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参老和尚: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梦参老和尚 发布时间:2018-10-17 21:14:01 繁体字 

梦参老和尚: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

在还没有开讲《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之前,我先跟大家漫谈一下。

我们学一部经,要如何学好、学会?学了经就要去做,要跟我们自己的身心结合。也要懂得因缘法,因缘具足了,一切事物就成了;因缘不具足,这件事就成不了。我跟诸位道友分别了半年,在这半年当中,我去了很多的地方,例如台北、大陆、美国,这就是“因缘”。“因缘”的涵义,就是我们做任何的事情,一定是有前因的,就看缘是否具足?缘不具足,这件事就成不了!不论任何事物,都不会成就。但是,所有的一切因缘又都是假的,所以说因缘法没有实体。我们也会讲“缘起性空”,这部经对这个问题,讲得很多。

我们在学习《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前,需要大家发心,发什么心呢?发一个忏悔心!我听到很多人说:“我虽然对于别的事不了解,可是对自己,我还不了解吗?”我说:“我虽然出家六十多年了,也还是不了解自己!”大家听了可能觉得很奇怪。不但我不了解我自己,恐怕你们诸位,除了圣人和菩萨之外,不了解自己的人太多了!大部份的人都不了解自己,你知道自己过去做的是什么吗?不了解过去的因,现在所受的果,也就不认识。为什么我会受到这样子的痛苦?为什么这个灾难会降到我的身上?每一位道友,可能都有这种经验:遭到冤枉!受了委屈!“这件事根本不干我的事,别人说来说去,最后就落在我的头上。”你认为很冤枉,这是因为你不知道过去的因,不了解自己。

也有人跟我互相漫谈说:“这个世界上不公平的事太多了!”我说:“那是你的看法!”他问:“师父!你怎么看?”我说:“没有半点不公平的!非常的公平,特别的公平!”我说这句话,大家可能心里不太能接受!你所受的一切,都是自己作的。你自己作的,自己受!怎么不公平?因为我们没有智能,对很多的事物看不清楚,才认为这件事很不公平。你过去冤枉别人的时候,自己晓得不晓得?我说:“现在你被人害了,你晓不晓得你过去也害过人?”

如果是从无量劫的因果观点来看,非常公平。我说这些话,就是希望诸位道友,学《十轮经》的时候,要用这样的忏悔心来学。

这部经有一品,叫〈忏悔品〉,就是要我们忏悔过去的罪业,把罪业忏悔清净,有了智能,你就会知道了。大家事先要有思想上的准备,你不知道过去做过什么事,《十轮经》就告诉我们,你过去做些什么事,现在要受什么苦难,为什么你会生在这个时候。释迦牟尼佛在世的时候你不生,极乐世界你不生,兜率天你不生,东方药师琉璃光如来世界你也不生,却生到这个时候的娑婆世界。为什么?因为你作了这个业!既然有这个业,自己受,这是很公平的,没什么不公平。因此《十轮经》就像是跟我们画像,让我们知道自己的一些罪恶、一些错误,内心就不会不平了!

这一次我们学习《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的时候,我自己都没有什么信心,因为找不到古人的讲述,找不到参考资料。那就可能会说很多错话!我们以前所讲的经,古人都讲过好多遍了,有参考资料可以参考,说错了,还可以推诿一点;那些大德都是这样讲的,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是这部经别人没有讲过,就推诿不了。

我先从千佛开始讲,让大家认识我们现在,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在这个千佛的当中,现在是释迦牟尼佛的末法时代。我们处的这个时代很苦,而我们受苦的因,是过去的业很重,造的业很多。释迦牟尼佛的时代,人类寿命特别短,只有一百岁。我们看一看七佛的时代当中,以我们这个时代最好。只有释迦牟尼佛才有这么大的愿力,他在这个时候来。如果释迦牟尼佛不在这个时候出世,我们就连这个道理也不知道。因此,一旦我们认清这个时候所受的痛苦,那么,心里就会平静了!等到你学的时候,也就会知道要怎么去学。

另外,这部经的份量很重,我们学习的时间会长一点。不像《金刚经》或者《弥陀经》、《心经》,可以很快就学完。这部经不行!不过,它的品并不多,总共只有八品十卷。大家可以打开第一卷看一看,〈无依行品〉、〈有依行品〉就占了五卷;再加上前面的〈序品〉及后面的〈获益嘱累品〉,除了〈十轮品〉,中间几品卷并不多。〈十轮品〉是讲:用佛的十轮来对治凡夫业障的十轮。其次是〈忏悔品〉、〈善恶业道品〉及〈福田相品〉,虽然品卷不多,里面的道理还是很复杂。

在〈序品〉中,是佛赞叹地藏菩萨的功德、地藏菩萨礼佛及赞叹佛的功德,所以在〈序品〉中没有什么大意可讲的。但是〈十轮品〉的大意就不同了!用佛的十轮来对治我们现在的十轮。

我们学习这部经,要有方法。一定要跟你的日常生活结合在一起!这部经就是告诉我们,要怎样来生活:在日常生活中,别再去造业,别再去作错事!因为作了之后,等到要受的时候,你会受不了,会很痛苦的。若是能结合日常生活来学习,我们经常讲“佛的十智”或是“佛的十力”,你要对照、学习佛的业,用佛的那个“业”,把我们的业转化成佛的业。这就是说:你的一言一行,口里说话的时候,身体有所作为、有所动作、心里所想的时候,就加以对照。你要在这些具体的日常生活当中,在事上来学习。学完之后,对照自己,渐渐的改正,就愈学愈深入,不会生厌烦的,也能够很快的进入!

如果不是这样学,你是进不了的。就以我们日常生活当中的语言来说,这部经是由玄奘大师所翻译的,跟《地藏经》,或《占察善恶业报经》,在文字上的翻译有些不同。因为有些大德,是用“意译”翻译的,是根据我们的生活、人情、语言及一切习惯来表达。玄奘大师有感于这种表达有失真实性,恐怕与印度佛陀所说的原义有所出入,所以他是依文,也依义来翻译。多数的文字是印度原来的文字,看起来比较生疏。平常经文中见到的名相,例如:“佛、世尊”,在这部经中,它称为“薄伽梵”。

就像我最初到西藏去学法的时候,不只是经典上的文句,很难学习,就连说话也很别扭,很长的时間都改不过来。好像我们说要请你吃饭,或请你喝茶,他不是说:“请吃饭”或“请喝茶”,而是说:“茶吃请”,或是“饭吃请”。你听了很别扭,说起来也很别扭。在这部经文中,有很多地方是这样子的。懂得它的用词,当我们说的时候,就会把它顚倒过来,把它的涵义转换过来。看这部经的时候,也应当这样看。

经文中有些“比方”。所谓的“比方”就是在法义上,怕你不懂,所以拿别个意思来比喻,那样你就懂了!但是一经过“比方”,虽然懂了,义理却相距八万四千里!例如说“空”,佛教经常拿“空”来比喻我们的“法性”,比喻“自体”、比喻“实相”。我们把它完全理解错了,就说:“空了,什么也没有了”!因此落了“断见”。

佛教的“空”,不是这样的空!它不离开“物质”,它就是“显”物质才说空!这个“空”就是在“具体的物质上头去空”。就像说你这个“人”是具体的,还在啊!“是空的”。佛法是这样的涵义!不是说“空了”,就没有了。这里仅仅是举个例子而已,在经文里面,像这一类的例子很多。

又例如说,《十轮经》的〈序品〉讲到地藏菩萨,因为这部经主要是以地藏菩萨为说法主的。但是经中的地藏菩萨是随喜而来,有菩萨僧、罗汉僧及凡夫僧,大家聚会来说《月藏经》;当这部经快说完的时候,地藏菩萨才随喜而来,并不是为了要请经说法而来。而佛就藉此因缘,说地藏菩萨的功德,而地藏菩萨也赞叹佛的功德,这部经的因缘就是这样引起的。在讲这部经之前,是讲《大乘大集月藏经》。《月藏经》刚一圆满,地藏菩萨就来了,他来的境界相,大家在经文中一看就知道了。

洪居士所收集的资料当中,收集了地藏菩萨有关的经典,像:《地藏菩萨本愿经》、《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占察善恶业报经》、《地藏十王经》、《地藏菩萨陀罗尼经》、《地藏菩萨仪轨》,地藏菩萨的《三国灵异记》、地藏菩萨的忏本、占察的忏法,这些都是属于地藏菩萨的法门。你只要通达了一个,其它都会有所联系。《地藏经》跟《十轮经》是相通的,但是不同之处,就在“转众生的业”的方法上,有所不同。《十轮经》是修止观的,《地藏经》是只要造像、拜忏,能够念地藏圣号,就算修行了。《占察善恶业报经》,有关修行的部份我们还没有讲,也就是在《占察经》的下半部。

《十轮经》最初是教你怎样修行证入“禅定”,不入禅定,是成不了道。它一开始就教你一个从浅入深的方法,你听起来好像很简单,但是用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也就是“数、随、止、观、转、净”这六个字,你若是会起修了,就很不容易。

我们大约知道地藏菩萨给我们的教授方法,都有些什么方法,这些资料都包括了。不过,当中有一项:“佉罗山是地藏菩萨的净土。”我对这种说法不完全作如是想。因为当时佛陀在佉罗山说法,正要说完时,地藏菩萨从南方来了,这就说明了佉罗山不是他的净土,如果是他的净土,他又何必从南方来呢?而且《占察经》及《地藏经》都指出地藏菩萨是从南方来,从哪一个南方呢?这个时候是在佉罗山的南方!那个时候,是忉利天的南方!“方无定方”!

