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山法师《我的慈悲主义》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茗山法师 发布时间:2011-4-27 1:16:29 繁体字 

一、绪言

这是作者十年来身体力行并深深获得效验的一个主义,初行时未能自信,又怕人说我自赞、诳他、打妄语,只好自己受用,从未公开发表;今年春,看书看到有“教授的诲人精神,应将一解一得尽以传人”的话,乃于焦院第一周的精神讲话,向各同学讲过一次,最近想把这一得之愚,本“与人为善”之意,公诸同好;乃将讲稿整理补充,写成此文。若读者诸君能如说行持,必能自利利他,获无量功德。

自赫胥黎“物竞天择”、达尔文“优胜劣败”倡说以来,世人往往损人利己,弱肉强食,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他人痛苦之上,良深浩叹。读者诸君,如能辗转劝化全世人类实行这“慈悲主义”,把他人的快乐建筑在自己痛苦之上,必可挽回世界人心,促成永久和平。这是我发表本文最大的愿望!

“慈”,就是牺牲自己而施与他人之安乐。“悲”,就是同情他人而急欲救其痛苦。《大乘义章》曰:“爱怜曰慈,怆恻曰悲。”又曰:“慈能与乐,悲能拔苦。”《智度论》曰:“大慈与一切众生乐,大悲拔一切众生苦。”即是此义。“主义”,即是“由思想而生信仰,由信仰而生力量”之谓。“慈悲主义”的意义,就是以慈悲心为一切思想行动的中心指导者,换句话说,就是把我一切思想行动使符合并依归于慈悲之道。

“慈悲主义”是佛陀的,并不是“我的”,但因本文的内容,乃叙述我个人实行佛陀慈悲主义的经历、方便、效验及解释疑义,故加以“我的”二字,非敢骄慢,请诸君原谅,并指教指教!

二、我实行慈悲主义的缘起与经历

我少小时随母在家庭中,早晚常常拜佛念佛:“南无西方极乐世界,大慈大悲,阿弥陀佛。”由此种下了“慈悲”的种子。十九岁出家后,在小庙上晚殿,总要念忏悔文:“大慈大悲利众生,大喜大舍济含识” ,又听人说:“佛教是大慈大悲救人救世的宗教,”由此才相信“慈悲”是可宝贵的东西。二十一岁在焦山,听讲《心地观经》“慈父恩高如山王,悲母恩深如大海。”又读《法华经》“如来室者,一切众生中大慈大悲心是”,由此才懂得一点“慈悲”的意义,然而并不知怎样去行持?更不知行持有什么益处。二十四岁在南岳,听到灵涛法师一次剀切的训话,他说:“自七七事变以来,战火日见蔓延,我们处在这个乱世界,随时随地都有丧身失命的危险,真是可怕!观察战争的起因,实由于少数野心家的贪瞋猛炽,众生的共业招感;要断灭贪瞋,忏悔共业,消弭人类残酷战争,促成世界永久和平,我们必须力行 ‘慈悲三昧’ !我又觉得地狱饿鬼趣中的有情所受各式各样的痛苦,更是人间所未有,梦想所不及,我们看经论中所说的苦状,谁不怕到那里去受苦?再观察地狱饿鬼的起因,也实由于有情的放纵贪瞋,广造逆恶。要降伏贪瞋,忏悔逆恶,救拔受苦有情,度脱地狱饿鬼,也必须力行这‘慈悲三昧’!假若你们个个力行慈悲三昧,不但世界得以和平,有情得以解脱,就是你们自己也能免除战争的危险,免除恶趣的痛苦,所得功德利益,无量无边。”我听了这一次的训话,深深地感动,觉得慈悲有这些胜义与妙用,发誓努力奉行。

