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开示佛七:打七该怎么打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6-12-23 20:06:40 繁体版 

印光大师开示佛七:打七该怎么打

临近年关,各大寺院都陆续开展起精进办道的“打七”修行。打七怎么打?印光大师在《文钞》中多有开示……

苏州报国寺,是占地不过一亩多的四合院式江南民居。印光大师于1930年,至苏州报国寺方便闭关,时年大师70岁。掩关课余回复十方来信,作《临终三大要》、《一函遍复》等一系列重要文钞开示。1937年,大师顺妙真等请,移锡苏州灵岩山寺。

苏州报国寺现任监院真心法师,开示分享了自己的打七心得:“我个人的打七经验,一般是打三个七,一七调好身,二七调好心,到了三七,是最用功精进得力的时候。再多,七个七、十个七……往往就属于勉强,各种问题都来了。打完三个七,再打觉得勉强的时候,就开始看书。在解门上用功一段时间,觉得看书看不下去了,就再回头打七。这样轮番着来,颇能受益。”

汝之病。乃宿世、或现生。有害人性命之事。此业不消。病决难好。现在吃药无效。即可不吃。但息心念佛。念观世音。以期超度怨家。念佛虽不见效。仍有利益。不可与吃药同作一例。汝家计如何。若无财力。则自己至诚恳切念佛。当上惭愧心。不可生愤恨心。生惭愧。则怨家之怨恨可解。生愤恨。则是欲解而更结矣。以彼怀恨相报。汝又怀恨彼报。则愈结愈深。莫可如何矣。此系解怨释结之最上一著。如家计尚丰。或可于灵岩山打一佛七。或请十五、二十、三十人。均可。灵岩为江浙第一认真办道之处。常年念佛。与普通打佛七同。有施主求若干人打七仍是照常念佛。不过于佛前、牌位前。多三次回向而已。无论打七者。不打七者。通同一样念。不过请若干人。即得若干人之功德耳。

复许慧舫居士书

念佛法门。普被三根。以大家不知净土法门。乃佛法中之特别法门。为彼说其信、愿、行。令无知识有智慧者。各注重于此。何可只图扩张门庭。不计行人契机。……今则提倡佛七中。讲别宗经。若会众于净宗悉皆深通。尚可。恐通者百无三五。不通者十有八九。彼泛讲经之法师。尚有许多不以念佛为然者。今不注意于仗佛力。现生了生脱死之法门。而为不识净宗者说般若。是令彼等专心致志于开悟一边。而反将弥陀大慈悲。俾博地凡夫现生了生死之大法。作等闲看。请讲者无所知。应讲者何不为说其所比。如彼不听。当云。我非讲经之人。请专以讲经为事者讲之。南通唐闸居士林。很认真。去年一林员颇聪明。讲一次地藏经。从此一般不知念佛法门。是凡夫仗佛力现生了生死之法门。遂多半不念佛。而专以听经为事矣。林长请光与讲经者说。因示之曰。佛法如大海。一滴具万川之味。佛法如帝珠。一珠具千珠之光。在大通家分上论。粗言细语总一真。在未到家分上论。当以就路还家为省力。况已证等觉。欲圆满佛果。尚须念佛求生西方。而将堕阿鼻。十念成功。亦可高预海会。如阿伽陀药。万病总持。如阳春一到。百卉敷荣。其为妙利。非佛莫知。何不在此等处。发起彼等之信愿心。俾各各悉得往生。校彼字诠句释。以作未来得度之善根。奚啻天渊悬殊也。遂仍依常规。不于一林作二派之行持矣。净土法门。乃佛法中之特别法门。以众集念佛。不将法门之所以。与修持之方法利益。为众演说。则不知宗旨。便只得一人天福报。深负佛恩。

复章缘净居士书

念佛人怎么打七

佛七亦是求佛接引。若世寿未尽,亦必能速愈。汝等欲减己寿而增父寿,光不为然。何以故,当此高年,又经乱世,后来之事,不知如何。固宜祈亲速生西方,以免后来或不如现在,则更难助念矣。

复开生宁生昆季书一

汝言,前念佛七七日,稍有所证,此即退道心之根本。乃稍有相应及感应,何可认之为证乎。得少为足,随即懈废,初心人每每如是。以后当纯一其心,愈有感应,愈觉歉绌,则可免此病矣。

致张增纯律师书

打七一事,宜依禅门日诵之章程,节其繁文,专注念佛,则利益大矣。八关斋,以过中不食为体。今人体弱多病,而且打七念佛,乃精进行道,非息心坐禅者可比,似不必执著。否则或恐受病。又南方打七,吃点心度数过多。不但不能心归一致,且令食不易消。当以多食为戒,两粥两饭斯可矣。所言先日持八关斋,亦非确论。先日持,岂七中不宜持乎。须知念佛一法,事理甚深。吾人量力而为,不须强人以难,致人无奋发之思,则为得之。天下事,理有定而法随机,目可更而纲不改,乃可望其有成焉。墨守成规,妄立新章,皆难收效。祈善裁度之,庶可亲获三昧矣。

