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身边千二百五十常随众的由来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大安法师 发布时间:2017-10-8 10:56:20 繁体字 

佛陀身边千二百五十常随众的由来

佛经中常出现佛的常随众——“大比丘僧千二百五人”,这一千二百五十人是怎么来的呢?

首先讲“三迦叶”,他们是三兄弟,老大是优楼频螺迦叶,老二是伽耶迦叶,老三是那提迦叶。这三迦叶最先在外道修行,叫事火婆罗门,他们修行时间很长了,也很有一点禅定功夫。特别是优楼频螺迦叶,座下有五百徒弟,而且得到了频婆娑罗王的恭敬,被尊为国师。佛陀要降伏外道,先要找外道中最有影响力的人,所以就选择了优楼频螺迦叶。佛刚刚成佛,要降伏这些外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记载来看,佛降伏优楼频螺迦叶可是费了一番周折。

著名的降伏毒龙就从这里开始了。优楼频螺迦叶在一个地方修行,佛就前去度化了。佛三十成道,所以很年轻。优楼频螺迦叶年纪很大,都上百岁了,自恃修行了很长时间,所以根本未将年轻的悉达多太子放在眼里。

佛去了,优楼频螺迦叶就很轻慢。佛说:“我要借宿一晚。”优楼频螺迦叶说:“我这里没有住的地方,你要住的话,只有一个洞窟,但这个洞窟不好住。”他就威胁佛——这个洞窟是有危险的。佛说:“没有问题,只要有住的地方就好。”其实,这个洞窟里有一条毒龙,是谁都不敢住的地方。佛对这些悉知悉见,从容地走进洞窟。那毒龙一看有人进来了,瞋心大发,就开始吐黑烟、喷火。佛就入火光三昧,火光比毒龙的火还大。两个火加起来,是烈火熊熊,惊心动魄。优楼频螺迦叶一看这个样子,就说:“这个年轻人,叫他不要进去,他非得进去。”他以为佛是必死无疑了。

他叫徒弟们赶紧拿水来救,水一喷上去,火势更大,根本浇不熄。一直到天亮,佛从洞窟里面出来了。优楼频螺迦叶大吃一惊:“你怎么能出来了?你没有被烧死吗?”佛说:“里面有毒龙,已经被我降在钵内了。”

优楼频螺迦叶看了虽然惊奇,但还是觉得:虽然你能降伏毒龙,但我的道术神通比你还更强。所以之后佛在他面前现了十番神通,比如到北俱卢洲去取粳米、上天、截流等等,才把优楼频螺迦叶的傲慢心以及邪见降伏住。优楼频螺迦叶就忏悔自己的无知,请求做佛的弟子,皈依佛陀。他向他的徒弟们说:“现在我要皈依佛陀,做佛陀的弟子了。如果你们愿意跟我一起做佛陀弟子,就同去;如果不愿意,还要搞事火这一套,也悉听尊便。”五百个徒众也都很愿意跟随他皈依佛陀。这是五百个常随众的由来。

优楼频螺迦叶皈依佛陀之后就把他曾经祭火用的器具、衣服全部抛到河里去了。在河流两旁修道的伽耶迦叶和那提迦叶一看上游漂来了哥哥的这么多祭火用具,就担心哥哥出问题了,就赶紧带着他们座下的五百个弟子,一起过来看是怎么回事。这一来,发现他们的兄长已经皈依佛陀了。优楼频螺迦叶为他们说皈依佛陀的经过,谈佛的功德,伽耶迦叶、那提迦叶也产生信心了,就带着他们的五百弟子也皈依了佛陀。这就有一千个常随众了。

佛另外的二百五十个常随众是舍利弗、大目犍连带去的。这两位是什么来历?舍利弗、大目犍连的俗家都是当时各自村庄中的大富婆罗门。舍利弗在优婆提舍村,大目犍连在拘律陀村,这两个家族是七世世交。

舍利弗、大目犍连是同一天出生的,这两个人是很投缘、很要好的朋友。他俩一起跟随一个外道——删阇耶——舍俗离家。舍利弗、大目犍连都很有智慧,不久就将他们师父的外道法全都学会了。他们觉得所学的法还不是究竟的解脱之法,就约定,谁最先得到了甘露法、不死法,要相互告知。