从那时起,自己规定每周星期日为慈心纪念日,星期一为悲心纪念日,牢牢记住那两天,无论如何,总要做两件给人快乐救人苦难的事,或戒杀放生,或广修供养,或忍辱无瞋,或存心不害,或以同情的态度赞美他人的长处,帮助他人的工作,救济他人的急难,自己吃些亏,便宜把人讨,舍己利人,见义勇为,使他人离苦得乐,等等。如此行了两年,星期日和星期一,便成为我的欢喜日了,他人给予我的快乐,救助我的苦难,恰是我过去利人救人的如数以偿,甚至加一倍十倍百千万倍的收获,实使我感激涕零!由此格外加功用行,除于星期日星期一实行慈悲外,更于星期二至星期六,将与“慈悲有关的喜舍、四摄、六度、五戒、十善、十一善心所、三十七道品等一切善法,轮流行持,最低限度,日行一善。然而我的业重福轻,障深慧浅,行之既久,未免懈怠心生:或闻讥谤而退悔,或将行施而难舍,或因病忙而疏忽,或虑利害而迟疑,但常常鞭策自己,勉力行去;因而获得的感应更奇,效验更多:日间安乐,夜无恶梦,逢凶化吉,遇险为夷,灾难消除,人人敬爱,甚至回瞋作喜,转祸得福。得了这些效验后,对慈悲主义,更加深信不疑,力行不懈,随时随地,尽心尺力,以种种方便,利济众生;并于日记记之考核勤惰,日日自警,日日行持,一日不行,即一日不能自安,久而久之,习以成性,自作自受,乐趣无穷!

三、我实行慈悲义的十三种方便

上来已述我实行慈悲的缘起与经历,但“慈悲为室,方便为门” ,要由方便之门,方入慈悲之室。故再略述我实行慈悲的十三种方便:

(一)利他:我常常思量“利己”,是我一人得利,而多数人受害;“利他”,是我一人受害,而多数人得利。一多相较,觉利己太藐小,而利他确很伟大,于是决定了意志:“宁可天下人负我,莫教我负天下人” 。也就和经论中“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上士恒勤求、自苦他安乐”的意思相同。我就本着这个意志,与人合作,愿意多吃些苦,少分些利乐,与人交往,愿意多吃些亏,少讨些便宜。尤其利害冲突关头,切记先为他人打算:宁可舍己利他,绝不损人利己;最低限度,利他而不损己,或利己而不损他。所以我立身处世,发一言,行一事,抱定这一个观念:一切以利他为标准。

(二)同情心:民国三十二年冬,我在衡阳因交涉寺产被无线电台台员用绳子吊起来的时候,身体感到非常痛苦,生命感到极大威胁,只得默念“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希求菩萨通知太虚大师们赶快营救:早来一分钟,使我早脱一分苦,若迟来半点,恐怕就往生了;那时心中极迫切的情绪,非身历其境者不知。就因为受过那次痛苦的教训,之后看到或听到他人及众生受苦,就如自己受苦,很迅速地努力抢救:如见他人跌倒,立刻去扶起,他人急难,立刻去排解,他人碰伤或中毒,多方请医去医治,他人溺水或失火,不避嫌怨去援救;尤其看到他人被吊或鱼鳖鸡鸭被人倒悬,心急如焚,总要想尽办法去解救。这些都是由于我的同情心的驱使。

(三)恒顺众生:我当学僧,即随顺院长教师意旨,精勤修学;当教师,即随顺院长学僧意旨,认真讲课;当院长,即随顺教师学僧意旨,尽量栽培;当清众、执事、住持等,亦复如是,不存主观成见,随顺客观趣向,待人如是,待一切众生亦如是。我愿意如有春天的雨露,夏天的凉风,秋天的明月,冬天的的太阳,江海的轮渡,大陆的车辆,空中的飞机……做时代所需要众生所受欢迎的一个人。

(四)公而无私:我为了护持佛法,解决寺庙与学校纠纷,保障佛教寺僧的权益,兴办僧教育及公益慈善事业,曾于各地佛教会办过几百桩案件,打过几十桩官司,请过几次保护佛教的布告,不知走了几多路,说了几多话,用了几多钱,往往吃饭的时间过了就在外忍饿,衣服破烂了也无心再做,甚至身体病坏了也无心顾及,热心从公,忘却自己,只尽义务,不计权利,只顾天下肥,不顾自身瘦,总因为要学祖师为法忘躯,学菩萨为众生服务,学佛陀行慈悲之道。

(五)不害:我深信一切皆有因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间或未报,乃是时期未到,故偶遇恶人憎我、妒我、谤我,甚至害我,我都不愿以牙还牙,以齿还齿;我想“自作孽,不可逭”,有自然因果存在,何用我去害他?我只可怜他的业障深重,善根浅薄,惭愧我无德感他,无法救他!而况害他,终致自他俱害,不害他,或可使他改过自新。看见他人阴谋害人,我也常以此意相劝。

