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宝藏经》白话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7-12-6 10:21:55 繁体字 

《杂宝藏经》白话

杂宝藏经 卷第一

十奢王缘 第一

往昔人的寿命在一万岁的时候,有一个国王别号叫十奢,统治阎浮提。国王的大夫人生育了一个儿子,名叫罗摩。第二个夫人,(也)有一个儿子,名叫罗漫。罗摩太子非常勇猛威武,具有金刚力士之力,再加上有扇罗,听到(扇罗的)声音(或)看到(它的)样子,都能使人受到伤害,没有人能抵挡。当时第三夫人生了一个儿子,名叫婆罗陀。第四夫人生了一个儿子字叫灭怨恶。

大王非常喜爱敬重第三夫人,就对她说:“我现在对你,所有的财宝都不吝惜,如果你需要什么,随你心愿。”夫人回答说:“我没有什么要求,以后有意愿,当再(向大王)报告。”时逢十奢王遭受疾病,生命处在病危中,就立罗摩太子,代替自己做国王,而开始束起头发,头上戴着天冠,仪容仪表的准则,按照国王的规范(来)。当时(是由)小夫人看望(照顾)十奢王病况,病情有所好转。她依仗这件事,看到罗摩继承他父亲的王位,内心生起嫉妒。不久(三夫人)禀白大王要求兑现先前的愿望:“希望立我的儿子为国王,废除罗摩。”

十奢王听到这番话,就像人被噎住,既咽不下又吐不出:想废除长子,已经立他为王了;想不废除,先前答应了第三夫人的愿望。但是十奢王从小以来,不曾违背信用,再说做国王的轨则,不说(意思不同的)两样话,不能违背前面所说。想到这些,就废除了罗摩,剥夺了他的(国王的)衣冠。

当时弟弟罗漫对哥哥说:“哥哥您有勇气和力量,又有扇罗,为什么不使用,(而)受这样的耻辱呢?”哥哥回答弟弟说:“违背父亲的愿望,不能称为孝子。这位母亲虽然没有生我,(但是)父亲尊重她,也像我的生母。弟弟婆罗陀,非常温和柔顺,实际上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像我现在,虽然有(力士的)大力(和无人能挡的)扇罗,岂可对于父母和弟弟(这些)不应该伤害的(对象),而要去加害(他们)?”弟弟听了他的话,就沉默不语了。

当时十奢王就流放两个儿子,远放深山,经过十二年后才允许(他们)回国。罗摩兄弟就尊奉父王的命令,心里没有烦恼和怨恨,拜别了父母,远远地进入到深山。当时婆罗陀先前在其他国家,不久把他召回①国,而任用他为国王。但是婆罗陀平时(对)两个哥哥和睦恭顺,深深怀有恭敬谦让。回国以后,父亲已经驾崩了,才知道自己的母亲无理地挑起王位的废立,远远地放逐了两位哥哥,厌恶生母所做的事不合道理,不向(生母)跪拜,对自己的母亲说:“母亲的所作所为,想不到(如此)违背正道,(这)就毁掉我们家了。”向大母礼拜,比平常加倍的恭敬孝顺。

这时婆罗陀就带领军队,到那座山边,把众人留在身后,自身一人前去。当弟弟来的时候,罗漫对哥哥说:“先前常说弟弟婆罗陀基于大义的谦让(与)恭敬,今天带兵来,想要诛杀我们兄弟(呀)。”哥哥对婆罗陀说:“弟弟今日为什么带这些官兵?”弟弟对哥哥说:“恐怕经过道路遇到作乱叛国的人有危难,所以带领军队用来自我防卫,没有其他的意思。希望哥哥回国统理国家的政务。”哥哥回答弟弟说:“先前接受了父亲的命令,远远的迁移来到此地,我现在怎能立即回去?如果擅自行动,(则)不能显明儿子孝敬父母的道理。”(弟弟)这样不停苦苦哀求,而哥哥的心意坚决,守志更加坚固。弟弟知道哥哥的心意终究不可回转,就向哥哥索取了皮鞋,惆怅懊恼地带着皮鞋回到了国都。统辖国政时,常常把皮鞋放置在御座上,早晚朝拜、问候的礼仪,如同(对)哥哥一样没有差别。也常常派人到山中,屡次邀请哥哥。但是他的两个哥哥,因为父亲的诏命十二年才能回去,年限还没有满,极尽孝顺,竭尽忠诚,不敢违背父亲的命令。

这之后渐渐(王命)年限已满,知道弟弟情谊深厚,屡次派遣信使召还,又知道恭敬皮鞋如同自己没有差别,为弟弟真情感动,就回到国都。到了国都后,弟弟还让王位给哥哥,哥哥又推让说:“父王先给了弟弟王位,我不应该取得。”弟弟又推让说:“哥哥是嫡亲长子,担负父亲基业的正应该是哥哥。”像这样反复互相谦让,哥哥不得已,就还做国王。兄弟间亲厚和睦,教育感化(大众使得)普遍流行(起来)。(这样一来)道德所扩展到(的地方),百姓蒙受利益,忠孝施加(的地方),人们都自我劝勉,侍奉孝敬(父母师长)。婆罗陀的母亲虽然经历过大错,(但是罗摩等)没有怨恨心。因为这样的忠诚孝顺的因缘,风调雨顺,粮食丰收,人们没有疾病瘟疫,阎浮提之内,一切人民兴旺富足,超过平常十倍。

王子以肉济父母缘 第二

这样的经法我(阿难从佛亲自)听闻,讲法时,佛在舍卫国,那时阿难披上袈裟手持钵盂,进入城里化缘乞食。看见一个小孩子,有双眼失明的父母,(这个孩子)把乞讨得到的好的食物供养父母,粗糙的食物就自己吃。阿难对佛说:“世尊,这个小孩子非常少有,乞讨到好的食物,用来献给父母,选择粗劣、不好的自己吃。”

佛说:“这不算难,我过去生中,供养父母,才是极其困难。”阿难对佛说:“世尊,过去生中,您供养父母,那些事是怎样的呢?”

