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大师2014致护法朋友的一封信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4-2-5 20:39:10 繁体字 

星云大师2014致护法朋友的一封信

各位护法、朋友们,大家吉祥!

今年佛光山开山四十八年,我也迈入八十八岁耄耋之龄了。回顾我云水弘法的人生,深刻体会到“走出去,就有希望;走出去,就有未来”的道理,时值马年初春,祝福大家生活发展、事业顺利,“骏程万里”,向前有路!

自开山以来,继我之后有心平、心定、心培担任住持。去年三月,佛光山举行了“第九任住持晋山升座法会暨临济宗第四十九代传法大典”,由心保和尚接任住持,并有慧传、慧伦、慧开、慧昭、慧峰法师担任副住持。看到佛光山依照制度,选贤与能,心中甚感欣慰。我告诉他们,佛光山是人间的、开放的、团队的、传承的教团,大家要创新未来,开展新的里程碑,将人间佛教遍布全球。同时传法予来自五大洲七十二位法子,如:台北市佛教会理事长明光法师、中华国际供佛斋僧功德会理事长净耀法师等。

应国史馆之邀,由我口述历史的《百年佛缘》在前年出版后,我又继续讲述了数十篇,搜集一千六百张照片,于去年四月出版一百六十万字、共十六册的增订本,并且在台北国家图书馆举行新书发表会。十月,简体字版也由北京三联书店正式出版,我受邀出席北京国家图书馆举办的首发会,并以“看见梦想的力量”作讲演。

回顾往事,历历在目,最是感激佛陀与一切众生的成就。我自战争中走来,深深体会和平的不易与可贵,若非佛法,如何横渡烽烟里的生死离别、淬砺人世间的荣辱得失,怎么将苦难转为信心勇气,将沧桑化作希望?尤其这些年在建设佛光山、佛陀纪念馆后,对佛陀更有一种难以抑止的情绪,于是我写下〈佛陀,您在哪里?〉里头有我八十多年寻找佛陀的心情告白。所谓“天下唯心,法界悠然,尽未来际,佛在心里”,祝愿更多的有缘人,与佛陀接心。

有感于人间佛教对未来佛教发展的重要性,成立一年多的“人间佛教研究院”,于三月下旬,与南京大学中华文化研究院共同在佛光祖庭宜兴大觉寺举办“人间佛教理论实践学术研讨会”,我应邀和与会学者讲话时提到,人间佛教就是原本的佛教,是幸福的、平安的、欢喜的、平等的佛教。希望大家一起来发扬,还给佛教一个本来面目。

佛光山向来重视教育,我的办学理念是不只“办一所学校”,更希望“办一所好的学校”。去年元月,曾为“教育部”次长的林聪明博士就任了南华大学校长,他要我在共识营上为师生讲话,我以兴学要旨:生活是正派的、思想是开放的、伦理是规范的、技术是多能的,希望大家在汲取知识的同时,精神生活也要丰富充实。

此外,我也应佛光大学杨朝祥校长之邀,出席“2013年台湾大专校院校长会议”,会上还有马英九先生及台湾大专院校百余位校长参加,我寄望未来佛光大学成为世界佛教研究中心。同时,感谢西来大学前校长吴钦杉博士的劳苦功高,使校务稳定发展,新任校长Dr.StephenMorgan已于六月接任,期待西来大学有一番新风貌。我也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去年“光明大学”已正式获得菲律宾教育部通过成立,成为佛光山创办的第五所大学,未来将以人文、艺术、佛学为主要发展方向。

我从小没有进过学校,也没有见过学校,承蒙大家给予我鼓励,去年山东大学、武汉大学、北京人民大学授我名誉教授,陆续也有澳门大学、中正大学分别赠我荣誉人文学、名誉社会科学博士学位。

徒众算一算说,至今已有十四所大学给予我这样的荣誉了。这些加冕,实在令我愧不敢当,希望以此鼓励更多的人,纵然没有机会读书,也不能自我放弃。读书不一定靠别人,还可以用耳朵听、用头脑思考,只要有心、用心,必有所增长。

