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复杂,奔向简单的人生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本性法师 发布时间:2017-1-29 23:15:29 繁体字 

逃离复杂,奔向简单的人生

生命驰速,人生苦短。生命脆弱,无法负重太多。人生易逝,不可无端浪费!

禅门话头,为什么多这么问?“谁在念佛”,“坐禅者谁”,“父母未生前是何本来面目”。而且,有问无答!这启示我们,生命虽然复杂,但人生需要简单。

再看下禅门公案,其透露的是何天机? 学僧问洞山守初禅师:“如何是佛?”守初:麻三斤!学僧问赵州从谂禅师:“如何是佛祖西来意”? 从谂:庭前柏树子!这启示我们,问题是高妙的,但解决的方法很单纯。

现代人类追逐名利财色,以之高低多少作为成功与否标准,崇加法,鄙减法!名利财色,穿穿梭梭,其忙忙碌碌,鬼鬼祟祟,慌慌张张,战战兢兢,惹人心疼,令人心酸,让人心寒!如此之下,安能简易,只能繁杂!

繁杂,是忙碌与负累的代名词;简易,是悠闲与轻松的同义词。

日出东方,东方文明犹如太阳。东方智慧告诉我们:要宁拙勿巧;要素心;要无我;要随缘;要知足常乐。但是,简单不等于无趣、无用、无聊、无意义。看看我们佛教修持的法门,什么最流行?坐禅、念佛、持咒也。嗡嘛呢叭咪吽一句,万事大吉;阿弥陀佛一句,万事大吉;双盘一坐,眼观鼻,鼻观心,万事大吉。我们临书法,我们临画,我们练拳,重复着千遍万遍,重复着重复着,就从量变到质变!万法归一,一归何处?一归零呀,零归空呀,空才是源头,才是初始,才是本元。可见,空最大呀,空中可以生有,空中才可容有,空中才可容多,空中才可容大。

在锡兰读书时,四年间,我没有手机,没有电话,与国内的沟通,一封信经常来往几十天,但我感觉,那是我最成功、最快乐、最安全、最有学习效率的修学日子。

有个报道说,浪子回头的乌拉圭总统荷西穆希卡先生卸任时,只有1800美元财产。他说:“人们叫我最穷的总统,但我不觉得自己穷,穷的是那些只想过奢华生活,永不知足的人”,又说:“欲望越多,你就越无法满足,只要东西够用就够了,不用花心思去维持物质生活,这样才能获得更大自由”,为此,他于总统在职与卸职期间,个人生活上相伴的总是一旧屋,一老伴,一破车,一只只有三条腿的小狗。

总之,我痴迷简约,厌烦繁琐。末了,我要说:对不起,复杂,永别了;您好,简单,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