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三百岁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星云大师 发布时间:2011-12-26 23:16:10 繁体版 

最近常有信徒对我关心,他们有两种问候方式,一种是:「师父!你要保重啊!」此话听来,好像人生垂垂老矣,但也只有心领他的好意;另有一种人是问我:「师父!祝你长命百岁!」我笑著说:「长命百岁不够。」对方一脸惊讶地问我:「那你要活多少岁啊?」我回答他:「人生三百岁。」很多人乍听之下,都很怀疑:「人,真能活到那么大的岁数吗?」其实,你从另外一方面去想,人生岂只可以活到三百岁?如果你能尽情地发挥生命的潜能,你的一生就如同阿弥陀佛一样,可以活到无量寿,散发无量光。

我二十岁那年从佛教学院毕业出来之后,就将自己奉献给社会大众,我一生没有放过年假,也没有暑假、寒假,甚至星期假日我还比别人更加忙碌;我从早到晚没有休息,不但在讲堂教室里弘法利生,在走路的时候、在下课的空档,甚至在汽车、火车、飞机上,我都在精进地办公、阅稿。每天我都是在分秒必争、精打细算中度过。如果以一天能做五个人的工作来计算,我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假如能活到八十岁的话,就有六十年的寿命可以从事工作,六十乘以五,不就是三百岁了吗?所以,三百岁不是等待来的,也不是投机取巧来的,而是自己努力辛勤创造出来的。

日本松下电器的创办人松下幸之助先生,就是主张人生要能活到三百岁的创始者。他不但身体力行,模范后学,而且在事业达到颠峰之际,组织了一个以促进世界和平(Peace)、幸福(Happiness)、繁荣(Prosperity)为主旨的PHP机构,此外还成立松下政经塾,为日本政经界培养具有奉献精神的接班人。松下幸之助虽于数年前与世长辞,但至今他的精神、理念不但对日本人影响至钜,甚至还是西方人士深入研究的对象,他的人生可以说比「三百岁」还要长久。

可见人生的寿命不只从时间上、色身上去计较长短,更应该从其它方面去筹量久暂,像语言上的寿命、事业上的寿命、思想上的寿命、精神上的寿命、功德上的寿命、文字上的寿命,能够影响深远,裨益群生,才是我们应该重视的寿命。

中国古德所说的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不正是无量寿的主张吗?一般人讲究的「传宗接代」思想,无非也是希望寿命无限,代代相续;甚至现在有许多人在死亡之前,将器官移植到别人身上,也是一种生命的延续。而民-主国家、现代企业流行的接班制度、永续经营理念,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薪火相传,流长久远,固然彰显了人类对于生命恒久的希望;历史上,有节操志气的人为国家民族的传承,辛勤劳苦,牺牲奉献,更是一种生命绵延的体现。

因此,所谓「生命」,非仅指个人的生命,生命还可以与别人互用同享。这种共通的生命才是生命的真谛,例如:处处成就别人,给别人因缘,不就是寿命的扩大和延伸了吗?我们常常看到社会上有些人拥有一块畸零地,宁可放在那里没有用,也不愿出售给别人,成就大家的好事,怎么能延续生命呢?还有一些人很会赚钱,却不肯用在公益上面,等到两腿一伸,子孙分争,烟消云散,又怎么能算长寿呢?「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的精神,才是生命永续之道。像古圣先贤所创造的文教公益事业,直到现在,我们还享有他们的余荫,不正展现了生命的张力吗?

统一企业的创办人吴修齐先生,不但事业庞大,涵盖食衣住行各种生活层面,而且对父母之孝顺,对家族之帮助,对社稷之造福,对佛教之护持,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一九九三年,他在佛光山过八十岁华诞时,告诉我:「将来如果活到九十岁,要捐十亿元做为慈善福利基金。」我鼓励他:「九十岁太少了,希望你八十岁能增加一倍,活到一百六十岁,甚至像阿弥陀佛一样无量寿。」他闻言大喜,我随即作了一首打油诗送给他:

人生六十称甲子,真正岁月七十才开始,八十岁还是小弟弟,九十寿翁多来兮;

百岁人杰不稀奇,神秀一百零二岁,佛图澄大师,还可称做老大哥;

多闻第一的阿难陀,整整活了一百二十岁,赵州和虚云,各自活了两甲子,菩提留支一百五十六,其实人人都是无量寿,生命马拉松,看谁活得久?