佛说:“在过去,有大国的国王,统领国土。国王有六个孩子,各自统领一个国家。当时有一大臣名字叫罗睺求,谋划起兵,杀掉了那大王和他的五个孩子。大王的第六个小儿子,事先有鬼神来告诉他说:‘你的父亲和其他五位兄弟,都被大臣罗睺求杀害,接下来要到你(这里)了。’王子听说后,立即回到家里。妻子看见王子脸色忧虑憔悴,与平常不一样,于是问丈夫说道:‘你为什么这样呢?’丈夫回答妻子说:‘男人的事情不能告诉你。 ’妻子说:‘王子,我现在和你生死与共,有什么紧急(的事情)不能告诉我?’丈夫回答妻子说:‘刚才有鬼神,来告诉我说:你的父亲及五个哥哥,都被他人所杀,接着轮到你了。因为这件事忧虑害怕,不知道该去哪里。’

“夫妇(一起)想办法,立即一起带着孩子,逃奔去其他国家,携带七天的粮食,预计可以到达。(但由于心里)惶恐害怕导致错误地走上了曲折的小路,走了十天,还没有到达。粮食用尽,困顿饥饿临近死亡,王子想着:三人同死,痛苦太大了,宁可杀掉一人,保存两人的性命。于是便拔出佩剑,想杀掉妻子。他的儿子回头看见父亲,合掌说道:‘希望父亲现在不要杀我的母亲,宁可杀掉我自己,来替代母亲的性命。’父亲听了儿子的话,想杀掉自己儿子,儿子再次说道:‘不要断绝我的性命,如果断绝我的性命,肉就会腐臭发烂,不能保留多长时间,(这样)我的母亲可能(也)不能到达(目的地)。不(要)断绝我的性命,需要时就割取,每天慢慢吃。’(即使这样)还没有到有人的村子,剩在身上的肉,只有三块了,儿子对父母说:“这两块肉,请父母吃掉它,还剩下的一块肉,就拿来给我。把我放到地上,父母继续前进。”

“当时释提桓因的宫殿震动,于是立即观察是什么因缘。看见这个小孩做稀有的事情,就化作(一只)饥饿的狼,来索取肉,小孩思考着:我吃这些肉,也是性命将尽,不吃也是死。就舍下这块肉,给了饿狼。释提桓因就变成人,对小孩说:‘你现在割肉,给你的父母,心中后悔吗?’回答说:‘不后悔。’又说:‘你现在为痛苦恼乱,谁能相信你没有生起后悔心呢?’小孩这样就说出真实(不虚的)话语道:‘我若不悔,身体的肌肉还长出来恢复像以前一样,如果有后悔的想法,就马上死去。’说完这句话,身体恢复,和原来的样子没有差别。释提桓因就将这个孩子和他的父母归聚一处,拜见了当地的国王。(国王)心里充满巨大的悲喜,怜悯他至孝,感叹从来没有过,就给他军队,回去恢复本国。释提桓因即护佑他渐渐做了阎浮提王。那时的小孩,是我的前身,那时的父母,就是(我)现在的父母。”佛说:“不但现在赞叹慈爱孝顺,在无数劫以来也常赞叹。”

众比丘对佛陀说:“世尊,过去生中,供养父母,那些事都是怎样的呢?”佛说:“过去迦尸国王的领土中,有一座大山,山中有仙人名字叫睒摩迦。(他的)父母年纪很大,并且眼睛都看不见。睒摩迦常常取美味的果子、鲜花和甘甜的水,用来赡养父母,把他们安置在悠闲安静没有恐惧的地方。凡是做(什么)事情,一举一动,(睒摩迦)先禀告父母。(这天他)禀告父母后,就取水去了。那时梵摩达王出游打猎,看见有鹿饮水,拉弓射鹿,涂有毒药的箭误中睒摩迦的身体,遭到毒箭射中以后,睒摩迦高声呼喊道:‘一箭杀死三个人,这痛苦何等厉害严重啊!’

“国王听见他的声音,马上把弓箭抛在地上,就立即上前观看:‘谁说的这话?我的这座山中有位仙人,名字叫睒摩迦,仁慈孝顺,赡养盲眼的父母,举世称颂赞叹。你现在莫非是睒摩迦?’回答说:‘我就是。’进而对国王说:‘现在我的这个身体,不计较痛苦,只是担忧父母年老眼盲,父母如果饥饿困顿,没有人供养啊。’国王再次问道:‘你的盲眼父母,现在在哪里呢?’睒摩迦指示给王说:‘在那个草屋中。’王随即到盲父母的住所,睒摩迦的父亲那时对他的母亲说:‘我的眼皮跳动,难道是我孝顺的儿子睒摩迦有灾祸吗?’他的母亲又对父亲说:‘我的乳房惶恐不安地跳动,不会是我的儿子有(很)不祥的事情吧?’那时盲眼父母,听见国王走路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心里生起恐惧:‘不是我的儿子在走动,那是谁呢?’

“国王走到他们前面,高声说:‘行礼了。’盲眼父母说道:‘我们的眼睛看不见东西,是谁在行礼?’回答说:‘我是迦尸国王。’这时盲眼父母对国王说:‘大王啊!我的孩子如果在,应该给大王奉上好的花果。我的孩子早上去取水,这么晚了久等不回来。’国王于是悲伤哭泣,接着说偈言:

‘我是这个国的国王,在这座山游猎,

只想射禽兽,无意之间伤害了好人,

我现在舍弃王位,来侍奉盲眼父母,

和你们的孩子没有差别,千万不要产生忧愁苦闷。’

“盲眼父母用偈言回答国王的话:‘我的儿子慈善孝顺,天上人间都没有,国王虽然怜悯我,哪里能像我自己的儿子?国王要怜悯我,希望您指示儿子所在的地方,能在儿子左右,(我们)同死心意也满足了。’

“这样,国王带着盲眼父母前往睒摩迦身边。(盲父母)到了儿子所在的地方后,捶胸顿足,懊恼不已,嚎啕大哭说道:‘我的孩子慈善仁爱,孝顺无比,天神、地神、山神、树神、河池众神啊!’(盲父母)说偈言道:

‘帝释、梵天、护世四天王,为什么不帮助他呢?

