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扬诸佛功德经》

护眼色:绿 译者:元魏·西域三藏吉迦夜共昙曜·译 字体:粗体 繁体版  

称扬诸佛功德经卷上

闻如是:一时,佛在罗阅祇灵鹫山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

尔时,耆年舍利弗便从座起,偏袒右肩,更整法服,在佛右面,右膝著地,长跪叉手,前白佛言:“唯天中天,今日现在诸佛世尊进止康常,今说法者其数几何?”

时舍利弗发是问已,尔时世尊告舍利弗:“所问甚快!多所饶益,普利一切。谛听!谛听!善著心中,吾当为汝具分别说。”

于是舍利弗,闻佛许可,欢喜踊跃,叉手白言:“诺当善听,愿乐欲闻!”

佛告舍利弗:“东方去此十万亿诸佛刹土,有世界名曰天神。其国有佛,名曰宝海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若族姓子、族姓女,其有得闻宝海如来名号者,执持讽诵欢喜信乐,其人当得七觉意宝,皆当得立不退转地,疾成无上正真之道,却六十劫生死之罪。

“复次,舍利弗,东方有世界名曰宝集。其国有佛,号曰宝英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宝英如来名号者,执持讽诵欢喜信乐,五体投地而为作礼。若使三千大千佛刹满中七宝,持用布施满百岁中,所得功德宁多不乎?”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有人得闻宝英如来名号,持讽诵者作礼之德,十万亿倍过出布施功德者上!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宝集世界,度八百佛刹,有世界名曰宝最。其国有佛,号曰宝成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宝成如来名号者,执持讽诵以清净心欢喜信乐,却五百劫生死之罪。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宝最世界度千佛刹,有世界名曰光明。其国有佛,号宝光明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宝光明如来名号,执持讽诵欢喜信乐,于三塗中悉得解脱。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光明世界,度千五百佛刹,有世界名曰幢幡。其国有佛,号曰宝幢幡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宝幢幡如来名号者,持讽诵念欢喜信乐,其人则为成法珍宝。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幢幡世界,度二千佛刹,有世界名曰一切众德光明。其国有佛,号宝光明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宝光明如来名者,持讽诵读欢喜信乐,五体投地而为作礼,却二十万劫生死之罪。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众德世界度千佛刹,有世界名曰妙乐。其国有佛,号曰阿閦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阿閦如来名号者,捉持讽诵叹说其德,复劝他人令学讽诵。”

尔时,波旬将四种兵,来诣佛所而作是语:“宁使捉持余千佛名,亦劝他人令使学之,不使捉持阿閦佛名。其有捉持阿閦如来名号者,我终不能毁坏其人无上道心。我亦当能毁坏斯等无上道心。”

佛告魔言:“汝能毁坏谁之道心?”

魔言:“其求大乘捉持阿閦如来名者,我心则生愁忧热恼。如我今日复得热恼,用闻阿閦如来名故。”魔言:“亦复有众生其数甚多捉持余佛名号者,我或当能毁坏其人正觉道心。”

佛告魔言:“汝莫愁忧怀于恼结,汝终不能毁坏此等无上道心!”

魔波旬言:“有何因缘?”

佛告魔言:“汝为隐蔽归命诸佛功德之行。所以者何?阿閦如来自当观视拥护其人。”

时舍利弗即白佛言:“波旬今日于如来前,云何欲作师子之吼,欲破众生正觉道心?其有众生捉持阿閦如来名者,及余一切诸佛名号,魔审当能毁坏其人正觉心乎?”

佛告舍利弗:“我今观睹诸众生,其有捉持诸佛名者,若有呵骂诽谤之者,斯人则为造大恶行致无量罪,入阿鼻狱具受众苦!”

舍利弗言:“有诽谤经者其数几许?”

