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容大度不但利人且利己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1-7-10 17:52:35 繁体版 

美国学者房龙,专门写过一本《宽容》。但是不宽容的人,不大可能读了几篇文章之后,就变得宽容起来。一个人能够原谅他人的过失,对冒犯、侮辱,或是损害过自己利益的人,不予计较,须有宽宏的度量;而一个人的度量是宽宏还是狭小,不但取决于他的性格、心地,取决于他对是非善恶的判断、对自己处境的认识和预见行事后果的能力,还与宽容与智慧、见识有关。有的人度量宽宏,是天性使然,这种人毕竟很少,更多的人能够宽容他人,则是经过理性的思考与权衡之后而做出的抉择。

韩信为平民时,曾于淮阴街头受过屠夫之子的胯下之辱。后来他统兵百万,“战必胜,攻必克”,被刘邦封为齐王。衣锦还乡时,并未忘记当年那个逼他钻裤裆的人,但并没有要对方的脑袋,而是任他作尉官,并对诸将说:“此人是个壮士。他当年辱我时,我当然可以与他以死相拼,但死得无名,所以忍耐至此。”

韩信此言,只是道出了他当时受辱时对利害的权衡,而他不杀屠夫之子,却是一种智慧的抉择。这时,韩信已经封王,而那曾经侮辱过他的人仍是个平民。韩信若是为报复而杀他,当然如同杀鸡般容易,但这一刀下去,一个心胸狭窄,睚眦必报的横暴形象,也就活脱脱显现了出来。他以德报怨,对此人授之以官,则可以显示其大丈夫襟怀,赢得人心。智商奇高的韩信,自然会想到这一点,所以才有了这段被司马迁、班固载入史册的千古美谈。

韩安国于汉景帝刘启在位时,曾事梁孝王刘武,因平定吴、楚等七国之乱而立下大功,名重一时。后遭人谗陷,获罪下狱,在狱中屡被狱吏田甲欺辱。他曾对田甲说:“你不要欺人太甚,你难道没听说过死灰还会复燃吗?”田甲却冷笑道:“死灰若复燃,我则以尿浇灭之。”不料,数旬之后,汉廷下诏,任韩安国为梁国内史。田甲听说韩安国复居高位,怕遭报复,吓得弃家而逃。韩安国却下令:“田甲若不就官,我将灭其一族。”田甲走投无路,只得向韩安国袒背谢罪。韩安国看他如此狼狈,笑道:“死灰今已复燃,你可以尿浇灭了!何必吓成这样,公等值得我计较吗?”遂令复其官,并善待之。他的大度,不但被时人称颂,也被史家记下令后人敬佩的一笔。韩安国此举,固然可以说是其心胸宽大,但又何尝不是由于他的智慧与眼光使然呢?他历尽险恶,得以复职,地位尚不巩固,若是一上任就对田甲施以报复,必然令人厌惧,并很可能因此树敌;而对欺侮过自己的人宽容以待,则会得到世人的尊崇。

人与人相处,难免发生种种摩擦,甚至剧烈的冲突。世间欺软怕硬、畏强凌弱者多矣,无权无势者,往往容易遭到此类势利小人的无端侮辱。原来位尊权重而后失势之人,难免“虎落平阳被犬欺”。即使是有权有势之人,也可能会遭到位卑于己者有意无意的顶撞冒犯。处于弱势者,受辱无力反击,忍气吞声,大多是出于无奈,或是像韩信那样出于长远的考虑,谈不上什么宽容。有些受辱者的命运,后来发生戏剧性的变化,反过来处于强势,有了报复的能力,甚至可以置其人于死地。手握权力者,可以轻而易举地对冒犯自己的人进行报复……从他们如何对待曾经侮辱过自己的人,如何对待损害自己尊严的位卑者,不仅可以看出其有无雅量,还可以看出其处世的智慧。

宽容大度,不但利人,而且利己,这是一种两全其美的好事。若利用权力,对冒犯自己,或是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进行报复,自然暴露了自己气量狭小,属不智之举。宽容,的确是一种人生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