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车祖师--窥基法师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宣化上人 发布时间:2011-4-17 16:59:44 繁体版 

● 一坐坐了几千年

前边提到坐禅要有忍力,不怕苦二十一个钟头。你看古来那个窥基祖师,他的前生,你看他多苦,坐那个地方,一坐坐了几千年,不知道究竟坐了几千年?因为他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坐的了,等到唐玄奘法师到印度取经,在路上遇到了他,看见这个老修行头上有小鸟在那蓄窝了。蓄窝在那儿住还不说,还生小鸟,小鸟又生小鸟,在那儿不知道几辈子了,这鸟雀的世纪不知道是多少个世纪了,人的世纪也不容易计算了!

● 投错胎,走错路

可是玄奘法师一看,啊!这个老修行入定了,虽然是没有气,但是可不是死了,衣服都烂了,就是尘土蒙着,身上的尘土有半寸厚。玄奘法师也就没有事找事干:“我叫他出定,好同这个老修行谈一谈。”于是打了一下引磬,啊,这个老修行在这几千万年来,都没有人来到这儿给他开静,现在他出定了,但是身不能动弹了!

身虽然不能动弹,可是能说话,说:“你是从哪里来的啊?”这就好像那个尤孝子问我似的。但玄奘法师可就和他老老实实的说:“我是从唐朝来的,我想到印度去取经。你在这儿这么装死有什么意思呢?”

“喔,我是在等释迦牟尼佛出世,我好帮他弘扬佛法!”

“等释迦牟尼佛出世?释迦牟尼佛已经入涅槃一千多年啰!”

“真的吗?”

“什么真的假的,你在这个地方睡觉,睡得这么久了,你真是睡得糊涂了。”

老修行一听说;“那不要紧,释迦牟尼佛入涅槃,我再等当来下生弥勒尊佛。”他说完,就又要入定了。

玄奘法师说:“你先不要又入定去,我现在有事情和你商量。”这个老修行不愿意管闲事:“你有什么事情?我不管你的事情啊,你到这儿来打我闲岔,我在这儿入定,入得很自在的,很好的,你多事,我不管你的事!”

“这不是我的事啊!”

“那么谁的事?”

“这是佛的事。”

“喔,佛有什么事啊?”

“释迦牟尼佛虽然入涅槃,佛法仍然在世间,须要有人来弘扬佛法。你入定等弥勒尊佛,这还有很久的时间呢!最低限度也要十几万年之后,这十几万年你什么事情也不干,这太没有意思啦!”

“那我,我能干什么事啊?”老修行连自己能干什么事,他都不知道啊!

玄奘法师说:“你帮我弘扬佛法,释迦牟尼佛的法还在世间上呢!现在没有什么人发愿弘扬佛法了。你去到大唐国,等我取经回来,你好帮助我弘扬佛法。”

老修行本来不愿意去,但是想一想,时间太久了,唉,还是去作一作戏,到那地方看看,逢场作戏!他这一念想要作戏去,说:“那我怎么样去呀?”

“你从这儿向东,走到大唐国,你看房子是黄琉璃瓦的,你就到那家去投生,等我回来,你好帮我弘扬佛法。”

这个老修行大约眼睛也没有睁开呢,就这么说:“好,我去了啊!”一边走路一边好像没睡醒觉,等到了唐朝这个大唐国,眼睛还睁不开,一看那个房子是绿色的瓦,但是他没有睁开眼睛,就以为是黄的,于是就到这个绿琉璃瓦的家里去投生出世了。

● 出家太苦了,我不出家!

玄奘法师到印度去取经,也到那儿学佛法,听了很多法师讲经,跟了很多法师修禅定,一去去了十四年。十四年了,他就想,他有一个老同参到中国去了,他要回来找一找这个人啦!于是在印度把事情都办好了,就向回走。

在他要去印度的时候,和唐太宗有一个约会,唐太宗问他说:“国师!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他说:“现在你看这松树,枝子向西歪着,这棵松树什么时候向东歪,那个时候我就要回来啦!”这是一个预言。

有这么一天,唐太宗一看,宫殿前面这一棵树,枝杈都向东弯了,唐太宗就想起玄奘法师走的时候说过,他回来时,这树就会向东弯。现在所有的树枝都向东弯了,喔,这玄奘法师回来了!他就带着文武百官到西门去迎接国师,果然就迎着玄奘法师回来了。

玄奘法师回来第一句就说:“皇帝陛下!恭喜你又生一个儿子啊!”

“没有啊!你走时我那个太子,现在还是这一个太子,我没有多啊!”

“不对,我给你派了个儿子,怎么会没有?”

“国师!你是不是作梦啊?怎么尽说梦话呢!”

