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三大要》述义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大安法师 发布时间:2016-3-11 21:16:09 繁体版 

《临终三大要》述义

《临终三大要》作于民国十九年,即一九三○年,这篇文稿完全是从印光大师的真实心里面流现出来的,文句直白,义理幽深。为一切众生如何面向死亡,提供了一个辉煌的往生净土的起点。

惠以众生真实之利,让他了脱生死轮回

死亡,世间人无一幸免,众生内心最深的恐惧就是死亡。临命终时,一生的善恶业俱时现前,一点做不了主宰,哪种业力最强,就被牵引到哪一道里面去轮回。这是无量劫以来,我们生命流转的基本情况。

三恶道苦不堪言,但它的本质特点是幻苦,是空的。净土法门,是信愿念佛、求生极乐净土的法门,可以最直捷、简便地免除生死轮回之幻苦。阿弥陀佛四十八大愿,是平等普度九法界众生的一种彻底的悲愿,是无条件的救度。在众生不能做主的死亡关头,阿弥陀佛慈悲地施设了临终接引愿——第十九愿。只要信愿称名,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其人前,慈悲加佑,令彼带业往生,横超三界。一到极乐世界就是阿鞞跋致菩萨,就能安享无有众苦、但受诸乐的涅槃常乐,了脱无量劫以来在三界六道无休止的生死轮回。

儒家谈孝顺,是关心父母的身体、赡养、传宗接代、光宗耀祖,是在世间法范围。佛教不仅孝顺父母现世的肉体,更要孝顺他的佛性——法身慧命,这是大孝当中的大孝。同体大悲,我们要发这样的孝顺之心,劝父母兄弟赶紧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这是生命当中的一件大事。病人愿意听劝,又有好的因缘——家亲眷属或者莲友为他助念,不求身体健康、起死回生、延年益寿,目的则是在他生命终结的那一刻,由此死已,即生西方。惠以众生真实之利,让他了脱生死轮回。

成就病人往生有三大要。第一,善巧开导安慰,令生正信。首先要了解净土法门的原理,这是契理。尤其要了解病人的心态、需求、痛苦、内心的疑结,对机开导,才有作用。开示者要有大慈悲心,非常耐心。善巧开导安慰的目的是要让他产生正信。第二,在操作层面,助念者要换班念佛。一方面避免长时间念佛的疲乏,另一方面是使佛号相续,保持净念。第三,千万不要去搬动病人的身体,也不要在旁边哭泣,避免耽误他往生净土的大事。

果能依照这三种方法助念,可以消除病人多生多劫的业障,增长他往生净土的正因,蒙阿弥陀佛慈悲接引,超凡入圣,圆成佛果。这种仰仗眷属助念的力量,才叫真孝、真悌、真仁慈、真仁义。能真正地给众生恩惠、利益,是菩提心的显发。被助念者能得大利益。助念者亦然,培植了净业之因,也能得人助念之报。助念中产生的瑞相与胜妙,会使大家产生信心。这种助念自利利他,久而久之,那就能够“相习成风”矣。

第一大要:善巧开导安慰,令生正信

要“放下一切,一心念佛”。恳切地劝勉病人,让他明白,放不下的东西就像一个木桩子,会把他系在这个地方。放下一切,提起这句佛号。

要让他在交代需要交代的事情后,把一切置之度外。作随阿弥陀佛往生极乐世界的观想,对世间不生一念的系恋之心。现前一念的体性是与诸佛平等不二的真如自性,本自清净,本无生灭,所以病人要当下体认,舍这一期的业报身而又受其他的业报身,这是业力的惯性。我现在闻到了净土法门,要把这种惯性、这种恶性循环,全力截断。

如果不信愿念佛,求生净土,就会随善恶业的力量,投生六道。善道即人道、天道和修罗道;恶道即畜生、饿鬼、地狱三恶道。

所以我们临命终时要恳切、至诚地念南无阿弥陀佛名号,这是众生与阿弥陀佛感应道交的能感之机、能感之心。全生命地念佛,那是“全心即佛,全佛即心”,必定能感得阿弥陀佛的大慈悲心。由此大慈悲心所结晶成的愿力是遍布虚空法界的,只要有感,马上就会应,就像洪钟待叩。一叩,这口钟就会响,临终接引愿发挥无作妙用,阿弥陀佛亲自垂慈接引,引导神识到莲台,莲台闭合,往生者弹指间就到了西方极乐世界。这么长的距离,一念间去,都是来自于阿弥陀佛愿力的加被,不是自己的能力可以去得了的。