我孝顺的儿子,让他遇到如此痛苦,

深深感怀我的孝子,请速挽救他的性命。’

“这时释提桓因的宫殿震动,用天耳听见盲父母悲痛的话语声,就从天而下,来到他们所在之处,对睒摩迦说:‘你对于国王,产生恶心了吗?’回答说:‘确实没有恶心。’ 释提桓因说:‘谁能相信你没有恶心呢?’ 睒摩迦回答说:“我对国王有恶心的话,就让毒箭的毒传遍全身,马上死去。如果我对国王的做法没有恶心,毒箭应该离开身体,疮疤就会痊愈。”马上就像他说的那样,毒箭自然(从他的身体)出来,(伤处)恢复得像以前一样。

“国王非常欢喜,高兴无限,便发出教令,普遍告示国内的人们,应该修行慈善、仁爱,孝顺侍奉父母。睒摩迦从过去以来,慈仁孝顺,供养父母。想知道谁是那时的盲父吗?就是现在的净饭王。那时的盲母,摩耶夫人就是。睒摩迦,就是现在的我,迦尸国王,就是舍利弗,那时的释提桓因,就是摩诃迦叶。”

鹦鹉子供养盲父母缘 第三

佛在王舍城,告诉众位比丘说:“有两种违背正道的(恶)业,就像拍皮球一样,迅速堕入地狱,是哪两种?一是不供养父母,二是对父母做种种不善的事。有两种正确的行为,就像拍皮球一样,迅速升到天上,是哪两种?一是供养父母,二是对父母做种种善行。”

众位比丘说:“(非常)稀有!世尊,如来尽其所能赞叹父母。”

佛说:“不但是今天,在过去生,雪山之中,有一只鹦鹉,父母都眼盲,常摘取好的花果,先供给父母。那时有一片田地的主人,当初种稻谷时,(曾)发愿说:‘所种的谷粒,要与众生(分享),大家一同吃。’这鹦鹉子,因为那个田主先有施舍之心,就常常到田里采取稻谷,用来供养父母。那时田主巡视农作物,看见那些虫子、鸟儿啄断谷穗的地方,嗔怒懊恼,便设下罗网,捕捉到鹦鹉。

“鹦鹉子说:‘田主(您)先前好心(发愿),施舍谷物没有吝啬,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我才敢来采取稻谷。为什么现在用罗网捕捉呢?并且田地就像母亲,种子就像父亲,稻谷就像孩子,田主就像国王,我(真心)拥护您。’(鹦鹉)说完这些话,田主欢喜,问鹦鹉说:‘你取这些稻谷,究竟又为谁?’鹦鹉回答说:‘有盲眼的父母,希望能够奉养他们。’农夫回答说:‘从今以后,常在这里取谷,不要再有什么为难。’ ”

佛说:“鹦鹉乐于多得果种,种田者也是这样,那时鹦鹉,就是我,那时的田主,就是舍利弗,那时的盲父,就是净饭王,那时的盲母,就是摩耶夫人。”

弃老国缘 第四

佛在舍卫国,那时世尊,说过这样的话:“恭敬年长的老人,有很大的利益:没有听闻过的事情,能得以听闻、明了,(使自己)名声远播,被智慧的人所尊敬。”众位比丘说:“如来世尊,常常赞叹恭敬父母及有名望、有学问的老年人。” 佛说:“不但是现在,我在过去无数劫中,一直恭敬父母及有名望、有学问的老年人。” 众位比丘对佛说:“过去恭敬的那些事是怎样的呢?”

佛说:“过去很久之前,有一个国家名字叫弃老,那个国家中,凡是老人都被远远地赶走抛弃。有一个大臣,他的父亲年老,依照国法,应该在驱遣之列。(但)大臣孝顺,心里有所不忍,于是深深挖到地下,建造了一个密室,把父亲安置在其中,随时孝敬供养。那时天神,手拿着两条蛇,放在国王的宫殿上,说出这样的话:‘如果能分辨雌雄,你的国家能够安定,如果不能分辨,你本人和你的国家,在七天之后都将覆灭。’ 国王听完这话后,心中懊恼,立即召见群臣,参与商议这件事,群臣各自言语表示推辞,称不能分辨。

“(国王)随即招募国内的人,谁能分辨就给与丰厚的赏赐,加官进爵。大臣回家,前去问他的父亲,父亲回答儿子说:‘这件事容易分别,用纤细柔软的东西,把蛇放在上面,那个躁动不安的,应当知道是雄性,静止不动的,是雌性。’立即按父亲的话去做,果然分辨出雄雌了。

“天神再问道:‘谁对于睡觉者来说,可称为“觉”,谁对于醒觉者来说,可称之为“睡”。’国王和群臣,又不能分辩,(便)再次招募国内的人,(但)没有能解答的人。大臣问父亲,这是说的什么?父亲说:‘这是说的学人,(小乘的前三果圣者,虽已知佛教之真理,然而还有烦恼未断,还要继续修学,他们)相对于凡夫,可称为觉者;相对于阿罗汉,可称为睡者。’(大臣)立即照着父亲的话回答。天神又再次问道:‘这头大白象,有多少斤两?’君臣共同讨论,没有知道的人。也招募国内的人,又不能知道,大臣问父亲,父亲说:‘把大象放置到船上,把船放在大水池中,画出水齐船深浅多少,然后用这条船,称量石头放在中间,水没齐画线的地方,就知道斤两。’(大臣)就用这样的智慧来回答。