玄奘法师听皇帝说没有,于是就作观来查查看。喔,这个老修行真是走错路了!他一观察,知道这个老修行因为眼睛没有睁开,跑到大将尉迟恭的家里去托生了,做了尉迟恭的一个侄子。

玄奘法师就向皇帝说:“这个尉迟恭的侄子一定要出家,跟着我弘扬佛法。”就说他是怎么怎么一回事。

尉迟恭无所谓的,他叫他侄子出家。但和他侄子一商量,他侄子不肯出家,说:“不行,我不能出家!我怎么可以舍得世间这么好的东西?出家太苦了,我不出家!”

那么玄奘法师又去找皇帝了,说:“皇帝陛下!你要帮我的忙,因为佛教在中国当兴了。这个人前生是一个老修行,我叫他来托生的,他现在迷了不出家。你得要下一道诏书,叫他奉旨出家,如果他不出家就得杀了他。这样子,他就不得不出家了。”你看,在那个君主时代,皇帝说话,谁也不可以不听的!于是唐太宗就下了一道诏书,叫尉迟恭这个侄子跟着玄奘法师出家。

● 条件讲好了,我才出家

尉迟恭的侄子说:“皇帝叫我出家,好,我去和皇帝讲条件!这条件讲好了,才出家,不合乎条件我是不出家的。”究竟怎么讲这条件呢?

在玄奘法师请唐太宗下诏书的时候,已经对唐太宗说了:“我相信这一道诏书下给尉迟恭的侄子,他会来向皇帝要求出家的条件,无论他要求什么条件,你都可以答应他。”

尉迟恭的侄子就去见皇帝说:“本来我不愿出家,皇帝一定要叫我出家,我不敢不出家。可是,请求皇帝答应我三个条件。”皇帝说:“喔,你要出家啊,不要说三个,三十个条件我也答应你,你就说说你这个条件吧!”

他说:“我这第一个条件:出家人不准喝酒的,但是我不能戒酒啊!我出家后,走到什么地方,必须要有四匹马拉着一车最好的美酒跟在我后边。这是第一个条件,皇帝您可以答应我吗?”皇帝本来不想答应他这个喝酒的条件,因为佛教里的五戒,其中一条就是戒酒,但是玄奘法师又预先告诉他,无论对方要求什么条件都答应他,皇帝因为相信玄奘法师,于是说:“可以,你是例外,我可以答应你,你不要愁你这个喝酒!”尉迟恭这个侄子,以为皇帝不应承,他就可以不出家,谁知皇帝答应他了。

皇帝问他:“你第二个条件是什么?”

“第二个条件:我最欢喜吃肉,而出家人吃斋,不吃肉。我因为生到武将的家庭里,学武的人一定要吃肉,我出家之后要有一车肉跟着我。这个肉要新鲜的,一天都不能搁。”因为当时也没有什么冰箱,用一块冰装在一个箱子里头就叫冰箱了。所以他说:“必须要新鲜的肉,每一天都要换新鲜的,一定要有够我一天吃的肉放在车上,车上这箱子里头放很多冰,把肉放在箱子里。”皇帝想:你这么馋,肉都放不下!不过玄奘法师早就叫他答应他啦,就说;“也可以,第二个条件我也答应你,我供养你肉吃,供养你酒喝,那么你说一说你第三个条件啰!”

尉迟恭的侄子说:“这第三个条件哪,我相信你不会许可的。”皇帝说:“你说出来看看,或者我许可你呢!”他说了,第三个条件是:因为他有生以来就欢喜女人,欢喜美女,所以他出家之后,无论走到什么地方,必须有一车美女在他后边跟着。皇帝说:“这真是!出家人怎么可以要美女呢?”但是玄奘法师又叫他答应,于是他说:“好,第三个条件我也答应你。现在你应该出家啦!”

● 三车都回去,我不要了!

这个尉迟恭的侄子以为这三个条件,皇帝一个条件都不会应承,想不到三个条件皇帝都答应了,这回他就要出家啦!皇帝就给他预备一车美女、一车酒、一车肉,共三车,送他出家去。这时候,文武百官和很多的出家人都知道他奉旨出家,就送他到庙上去出家。

到了大兴善寺,这个大兴善寺,从方丈室到山门口,有十个mile(英哩)这么长的路,每一天晚间关山门,要骑着马去关的。那么从皇城送他去出家,接近大兴善寺那儿,就听见寺里钟鼓齐鸣。这是庙上有大的法事,就要撞钟打鼓。那个钟不是像我们这个钟这么小,那个钟扣在地上,十几个人都站在钟里边都可以的,就那么大的钟!那鼓也很大的,这个鼓钟声差不多十里路远都可以听得见的!

