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八苦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大安法师 发布时间:2013-7-14 22:30:10 繁体版 

人生八苦

无量劫以来,我们一念无明,迷惑颠倒,造诸恶业,轮转六道,很难发起出离心。所以,必须要激活!要把它激发起来,激发我们的出离心,鼓扬我们的欣慕之心!这个激发还有折伏和摄受两种方法,折摄并运。释迦牟尼佛就像悲父在给我们讲这个世间五恶五痛五烧,那种种的不如意,种种的罪恶剧苦,我们在其中勤身营务。

我们是什么样的生存状态?《佛说无量寿经》后半部,就是我们娑婆世界苦难的非常淋漓尽致的描述。前面介绍西方极乐世界无尽的庄严,后面介绍娑婆世界五恶五痛五烧,这两个经文摆在一起一看呢,哎呀!西方极乐世界是清凉池呀!西方极乐世界才是清净,美好的故园啊!这里是大火聚呀!这里是茅坑啊!是牢狱啊!是火宅啊!这样才把它激活起来!

那么我们再来具体地展开,这种激活要来自于我们领会它,要智慧地观照它,我们凡夫众生没有智慧就在于,我们在生活的现象表层被那些虚幻的东西迷惑了,欺骗了,不了解事情的真相。为什么释迦牟尼佛首先要讲四谛法,苦谛?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苦难当中,但是意识不到自己的苦,这就是一个迷惑颠倒,能够意识到我们在苦中,这就有点智慧,就是苦谛了。但往往大多数人不能意识到,尤其在现在的市场经济,这种物质文明比较发达的时候,他天天感觉很满足啊!

我去年碰到一个小老板,吃得胖乎乎的,穿的是很名牌的衣服,红光满面。他就问我一个问题啊,他问佛教讲苦海无边,我觉得很快乐啊,什么叫苦海无边?不认识事情的真相,那么这就需要深遂的智慧,才能够透过这个虚幻的,所谓的快乐的这种假相,了解生命本身的苦难感。

释迦牟尼佛作为一个太子,他为什么要出家?就是由于生老病死本体上的苦难,他不能释怀呀,即便是贵为天子,富有天下,也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他不能安心,他要解决生命当中最本体的问题,他要出家,也要令一切众生离开这种八苦!因此,我们要常常智慧地观照这个世间的苦,然后欣求西方极乐世界的乐,要不断地把佛经里面的净土五经来熏习自己。无问自说的净土法门体现了诸佛如来度化众生,出离生死苦海的最极悲心哪!

很多经典都是有问而说,唯有念佛法门是无问自说。为什么众生问不出来?梦都梦不到嘛!然而这个法门又能彻底地给予众生究竟离生死苦得涅槃乐之大利,所以看到众生能够信受,根机成熟,赶紧去说啊!为诸众生做不请之友呀,惠以众生真实之利啊!

透过释迦牟尼佛对我们的宣说,我们把两土的状态作个比较,那真的是稍有点理智,都会有一个毫不踌躇的抉择了。我们就从这世间的八苦来简单地谈一谈,这个八苦不管你是帝王将相,还是贩夫走卒,都同样地要经受。

这个世间我们有生苦,出生本身就是一种苦啊。我们是带着一念无明妄动,带着那种贪欲的心在中阴阶段啊。看到有缘的父母这种交合他就投过来呀,投过来他有一个自居的作用。弗洛伊德讲自居,如果对男根感兴趣,他就会本能地排斥他的母亲,自居一个角色!这样他就会变成一个女婴,投胎为女的。如果他对女根感兴趣,他就会本能地排斥他的父亲,自居一个角色,成为一个男孩。然后父母精血混在一起,他的阿赖耶识搅在一起就入胎,在母体里面,在生脏和熟脏之间,那是天天跟屎尿待在一起呀。