“天神又再次问道:‘让一捧水多于大海,谁能知道为什么?’君臣共同议论,又不能解答,又到处招募询问,都没有知道答案的人。大臣问父亲:‘这是说的什么?’父亲说:‘这话容易解释,如果有人能以清净的信心,用一捧水施舍给佛僧,以及父母、遇危难的人(或者)病人,凭这样的功德,几千万劫,受到的福报无穷无尽。海水极多,(存在)不会超过一劫(的时间)。从这方面推论来说,一捧水,多于大海百千万倍。’(大臣于是)就用(这话来)回答天神。

“天神再变化成饥饿的人,瘦骨嶙峋,形销骨立,来问道:‘世间还有人饥饿穷困、消瘦痛苦,比我更厉害的吗?’君臣思量着解答,又不能回答。大臣又把这种情况拿去询问父亲。父亲回答说:‘世间有人,悭贪、嫉妒,不相信(佛、法、僧)三宝,不能供养父母、老师。将来生,堕入饿鬼道中,百千万年,(乃至)听不到水与食物的名称,身体像大山,腹部像大山谷,咽喉像细针,头发像锥刀,缠住身体一直到脚;行动的时候,四肢关节像火烧。这样的人,比你的饥饿痛苦要剧烈百千万倍。’(大臣)就拿这个话,来回答天神。

“天神又再变化成一个人,手上戴着手铐,脚下戴着脚镣,脖子上戴着枷锁,身体中出火,全身燋烂,又问道:‘世间还有人比我痛苦得更厉害吗?’群臣讨论这个问题,(但)没有知道答案的人。大臣又问他的父亲,父亲就回答说:‘世间的人,不孝敬父母,忤逆伤害师长,背叛丈夫,诽谤(佛法僧)三宝,将来生,堕入地狱,(有)刀山、剑树、火车、炉炭、陷河、沸屎、刀道、火道(多种多样的地狱)。如此众多的痛苦,用“无量”“无边”(这样的大数也)不可能计算。用这(些苦)来比较,比你的困苦厉害百千万倍。’(大臣)就按照这样的话,来回答天神。

“天神又变化成一个女人,容貌端正美好,超过世人,又问道:‘世间有像我这么端正的人吗?’君臣沉默,没有能回答的人。大臣又问父亲,父亲当时回答说:‘世间有人,信奉、尊敬三宝,孝顺父母,喜好布施、忍辱、精进)、持戒,能够升到天上,相貌端正、出众美好,超过你的容貌百千万倍,用这个对比,你就像瞎猕猴。’(大臣)又用这话来回答天神。

“天神又用一四面相等的檀香木,又再问道:‘哪一方是头?’这些大臣智力有限,没有能回答的人,大臣又问父亲,他父亲回答说:‘这个容易知道,放在水里根部必然下沉,尾部必然向上漂起。’(大臣)就用这话回答天神。

“天神又用形状颜色没有差别的两只白騲马[雌马],来问道:‘谁是母马,谁是小马?’君臣也是没有能回答的人,又问他的父亲,他父亲说:‘给草让(它们)吃,如果是母马,必定把草推给小马。’这样的问题,(大臣)都一一回答了他。

“天神欢喜,馈赠国王大批的奇珍财宝。并对国王说:‘你现在的国土,我应该拥护,让外敌不能侵害你的国家。’国王听完这话后,非常欢喜,问大臣说:‘这是自己知道,还是有人教你呢?依靠你的大智慧,国土获得安宁,既得到了珍宝,又应许拥护,是你的力量。’大臣回答国王说:‘不是臣的智慧,希望(大王赐我无罪,)消除我的恐怖,才敢一一陈述。’国王说:‘假设你现在有万死之罪,还尚且不问,何况是小罪过。’臣对国王说:‘国家有制度命令,不允许养老。臣有老父,不忍心遗弃,冒犯王法,藏在地下密室中,臣先前的回答全是父亲的智慧,不是我的力量。希望大王,在全部国土内,准许赡养老人。’国王随即感叹说好,心里产生喜悦,侍奉赡养大臣的父亲,把他尊为老师,(说):‘普救了我国一切人的性命,这样的利益,不是我能知道的。’(于是,国王)立刻宣布命令,普告天下,不允许抛弃老人,尊令孝敬赡养。如果有不孝顺父母,不尊敬师长的,应该加判大罪。

“那时的父亲,就是我的前身,那时的大臣,就是舍利弗。那时的国王,就是阿阇世,那时的天神,就是阿难。”

佛于忉利天上为母摩耶说法缘 第五

佛在舍卫国,对比丘们说:“我现在要前往忉利天,结夏安居,为我母亲说法。你们这些比丘谁愿意去的可随我前去。”说完这话后,佛便去了忉利天上,在一棵树下,结夏安居。(安居的三个月期间,佛陀)为母亲摩耶夫人和无量天人说法,众人都得到见谛(的初果)。

佛陀回到阎浮提国后,这些比丘们说:“稀有(难得),世尊!您能为了自己的母亲,在九十天里住在忉利天。”佛陀说:“不只是现在,我在过去世时,也曾为母亲(做)拔除痛苦烦恼的事情。”当时那些比丘们问佛:“(那世尊)过去世做了什么事呢?”佛陀说:“那是在往昔很久远以前,雪山脚下有一只猕猴王,带领着五百猕猴。当时有一位猎人,张网围捕(围住了它们)。

“猴王说:‘你们现在千万不要害怕,我为你们弄破这张网,你们这些猕猴,都跟着我逃出去。’当下猴王弄破了网,大伙儿都逃了出来,只有一只老猴,背着孩子跌跤,掉落在深坑里。猴王寻找母亲,不知道在哪里,看到一个深坑,来到边上寻找,见到他母亲在下面。对众猕猴说:‘大家各自努力,和我一起把母亲救出来。’当时这些猕猴互相捉住尾巴,才来到大坑的下面,拉出了母亲,使她脱离了苦难。何况我现在为母亲拔除苦难。那时救母出深坑的苦难,现在又拔除母亲三恶道的苦难。”