那么他朝着庙来了,一听到庙上的钟鼓响,豁然间开悟了:“喔,原来我是那个老修行啊!头上有那么多鸟在上面抱窝,我在那儿入定,我答应玄奘法师来帮着他弘扬佛法。”他得宿命通了,就向后面摆手,说:“你们这些车都回去了,我不要了!”美女也不要了,酒也不要了,肉也不要了,把这三车都打发回去了。因为他出家的时候有这个典故,所以在中国,称窥基祖师为“三车祖师”。

● 修行,要忍苦忍痛

这窥基法师最聪明,他能“目下十行字,耳听百人音”。怎么叫“目下十行字”呢?就是你看一行字,他可以看十行,比你快十倍。例如,你读这本英文书,一个钟头读完,他十分钟就读完了,甚至于五分钟就把这一本书读完了。这不是马马虎虎看,他也一个字一个字看,但他看得快。“耳听百人音”,一百个人同时说话,他也分别得清楚你讲什么、他讲什么。不是像我们,有两个人讲话,你就听不清楚那个是说什么。这太笨了!

窥基祖师帮着玄奘法师翻译很多很多经典,所以玄奘法师所翻译的经典,多数是窥基祖师帮着翻译的。

这个老修行,在那儿坐了几千年,甚至于万年以上,也不觉得腿痛腰酸,也不觉得辛苦。所以我们坐这二十几个钟头,这不算一回事。无论什么事情,你认为它很平常,不是很重要的,就没有麻烦了。你若认为这是很不得了的一件事,很重要的,那就很多麻烦了。所以修行,要忍苦又要忍痛,不要怕腿痛。你现在怕腿痛不修行,不关上地狱门、不关上饿鬼门、不关上畜牲门,将来那个痛苦更厉害。所以我们现在以忍一时的痛,来得永远的快乐!

在座的各位善知识!我不知道哪一位有好像三车祖师的这种根基,也不知道哪一位有好像五车祖师的那个来历。所以你们各人要向前勇猛精进,不要落人后!或者你们前生有的是比丘,或者有的是比丘尼,或者有的比丘变成比丘尼,或者有的比丘尼变成比丘,这都没有一定的。各位都要打起精神来,把一切的困苦困难都打破,你就会有所成就了。

你如果腿痛了,可以骗一骗你那个腿。怎么样骗法呢?你这么样说:“你不要痛呐,我才坐下嘛!我坐下只有一分钟,一分钟你就受不了了?只有一分钟嘛!”你若能这样子骗你的腿:“才一分钟,等一等再痛,现在才一分钟啊!”那么你坐二十一个钟头也好像一分钟似的,这样它就不痛了。这个方法,你试一试看,如果不灵,再另想方法,Ok?要是这个方法你用灵验了,这就是妙法。

● 到道宣律师那儿去赶斋!

窥基祖师生在一个武将的家庭里,所以他的性情很豪爽,身体长得很胖很高很大。虽然他记忆力非常好,学问也很好,但是在表面上看来,他很粗气,就是不文雅,不是像文人那么样文质彬彬的。他虽然不吃肉,吃斋了,但是吃得很胖。

有一次他听说终南山有一个道宣律师,修行非常的好,非常有道德,也非常有学问,总而言之没有一样不好的,样样都好。感动了什么呢?他的道德感动了天人给他送饭。他一天吃一餐,专门修持戒律。他坐着一定要端端正正的像一座钟,站着一定要像一棵松,走路像轻风,躺着像一张弓。这行、住、坐、卧四大威仪,他做得非常之好。因为严守戒律,守得清净了,天人就想在他的面前来求福报,于是就发心给他送饭,每逢中午就给他送天人所吃的饭作供养。

窥基法师听人说,道宣律师是天人给他送饭,他就想:没出家以前,所有的肉类都吃遍;出家以后,所有的斋菜也都吃过,就是没有吃过天上这饭的味道,这天厨妙供,究竟是什么滋味呢?他这时候啊就打妄想了:“我到道宣律师那地方去赶斋!”因为在佛教里头,出家人和出家人无论从哪里来的,有东西大家吃,有地方大家住,不分彼此。他想,人间的饮食他吃遍了,天上的饮食他没有吃过,于是他预备到那儿赶斋,赶吃的去,吃一点天人所吃的饮食,于是乎就到终南山去了。

道宣律师所住的茅棚,他早就知道在什么地方,所以在没吃午饭以前,他就到了。因为那时候他是个很有势力的大法师,一个大德高僧,道宣律师也知道这窥基法师帮着玄奘法师翻译经典,就欢迎他到这儿坐,请问他来有什么事情?窥基法师很直爽的说:“我啊,肉也吃过,斋菜也吃过,人间的所有饮食,再好我也通通都吃过,但是我没吃过天上人所吃的饮食。听说你是天人给你送供养,我到这儿来赶赶斋,也尝一尝天人所吃的饮食是什么味道,大约你不会不结我的缘吧?”道宣律师说:“当然当然!这儿每天受的供养都很多啊!你当然可以在这儿,我们一同应这个供养。”

● 哪有天人给你送饭?