然后吸母体的四大地水火风来长养他的六根啊,这个过程都是很苦啊!它待在一个很阴暗的地方,就像牢狱一样,叫胎狱呀!当母亲吃点硬的东西下去的时候就像高山压下来一样啊,当一杯冰水喝下去的时候就是寒冰地狱一样啊!他是遭受这样的苦难。然后在十月怀胎成熟,就从狭窄的产道出来,倒悬之苦呀,一出来他是带着那种哭声来到这个世界的。风吹过来在皮肤上,那是像刀割一样的,这种生苦啊,现在我们都忘了!那么如果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就离开了这个生苦啊!就不是由淫欲的烦恼去投生的,而是由念佛的愿力去的。阿弥陀佛正觉的果地,赐给我们的莲华,这个莲华代表在我们烦恼的淤泥当中开显的如来正觉,九品莲华为父母,是化生啊,莲华的化生啊!不是胎生啊!所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就离开了生苦。但在三界六道当中,这种生的苦是一轮又一轮,今生是一个人胎的苦还好一点,下辈子可能到马胎,牛胎,驴胎里面去了,那就更苦不堪言了。

在这个世间,衰老是一个苦。我们的念头,念念的迁移生灭,就有时间的概念,这个时间是建立在我们的念头当中的。有一念过去了就是过去,当下这一念是现在,即将要来的那一念是未来,这叫过去、现在、未来三际。但是这个念头是虚幻的,所以这个时间的观念也是虚幻的,在百法当中称为心不相应行法。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也告诉我们,时间是虚幻的,是为了解释一种事情的工具手段而已,不是客观物理世界的真相。但是我们在这种八识的妄心当中,念念在迁移,就必然要衰老,感受老苦。

你看看那些,在大街上的老人。前几天我们也到安养院看了一下,那是颤颤巍巍啊!新陈代谢呀,免疫系统呀下降!种种疾病呢!吃饭都吃不下去呀,牙都脱落了啊!那么这个时候,他又是很孤独啊!老了如果没有种信仰,很孤独啊!天天盼望他的子女来看他,那个子女现在自己都忙不过来啊!不来啊!寂寞,于是跟别人谈话,谈什么呢?那只有回味他似乎辉煌的过去呀!我当年怎么样,我当年怎么样,但是你老是讲当年,谁爱听呢?那不爱听,他也得唠叨呀!所以年轻人最怕老年人的唠叨啊!但是这要注意,年轻人应该体会老年人,自己也会老,所以要宽容,理解老年人的唠叨,你给他充实,给他尊重。

从现代心理学来看,一个年老的人如果没有一种精神寄托,没有宗教信仰,他是很可怜的。如果他有一种信仰,他能够念阿弥陀佛,那他就很自在,子女看不看他就无所谓,他还希望你不看他,你看他还耽误他念佛啊!那如果说不念佛,他天天到大街上,就坐在大街上看过往的行人,看过往的车辆,看得满面尘埃,他呆呆地在那看着,你看可怜不可怜。老苦,老态龙钟人都不喜欢,我们都要经过这个过程。

病苦,我们有地水火风四大的身躯,这就像箧中的四条毒蛇啊!我们如何侍候它,这个蛇都会背恩小人呢!你给它咬一口,就不行了。有一大失调,一百零一种病就起来了。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有生病的体验呢,一生病就灰心呢,一发高烧就像在地狱一样的很不舒服。现在大家真是怕生病,但是又不得不面临这个生病。

西方极乐世界就没有这些啊!在西方净土,它离开了这种生灭的心,它没有春夏秋冬季节的迁移呀!他不会衰老!他是金刚那罗延身,不会衰老!这个西方极乐世界往生者,他的身体构成,不再是像我们这样的血肉之躯。类似光与磁的整合,所谓清虚之身,无极之体啊。他就没有我们身体那么多细菌啊,病毒啊,这些东西,他不会生病啊!那在西方极乐世界不存在医疗保险问题啊!也不需要这么多大夫啊!所以离开了老苦,离开了病苦。