不要怀疑自己是业力凡夫,业障深重,烦恼厚重,不可能短时间念佛就出离三界,这是自力的立场。我们的信心要从阿弥陀佛的角度来建立,阿弥陀佛就是要平等拯救九法界众生,尤其是罪恶深重的众生。地狱相现前的紧要关头,若遇到善知识以慈悲心劝导他念南无阿弥陀佛,这时候他念佛非常真诚,以突围的心念,以全部的生命去念。这样念十声南无阿弥陀佛,任何一声佛号感通上了弥陀的愿力,地狱猛火变成清凉风,吹来朵朵莲华,上有化佛菩萨,慈悲接引他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要给病人开示信心——信自性。了解吾人本具真如佛性,由于烦恼重,业障深,无量光寿的性德不能现前受用。我们一心归命阿弥陀佛,就好像一个舍父逃逸的浪子就路还家了。西方极乐世界是我们本有的家乡,我们自性本具一切庄严。

信自和信他是一对范畴。还要谈信他,就是信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无量劫以前所发的四十八大愿,是面对九法界众生所发。特别是十八愿:他方世界若有众生闻信我阿弥陀佛名号,能以至诚心、至信心、至乐心去念,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所以一切众生临命终时,以至诚恳切心称念阿弥陀佛名号,发愿求生净土,无一不蒙弥陀愿力垂慈接引。

由于阿弥陀佛愿力的保证,这个法门是万修万人去,对这一点千万不可怀疑!怀疑是一切重罪的根本,构成了我们跟阿弥陀佛感应渠道的绝缘体,就不能蒙佛接引、往生净土。

要开导病人不怕死,厌离娑婆、欣求极乐。对于死亡要生欢喜心、感恩心:离开这苦难的世间到快乐的世界,这是种生命的转换,从苦难的人法界转到极为庄严的佛法界。如果还怕死,说明你的信愿是有问题的,怕死的心障碍往生,你就跟佛光、愿力感应不上。

最后要谈名号的功德不可思议。阿弥陀佛果觉的无量功德、神通、智慧、善巧、威德都在这句名号里面,在众生信愿念佛与这句名号的互动当中,名号就像大冶洪炉,我们多生多劫的罪业就像片雪,接近就会融化。善业的种子(包括念佛)开始起现行,法尔自然地增加相续的善根、净业的力量,就能跟阿弥陀佛的四十八大愿、十二光如来名号的功德感应道交。你还怀疑阿弥陀佛不垂慈接引吗?

这样委曲宛转的开导安慰,契合病人的想法、易于接受,他自然就会生起对净土的信心。这叫信解。能感之机,引发信愿。

我们对父母尽孝道,对朋友尽友道,都在上述这些方面体现出来。千万不可随顺世俗的情感,求神问医。这在世间,大家都会赞叹。但是,父母大命将终结时,这些鬼神医药能够让父母不死吗?何况求神问医会耽搁念佛往生净土的这桩大事,会让病人对阿弥陀佛大医王的信心打了很大的折扣,就跟佛号感应不上。许多人在父母临终时,不惜资财请医生来看病,却把对父母真实的利益撂在一边,这叫“卖孝”,做表面的功夫。这种作伪的心念,天地鬼神是清楚的,“不有天灾,必有人祸”。

为人子女者要注重帮助父母的神识——身体的主人公得其所哉,就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在世间法当中,如果你主张过度治疗、大操大办丧事,可能不明道理的人会称赞你“很孝,做得不错”,但是不值明眼人一提。

“善巧开导安慰,令生正信”是《临终三大要》最重要的部分。这种终极关怀是非常超越的,属于难信之法。所以,开导之人首先要有充足的信心——自信教人信,信阿弥陀佛悲愿,决定能拯救业障深重的人,一心皈命,定得往生。

