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锻炼我们的心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圣严法师 发布时间:2015-2-25 21:25:02 繁体版 

如何锻炼我们的心

今天讲的题目是「锻炼心」,也就是讨论怎么来锻炼我们的心。

一、锻炼

首先解释「锻炼」两字的意义。古代的武士、剑客,都讲究宝刀、宝剑,宝刀、宝剑怎么制造?是由铁铸成。这铸造的过程,称锻铁、链铁,铁可链成好铁,再链成钢、纯钢、精钢。在古代,是用老式的土法链铁,讲究技术、方法,故须经由明师选材处方,同道家炼丹一样,特别着重传承,有独门秘方。铸造好的铁器,须经特别的炉火烧链之后,再用手工捶打。若技术不好,不仅链不出钢来,反而会把全部的铁打成铁渣;唯有技术娴熟,才能打掉铁渣,而锻成纯钢。所以技术较差的铁匠,只能打出镰刀、斧头或菜刀等,却链不出上等的宝刀与宝剑。同样的,人心的锻炼也要有明师指导正确的方法。在说明链心的方法之前,先对人心作一番考察。

二、心

一个人的思想观念、性格性向、言行举止,都是心在主宰。俗话说:「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世界上没有面孔长得完全一样的两个人,一百人有一百个不同的面孔,一百人也有一百个不同的心。虽然有些人面孔长得神似,或者双胞胎长得几乎完全一样,而分辨不出谁是谁,但只要各自的性格一表现,就知道谁是谁了。世界上找不出任何两个人的心是相同的,如果有的话,那么世界太平,而世间也不成其为世间了。

社会是群众的组合,无数人共同生活在一起,它是个大染缸。由于每个人的思想、观念不同,同时为了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求取生存的保障,人们学会保护自己,处处争取权益,以免于吃亏受害。因此,各人有各人的打算和想法,人人变得自私自利,将彼此的关系建立在「利」上,各怀心眼,不能坦诚相待。俗语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己本无可厚非,否则便无法生存;但人与人之间也因而产生许多不和谐的现象,勾心斗角,扰攘纷争,永无宁日。因此,不论亲疏,非但朋友之间信义荡然,甚至演出父子反目、夫妻异梦、兄弟阋墙的悲剧。

人心是不同的,不容易统一的,小自个人与个人,大至团体与团体、种族与种族、国家与国家,或人与动物之间,都会引起诸多问题,产生对抗与冲突。所以我曾以「矛盾与统一」为题,做过一次开示。

这些现象之所以会产生,归根结底,在于未经锻炼的心变幻莫测,不可捉摸,有如野马奔逸,不易驾驭、制伏。因此,必须链心,以期在矛盾、对立、冲突之中,寻求平衡、和谐、统一。

三、链心的方法

下面讲链心的方法,分成三个阶段及层次:

(一)经由教育或宗教信仰,把歪曲心锻炼为正直心

从生理上看,人的心脏是长在胸腔的左边,而非正中间,所以偏心是正常的,偏己、偏私,偏一家、一族,偏一国家、一民族,都是正常。歪心就不正常,歪同偏不同,歪是歪曲的意思;存心损人利己就是歪心。幸运的是,世上还是有许多损己利人的人,所谓百步之内必有芳草,比如圣贤、豪杰、菩萨心肠的人即是。一般人都是因为互有往来、互取所需、彼此获利,而生活在一起,称为互助互惠,但还是以利己为先决条件。比如美国的农产品过剩时便由政府津贴农户,把农地荒芜,明知亚洲、非洲由于营养不足而死者每年有数十万人,为了保障美国人民的生活水平,便不得不视若无睹,见死不救。所以美国人做任何事,首先强调的是要符合美国人的利益,实际上美国已是世界上对其它落后地区最慷慨的国家了。

歪心的人,居心叵测,惯用不正当的手段取得不合情理法的利益,如故意倒会、恶性倒闭、瞒天过海、抢劫、勒索、巧取、豪夺等罪行;他们或能获得一时的侥幸,将来如何则不难逆料,纵然现世能逃过法律制裁,他们的后代子孙以及他们的后世果报,绝不会有好的收场。

佛法用因果论来教育众生,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因此,信奉佛法的人知道因果轮回,不敢做违背良心的事,相反地要做有益于人的事。所以佛教的教育,可使人从歪曲心变成正直心。一般的宗教也能达此层次,此在佛教,乃是最基本的要求。

