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期无常到,君向何处去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4-7-13 20:13:39 繁体字 

不期无常到,君向何处去

二〇一三年旧历新年之后,我先后遇上三位有缘老人去世。春节本为欢聚日,却有伤心离别事。足见世事无常!

古人说:斗甚狠来争甚强,百年浑是戏一场。顷刻一声锣鼓歇,不知何处是故乡。

不知何处是故乡,这就惨了!人一生下来,就注定了要“去”,也就是所谓离世——离开这个曾经生活的人世间。虽说都是离世,但是各人离去的种种经历以至于所去之处,差别就大了!

这三位去世的老人,一位是我二舅,七十四岁;一位是我的莲友刘宏信老居士,八十六岁;另一位是在他离世后我才“结识”的文善帮老人,一百零五岁。我将他们的事迹略记于此警醒众人,同时劝勉莲友:此生遇净业,当勤修行之。不期无常到,君向何处去?

匆忙而去的二舅

二舅的父亲在他的子女还很小的时候,就被当时的国民党政府抓了做壮丁,外公一直杳无音信。二舅曾对我说:“老的(即二舅父亲)托梦来叫我把他收好埋了。”但是,二舅不知道父亲的尸骨在哪儿,所以一直无法完成这个任务。我外婆去世时,子女四人中年纪最长的是我母亲,也才十来岁。二舅经历了怎样的苦难,不难想象。二舅从小木讷,不爱说话,早年挖煤,辛辛苦苦干了很多年,存了几千元钱。但是娶不上媳妇。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已年过四旬,才经人介绍与一位带了两个小孩的寡妇结婚。好歹也算成家了,我们都很高兴。去年七月,二舅妈去世,考虑到二舅一人在乡下,生活不方便,我们当晚辈的才把他接到城里住进老年公寓。进城后,我便劝他念佛。(说来惭愧,我本人虽念佛但并不精进,只是明白自身是生死凡夫,唯有念阿弥陀佛,仰仗佛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此生才能脱离生死苦海。)我还给他讲了些因果的道理,并把《佛说阿弥陀经》的内容说给他听。我劝他念佛,我问他:“二舅,极乐世界好不好?”

“好。”

“二舅,想不想去极乐世界呀?”

“想。”

我每次看到他,问:“二舅,您念佛没有?”

“念了。”

这期间,我曾带他参加过一次放生,也参加过一次助念。每次碰上他,我问他念佛没有,他都说“念了”。二舅因从事挖煤得下职业病,瘦小的身体日益衰弱,我生怕他一不小心就会有闪失,所以时时刻刻提醒他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

但是,他能不能明白我说的道理,能不能真正对生死轮回的痛苦产生真切感受,是否坚持至诚地念佛?这些,我实在不得而知。

二〇一三年腊月三十这天,我打算去看二舅,我给他打了电话,我才知道,原来他已经离开城里,到了乡下的继子家去了。正月初二的早晨,又接到二舅继子家的电话,说二舅已经去世了!

听人说,初一这天,二舅去祖坟上烧了香,人们见他有些累和喘气,但也没什么大碍。初二的早晨,继子煮好面条,去床边请他起床。大声呼唤却没声音,用手探鼻孔,发现二舅已经没了气息,又摸心口,仅存一丝热气。据推算,二舅去世于初二凌晨三时左右。

人生就是这般无常!

前段时间,我们永川的师兄物色好一处农家三层小楼,打算办一个老年莲友安养院。我想等它建好后,就把二舅接到那里去与莲友们终日念佛,然后就在那里舍报,大家助念,去西方极乐世界。然而,二舅却匆忙而去。我不知道他临终时有没有忆佛念佛。

二舅的丧事是按农村的风俗:匆忙换衣、杀生宴客、道士吹打、灯戏热闹等方式安排的。后来在清理敬老院二舅的寝室时,我们见到了他为自己和老伴折叠的用来“寄库”(寄库,一种民间祭奠活动,指于生前预先焚纸钱、作佛事,寄托冥官,以冀死后取用。此时所焚之纸钱,称为寄库钱)的金元宝;而以前我见过的他的三张银行存单,却不见踪影,他的继子们去问了家乡几家银行,可对方都说二舅没来存过钱。

可怜的二舅,他就这样去了,而我只能念佛为他回向。我领教了业力的可怕。二舅“信、愿、行”三资粮备办得如何?他能够去向哪里?我则无法知晓了。

殊胜舍报的刘老居士

八十六岁刘宏信老居士的离世,是让人十分羡慕赞叹的。

我甚至觉得,刘宏信老居士是一个奇人,她奇在哪些地方呢?

第一奇:被医生判了重刑,她却好转成正常人。几年前,刘宏信老人摔伤了,医生根据当时的情况,判定老人“即使能活下来,也只有躺着”。然而,老人却以实际行动推翻了医生的科学论断,又活了几年,并且绕佛念佛不输青年人!