此外,应大家给予我的助缘,让我有机会至各大专院校或相关单位访问。去年应邀至北京国家博物馆、天津图书馆、内蒙古乌兰恰特大剧院、太原中国煤炭中心、北京国家图书馆、广州中山纪念馆、珠岛宾馆、扬州讲坛等讲说,另外,也在海南广播电视总台讲“幸福与安乐”、山东大学讲“天地人”、中国人民大学勉励学子“怎样找回自己”,甚至在六祖惠能大师肉身舍利所在的南华寺曹溪讲坛讲“佛弟子的梦想”等。

除了各界这些的鼓励,去年二月,我受邀和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先生率领的台湾访问团前往北京访问。在人民大会堂与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先生的见面会上,被推为民间三位发言者之首。我提出,两岸交流在政经之外,可以在文化、教育上多加往来,之后并以一笔字“登高望远”相赠。隔日,访问团也拜会了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不久,也于扬州与原国家主席江泽民先生会面。有人说,我是第一个与先后三任国家领导人见面的出家人,其实,我心所愿是希望两岸的领导人都能多重视中华文化和佛教净化人心的功用,让佛教为国家社会人民带来和谐与安乐。

三月,由凤凰卫视等十余家华文媒体共同举办第七届“世界因你而美丽──影响世界华人盛典”,赠我“影响世界华人终身成就奖”。四月,我应邀出席“博鳌亚洲论坛二○一三年会”,再度与凤凰卫视总裁刘长乐先生见面,一起探讨“诚信的力量”。接著出席由蒋晓松先生主持的“亚洲与文化”和“健康与旅游圆桌会议”。这场由二十八个国家发起,数十国领袖出席的世界经贸大会,加入了人文的主题,可见,无论环境如何变化,经济如何高度发展,在物质的满足后,人们仍希望回归精神层面,追求心的信仰,让心灵有所寄托。

十月,我接受联合国国际生态安全合作组织执行委员会颁赠“世界生态安全奖”。同月,在“二○一三第十一届华人企业领袖远见高峰会”上,由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先生手中接过“华人企业领袖终身成就奖”;而北京中央电视台也才刚授予我“中华之光”的荣誉。这种种殊荣,应是全球佛光人共同获得,我仅代表大家领受,倘若没有佛陀的庇佑、众人的护持,怎会有今日的佛光愿景?

去年一整年,我的一笔字陆续在大陆海南、天津、北京、内蒙古、山西、甘肃、西安、河南、广东、云南等各省博物馆展出。期间,媒体说我是第一个在北京国家博物馆展出作品的出家人,其实,都要承蒙大众不弃,我那没有规格、自成一体的一笔字,一直为我广结善缘。特别是十月间,为筹募祖庭大觉寺藏经楼基金,举办“兴建藏经楼义行”,由阳光文化基金会董事会主席杨澜女士、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崔永元以及上海海派清口创始人周立波共同主持。我除了将历年来人家赠予我的礼物全部捐出义卖,也有许多人表示为一笔字而来。我很高兴大家不只看我的字,而是看我的心,随缘欢喜发心赞助,将智慧留给儿孙,把功德留给自己。

另外,分别于宜兴大觉寺及扬州鉴真图书馆举行的“国际素食文化暨绿色生活名品博览会”,五天期间,前者有超过三十万人到访,而第一次在扬州举办的素博会,也超过十八万人参加。扬州市政府说“这超乎预期太多了”,打破对素食的既定观念。《扬州晚报》则以“素博会传递义工正能量”报导台湾的义工精神、组织及风气的养成。素博会的推动,促进了两岸交流,吃出健康、吃出和平,可谓皆大欢喜。

为了履行我前年对新马信众的承诺,去年十一月我再度前往,分别出席于马来西亚雪兰莪州沙亚南室内体育馆,及新加坡室内体育馆举办的“二○一三三皈五戒暨为国家祈福祈愿祝祷”。特别是“大马好青年音乐会”二万名青年积极的参与,掀起大众对信仰的热情,感受佛教未来的希望。而甫自斯里兰卡回来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先生,亲自出席盛会为国家社会祈福。李总理表示,新加坡各种族互相尊重,包容不同宗教信仰,并肯定当地佛光会员,不分宗教、不分种族服务大众,让新加坡受惠。感谢李总理的赞扬,我特以一笔字“心有大千”相赠致意。