第二大要:大家换班念佛,以助净念

“令生正信”里面,包含着恳切的愿。但落实在念佛上,由于病人体衰心弱,妄念纷飞,临命终时不容易令佛号长时持念,即使平时专修念佛法门的修行人,此时也要完全仰靠他人的相助才能得力。家中眷属就应共同发起孝顺慈悲之心,为病人助念“南无阿弥陀佛”的佛号,令他出离苦难的生死轮回。

如果病人还没有到临命终的关键时刻,家中眷属可以分班念佛助念。宜分三班,视家中成员多少,每一班限定几人。第一班出声念,第二、第三班默念。念一个钟点后,第二班接着念,头班和第三班默念。如果有小事,就在自己默念时去办理。值班时,助念人员断断不可离开。第二班念完一个钟点,第三班接着念,终而复始,念一个钟点,歇两个钟点,这样纵然是昼夜不断,也不会觉得辛苦。

助念人员就不像亲属助念那么方便了,他可能是从比较远的地方过来的,方法上会有所变通,就可能不止念一个小时了,一个班可能会念两个小时,甚至四个小时了。这就不要过于拘泥,应该按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条件,在分班和时间上灵活掌握。总之,关键就是佛号不断。

在理上,助念人员要建立愿意帮助他人念佛往生的这种心态和愿力。这种心态、愿力是建立在自他不二的基础上,如果你肯发心助他人净念往生,等到你临命终时,也会得他人助念往生之报。为父母尽孝应该是要恳切助念,为一个陌生人,也要有同体的慈悲心来为他助念,这种无分别的平等心现前,就能培植自己的福田,增长自己的善根。你帮他人助念,利益他人,本质上还是具有着自利的实质内涵在里面,这是佛教的一个比较深邃的道理。

成就一个人往生极乐净土,即是成就一个众生作佛。这个众生作佛,又能度无量无边的众生。这个往生者作佛的功德,缘起是你成就的,所以成就他人往生净土的功德是不可思议的。助念过程确实很艰难,大家一定要有菩提心,就能不疲不厌,捍劳忍苦,难行能行,难忍能忍。

这样三班相续,念佛的声音要不间断。病人如果能跟着念,就随着助念的声音,小声念;如果力气不够,可以摄耳谛听,心里跟着念。心被这个佛号所摄住,就心无二念。如果不听佛号,不用佛号摄心,还是妄想纷飞。心无二念,自然就可以跟阿弥陀佛的名号光明、愿力相应,相应就能够成办往生的这桩大事。

念佛的声音不宜太高昂,好像都念到云霄里面去了,这会伤气,难以持久。但也不能太低,听不清楚。不可太快,也不可太慢。太快,病人跟不上,听不明白,听不清楚;太慢了,气接不上来,也难以得到利益。所以,佛号要不高不低,不缓不急。尤其要站在病人的立场去体量,一定要略为慢一点,他才能够听得字字分明,句句清楚,佛号经过他的耳根听进去,入到他的心里去,这样才能够得力。

所以助念团对佛号的节奏、高低、速度快慢是要经过训练和研究的,一般以低沉缓慢为主,可入到病人的心里,效果会好。

念佛时,法器唯用引磬,其他一概不用。引磬的音声叫金声,是金属的声音,比较清越、有穿透力,令人心地清净。在昏迷或者禅定状态时,引磬的声音能够穿透进去。木鱼的声音比较浑浊,不宜用在临终助念。

关于六字和四字名号的问题,印祖裁定,助念宜念四字佛号。可以先念几句六字佛号,以后就专念“阿弥陀佛”四字,在音节的重音方面,应该注重“阿”字。不念 “南无”,是由于字少容易念,因为考虑到病人临终时,心力很怯弱,六根、精神涣散,不要让他听的字句很多,念的人和听的人都省力气。