我的想法是:哪里有地狱,哪里是无佛时代,哪个地方最苦,哪里就一定有地藏菩萨在度众生!这是他的愿!不论他到那个地方,那儿就是他的净土。我们看净土,以为必须像极乐世界、不动世界、琉璃世界、香积世界,才是净土。但地藏菩萨的净土,是哪儿有地狱,哪儿就是净土,哪儿就是他化度众生的净土。

我们是不是应当这样理解呢?这里是漫谈!各人有各人的修行方法,有时候修行是依着〈占察忏法〉拜的占察忏,这只是修行的初步,并不是我们拜了忏,就是修行。当然也算修行,因为你得要先消业障;业障消了,才会有智能,有了智能才会修行。

现在我们还不会修行,观察我们的出入息,观一观就散乱了,怎么能入“定”?但是经过拜忏,业障消失了,业障一消,智能生起,修行就容易进入。所以任何修行的最初法门,都以忏悔为第一,要先消业障。学密宗也如是!你得先磕十万个大头,那种磕头不像我们这样的顶礼,而是大礼拜,你得先消业障,这是修行的前方便。如果一生就这样拜下去,是不是能成就?一定能成就。因为你的智能在增长!在拜的时候,你就起了观想:“能拜、所拜、能礼、所礼,性空寂!”经常这样观想,久了,就可以证入,那时候去修“定”,很快就进入了!

但是,每部经、每部论、每位菩萨,修行的方式都不同!也有道友这样问我说:“地藏菩萨来到这个会上,为什么有很多人不认识他,还需要找人介绍?”我说:“不但地藏菩萨是这样,就连释迦牟尼佛,还有好多佛国土的人,都不知道他。”宏觉法师开玩笑说:“不用说其它的佛国土,就连我们这个国土,是释迦牟尼佛的弟子,他就只会念阿弥陀佛,却不知道他的老师是释迦牟尼佛。”这个没有什么不同点,只能说:“没有缘”。也有些法师不知道地藏菩萨,我也听说过。“我没有听过地藏菩萨,没学过什么地藏菩萨法门,也不知道地藏菩萨。”同样的,现在也有很多人不知道文殊师利菩萨。这是为什么呢?这就是我刚才跟大家所说的“缘”,过去多生累劫没有跟菩萨结缘,自然就不了解他的方法。

很多人有判教的习惯,凡是地藏菩萨的经,不论是《地藏经》也好,《十轮经》也好,说的都是地狱、人间的事,好像不是大乘。一说到大乘,就得好大好大,认为要像“唯心法门”,那才是大乘。或像密宗的“大手印”,一下子就成佛,以为那才是大乘。他们以为《地藏经》、《十轮经》,乃至《占察善恶业报经》,是小乘。至于《大乘大集十轮经》特别标指是大乘,有些只写《大集十轮经》,没有大乘。而玄奘法师所译的版本就标示着“大乘”。

这部经有两次的翻译,一次在隋朝,谁翻译的也不知道,因为这部经翻的有欠缺,第二次的翻译,是玄奘大师所翻译的。大家看他的注释,时间、地点、条件都有。玄奘法师翻译这部经是在唐朝永徽年间,是玄奘法师从印度返回中国十六年之后,才翻译这部经。

经里除了赞叹地藏菩萨的功德之外,地藏菩萨也向佛赞叹了一番。佛跟地藏菩萨互相酬唱的目的,主要是破我们的“十恶”。《占察善恶业报经》的〈占察轮〉上,也是注重这“十恶”。《地藏经》所讲的,你之所以要下地狱,也是这“十恶”。

甚么是“十恶”呢?就是在我们“身”上所发生的“杀、盗、淫”,“口”里所说的“妄言、绮语、两舌、恶口”,“心”里所想的“贪、瞋、痴”这十个业。身上所作的业,口里所发出的业,心里所起的业,就是十业,这十恶业不做,尽做好事,那就是十善。说好话,不恶口,尽量促使人和好,不破坏别人,就不犯两舌。口里说话从来不带污秽的语言,这叫“不恶口”。总是赞叹,除了赞叹别人的功德之外,尽量说些好听的,说些使人欢喜的语言,这就是对治“恶口”了。没有道理的话不说,不要一天到晚都说一些打发时间的“闲谈”,再不就是“人我是非”,这类的话不说,就是“不绮语”。那些没有意义的话不说,骗人、欺诈、妄语就更不说了,这样口业就清净了。加个“不”字就是善业,没有“不”字就是恶业,也叫“恶轮”。心里起贪念,起瞋念,起了邪见,愚痴就是邪见,邪见就是不明白,胡涂,无明业因,就是“贪、瞋、痴”所引起。如果我们心里“不贪、不瞋、不痴”,就是善业。身上“不杀、不盗、不淫”,就是善业。“不淫”是指除了夫妇关系之外,但从究竟来说,是一切不淫,这就是善业。

形容这十善业,就是“善轮”。若是造罪了,就成为“恶轮”。“轮”有什么作用呢?大家都知道,轮是不停的发动运转。轮是转变的意思,轮转不停的。为什么我们在六道轮回,会永远不停息?永远流转?就是因为“业”,“业”使你不能停止;若你做“善业”,善也使你不能停止。但是“十轮”有究竟,也有初步。将善业达到佛的“十轮”,就是“十智”。将众生的恶,转到“五逆十恶”,就是最恶的“十恶轮”,“无依行品”、“有依行品”,讲的也是这个“十恶轮”。

先讲以佛的“十轮”来对治众生的“十恶轮”。因为这部经的名字叫做“十轮”,为什么要加一个“地藏十轮”呢?这部经最后被嘱记来流转、护持这部经的菩萨是虚空藏菩藏。《地藏经》的〈嘱累人天品〉,也是虚空藏菩萨。大家知道“虚空藏菩萨”是什么涵义?“虚空藏菩萨”在《华严经》上,是指容纳一切、含摄一切;虚空藏的“藏”是宝藏的意思。“虚空”不是这个虚空,而是形容他证得了“性空”,证得了“真心”,证得了《占察经》的十相。“空”,不空,“虚空”含藏一切法而不空。这部经嘱记他去宣传,嘱记他去弘扬。

这十轮没有停止的时候,不论是善轮或者是恶轮,甚么时候才会停息呢?等自己的心都静下来了,佛佛都证到十轮停息的境界,证得这个“性体”了,是要让我们达到这个目的,因此称为“大乘”。

“大”者,是指我们的心。《大方广佛华严经》也是这个“大”字,《大乘妙法莲华经》也是这个“大”字。“大”字是标明我们的心体、总体。一切的法门,大总相法门体,就是大。“乘”是运载,若依这十善业,就能把你运载到达究竟的“寂灭”,能“寂灭”就是佛果。“空”的涵义,在梵文里,或者叫“寂灭”,或者叫“寂静”,都是形容“空”的。然而它不说“空”,中文没有这个字,我们翻译不出来,就用“空”这个字来代替;但是一用“空”,我们又误以为跟空一样,一说到“空”,好多人就落了“断灭见”,以为“空”就是没有了!“空”不是没有了,“空”是说“缘起的诸法”,它的本体是“性空”的,这一个“空”是包括一切“缘起法”的,怎么样来显这一个“空”呢?用“缘起”来显这一个“空”,如何来证得这一个“空”呢?“缘起还灭”就证得这一个“空”。

“大集”有两种解释:一是在这个法会当中,集合了很多的众生,多到什么程度呢?无数!你一看经文就知道了,有多少的声闻僧?过数量的。用数量来计算而不可能计算的,叫过数量。有多少菩萨僧呢?过数量!凡是说地藏法门的,除了《占察善恶业报经》之外,处所有两个:一个是在忉利天,一个是在七金山之内,这个佉罗山是在欲界和色界中间,不是一般人可以到得了的。那么处所就殊胜了,在那里集会,才容纳得下。

凡是佛经所说的数字,不要用我们人间的数字去计算,用一、二、三、四、五、六来计算。好多亿、好多万、好多兆?我们是无法计算的,因此佛一比喻,就用恒河沙来比喻。恒河的沙,七、八千里的恒河,那沙的数字有好多?那不是人的智力所能数出来的。因此在数字上,你应当这样子来理解。

另一种解释是说,你能听闻到“十业”,就能把你运载,发明你的心地,成就你的“性体”,成就你的“毗卢遮那”,就能够到达“大”。所以,在此次法会所集的这些会众,都是有缘众。我们现在能够共同来学习这部经,说不定我们就是在那个时候没有成就的众生,轮转到这儿来的,我们才会有缘,没有这个缘,是遇不到的。

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很多次。随时都在想:“说无缘,又似有缘,说有缘,好像多年来,从来没有发心要说《十轮经》。”我没有发过这个心,我老老实实说:“这部经,除了这一回,说是要跟大家学习,我才看一看。”以前,我从来没看过。我们虽然聊了《地藏三经》,可是《十轮经》,我并没有从头到尾地看,宏觉法师倒比我先看,他先研究了,看了一遍,他拿着一个红皮的经本,不只是看一遍,还加批注。

以前我没有这个愿心要讲这部经,现在因为几位道友提议说:“大家共同来学习这部经。”“我一点信心都没有,要学这部经,有人听吗?”他们说:“怎么没有人听呢?因为很少人知道有这部经。”也许是因缘成熟了!现在来的人还不少;还是有人听,并不是没有人听!那么,我们学的时候,大家有问题,可以提出来,我们要用长时间去学。既然发心学,就要学好。怎么样才算是学好呢?我们要“用”!无论做什么学问,都要“用”。学写字,因为你要“用”,学英语你也要“用”,用英语说话,就是我们要“用”。那么学这个地藏菩萨教我们的方法做什么“用”呢?成佛!

