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学佛,带动全家转运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3-10-6 22:57:36 繁体版 

一人学佛,带动全家转运

爸爸和两个弟弟经常出状况,我不是替他们还赌债,就是到派出所保人。如今,爸爸认真投入慈济,两个弟弟也有了正当职业;“亲得离尘垢,子道方成就”,现在,我终于能成为无愧的慈济人了。

吃苦了苦 脱胎换骨

多年前,一位算命先生跟我说:“你的名字取得不好,这个‘夙',屋子里头都是歹人;‘雰’嘛,愁云惨雾雨绵绵,下面还有八把刀。不好不好,快快去改名。”

几年后再相遇,算命先生问我改名了吗?我笑瞇瞇跟他说:“我没改名,我改命。”

过去家里几乎都是让我非常伤脑筋的人,我担心受怕过日子,因为随时都有“状况”。

1999年,我开始接触慈济;十多年来,我明白“吃苦了苦,脱胎换骨”,改变自己也影响家人。如今全家都走上正轨,命运全盘改观。

如果没有慈济,只怕“陈夙雰”这个名字欠佳的女孩子,也已经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爸妈“失踪” 大姊扛责

从我懂事开始,就是爸爸喝酒、赌博,和妈妈吵架、打架,常常搬家等印象。爸爸从年轻时就有很多不良嗜好,妈妈常被气得离家出走,我们四个孩子就像孤儿般,可怜兮兮。

记得约小学二、三年级,爸妈又都“失踪”了。身为大姊的我,用电饭锅煮饭,然后装两个便当,再买一小包酱菜,中午跟大弟一起吃白饭配酱菜;妹妹和小弟读幼儿园,学校备有午餐。

有一天,妹妹和小弟先出门等娃娃车,我正要锁门,突然听见一阵尖叫,一个小孩被车撞了。我跑过去,看到妹妹在旁边吓得发抖,我抱住那浑身是血、脑浆四溢的孩子狂哭。一只小手拍拍我的肩,回头一看,是小弟,好端端的。我转身抱住他,哭得更厉害。这件事让我印象深刻,日子很苦,苦在天天都要提心吊胆。

后来爸爸在家开赌场,妈妈因为爸爸以她的名义开支票跳票,触犯“票据法”入狱七个月,出狱时发现爸爸另有女人,气得离婚,也把小弟带走。

国中毕业,我开始打工,到成衣厂当女工、到早餐店当店员,至今双手还留有烫伤的疤痕。

二十岁出头,我常开小货车到连锁早餐店总部去载吐司。有次,同学的妹妹搭我的便车去华视考演员训练班,阴错阳差,我也轧上一脚,结果面试老师叫我留下电话,并且鼓励我去上课。就这样,我成了训练班第十二期学员。

结业后,我拍了一支综合所得税的倡导短片,只有一句台词,却领到六千元的酬劳,令我又惊又喜。之后,李岳峰导演找我试镜。于是1990年华视脍炙人口的《爱》成了我的处女作,饰演一个卖碗粿的娇憨女孩阿菊,爱慕“猪肉顺”……

观众不认得我是陈夙雰,却认识那个讨喜的“碗粿菊”。初尝走红的滋味,酬劳虽然不是很高,却是早餐店的好几倍。当时二十五岁的我,已是家庭经济的支柱,只是这些收入,大都被爸爸拿到赌桌上吆喝掉了。

最爱的家人相继往生

1999年是我生命的转折点,我参与大爱电视台《生命的微笑》戏剧演出,和慈济有了接触,也认识几位师兄师姊。后来妹妹过世,我坠入痛苦的深渊,是他们把我拉起来的。

妹妹是我最亲、最爱的人,她在幼儿园当老师,非常乐观正向。爸爸和两个弟弟经常出状况,聚赌、喝酒、打架、撞车……我不是替他们还赌债,就是到派出所保人。妹妹常说:“不小心跟他们成为家人,就认了吧!”