我们这个世间还要面临一个,可能大家最不愿意面对,但必须面对的问题——死亡!死苦啊!一切有生命的众生都是贪生怕死的!好死不如歹活啊!花再多的钱,哪怕维持一个小时,一分钟的生命也在所不辞啊!所以生病生到最后,即便是绝症,也要输血,也要全身插满管子,拿着氧气袋!为什么?他有一个对生命的渴望,不想离开这个世间,但又必须离开这个世间,这时候他的痛苦就像生龟脱壳啊!那样的痛苦啊!再加上如果不信因果,没有修行,死后到哪去,他是一片茫然,一片黑暗,恐惧呀!就是所谓彻底的无神论者,在这个时候他也害怕啊!但是很多人对这个事情由于太害怕,太不想死,所以他就回避这个问题。

很少有人谈论死亡的问题,一谈,他即便看到了很多的死亡,他都认为这是别人的事,跟他无关,他不会死。他哪怕活到九十多岁,你祝贺他,哎呀,祝你长命百岁呀!他会不高兴,你怎么让我早死啊!所以对生命的执著、留恋,但又必须要走,他很苦!然而这种生命的,最渴望生命的一切宗教,追求永生啊!道家也追求长生不老啊!羽化升天啊!基督教也是要永生啊!然而其他的宗教想达到这个,面对死亡,要超越它,很难,但如果到了西方极乐世界,你就是无量寿了,这种不可说不可说的阿僧祇劫,永远不会死亡啊!一生补处菩萨啊,寿命跟阿弥陀佛等同啊!

为什么他们是无量寿?因为他契证了心体。有生有灭就有时间,有时间必然会有衰老死亡啊!你就是修仙道修到了天仙,地仙,哪怕修禅定修到非想非非想定,你那个微细的生灭的心,还没有坐断啊!还会堕入轮回里面啊!就像鱼被冰冻了一样,但是这个冰化了,它又活过来了。这些都不能解决问题的,唯有契证到不生不灭的涅槃,它才真正是无量寿。这就是涅槃常乐我净的常,超越了时间的一种性德!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慈悲愿力加持令我们离开了死亡,无量寿,那么在这一期的生命当中,我们一定要每天想到死这个问题!不能像一般不修行的人一样,回避这个问题,实行鸵鸟政策,这是不能的。

念佛行人直接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死这个问题,就是学这个死,每天要遭遇这个死!每天要想到我对这个死解决了没有?!这一期业报身的死,是我们西方净土莲华化生,法身慧命诞生的开端。在净土法门叫文成印坏,文就是我们念佛往生的那个净土生因啊!就是莲华化生的这种文成啊!就在文成的当下,在这个娑婆世界的业报身就消失了。

临命终时阿弥陀佛现前拿着莲华接引就是我们净土的生因,当我们在莲华上诞生的时候,我们娑婆世界这个五蕴身相,如蜡印,这个印章是蜡做的,蜡印印泥进去的时候,这个蜡就成为印的组成部分,一烧之后,蜡熔化掉了,印文就同时现前,没有一个间隔,这就叫文成印坏。一到西方净土就得到无量寿,解决了这个世间的死亡问题,这叫做死生。当我们了解了这个真相,一个念佛行人他是很坦然、很愉快地面对这个死亡,他不会恐惧。

所以古往今来有许多的念佛人,临命终时是带着非常灿烂的笑容,离开这个世间的。远离一切恐惧、不安,他是带着欢喜、喜悦。你看临命终时他看到阿弥陀佛现前,那种愉快、那种发自内心的欢喜的笑容,世间还有什么表情能够比得上?我们说这个世间讲临终关怀,净土法门,阿弥陀佛给予我们的名号以及西方极乐世界安立之所,这是最伟大、最安乐的临终关怀啊!我们要把这个临终关怀传达给众生,让他有一个归宿。哪怕他临命终时,得了绝症,一般来说是非常痛苦的时候,如果你给他传达阿弥陀佛慈悲愿力,让他念佛,他能够安住在这个佛号当中,这种疼痛都会大为地下降。

