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证法师《佛说戒消灾经》白话文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明证法师 演讲地点:2010年5月30日星期日匈牙利虚云禅院重新顺文 发布时间:2011-6-24 19:55:40 繁体版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尔时有一县。皆奉行佛五戒十善。一县界无酿酒者。中有大姓家子。欲远贾贩。临行父母语其子言。汝勤持五戒奉行十善。慎莫饮酒犯佛重戒。受教而行往到他国。

阿难听佛这样说:当时佛在舍卫国,那时舍卫国有一个县,都奉行佛的五戒十善,全县界内无人酿酒。其中有一位望族之子想远行去做生意,临行前,父母对他说:“你要勤持五戒,奉行十善;千万谨慎,不要喝酒,犯佛重戒。”此人谨记父母教导,就到别国去了。

见故同学亲友。相得欢喜。将归,出蒲萄酒欲共饮之。辞曰。吾国土奉佛五戒。无敢犯者。饮酒后生为人愚痴。不值见佛。且辞亲行。父母相诫以酒蒸。仍违教犯戒罪莫大也。知识区区别久会同。心虽悦喜。不宜使吾犯戒违亲教也。主人言。吾与卿同师恩。则兄弟。吾亲则是子亲。父母相钦岂可违之。若吾在卿家。必顺子亲。事不获已。乃听饮之。醉卧三日。醒悟心悔怖惧。事讫还家具首于亲。父母报言。汝违吾教加复犯戒。乱法之渐非孝子也。无得说之为国作先。便以所得物。逐令出国。无宜留此。

见到往日的同学和亲友,互相都很高兴。他要回家时,大家拿出葡萄酒要和他一起喝酒道别。

他拒绝说:“我国奉佛五戒,无人敢犯;喝酒的人下世纵然为人,也会愚痴,见不到佛。我向父母辞行时,他们特别告诫我不可以喝酒,如果喝酒,既违背了父母的教诲,也违犯了佛戒,罪就太大了。我们久别重逢,心虽喜悦,但不应该让我犯戒,违背双亲的教导。”

主人说:“我与你同蒙师恩,情同兄弟,我的父母就是你的父母;父母的意思,怎么可以违背呢?如果我在你家,必会随顺你的父母。”不得已,就喝了酒,醉卧三日。醒后心中后悔恐惧。办完事回家,就对双亲都讲了。

父母说:“你违背了我们的教导,又犯了佛戒,是乱法的开端,不是孝子啊!这件事不能说出去,以免成为本国犯戒的先例。”便把他做生意所得的钱财交给他,将他逐出国外,不留他再住了。

子以犯戒为亲所逐。乃到他国住客舍家。主人所事三鬼神。能作人现对面饮食。与人语言。主人事之积年疲劳。居财空尽而家疾病。死丧不绝。患厌此鬼。私共论之。

他因犯戒被父母驱逐,就到他国住了一家旅店。主人奉事了三位鬼神。这三位鬼神能现人相,与人对面饮食,和人说话。主人奉事多年,劳心费力,财产耗空,而且家里疾病、死亡一再发生;因此讨厌了这些鬼,私下商量怎么办。

鬼知人意而患苦之。鬼自相共议。此人财产空讫。正为吾耳。未曾有益。令相厌患。宜求珍宝以施与之。令其心悦。便行盗他方国王库藏好宝。积置园中。报言。汝事吾历年勤苦甚久。今欲福汝使得饶富。此乃快乎。主人言。受大神恩。鬼曰。汝园中有金银。可往取之。方有大福令得汝愿。主人欣然。入园见物奇异负摙归舍。辞谢受恩。明日欲设饮食。愿屈顾下。

鬼知人意,也知道是自己让主人吃了苦,就互相商议:“这个人耗尽了财产,正是为了我们,确实未曾得到什么利益,所以开始讨厌我们了。我们应该求取奇珍异宝来送给他,使他高兴。”于是便盗窃了别国国王库藏的宝物,并将宝物藏在店主园中,对店主说:“你奉事我们多年,辛苦太久了,现在要降福于你了,使你富饶,这是乐事啊!”主人说:“感谢诸神大恩!”鬼神们说:“你园中有金银财宝,可去将其取来,就会得福,令你满愿。”主人很高兴,入园果见各种珍奇宝物,就背回家里。店主拜谢神恩道:“我明天将设宴,愿你们屈驾光临。”

施设肴馔皆办。鬼神来诣门。见舍卫国人在主人舍。便奔走而去。主人追呼。请还。今设微供皆已办具。大神既已顾下委去何为。神曰。卿舍尊客。吾焉得前。重复惊走。

次日美味佳肴都办好了,鬼神们即来登门,看到舍卫国人在主人家,便奔跑而去。主人追赶呼唤:“请回来呀!现在供品虽微,都已办齐。大神既然来了,离开干什么呢?”神答:“您家有贵客,我们怎能靠近?”说完,又惊慌奔去。

