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林佛号与中医医理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6-6-17 23:32:37 繁体版 

东林佛号与中医医理

到东林寺坐诊近半年,见了许多因念佛而身心受益的同修。东林寺的经历于我而言,既是治病亦是学习,一方面是医学上的体悟,另一方面是对东林佛号由陌生到熟悉,再到逐步实践的学习过程。

我有一位患者,易汗出十几年,一天发作数次,汗后通身冰冷,二〇一五年体重减轻了十公斤,几经我手而无大效。她参加了一次十天百万佛号闭关后,电话联系我说汗出基本痊愈,这对我触动很大。在寺院这半年中,我遇到这种易汗出的病人不下五例,仅一例用中药得以基本控制。出于医生的本能,让我对念佛、对东林佛号做了一些深入的思考,现仅从医学角度做些讨论,以期引发医学界和莲宗同修的共鸣,不当之处请予指正。

东林佛号的特点,大安法师以“清、畅、哀、亮、微、妙、和、雅”来概括,八字各有其义。

清,即清净。实际是一个总体要求,离一切烦恼即为清净,我们念佛人要持斋持戒以使身心清净,也通过念佛而返闻闻自性,反念念自性,达到清净。身心无染,远离五欲六尘之惑,则身心泰然,神气内敛,气血柔和。所以这个清是念佛纯然而达到的一个自然而然的状态,达到阴阳自和的状态。我们可以看到念佛人与世间人很大的不同,在于念佛人大多眼神内敛,回光反照,心不外驰,久之则神气自足。而世间人眼神外驰,追求过多,精气外耗,久之则形容枯槁,实不可取。

畅,即畅达。指我们唱念过程中气流畅通,不要有阻滞。东林佛号要求我们一口气畅念完,这个比较困难,所以寺中举行专门的唱念教学,很有必要,要掌握换气的节奏。对于年轻人来讲,因为体内阻滞不太严重,唱念东林佛号会更容易掌握,如果能坚持则终身受益。昌法师父在教学中提到如果不能一口气唱念完,可以在 “无”字和“弥”字上各停顿一个节拍,或者是在“陀”字上换一口气,再接着唱念。但均需在“佛”字后将气吐尽,再深吸气到丹田。丹田是一个范围,指肚脐至肚脐下三寸区域。与正常的呼吸相比,气深吸到丹田可以使膈肌下降的幅度大很多,可促进胃肠的蠕动,大幅度地改善胃肠的功能,也会起到按摩腹腔脏器的作用,而膈肌的上升则会起到按压胸腔脏器的作用。

平时,因为肌肉丰厚,我们很难煅炼到体内的脏器,但腹式呼吸却可以做到这一点,再加上长时间不间断有节律地这样按压,对内脏功能的改善是非常有益的。但如果气流不流畅就会产生气滞,会对身体产生不利影响。保持畅通的关键点,在于将气吐尽再吸气。许多人无法将气吸到丹田,是因为膈肌上下有痰阻或瘀血,这时唱念者往往觉得胸口下堵得慌。这样的问题可以采用一些中药,来消除痰和瘀血,气流就可以下达到丹田,当然这要请中医做出诊断,不可自己购药滥服。

哀,即悲哀。大安法师引用彻悟大师所说的念佛当存四种心,其一是要生惭愧心,惭愧自己无量劫来造作罪业,到了今生还浑浑噩噩继续造业,轮回不休;其二是要生悲痛心,悲痛自己无量劫来造业形成业障,虽然多生多劫中曾经修过一点佛法,但终究不能解决问题,还是在这里轮转不休,苦不堪言。思惟到这两点,我们会悲痛至极,则声应之而悲。

这种悲音,正是从前外驰之心,内敛反照的表现。在五脏则应肺气的收敛肃降,悲音一起泪水顿出,以我等悲哀之心,以感通佛陀慈悲救度之愿。悲哀之心一起,顿时觉得自我的渺小,一切的名闻利养消于无形,刚强之心才得以调伏,身心方可回归柔软。世间人若长时间身陷于大悲的情绪当中,则会使气血消沉,意志颓废,精神动荡而无所依凭,就像《红楼梦》当中林黛玉一般玉叶消殒,归于尘土。但对念佛人却非如此,大悲的情绪第一在于收敛外驰的精气,第二在于感通佛力,就如大安法师所说,东林佛号的一大要点在于音声之悲,这是愿离娑婆之情的集中表达。

亮,即哀而不伤。即彻悟大师所说的其三要生欣庆心,欣庆今生侥幸得到人身,现又闻到净土往生一法,得知今生只要信愿持名,就能得度。其四要生感恩心,就在悲痛的当下要有恳切呼救的心态,当下就能体会到阿弥陀佛的慈悲,于是生起感恩之心,感佛恩德。这就是念佛声音的亮,哀而不伤,体现出一种感恩而清亮的音调。悲哀的情绪可以使气机内敛下沉以入丹田,嘹亮可使气机上扬外达,悲哀的声音通于任脉,嘹亮的声音通于督脉,久之则任督二脉相互交通,诸疾可愈。

微,即微细。声音细微,这点要求更高,一是要求吸气入丹田沉而缓,不能急躁,发音念唱时更要徐缓。起音不可过高,也不可过低,高则高音难发,低则低音难出,都会导致气机的阻滞。气机不和缓而急躁则容易产生内火,出现口干咽燥,大便难解,心烦等火证,气机软陷则如死水不流,容易产生胸闷胁痛等症状,故微细从容的音声非常练而不可得,非气沉丹田而不可得。