这方面的例子是很多的,他有一种很强的镇定,止痛的作用。也确实得问问,痛的是什么?其实有一个不痛的东西嘛,痛的还是我们虚妄的心嘛。如果我们把真心全部放在阿弥陀佛名号当中,身体本身是一个臭皮囊啊,是假的东西啊。你把这个身体跟这个感受疼痛的心分离,你就自在了嘛,八苦交煎也无妨。你看现在那个印度教的信徒,为什么他修一些苦行?用什么这个很尖锐的东西通过身体的部位,或者用钩子钩住自己的肌肉,这样的做。其实他也是一个心性上的训练,要训练到这种感知系统跟身体要有一定程度上的分离,他就不会有疼痛嘛,他就很自在。实际上他是可以分离的。

死亡的问题一定要每天提起来。印祖说过,净业行人念念不忘这个死字,则道业自成。我们不要回避它,也确实不能回避它。佛陀在世的时候,曾经有一次问他的弟子们,人命有多长?有弟子说,只有几天,佛说,子未知道;有弟子说,在一顿饭的时间,佛说,子未知道;最后一个弟子说,生命在呼吸间,佛肯定,就是这个。生命就在呼吸间哪,一口气不来就成隔世。我们是每天遭遇死亡,每时每刻遭遇死亡。一方面是我们自身的业力,忽然得一个疾病,染上一个疾疫,甚至晚上来一个猝死,心脏停止跳动,蹦的一下就不跳了。

这是指我们的身体上的业障,再看看自然灾害,这也不是我们所能预料的啊。这种印尼几个国家的海啸,一旦几十米的大浪一来,就把这个船啦房子啦等等全部吞噬。新加坡也处在这个边缘地带呀,大家有没有想到很危险哪?如果这个海啸一卷,新加坡这个弹丸之地,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到了鱼的腹中去了,是不是?所以我们想到这个,才会感觉到生命的紧迫感啦,忧患意识呀,不能泛泛悠悠呀,不能认为我还有多长时间,我可以活个八十、九十,可以寿终正寝的。

这种对生命,对无常,对苦难的觉知,我们是很迟钝的。在《妙法莲华经》里面,佛陀告诉我们,用火宅喻呀,三界火宅啊,众苦充满呀,甚可怖畏啊。在这个大富长者看来,这间房子里面已经是腐朽了,随时可能倒塌,同时外面火已经生起来了。然而大富长者的一群孩子们还在里面玩耍呀,屋子里面也是脏不拉唧,有各种毒蛇、蝎子呀、猛兽呀,可是这些孩子还在那里很快乐。大富长者叫他们赶快出来,他们不理睬,我在这里很快乐,为什么我要出去?因为他们不了解外面已经是燃起了大火,那个整个房子的柱子都已经是蛀空了,随时可能倒塌。

他们没有这种危机感啦,他们不了解啊,但是大富长者在外面看得很清楚,心急如焚,里面都是自己的孩子呀,必须让他们出来呀。所以他就快速地到火宅里面劝化大家赶快出来,但还是不听话呀,不听话。这个大富长者知道这些孩子心里在想什么,有什么样的渴望要求,知道他们喜欢玩羊车,玩鹿车,玩牛车,就在外面说,你们赶快出来呀,我这里有羊车给你玩啦,有鹿车给你玩啦,有牛车给你玩啦。这些孩子一听,小孩子听到有羊车鹿车牛都是很喜欢的呀,就赶紧从房子里面跑出来了,跑了出来。这个大富长者坐在十字路口,看到孩子们出来了才放心了。不管怎么样是出来了,出来了不是给他羊车鹿车,而是给他出乎意料之外的大白牛车呀。循循善诱啊,大悲菩萨,惊入火宅之门来告诉我们,这个世间不容一刻的停留啊。

然而我们不知道这个真相,善导大师也是苦口婆心哪,“归去来,魔乡不可停,旷劫来流转,六道尽皆经,到处无余乐,唯闻愁叹声,毕此生平后,入彼涅槃城。”归去来呀,赶紧要回去呀,流浪得太久了!这个世间是什么?——是魔乡,魔的家乡啊,波旬主宰的地方。魔乡不可停留,现在你看看我们这个世间是不是群魔乱舞?魔有很多的干将。他把这个,像淫欲,瞋恨、嫉妒、虚荣、斗争,这个懒惰、放逸,骄慢,怀疑,这些都是魔的干将。现在我们有几个人脱离了魔的手掌啊?现在正是魔王波旬高唱凯歌的时候,在那里你看看,大家都在魔的范围当中,谁能出得去呀?