(二)用修行的方法,把散心、乱心,锻炼成统一的心

第二个层次的链心方法,主要是用禅定的修持。第一个层次所依的方法是戒,戒的消极立场是不作一切恶,戒的积极立场是须行一切善;若要把乱、散的妄想心变成集中的统一心,就要用定的力量。

妄想心与散乱心为同一东西,但不同性质。散乱的意思是思想不集中、念头散漫,没有一定的方向和目标。妄想的意思是不必想的而去想、不该想的而去想,它可能是散漫的,也可能是有条理的。比如有的人嗜好抽烟、喝酒、赌博,明知这些都是不良习惯,但是不抽、不喝、不赌,他心里难过,手痒痒的;尤其瘾头犯的时候,要他不做,已不容易,心里不想,更不容易了。

跟随我修行的弟子之中,有的常跟我讲,他常常会起一些不需想、不该想的事,觉得很罪过。有的则说他每当打坐、诵经时,有妄想出现,而且是犯罪的念头,他觉得很难过。我告诉他们:「不要这么想,如果能够没有妄想杂念,你的修行已经成功了;正因为在初心修行的阶段,所以无法做到专心念佛、专心打坐。」其实,平常生活中也会有坏念头出现,只是心思太杂,自己没有发觉。而在打坐、念佛、拜佛、持咒时,心较专注,头脑比较清楚,坏念头出现时,就容易被察觉了。不是自己故意要想,而是潜在的意识,在不受压制时,忽地浮动上来的。

如何对治散乱心和妄想心呢?那就要用修行的方法。修行的法门很多,其中以禅观的方法,收效比较显著和踏实。禅观的方法有很多,我们所教的入门方法是数息观。数息观就是用数呼吸的方法,打心的铁。时刻把心系于方法上,方法和心,要像猴子和链子的关系。方法不转移,就像把猴子的链子绑在桩上,使得猴子时刻不离那根桩,当心念往外缘时,立即又被拉回到方法上来,时刻把心绑在方法上,一离开方法,就马上警觉;而数息观最易让我们警觉、发现自己的心是否离开了方法。

用方法能使散乱的妄想心消失,这不是说用方法来把妄想打掉,或像用军警的武力消灭土匪强盗那样,用方法就是用方法,为了用方法而用方法,不是为了要消灭妄想而用方法,最后妄想就会自然消失。

这个层次的修行阶段,你可能尝到的经验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而不是成功;是发现更多的妄想,而不是心的集中和统一,你必须要付出耐心和恒心。

(三)用禅的方法,把集中、统一的心粉碎

链心链到第二个层次完成,心已能集中和统一。心如能够集中,便可减少打妄想的时间,心力专注、头脑清楚,揆之日常生活,应付裕如。做起事来条理井然,效率增进,不致了无头绪,慌张颠倒、虎头蛇尾。一般人到此程度,已得很大利益。进一步由集中而达到统一的程度,就是发现「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的道理,世间的圣贤之能成为圣贤,必定有类此的体验。

然而集中心和统一心,尚都是有「我」的阶段:能够集中的心,是「小我」的肯定;能够统一的心,是「大我」的落实。正在经验大我的统一状态时,不会有烦恼的分别心;然当你由统一心状态再恢复到分别心状态时,便会产生强烈的自信心。可是,自信心越强的人,我执越重,他的「我」非常坚固,他相信自己所讲、所见、所想、所为绝对正确,他有自信他是有无限慈悲心、同情心、使命感和权威感的人。不幸的是,很多宗教与宗教之间的对立、冲突、战争、迫害,都是从此自信心出。因为强大的自信心,即是傲慢与偏激。

从佛法的立场讲,虽然要有自信心,但要无我。无我的意思是,不以为自己是全体,不以为自己是有无限力量的救济。所谓救济,是众生自己得度。所以菩萨度尽一切众生,而实没有一个众生得度,这是无我。

如何能够达到「无我」的目的呢?唯有经由禅的方法来修行。禅的方法,就是把已经集中统一的心粉碎;是把坚固的我执消灭、消散,当「我」不存在了,才是大解脱,也是大落实。如果达此目的,就是要用踢翻乾坤的禅法来修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