(六)广修供养:我不贪穿,不贪吃,又没有一点嗜好,私人所得的衣物以及师友赠送给我钱,不用于佛教公益,即用于供佛施人;往往共办公益而各方捐款不足用时,便以私资补充,修建庙宇或装塑佛像翻印经典,亦常随缘乐助:平日买仁丹万金油十滴水等药品,随时救治病人,又将多馀衣服鞋袜饮食用物,随时舍给贫乏,有时打斋供众,有时出力帮忙,有时布施乞丐,有时周济难民;尤其人有急需,不敢说“有求必应”,但总想满人心愿;人有危难,不敢说“寻声救苦”,但总想尽力援助。

(七)忍辱无瞋:我虽不曾老,但养气功夫倒很有把握:在衡阳时,有一次我因房中遗失一本书,无意地问问同寮某师,某师认为我轻视他的人格,勃然大怒,指手大骂,我反陪笑向他解释。又有一次,甲师因挟嫌怀恨乙师,暗用我的名义,诬告乙为汉奸,并且潜入我房,偷盖我私章,乙被警备部提讯时,看见公文里有我列名盖章,信以为真,未几释回,便对我痛骂,甚至要和我拼命,我乃不动瞋心。有人因误会疑忌而责骂我,诽谤我,欺负我,侮辱我,甚至殴打我,我都逆来顺受,容忍无恨;像这一类的遭遇很多,我不但能够忍受他人的逼恼,更不愿自己逼恼他人,初,火气冲上时勉强捺下,久而久之,想发脾气反觉火不得上来了,我读熟了弥勒偈:“有人骂老拙,老拙只说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唾沫吐面上,随他自乾了,我也省力气,他也无烦恼。” 这首歌好像为我写照。

(八)戒杀放生:我读过沙弥律:上自诸佛圣人,下至蜎飞蠕动,不得故杀……“佛子:若自杀、教人杀、方便杀、赞叹杀、见杀随喜,乃至咒杀、杀因、杀缘、杀法、杀业、一切有命者,不得故杀,是菩萨应起常住慈悲心、孝顺心、方便救护一切众生……”又读过古诗:“卷帘归乳燕,凿牖出痴蝇,爱鼠常留饭,怜蛾莫点灯。”“千百年来碗里羹,冤深如海恨难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屠门夜半声。”我把这些话,深深记在心头,所以最怕走路踏伤蚂蚁昆虫,最怕信手拍死蚊蝇虱虱,我不愿人家养猫,怕它咬死老鼠,更不愿人家吃荤,怕他多造杀业;我曾规定每年四月八日尽量买鱼放生,平时遇见失去自由的动物,随时随地方便救护,又常常劝人素食,劝人戒杀放生,以冀共感祥和,挽回世界劫运。

(九)看护病人:我在岐山遭两次最危险的大病,生命几濒绝境,承少康和尚等,细微体贴,殷勤看护,赖以起死回生,因而感觉解除病苦,医药仅占十分之三,自己调养仅占十分之二,而看护人的功效实占十分之五;所以遇见他人有病,我很愿意看护。看护时,察其情况如何,按时进其汤药饮食,观其意向如何,随其意向代为动作,时时安慰他,处处顺从他,使其安心静养,勿行忧虑;到了临危之际,更要提他正念,助他念佛往生。

(十)不说使人烦恼的话:虚伪的恭维奉承,哄骗的花言巧语,诡诈的挑拔离间,粗暴的破口骂詈,都会引起人们的烦恼,我向来不愿说那一类的话,只愿说真实至诚语,质直柔和语,调停和解语,欢喜称赞语,使人听了,得到一种愉快的感觉!非万不得已,不说出一句使人烦恼的话。

(十一)和悦的容态迎人:我晓得人讨厌的是愁眉苦脸,欢迎的是悦色和颜,纵使我有什么忧虑悲伤,总放在自己心里,不愿表面上令人难看;任他“人情冷暧,世态淡凉”,我仍是笑脸迎人,慈眼视人;而况“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岂可孤癖自高,骄慢自大?我参透了“今生人见喜欢者,前世见人欢喜故”,所以我待人的态度,总带几分笑容,还带几分谦光,敬意、恳挚、真诚。

