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之丝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星云大师 发布时间:2011-5-19 0:59:27 繁体版 

在印度有一个江洋大盗,名叫犍陀多,生性凶残,杀盗淫掠,世间上的恶事无不做尽,官府于是下令缉拿,要将他绳之以法。犍陀多亡命天涯,躲藏官府的追捕,白天隐匿在荒陬野外,夜晚才潜出觅食,餐风饮露,仿佛惊弓之鸟,每天过胆颤心惧的日子。

全国贴满了犍陀多的绘图,一定要把他捉擒到案,接受法律的制裁,犍陀多只好躲到深山黑林之中。一天,他悄悄地跑到一个村落,想要偷窃一些食物,以疗治辘辘饥肠。他潜进鸡舍里面,身手矫健抓了一只又肥又壮的老母鸡,迅速敏捷地夺门而出,一脚跨出摇摇欲坠的鸡舍门槛,暮色苍茫中,隐约看到一团小小的黑影在蠕动。犍陀多低头仔细一瞧,原来是一只黑得发亮的蜘蛛,张着身上细长的足爪,仓惶地跑窜,想要逃出犍陀多如泰山压顶般巨大的脚掌。犍陀多突然萌发侧隐之心:「这个小东西,也是一条生命,我一生杀人无数,对于这个脆弱的生命,何必赶尽杀绝?」犍陀多抬起千钧的巨足,蜘蛛喘息地爬出脚底,瞬间消逝在腐朽的墙柱石缝间,犍陀多得意地发出嘎嘎的怪笑声,惊得一窝的鸡子此起彼落地咯咯鸣叫。

犍陀多终于恶贯满盈,难逃恢恢法网,被巡捕擒获,并且被判处死刑。由于犍陀多恶业深重,处死后,一缕幽魂坠入无间地狱接受永无止尽的痛苦煎逼。在阒黑、阴森、幽冷的无间地狱里,许多和犍陀多一样的一阐提众生,受着人间难以言喻的业报刑苦。犍陀多看到自己的神形,同时被推落在汤镬、炮烙、剑林、锥臼、血池等地狱中受苦,但是一阵业风吹拂过去,幻灭的生命又化生复苏,如此周而复始,空间无间断、时间无间断,绵绵无止期地沈沦、坠落。

释迦牟尼佛伫立在极乐世界的莲花池畔,盛开的白莲花四溢着淡淡的清香。佛陀环顾着池中的清波,阵阵的涟漪荡漾出一朶朶的清莲,佛陀绀青的慈眼凝视着波心,波心底下无量幽远的阿鼻世界,犍陀多和一群地狱众生,拖着焦灼、疲惫的身体,步履蹒跚地走着,哀号、呻吟的声音,空空杳杳地回荡在四周,佛陀知道犍陀多的得度因缘到了,从莲花嫩黄的花蕊中心,放下一条坚细如钢丝的蜘蛛之丝,一直伸展到辽远无涯的阿鼻地狱,想要救拔犍陀多脱离地狱之苦。

犍陀多无助地在地狱中轮转受苦,死了又生,生了又死,永无止息,生命陷入永无希望的黑暗深渊。犍陀多绝望地仰天悲淘,干涩灼伤的眼睛却挤不出一滴泪水。突然间,觑眼一瞧,从无边的天际垂下细如针毛的蜘蛛之丝,黯黑的穹苍闪烁着一线银色的光芒。犍陀多好似陷溺水中的人,看到一叶浮萍一般,死命地抓住蜘蛛之丝,以矫健的身手,卯足浑身力量向上攀爬,要从无量痛苦的地狱爬向光明安乐的极乐世界。

地狱的其它众生看到犍陀多抓住蜘蛛之丝,飘荡在半空中,这一线生机,岂可错失?于是如潮水般群涌而至,七手八脚,争先恐后抓着蜘蛛之丝,推着、挤着,企图爬出地狱。脆弱的蛛丝突然承受巨大的重量,像失去平衡的钟摆,激烈地摇幌摆动起来。犍陀多低头一看,细细的蜘蛛之丝上面,缠挂着一群干瘪黝黑的众生,仿佛一串饱结树枝的紫色葡萄,压得瘦细的枝枒扭曲了腰身,大有应声而断的危险。犍陀多一惊,这唯一的生命之藤怎能遭受破坏,万一蜘蛛丝承载不了这么大的重量,自己岂不丧失绝无仅有的解脱机会,继续在地狱中受苦,永劫不复?念头一转,赶忙提起右足,全力践着脚下的同伴头顶,一个、二个、三个……其它的地狱众生纷纷被他一脚踢坠无底的黑洞。犍陀多眼看力败群雄,一如他当年的骁勇,得意地嘿嘿长啸。蜘蛛之丝经过急遽的震动摇荡,突然从中折断,犍陀多好像断线的风筝,迅速地坠向地狱,沈沦堕落,受苦无间。

佛陀在莲华池畔,看到了众生这一幕幕贪婪、自私的现象,轻轻地喟叹众生真是愚顽不化啊!

善恶在一念之间,犍陀多以一阐提众生性,因为一念之善,救了蜘蛛一命,仍有得度解脱的因缘,但是又因一念瞋心起,不能同体大悲,终于又把自己推堕地狱。成佛作祖是此心,三途恶报也是此心,怎能不戒惧谨慎,如顽冥罪恶的众生,佛陀仍然不放弃给予得度的因缘,阿鼻地狱众生受苦无间,而佛陀的慈悲大愿也是无量无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