佛陀又告诉比丘们:“救度父母,有极大的功德,我因为救母,世世没有苦难,自然得以成佛,因为这样的道理,众位比丘等,每个人(都)应当努力孝顺、供养父母。”

佛说往昔母 迦旦遮罗缘 第六

佛陀当时游行(教化①),前往居荷罗国,就在途中的一棵树下坐下(休息)。有一位老妇人,名叫迦旦遮罗,从属于人,(是人家的仆人,)在井上打水。佛陀对阿难说:“去讨些水来。”阿难承领了佛陀的旨意,就前去讨水。

那时,老妇人听说佛陀要水,(便)亲自挑着水罐前往,来到佛陀所在的地方后,把水罐一放到地上,(就)直接上前拥抱佛陀。阿难要拦阻,佛陀说:“不要挡她,这位老妇人,曾经五百世,做我的母亲,爱(子之)心(还)未穷尽,因此拥抱我。如果(被)拦挡,热血(会)从(她)脸上涌出,而当即命终。”(老妇人)得以拥抱佛陀之后,亲吻佛陀的手足,站立一边。

佛陀对阿难说:“去唤她的主人(来)。”主人来到,以头面接足顶礼佛陀,退后站立(一旁)。佛陀对主人说:“释放了这位老妇人,让她得以出家吧。如果(她)出家,当证阿罗汉果。”主人(一听)便立刻放了她。

佛陀告诉阿难:“交付给波阇波提比丘尼,度她出家。”(老妇人出家后)不久便证得阿罗汉果,在比丘尼众中,善于解说佛经,最为第一。

众比丘觉得奇怪,对佛说:“世尊,(这位比丘尼是什么因缘,(未出家前会)作人家的仆人;又是什么因缘,证得阿罗汉果?”

佛陀解释道:“迦叶佛住世时,(她就)出家学道,因这一因缘,(此生)便证得阿罗汉果。(又)在那时,做徒众的负责人,辱骂诸多贤圣、优秀的比丘尼众为婢女,由于这种因缘,今生从属于他人(做婢女)。(再者)在五百生中,一直做我的母亲,(生性)悭贪、嫉妒,阻拦我布施,以这样的因缘,常常出生在贫贱之家,我并不是只有今天才拔济她的贫贱。”

诸比丘说道:“不知道在过去世,(世尊)拔济贫贱的事情是怎么样的呢?”

佛陀说道:“在过去世时,波罗柰国有一户贫贱人家,母子一起过活。儿子一直受雇给人做工,以此赡养母亲,(但)仅得少许钱财,暂且支撑日用。那时儿子就对母亲说:‘我现在想要和商贩们一起到远处经商。’(得到)母亲允许后,于是就出发了。

“儿子走后,便有强盗前来毁去其家,劫走钱财,并且把老母亲驱赶到其它地方卖了。儿子归来后,到处寻找他的母亲,得知母亲的下落(后),多带钱财,尽力赎回他母亲,就在自己国家一起生活,这时钱财满足,加倍胜于以前。

“那时的母亲,就是现在的迦旦遮罗;那时的儿子,就是我的前身。我在那时,就已经拔济母亲的苦难了。”

慈童女缘 第七

过去佛陀在王舍城时,告诉众比丘说:“对自己的父母稍微作些供养,(就能)获得无量福报;稍微作些不顺理的事,(就会)获得无量罪业。”

诸比丘向佛陀问道:“世尊!罪福的果报,这事是怎么样的呢?”

佛陀说道:“我在过去久远世时,波罗柰国有位长者的儿子,名叫慈童女,他的父亲早年亡故,钱财也用完了,就靠力气卖柴(挣钱)。(开始他)每日仅得两个钱,用来奉养他的母亲。(售卖)方法变好,每日可得四个钱,用来奉养母亲;于是又渐渐地显著,每日得八个钱,用来奉养母亲;慢慢地大家自已买过后,(越来越)信赖(他),远近的人都找他(买柴),获利变得更多,每日十六个钱,(同样用来)供给母亲。

“众人见他聪明又有福德,就劝他说道:‘你父亲在世时,经常入海采宝。你现在为何不入海呢?’听这话后,便问母亲说:‘我父亲在世时,一直从事什么职业?’母亲说:‘你父亲在世时,入海取宝。’儿子便对母亲说:‘我父亲如果应当入海采宝,我现在为什么不再入海呢?’母亲见儿子慈仁孝顺,以为不可能去,便开玩笑地对他说:‘你也可以去啊。’得到母亲这句话,以为已经定下来了,便答应同伴,准备入海去。

“准备妥帖以后,辞别母亲将要出海。母亲立即(阻止)说:‘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应当给我养老送终,怎么能放你(入海呢)?’儿子回答母亲道:‘原先您如果不允许,我不敢打定主意。母亲您既然已经允许我了,怎能又要阻拦呢?自己期望以此身建立信用(,守信)而死。答应他人已经定下来了,不能再停留了。’

“母亲见儿子主意很正,上前抱住儿子的脚哭泣,这样说道:‘不给我养老送终,怎能得以离去呢?’儿子心意已决,自己(用力)拉(母亲的)手挣出双脚,(以致)弄断了母亲几十根头发。母亲害怕儿子得到(不孝)之罪报,(只好)立刻放手让儿子远去。儿子和其他商人一起,于是进入大海,到达宝岛,掘取了很多珍宝,和众同伴一起,就启程返回。 “当时有二条道路,一条水路。一条陆路。众人都说从陆路回去,便走陆路。当时那个(所经之)国的国法规定:盗贼来打劫,如果抓到商主,所有商人的财物,都归盗贼;没抓到商主,虽然抢得财物,商主回来(索取),(则)全部归还所劫财物。因为这个原因,这个慈童女,每天都离开营地在别处住宿,商人们早上起来,(再)来迎接他(归队)。

