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所有苦难众生,永不再流浪生死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5-9-19 12:03:05 繁体版 

愿所有苦难众生,永不再流浪生死

这是我人生中的真实经历。

一场大病之后,我一直想把我的这一段经历写出来,为报佛恩,为和我一样还在困厄中挣扎着的人,也为我自己。

谁也不知道二十四小时到底有多长

二〇一三年六月,我遇到了学佛以来最大的逆境,原本平静的家庭生活忽然发生了变故,丈夫因外遇离开了我。这个在如今的社会生活中并非鲜见的事,对于我而言,简直是灭顶之灾。

我们是患难夫妻,在他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我们结婚的。他常常对别人说起对这份婚姻生活的满意,说我是当今社会上少见的贤妻良母,具有传统妇女的美德云云。我无法相信他的婚外情,也不习惯没有他的生活。于是我每天回味、探究和他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是是非非、恩恩怨怨,小到每一个细节。想到自己为这个家庭的操劳和付出,无论如何不肯接受眼前的现实。期间,念佛堂的刘姐非常关心地给我讲无常观,让我面对现实,但似乎不起任何作用。那些日子,虽然每天也诵经念佛,然而心里却只想着这一件事,期盼着他早日能承认错误。

焦虑、抑郁、严重失眠,每天惶惶不可终日,度日如年。当我意识到自己应该调整时,已经身不由己了。于是,到省城看中医,看心理医生,甚至去安定医院,严重的抑郁症使我每天以药为食,仍无济于事。无奈,迷乱,颠倒,那些灰色的、阴暗的、罪恶的甚至是谤佛谤法的念头不时莫名其妙地涌出来。我感到自己是那么的卑琐、罪恶,不可理喻,不可救药。

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我的体重下降了15斤,我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身心彻底垮下去而不能正常生活。每天吃饭时,喉咙里像火烧一样,饭难以下咽。每当我说服自己把饭一口一口地咽下去的时候总会流泪,不仅因为咽喉部位的不适,也因为我体会到了饿鬼道众生的苦难、无奈、挣扎 ;每到晚上,就像要去闯过一道生死关口。在床上辗转不眠的煎熬会摧毁人的意志,让人想到种种的死法。天亮了,看到自己还活着,我感叹着“谁也不知道二十四小时到底有多长”。仿佛每天都要经历一次死而复生,使我又想到了地狱道众生万死万生的煎熬。

在这样痛苦的煎熬中我仍不觉悟,仍然死执着等待他的回心转意。念佛时根本提不起正念,心里虽然没有忘记往生的愿,每天早晚也在佛像面前燃香跪拜,但很多时候是连一句佛号都念不出来的。那时候才知道,平日里能安安静静的念佛是需要多么大的福报!也才明白,《地藏菩萨本愿经》中说的:“南阎浮提众生举心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南阎浮提众生“业力甚大,能敌须弥,能深巨海,能障圣道”。像我这样的罪恶生死凡夫,当业力现前时,一切都不能自己做主。

“找我妈去”

我身心俱疲,因为对人生的绝望,更因为无法忍受这种焦虑、抑郁、失眠的折磨。终于,在经过了又一个不眠之夜的早晨,我平静地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服下了大量的安眠药和降压药。

我以为我一定是去极乐世界的,因为我已深深厌离娑婆,我在这个世界已了无牵挂。

然而经过了三天三夜的昏睡之后我还是醒来了,昏沉中,似乎听到外甥问护士血压情况,然后他说:“不对呀,现在醒过来的血压怎么比抢救时的血压还低呢,应该相反才对”。后来女儿告诉我,我在抢救室时,血压一直是低压八十高压一百二的,而我家姊妹几个都是遗传性低血压,我的血压平日里也只是六十到一百之间,况且当时我还吃了大量的降压药,抢救时血压这样正常实在是不可思议。

女儿还陆续告诉我,在我昏迷的几天里,家里人没有人为我念佛,尽管我平时一再叮嘱过她们(姐姐、女儿),但境界现前时,她们都手忙脚乱,呼天喊地,甚至相互埋怨。

女儿还告诉我说,在我刚刚意识苏醒时,我说的第一句话竟是“找我妈去”。

我当时根本不相信她的话,自从走进净土法门以来,我丝毫也不怀疑自己的信愿,我是欣求极乐的。而母亲早在十年前就去世了,她老人家生前没有遇到佛法,也就更谈不上信佛,她现在哪里是可想而知的。我这个平日里自诩虔诚的净土宗佛弟子,怎么会在生死的关键时刻要“找我妈去”,而不是找佛去,到极乐世界去?看我惊疑,女儿强调说:“妈,你真的是这么说的,不信你问我姨去”,姐姐们证实了女儿的话是真的。

多么可怕的“找我妈去”!平时我总以为自己是真信佛,早已深深地厌离娑婆,欣求极乐。其实在我意识深处,还是六道轮回的种子重于净业的种子,我这个五蕴之身业报是多么的深重?!