心若发大一点,当然不会堕地狱!凡是学《十轮经》的,再也不会堕三涂了,不堕地狱,不堕恶鬼,不堕畜生!我们算是成就了吗?没有!一定要成佛。可能生天也好了,享受一些幸福也好,但是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不会满足的。

好比以前在中国大陆,那种生活习惯跟美国没办法比较,也跟加拿大温哥华没办法比较,我们经常说,我们所生活的地方是天堂。但是到了这里,到了天堂,感觉幸福吗?不会吧!因为要求又提高了!结果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怎么都不对劲。我们生天了,该满足了?生天你也不会满足,虽然尽是快乐境界,有了快乐境界时,你又有了其它的要求,要求不死!怎么办得到!要是说乐晕了,头脑也发涨;受苦,头脑也会发涨啊!在天上享福,享快乐了,头脑也会发涨!什么事也不做,把那点福享完了,又怎么办呢?因此我们一定要依照《十轮经》去学。

我们是发愿成佛的,这个方法告诉我们如何一步一步地成佛,我们照这个去运用就成了。大家最初学习《十轮经》的时候,你感觉到有哪些问题?可以提出来讨论,我们作为半研究半学习的性质,不要光听,只用耳根是不够的,要用你的意根,要用你的智能,六根互用,才能学得进去。

学习的时候,会有些障碍的。什么障碍呢?你的家庭有事或者这个因缘,那个因缘,很难说的。你先发一个愿,希望地藏菩萨加持,让我能把它学完;能从头到尾不缺一课,就这么一个善根,也很不容易。所以你一定要发第一个愿。其次发第二个愿:结束我现前的痛苦。要减少障碍不是那么容易,生病就来不了,或者你现在正准备要去听课,刚一出门,你家里来了客人,你拒绝他,说是要出门去听课,又不近人情,要是跟他去,今天晚上就缺了这个课,这个问题看起来是小事,总的来说,这个事情并不小。

障碍要是发生到我的身上,我也是讲不了,也会断了。所以现在每逢要讲经,跟大家学哪一部经的时候,我自己会发愿念些经,还要念地藏圣号,得求加持,不求加持,中间断了,一断一切断。

自从讲经以来,我到现在最遗憾的、没有讲圆满的,就是在南普陀寺的《华严经》,我讲到〈离世间品〉,就离开了。再想回去圆满这部经是永远圆满不了,你就是回去讲,那时候听经的人,与现在听的人,不一样了,早走了,我再怎么讲,也补不上这课。怎么办?就只有忏悔,其它的经都是从头讲到完的。

《十轮经》,我就希望圆满讲完,不然将来到临终的时候被拉住,那就很苦恼。所以说,我们大家共同发愿要把它学得很好。

大家一定要学到懂的层次,莫学半瓶的醋,怎么样才算是懂?能用!用的时候,没有障碍,你修观想的时候,没有什么障碍。这部经不像《地藏经》是用来读诵的。《地藏经》赞成你读诵,好像我们读《心经》、《金刚经》这些经就告诉你读诵,《十轮经》是叫你做的,你能做好多,那是不一定的。现在我们就开始讲经文。

《大成大集地藏十轮经》〈序品第一〉

“如是我闻。一时薄伽梵,在佉罗帝耶山,诸牟尼仙所依住处,与大苾刍众俱,谓过数量大声闻僧。复有菩萨摩诃萨众,谓过数量大菩萨僧。说月藏已。”

这是一段经文。在因缘和合、契理契机的时候,佛说法,说什么法?《月藏经》。我们没有学《大藏经》里的《月藏经》,所以我们不提它。就在这么一个契理契机的时候,世尊在佉罗帝耶山这个处所,这个地方是一些修寂净行的地方。“牟尼”就翻“寂净”。修寂净的仙人在这里,他们所依止修行的住处就是地点。这个时候有很多受了比丘戒的比丘僧,有多少?过数量,用数量不能算计,那不是千万亿兆,比这个数字还多,不知数的。

还有些菩萨摩诃萨,菩萨是觉有情,那些发大心的众生,都是大菩萨,得到成就的,这些也是过数量的。

这部经的当机众是月藏菩萨。讲这部经的时候,是我亲自听闻到的,“如是”是指这一法门,佛所说的这些法,是我亲自听到的。这叫“六成证信序”,有六种证明来成就这个法门,并不是虚假的。“如是”,就是指这个法。“我”,是指阿难自己。在大乘来说就是阿难陀结集的,他说:“我亲自听到的,不是假的。”什么时候听到?

“一时”,凡是佛说法的时间,就是契理契机的时候,因为佛有时在天上说,有时候在人间说,有时候在这个地点说,有时候在那个地点说,地点、时间条件都不一样,我们可以举例说明。现在我们这里是八点半,台湾的时间就不同,大陆也不同,纽约就早了三个钟头,也是不同的时间。“时无定体”无法定,何况是佛所说的法,遍及各个世界,人间天上到处都有,以什么时间为准?所以就订了“一时”,就是因缘和合契理契机的时候,这就是“时成就”。

“闻成就”,谁说的呢?薄伽梵,就是世尊,也就是佛说的,这叫“主成就”。在什么地方说的?在佉罗帝耶山,佉罗帝耶山这个地点,就是在七金山里头的一座山,跟须弥山很近,围绕须弥山的是一重金山、一重香水海。佛经上所说的金山,就是铁,金属而已,不一定是黄金,所以说金山。海是香水海,它是围绕着须弥山的。要是用我们中国的语言翻过来,叫罗邻山。因为这个地方没有人烟,有神通的、修净行的仙人,才能到那个地方去修行,就是那些牟尼仙人他们所依止的住处,他们所住的地方。

佛是在那个地方说《月藏经》。与会的大众有哪些呢?就是声闻、菩萨,这里并没有举凡夫僧,凡夫僧可能到不了。没有神通,那个地方是去不了的。那么,仅举声闻、菩萨二众说的法,我们可以从“大集”二字上有所理解。既然是大集,来的声闻众、菩萨众就非常的多,声闻向菩萨学习,这是我们观念想到的,也就是使这些声闻投入大乘,都成为大菩萨,因此经名是“大乘大集”。

就在这部经圆满,法会还没有散去的时候,地藏菩萨随喜来了,地藏菩萨知道他跟释迦牟尼佛要弘扬《十轮经》法门的因缘成熟了,所以这个时候他来了。前面这一段经文就是叙说是佛在地藏菩萨将来之前的聚会情况。

“尔时南方大香云来,雨大香雨,大花云来,雨大花雨,大妙殊丽宝饰云来,雨大殊丽妙宝饰雨,大妙鲜洁衣服云来,雨大鲜洁妙衣服雨。是诸云雨充遍其山诸牟尼仙所依住处,从诸香花宝饰衣服,演出种种百千微妙大法音声,谓归敬三宝声,受持学处声,忍辱柔和声。”

以下是地藏菩萨来了。地藏菩萨来了,先是有一种气势,每逢我们看《地藏经》、《占察善恶业报经》都如是。

就在这个时候,从南方来了,起的是香云,彩云,在空中的云彩,含着有香气。坐飞机的时候,我起过幻想,往那儿看在两万公尺的高空上,飞过底下的那片起伏的云层。至于上面的云层,我想那是没有办法开窗户,如果可以开窗户的话,那个空气或者云层一定会有不同的感受。

那个时候来了香云彩。还有雨,“雨”,大家别认为都是下雨,因为一提到雨,一定以为是下雨,这里头你看看,一下子下珠宝,下的珠宝就像下雨那么多,一下子又下衣服,那不是雨。你问我:“这是不是事实?”我就跟你说:“这是意境”。而且到了最后,每一个人的双手都出现如意宝珠。如意宝珠出了无量的七宝,而地藏菩萨现在加持我们,也要我们的双手也都出七宝,如此一来大家就高兴了,这个世界不会打仗。打仗不就是为了钱?拿去吧!有的是珠宝。

来的云是香云,所下的雨都是香雨。“雨”就当“下”字讲,下的就是香。来了大花云,花云降的就是花,不都是下水。如果是下水,漫天都是水,那就是水灾。这个雨,得作这个意思讲。还有一种妙殊丽宝饰云。大家或者到过很庄严的寺庙,幢宝盖很具足的,台湾也有,下的就是这些宝幢饰物。宝幢饰品,在空中就下这些东西,大妙鲜洁的衣服。

以上来的,所下的,这些香殊妙宝饰净洁香花,鲜妙美丽的衣服,把罗邻山都下满了。满地都是香花,宝衣妙花。最奇怪的,还有些音声。香衣有香衣的音声,香有香的音声,装饰品有些装饰品的音声,那些花有花的音声,这跟《弥陀经》所说的一样,一切的音声都是法音。所以,他最后总说一句,从这些香花宝饰衣服演出来百千微妙的法音在说法。我们可以想象,要你布施,要你忍辱,要你做善业,不杀、不盗、不贪、不瞋、不痴。法音就是说这些法。