要从魔掌当中跳出来,就得南无阿弥陀佛,魔乡不可停。无量劫以来,我们在三界六道当中轮回得很久。天堂我们待过,人间也待过,地狱也待过,等等,六道里面都待过。听到的,处处都是哀叹,忧愁的声音,不快乐。现在我们试问一下我们生活在这种所谓的物质高消费时代,我们有幸福感吗?

在大陆,曾经有一位记者采访中关村的几位富豪,问他们对生活的感受,结果结论是没有一个感觉到幸福。有些大企业家跟我交谈的时候,常会感叹活得很不开心,尽管有很多的钱,大陆有句话,有的人就是穷得只有钱。然而他对幸福内涵的诠释是,觉得幸福就是干自己想干的事,见自己想见的人,说自己想说的话,就这么简单然而都不可得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要见不想见的人,说不想说的话,干不想干的事,有何快乐可言?唯闻愁叹声。然而今生幸闻净土念佛法门,我们要尽这一生解决苦难的轮回问题,到达西方极乐世界涅槃城。

念佛法门单刀直入,就是解决生死问题的,人生大事就是生死问题,但是这个话很难说呀,也很难把这个生死问题提到这样的高度啊。人在这种轮回五欲六尘待久了,他不容易把生死问题提到人生至高无上的地位来解决它。而且有一尊佛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早已为我们做好了帮助啊,加持啊。昨天我们去参观原貌馆,我们南洋一带早期来新加坡的,这些人的生活,真的是很辛苦啊,很艰苦,这是华人来到海外的辛酸历史啊。

在晚清,由于我们国势的衰微,我们的国民都不能在本土很好地生活,不具备安居乐业的条件,才飘荡到海外去谋生哪,九死一生,那种生活是艰难的,是那种状态。但是,生活在那个时候状态的人,又有几个生出出离心呢?又有几个听闻到阿弥陀佛慈悲的呼唤:回来吧、回来吧,浪迹天涯的游子,你不能再这样流浪下去了!很难听闻,也难信受,所以就宁可窝在一个非常非常阴暗的角落里面,真的是毫无尊严地活着,这种信心很难出得来。

印光大师早年在北京一个寺院住的时候,他有一天出来散步,碰到一个乞丐,大概十五六岁。印光大师就诱导他,你念一句佛号,我给你一文钱,那个乞丐不念。印光大师说,你念十句佛号我给你十文钱,不念。印祖这个时候悲心上来了,就把钱袋拿出来给他看(约有四百多钱),说你只要念一句佛号,就给你一钱,尽管念,整袋钱给完为止,那个乞丐在这个时候还是不念。不仅不念,还哇的一下哭起来了,因此印光大师还是给了他一文钱,离开了。

印祖通过这个事情说了一句很感慨的,“太无善根”,你就给他送一堆钱,他都不念啊。我们是多么地业障深重啊,所以我们要在这种情况下真正把出离心生起来啊。我们在座的诸位,这段时间生活比较好一点,但是石火电光呀。今生不一定靠得住,下一辈就更没有把握,下一辈到哪去呀?早期来南洋的那批人毕竟还是个人身哪,不错呀,下辈子说不准人身都保不住。赶紧求出离,到西方极乐世界是无量寿啊。

再看爱别离苦,每个人都有一份爱呀,亲情的爱,夫妻的爱,子女的爱,但是往往亲人总会离别啊。战乱的时候,或者求职,生存的压力等等。这种分离,这时候苦啊,不想离开,但愿朝朝暮暮啊。可是人隔天涯,就像牛郎织女那样子,他很苦啊,爱别离苦。