“有一夜刮起大风,商人们仓促起身,忘记了没去迎接(他);商主(慈童女)在后面,就没有同伴,不认识路,看见有一座山,便向山上走,远远看见一座城池,呈红青琉璃色,饥渴疲倦,就快步向这个城走去。当时在城中,有四个玉女手里各执一如意宝珠,载歌载舞,共同前来迎接(商主),(一起生活了)四万年,享受了极大的快乐。如此自然而然,产生了厌离心,便想舍弃而去。众玉女说:‘阎浮提人,真是反复无常,你我一起生活已经四万岁了,怎么转瞬间就舍弃我们而去呢?’(商主)不顾她们的规劝,便又向前而去。

“又来到了颇梨①城,有八个玉女,手里持着八颗如意宝珠,也以乐舞相迎,又生活八万岁,享受了极大欢乐。(久而久之)生起了厌恶心,又舍离远去;来到了白银城,有十六个玉女,手擎十六颗如意宝珠,像以前一样来迎接,生活了十六万岁,享受了极大的快乐,亦再舍离而去;来到了黄金城,有三十二个玉女,手持三十二颗如意宝珠,同样像以前一样来迎接,又生活了三十二万岁,享受了极大的快乐,又要舍离而去。诸位玉女劝说:‘你前后所住的,常常得到好地方,自此已后,再没有好去处了,不如就常住在这儿。’商主听到这样的话后,心想:‘这些玉女因为恋慕我,(所以才)这么说的,如果再往前去必有(更)好的地方。’即便舍离而去。

“(慈童女)远远望见(一座)铁城,心里觉得十分奇怪,而思考说:‘外面虽然是铁,城内想必极好。’渐渐向前行进,走近铁城,也没有玉女出来相迎,又想:‘这城里很像有极大的快乐,所以顾不得来迎接我啊。’漫步前行,就进入了铁城。城门开后,城中有一人头戴着火轮,(看见慈童女便)脱下这个火轮,放在他的头上,立刻就出去了。慈童女问狱卒说:‘我戴这个火轮,什么时候才能脱掉?’(狱卒)答道:‘世间的人,作下善业恶业,就像你所作的:入海采宝,遍历各座城,时间远近如你(经历),然后就会来代你受罪。这个铁轮始终不会堕落在地上。’

“慈童女问道:‘我作了什么福业?又造了什么罪业?’答道:‘你昔日在阎浮提,每天用二个钱,供养你母亲的缘故,(业力感召,)得到了琉璃城,四颗如意宝珠,及四个玉女,在四万岁中,享受快乐;(每天用)四个钱,供养你母亲的缘故,得到了颇梨城,八颗如意宝珠,及八个玉女,在八万岁中,享受快乐;(每日用)八个钱,供养你母亲,得到了白银城,十六颗如意宝珠,及十六个玉女,在十六万岁中,享受快乐;(每日用)十六个钱,供养你母亲,得到了黄金城,三十二颗如意宝珠,及三十二个玉女,在三十二万岁中,享受了极大的快乐。因为扯断你母亲头发的缘故,现在得以戴上(这个)铁火轮,(铁火轮)还从没掉落地上过,(直到)有人代替你,才能得以脱下(它)。’

“(慈童女)又问道:‘现在这座牢狱中,有和我一样受罪的吗?’(狱卒)答道:‘百千无量,(多得)没办法计算。’(慈童女)听了这话后,就自已思维:‘我终究不能免除,希望让(这)一切人应受的苦,全部集于我一身吧。’生起这一念头后,铁轮就堕落在地上。慈童女对狱卒说:‘你说这个火轮,从没掉下来过,现在为什么会堕落呢?’狱卒瞋火忿怒,立即用铁叉击打慈童女的头部,(慈童女)立刻命终,转生到了兜率陀天。要知道那时的慈童女就是我的前身啊!

“众比丘应当明白,在父母那里稍做一点不善,就获得极大的苦报;稍作供养,就得福无量。应当这样学习,应殷勤尽心奉养父母。”

莲华夫人缘 第八

佛陀在舍卫国时,告诉诸位比丘说:“或者对于父母,又或者对佛及佛弟子,生起瞋恚心,这个人将会堕在黑绳地狱,受苦无量,没有穷尽。”

诸位比丘请教佛陀说:“世尊,(对)父母敬重,或者对父母不生敬重心,稍作一些不善(的事),事情会怎么样呢?”

佛陀说:“在过去久远无量世时,雪山边住着一位仙人,名叫提婆延,是个婆罗门。(按照)婆罗门的教法,没有生下男女,不得生于天界。这位婆罗门,常常在石头上小便,就有精气流下堕落在石洞里。有一头母鹿,来舔了小便处,便有了身孕。日满月足,母鹿来到仙人洞穴下,生下一个女婴,有花包裹女婴的身体,从母胎出来,长得端正殊妙。仙人知道是自己的女儿,便收养了下来。渐渐长大,当她能够自己行走,双脚所踏之处,都有莲华生出。(按照)婆罗门的教法,夜里总是值宿守火,偶而遇到一夜火灭无火,她便走到别人家里,想从他家乞讨火。他人见到她每一脚印(都)有莲华,便对她说:‘绕我屋舍行走七圈,我(就)给你火。’(她)就绕屋舍七圈,便得到火返回。

“正值乌提延王出行打猎,见到这人的屋舍有七重莲华,(满心)奇怪地问他:‘你屋舍周围为什么会有莲华呢?’这人就回答大王说:‘雪山中有位婆罗门的女儿前来讨火种,那女子脚下生出这莲华的。’大王顺着脚迹(一支支莲华)来到仙人的住所。大王见到这个女子相貌端正妙好,就对仙人说:‘请把你的女儿给我吧。’仙人便把女儿送给大王,并对他说:‘(我的女儿)会给大王生五百个王子。’大王就立她为夫人,在五百宫女中,绝对是首位。大王的大夫人,非常嫉妒(这位)鹿女,而这样说道:‘大王现在很喜爱重视(她),如果(再)生下五百个儿子,会当加倍敬重她!’