还有你要“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还有归依三宝的音声,还有受持戒律学处。这个学处专指戒律说的。戒是我们应当学的,凡是佛弟子,一开始一定要学戒。“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也是戒。你就先学“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下了这些衣服宝物乃至宝饰品的时候,里面有音声,音声就是归依三宝、归依佛法僧;乃至六度万行、断恶行善。所有的音声是这些音声。

底下就专举从上头所降落的声音。所下来的这些事物当中,衣里头含着音声,花里头含音声,香云里头含着所降的香气的音声。

“精进勇猛声,降伏四魔声,趣入智能声,广大名称遍满三界声,勤修殊胜念定总持声,空无相无愿声。”

这是空无相无愿声三解脱门。

“厌离贪欲声,色如聚沫声,受如浮泡声,想如阳焰声,行如芭蕉声,识如幻事声,无常声,苦声,无我声,空声,惭愧声,远离声,护念声,慈悲喜舍声,证得诸法声,生天涅槃声,趣向三乘声,转大法轮声,雨大法雨声,成熟有情声,度三恶趣声,修治圆满六到彼岸声,善巧方便声,趣入十地声,游戏神通声,游戏清净无上大乘声,不退转地声,无生法忍声,灌顶受位声,趣入一切诸佛大海声。”

这部经的涵义就是这些说诸法的声音,如果是有大智能者,像菩萨摩诃萨,他一闻到这些声音,就成道了,后面不说都可以了,就像中国禅师的一句话,一点就通了,什么都不需要多说了。

但是这个声音,这个说诸法声,你说是释迦牟尼佛说的,可以,这是假佛的威神力,要是说地藏菩萨人未到他已经先说法了,也可以。要是再往前,说是佛在前会月藏菩萨的法会说的,过数量的大声闻僧,过数量的菩萨僧所听闻的诸法,就是这些法。

现在我们听到什么呢?就是这些声音,我们有没有听到?这也要一个一个去解释,这部经会解释很长的。〈序品〉是“序分”,并不是正文。从〈序品〉第一品第一卷,到最后的〈获益嘱累品〉,中间才是“正宗分”。

“正宗分”就是说明这部经的目的。你想得到什么,就在那里修行。如果开始这么一演唱,就开悟了,你可以走了,再讲下去,你都可以不用听了,因为已经知道这部经要说什么了;后面所要说的,就是前面这些大意,为什么呢?古来大德他一听,明白你的玄义,就不听了;你所要说的法,他已经明白了,已经证入了。所以,他才能离开这个法会,只听你的玄义。

现在我们没有那种智能,没有这种力量,可以运用玄义使人开悟、成道。佛在世的时候,他也对三根说法,上上根的人已经得到,领悟了,人家走了,去修道成就了。中下根的人还在这里等着,佛还得再说,等到最后,陆陆续续走了。最后对他还是没有办法度的众生,就说等到弥勒菩萨降世,再替佛度他们。或者,最后佛就付托虚空藏菩萨,你流传这部经来度众生,就是这个涵义。

在〈序品〉当中,就可以体会到地藏菩萨的威力了,从这里可以有个入处。我们对地藏菩萨产生了一种特殊极大的信心,极大的信仰,同时我们要发愿,愿像地藏菩萨拥有这样神通,不论到那儿去,就先声夺人,你的财富、车子、侍役早就到那儿,给你安排好。一看来了,就造成声势。菩萨也如是,不过,这个声势跟我们的声势不同,他能够使很多人得到利益。

“尔时一切诸来大众,咸见如是种种云雨,亦闻如是诸法音声,随意所乐,各见其身种种香花宝饰衣服之所庄严,又各自见两手掌中持如意珠,从是一一如意珠中雨种种宝,复从一一如意中放诸光明,因光明故,一一有情皆见十方殑伽沙等诸佛世界。又因光明,见诸佛土一一世尊,无量众会恭敬围繞,复因光明,见诸佛土一切有情,若有病者,因此光明之所照触,众病除愈,诸应被杀及囚系者,光明照故,皆得解脱。诸身语意粗重秽浊,因光皆得轻软清净,诸饥渴者亦皆饱满,诸被种种刑罚逼切,光明照故,皆离忧苦,诸少衣服宝饰珍财,光明照故,随念皆足。若诸有情乐欲杀生,乃至或有乐欲邪见,由此光明之所照触,皆悉乐欲远离杀生,乃至乐欲远离邪见。若诸有情,为于种种求不得苦之所逼切,光明照故,随愿皆得。又因光明,见诸佛土一切有情所受众苦,无不休息,皆悉欢娱受诸妙乐。又见如是诸佛土中,由此光明之所照触,远离一切昏云尘雾、烈风暴雨不善音声,及诸臭秽苦辛恶味恶触恐怖,远离一切邪业邪语邪意邪归,不寒不热,安静坦然,地平如掌,诸妙乐具充满其中。”

“诸来大众”,就是指法会上那些声闻僧、菩萨僧,还有新来的大众。地藏菩萨来的时候,还有从他方世界随着地藏菩萨新来的,在法会当中没有散去的大众,都看见了,这降下的云雨和宝物。同时,也听见这些降下的衣饰宝物当中,所宣扬的法音,不论你喜好什么颜色或宝物,你就会看见从虚空降下来的友饰宝物自动穿戴在你身上。

所以他说,“亦闻如是诸法音声,随意所乐”,随自己喜欢什么,就见到自己身上所有的香花,宝饰衣服庄严。而供养你的衣服,尺寸大小长短都很合适,比裁缝师的还要准确。随意,一个是菩萨的愿力,一个是你的心力。还不只如此,同时各各见两手托如意宝珠,因为地藏菩萨手托的是如意宝珠。如意宝珠的作用是,你心头一作意,想得什么,宝珠就出什么,满足你一切的需求。这些与〈会大众,不但是满足了自己身上所需要的,一切心里所欲求的,也都满足了。衣服、百花、装饰品,有的喜好红颜色的,有的喜好缘颜色的,不见得都一样,自然就着在你身上,庄严圆满。

但是有一样是平等的,就是每个人的手掌中都是持着如意宝珠,我们看地藏像,一手拿着锡杖,一手拿着如意珠,他就布施如意珠。每一个与会的大众手里都有如意珠;不但有,而且从如意珠里产生了无量的宝物。这个珠子是放光明的,不但能降珠宝,还会放光,这珠子放的光明有好大?比我们的灯光、太阳光还要大得多。因为我们的灯光、太阳光照不到别的佛国土,他的光明可不同。

“一一有情”,这是指参加的法会大众,他能看见十方东西南北上下。“殑伽沙”就是恒河沙,有恒河沙那么多的佛世界,一沙一佛世界。就是因为如意宝珠所放出的光明,照射出去的有这么多世界,每一世界都有佛在说法,那么,在这个光明当中,照见一切佛土;那么多恒河沙,一沙一佛世界,一个佛世界一尊佛,都在光明中显现。

同时,在这个会上没有分别心,也不分别这尊佛是什么,那尊佛叫什么名字,这个时候他没有分别心。“因光明故”,所以现照一切佛国土,亦见到每一尊佛,都有无量的菩萨、无量的大众在这里围绕,无量的佛在这里说法。

就这么一见,什么业障都消除了,如果不消业,就见不到了。又因为这个光明,见诸佛土一切有情,不只见着佛说法,还能见着他国土的一切众生,因为地藏菩萨的光明一照到那儿,有病的,病就好了,众病除愈,或者要被杀害的,正要到刑场的,也获得解脱,不会被杀了。或者系在监狱里的,能得到释放。

为什么呢?“光明照故”,因为地藏王菩萨的如意珠在有情当中,放出光明照,所有大众的光明都共同的照着,所以都能得到解脱,不过,我们只能得到这个光明境界的体。

说到性体的光明,因为我们每个人的业,虽然还没有清净,但是假地藏菩萨的加持力,以及佛在会上的加持力,马上有这种境界相。有没有不自由?有。地藏菩萨来了,地大遍照,想抬胳臂?抬不起来,就是因为地大遍照。那只是一剎间的暂时现象,这是地藏菩萨的威力。

所谓〈序品〉就是序说,序说不能深入的讲解。如果想把〈序品〉讲完,那以后的经文就不用讲了,如此一来〈序品〉就会讲得非常长,也就是把后面的经文拉到〈序品〉来讲。因为这是我们大家共同来学习的,所以很难按次序讲,但是我有几个错误,是有意犯的。

我自己是学四教的,就得用四教分科判教。藏、通、别、圆,认为这部经应该属于哪一教,要先释名,释名完了,还要解义;解义完了,讲宗趣;宗趣完了,还要显目的。必需依循这个规律,这是中国佛教大德所定的规律,叫五重义。这五重,若要一重一重讲,也得用上十天的时间,才足够讲五重玄义。

但我最初学的是五教,要讲五教,除了小、始、终、顿、圆之外,还要讲十玄门。在没有讲经之前一定要先讲十玄门,讲十玄门的时间恐怕要玄谈半个月、一个月。现在我们一天只讲一个半钟头,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古来大德讲经的时候,比方说,我要讲《法华经》,来的全都是学《法华经》、研究《法华经》的,来听也就是为了听你的玄义、听你的判教而来,他把这个学完了就走了,经文部份就不听了。