我不禁打起了寒颤!若不是阿弥陀佛不舍我这个罪苦众生,恐怕我已又习惯性地轮转六道了。我想起平日里在听大安法师讲法时,法师不厌其烦、婆心切切地反复强调:要老实念佛,多念佛,要反复地熏习自己阿赖耶识里净业的种子。对比我的状况,才知道这是多么重要的开示啊!

《佛说无量寿经》第十八愿:“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唯除五逆,诽谤正法。 ”我等业力凡夫原来发出一个真信切愿是这么地难!能至心信愿的念十声佛号也是多么地不容易!想起这些我泪流满面,学佛以来,我第一次真正地懂得什么是佛恩,也才真正知道要报佛恩。

就在我失眠非常严重的一天夜里,迷迷糊糊中不知怎么就默诵起《心经》,然后诵观世音菩萨圣号,顿觉心绪清宁安静了许多。从此以后,每天一有时间我就默诵《心经》数遍、数十遍,之后念观世音菩萨名号,早晚依旧念佛,诵《佛说阿弥陀经》。逐渐,我的心境明朗了,抑郁、失眠状况逐渐减轻,身体状况也一天天好起来。这时再想到我的这段婚姻经历,也不过是广博无垠的生命长河中一朵小小的浪花而已,太微不足道了。况且我身上有那么多的缺点、毛病,让他宽容、忍让了我这么久,真的是委屈他了。同时,他的离开使我觉悟,让我真正认识到自己的我执、情执有多重,我应该感谢他。

唯愿生命化作那朵莲花

从没有一个时候,我像现在这样生起真实的惭愧、忏悔之心!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是循规蹈矩的,善良的,不肯从内心深处承认自己是罪恶生死凡夫。

学佛后,一切都顺风顺水,每日坚持听经闻法,早晚课也从不间断。甚至以为自己念佛多么有质量,自己的修为多么好。自以为人生的种种苦难早已使我深深厌离娑婆,对西方极乐世界真信切愿了。可是一遇境界,则处处挂碍,业海翻腾,认缘为真,迷失本心,一句佛号都念不出来。心做不得主,经不得境界的考验。其实是没能真为生死发菩提心,待多生多劫的业力种子真的现前,就只能任凭业力牵引,毫不含糊地 “瞥尔随它去”。

这时再想起善导大师《观经四帖疏》中的两种深信“一者决定深信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旷劫以来常没常流转,无有出离之缘;二者决定深信彼阿弥陀佛四十八愿,摄受众生,无疑无虑,乘彼愿力,定得往生。”感同身受,入肌入理,多么契合我等根基陋劣的众生,靠自力修行是寸步难行的,唯有靠佛力才能出离生死。再想到水火二河白道喻中:“仁者!但决定寻此道行,必无死难,若住,即死。又西岸上有人唤言:汝一心正念直来,我能护汝,总不畏堕于水火之难。”

随顺此土释尊的发遣与彼土弥陀的呼唤,信愿求生净土,方是出离轮回险境的唯一出路。经历了这样的病苦之后,再想到二种深信和水火二河白道喻,我常常热泪盈眶,祖师是多么的慈悲,以自己用生命践行的法理警喻着我们。而我平日里却只是草草读过甚至是误读,不懂得真正地从内心深处去领悟。其实佛菩萨的救度无时不在、无处不在,只要我们不忘记念佛,向佛菩萨求度,佛菩萨就会救我们“不堕于水火之难”!

这是一个无苦不在的无常世界,每天耳听是苦,眼见是苦,佛说“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八苦交煎,三界无安。我每天晨起在公园散步,常听到周围的人讲谁谁家的孩子没几岁就得了怪病,全家人为孩子治病倾家荡产;谁谁昨晚还在公园里扭大秧歌,回来路上突然倒地身亡;又有谁一家几口高高兴兴地出去旅游,路遇车祸全家丧命,身后千万家产无人继承。哪个人多年病卧在床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哪个人昨天还是高官而今天就成为阶下囚;哪里飞机失事,哪里又涨大水,哪个地方大地震等等,天灾、人祸不断,苦难和无常何曾在这世界上有一刻停止过?

我知道我的苦难还没有结束,因为我还身在娑婆,“人身难得而易失,三途时长而苦重。深心誓出爱欲海,念佛顿断生死流。”唯愿生命化作那朵莲花,愿我及所有苦难的众生都能乘着阿弥陀佛的慈悲愿船,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那里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永不再生死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