“之后不久,(鹿女)生下五百个蛋,盛放在小箱子中。这时大夫人就拿(来)五百面段取代了蛋。立即把(放蛋的)小箱子,封上盖子,作上标记,投掷到恒河之中。大王问大夫人说:‘生了什么东西?’大夫人答道:‘生下的全部是面段。’大王说:‘这仙人说谎啊。’立即取消了(鹿女的)夫人之位,更不得与大王相见。

“当时(有个)萨耽菩王,在(恒河的)下游,和诸位宫女一起在河边游戏,发现有个小箱子飘来,就说道:‘这个小箱子属于我。’诸位宫女则说:‘大王现在取小箱子,我们就取小箱子中的一切。’(于是)派人前去取小箱子,那五百个夫人,各自送了一个蛋。那蛋自己开放,里面各有一个童子,相貌端正。(五百个夫人)将他们养育成人,个个都有大力士的力气,竖起五百力士(各自的)幡旗。

“乌提延王常常向萨耽菩王索取贡品,萨耽菩王听到要贡品,忧愁不乐。(一日,)诸位王子问父王道:‘为什么忧愁悲伤啊?’萨耽菩王说:‘如今我生活在世间,被他人所欺凌。’诸位王子问道:‘被谁欺凌?’萨耽菩王说:‘乌提延王常常向我索要贡品。’诸位王子道:‘(您)如果想向阎浮提里的任何一个国王索取贡品,我们都能让他向您献贡,大王为什么要向他献贡?’这五百力士,于是率领军众,讨伐乌提延王。

“乌提延王感到非常恐怖,说道‘一个(大)力士的力量尚不可抵挡,何况是五百个力士?’于是在国中召募能够退敌的人。又再想:‘那位仙人或许能明白、知道,做些善巧方法(应对)。’(于是)前往(雪山)到那仙人的住所,对仙人说:‘国家有了大难,怎样可以抵御?’仙人回答说:‘有怨敌吗?’大王答道:‘萨耽菩王有五百个力士,都率领军众,要来讨伐我。我现在甚至没有(一个)这样的力士,与他们对抗。不知有什么方法,能够退却来敌啊?’仙人回答说:‘你可回去求莲华夫人,她能够退却敌人。’大王说:‘她怎么能却敌呢?’仙人回答说:‘这五百个力士,都是大王你的儿子,是莲华夫人生的。你的大夫人,心怀厌恶妒忌,把莲华夫人所生的儿子们,抛到(恒)河水中。萨耽菩王,在河下游捡到后,养育他们使之长大成人。大王您现在让莲华夫人乘坐大象到军阵前,他们自然就屈服了。’

“乌提延王立即按仙人所说,回来向莲华夫人忏悔,恭敬忏悔之后,把夫人装饰端正,穿上妙好衣服,乘坐大白象,安置在军阵前。那五百力士举弓要射箭,他们的手自然僵直不能屈伸,心里非常震惊。这时那仙人飞到,在虚空之中,对诸位力士说:‘千万不要举手(射箭),不要生起恶心,如果生起恶心,(你们)都会堕落地狱的。这大王和夫人,是你们的(亲生)父母啊!’母亲即挤压自己的(双)乳,每一边(挤出的)乳汁分成二百五十(个)分支,都流入儿子们的口中。(这时五百个力士)立即向父母忏悔,自己心生惭愧,都证得辟支佛的果位,二位大王也自然开悟,也证得辟支佛的果位。

“那时的仙人就是我的前身。我在那时,阻止那些儿子们,不让他们对父母生起恶心,(使他们)证得辟支佛;我现在也赞叹供养父母的功德。”

鹿女夫人缘 第九

佛陀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告诉诸位比丘说:“有二种法,能使人很快修得人天(福报),以至于达到涅槃之乐。又有二种法,能使人迅速堕落三恶道,受极大苦恼。”

“是哪二种法,能使人很快得到人天(快乐),(和)达到涅槃常乐?”

佛陀说:“第一种是供养父母,第二种是供养贤圣。”

“是哪二种法,能使人迅速堕落三恶道,受极大苦恼?”

佛陀说:“第一种是对父母作种种不善之事。第二种是对贤圣也作种种不善之事。”

诸位比丘请问佛陀:“世尊啊!迅速促成善恶果报,这事情是怎样的?”

佛告诉诸位比丘:“在过去久远无量世时,有个国家叫波罗柰,国中有座山,名叫仙山。当时有个梵志,就在那山居住,常常在石上大小便,后来有精气,落在小便处,(有只)雌鹿来舐,便有了身孕。日满月足,雌鹿来到仙人的住处,生下一个女子,相貌端正绝妙,只有脚像鹿一样,梵志就收留她,养育成人。(按照)梵志法,是一直侍奉火焰,使火(常燃)不灭。鹿女晚上照管火,一不小心,让火灭了。鹿女(非常)恐怖,害怕梵志(父亲)发怒。另有一位梵志,住在离此五里的地方,鹿女迅速到(那位)梵志那儿去乞讨火种。梵志见了鹿女足迹(所到之处)生有大朵莲华,(便)与鹿女约定说:‘绕我的屋舍七圈,便给你火种;如果出去时,也要绕七圈,但不要走在原来的足迹上,(要从)不同的道回去。’鹿女立即按照要求,取火种而去。