大家都是初学的,我要是玄谈起来,恐怕会把大家玄到空中,就像坐云霄飞车似的,会把大家吓坏了,不知道“飞”到那里去了。

我们现在是依文显义,但这是错误的方式。如果讲经,依文显义,依照文字来解释意思,要是不照文字说,却说另外的义理,“三世佛冤!”这是跟三世佛作对头,冤家,不可以。“离经一字!”如果讲经法师离开经,自己瞎说,离开一个字,非下地狱不可,“即同魔说!”那不是佛说,而是魔说的。大家想一想,如此一来,法师要怎么当?离开经,离一个字,都犯错,不离开字,照着文字说,那是佛的冤家对头,这是一个。

对机说法,因人施教,今天大家有缘,我也只有这样的智能,这么一点知识贡献给大家,再多了,我也没有那个智力。说错了,只有下地狱,下地狱也是该下,没有办法。

长久以来无论讲经处事,我总是这么一个思想,随时准备下地狱!能不能躲脱?那就看地藏菩萨加持不加持!如果地藏菩萨加持,或者我暂时不堕地狱,或者是堕地狱,那我就先忏悔后再去做。等做完了,我再去忏悔。只有这样,不然就断了,如果都不说,《十轮经》就断种了,真正已经差不多要断了,在《大藏经》里头有好多经非常的微妙,对我们非常好。没人说,断了,没人说等于断了。只是藏经里有,有也等于摆在那儿,还有好多的寺庙,藏经不准看不准动,说那是犯罪的,认为藏经应该是用来供着的,各说各的理。对我来说,佛所说的经,就是叫我们学的,不准看,搁着那儿做什么呢?搁久了,烂了。烂了,大家也不知道。

我们学的时候要踏踏实实的学,等到正文的时候,真正的入理,不违背理;此外,还得入世,一定要跟日常生活结合,那就是把我们学的,能用得上,学了就用,今天有烦恼,一学《十轮经》,烦恼消失了,就是用上了。很苦,心里想不通,拿《十轮经》看一看,听一听,学一学,也就通了。能有这么的用处,就很好了。

前面跟大家漫谈,现在我们正式讲经,不是重复,而是从头再说一说。这部经的名称,就叫《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

“大乘”,佛教分为大、中、小三乘,因为佛说法是对机的,所对的这个人就是机,对大乘菩萨或者对那个发大心的人,就给他说甚深的了义法。对着中下之机,看他所好所要的,就给他说,能渐渐引他入门的中小乘法。大小的涵义,前面我跟大家解释了,“大”字,很简单的解释,就是我们现前的一念平常心,凡是所说的“大”,最究竟就是要显你的心,明白你的心,那就具足一切了。

“法”,没有大也没有小,有的人因为受苦,知道苦,他会想到希望一切众生都能离苦,这就是“大”。佛讲的是“法性”、“理体”,他却只想到自己,没有想到别人,大法也会变成小法。“法”没有大,也没有小,是依照你的心而立的;法的本身,是指“性体”说的。因众生有种种性,所以佛也有种种性。“法”就是方法,是轨则,看你怎么理解。所以为了大乘、小乘、显宗、密教、四教、五教起争执,没有必要。一争,就成了戏论。因此,我们要先懂得“大乘”这两个字。

“大集”,就是这次与会的大众来了很多,集者多义。集合在一起,做什么呢?来演畅大乘法。

“地藏”,“地”是每个人的心,指心地,以及这心地怎么用。“地”是形容我们的心,因为大地含藏一切,我们需要的一切都从地上来的。无论汽油、煤炭、热能,通通是由地里出来的。地是含藏义,还有是生长义。我们所吃的、所用的一切都是从地而生的,就是形容由你心地而生的。“藏”是密藏,也就是含藏了很多的义理,可是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呢?因为我们迷了,也就是我们的心迷了。

把这两个字解释为我们的心都可以,但是由我们的心所产生的身语意业,由这身语意业,发展出来,身三、口四、意三就是十业。这十业是永远不停的,就像轮子似的,不会停止,永远地转。同时,轮子有一种功能,它有摧辗之义,可以帮助我们,辗掉惑业苦,产生清净的戒定慧。

以我们的佛弟子来说,若归依了三宝,学了佛法,轮子却转反了,那非但不能向正转去除他的三业,反而增加了很多的三业。怎么说呢?因为本来已经够苦恼的,而原本应当是信了佛,信了法,信了僧,灭除苦恼;但是他却不如此,他在佛法中起分别,破和合僧,乃至造业、谤法,破坏佛。他以为在赞叹佛,其实是破坏佛。

这部经就专说这种现象,所以在这部经里,对于破戒的比丘,只要他还披着袈裟,他作他的业,你不要管,只要他现的是三宝相,就要恭敬他。恭敬他,是你的福德,你若破坏,就产生罪恶,不论他多坏,那不是你管的。所以佛不接受国王大臣以法律来制裁出家的比丘、比丘尼。我举这个例子,就是要说明,十轮是用佛的十轮来对治我们的十轮。

经是贯串义,像我们把花串在一起,在印度,就是用线把花串在一起的。因为经所说的义,对这个众生说,对那个众生说,乃至于前面说、后面说、显说、密说,都把他们串到一处贯起来,使经义含摄到一处,这就是经题。

〈序品〉就是序说,是这部经的发起。在这〈序品〉当中,一个是赞叹佛的功德,另一个是佛赞叹地藏菩萨的功德,为什么佛要赞叹地藏的功德?我们在《地藏经》也讲过,在《占察经》也讲过,要使那些不了解地藏菩萨因地修行的,以及对他的信心、恭敬心不够的,假佛一赞叹,就生起欣乐:“这个大菩萨不得了,我要亲近他,乃至于听他的名号,拜他的像,我就能得到许多好处。”那样子你再来学,就可以很快的进入。

众生心是这样的,如果听别人说那个人好,你还没有见到那个人,你就对他非常的信。假如一见着,感觉就更好了。但也有些是虚假的,名不副实,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有人见了面,不如闻名,见了面,对他简直是看不起。再进一步了解他,更坏,那是假名。菩萨可就不同了,凡是经上所说的诸佛菩萨,你可以去研究研究。你见见面看一看,会生起无量的恭敬心。

有的道友问我说:“像地藏菩萨、观世音菩萨,不是人人听到都会生起恭敬心吗?为什么还要介绍?”佛向大众、向这个法会介绍,是从我们的思想境界来看这个问题。就是在这个世界上,五、六十亿的人口中,不知道地藏菩萨的人太多了,因为没有亲近过三宝,所以都不知道。有人接近过三宝,甚至出家好多年了,也有不知道地藏菩萨的名字,更不用说根本不知道《地藏经》、《十轮经》、《占察善恶业报经》。这是我亲自知道的,我不会说瞎话的。有些人讲了很多年的经,还不知道地藏菩萨,从来没有学过,也没有接近过,也没有看过。因此,必需介绍一下。

在这一个法会当中,很多人不见得知道地藏菩萨。所以大家在《地藏经》中看到,连文殊师利菩萨、普贤菩萨、虚空藏菩萨、普广菩萨,他们都向佛请问,让佛说一说地藏菩萨的功德。你心里想,以观世音菩萨那么大的神力,那么大的神通,还不会知道地藏菩萨?各化一方,佛跟佛,各个的缘不同,虽说是佛佛道同,不过,各个佛说的法不同,各个佛的世界不同。因此就有必要介绍一下,〈序分〉就是这个意思。

在这个会上,地藏菩萨是以他的神通力、愿力来随喜的。他知道跟这个法会有因缘,就去随喜赞叹。在《地藏经》上,佛是放光召来的。光就代表音,光和音是相同的,乃至于我们前面所讲的大概有三十九种声音。每一种所下的雨,所下的衣服,所下的殊丽宝饰,都在说法,这里头含着有声音,一切动作都有声音。我们听不到。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耳根还没有证得圆通。所以,他用这种的方式表达出来。说法音声,人还没有到,地藏菩萨还没有现身,声先到。而且他所感召的这些雨、这些宝物、衣物,都是作为资生的工具,是人人都需要的,人人都会感觉自动的穿到身上。

为什么会有这种景象呢?这就是地藏菩萨的愿力,是无量劫来修行的因,所招感的果。他才一动,还没有到这个地区来,这个地区只要是跟他有缘的众生都能得到好处,这就是赞叹地藏王菩萨的功德,希望欣乐,连系到大众。众生都能得到好处,这就是赞叹地藏王菩薩的功德,希望欣乐,连系到大众。

这部经上所说的话都跟日常生活有关系,像上面所说的,我们都有需要。需要不需要财宝?即使现在没有这种需求,但是我们仍是处于黑暗之中,就是无知、无明。无明就是无知。我们有很多邪见,知见不正确的,看问题就会看的不对。因为问题没有看对,做起事情来就容易犯错。本来做生意是想发财的,但是因为没有看对,投进去就是赔本;本来想去娱乐,到那儿就生病了,因为气候对你不适宜;想去旅游,飞机出了事故,乃至于种种迫害,这就是因为昏暗无智。不该做的,你去了就有危险。若是有智能,就不会去。如果你因为地藏菩萨的光明这么一照就有智能了。有了智能,你就明了,不该做的你不做,不该去的你不去,不该说的你也不会说。