无量寿佛的极乐净土是累劫以来勤行四十八愿所成就的,可见生命是一场和宇宙时空角逐的马拉松赛跑,唯有以信心、慈悲、愿力、修持,才能获得最后的胜利,我们每一个人只要坚持到底,都能活出生命的内涵来。

佛经里有一则「四岁老翁」的故事颇能发人深省:

有一位白发皤皤,齿牙脱落的老公公,有人问他:「老先生!你今年高寿?」

老先生回答:「四岁。」

对方一脸狐疑地说:「不要开玩笑了,你须发全白,少说也有七、八十来岁了,怎么会只有四岁呢?」

老先生谦卑地回答:「唉!说来惭愧,我实际年龄虽然已经八十了,但那只是马齿徒增而已。因为我过去的人生是在因循苟且中浑浑噩噩地度过,我真正的人生是从四年前皈依佛门开始。因为这四年来,我才懂得去追求人生的真理,我从行善助人、服务大众中,体会到人生的意义与价值,所以我觉得自己好像才只活了四岁而已。」

我每次想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总是深深惋惜:人,何必到了耄耋高龄才感歎只有四岁呢?为什么不及早把握人生,珍惜生命呢?所以我经常警惕自己:不要做四岁老翁,而应该立志过「三百岁」的人生。

我在就读佛学院时,就十分珍惜宝贵的光阴:每次排班等人,总是利用零碎时间,将文章的腹稿打好,以便争取快速的时效。在受戒忙碌的作息里,我训练自己在返回寮房的路上,边走边脱鞋袜,以便早点打坐养息。直到现在,我养成一、二分钟吃完一餐的习惯,盥洗也只花三、五分钟,这不是刻意自苦草率,而是对自己生命的珍惜。古德不也是「非拜佛,不妄行一步;非读经,不轻燃一灯」吗?那是在珍惜时间,因为生命不能虚度,珍惜时间就是在储蓄生命。

在惜福崇简的禅门里,时间也是经常被讨论的话题。有一位日本官员在问泽安禅师如何处理时间时,说道:「唉!我这个官做得真没意思,天天都要受恭维。那些恭维的话听来听去都是一样,实在无聊,我不但不喜欢听,简直有度日如年的感觉,真不知这些时间该怎么打发才好?」

泽安禅师送给他两句话:「此日不复,寸阴尺宝。」

有一天,一位信徒问赵州禅师:「十二时中如何用心?」

赵州禅师回答他:「你是被十二小时支使得团团转的人,我是使用十二小时恰恰当当的人,你问的是那一种时间?」

的确,会运用时间的人,他的时间是心灵的时间,因为能够纵心自由,达古通今,所以他的生命展现了泱泱宇宙的全体大用;反过来说,不会运用时间的人,他的时间只是钟表刻度的时间,由于受到钟表指针的支配,一小时不会多,一分钟不会少,因此他的生命浑浑噩噩而渺小有限。

许多人问我:「你这么忙,哪里有时间计划这么多的事业?」其实我过去年轻的时候,就时常想:「假如我将来办教育,应该如何实现理想?」假如我将来办杂志,应该如何充实版面?」「假如我将来布教,应该讲些什么内容?」「假如我将来办法会,应该如何计划程序?」……再加上出道弘法以来,我几乎每一天都在为信众而忙碌不已,但我不以为烦苦,也不觉得是在为别人解决问题,因为我从倾听、思惟、喜舍、助人当中,不断地得到许多宝贵的经验。由于过去的用心,所以一旦机缘成熟,不论创建道场或筹办学校,一切构想早已成竹在胸,因此工作就能够顺利进行。如今到了古稀之龄,我仍二六时中处处留心,即使身带病恙,仍工作不懈。有人问我:「为什么不享享清福?或等健康恢复的时候再做呢?」我觉得韶光易逝,岁月荏苒,「等待」是生命的杀手,人生的意义是在有限的时光中,扩大生命的田园,与大家同享慧命的花果。

过去四川有两个兄弟同时发愿朝礼观世音菩萨的圣地──普陀山。哥哥想:我必须要筹妥资粮,备好船只,顺江而下,朝礼普陀。弟弟想:我虽然身无分文,但可以沿门托钵,徒步而行。时隔多日,弟弟已经朝礼过普陀山,再返家乡,发现哥哥仍留在原地为筹措盘缠而苦恼。

类似这对朝山兄弟的,社会上的人也可以分成两种类型:有些人明明今天只有一件事情,却特地把其中半件事情留待明天才做;但有些人手边即使有十几件事情,也希望一天就能够完成。所谓:「今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懂得及时努力的人,当下就拥有「三百岁的人生」了。

记得过去我在建佛光山的时候,信徒说:「你没有钱,怎么建得起来?」我先搭个小草棚,慢慢计划,佛光山不就这样建起来了吗?我最初办佛学院的时候,教界有人说:「你没有人,怎么办得起来?」我先求其有,以一当十,当年一个个毕业出来的学生,不都成为今日佛教界的菁英吗?我在办文化事业的时候,有人嘲笑我:「你没有经验,怎么做得长久?」我虚心请益,边做边学,如今各种文化出版不也蓬勃发展吗?我想办社会教育的时候,大家说:「你没有地,根本一筹莫展。」我先在寺院里成立技艺班,慢慢拓展,现在不也因口碑良好而获得大众的肯定吗?我不为困难所惑,反而视之为生命的资粮,林林总总的佛教事业于焉成立,不但充实了我的人生,也成为信众生命的一部分。欣见于此,所以,我更积极地从事各种弘法的工作。

