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如来心秘密全身舍利宝箧印陀罗尼经》

护眼色:绿 译者:唐·三藏沙门·大广智不空·译 字体:粗体 繁体版  

如是我闻:一时,薄伽梵在摩伽陀国无垢园宝光明池中,与大菩萨众,及大声闻僧,天、龙、药叉、健闼婆、阿苏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无量百千众俱前后围绕。

尔时,众中有一大婆罗门,名无垢妙光,多闻聪慧,人所乐见,常奉十善,于三宝所决定信向,善心殷重,智慧微细,常欲令一切众生相应善利,大富丰饶,资具圆满。时,彼婆罗门无垢妙光,从座而起往诣佛所,绕佛七匝,以众香华奉献世尊,无价妙衣、璎珞、珠鬘持覆佛上,顶礼双足,却住一面,作是请言:“惟愿世尊,与诸大众,明日晨朝,至我宅中受我供养。”

尔时,世尊默然许之。时,婆罗门知佛受请,遽还所住,即于是夜广办肴膳百味饮食,张施殿宇种种庄严。至明旦已,与诸眷属,持众香华及诸伎乐,至如来所,白言:“时至,愿赴我请。今正是时,愿垂听许。”

尔时,世尊安慰彼婆罗门无垢妙光已,顾视大众告言:“汝等皆应往彼婆罗门家,为欲令彼获大利故。”

于时,世尊即从座起,才起座已,从佛身出种种光明,间错妙色照触十方,悉皆警觉一切如来;既警觉已,然后取道。时,婆罗门以恭敬心持妙香华,与诸眷属及天龙八部、释、梵、护世,先行治道奉引如来。

尔时,世尊前路不远,中止一园,名曰丰财。于彼园中有古朽塔,摧坏崩倒,荆棘所没,榛草充遍,覆诸礓砾,状若土堆。

尔时,世尊径往塔所。时,朽塔上放大光明赫然炽盛,于土聚中出善哉声,赞言:“善哉!善哉!释迦牟尼如来今日所行极善境界。”又言:“汝婆罗门,汝于今日获大善利。”

尔时,世尊礼彼朽塔右绕三匝,脱身上衣用覆其上,泫然垂泪,涕泗交流,泣已微笑。当尔之时,十方诸佛皆同观视,亦皆泣泪,俱放光明来照是塔。是时,大众集会皆同怪异,惊怖而住。

尔时,金刚手菩萨亦皆流泪,威焰炽盛,执杵旋转,往诣佛所,白言:“世尊,此何因缘现是光相?何故于如来眼流泪如是?此是佛之大瑞光相现前, 惟愿如来于此大众,解释我疑。”

时,薄伽梵告金刚手:“此大全身舍利聚如来塔,一切如来俱胝如胡麻心陀罗尼印法要,今在其中。金刚手,有此法要在是中故,塔即为如胡麻俱胝百千如来之身,亦是如胡麻百千俱胝如来全身舍利聚,乃至八万四千法蕴亦住其中,即是九十九百千俱胝如来顶相在其中。是塔一切如来之所授记 。若是塔所在之处,有大功勋,具大威德,能满一切吉庆。”

尔时,大众闻佛是说,远尘离垢及随烦恼,得法眼净。其中即有得须陀洹果者,得斯陀含果者,得阿那含果者,得阿罗汉果者,或有得辟支佛道者,或有入菩萨位者,或有得阿鞞跋致者,或有得菩提授记者,或有得初地、二地乃至十地者,或有满足六波罗蜜者。其婆罗门远尘离垢,得五神通。

尔时,金刚手菩萨见此奇特希有之事,白佛言:“世尊,甚奇特希有!但闻此事,尚获如是殊胜功德,何况于此法要种植善根,获大福聚!”

佛言:“谛听!金刚手,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书写此经典者,即为书写彼九十九百千俱胝如胡麻如来所说经典,即于彼九十九百千俱胝如胡麻如来种植善根,即为彼等如来护念摄受。若人读诵,即为读诵过去一切诸佛所说经典。若受持此经,即彼十方九十九百千俱胝如胡麻如来、应、正等觉,彼一切如来一一方所,遥加摄护,昼夜现身。若人供养此经,以华香、涂香、华鬘、衣服、严具而供养者,即于彼十方九十九百千俱胝如来之前,成天妙华、妙香、衣服、严具,七宝所成 ,积如须弥而为供养,种植善根亦复如是。”

尔时,天龙八部、人非人等,见闻是已各怀希奇,互相谓言:“奇哉威德!是朽土聚,以如来神力所加持故,有是神变。”

时,金刚手白佛言:“世尊,何因缘故,是七宝塔现为土聚?”

佛告金刚手:“此非土聚,乃是七宝所成大宝塔耳!复次,金刚手,由诸众生业果故隐,非如来全身而可毁坏。岂有如来金刚藏身而可坏也?但以众生业果因缘示现隐耳!复次,金刚手,后世末法逼迫 ,尔时多有众生习行非法,应堕地狱,不求佛法僧,不种植善根,为是因缘,好法当隐;唯除此塔,以一切如来神力所持故。以是事故,我今流泪,彼诸如来亦以是事悉皆流泪。”

尔时,金刚手菩萨白佛言:“世尊,若有人书写此经安置塔中,获几所福?”