连系到我们自己是这样做的。但是这里所说的种种功德,乃至于说法的种种音声,有的道友就说,我怎么一个也没有遇到?因为没有这个缘。现在我们讲这部经,讲地藏菩萨的功德,你就是有缘遇到了。今后你念地藏菩萨圣号,或是求地藏菩萨,拜地藏像,或者学习地藏《十轮经》,包括《占察善恶业报经》、《地藏经》,凡是跟地藏菩萨有关的,多次缘念之后,你逐渐的就可以得到。当时,佛在会上时候,在那个法会上的人,他们就得到了。现在我们也得到,将来我们遇到这种因缘时,也会得到加持。

这个加持有两种,一种是我们明显见得到的,或是心里感受得到,另有一种是你见不到,感受不到的。有些现象是地藏菩萨的加持,或者是念了《地藏经》,或者自己的事情感觉比以前好一点,这叫明加。明加,就不是显现的。但也有真正的梦见了,也有梦见地藏菩萨来灌顶。喝了灌顶水,本来很愚痴的,记忆力会变得很强,恢复记忆力了。

有的小孩子是智障儿,或生下来就听不见、看不见,心智昏暗,因为他念地藏菩萨,父母替他求,念地藏菩萨,他就好了。确实有这种事例,我知道的就有好多个案,这就是地藏菩萨的加持。但是,这些都是属于小因。我们最大的希望是成佛。有的人从这些就会明心见性。他一见到,就心开意解,全部的业障都消失了。这是随各人的根性而有不同。

闻法的时候,当时在同一个法会的大众,有证声闻果的,有发菩提心的,但也有还没得到利益的,也有给后来作种子。当释迦牟尼佛在印度说法时,也许我们就在场,虽然听到了,却没有得到好处,还在流转,这叫远种子。如果佛说法把这佛所说法都度了,佛也不用嘱托弥勒菩萨再去度化众生。你看每部经讲完了,佛都要嘱托一位菩萨,说这部经你要好好弘扬:众生未度者令得度,已度者得令增长,都让他们达到成佛,每部经都如是。我们的脑子应当这样想,现在我得到,只要我闻到就是种下种子,永远不会变坏,佛会随时加持我,让我得到利益。因为在〈序品〉中,说地藏菩萨的功德,他所作的每一件事业、每一件功德都是他修得的。

就像现在大家发心修,修的方式、方法、依照什么样去修,形式不同,效果也就不同。用心很真切,用心很至诚,你所得到的效果就又快又大。如果你的心只是随随便便听了,就像上课一样,你就只是得到远因,将来跟别人不一样,慢慢的等到哪生哪世,再成熟了,才能遇到,再增长。又隔了多生多世才成熟,再增长。乃至于一个人的一生,从你闻法了之后,就逐渐的增长变化。不过,你不要产生邪见,若是一产生邪见,前面的功德等于按电脑的删除键,一下就清除了,没了。

产生邪见,就不成了。这里最注意的就是邪见。一定要远离一切邪业、邪语。邪业,跟大家解释一下,特别是杀生业。当然我们的弟子不会开妓女院,但是开卡拉ok的,恐怕还是有的。但看你怎么做。你做屠宰业的,专门杀害众生,这就叫做邪业。邪语就多了,说不正确的话,违背自己的良心说话,为什么呢?为了眼前的一点小利,自己也知道不对,也知道不能这样说,但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要捧场,必须这样。这样子的事多得很,恐怕像这类的话,每个人都说过。

邪意可就困难了,邪意就在我们的心里头,生起不正当的念头,你要随时观照,不要失了念。最后要远离一切的邪业、邪语、邪见。因为你可以选择事业,说话你可以作主,思想你可以纠正。你自己能够做得好,归依三宝了,就不要再东找方便,西找方便。有的人之所以去学气功,是为了保持身体健康。可是不管怎么保持,也是保持不住的,因为这不是正业。我看汽车撞死的、飞机失事的人,身体不见得不好。这件事情你作不了主。你应当正信三宝,你想要运动,多磕几个头也可以。磕一般的头不行,就磕大头,磕不到二、三十个浑身都是汗,这也是运动。这是正业。

不过我看很多人听起来不大舒服。以为保养身体不是坏事。为什么保养身体?身体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他不研究,反而去搞五欲。一天到晚上酒馆乱喝酒,喝得醉醺醺的。想把身体保养好,完了还吸毒。想把身体保养好,又乱搞男女关系。我们这个身体怎么保养,干什么呀?保养它来造业!这叫邪业。邪语,是由你不正确的思想来主导。

邪见的关系最大,它指导你的身,指导你的语。乱说话之后,往往惹了很大的祸。我们所说的念念缘念三宝。三宝就是你的归依处。如果离开这个归依处,你要想归依到别处,那就是邪归:归依三宝,永远得到清净,将来直至成佛。你受三归依,能坚持着,就不会堕三涂,永远在人类道上。虽然你一生修不成,慢慢的也能成道。如果本来信的是正教,也归依过。他感觉这个来的不快,听别人说有一个方法马上有神通,就把三宝丢了,背离了三宝。这种情形,我听了很多,这就是各人的业。

我刚到纽约,有些居士也归依过我。后来他们又去归依清海,后来觉得清海也不够快,要再找些更快的方法。最后就引发了魔症,这个魔症一现就没有办法了,你再去挽救也救不回来。破了见很不好救。破了戒,还可以忏悔,要是破了见那就不是一生两生,而是无量劫。一日堕到邪知、邪见里头,很不容易挽回的。

假使说,他有大善根,遇着地藏菩萨,这个放光的光明触着他,他舍了邪见,舍了邪业,但这种因缘,又有好多呢?很少,很少。现在大家有哪位受到地藏菩萨光明照耀的?我认为都没有。我想大家或者会有得到利益的,但是这得看各人的因缘。

“尔时众会,其身欻然,地界增强,坚重难举,既亲斯瑞,咸悉惊疑,何因何缘而现此相?于众会中,有天帝释,名无垢生,去薄伽梵不远而坐,即从座起,顶礼世尊合掌向佛,以颂问曰:”

大家都怀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在这个大集会的会场,佛说法当中忽然有这些现象,这不是一般的现象。就是上面出现的种种瑞相。参加大会的人突然间感觉他的身体、手不能动,胳臂抬不起来,地界增强,就是指他的身体。地大失去作用了,不过知道这是暂时的,没有妨碍。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产生?怀疑、惊惧,不知道是什么因缘现了这些相,大家都有这种想法。

中间就有大菩萨来请问佛。在这个会众中,有一位天帝释。天帝释,我们可以说是玉皇大帝,或者忉利天主,祂的名字叫无垢生,这都是大菩萨示现的。凡是每一个帝释天也好,梵天也好,在每个法会当中,向佛请问的道理非常深,这都是菩萨化现的;菩萨化现,才有这个智能。也因为他的座位跟世尊不远,他起来问的时候很方便。他就从他的座位起来,向佛顶礼。请法要先作仪式,我们都是凡夫,大家请法或者问什么问题,并没有那些规矩的。大家发言就好了,师父这样要求,道友也是这样做。

佛在世时候,在这个大法会上,不是那么随便就这样问的,你要请法,必须先离开座位,到那儿先给佛磕头,顶礼世尊,完了,经中常说“胡跪合掌”,就是一条腿跪下,现在我们是双腿跪下。胡跪合掌,要向佛请法前,先赞叹佛。以下就是他赞叹佛的偈子。

“具谛语谛见,谛善住牟尼,普为众弘宣,谛究竟坚法。

令诸有情类,灭苦及苦因,何缘于此中,现诸云雨等。

令举众欢悦,咸生净信心,皆发趣大乘,度疑生实见。

天人大众身,地界增坚重,不能自胜举,此相有何缘。

两手皆珠现,雨众宝放光,照十方除罪,息苦获安乐。

导师复何因,令举众皆见,种种香鬘等,各各自严身。

天人普犹豫,不测何因缘,有谁将欲来,现此神通力。

为是佛菩萨,为梵魔释天,唯愿大导师,速为众宣说。”

佛所说的话,佛看的问题是真实的。谛者就是真实义,谛者如实语。佛说法的时候,常说,“谛听!谛听!”就是如实地听,也就是观照你的心,用你的心听,不要用耳朵听。说话的时候要称心而说,要谛实之语,这就是实相。佛说的都是谛实相而说。佛说法,佛也在生活,也在托钵乞食,但是没有离开定,如来常在定,一切动作都没有离开定。地藏菩萨也如此,一切时没离开定,都是在定中的动作。定能生慧,慧中的方便,所作的一切都是方便善巧的。这个方便善巧是根据实在的根本慧而生的,根本慧是依照实相理体而生的。一日具足证得实相的见,你所说的话都是实在的话语。知见也都是真正不虚的知见,你就是称真而住,常在定中的。

“牟尼”又翻“寂默”,释迦牟尼的“牟尼”就翻“寂默”,“寂默”就是在静中,“寂静”也可以说是“涅槃”,也就是“涅槃寂静”,是三法印之中的一种。寂静当中善住,住在什么地方呢?住在实际理地,住在实相理体,住在中道义,住在第一义。“寂静”义,就是这样一个意思。