过去别人看到我做事神速,一脸的惊喜,我连忙打趣说:「我是『限时专送』。」现在承蒙信徒厚爱,法务更忙,我更加惜时如金,每次一分不差地赴约,总是引来一阵欢呼,我更为自己打趣说:「我是『快递』。」其实,「限时」也好,「快递」也好,无非都是想要为自己创造更长久的生命。

我曾听过一则「滴水和尚」的故事,其中所蕴含的生命意义,让我久久难以忘怀:仪山禅师在洗澡的时候,因为水太热,就呼喊弟子提桶冷水来加。一位弟子提了桶冷水来,将热水加凉了,便顺手把剩下的水倒掉。禅师不悦地说:「你怎么如此浪费?世间上不管任何事物都有它的用处,只是大小价值不同而已,你却如此轻易地将剩下的水倒掉。你要知道即使是一滴水,如果把它浇到花草树木上,不仅花草树木喜欢,水本身也不失其价值,为什么要白白浪费呢?」弟子听了以后,若有所悟,于是将自己的法名改为「滴水」,这就是后来非常受人尊重的「滴水和尚」。

一滴水,可以助长树木花草的生存,这一滴水就是无限的生命;一句话,给人鼓励,让对方有信心地生活下去,这一句话就是无限的长寿。在民间,我们常看到一些妇女,喊丈夫,不叫名字,而叫他:「杀千刀的」、「死鬼」、「短命」、「夭寿」……如此不珍惜生命、感情,怎么能成为恩爱的夫妻呢?还有些人,一件衣服明明可以穿五年,但是他三个月就把它穿坏了;一双鞋子明明可以穿两年,但是他几天就将它磨损了;一些父母任小孩在沙发上跳跃翻滚,在桌子上任意敲打切割,好好的物品没用几天就千疮百孔,凹凸不平,令人不忍卒睹,像这种从小就不懂得珍惜生命价值的人,将来如何期望他能懂得「人生三百岁」的意义呢?小猫小狗如果常常得到赞美,会长得更活泼美丽;一花一草若能常常得到照拂,也会活得欣欣向荣。当然,有些人的生命能与风霜雨雪奋斗,但多数人的生命要在慈爱关怀之下成长,我们能关爱别人的生命,自己的生命自然能获得延长。所以,我们为人处世,说话要立志说有「三百年」功用的话,做事要立志做「三百年」长久的事业。凡是一言一行都能够影响「三百年」的人,就是最懂得生命意义的人了。

唐伯虎有一首打油诗,形容人生的短暂,道尽了古往今来许多人心中的遗憾:

人生七十古稀,我年七十为奇,

前十年幼小,后十年衰老,

中间只有五十年,一半又在夜里过了,

算来只有二十五在世,受尽多少奔波烦恼。

其实,如果你了解生命的意义,就不会如此怨歎了。你看,坚贞不拔的老松,一活就是数千万年之久;尼拘陀树的一粒种子,也能够繁衍出无限的生机;还有,颜回只活了三十岁,他的善德贤名不是流传千年吗?僧肇大师也只活了三十一岁,他的一部《肇论》,千百年来不也深深地影响著中国佛教吗?真正懂得生命的人,不会受时间限制,不会受空间阻碍。

两千五百年前的灵山胜会,在虚云老和尚的眼中,宛然存在;十万佛土外的极乐净土,阿弥陀佛也正在那里说法。所谓「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我们用口说,可以创造无限的生命意义;我们用耳闻,可以听到无限的生命在呼叫;我们用目视,可以看出无限的生命在活动,甚至我们用心思惟,都能够体会无限生命的意义。

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了解:每一件事都是要依靠众多的因缘才能成就,每一个人都是要仰赖无限的生命才能成长。像现代人所提倡的「集体创作,共襄盛举」,就是在实践「同体共生的生命」。只要我们抱持服务大众的理念,一刹那间可以创造无穷无尽的生命,一微尘中也可以安立无量无边的法界生命。

举目望去,整个世界就是一个展现生命力的舞台,即使是一茎小草奋力从石缝里冒出来,接受雨水的洗礼、阳光的照耀,也是为了长养生命;即使是一棵寄生的树藤,攀爬在墙头上,迎风摇曳,搔首弄姿,也是为了延续生命;甚至螟蛉子也知道父母不能生育,因而借助别的昆虫来展现自己的生命。

俗话说:「豹死留皮,人死留名。」其实,名倒是其次的,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将小我的生命融入宇宙大化之中,造福无量无边的众生,让一己的意志流入整个世间,与虚空万物同在,那才是生命的真谛。阿弥陀佛之所以为万人崇拜称念,就是因为他证悟了无量寿、无量光。无量寿意谓超越了时间,无量光意谓超越了空间,能超越时间的人才是与真理相契合的人。因此,「三百岁」还是一个人生短暂的理想,如何扩大永恒的理念思想,我们还应该要向阿弥陀佛的无量寿、无量光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