他们在这儿等着,本来每一天,天人十一点半钟就一定给送供养来的,一秒钟也不会错的,这时候一定来。可是这一天啊,他从十点钟就来赶斋,等到十一点、十一点半,到十二点也没有来!道宣律师说:“或者今天有旁的事情耽误了,或者等一等还会来。”

一等,从十二点等到一点、两点、三点、四点、五点、六点、七点、八点,也没有来。终南山离长安有七十多里路,天黑了窥基法师也不能下山了,那就在这儿住啦!他就很不高兴的样子,说:“听人说你这儿有天人给你送饭啊!你或者尽是欺骗世界上的人,哪有天人给你送饭?我今天来了,怎么天人就不来了?这分明是你打妄语,你持的什么戒律嘛!”就骂起来了,骂这个道宣律师。道宣律师因为持戒,也不和他辩,也不说为什么今天没有来,不讲话,两个人大约都不太高兴,心里不很欢喜。

● 我在阎罗王那儿给你讲好话

窥基法师倒头便睡,睡得鼻息如雷,道宣律师心里就想:这还是一个国师呐!一点修行都没有,睡觉这么大的声音,唉,吵得我也不能打坐,也不能睡觉,也不能用功!早知道这样子,不叫他在这儿住!但是也没有法子,他睡着了,叫也叫不醒。

道宣律师在这儿打坐,坐啊坐,身上很痒。他就用手到衣服里边摸,一摸,摸出了两只虱子,这两只虱子吃得都很胖的,好像小肥猪那个样子。他一看这两只虱子,怎么办呢?不可以把它杀了,不可以把它弄死,弄死犯戒了啊!怎么办?给它搬搬家吧!从手里把它放到地上去,还继续打坐。窥基法师还是像打雷,鼻息呼噜呼噜的。

第二天,道宣律师也发了脾气,说:“你啊!一点也不用功,整晚你都是睡觉。睡觉还不要紧,你这个鼻子呼吸,好像打雷这么大的声音,你扰乱了我,令我晚间一点也不能用功!你太没有修行了,还做国师呢!”他发脾气骂窥基法师。

窥基法师说:“喔,你说我没有修行,你有什么修行啊?你是持戒的,是一个律师,昨天晚间你在身上拿了两只虱子,你不杀它,你把它掉到地上,这两只虱子一只腿摔断了,一只已经摔死了。摔死的这只虱子,到阎罗王那儿就把你告了,说你持戒律破了戒,杀生了。我在阎罗王那儿给你讲好话,说你是无心杀的。”

道宣律师一听:“咦,奇怪了!怎么他睡得鼻息如雷,我拿两只虱子他都知道?这是什么道理啊?他的境界真是不可思议。”于是就不敢再多说话了。

窥基法师说完了这话,也就发脾气了:“唉,我在你这儿赶斋,饿了一天,现在我这个肚皮是最难过了!你把我骗得太离谱了。唉,我要走了,一方面要赶回去吃饭,一方面知道今天再等,这个斋一定不会来了,还是赶回去,自己吃一点人间的饮食算了!”

● 肉身菩萨到你这茅棚里来了!

他走了之后,第二天这个天人到时候又送饭来供养了,道宣律师也就问了:“你昨天干什么来着?你昨天为什么不送供养来?我昨天饿了一天,并且我还有贵客在这儿赶斋,你也不送来。”

天人跪下来了,说:“请律师原谅,慈悲啊!我昨天也是依照这个时候送饭来的,但是到四十里地以外,就有金光闪闪,所以我眼睛就睁不开,没有法子再往前行路了。我就请问当地的土地神,为什么这么大的金光,照得我眼睛都睁不开,不能往前行路呢?当地的土地神告诉我,他说有个肉身菩萨到你这茅棚里来了,所以我没有法子给送供养。今天呢,这个金光没有了,所以我又送供养来。”

天人这样一讲,道宣律师才生了大惭愧,说:“我责怪这个窥基法师,说他睡觉鼻息如雷,令我不能入定,原来他还是一个肉身的菩萨,这个境界是不可思议的。”所以以后他更加用功,更加精进,听见有人睡觉打鼾的,他也不敢轻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