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冠军邢傲伟的学佛心路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6-8-16 22:22:28 繁体版 

奥运冠军邢傲伟的学佛心路

诵经得和

“奥运村的运动员都有各自的宗教背景,里面就提供了这样一个场所。”已过而立之年,现为山东体操管理中心高级教练的邢傲伟说。

悉尼奥运会出征之前,他的腰伤发作了,为了不影响比赛的征程,只好咬牙打了封闭针。而当时包括邢傲伟、杨威和李小鹏在内的队员都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大困难。”而在半决赛中,由“体操沙皇”涅莫夫领衔的俄罗斯队也在总积分上赶超了这支平均年龄不到20岁的中国队。

半决赛屈居次席加上国际大赛经验的缺乏,决赛前队员们心中充斥着压抑和焦虑。为了纾解如此的气氛,队员们来到了奥运村内的一座佛寺。

“当时寺院内正好在上早课。”甫一踏入,清净庄严的气氛让被紧张情绪侵扰的邢傲伟一下子释怀了许多,“主要是听诵经,感觉到内心非常的放松和舒服。”返回运动员宿舍后,邢傲伟又翻出了随身携带的佛教挂件和念经机。对着挂件背面的咒文,伴着安静的诵念声,他迎来了自己的奥运会决赛。

“其实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就是想把比赛快点比完。”2000年9月18日,凭借决赛的超水平发挥,邢傲伟夺得了自己的首个夏季奥运会冠军,也为中国代表团拼下了第28块金牌。而在下场时,邢傲伟难掩内心夺冠的喜悦,对着电视镜头说了句“打死他们”。

一时的“口出狂言”直到他赛后翻看比赛录像时才发觉。“我是山东人,比较爱着急。当时主要是年轻加上内心太亢奋了,自然而然的一种流露。修佛以后我遇到事情都会念阿弥陀佛,就不着急了。”邢傲伟坦言道,佛教中平和自在的思想正好弥补性格上的弱点。

而自己走进佛教,则要追溯到他幼年时期的生活。

热衷佛学

邢傲伟自小成长在一个佛教氛围浓厚的家庭。年幼的他看到家里供奉的佛菩萨像,内心便会升起一份崇敬。“只要见到佛像,我都会去拜一拜。”每逢周围的寺庙做法事,邢傲伟也常常会跟在大人的后面。虽然天性贪玩好动,但只要一进寺庙,邢傲伟便像换了个人似的,学着长辈们的样子,安静礼佛。“当时看到佛教,没有任何迷信的想法,就认为是个好东西。”

8岁进入山东体校之后,体校的文化课让邢傲伟对传统文化产生了兴趣。“只要不是太深奥的历史问题,特别是从汉朝以后,我基本上都能告诉你。如果我不做运动员,我会做个历史学家。”在日常训练之余,邢傲伟最喜欢的,便是和队友们分享一些历史小故事和趣味知识。

1993年,作为山东体校的优秀培养苗子,邢傲伟进入了国家队。得益于国家队一流的资源配置,邢傲伟热爱传统文化的爱好在其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训练的间隙,他都会往训练基地的图书馆里钻。“当时国家队的图书馆的书非常全,我在里面看了许多关于佛教的入门书籍,例如佛教故事,佛教常识之类的书籍。”

渐渐地,邢傲伟便将佛教作为自身的精神依止。

“大约就是在1998年前后,我就正式学佛了。当时主要是队内的气氛比较好,周围人也没有什么看法。”邢傲伟回忆道,自己在宿舍购置了一些佛事用具,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情,便是礼拜和上香。

而在20世纪初,MP3数字播放器刚刚兴起,队友们都在争相下载流行歌曲的时候,邢傲伟都会加上几首佛教歌曲。《心经》和《大悲咒》都是邢傲伟MP3播放器里的保留曲目。一旦外出比赛,邢傲伟也会在装满医用胶布和药品的行李中塞入一个念经机。

“出去比赛,都会去当地的寺庙走一走,看一看。睡觉前,我都会听念经机或者佛教音乐,来放松自己。”不知有多少次,邢傲伟是在清净祥和的梵呗和念诵声中,等待着自己的比赛。