佛告金刚手:“若人书写此经置塔中者,是塔即为一切如来金刚藏窣堵波,亦为一切如来陀罗尼心秘密加持窣堵波,即为九十九百千俱胝如胡麻如来窣堵波,亦为一切如来佛顶佛眼窣堵波,即为一切如来神力所护。若于佛形像中安置,及于一切窣堵波中安置此经者,其像即为七宝所成,其窣堵波亦为七宝伞盖、珠网、露槃交结,德字铃铎纯为七宝。一切如来于此法要加其威力,以诚实言本誓加持。若有有情能于此塔种植善根,必定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转。乃至应堕阿鼻地狱,若于此塔一礼拜、一围绕,必得解脱,皆得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塔及形像所在之处,一切如来神力所护,其处不为恶风、雷、雹、霹雳所害,又复不为毒蛇、毒虫、毒兽所伤,不为恶星、怪鸟、鹦鹉、 鸜鹆、虫鼠、鼠狼、 蛾蜂虿之所伤害,亦无夜叉、罗刹、部多、毗舍遮、癫痫之怖,亦不为一切寒热诸病、疬瘘痈毒、疮癣、疥癞所染。若人暂见是塔一切皆除,其处亦无人马牛疫、童子童女疫,亦不为非命所夭,亦不为刀杖水火所伤,亦不为他敌所侵、饥馑所逼,厌魅咒诅不能得便。四大天王与诸眷属昼夜卫护,二十八部大药叉将及日月幢云彗星昼夜护持,一切龙王加其精气顺时降雨,一切诸天与忉利天三时 来下亦为供养礼拜塔故,一切诸仙三时来集赞咏旋绕,释提桓因与诸天女昼夜三时来下供养。其处即为一切如来护念加持。若人作塔或土石木金银赤铜,书此法要安置其中 ,才安置已,其塔即为七宝所成,上下阶陛、露槃、伞盖、铃铎、网缀纯为七宝,其塔四方如来形像亦复如是,则一切如来神力所持。其七宝塔大全身舍利藏,高至阿迦尼吒天宫,一切诸天守卫供养。”

金刚手白佛言:“世尊,何因缘故,此法如是殊胜功德?”

佛告金刚手:“以此宝箧陀罗尼威神力故。”

金刚手言:“惟愿如来哀愍我等,说是陀罗尼。”

佛言:“谛听!金刚手,此是一切如来未来、现在及已般涅槃者全身舍利,皆在宝箧陀罗尼中,是诸如来所有三身亦在是中。”

尔时,世尊即说陀罗尼曰:

“娜莫悉怛哩也(四合)地尾(二合)迦南(一) 萨婆怛佗(引)蘖多南(二) 唵(三) 部尾婆嚩娜嚩[口+梨](四) 嚩者[口+梨](五) 者者[齒+來](知皆切)(六) 祖鲁祖鲁驮啰驮啰(七) 萨嚩怛佗蘖多(八) 驮(引)都驮[口+梨]钵蹋[牟+含](二合)婆嚩底(九) 惹也嚩犁(十) 亩祖犁萨么(二合)啰(十一) 怛佗蘖多达摩斫迦啰(二合)(十二) 钵啰(二合)靺[口+栗]哆(二合)娜嚩日哩(二合)(犁音)[日/月]地满拏(十三) 楞迦(引)啰(引)(十四) 楞讫哩(二合)谛(十五) 萨嚩怛佗(引)檗多(引)地瑟耻(二合下同)谛(十六) [日/月]驮野[日/月]驮野(十七) [日/月]地[日/月]地(十八) 没[亭+夜]没[亭+夜](十九) 参[日/月]驮你参[日/月]驮野(二十) 者攞者攞(二十一) 者懒睹(二十二) 萨嚩嚩啰拏 你(二十三) 萨嚩播(引)波尾蘖谛(二十四) 户噜户噜(二十五) 萨嚩戍迦弭蘖帝(二十六) 萨嚩怛佗蘖多(二十七) 纥哩(二合下同)那野嚩日哩(二合)抳(二十八) 参婆啰参婆啰(二十九) 萨嚩怛佗蘖多(三十) 麌呬野(二合)驮啰抳亩涅犁(二合下同)(三十一) 没悌苏没悌(三十二) 萨嚩怛佗蘖多(引)地瑟耻多(三十三) 驮睹蘖陛娑嚩(二合)诃(三十四) 参摩耶(引)地瑟耻(二合)帝娑嚩(二合)诃(三十五) 萨嚩怛佗蘖多纥哩(二合)那野驮睹亩捺[口+梨](二合)娑嚩(二合)呵(三十六) 苏钵啰(二合)底瑟耻(二合)多萨睹(二合)闭怛佗蘖多(引)地瑟耻(二合)帝户噜户噜吽吽萨嚩(二合)诃(三十七) 唵萨嚩怛佗蘖多(三十八) 坞瑟抳(三合)沙驮都亩捺啰(二合)尼萨嚩怛佗蘖单娑(引)驮都尾部使多(引)地瑟耻(二合)帝(三十九) 吽吽娑嚩(二合引)诃(引)(四十)。”

尔时,世尊说是陀罗尼时,从朽塔处有七宝窣堵波自然涌出,高广严饰,庄严微妙,放大光明。

时,彼十方九十九百千俱胝那庾多如来,皆来称赞释迦牟尼佛,各作是言:“善哉!善哉!释迦如来能说如是广大法要,安置如是法藏,于阎浮提令诸众生利乐安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安此法要,安置此陀罗尼于塔像中者,我等十方诸佛随其方处恒常随逐,于一切时以神通力及誓愿力加持护念。”

尔时,世尊说此大全身舍利宝箧印陀罗尼,广作佛事已,然后往彼婆罗门家受诸供养,令无数天人获大福利已,却还所住。

尔时,大众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天、龙、夜叉、揵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皆大欢喜,信受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