第二奇:一说净土法门,她就信,并且认真念佛,具足信、愿、行。二〇〇九年,老居士经女儿、女婿介绍接触佛法,女儿、女婿教她念佛,她说:“好!”从此坚持吃素,听大安法师等法师的讲法光盘,专修净土,念阿弥陀佛。而且,她还劝孙辈跟她学佛。念佛堂一些六七十岁的老人常常为绕三圈还是七圈争论不休,她却以八十多岁的高龄跟着我们年青人念三个小时!一个七老八十的人,平生没接触过佛法,人一说,她就信。这奇不奇?

第三奇:真能放下。刘老居士每月工资两千六百多元,她盖旧被子,穿补了再补的衣服、袜子。除了每月两百来元的生活费,以及春节给孙辈们压岁钱,升学发点奖金之外,余下的钱都用作善款,放生、印经、供僧、助建寺院、资助贫困学生。她医保卡上的钱大多数也布施了。二〇一二年,她在北大读书的外孙女考上了研究生,老人家奖励外孙女一万元,外孙女就用这一万奖金供养三宝。可见,外孙女受老人的影响是多么深。

经历了一生沧桑,一向节俭的老人,能把自己好不容易攒的钱没有任何所求地布施,这算不算奇?

第四奇:虽死犹生,度化众人。

刘宏信老居士在二〇一三年腊月二十七晚上摔倒,头部受伤,送医院急救后,她的后辈们完全尊重老人之前的意愿,放弃进重症监护室治疗,回家进行临终关怀。从腊月二十八开始,家人和莲友们昼夜轮班助念。老人病重之际,人们从她粗重的喘息声中,能很清楚的听出“阿……”。大家都说,老人没失去正念。

正月初二凌晨三点左右,老人舍报。笔者在正月初四的凌晨三时,梦中见到刘宏信老人,我见她坐在一张椅子上,穿着一身洁白的衣裙,她的脸白里透红,整个人,就像一个少女,美丽极了!然而奇怪的是,我就知道她是八十六岁的刘宏信老人,我问她:“刘老菩萨,你的皮肤怎么这么好哟?!”梦中,老人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对我笑了笑。我猛地醒来,有一个强烈的感觉:“老人往生西方了!”

记得二〇一二年的一天,我们在一起念完佛,我忽然对老人开玩笑说:“老菩萨,你生西方肯定有把握。我们永川还少有见到真实瑞相的,您往生以后要做个表率,示现示现!”

“呵呵,那当然好哟。”老人笑呵呵地回答,既不否定,也不肯定。现在想起来,老人的回答,颇具智慧。

从临终关怀算起,莲友们为刘宏信老人助念了七天七夜。助念期间,多位莲友见到瑞相。其不可思议之处,这里无法一一叙述。初四的下午,莲友用红外线测温仪检测,老人头顶十七摄氏度,其他部位十一摄氏度。老人全身柔软,手上的毛细血管泛出红色,颈部、脸部的皮肤比在生时还要光滑细腻!

刘宏信老人往生的瑞相吸引了很多人前来参观。莲友们更坚定了念佛成佛的信心,一些没有接触过佛法的人,也不得不感叹佛法的神奇。

一句弥陀念到底——无疾而终的百岁老人

一百零五岁的文善帮老人,家住重庆市江津区,听说老人的故事时,他已离世。据了解,文善帮老人在八十余岁才经儿子引进佛门。一位出家师父曾对他说:“除了一句阿弥陀佛,没得哪个救得到你!”老人深信不疑。此后,他就一句佛号不离口。同时,老人也劝其他人念佛,“除了一句阿弥陀佛,没得哪个救得到你!”文善帮老人常常用师父的话告诫别人。

据了解,文善帮老人一辈子不整人害人,有时候自己没有经济条件时,也要先帮助他人,难怪他入佛门如此容易。虽进了佛门,但老人的全部“学问”就是一句“阿弥陀佛”!连佛门中一般人都会念的《往生咒》,他也不会。经论对他来说,那更显得遥远。他常劝人念佛,也常劝人要行善、要正直、要忠厚。

“父亲那句佛号,除开睡着了也许没念,其他任何时候,都没停。”文善帮的小女儿说。

一月十日,文善帮老人的小女儿回到娘家,老人就留她别走,让她陪他念佛。一月十九日一大早,老人叫小女儿为他备办后事,但他没有生病。一月二十日上午九时,老人指着胸口说:“这里不舒服。”“然后,他躺着吹了三口气,就落气了。”老人的小女儿告诉笔者。

这也太从容了吧!一句佛号,你还敢小觑吗?

老人去世后,他的后辈们请了附近江津、永川的莲友为其助念。舍报后,老人全身柔软。三天后,胡子长得更长,鼻孔中的细毛也伸长了出来,其面容是完全是一副“咧嘴而笑”的情景,让人看了莫不欢喜。

“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只要念得熟,成佛尚有余裕!不学他法,又有何憾?”文善帮老人的示现,让人相信,这是真实不虚的!

《净土》杂志   文/能印

下篇:少年东来忍辱得福 上篇:怎样才能让自己不受伤害 欢迎转载 QQ:345888863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