怨憎会苦,最不想见的人,最讨厌的人还就天天见面,嗨,冤家路窄!实际上,这是符合生命法则的,冤家一定要路窄的,如果你的冤家对头,他在美国,而你在新加坡,不见面哪能成为冤家呢?一定跟你做同事,做夫妻,做父子,做姊妹,做邻居,天天要进行交往,就是跟你过不去,那为什么呢?因为你欠了他的,上一辈子,宿世,或者欠了他的命债,或是欠了他的钱财,或者欠他的感情,或者欠了什么,反正一定要碰面,才能了脱这个债务关系嘛。

所以你就觉得很难受啊,但很难受你要作还债想啊,要善于化解这个冤家对头,化怨憎为善缘。你不能今生再雪上加霜,他怎么又对不起我,我要更怎么样,那你不是怨上加怨哪?!作还债想,冤家对头,哎呀,自己找个丈夫,怎么吃喝,这么好吃懒做,都让我辛辛苦苦去赚钱养活他,你就应该养活他,因为你欠了他的嘛,就心平气和了一点。

这个儿子不争气,用了我很多钱,自己赚了很多钱也不给我一分,这也是正常的啊,你欠了他的啊,作还债想。然而,西方极乐世界没有冤家对头啊,都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啊,相互见了生欢喜心哪,相互赞叹哪,互相帮助,他们有同体之感啦,没有我的意识,和我占有的东西啊。大家见了是非常地欢喜,离开了怨憎会苦。

西方极乐世界也没有父母,妻子,子女,所以他也没有爱别离苦,都是道友嘛,道友都是有智慧嘛。你今天在西方极乐世界,马上你要到他方世界,上成佛道,下化众生,这种离别没有关系呀,他不会有痛苦感,他没有感情上的东西呀。现在人痛苦就痛苦在感情啊,这样把人害死啊。特别是恋爱中的男女,好像他整个的世界都是对方啊,所以恋爱是最欺骗人的。

哎呀,我爱他呀,他是多么地崇高,我是多么地渺小啊,这种分泌化学物质的要素把对方完全美化,对方越美化,自己越渺小。对方不爱我了,完了,我整个世界都完蛋了。那怎么办?自杀吧。这种感情哪,我们不要被它给欺骗了!西方极乐世界化解了这种情执,并且把这种感情变成了一种慈悲啊,用智慧来化解,所以离开了爱别离苦,怨憎会苦。

这个世间有求不得苦啊!我们想一想,由于我们有欲望,对外部世界有种种的追求啊,然而无论我们如何地刻苦,如何地奋斗,我们终有在某个岗位上不能再获得欲望满足的时候,于是就感觉苦啊。而且人的欲望永无止境啦!当你赚到了十万的时候,看到别人有一百万,想追求一百万,自己有一百万的时候,人家还有一个亿啊,当你有一个亿的时候,人家还有三百个亿,当你有三百个亿的时候,觉得自己还没有到排行榜上的前十名呢。

原来都没有房子住,比较困难,现在有一个三居室,那还有四居室呢,等到自己住到四居室,他海边还有别墅呢。这个心里很不平衡,要攀比呀,所以他就要奋斗啊,奋斗。因为这些别墅哪,包括那些名牌汽车,是他身份、价值的体现哪。自己当个处长的时候,他觉得还有部长的位置,当了部长还想当总统呢,当了总统还有联合国秘书长的岗位呢,尝尝那味道也不错呢。如果到这个位置,还有转轮圣王呢,还有天上的神仙更自在呢。所以,这一切,是欲壑难填啦!

我们这求不得苦,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知足。一个知足者虽然住在茅棚都像天堂,一个不知足的人住在天堂都像住在茅棚。怎么样才能知足?就是少欲,少欲才能知足,知足才能常乐,这是古圣先贤告诉我们的一个幸福药方啊。

你不能在外部世界寻找一个幸福的满足,实际上他追求外部的一种东西,是没有根本解决人生价值问题。他认为官位当得越高越大,财富越来越多,著作写得越多,就是他自我价值的表现。当你把外部的一切东西,作为自我价值表现的时候,他就永远处在不安宁的状态。所以,人要向内心寻找满足,寻找自我价值的肯定。向内寻求,在现代这种市场经济社会,自工业化以来,他有一个很麻烦的现象,就是市场经济引发人的贪欲之心,因为企业化的运作就是追求利润的最大化。在这种市场经济时代,评价人的价值就是功利主义的,看你赚没赚到钱,笑贫不笑娼啊。古代的道德标准、审美标准在这个时代是黯然失色,还有宗教的价值。我们每天在这种求不得苦当中,备受煎熬啊。

