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经的十大功德利益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宗舜法师 发布时间:2016-12-30 0:00:36 繁体版 

抄经的十大功德利益

一、古以写经增福延寿

抄经,古称写经,即书写佛教经典。大乘佛教特别强调受持、读诵及书写经典的功德,如《法华经·法师品》云:“若复有人,受持、读诵、解说、书写《妙法华经》,乃至一偈,于此经卷敬视如佛,种种供养……当知是诸人等,已曾供养十万亿佛,于诸佛所成就大愿。”

故写经的目的,多为自己或父母、师长、子女等祈祷消除灾难、增长福报、增延寿命、成就心愿。书写之时,态度虔诚。甚至净室斋戒,以金、银泥,或以香汁和墨书写,还有以血书写经典显示其至诚。

写经在中国历史久远,汉末即有相关记载。现存写经遗品中最古者,为敦煌出土的《譬喻经》一卷,系东魏甘露元年(265)之写本(现藏日本)。

而唐代净土宗善导大师曾写《阿弥陀经》十万余卷,至今仍有传世之本(新疆出土)。唐末以后因雕版(刻板)大藏经之流行,写经事业遂至衰微。

二、抄写一遍胜读十遍

当代,数字技术发达。大众因电脑之方便,书写量急剧下降,提笔忘字现象普遍存在。而作为中华传统文化承载工具的文房四宝——笔墨纸砚更是日渐淡出社会生活。这样的情况,深为有识者担忧。近年来,恢复传统书法习惯的呼声日高。

在佛教界,台湾圣严法师更是积极鼓励大家书写佛经。他在《抄经的意义》一文中指出:“书写佛经的目的有二:一、为了流通传布佛经,分享更多的人,传承更久的时间。二、为了加强记忆印象。抄写佛经,比读诵佛经的功效更大,一遍又一遍地抄写之后,纵然不能舌灿莲华,也能渐渐地跟所抄的经义身心相应,化合为一。”

所以,圣严法师明确强调:“抄写一遍,胜过阅读十遍。”

三、一举四得,动中修禅

禅,梵文禅那,汉语译为“静虑”、“思维修”,按照《佛光大辞典》的解释,指将心专注于某一对象,极寂静以详密思惟之定慧均等之状态。禅的起源,可远溯自印度古奥义书时代。

印度的圣者,由于气候与环境的关系,常在森林树下静坐冥想,即称为禅那。佛教更以禅作为统一心境、断除烦恼、获得涅槃之重要方法。

中国禅宗的祖师早就指出,行住坐卧皆能入定,语默动静无不是禅。抄经则不仅能培福报、增智慧,而且在笔与纸的接触、心与手的协调中,由身动而至心静,同样也能体会到禅定的喜悦,是典型的动中禅。

此外,抄经还能帮助我们重拾荒废的毛笔书法,俗语所谓:“字无百日功。”就是说,如果用心习字,不用一百天的功夫,就能掌握书法基本功。由此可见,由抄佛经而“培福报、增智慧、修禅定、练书法”,一举四得,功莫大焉!

抄经礼仪

1、准备好笔、墨、纸、墨碟。摆放抄经纸于毛毡之上。用镇纸压住抄经纸,避免高低不平。

2、洁净双手。有条件可用含有植物香料的香水沐手。

3、抄经前端身正坐,最好静坐三分钟,收摄身、口、意。关闭手机等设备,杜绝其他干扰。

4、有条件时焚香一支,传达诚意,供养三宝。无香亦无妨。

5、双手合掌,三称“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6、诵念一遍“开经偈”:“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随后静心抄经。

7、抄经完毕,双手合掌,念诵一遍“回向偈”:“愿消三障诸烦恼,愿得智慧真明了。普愿罪障悉消除,世世常行菩萨道。”然后,可为自己某个愿望作特别之祈愿。

8、也可以念诵宗舜法师撰写的《祈祷加持颂》:“弟子某某,心香诚献,伏祈诸佛,不违本愿。作我依祜,救我厄难,消我众病,免我毒患。灭我烦恼,除我痴暗,施我安乐,究竟涅槃。见闻随喜,共结胜缘,齐发大心,同登彼岸。”祈愿自他均沾法喜,众生皆得解脱。

9、待抄经纸晾干,卷起置于经筒中,供养在佛堂或者高洁之处。

10、及时清洁笔和墨碟,归置本处。抄经功德圆满。

弘一法师说抄经十大利益

一、从前所作种种罪过,轻者立即消灭,重者也得转经。

二、常得吉神拥护,一切瘟疫、水火、盗贼、刀兵、牢狱之灾,悉皆不受。

三、夙世怨对,咸蒙法益,而得解脱,永免寻仇报复之苦。

四、夜叉恶鬼,不能侵犯;毒蛇虎狼,不能为害。

五、心得安慰,日无险事,夜无恶梦,颜色光泽,身力充盛,所做吉利。

六、至心奉法,虽无希求,自然衣食丰足,家庭和睦,福禄绵长。

七、所言所行,人天欢喜。任到何方常为多众倾城爱戴,恭敬礼拜。

八、愚者转智,病者转健,困者转亨。不愿为妇女者,报谢之日,揭转男身。

九、勇离恶道,受生善道。相貌端正,天资超越,福禄殊胜。

十、能为一切众生,种植善根。以众生心,作大福田,获无量胜果。所生之处,常得见佛闻法。直至三慧宏开,六通亲证,速得成佛。

弘一法师举例《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云:“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复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后日分亦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若复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其福胜彼,何况书写、受持、读诵、为人解说。”

这样的话语在任何一本大乘经本上都有写出抄写经文的利益。

书写、供养、施他、谛听、披读、受持、开演、讽诵、思惟、修习等十种受持经典的方法。无著菩萨也说抄经有五种功德:可以亲近如来;可以摄取福德;亦是赞法亦是修行;可以受天人等的供养;可以灭罪。所以抄经被认定是受持经典很好的方法之一。

在《僧伽吒经》《金刚经》《法华经》《药师经》,乃至《地藏经》《维摩诘经》《无量寿清净平等觉经》等等诸多重要大乘经典中,都明示书写佛经、受持读诵、广为传播,有极大的功德。

因此,从六朝以后各朝代都有非常多的虔诚佛教信仰者,包括出家僧人和帝王、官吏、宫人、士大夫、平民等在家居士,为了弘扬传播佛法而写经;或者为了祈福、报恩、布施、超荐亡人而写经。

例如明代的明勋法师,未出家前为中书舍人,一日忽患人面疮,痛不可忍。后来由于书写《金刚经》、《法华经》、《楞严经》,及《三昧水忏》,遂使疾患不药而愈。又如宋代温州参军,书写《金刚经》一卷,恭入佛殿供奉,于乘舟涉海还乡途中,虽遇风难,而能平安抵达到岸。

日本弘仁九年(818)春,日本国中疫病流行,死者不计其数。嵯峨天皇深感痛心。后因弘法大师(空海法师:774-835)上奏,以一字三礼竭诚之心抄写《般若心经》,在《般若心经》净书完成之际,立刻有了灵验,疫病即时被控制,全国欢喜之声遍及大街小巷。

之后为了解救国家的灾变、民生的疾苦,后光、后花园、后奈良、正亲町、光格等五位日本天皇,亦举行写经。这些抄写的经文与《般若心经》一同被奉祀于大觉寺的心经殿中。从此日本全国人民倾心于《般若心经》的抄写奉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