佛陀纪念馆自落成以来进入第三年,每年突破一千二百万人次参访。据媒体报导,罗浮宫每年约八百万人参观,看来佛馆已成为另一种“台湾奇迹”。

光是去年,佛馆举办了国际会议、佛化婚礼暨菩提眷属祝福礼、梵呗音乐会、歌仔戏、儿童剧团演出等艺文活动,也有“人性与爱──李自健油画世界巡展”、“台湾二十一名家联展”以及大陆十六家博物馆联合展出的“光照大千──丝绸之路的佛教艺术”、“唯有慈悲──杨惠姗、张毅二十六年琉璃之人间探索”、两岸文化遗产节“弘一大师、丰子恺护生画集”等精彩展览。

特别在九月,由高雄市政府主办,于佛陀纪念馆举行“佛光山二○一三国际书展”,带动了南台湾的读书热潮,陈菊市长还特地前来为小朋友讲故事。而远见·天下文化事业群创办人高希均教授主办的第二届“星云人文世界论坛”,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先生不远千里出席,发表“文学家的梦想”。幽默又深刻的讲说外,并允诺成为佛馆首位“驻馆作家”。

此外,一场从佛馆跑到真福山的马拉松赛,传递了爱的意义,也纪念了令人尊敬的单国玺枢机主教。导演刘家昌先生在佛馆举办三天的“有您真好:刘家昌音乐会”,将所得捐出做为文教之用,也令人赞佩。还有,扩大举办的“神明联谊会”,不只是宗教融和的表现,也呈现了中华文化的多元。这许许多多的人间欢喜事,每日在佛馆发生,相信教育、文化的功能会逐步发扬,让全世界人士看到人间佛教的真善美好。

为了响应世界书香日,在连续五年于凯达格兰大道举行的“庆祝国定佛诞节暨母亲节大会”上,佛光山及佛光会中华总会捐赠千余册“人间佛教研究丛书”予全国大专院校,由马英九先生与我共同揭幕。之后,并跨海到北京国家图书馆、北京师范大学、清华大学等学术单位,让书香飘得更广、更远。

历经十余年编纂二十大册的《世界佛教美术图说大辞典》,去年五月正式发行了。十多年来,在主编如常法师的带领下,感谢世界各地学者、义工协助搜集资料、查找历史、编辑校对。学者表示,这套大部头工具书的出版,补足了上世纪世界佛教美术图像的空白,恍若大唐盛世再现,不但保留了前人的智慧,也为佛教写下历史新页。

世间起落无常,天灾人祸常会无预警发生。去年四月,四川雅安发生规模七级强震;十月,菲律宾宿雾发生七点二级大地震;十一月,强台海燕重创菲律宾,国际佛光会都在第一时间动员赈灾。尤其,马尼拉万年寺成立“海燕风灾指挥中心”为灾民紧急纾困,同时,佛光山菲律宾艺术学院的《佛陀传──悉达多音乐剧》,陆续在马尼拉、洛杉矶、旧金山义演,为饱受天灾摧残的同胞祝祷,并将所得作为赈济之用。祈愿佛陀加被,抚平人们内心的伤痛,重建信心,建设美好的家园。

去年八月,佛光山荣誉功德主潘孝锐居士高寿九十三岁舍报,我特地前往拈香致意。这位与我相识半世纪以上的护法,从开山之初即给予完全的信任,无论老幼安养、急难救助,或建寺弘法、文教事业,无不率先慷慨解囊、发心护持。他低调行事,从不自我宣扬,可谓难得。无限的感念,只有寄予深厚的感谢。

过去一年,因体弱力衰,不及往年行动自如,几番进出医院。但个人事小,弘法利生事大,因此,不减效法祖师大德的脚步,讲演、写字、会客、著述、课徒,一如既往尽己随缘。只是,色身毕竟有限,除了眼睛模糊,听力也不如以往,对于众人所求无法一一满愿,只有请大家谅解了。

尽管如此,出家七十六年来,不敢说对佛学有多么高深的研究,但对于佛教的种种现况,乃至被大众错解的名相,自己倒有许多体会。因此,今年我将为大众讲说“佛法真义”以及对佛法的体悟,并与大众同沾法益。

在此,祝愿各位朋友:坚定信心,做己贵人,不怕困难,勇往直前。新的一年

希望奔腾平安吉祥

星云二○一四年元旦于佛光山开山寮

下篇:祖师与你有什么冤仇 上篇:净土宗的「一心不乱」 欢迎转载 微信QQ号 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