(十二)弘扬佛法:我学佛以来,精勤研习十余年,从佛法里悟解了宇宙人生的真谛,使我精神上获得无穷乐趣,无上安慰。深知佛法的功德利益无量无边:可以解脱烦恼业障,可以增长福德善根,可以离苦得乐,可以成佛度生……只要人们信解修持,决定能得着这些功德利益。所以我不揣浅陋,随时随地,喜欢将自己所体验受用的佛法,以浅显通俗的字眼,或用纸笔供献人群,或凭口舌向人解说,一字一偈,不敢自秘,总愿人人同得法乐!同成正觉!

(十三)报恩的心愿:我常常想到三宝的加护,父母的养育,师友的训导,国家的保障,衣食的由来,房屋的庇阴,舟车的运行,什物的现成,天地的覆载,日月的照临,自然的优美,社会的互助……在在处处使我感到温暧,感到他们恩德无穷无尽;又想到“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子是我母”,“众生如父如母,如兄弟,姊妹,子侄”,他们都是我的亲人,我的恩人;我虽以种种方便,实行慈悲,仍恐势有所不能,力有所不及,总难报答于万一;所以在每天拜佛时虔诚默祷着:“愿与四恩三有,法界众生,同离苦难,同得安乐,同出娑婆,同生净土!”

以上十三种方便,乃略就我常常运用面谈;假使详细演述,四摄、六度、五戒、十善、十一善心所、三十七道品等,莫不是我实行慈悲的方便,这里恐繁不录。

四、我实行慈悲主义的十个效验

实行慈悲不但与他人有利,即我自己亦有大益,兹将我年来获得的十个效验,略述于后:

(一)昼夜吉祥:我所遇见的都是如意的境,吉祥的梦。因为我慈悲我没有怨仇,人们也不会害我,所以我日间安心工作,夜间安心睡眠,总觉得“心神旷怡,胸怀坦荡”。

(二)菩萨保佑:衡阳城自民国二十八年至三十三年,不断地被敌机轰炸,全城房屋毁去殆半,死伤人民不知若干,我有时听到警报,走出城郊,或避在山林,有时不及走避,静坐佛前,或躺卧床上,惊心动魄的炸弹,有许多次只隔一河,隔一巷,隔一山头,甚至仅隔一壁,那些炸片、灰尘、浓烟,纷纷落在眼前,笼罩身边,我每临这种极危险的时候,就想到我是行慈悲利众生的人,打死我就等于打死一切众生,一心默念观世音菩萨,把生死置于度外,幸蒙菩萨暗地呵护,身体从未碰破一点。

(三)人人爱敬:我的父母师友个个都喜欢我,人人都说我好,呼我为“老实人”“老菩萨”。间或有极少数的人对我有所疑虑或误会,然而不久因我的真诚,往往回恨作喜;间或我对人有所违犯或责备,然而人们会谅解我的善意,往往会心微笑,还有些人受我恩惠受我一颗善心的感动,替我忠实做事,替我拚命效劳,不能尽述。

(四)少病少恼:我本是多病善愁的人,每年都要大病几次,大怒几次,自行慈悲以后,精神上好像受了一个转变,故近年来我的病渐渐减少了,烦恼渐渐减轻了。

(五)免刀兵灾:衡阳沦陷后,日兵不分僧俗,任意掳人替他们挑担子,每担重有七八十斤,每天要走七八十里,挑不起,走不动,就被凌辱,稍有叽唔,便遭毒打、刺杀,而且看守甚严,又不易逃返,所以十去九死,难得一二生回。我因收租往演陂桥,正是日兵往来之区,他们天天到各乡村打掳,我和同伴也天天走避山野,有一次,正向前走时,忽从山右转出三个可怕的日兵来,措手不及,被他们擒住,向我们提包摸了两把,对我们问了几句听不懂的蛮语,我无心无意答了一声:“阿弥陀佛”,他们把手一挥,放了我们回来。否则,被他们掳去,我还有活命吗么?