“当时梵豫国王出行游猎,见到那梵志的屋舍周围有十四重莲华,又见往返的二条道路上有两行莲华。奇怪这其中原因,问梵志说:‘这里连水池都没有,为什么会有这么美妙好看的莲华呢?’梵志答道:‘那位仙人住处有一个女子,(曾)来向我讨火,这女子的足迹所到之处,都会生出莲华,我便与她要约说:“如果想得到火种,(就)围着我的屋舍转七圈,要回去的时候,也要转七圈。因此就有了环绕的莲华。’梵豫王便顺着莲华的踪迹,来到梵志那儿要见他的女儿。见到她的端正(妙好)后,很满意、高兴,便向梵志,求娶他的女儿。梵志就(将女儿)给了大王,大王当即(将她)立为第二夫人。

“这女子从小(由)仙人养育,(养成的)习性端直,不了解(一般)妇女的妖柔妩媚、争宠之事。后来有了身孕,相师占卜说:‘会生一千个儿子。’大王的大夫人,听到这话后,内心产生了妒忌,慢慢开始谋划,先恩惠厚待取悦鹿女夫人左右的侍从,多给她们钱财珍宝。这时鹿女怀孕日满月足,便生下一朵千叶莲华。将要生产之时,大夫人用东西蒙住了鹿女夫人的眼睛,不让她自己看,拿臭烂马肉干,放置在鹿女夫人身下,取走千叶莲华,盛放在盒子里,抛掷在河中。(大夫人)回来后为她解开蒙眼之物,对鹿女夫人说:‘看你生的什么?’(鹿女夫人)只看见一段臭烂马肉干。大王派人来问:‘(夫人)生了什么?’得到的回答是:‘只生了臭烂马肉干一样的东西。’这时大夫人对大王说:‘大王喜欢(鹿女到了)颠倒迷乱(的程度),这个畜生所生,仙人养育的,生出这些不祥臭秽的东西。’大王的大夫人,立即取消了鹿女的夫人职位,不再召见。

“当时有个乌耆延王,带领随从和夫人宫女,在河的下游玩乐。看见黄色云形成的伞盖,从河上游随水而来,大王心想:‘这云盖下必有神奇之物。’(于是)派人前往观看,在黄云下,发现一个盒子,便打捞上来,打开观看,有一朵千叶莲华,花瓣上有一千个小儿,取来养育,渐渐长大,每个都有大力士的力量。

“乌耆延王,每年都要向梵豫王进献贡品,(这次)集中了众多贡品,派遣使者将要去(送)。诸位王子便问道:‘(大王)想干什么?’乌耆延王答道:‘要给梵豫国王献贡。’诸位王子各自说道:‘如果有(我们)一个王子,还期望能够降服天下,让(他们都)来进贡,何况(您)有我们一千个儿子,却应当进贡给他?’这一千个王子立即率领军众,降伏了各国,按次序来到梵豫王国。国王听到大军压境,向全国招募(勇士):‘谁能驱除这样的敌军?’(但)都没有人能驱除的。第二夫人,前来接受招募说:‘我能退敌。’大王问道:‘怎么样能驱除他们?’夫人答道:‘只要给我筑一座百丈之台,我坐在上面,必定能抵挡(驱除)敌军。’大台筑成后,第二夫人,坐在台上。

“当那一千个王子要举弓射箭时,他们的手自然(都)不能举起。夫人说道:‘你们千万不要抬手(打)父母啊,我是你们的母亲。’那一千个王子问道:‘怎么证明你是我们的母亲?’答道:‘我如果挤乳,每一乳会射出五百道乳汁,分别流入你们的口中,证明我是你们的母亲;如果不是这样,就不是你们的母亲。’立即用两手挤乳,每一边(挤出的)乳汁分成五百(个)分支,都流入一千个王子的口中,其他士兵,没有一个得到的。一千个王子(立即)降伏,向父母亲忏悔。诸位王子和合两个国家,从此不再有怨仇,互相劝导,把五百个王子给亲生父母养,另五百个王子给养父母。这时两个国王,分别统管阎浮提,各自养有五百个王子。”

佛陀说:“要知道,那时一千个王子,就是贤劫千佛。那时嫉妒的(大)夫人,蒙人眼目的,就是文鳞瞽目龙。那时的父亲就是白净王。那时的母亲就是摩耶夫人。”

诸位比丘请问佛陀道:“此女有什么样的因缘,生在鹿腹中,足下会生莲华呢?又是什么因缘,做大王的夫人呢?”

佛陀说:“这鹿女在过去世时,出生在贫贱之家。母女二人在田中锄谷,看见一位辟支佛,持钵乞讨饭食,母亲对女儿说:‘我想到家中取我的那份饭给这位清修士。’女儿则说:‘也把我的那份饭一起布施了吧。’母亲立即回家,去取母女二人的饭食,来布施给辟支佛。女儿便拔草采花,为辟支佛敷设了草座,把花洒在上面,请辟支佛入坐。女儿责怪母亲迟(迟不来),登上高处,遥望她的母亲。(过了一些时间,)当看见她的母亲,便对母亲喊道:‘为什么不快点,象鹿一样奔跑而来?’母亲到后,还嫌母亲迟缓,一会儿很不满地说:‘我生在母亲身边,(还)不如生在鹿身边。’母亲立刻把二份饭布施给辟支佛,剩下的(一点)母子二人一起吃了。辟支佛吃完,把钵抛掷在虚空中,然后追寻飞去,到了虚空中,作了十八种变化。

“当时母亲十分欢喜,就发了誓愿:‘让我将来常生圣子,要象今天(所供养)的圣人。’因为这一业缘,后来生了五百个儿子,都证得辟支佛果。(她们)一人作养母,一人作亲生母亲。

“因为对母亲说要像鹿那样快跑,对应(她说这番)话的因缘,(就投)生到鹿腹中,脚像鹿甲。因为采花散(给)辟支佛的缘故,足迹中(会)生出一百花。因为铺花草的缘故,常常能做王夫人。

“这位母亲的后世转生为梵豫王,这位女儿的后世转生为莲华夫人。由于这样的业缘,后来生下贤劫千圣。(并且)因为誓愿力,常常生育贤圣。”

诸位比丘,听闻了佛陀的法语后,内心欢喜,(依教)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