无论家中眷属还是外请的莲友,人多还是人少,均以此方法来念。一个原则就是佛号不要间断,不可以大家一起念,然后休息好了再来念,佛号就间断了。在病人断气的紧要关头,大家要同心协力,三班的人集中起来同念,直到这个病人气断之后,又恢复分班念。断气之后念多长时间,是因地、因时来制定,但至少不能少于三个钟点。可以定为八个小时、十个小时,或者二十四小时,有条件的可能念四十八个小时,再有条件的,可能七天都是佛号不断。底限是不能少于三个钟点。在医院里面,这很难做到,一断气,就被送到冰柜里了,这很不吉祥。所以如果有可能,尽量回到家里往生或者到寺院往生,能提供亡者断气之后二十四小时或者四十八小时的念佛。之后,再料理安置等事。

在临终助念的过程中,不得让亲友来病人前问讯、安慰。如是俗情,直接就是推人下海。在世间,此情可以理解,他们希望病人多活几年,但是就往生的立场来看,实在是可痛心的。现场主事的人,一定要事先就跟眷属们说清楚,否则就贻害病人了。因为病人此时要一心念佛,如果有家亲眷属问长问短,就分心了。尤其如果他压下去的那种情感,又给调动起来,佛号感通的渠道被截断了,就往生无分了。所以,不可让亲友来探视是原则问题,要坚持。

第三大要:切戒搬动哭泣,以防误事

要顺彼之势,不可移动。病人临命终时,千钧一发,要紧之极,正是转凡成圣,或是投生人道、饿鬼道、、畜生道的分判之际。阎浮提的男子女人临命终时,神识昏昧。首先第六识昏昧,第八识也在颠倒。此时若赶紧念“南无阿弥陀佛”名号,能得到善缘,令亡者离开恶道。前来的这些恶道鬼神,包括魔道里面的魔王魔子,一遇佛号,都会退散。这是佛号不可思议的功德!所以,只可以佛号开导病人的神识。

这个时候,断断不可以为病人洗澡、换衣,或者转移他的床位。病人或坐或卧,哪种姿态舒服就用哪种,不可以强求。家亲眷属不可对病人生悲泣之相。病人此时,身体非常怯弱,非常敏感,你一动,他全身就会疼痛,就是拗折扭挒的痛。这一痛,瞋恨心就会生起来,如果佛号中断了,恰好瞋恨心生起来的那一刹那断气了,他的神识是随着瞋恨心走的,大多就堕在毒类。毒类就是豺狼、毒蛇、蝎子等畜生,这是非常可怕的。所以在八个小时、十个小时都不要去动亡者身体,可能还有残余的神识没有离开。这是一种禁忌。

另外一种禁忌是不能对病人悲痛哭泣。家亲眷属哀哀痛哭,病人的情爱心会生起来,佛的念头又止息了,那就随这种欲望的心去六道轮转了,生生世世都在这个情爱当中铁网笼罩,不得解脱。

所以杨杰居士说:“爱不重不生娑婆,念不一不生极乐。”念佛的念头一定要纯一,跟阿弥陀佛的大悲愿力感通,才能往生。此时对病人最为得益的事,莫过于一心念佛;最为损害的事,莫过于轻率地去动他的身体,或是哭泣。若产生瞋恨或情爱之心,想往生西方极乐净土,万无有一。

唯有深信切愿,一心念佛,才能感通得上。临命终时,即使有相当修行的人,也是做不了主。所以,阿弥陀佛给我们发的临终接引愿非常重要。我们信愿称名,仰靠阿弥陀佛接引的力量,“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安慰引导我们,放光摄受,我们随佛往生,神识进入莲台,才能够确保离开三界轮回。

助念一法,在《华严经》中就已提到了。在西域、天竺一带,有一个助念的仪轨,有一尊佛像,有一个幡,佛像面西,病人也朝西,幡的顶部绑在佛的手指上,幡的尾部就让病人抓着。用这种表象来告诉病人:你作随佛往生之想,抓着这个幡,那一头是在佛的手上,这头在你的手上,紧紧抓住。然后再给病人施设一个佛像,让他看着佛像,旁边的同参道友帮他助念佛号。基本上现在的助念也是这种模式,是自古传过来的,是有根据的。一心一意念佛,作随佛往生之想,作决定往生之想,这就把真信切愿完整地表达出来了。所以无论是助念者还是家亲眷属,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就是要帮助这个病人心无二念。