(六)晚年狱灾:民国三十年秋,友人江斌由南岳进香返衡阳,坚邀我和澄源师同看电影,幕完后同被警备部逮捕入狱,次日提讯,方知江为仇人诬害,说他组织暗杀团,我们无辜受累,随即函请宝生老和尚保释,经五六日未接回音,澄师性急如火,又促我拍电报虚大师求救,我默想明日是星期日,后日是星期一,是我得乐离苦的日子。考之以住,总有感应的,想至此似觉有一道灵乐闪烁,约我以有希望的暗示,乃再三劝他静候两天,果然于星期一之晨,该部得宝老信派专车送我们出狱返岳了。

(七)免水火灾:我常常冒着暴风雨过江,有几次,遇着大风大浪,江潮汹涌澎湃,明明看前面有只船被白涛声所没,我这只船也摇摇欲翻,我急念“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也要船上人同念,因而渡过那些危难。又有几次从枪林弹雨中逃出,许多人死伤于炮火,我又幸免。最险者:是卅三年衡阳大战时,六月廿一日我同救护队人员离开城区,廿三日全城便遭兵燹。像这些事,真令人不可思义。

(八)盗贼不侵:衡阳沦陷时期,有很多土匪,窜扰各乡村,趁火打劫,或伪装日兵、冒充游击,夺人家财物,或乘日兵打掳,百姓逃散,抢人家银钱,杀人放火,无所不为,我却未受过他们侵害。

(九)福常随身:有人说:“人生不如意事,常十之八九。”我以为不尽然,在我的遭遇:反觉得不如意事仅十之一二,而如意事恰有十之八九:身心的安乐,师友的爱敬,灾难的远离,烦恼的轻薄,……这一切,都使我无忧无虑。我读书每感到头头是道,乐以忘忧;我写文每感到左右逢源,用之不竭;我出行,一到码头车站就搭到舟车,不曾久等过;我用钱,一到用完时接着就有钱来,不曾受逼过,……这一切,又使我自由自在。古人说:“命由我作,福自己求”“祸福无门,唯人所召”“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这些话,我觉得丝毫不错。

(十)得生净土:我能不能往生净土?这是死后的事,不敢预定;然而根据净土经论及祖师语录所说,像我这样行世仁慈的人,又读诵大乘经典,受持三聚净戒,孝敬父师长,并且对净土法门有深切的信仰,至诚和回向,恒常笃实的行持,依理推测,想必得生净土。有一次在岐山七期第三天,于似睡非睡的朦胧中,梦见阿弥陀佛来到面前,告慰我说:“你很慈悲,又认真念佛,愿你继续精进,将来你可坐四品以上的莲台。”我得了这个预光,想死后往生净土,不成问题了。

以上十个效验,都是我亲身经历的,有事实可查,有师友可询,绝不敢妄语欺人。他如逢凶化吉,遇险为夷的事很多,说不能尽。

五、解释几点释义

问:你行慈悲,恒顺众生,广作供养,假若有人要求你这样,要求你那样,你都能满他们愿吗?稍一不满愿,他就诽谤你,你将如何?

答:如果他要求的思想纯正,事实合理,在我可能范围内当尽力作供应;假使他们要求的意思邪曲,事实违理,无论我能力如何,应予拒绝。否则增彼贪念,不谓慈悲?至于称誉诽谤,何用介怀?

问:你行慈悲同情、不害、忍辱无恨、不说烦恼的话,他人便以为你懦弱可欺;他自己格外狂妄骄横。俗说:“慈悲生祸害,方便出下流。”岂不是自害害人吗?

答:“这可分两方面说:(一)对自己说:慈悲不是懦弱,慈悲是主动,懦弱是被动,慈悲是有雄力,懦弱是无雄力,慈悲是大无畏精神,懦弱是不抵抗主义,这是断然不同的。若为护持正法饶益群生而与外魔奋斗,虽牺牲一切,亦在所不惜。所谓“存菩萨心肠,现金刚手眼”这就是慈悲。不然,因我忍让,增他过失,醍醐翻成毒药了。(二)对他人说:慈悲不是姑息,慈悲是锄奸,姑息是养奸,慈悲是博爱,姑息是私爱,慈悲是出于理智,姑息是动于感情,这里面的真假是不可不辨的。我行慈悲同情是同情苦人,不害是不害善人,忍辱是息事宁人, 不说烦恼话是修己安人,换言之:不是同情欲乐,不是纵恶,不是怕人,不是哑吧,他不应因我慈悲而狂妄,因我慈悲而横,真正慈悲是降伏那狂妄骄横哩!你所引的两句话恐系误传,现在我请更正一下,:“慈悲生福利,方便出上流。”或是“姑息生祸害,随便出下流”。不然,真是自害害人,贻害无穷了。

问:你行慈悲、利他,公尔忘私,看护病人,我怕你利了公家反害了你私人,救了病人反苦了你自己,你不必太热心罢!