复罗铿端居士书二

众生之心,须用种种善法调治。譬如吃饭,须用菜蔬佐助。唯刻期打七,可以专持一句佛号。一切经咒,皆不持诵。然亦不可并礼拜发愿全废之。除打七外,照常持诵,俱无所碍。修行人最怕师心自立。常闻之资性固好,见识有偏。专念一佛尚可,废弃礼拜发愿等,则大错大错。汝不须闭关,但在家中自修即已。……即打七,亦不可在极乐寺,因此时不可按太平世道论。若在太平世道,虽无意外之虞,亦难令眷属同种善根。……日间有暇,与眷属说说,则大家都好生信心,修净业,以期同生西方也。

复陈飞青居士书四

譬如吃饭。须有菜蔬佐助。亦如身体。必用衣冠庄严。何于长途修行了生死之道。但欲一门深入。而尽废余门也。一门深入尽废余门。唯打七时方可。平时若非菩萨再来。断未有不成懈慢之弊者。以凡夫之心。常则生厌故也。天之生物。必须晴雨调停。寒暑更代。方能得其生成造化之实际。使常雨常晴。常寒常暑。则普天之下。了无一物矣。况吾侪心如猿猴。不以种种法对治。而欲彼安于一处。不妄奔驰者。甚难甚难。人常自谅其力。不可偏执一法。亦不可漫无统绪。

复周群铮居士书三

净业社开示法语

今天,是念佛七的第一日。我把佛七的来历,说与诸位听。现在打念佛七的地方很多,其所修方法及开示的言辞,大致亦复相同。我今先将此次念佛七的因缘说说。再将念佛的大纲说说。如此可以明白念佛宗旨之所在。否则根本未知,立不定脚跟。或随经教知识语言所转,以致捨此而修余法门也。念佛一法,如阿伽陀药。梵语阿伽陀,华言普生,亦云总治。以普生总治一切病故。念佛一法,能除八万四千烦恼,亦复如是。所以念佛法门,包罗万象。一切诸法,无不从此法界流。一切诸法,无不还归此法界。以其为诸法总持,故得无法不备,无机不收也。佛唯欲众生超凡入圣,了生脱死。然众生根机不一,心愿各别。或有众生求福求寿求财求子等,只要心诚求之,有求必应。此虽是世间法,然接引下根,渐种善根,故亦满愿。若论佛之本意,唯欲众生一心念佛,求生西方,仗佛慈力,临终接引往生西方。一得往生,便出三界轮回之苦。从兹渐进,以致成佛。方为念佛究竟实义。

第一因缘 若论来因,此话很长。曾记民国十一年,光至申,住太平寺。江易园居士因大陆轮船失火,欲作佛事。光劝他念佛七日。又令彼公司主事者,陪念到底。以念佛利益,比他种佛事功德殊胜。欲令烧死溺死之人,得真实利益,故令专一念佛也。前年江君夫人死,欲作佛事,寄洋一百元,祈光为作佛事。于是在普陀法雨寺打一佛七。圆满之夜,颇有灵感。然江君本来对于念佛心甚切。其全家被他感化,念佛亦甚切实。因于丧事中全家念佛。不特此也,江君于家乡颇著名望,其对乡人也平时皆劝其念佛。一方之人,皆受其感化。凡乡间送奠仪者,悉皆却之。告人言,凡来吊丧者,念佛一枝香,胜于送奠仪多多矣。自是乡人分作数班,一日来一班念佛。念至数日方了。

由有此种原因,江君的儿子,名叫有朋,于法雨佛七圆满之夕,梦见来许多信。就中取一封上楼上佛堂看之。佛堂之灯,明逾电光。打开信封,系一图画,即极乐世界之境象也。法雨打佛七,共有十六僧人。于先一日,光对众僧说,你们念佛,要老实恳切,自他俱得其益。因此僧人各各认真。此亦灵感之一因也。此事略状,已登居士林林刊。欲知其要,可检阅之。去年江易园居士父亲死,彼亦寄洋,祈光为打佛七。今年其友吴长荣之母死,亦寄洋祈打佛七。彼信寄普陀,光于本月初三来沪,初四到南京,初七回沪,始知其事。商之太平寺真达和尚,但太平寺已应赵竹君家佛七,不能并行。复转商于关别樵居士,就佛教净业社为道场。关居士面允,所以今日就此处为佛七道场。江易园居士平生最欢喜念佛。对于念佛法门,提倡不遗余力,颇著灵感。去年婺源地方亢旱,易园劝大家一心念佛,不几日即下大雨。因此立一佛光莲社。入社念佛者甚多。亦拉光为名誉会长。其念佛灵感,种种不一。如祷雨祈晴及愈病等事,皆颇彰著。可知念佛利益最大。此为第一种因缘。又去年李云书居士,因其弟妇病重,来太平寺欲作佛事。我劝他打念佛七。其弟妇之病,经许多医生医不好,末后一医生悯其受苦难堪,令吃快活药以速死。