因为家里开销大,我疲于赚钱,妹妹一肩扛起照顾阿嬷和妈妈的担子。妹妹婚后得了产后忧郁症,自我了结生命。那天早上我还跟她通电话,傍晚就接到警察通知噩耗……

阿嬷、妈妈和妹妹都是我最爱的人。两位长辈久病过世后,接着妹妹走了,我没了依靠,每天去承天禅寺陪伴妹妹的牌位,晚上开着车到超商门口,睡在车里不敢回家,我怕死在家里没人发现。

精神愈来愈不济,那年我参加慈济岁末祝福,蔡佩珊师姊见我面容憔悴,吓了一跳说:“你病了,我带你去看医师。”

进到诊间,我放声大哭,医师说:“这是创伤后压力症候群,会好的,你放心。”我开始服药,并且想要出家,觉得人生实在太苦了。

就在我身心渐渐康复的时候,大爱台节目部庞宜安经理找我演出《后山姊妹》里的德慈师父。我明白德行不是能“演”的,演来不像,我很气馁。有一天,我跪在家里佛堂观世音菩萨面前流泪忏悔,忽然听到菩萨跟我说话:要多用心啊!

我吓了一跳,原来后方的电视正播出《人间菩提》证严上人的开示,前面说什么我都没听到,就听到最后这一句:要多用心!

《后山姊妹》剧中,我的台词都是上人的法,背着背着、说着说着,就内化到我心坎里。原来上人是这样的慈悲,这样的有智慧。

2004年我开始参与慈济志工见习、培训。有一天,跟着志工去帮照顾户打扫,爸爸来电说,欠了一大笔赌债,不还不行。当下又冷又饿又累的我,不知哪来的脾气说:“你叫我临时去哪里筹钱?有形无形的,再多都不够你用啦!”

爸爸生气地说:“你现在做慈济,了不起!帮助别人,自己人却不帮。我被砍死了,你也不必来看我了,我没你这个女儿……”当场我跪在地上痛哭,并发愿:“我一定要把爸爸度进来!”

生命获救慧命成长

2006年元月,我受证慈济委员,并接下大爱台《草根菩提》节目主持人工作。来年受邀为《大爱人物志》节目的来宾,爸爸跟我上节目,主持人问我:“过去爸爸时常给你惹麻烦,你的感受?”我说:“因为我很爱爸爸,我要用爸爸给我的身体去引度更多人。”

爸爸听了,腼腆地表示自己过去血气方刚、时常打架伤人的往事、给子女制造烦恼等等。主持人问他:“女儿孝顺吗?”爸爸说:“很孝顺,是我前辈子做好事,才有这个好女儿。”我一听,哭了!多年的辛苦、委屈,终于换来爸爸对我的肯定。

不久,爸爸因为脖子和嘴巴肿胀,经台北慈济医院确诊是蜂窝性组织炎,立刻安排治疗。住院期间,巧遇精舍的德寰师父,他到病房探望爸爸,并赠送一串佛珠。

我带着爸爸发愿:“慈济救了我的命,又有师父的祝福,以后再也不要赌博、抽烟、喝酒、嚼槟榔,也不打人、砍人了。”

出院回家后,爸爸整理麻将桌,准备“开业”,我连忙制止。爸爸说:“这辈子我只会赌博,不赌博,我要怎样生活?”我说:“转业,开素食店!”

我把原来的赌场改成小吃店,墙上贴满静思语,最醒目的一句是:“学点头、学低头,不要学拳头。”提醒爸爸,千万不要冲动与人打架。

刚开始生意不好,是因为很难吃;后来经素食餐厅老板的指点,及芦洲慈济师兄师姊的支持,手艺渐渐精湛,生意便好转了。

爸爸和同居多年的阿姨戒除了坏习惯,也结婚了。我鼓励他们参加慈济志工见习、培训,如今已受证委员。爸爸很认真投入慈济,两个弟弟也有了正当职业。

过去,我曾怨恨爸爸,也曾顶撞他,发誓“下辈子不当他的女儿”;如今,爸爸能够“改邪归正”,重新做人,这是我最安慰、最高兴的事了。

明末莲池大师《七笔勾》中有句:“亲得离尘垢,子道方成就。”现在,我终于能成为无愧的慈济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