答:我绝对相信太虚大师的话:“利他终自利,而成自他俱利。”我又深深体验到唯有忠勤从公,才是实为私,唯有诚恳待人,才是真实爱己;我已获得了“利他”而自利的许多效验,我将永远热心为法为人忙了。

问:你行慈悲戒杀放生,但如世间极恶之人,害人之人,你何不杀他?又如蚊蝇等害人之虫,你何必放他?

答:世间极恶与害人的人,我只应悲悯他,方便劝化他,使他改恶向善,转害为利,他如执迷不悟,一方面有因果业报,一方面有国法制裁,何劳我去杀他?蚊蝇等虫,与人形躯虽异,识性则一,它们叮人,只是寻觅生活,并不知咬的是人,你说它是害人之虫,它也说你是害虫之人,你若信手拍死,来生你变虫虫变人,他一定也要拍死你的,那时你愿意让他拍死吗?

问:你行慈悲,以和悦容颜迎人,然而遇见虚伪、奸诈、染污、刚强的众生,你何必一味和悦?

答:万不得已时,为卫法利众,对那些虚伪……众生,或可以威势折服;然而人人都要面子,不承认自己是个坏人,对他强硬反使他心中不服,对他柔和反使他乐意从事,你果以真实待虚伪,以忠诚待奸诈,以纯洁待污染,以柔和待刚强,他们反可受你感化,做个贤圣。

问:你行慈悲弘扬佛法,要具有大智慧方可;假若文字不通、口词不利的人,怎能办到?

答:弘扬佛法,不一定人人都要写文,都要演说;举凡随喜称赞,翻印流通,书写抄录,读诵受持,购送佛经,订阅佛刊,开讲经法会,设佛学书局,及兴办其他佛教文化教育事业,都是弘扬佛法,各各随分随力,方式虽异,功德平等。

问:你行慈悲,有报恩的心愿;然而我看社会是残酷的,人心是险恶的,未必个个有恩于你?若个个有恩,你又何能圆满报答?

答:你或许受了些刺激而感觉社会是残酷的,人心是险恶的,请你不要怨天,不要尤人:只反问你自己过去作了业?莫非就是你残酷险恶不行慈悲所招感吧?然而我觉得社会是互助互惠的,人心是互爱互敬的,我根据佛经里所说一切男女互为父母亲属,又亲察现实衣食行住,他人与我息息相关,确认大地众生,个个有恩于我;我报答众生恩,在事上说,或许不能圆满;但在理上说:即此一点愿心,纯以济世利生为念,想必能达到圆满目的。

问:心经说“五蕴皆空”,金刚经说“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学佛人是不应执著的;你行慈悲,何必如此固执?

答:我也知道说法而无法可说,度众生而无众生可度,行布施而无施者受及中间物,这种说法,是破人贪著的,并不是教人不说不度不行的;所以我明知人也空、法也空,一切皆空,但在众生苦说不度不行的;所以我明知人也空,法也空,一切皆空,但在众生苦恼未空之前,为使法界众生共同离苦得乐,我炽然地兴奋地热烈地要运起大慈大悲实行救人救世!

六、结论

因此,我今重新发下一个慈悲大愿:“愿自今身乃至尽未来际身,生生世世,在在处处,眼中常见慈悲之人!耳中常闻慈悲之音!鼻中常嗅慈悲之香!舌中常说慈悲之法!身中常行慈悲之道!心中常存慈悲之念!”我一人如此发愿!如此实行!愿读者读君也共同如此发愿!如此实行!

下篇:吾人反省十二问 上篇:白岩松:慈善让我离幸福很近 欢迎转载 微信QQ号 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