云书因为设法求佛加被,故此来与光商。光令打念佛七。不久光回山,亦不知得何利益。至今年四月初七,光往居士林看谛闲法师。李云书亦来,言去年当打佛七第一天,他的弟妇得了一梦。梦见在三圣堂同僧众在一处念佛,工夫甚久,且甚清爽,病遂渐轻。云书对彼说,我在太平寺为你念佛,不是三圣堂。彼弟妇言,不是太平寺,是三圣堂。后来打听方知太平寺是普陀三圣堂下院。可见有病之人,若能念佛,必蒙佛力加被,令病痊愈。此其明证者一也。今年七月间,李云书自己有病,当病重时,请数居士念佛,后以昏迷不懂人事乃止。继思去年弟妇打佛七事,著人至太平寺访我,及真达和尚。因我二人同在普陀,遂寄信祈来沪打佛七。以七月间普陀香市已过,时正清闲,遂在普陀三圣堂打佛七,择于七月十四日开坛,二十日圆满。光十三日即与云书信,十七日彼回信,云已好了八九了。现在李云书病体全好,只是体气尚未复原。李云书如此重病,藉佛七加被,得以痊愈。灵验如此,此其明证者二也。

第二纲领,现在的人,多多好奇,好铺排张罗。如护国仁王法会,金光明法会,持楞严咒法会,大云轮法会等。此种法会,功德利益,不可思议。但以今人财力单薄色力单薄。虽云举行,难获胜益。以非人人能行之事故也。若念佛念观世音菩萨,则无有一人不能行者。故其利益,非一切法会所能比也。以念佛法门,三根普被,最为逗机。虽孩提之童,亦能为之。若念经只可少数人,不能人人皆念。四五年前,四川一通告寄来,言川中战事不息,欲祈消灭,令一切人念楞严咒。要知楞严咒能讽诵者,千人之中,难得其一。且刊印许多令人佩带,及贴于门首等。事颇烦琐,所费又多。何如念佛,或念大悲咒,或念观世音菩萨,较为直捷了当。故我见彼诵楞严咒的倡议,甚为好笑。以其徒事铺张,无补实事故也。既然如此,则远不及念佛利益。以一句阿弥陀佛,即佛所证之无上菩提觉道。吾人若能以此名号自熏。久而久之,即能与佛气分相同。况此一句,无一人不能念。即或懒惰懈怠不肯念,闻大家念佛音声,亦有利益。两两比较,故胜于念经多多矣。

以念佛最极简便。即不念佛者,闻佛音声,一历耳根,即种善根。由此一句佛号,灌入八识田中,将来遇缘即发。设使怨鬼恶病逼迫,念佛便能却之。所以凡具信心念佛的人,应当以此普劝修持。不独家人父子,应当劝导。即一切有缘之人,亦当如是劝导也。问,念佛一法,何以见得三根普被。答,五逆十恶极重罪人,临命终时,地狱相现,闻善知识教以念佛,或念十声,或念数声,即可蒙佛接引,往生西方。以其苦逼,发恳切心,故得成办。不得以泛泛悠悠念者为比而生疑也。此为下根。若论上根,以初发心住,乃至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四十一位法身大士,皆须念佛回向往生,以圆满佛果。由此言之,一切法门,皆以念佛为其归宿。若唯务高深,谈玄说妙,则如数他人宝,自无半钱分,毕竟自己受用不著。以业尽情空,方了生死。但能谈说,有何利益。须知见思二惑,即是生死根本。不到业尽情空地位,何由得了生死。念佛则仗佛慈力,利益宏深。故清凉国师说,愚夫愚妇,颛蒙念佛,即能潜通佛智,暗合道妙。念佛法门,最合末法时机。善导和尚说,若论学解,一切法门,都应当学。若论修持,须择契理契机者,方有实益。

念佛一法,因该果海,果彻因源。最为契理契机。今人俱宜修持。然念佛法门,亦有多途。求其妥当,惟有持名。即如观像观想,亦有流弊。以心地不明,观法不知,或起魔事。若观实相,则谁能彻契。是故念佛之人,不可务为高远,当事实行也。缅甸一后生,念佛甚切,颇现净妙境界,自以为得。光令但期一心,勿希境界。否则难免著魔。今年四月间来信,所有境界,极其险恶。光与彼书,当摄心静念。所有境界,皆作幻化。好勿欢喜,恶勿怖畏,自可消灭。须知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若到心佛相应之时,有境界无境界皆可。未到心佛相应之时,妄欲即见胜妙境界,即是招魔之根。古人云,余门学道,如蚁子上于高山。念佛往生,似风帆扬于顺水。华严一经,圆该诸法。究其归宿,乃在回向往生西方。诸大乘经,无不赞扬净土。四经专明其致。西天,则文殊,普贤,马鸣,龙树等菩萨,自行化他,悉皆指归净土。东土,自远公庐山结社以来,昙鸾,道绰,天台,善导等,代有闻人。良以佛悬知后世众生,根器薄弱,特开念佛法门。故诸菩萨祖师极力提倡,以期一切众生,同于现生了脱生死。语云,少实胜多虚,大巧不如拙。念佛法门,须以实行做去。故莲池大师临终嘱大众曰,愿大家老实念佛。诸位果能老实念佛,则不负如来说此特别法门之大慈悲心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