对于这个,学佛的人,一定要透过这一关,不需要求啊。不需要求并不是说我们不要去积极努力地工作,不是这个意思。在我们心里,一定要有把这个世间看成梦幻泡影的智慧,要有一种出世胸怀,所谓以出世的精神从事入世的事业,宠辱不惊,只要尽到了自己的一份努力,结果怎么样啊,不要过于执著。但问耕耘,不问收获。因为你命中有没有这个东西,跟你宿世有没有修德是有关系的。命中没有的,你虽求不能得啊,如果你命中有的,却之也不可免哪,你想不要也是不可以的。

人有一种命在里面哪,当然这个命是可以转化的,所以叫命运嘛。因为我们现在的,一个人的主观能动性,人的行为的种种选择,能够对原来的命产生一定的影响。当然,如果你的改变力量不是很大的话,你的这个命的轨迹,它还是循着原来的轨迹走。一定是你现在修善的业力很大,善力很大,或者你造恶的力量很大,它就使这个命的轨迹偏移了。所以,这个命是有的。就是现代的分子生物学,遗传基因学,也在反映这个问题。

奥地利物理学家薛定谔1944年出版了一本名为《生命是什么》的小册子,作者在书中明确地提出了DNA可能是生命信息编码的载体,这一思想极大地影响和鼓舞了当时的年轻科学家。1953年,沃森和克里克共同提出了DNA 分子的双螺旋结构,标志着生物科学的发展进入了分子生物学阶段。在DNA的双螺旋分子结构当中,就把你这个人的一生的信息都编码好了,于是,你未来的一生的行为就是对这个遗传密码译码的过程。所以生命是有定数的,薛定鄂在写这个《生命是什么》的时候,也谈到生命不是一张白纸,它是带着一个蓝本来到这个世间的,然而离开这个世间,这一世的业力又在这个遗传密码当中,又加进了信息程序。

我们带着一个新的蓝本再来到这个世间,于是我们世间的这种寿命的长短、健康与否、福报多大、官位多大,这些都有它的原来的遗传密码在起作用。所以了解这些东西,就是我们众生虚幻的业力当中产生的梦幻之相。把它看空,是好是坏,反正都是虚幻的,都是在做梦。然而尽管在做梦,我们尽量在做一个好梦而已,但你就是好梦也是梦,所以一定在心理当中把这种求不得苦,加以化解。

现在很多人过于执著这个,生活得太痛苦了,天天去比较啊。哎呀,原来没有电视看,现在我有一个十四寸的彩电,然而人家有二十四寸的彩电,你心里很不平衡,一天到晚去比较啊。如果我们要比较,就一定要全方位地比较。当我们骑着毛驴的时候,看着别人骑着马,固然是很不平衡,为什么他骑高头大马,但是你也要回头看一看哪,回头还有推车的人哪。

满头大汗推车的人,很是辛苦,我这里满头大汗推车,步行着还要推这些重物,看到前面还有骑着毛驴的,他也很不平衡,但他可以回头看一看哪,还有一个残疾拐腿的人在后面拄着拐杖呢,这时候他应该想一想我还能够六根完备啊,心里要平衡哪。有时候我们的幸福感,往往是当失去的时候我们感觉到,哎呀,没有珍惜呀!这段时间我们身体比较好了,我们不会珍惜它,觉得很正常,一旦有一天病下来,比如,我上个月忽然一下子腰闪了,连腰都弯不起来了,才感觉到腰能弯下来、屈伸,这是一种幸福啊!当你起都不能起身,动一下就疼得龇牙咧嘴的时候,当你失去的时候,就会觉得这里面实在是太痛苦了。

所以我们每天都要感恩啊,感恩上苍啊,天地君亲师,感恩佛菩萨对我们的加持,让我们还能够活得没有多大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