偈云:“顶圣眼天生,人心饿鬼腹,畜生膝盖离,地狱脚板出。”人在死亡时,身上暖、寿、识三者还在的话,说明他命根未断。如果身体全凉了,神识就会离开。如果热气是从身体下部向上走的话,这就是超升之相;如果热气从上部往下走的话,就是堕落之相。

人断气后,通身冷透,唯独头顶百会穴发热,这是超凡入圣、了生脱死之相。如果全身冷透,眼部和额头发热,是生到天道的标志。如果身体的下部和头顶已冷,只有心窝发热,说明亡者投生人道。如果腹部独热,说明生到饿鬼道。如果膝盖独热,说明生到畜生道。如果唯独脚板发热,就生到地狱道了。

这是通途佛法谈生命终结,断气之后,进入轮回的相状。净土法门具有超越性。临命终时,病人能够一心皈命,全身命地去念。全佛即心,全心即佛,心佛一如,就具足信愿念佛的主因。助念则是一个增上缘,一个善缘,或者一个强缘。就好像爬山,这个人必须愿意爬,然后助念人员在前面拉着,或者在后面推着,帮助他登上山顶。这样,病人至诚念佛,得莲友的助念之力,就决定可以带业往生。

助念过程当中,不可多次地探验临终者身体的冷热情况,如果神识未离,让他有疼痛感了,会让他生烦恼,以至于障碍往生,这样的罪过实在是无量无边。印祖要求亲友,恳切念佛就可以了,不需要去探验病人哪个部位热,哪个部位冷。净土法门是特别法门。你不能一概判断:只有头顶热才往生,神识从其他的地方出去就不能往生,还不能这么下结论。

为众生助念是孝道的彰显

作为子女,要在前面所谈临终三大要的开示中,特别留心,要落在助念的实践上,这样去做,才是对父母真正的孝顺。如果还是循着世间的种种俗情,又是哭泣,又是做排场,又是赶紧换衣服,这就是不惜推父母双亲再下生死苦海,让他轮回!做这些世间的俗情,就希望表现自己是一个孝子,要使得一班不明白真正道理的无知无识者,一齐都称赞你能尽孝。所谓大家称赞的世间的孝,跟罗刹女的爱正好相同,罗刹是一种鬼道众生,叫捷疾鬼,以人的血肉作为美味。经典说,罗刹女要吃人的时候常常说一句话:“我爱你,所以要吃你。”印祖通过这个比喻,语重心长地告诉大家:不要以为此比喻不近人情,因为众生都是颠倒的。而佛法所谈的真理层面,往往就跟颠倒的人情是有距离的。

印祖深刻感悟到众生的痛苦,要让众生得到真正解脱的安乐,希望大家不要在表面上做假招子。亲得离尘垢,子道方成就。如果你一辈子只是让父母衣食不愁,赡养他的肉身,乃至于世间事业做得很红火,光宗耀祖,但最终你的父母还在这里轮回,世间之孝还不完整,有很大的缺陷。

我们为众生去助念,实际上是孝道的彰显。首先对自己的父母要行这个孝,然后再观察,一切众生多生多劫都是我们的父母、兄长、家亲眷属。要像地藏菩萨现量亲证的一样,把孝道由这一世的父母扩大到无量无边、生生世世的父母。

大家都有一种体会,当病人面带微笑往生的时候,所有的助念者都跟着欢喜,助念现场充满着喜气洋洋的气氛,丧事变成喜事。生死是人的一件大事,世间人把死亡看成是最为悲惨的事情,净业行人是把死亡看成一个极大的转换良机。信愿念佛,摆脱这个苦难的、污秽的、生灭的业报身,转成从莲华诞生出来的如来身——金刚那罗延身、无量寿身、决定成佛之身。所以我们要把有限的人生作为一个跳板,从娑婆世界苦海无边的此岸,以信愿称名作最后一跳,跳到极乐世界八功德水里面,从莲华中诞生吾人的法身慧命。这是生命最为辉煌的转换,值得我们尽形寿、全身命地去做。对自己是这样勉励要求,对他人也是这么期待帮助,这是临终助念非常神圣的目标,希望大家努力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