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富并没带来幸福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禅悟法师 发布时间:2013-11-27 12:24:35 繁体版 

暴富并没带来幸福

世人哪里知道,暴富之后,不仅没有带来预期渴望的那种幸福生活,相反,痛苦却随之摩肩接踵而至,甚至丢了性命。对此,有情众生们多数并不相信,认为是“酸葡萄”心理。那么,我们不妨看看现实中巨额财富突然从天而降,一夜暴富之后的个案。

就先从近期发生的事件说起吧……

拆迁暴富迅速返贫

事情发生在杭州。消息来自于《人民网》。

杭州的城郊,村民们世代以土地为家园。他们以种菜为生,虽然不富裕,但是村庄里宁静而祥和,生活恬淡而淳朴。

这几年,因为城市建设,村民们因为拆迁补偿,得到了大笔的补偿款而富了起来。媒体称:“村民富起来后,不少人终日无所事事,有的靠打麻将度日,有的甚至染上了毒瘾,很多人因为挥霍无度而返贫……”

媒体记者采访社会学家,专家说:不仅杭州,全国各地的农民拆迁都曾出现过类似的情况。拆迁补贴,让农民过上了从未有过的富裕生活,然而面对巨额财富,不少农民不知所措,只顾眼前,大吃喝,买轿车,得过且过,无度挥霍,使之一夜返贫。

看来,“富裕”并不等于幸福。农民拆迁中失去了土地,也丢失了精神家园。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在下面的案例中,更易看清本质,找到答案。

瞬间暴富一场悲剧

接下里的暴富故事更传奇,结果也更离奇,是真实版的“人间悲喜剧”。

在太平洋中有一个很小的岛国,叫瑙鲁。它孤悬在幽蓝的海洋上,岛上的居民世世代代都靠打渔、摘椰子为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突然有一天,好运降临小岛。岛上长年积累的鸟粪,经天长日久转化成非常值钱的肥料,叫做“磷酸盐肥料”,价值连城。一夜间,瑙鲁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磷酸盐生产和出口国。从天而降的财运,使得小国瑙鲁一夜暴富,成为太平洋岛的首富。

从此,瑙鲁人真的是过上了“好日子”:政府把全国人民的衣食住行全包了,住房、电灯、电话、医疗、教育全免费,大病送去澳大利亚看,学生去海外读大学,一切都政府掏腰包……从此,岛上的居民再也不用打渔,甚至不用劳动;从此,人人成为富翁;从此,可以不劳而获的生活……结果呢,不久全国一半人患上了糖尿病。糖尿病又称富贵病,也是“活癌症”,至今无法治愈。总统急了,号召百姓多跑步散步、多运动,但没有人响应。

悲剧还在继续。天然资源有限,岛上的鸟粪很快的开发殆尽。后来呢,瑙鲁政府债台高筑,国家连飞机都卖了,能想的办法都想了,现在只能靠其他国家的援助度日。

这就是从贫穷到一夜暴富的悲喜剧,和谐的生活被“看似幸福”的富裕彻底粉碎了。过度的享受,人们的健康没了。健康没了,幸福就没了。

鸿运暴富家族毁灭

上面的暴富案例一中一外,下面回到“大唐”。这个穷人暴富的故事,不仅涉及到大唐的盛衰,更直接关系到杨贵妃的死亡,以及整个杨氏家族的灭亡。

杨钊,穷困潦倒。在四川时,穷得连饭都吃不上,借债度日。可自从他的远房亲戚被封为贵妃(也就是杨贵妃),利用裙带关系,他一步登天,改名“杨国忠”。

当了大官暴富后,杨国忠极为奢侈腐化,车马用黄金、翡翠做装饰;厕所也用珍珠、美玉做点缀。为了政绩,他两次攻打南诏国。招兵期间,他派御史到各地去抓人,带上枷锁送到军营,害得百姓哭声遍野。结果大败,20万无辜士卒暴尸边境,不仅给少数民族地区造成灾难,也导致国内田园荒芜,民不聊生。

关中地区连续发生水灾、严重饥荒。玄宗担心会伤害庄稼,杨国忠便叫人拿好庄稼给玄宗看,并说:“雨水虽多并未伤害庄稼。”玄宗信以为真。以后,哪个地方官员上报当地出现水灾,杨国忠便叫御史审问,从此再没有人敢汇报实情。

这位地地道道小人得志的杨国忠,官至宰相,独揽大权,外戚跋扈,民怨沸腾,终于不可收拾,爆发了安史之乱。强大的唐王朝从此朝江河日下,一蹶不振。

最终安史之乱中,在马嵬驿,愤怒的士兵蜂拥将杨国忠乱刀砍死;杨贵妃也被缢死。杨国忠的妻、妾、儿子等,或自杀、或被杀……因杨国忠的鸿运、高升、暴富,整个家族显赫一时,但升得多快,衰败也就多迅速,最后客死他乡,整个家族毁灭。

何苦何苦!可是,千百年来,世人对高官厚禄的追求,依然趋之若鹜。

大富之后,必有大灾,古今无不如此。君不见,改革初暴富起来的“暴发户”如今在何处?尚有几个人在人间?依然富有者更是凤毛麟角(依然富有者多为有信仰者,懂得回报社会,常做布施)。所以,佛当年放弃王位、财富而出家;范蠡三成巨富,均散尽钱财救济贫民,被封为“财神”;“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曹雪芹如此描绘浮世……

佛教不反对财富,佛法是因缘法,宣说无常。富了之后,若贪图个人享受,杀盗淫妄,福报用尽,地狱自现;若为他用,广为布施,回报社会,谦卑宁静,财富方得长久,人也平安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