无垢生天帝释就赞叹佛:“佛!您是具足一切真实语,您真实的谛见,常在定中。”“普为众弘宣”,希望你善巧方便,从那根本慧生起方便慧,善巧示现来教化我们这些无知者。

请法也不容易,凡是请法的,除了赞叹之外,要想显这个义理,在请问这个道理的时候,他也用种种的方便善巧去提问题。提问题不容易,要请开示也得学习;像现在的道友们互相之间就是闲话家常,孩子怎么样,身体怎么样,社会现象怎么样。那个时候的法会很少问这些问题,但是也不离开这些问题。不过语言的善巧不同,佛会跟我们讲究竟的、坚固不坏的、金刚性的这种善巧法。佛是“具谛语谛见,谛善住牟尼,普为众生宏宣,谛究竟坚法。”专门给众生说金刚法,说不动法,让众生得入真实的,这是请求。

因此我要求佛:“令诸有情类,灭苦及苦因,何缘于此中,现诸云雨等。”现在我们的法会,出现了最奇特的现象,现了这么多的云雨,雨这么多的妙宝,每一个人手上都有一颗如意宝珠。让这一切的众生不但是苦果灭,连苦因都没有了。有因才有果,只灭苦果不灭因,或者我们修道只求我们转变苦果,不求转变苦因,我们现在不舒服,病好了,就算病好了还会害的。所以要移去那个因,你为什么害病,那就是苦因。我们为什么会受苦?为什么别人不受苦?我受苦,这世界太不平等。他有钱,我没钱,为什么?他不找因,只在果上找平等,这是平等不了,没有办法平等。平等,是在因上平等。要懂这个道理。

在这个问话当中,是什么因缘在我们这个法会当中现了这么多的奇特相?示现这个云之后,又下了妙宝严饰,下着资生的器具,乃至现如意宝珠,为什么?因为这种境界令大众非常的欢悦,令举众欢悦,大家都欢喜,欢喜得不得了,生起一种清净的信心。一说到净字,那是指贪瞋痴慢疑身边戒见邪,贪瞋痴、妄言绮语两舌恶口、杀盗淫都没有了。而生起一种清净心,由这个信心生起清净信,感觉很殊胜。

大家都知道大乘,所谓大乘者,说通俗一点就是成佛。一旦发心了,向往成佛,这是大乘。知道这种境界是不可思议的,不是一般的。我们最大的障碍就是没有信心,为什么没有信心呢?疑惑太重。真的吗?能成吗?问号太多,不知打了多少个问号?都是疑,疑者不是完全不信,而是半信半疑。完全不信就连疑也没有了。完全不信也不疑了,他根本就不信。疑就是含着有一个成份,疑就是“好吧!”这样一个涵义。

这个怀疑的心,还是不了解的心。没有能够成就,得到实在的见解。让他生,令生实见。度疑生实见,这个实见,就是真实的见地。这样明心见性的人,他所生的见地,都是实见,从心而起的见解都是实见。

还有一种情况:突然之间,不论天人,所有与会的大众,为什么“地界增坚重”?地界就身体,地大坚重。“不能自胜举”自己想举个手,想动一动都动不得了。我记得我看小说的时候,有一种定身法,一指你就定着了,一动都不能动,这里是指地藏菩萨的威德力。身体感觉不能动,这又是什么缘呢?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呢?

还有一种奇特的现象,“两手皆珠现”。这个偈颂是重复前面的,他要再说一遍,前面没有详细讲,在这个偈颂中再说一遍。“两手皆珠现”,大家看到地藏菩萨手里拿的是如意宝珠,如意宝珠是求什么就现什么。观世音菩萨的净水瓶,那个瓶子不只是装水的,什么都有,只要你求什么就现什么。不但现珠,这个珠子还要放宝,雨种种宝,还要出来现种种宝,宝上还放光,照到十方的佛国土,不过并不是全都照到。所以,手里有珠子,珠子现了种种宝,能够雨种种宝,之后又现种种的光。这种种的光,照到哪个地方,哪个地方就得到吉祥、快乐。前面说种种的疾病遇到光就好了,那么要是修道者遇到光也就成道了。一切的苦轮也都息灭了,息就是止息,一切苦都止息,都得到安乐。

世尊,导师就称世尊。世尊,这是什么原因?为什么令大众都能见到?“令举众皆见”。我们都看见了,每个人的脸面都看见了,光一熄什么也见不到,因为有这个光。这是什么原因呢?是什么使大众都能见到,是何因呀?乃至于所现的种种香花,庄严饰具鬘,每个人的身体也变得很庄严、很饱满,过去没有呀?对于这种现象,大家都很怀疑。“天人普犹豫”,犹豫就是怀疑,不知道是什么回事,所以莫不测因缘,有如此的现象,是有什么菩萨来或者有什么佛来吗?是他们现的神通力?或者是特大的梵天,或者是魔王,或者是帝释天,这是一个问号。

谁有这么大福德的,能够现这种神通力,使大众有这些感受?“唯愿大导师,速为众宣说。”佛是大导师来接引我们的,快为大众说,我们大众心里都放不下。有所犹疑,因此启问。他一问,佛就答他。

“尔时世尊告无垢生天帝释曰:汝等当知,有菩萨摩诃萨名曰地藏,已于无量无数大劫,五浊恶时,无佛世界成熟有情,今与八十百千那庾多频跋罗菩萨俱,为欲来此礼敬亲近供养我故,观大集会生随喜故,并诸眷属作声闻像,将来至此,以神通力现是变化。”

因为无垢生天帝释这样请问,佛就跟他解说。佛是一切智者,一切事物没有不晓得。佛知道地藏菩萨要来,就跟无垢生天帝释说:“你应当知道现在有一位大菩萨,他的名字就叫地藏。”“于无量无数大劫”,就是他所修行的道路、所化导的众生是经过很长的时间,所以用无量无数来形容。“劫”是印度话,“劫簸”,就是时分,时分是最长的。凡是一说劫就形容时间很长,说短就叫“剎那”。印度话的“剎那”是最短的时间,劫是最长的时间,但这是大劫,劫有大、中、小劫。这位大菩萨的愿力非常的大,他专门在五浊恶世,化度众生。

五浊就是这个时候。我们经常说末法,就是当下这个时代很不好,混浊不清。在混浊不清的时代中,想要保护环境,是不可能的,我们实在是无法保护。我们的生命,随时可以死,是混浊的,不像北罗洲八万四千岁,他不混浊,很清楚的。因为我们老的会死,小的也会死,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生死没有一定,混浊不清。大家看问题的观点,不一样。人见太多,对于自己就有好多的知见,这就是见浊。看问题不一致,还有烦恼浊。烦恼浊,我想每个人的烦恼,自己都可以知道,不用说了。这个世界五、六十亿人,各人的烦恼,各人的知见,都很混浊,众生浊。总的说,这个时候是不好的。

在这个时候,“无佛世界”,地藏菩萨的愿,就是在五浊恶世度众生。哪个地方没有佛,哪个地狱的三涂苦难特别重,他就到那里去度那些众生。“成熟有情”,这是他的愿。“那庾多频跋罗”是个大数字,是十兆。十兆有好多呢?有八十百千个十兆。这是指地藏菩萨跟他一齐来的眷属。在这个八十百千多频跋罗那么多的人,我们这个世界也容不下这么多人,这是意境,不要在数字上去求。我们只是意会。

释迦牟尼佛跟无垢生天帝释说,地藏菩萨现在他要到这里来,亲近供养我,同时,他看见我们这个大集会,很高兴,他就来随喜赞叹,参加这个法会。但是他现的是声闻像。声闻像就是剃发染衣。凡是地藏菩萨都是剃发的,现的是声闻像。但是我们有时候看到的是坐在那儿的五佛冠,那是五方佛,是做焰口用的。除了放焰口,还要做法事,给众生祈祷的时候,要戴上五佛冠。不过,那种时候很少,一般都是光头,我们供养的地藏菩萨像都是声闻像。他要到我们这个法会来,这是他所现的变化。

“是地藏菩萨摩诃萨,有无量无数不可思议殊胜功德之所庄严,一切世间声闻独觉所不能测,此大菩萨是诸微妙功德伏藏,是诸解脱珍宝出处,是诸菩萨明净眼目。”

但是地藏菩萨这位大菩萨,他的功德有无量无数不可思议的殊胜功德,虽然示现声闻像,但是他的殊胜庄严,是超过一切的大菩萨;地藏菩萨,超过文殊、普贤、观音。在《地藏经》第十一品,坚牢地神称赞地藏菩萨说:“我在这个世界上,见了很多的大菩萨,如文殊、普贤、观音、弥勒,那种功德愿力已经不可思议了,但是地藏菩萨更超过他们。”本来菩萨跟菩萨,佛跟佛,不在这上面比较的,但是为了要显示地藏菩萨的功德,所以《十轮经》后面也显,《地藏经》也显。像一个发愿专要到这个五浊恶世、无佛出世的地狱度众生,是不好度的。所以,一切诸佛皆赞叹。

有一个故事:迦叶尊者他想听一听佛的音声,究竟佛的音声有好远,就用他的神通力,结果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可是佛的音声还在耳边。他到了什么国土呢?他到了人家的法会,正在用斋,他在一个僧人的钵上!吃饭的那个钵碗上跑,那位吃饭的僧人,就想弄走这只小虫子,佛跟他说:“你不要动,那是东方一位佛的大弟子。”完了,那位僧人就不敢动了。佛就向迦叶尊者说:“你可以念本师释迦牟尼佛,念本师佛,你的身量就与这个弟子同等。”一念本师释迦牟尼佛,他的身量就无量无边。