佛言:“十方诸佛为诸众生广说法时,皆先赞叹阿閦如来名号功德,众生听闻其功德者终无厌足。若有众生得见如来闻其功德,未曾有能谤此经者。诸佛如来不于五浊弊恶之时兴出于世,如我今者于此忍界下劣微贱诸众生中而作佛也!阿閦佛国严净最好,终不尔也。当知,舍利弗,斯尊法 轮随次分布丘聚国邑。若族姓子、若族姓女一心信行,当广宣传此诸经法。当知,舍利弗,闻此经者,诽谤轻毁所受之报。汝今谛听!”

舍利弗言:“诺当善听!”

佛言:“揵陀梨国谤此经者满百千人,造斯恶行当堕阿鼻大泥犁中。次复北方国名罽宾,其国经法兴盛久住,而此国中五百千人谤此经法,此众生辈死堕阿鼻大泥犁中。舍利弗,于众聚中当有共谤此经者,有八万人堕阿鼻大泥犁中。东方少有信斯经者,多造阿鼻泥犁行,有百千人死入阿鼻大泥犁中。南方二百千人,当谤此经死入阿鼻大泥犁中。西方有百万人,当谤斯经死堕阿鼻大泥犁中。当知,舍利弗,缘觉智慧不能度量如来之智,况诸声闻及诸众生未成道果,为生死水所漂流者?欲度如来智慧功德,未之有也!夫黠慧者当自思惟:‘诸佛功德不可限量,诸佛智慧不可思议,诸佛已成一切种智三达无礙,而我痴冥无有是智。诸佛已成一切智者,自当知之我所不了。若我不了,不当谤毁四句一偈,何况谤毁斯大尊经,造斯大罪众恶行聚,无央数劫,当在阿鼻大泥犁中于彼止宿!’是故,舍利弗,若族姓子、族姓女当作是意:‘我今乃闻此大尊经而不诽谤,乃却阿鼻一劫之罪。我等今当自庆欢喜兴大踊跃,缘此之故,无央数劫常当与此大法共俱!’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妙乐世界度万佛刹,有世界名曰无量。其国有佛,号大光明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大光明如来名者,执持讽诵欢喜信乐,其人所生未曾不值诸佛世尊,住不退转必得成就最上正觉。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无量世界,度六万佛刹,有世界名曰众华。其国有佛,号无量音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无量音如来名者,净心信乐三反称言:‘我今一心礼无量音如来。’其人当得无量音声,及得如来净光之音。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众华世界,度万四千佛刹,有世界名无尘垢。其国有佛,号无量音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无量音如来名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却十二劫生死之罪。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无尘垢世界,度二万佛刹,有世界名莫能胜。其国有佛,号大名称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大名称如来名者,净心信乐讽诵不忘,长跪叉手而作是言:‘我今礼大名称如来!’作七宝阜如须弥山,持用布施满百岁中,所得功德宁为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有人持大名称如来名号作礼之者,得其功德巨亿万倍过出布施功德者上,不得为比!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莫能胜世界,度三千佛刹,有世界名光明。其国有佛,号宝光明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宝光明如来名者,尽心信乐持讽诵者,当却十劫生死之罪,住不退转必成无上正真之道。其有诽谤其不信者,当在阿鼻大泥犁中寿命一劫。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光明世界,度万五千佛刹,有世界名曰多光。其国有佛,号得大安隐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大安隐如来名者,欢喜信乐讽诵不忘,当作是念:‘持此功德普使一切无量众生而得安隐。’其人则受无量功德,便能安隐一切众生。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多光世界,度七千佛刹,有世界名摩尼光。其国有佛,号大光明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大光明如来名号者,欢喜信乐持讽诵读,其人当得如来十力。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珠光世界,度八千佛刹,有世界名曰正直。其国有佛,号正音声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正音声如来名号者,净心信乐持讽诵读,其人当得如来四谛平等之法。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正直世界,度二万佛刹,有世界名光明尊。其国有佛,号无限净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无限净如来名者,欢喜信乐持讽诵者,大千世界满中七宝持用布施,所得功德宁多不乎?”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捉持无限净如来名者,所得功德百千万倍过出布施功德者上,无以为比!少功德人不得闻此如来名号,于千佛所造立德本,尔乃得闻此尊佛名,却生死罪四十八劫。