“输赢是场轮回,你要学会放下得失去比赛”——奥运冠军邢傲伟的学佛心路

“主要有三条出路,留在国家队当教练,回地方和彻底改行。”大约有一周的时间,邢傲伟每天都是处于极其焦虑的状态,满脑子都是对于未来出路的思索。而帮助邢傲伟度过那段低潮的,正是佛法。

“我那时候几乎每天晚上都是在听经。”夜晚插上念经机耳机的那一瞬,伴着耳边传来熟悉的唱念,邢傲伟仿佛进入了一个梵国胜境。虽然参加过两届夏季奥运会,历尽浮沉,但佛法带来的那份澄明和庄严依旧如初。在般若智慧的润泽下,邢傲伟对未来做着理性而又缜密的思索。

2005年11月11日,邢傲伟选择留在了国家二队,从事青年梯队的建设,成为了当时国内最年轻的体操教练。

没有了夺金目标和任务,邢傲伟的教练工作却着实不轻松。“虽然我自己不练了,但是我手边有了许多队员,他们年纪都很小,每个人都要你去操心。”众所周知,体操项目最终的胜负判定往往都在毫厘之间,因此,对于技术动作的规范显得至关重要。而看着身边许多青涩的面庞,邢傲伟时常会想起当初自己进体校训练时候的情景。

所以,在队员的训练指导上,邢傲伟并没有选择严厉的呵斥和苛责。“佛教让我冷静,就好像有一双手拉着我一样。当教练员不能去想这个队员练好了,这个队员没练好。你不能一直去纠结这个问题。”

在他看来,竞技体育讲求的胜负高下同佛法中的思想是相融合的。“佛教讲的放下并不是无所谓,而是先放下再去解决。练体操的时候,你也不能说放下就是不练了。既要摆正心态,又要有结果的要求。这两者其实是一样的。”

在日常生活方面,遇到队员心理出现波动起伏,作为教练的邢傲伟也会向队员们推荐佛法,让心理有起伏的队员去寺庙走一走,去听一听佛经。这种独特的指导风格下,短短5年时间里,邢傲伟培养出了4个全国冠军和1个世界冠军。

心系佛教

2009年底,在国家二队担任了5年的青训教练之后,邢傲伟回到了山东体操队,从事国家队和地方队的人才衔接工作。有了较多的业余时间,他在佛法上也投入了更多的精力。

2013年初,邢傲伟有幸结识了中国佛学院教授、研究生导师宗舜法师。“我和宗舜法师是去年才认识的,虽然没有亲自去听他讲课。但是他的微博共修我觉得非常好。那些抄写的经文让我打心眼里佩服。”因缘和合,喜爱传统文化的他也开始抄写经文。

“我主要是描抄师父的经文模板,前段时间我主要抄写《药师咒十二大愿》,总共是四张。后来我看到师父出了《心经》,我就开始抄写《心经》。”

由于身上各处都有伤病,只是简单的提笔写字,邢傲伟却要时常变化身体的姿势。短短的260字,刚开始抄写的时候都要用上2个小时。但邢傲伟的初心却没有任何动摇,上香跪拜,沐浴更衣都是他抄经前的必要程序。

看着原先熟稔于心的佛经跃然纸上,邢傲伟甚是欢喜。“我会打开念佛机,边抄边诵,就像是一种修行。对我的心情是一种很好的调节。”截至到目前,邢傲伟已经抄写了45张经文。在他书房的一隅,叠满了平时练习过的半成品。在他的影响之下,邢傲伟的父亲也加入了他的行列。“家里人都觉得这是功德,没有什么别的看法。我和我父亲现在一起抄经。”

从1998年接触佛教至今,学佛的经历带给邢傲伟最大的改变是平和的心境。每当看到昔日的队友在赛后抱怨比赛和裁判的时候,他都会发去善意的提醒。“竞技体育当中,有胜就有负,你这届拿了冠军,下届没拿到。这是一种轮回。一定要用平常心去看待待。佛教就是你答我问,我输了教我要放下,我赢了教我不要骄傲。我得感谢佛教,这些年没有让我走过弯路。”

15年的学佛路,在他眼中依旧是那么微不足道。“我觉得真的不够,那些高僧大德们都是自己一辈子的时间去修行。我离不开佛教,我还是需要一种信仰来支撑着我脆弱的心脏,来让它慢慢地加强。”

对于自己修行的境界,前国家体操队员邢傲伟打了这样一个比喻。“如果学佛有名次的话,我只是学佛层面的全国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