舍利弗为了得到解脱之法,到处游历,寻访善知识。有一天,在王舍城遇见了马胜比丘(佛最先度化的五比丘之一)。马胜比丘托钵之时非常地安详、宁静,舍利弗一看他的威仪,马上就被摄受住了,就跟着他后面。等到马胜比丘要坐下来用餐的时候,他赶紧上前摆几、上水,为尊者服务。洗完钵之后,舍利弗开始问道:“尊者,您拜谁为师?学的是什么法?我对您的威仪非常崇敬。您肯定是有很好的老师,有很好的法。”

马胜比丘说:“我刚出家不久,学得很肤浅。但我的老师确实是一个伟大的尊者……”就说出了佛陀的来历,太子出家之事。这一说,舍利弗就越发恭敬,继续问道:“佛说的是什么法?”马胜比丘说:“佛说的法太多、太高深了,我无法说得那么全面。”舍利弗说:“你哪怕说一点点给我听听也行啊!”

马胜比丘就说了一个偈子:“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我佛大沙门,常作如是说。”舍利弗悟性很高,一听到这首偈子,一思惟,就证得初果了。一得到初果,他法喜充满,就赶紧说:“佛现在在什么地方?”得知佛在频婆娑罗王供养的竹林精舍后,舍利弗说:“我要投佛为师。”

这时他想到之前与大目犍连的约定,就赶紧去找大目犍连。大目犍连一看他那种身心喜悦的样子,说:“你今天不一样啊,得到什么利益了?”舍利弗说:“今天我真的得到大利益了。”于是就把遇到马胜比丘的经过说了一遍,也转达了马胜比丘所说的偈子。大目犍连也很了不起,当下也证得初果了。

证到初果之后,本来他们俩人是要直奔竹林精舍投佛出家的,但舍利弗还是很恭敬原来的老师,就说:“我们还是要跟老师告别一下。”于是向删阇耶告别。舍利弗的意思是劝老师也一起投佛出家,但删阇耶不同意,说:“你们要去你们去,我不去。”

舍利弗说:“佛是大觉者,多少人投佛走向光明解脱,你不去,不是很遗憾吗?”删阇耶就反问说:“世间人是傻子多还是聪明人多?”舍利弗说:“应该是傻子多。”“那就好了,比较少的聪明人到佛那去,那些傻子就到我这来,这不很好吗?”他就不同意去。

舍利弗、大目犍连尽到了心,既然老师不去,他们就自己寻求真理而去了。

删阇耶下面也有五百个弟子,舍利弗、大目犍连在这些人当中是智慧最高、最有影响力的,所以这些人看到舍利弗、大目犍连要投佛出家,觉得不会有错,就有二百五十人跟着舍利弗、大目犍连一起随佛出家了。这二百五十人实际上是舍利弗与大目犍连的同学。

这一千二百五十人就是佛陀最初的僧团,影响力非常大。尤其是舍利弗、大目犍连进入僧团,佛心生欢喜,因为佛有宿命通,知道舍利弗、大目犍连是有善根的、有发愿的,实际上也就是菩萨再来护持的。

舍利弗出家半个月就证阿罗汉果,大目犍连更早一点,七天就证到阿罗汉果。所以他们出家时,佛就宣布:这两人为僧团的上首弟子,一个是智慧第一,一个是神通第一。

如果按总数来说,佛的常随众加上佛最初在鹿野苑度的憍陈如五人,应该说一千二百五十五人,但经典举一个大数,就把零数五人省略掉了,实际上是包含着憍陈如五比丘在里面的。

这一千二百五十个人最先得到佛的甘露法雨,感戴佛恩故,常不离佛,直到佛灭度,所以叫“常随众”。

站在这些弟子的层面,他们是感戴佛恩,要常随佛;站在佛的立场,他也不让这些声闻众到外面去随便走,是由于这些弟子都是从外道过来的,怕他们还有些外道习气的残余,会影响其他人,就干脆在身旁带着。

这就是佛身边一千二百五十常随众的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