我举这个例子是要想证明什么呢?佛佛道同的。他为了度这一类的众生,他只能够示现跟他相似。所以,地藏菩萨到地狱去现的是一个很苦恼的出家人,一位和尚,你有时候看到地藏像,不论是在梦中也好,或者是所见的境界也好,就像一个普通的和尚,假如看见很多的殊胜光明,你的业力就变化了,看见地藏菩萨也在变化,诸佛菩萨是随你的心而变现的。

例如你朝五台山,每个人看的文殊菩萨都不一样,就是随你心中现,一切诸大菩萨都如是。因为在《地藏经》,或者是《十轮经》,显地藏菩萨功德,把地藏菩萨的功德说得特别殊胜。如果是另外一部经,说文殊菩萨的经,那又不同,文殊菩萨就特别殊胜,文殊菩萨早已成佛,是七佛之师,诸佛之母,般若是诸佛之母。这是显给众生看的。

还有,佛经上所赞叹的那些菩萨,佛在某一个会上凸显哪一个菩萨,就赞叹他的功德,要懂得这个道理,不要生起分别心。要是说地藏菩萨功德大,观音菩萨功德小,就犯了错误。但是在经上佛之所以要这样说,是为了能够使大众认为供养地藏菩萨,在心中生起殊胜感,是这样一个涵义。

佛赞叹地藏菩萨,有无量无数不可思议的殊胜功德庄严!这是一切的世间声闻独觉所不能测,要想测量他的功德,是测量不到的。大家还记得《地藏经》第一品,在法会当中所来的诸佛菩萨乃至于天人,佛就问文殊师利菩萨说:“今天到法会当中你算一算有好多数字?”文殊菩萨对佛说:“以我的智能力量,一千劫测量不能尽其数。”佛答复他:“吾以佛眼观故犹不尽数。”用佛眼看,还不能尽数,佛眼照一切还有不尽数的!那是推崇地藏菩萨的功德,让众生产生殊胜心。

学法,学佛,你也得运用你的智能,要是晓得佛的义理就成了。在本经中也是这样。佛赞叹地藏菩萨说,他的功德是一切声闻缘觉所不能测的,不能测着他的边际。这位大菩萨是一切微妙功德的伏藏,所藏的是无量功德;又是一切的解脱珍宝出处,所以各人的如意宝珠,都能放出无量的珍宝。因为地藏菩萨所含藏的就是一切的珠宝,他能使众人得到正法眼藏,所以说:“是诸菩萨明净眼目”,要想得到你得修无量亿劫,但恐怕都还修不成。这种赞叹言语,是表示很尊贵、很殊胜的意思。

“是趣涅槃商人导首,如如意珠,雨众财宝,随所希求,皆令满足。譬诸商人所采宝渚,是能生长善根良田,是能盛贮解脱乐器,是出妙宝功德贤瓶。照行善者犹如朗日,照失道者犹如明炬,除烦恼热如月清凉,如无足者所得车乘,如远涉者所备资粮,如迷方者所逢示导,如狂乱者所服妙药,如疾病者所遇良医,如羸老者所凭几杖,如疲倦者所止床座。”

“是趣涅槃商人导首”,要想成佛,就像商人到海采宝一样,你得请一个入海采宝的导师;要想趣向涅槃,你也得有位导师。谁是导师呢?地藏菩萨就是导师,引导你趣向涅槃。就像如意宝珠,雨诸财宝一样的,随所希求皆令满足,他是不会厌烦的。有些道友拜完地藏菩萨,或者念完经,先求自己家人平安,或者求身心健康,完了又求发财又求很多。有的人问我说:“师父我求的太多,地藏菩萨不会烦吗?”我说:“你求好多?你求一亿十亿百亿千亿万万亿,地藏菩萨也不会烦的。你求越多,说明你修行的功夫越好,才会求那么多,不然你求不出来。”

大家念完《地藏经》发愿,我想你求不到好多,因为你的心量没有那么大,求不到也想不到;你有没有求过让一切众生都成佛?求地藏菩萨加持,让一切众生皆成佛,要永远的在法界之内,有没有这样的求过?没有求过,你的心量不算大,只想到自己。必须想到你所看见的,想到中国人,进一步想到这地球上六十来亿人。想到其它星球吗?想到法界?有没有想过让莲池海会的众生都成阿弥陀佛?这些愿大家很少发过,我去了就好了,能到莲池海会加入一员就不错,你有没有想过要莲池海会的那些大众都变成阿隬陀佛?若没有想过,今后你得要想,要发愿;不但自己生到莲池海会,声闻、缘觉,只要生到莲池海会,个个都是阿弥陀佛,乃至于想到娑婆世界,不论他受多大的苦难,这个世界上的人,现在跟我共处的,一定都能成佛,跟我一起成佛。

发愿大一点,他们都成佛之后,我才成佛。千百万亿事,都可以向地藏王菩萨说,就跪在前面,念十声地藏圣号,念完了就发愿,别以为这是愿,这就是修道。你有多大的愿力,就有多大的神通力,借助诸佛菩萨的愿力,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都是他的愿。普贤菩萨的愿是尽虚空遍法界,一切的众生都让他成佛,那就是普贤大愿。一定要懂得这个道理,菩萨不会厌烦的,烦的是你自己。胡思乱想打妄想,想的尽是五欲境界,那就不行。要想圣境,不可思议的境界相,是能生长善根的良田,所以说这块地生长一切善根,“是能盛贮解脱乐器”,什么叫解脱乐器?就是解脱。这个乐器别当音乐器名讲。

地藏菩萨这块土地是一切解脱的种子,一切都能解脱,是出妙宝的功德贤瓶。就像我刚才说的,观世音菩萨的宝瓶,那是出一切妙宝的;消灾免难,需要什么,宝瓶里面就会出什么。地藏菩萨的光明照行善者,只照行善的人,行恶的人不成;行恶者要改为行善者,这就是朗日。朗日就是光明的太阳。

失道者找不到路,前面就有明灯、有明炬,有大火炬指引。恼热时,月亮是最清凉的,如月清凉。如果是没有脚的人,有辆轮椅来给你坐,犹如车子,“所得车乘”,一样的。就像你走远路又渴又饿,没得水,没得吃,那就给你做资粮。如迷方者来给你作示导。“如无足者所得车乘,如远涉者所备资粮,如迷方者所逢示导,如狂乱者所服妙药。”

这个人已经疯狂了,有没有办法治呢?那就要遇到好药,遇到好医生,如果遇到妙药,疯狂马上就可以止住了。我们以为害病才是疯狂,其实,我们现在都是疯狂的。

为什么不修菩提道?有的道友认为自己修行的很多,我算一算。我说:“你一天二十四小时,你做了好多?”你还不及我修的多,还说你修得多呢?你自己算一算,二十四小时,一小时,六十分钟,二十四小时当中,有几分钟念佛、念法、念僧?有几分钟念贪瞋痴,念杀盗淫,念妄言绮语恶口?你有没有算过?你修行太少了!大家要多修行,不要自己修行的很少,还自以

为了不起。距离太远了,怎么能够明心,怎么能够消灾免难?好好想一想,怎样消灾免难?

“譬诸商人所采宝渚,是能生长善根良田,是能盛贮解脱乐器”。器是一个器皿,这个器皿盛的是什么呢?盛的是最快乐的,什么是最快乐呢?“解脱”,解脱就没有烦恼,没有欲望,这叫解脱乐器。这并不是琵琶、琴的那种乐器,这个乐是快乐的意思,能够出生妙宝的功德贤瓶,这个瓶子是能够出生一切的功德。我们上面讲的是说像观音菩萨的宝瓶一样,这都是形容地藏菩萨的功德;谁能做好事、行善,那么地藏菩萨的光明就像朗日照着你的身。对于失道者,失道就是迷路,在道路走着迷路了,地藏菩萨就像光明的火炬照耀你。如果是有烦恼的众生,地藏菩萨的光明,就除掉你的热恼了,像月亮清凉似的,使你没有热恼。

“如无足者所得车乘”,走路走的很累的时候,你有车乘,就可以减少这个困恼。“如远涉者所备资粮”,走远路,中间没有资粮,你是走不到的。“如迷方者所逢示导”,方向迷了,有人给你指引方向,像我们走路的时候问路。另一种涵义是我们在人生的道路上,找寻出离生死的方便善巧法门,就是念地藏菩萨圣号。

这段经文所说的,就是地藏菩萨能给我们什么呢?“方便善巧”。他修道的时候,由于愿力的关系,求者能得到这些好处,但这是指有缘者,如果没缘者,还是得不到的。

“如狂乱者所服妙药”,我们劝很多的道友供养地藏水,供的时候你自己心里很真诚,到了服用的时候,就照着《地藏经》上释迦牟尼佛跟观世音菩萨说的方式去做;就能得到好处。得到什么好处呢?有病苦的就减少病苦,没有智能的、没有记忆力的,就得到记忆力。狂乱者就是心智丧失,或者想问题,或者因为惊吓,弄得神经错乱。要是持地藏菩萨圣号,地藏菩萨就像良药似的。或者有疾病的人,能遇着良医,这是佛跟无垢生天帝释说的话;乃至于所有与会的大众,和这个大集会所有的诸菩萨诸声闻众,佛就向大众说,地藏菩萨就有这么多功德,让羸老的人,有手杖一样可以依凭,就像疲倦的人有床座一样的,可以使你休息。

下篇:再问你一遍,到此作甚? 上篇:没有受菩萨戒就不可以看《梵网经》吗 欢迎转载 微信QQ号 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