妙,即奇妙,亦云不可思议。从中医来讲,薰习念佛法门日久,可使身心柔软,任督二脉通畅,口中常有甘露,诸疾可消,已属不可思议。然而从佛学来讲,更是妙想难思,以音声通实相,以音声为出三界之船楫,断轮回之利剑,实属难思,实属难信,实属大不可思议。

和,即和谐。一指自身和谐,二指自身与外部的和谐。《中庸》讲到:“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而“致中和”就是以平为期,是中医学的最高追求。《伤寒论》中讲:“凡病若发汗,若吐,若下,若亡血,亡津液,阴阳自和者,必自愈。”阴阳自和是符合天道的一种状态。东林佛号的唱念长时薰修下来,会达到一种不悲不亢的音声状态,这时气血调和,阴阳交泰,内心的德能也被彰显出来,心归极乐,无所欲求,一尘不染,随遇而安,应机作佛事,合于四时五脏阴阳,别有一番境界。

雅,即高雅。念佛为成佛,天上天下,当为世间第一雅致,音声亦雅,有别于俗世间的靡靡之音。多少人来到东林寺,听到东林佛号而驻足摄心。现代的歌曲大多扰乱人的心态,古人讲“移风易俗,莫善于乐”,从现代的歌曲中就能听出人们的内心是多么浮躁混乱。《论语·阳货》记载孔子讲:“恶郑声之乱雅乐也。”《论语·卫灵公》中孔子说:“郑声淫”须“放郑声”。《礼记·乐记》说:“郑卫之音,乱世之音也。”当时的郑卫之音,发展到如今,已如洪水猛兽般泛滥于世界各地,催生着内心的种种欲求。东林佛号无疑是雅致的音乐,有逆转人心而化浮躁为平静的功效。

从这八字特征看,东林佛号与中医学是非常契合的。其中的清、妙、和、雅均是总体要求,是整合一体化的效果。《黄帝内经·上古天真论》:“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就是说身体、内心先有一种自然放松的状态,不向外驰求,那么气血就会自我恢复。久而久之,当气血达到比较饱满的状态时,精神就能长时内守,不会因外界的干扰而有大的动荡。这时即使遭遇严重的风寒暑湿等外邪,也有足够的正气来与之抗衡,身体就不会有大的失调。就如《黄帝内经·生气通天论》所说:“清净则肉腠闭拒,虽有大风苛毒,弗之能害。”东林佛号要求达到“清、妙、和、雅”的状态,“哀、畅、微、亮”是关键。

《金匮要略》讲: “千般疢难,不越三条,一者经络受邪入脏腑,为内所因也;二者四肢九窍,血脉相传,壅塞不通,为外皮肤所中也;三者房室、金刃,虫兽所伤,以此详之,病由都尽。”虽然感邪途径不同,但外因是条件,内因是关键,人体的失调外则筋、脉、肉、皮、骨,内则经络、脏腑。人体是以五脏为本,经络为通路,外连筋、脉、肉、皮、骨的一个整体,气、血、精、液充斥其间。哀从佛学讲,要求有佛学基础的认知,要有宗教情怀。从道学讲,“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要认识到自身的渺小,要虚心求教于大自然,要与自然界和谐共生,方是出路。有此认识才能使神气回归,才能够回光反照。从医学讲,哀气主降,通于任脉,任脉为诸阴脉之会,主生阴、生津、生液。而亮则是感恩之心,主升,通于督脉,督脉为诸阳脉之会,主生阳、布气。

念佛时舌尖轻抵上颚,以使任督二脉相交,继以哀亮之音,合以徐缓的气息和步法,很快则口腔中充满津液。舌下有两个大穴,名为金津和玉液。口腔中的津液,就是由此二穴产生,这个津液慢慢下吞,就有补充阴精的作用,长时间的累积,可使阴精充盛。阴精充盛,阳气才有不断产生的源泉,正如《黄帝内经·生气通天论》所说:“阴者藏精而起亟也,阳者卫外而为固也。”如此坚持下来,则任督畅通,任脉通于诸阴脉,督脉通于诸阳脉,内而脏腑经络,外而四肢百骸,皆得充盈、贯通,则宿疾可愈。

然,真正做到这八字之人少之又少。具体来讲,一是不熟悉东林佛号的唱念法则;二是外部条件不成熟,对于身心大有干扰;三是身体本身处于失调的状态。

每次打佛七,都会有许多同修到东林寺中药房,来自购罗汉果、桔梗、生甘草泡水服用,以缓解咽痛之苦。这就是因为不用腹式呼吸发音而用胸式呼吸发音的后果——导致咽喉发炎,所以东林佛号的唱念及原理还得广泛普及。

打佛七时人数很多,好多同修是从外地赶来,舟车劳顿。有许多同修作息时间不一致,有的早早起床诵经念佛,有的睡觉打呼噜使得许多人休息不好。在睡眠质量无法保证的情况下,单单念佛则阴精难存,效果不大。

许多人本身身体就失调,不积极治疗,在不通教理时,就全仗念佛也不可取。我见过一位同修,长期口腔溃疡,睡眠也不好,如此之身体焉能有好心境?溃疡为火,常有火气外发,阳气不潜,性情容易急躁,容不得旁人的意见,虽在寺院七八年,仍然念佛不得力。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学佛念佛固然是头等大事,然基本的养生保健和念佛方法不可不知。只有灵活掌握,才不虚耗精神。《大学》里讲:“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希望与诸位共勉。

《净土》杂志2016年第1期     文/唐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