主人还归坐自思惟。吾舍之中无有异人。正有此人耳。即出语言。恭设所有。极相娱乐。饮食已竟。因问之曰。卿有何功德于世有此。吾所事神。畏子而走。客具说佛功德五戒十善。实犯酒戒为亲所逐。尚余四戒故为天神所营护。卿神不敢当之。主人言。吾虽事此神久厌之。今欲奉持佛五戒。因从客受三自归五戒十善。一心精进不敢懈怠。问佛所在。可得见不。客曰。佛在舍卫国给孤独园中。往立可见。

主人回来坐自思维:“我家中并没有特殊人啊,只有此人而已。”于是便邀舍卫国人一起共进饮食,尽情娱乐。饮食后,主人问道:“您有什么功德,使我供奉的鬼神,因为怕你而跑了?”于是舍卫国人便述说受持佛三归、五戒、十善的功德,还说:“我实因犯了酒戒,被双亲逐出,还有四戒未犯,所以被天神卫护,您的神不敢抵挡。”主人说:“我虽供奉此神,但厌之已久,现在也想奉持佛的五戒。” 于是店主便由舍卫国人受了三自皈、五戒、十善,一心精进,不敢懈怠。店主问:“佛陀在哪里,能见到吗?”舍卫国人答:“佛在舍卫国给孤独园中,去了就可见到。”

主人一心到彼。经历一亭中。有一女人端正。是啖人鬼妇也。男子行路迥远。时日逼暮。从女人寄止一宿。女即报言。慎勿留此。宜急前去。男子问曰。用何等故。将有意乎。女人报曰。吾已语卿。用复问为。男子自念。前舍卫国人完佛四戒。我神尚为畏之乃尔。我已受三自归五戒十善。心不懈怠何畏惧乎。遂自留宿。啖人鬼见护戒威神徘徊其傍。去亭四十里,一宿不归。

主人一心到舍卫国,途经一亭,有一女人端庄美丽,是吃人鬼的妻子。店主走了远路,看天色已晚,便求女人让他寄宿一晚。女人说道:“千万不要留在这里,应该赶快往前走。”店主问:“为什么?有什么意思吗?”女人答道:“我已经告诉你了,你还问什么?”店主自忖:“前面舍卫国人才持佛四戒,我所供神就被吓跑了;我已经受了三自皈、五戒、十善,心无懈怠,怕什么呢?”于是就留宿了。吃人鬼回来见到护戒威神在四周徘徊,只得离亭四十里,一夜未归。

明日男子进路。见鬼所啖人骸骨狼藉。衣毛为起。心怖而悔。退自思惟。我在本国家居衣食极快足用。空为此人所化。言佛在舍卫国。本睹奇妙。反见骸骨纵横。恶意更生。自念不如还。彼女人将归本土。共居如故。不亦乐乎。即时回还还至亭所。因从女人复求留宿。

次日店主继续上路,见到鬼吃剩的死人骨头遍野狼籍,毛骨耸然,心生恐惧而起悔心,停下来想:“我在本国,衣食丰足,快活逍遥,凭空听信舍卫国人的教化,说佛在舍卫国;本来要去看佛,一睹奇妙,不想反见骸骨纵横。”于是起了恶念,自想:“还不如返回,并把那女人带回本国,俩人一起过往日的生活,不也很快乐嘛!”即时回转,又到前所宿亭,求那女人让他再留宿一晚。

女人谓男子。何复还耶。答曰。行计不成故回还耳。复寄一宿。女言。卿死矣。吾夫是啖人鬼。方来不久。卿急去。此男子不信。遂止不去。心更迷惑淫意复生。不复信佛三自归之德五戒十善之心。天神即去无复护之。

女人问店主:“为什么又回来了?”店主答道:“我想我走不成了,所以就回来了,只好再寄住一宿!”女人说:“你死定了!我丈夫是吃人鬼,刚回来不久,你赶快走吧!”店主不信,于是止住不走,心更迷恋,淫念复生,也不再信佛的三自皈、五戒、十善。护戒天神便离去了,不再守护他。

鬼得来还。女人恐鬼食此男子。哀愍藏之瓮中。鬼闻人气。谓妇言。尔得肉耶。吾欲啖之。妇言我不行。何从得肉。妇问鬼。卿昨夜何以不归。鬼言。坐汝所为。而舍尊客宿。令吾见逐。瓮中男子逾益恐怖。不复识三自归意。妇言。卿何以不得肉乎。鬼言。正为汝舍佛弟子。天神逐我出四十里外。露宿震怖。于今不安故不得肉。

吃人鬼于是就能回来了。女人怕鬼吃此男子,便生哀悯,把他藏到了瓮中。鬼闻到人气,问妇人:“你搞到肉啦,我想吃啊!”妇人说:“我没出行,哪能搞到肉呢?”妇人反问鬼:“你昨夜为何未归?”鬼说:“都是因为你的所为,留宿了贵客,使我被驱逐。”瓮中男子越来越恐怖,更加不能忆念三自皈的功德。妇人又问:“你为什么没有得到肉呢?”鬼说:“正因为你留宿了佛弟子,天神把我赶出了四十里之外,我露宿荒野,整夜惊怖,现在心里还不安宁,所以没有找到肉。”

妇闻默喜。因问其夫。佛戒云何悉所奉持。鬼言。我大饥极急。以肉来不须问此。此是无上正真之戒。非吾所敢说也。妇言。为说之。我当与卿肉。鬼类贪残欲食无止。妇迫问之。因便为说三自归五重戒。一曰慈仁不杀。二曰清信不盗。三曰守贞不淫。四曰口无妄言。五曰孝顺不醉。鬼初说一戒时。妇辄受之。五戒心执口诵。男子于瓮中。识五戒随受之。天帝释知此二人心自归佛。即选善神五十人拥护两人。鬼遂走去。

妇人听了,心中暗喜。因此问他的丈夫:“什么是佛戒?如何全部奉持?”鬼说:“我饿极了,拿肉来,不要问这些;佛戒是无上戒,真正的戒,不是我敢说的。”妇人说:“你为我说,我就给你肉。”鬼类的贪欲没有休止,经不起妇人的追问,便为她说了三自皈和五重戒:“一曰仁慈不杀,二曰清信不盗,三曰守贞不淫,四曰口无妄言,五曰孝顺不醉。”鬼刚说第一戒时,妇人就受了,五戒都口念心受。店主在瓮中也想起了五戒,随闻而受。天帝释提桓因知此二人心里已经自皈依佛,便选了五十位善神保护他们俩。吃人鬼又逃走了。

到明日妇问男子。怖乎。答曰大怖。蒙仁者恩。心悟识佛。妇言。男子。昨何以回还。答曰。吾见新久死人骸骨纵横。恐畏故屈还耳。妇言。骨是吾所弃者也。吾本良家之女。为鬼所掠取。吾作妻悲穷无诉。今蒙仁恩得闻佛戒得离此鬼。妇言贤者。今欲到何所。男子报言。吾欲到舍卫国见佛。妇曰。善哉。吾置本国及父母随贤者见佛。便俱前行。逢四百九十八人。因相问讯。诸贤者从何所来欲到何所。答曰。吾等从佛所来。问言卿等已得见佛。何为复去。报言。佛日说经。意中罔罔故尚不解。今还本国。两贤者具说本末。以鬼畏戒高行之人。意乃开解。俱还见佛。

到了第二天,妇人问店主:“怕吗?”答道:“太可怕了!承蒙仁者恩德,使我又想起了佛。”妇人又问:“昨天你为什么返回?”答道:“我见新死的人骨遍地都是,害怕了,所以就返回了。”妇人说:“尸骨都是我丢弃的。我本良家之女,被鬼抢来做了他的妻子,悲愤万分却无处诉说;现在承蒙你的恩德,听到佛戒,才离此鬼。”妇人又问:“贤者,你要到哪里去?”男子答道:“我要到舍卫国去见佛。”妇人道:“太好了!我回国见过父母,就随你去见佛。”于是,便一起向前走。遇到四百九十八个人,互相问讯后说:“诸位贤者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答道:“我们从佛陀那里来!”又问:“你们已经见了佛,为什么又离开?”答道:“佛每天讲经说法,但我们懵懂不解,因此回国。”这两位贤者就将自己的经历讲给这四百九十八人。这四百九十八人因为知道了鬼怕持戒高行之人,心开意解,便与他们一同回来见佛。

佛遥见之则笑。口中五色光出。阿难长跪。佛不妄笑。将有所说。佛语阿难。汝见是四百九十八人还不。对曰见之。佛言。此四百九十八人。今得其本师。来见佛者皆当得道。五百人至佛所。前为佛作礼。一心听经心开意解。皆作沙门。得阿罗汉道。

佛远远见到他们就笑了,口出五色神光。阿难长跪,知佛从不无故而笑,一定要说法了。佛问阿难:“你见那四百九十八人回来了吗?”阿难答道:“看见了!”佛说:“这四百九十八人,现在遇到他们的本师了;来见佛的都会得道。”五百人到了佛在之处,近前向佛顶礼;一心听经,心开意解,都出家成了沙门,证得了阿罗汉果。

佛言。犯酒戒者。则是客舍主人。与此女人。累世兄弟也。然此二人。是四百九十八人前世之师也。世人求道。要当得其本师及其善友尔乃解耳。佛说经竟。诸比丘皆大欢喜。前为佛作礼而去。

佛说:“犯酒戒的舍卫国人,累世都是旅店主人和这个女人的兄弟;然此二人又是这四百九十八人前世的老师。世人求道,重要的是能遇到他的本师及其善友,如此才能心开意解。佛说完这部经,诸比丘皆大欢喜,近前向佛顶礼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