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光明尊世界,度九千佛刹,有世界名曰音响。其国有佛,号月音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月音如来名号者,尽心信乐持讽诵念,其人所得清净功德,成具毕满如月盛明,立不退转,当成无上正真之道。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音响世界,度万二千佛刹,有世界名曰安隐。其国有佛,号无限名称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无限名称如来名者,一心信乐而讽诵者,长跪叉手,自作是言:‘今我礼无限名称如来、至真、等正觉!’计于其人所得功德,若积七宝如须弥山,持用布施满百岁中,所得功德宁为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得闻无限名称如来名者,持其名号欢喜作礼,其福甚多!比于布施过出百倍,无以为比!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安隐世界,度千五百佛刹,有世界名曰为日。其国有佛,号日月光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日月光如来名号者,欢喜敬心,两膝著地,长跪叉手,自作是言:‘我今礼日月光如来、至真、等正觉。’其人疾得成就无上正真之道。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日世界,度三十佛刹,有世界名曰清净。其国有佛,号无垢光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无垢光如来名者,若天、若人、龙及阅叉、若诸非人,欢喜信乐一心敬礼,斯等皆得立不退转,成无上最正觉道,终不畏堕三塗之中。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清净世界,度半大千佛刹,有世界名曰琉璃光。其国有佛,号曰净光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净光如来名号者,诵其名号欢喜作礼,若天、若龙、阅叉及与非人,此等寿终当生天上及与人中,未曾失于天人之路,常当得值法之盈利,贪心、瞋恚、愚痴之意疾得清净。若有谤毁而不信者,六万岁中在于虚卢泥犁受罪。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琉璃光世界,度三百佛刹,有世界名得大丰。其国有佛,号日光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斯佛名者,欢喜信乐念其如来,斯等之类譬若日轮,皆悉具满白净之法,降伏众魔及诸外道,却四十劫生死之罪。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大丰世界,度万佛刹,有世界名曰得立正觉侍从。其国有佛,号无量宝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无量宝如来名号,欢心信乐持讽诵者,斯辈皆当得七觉宝,能立众生于最宝中,众德之聚日日增长。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立正觉世界,度五千佛刹,有世界名莲华光。其国有佛,号莲华最尊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莲华最尊如来名号,欢喜信乐持讽诵者,犹若妙华在尊法室,功德智慧日日增长,譬如莲华从水涌出,却五十劫生死之罪。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莲华光世界,度十万亿佛刹,有世界名普度众难。其国有佛,号曰身尊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身尊如来名号者,尽心信乐持讽诵者,其人疾度生死之海,能除众生诸欲饥渴,当作快士,为于世间而作福田,能受三界一切供养。其有目见此如来者,欢喜信乐,当为世间作大法师,得金刚力立不退转,当成无上正真之道。其有女人闻此身尊如来名者,尽心净意欢喜信乐无谀谄者,厌污女身,从是以后更止不受女人之身,却六十劫生死之罪。如是,舍利弗,其有得闻身尊如来名号者,斯等为获无极之德。是故当求正觉之道,普救一切令离众苦。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度众难世界,度二十佛刹,有世界名曰坚固。其国有佛,号曰金光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金光如来名号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斯等皆当为佛光明之所护持。成佛之时于诸如来,光明广远而得自在,悉得如来一切众德。是故至心普当信乐诸佛尊号,悉得无碍辩才之慧,终不咨受下劣之法,诸愿之行当疾成满。其有闻此诸如来名,当自劝发起于尊意,发金刚志求无上道,此等皆当却十二劫生死之罪。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坚固世界,度十佛刹,有世界名曰无际。其国有佛,号梵自在王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梵自在王如来名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叉手作礼,其人必当得见其佛,作转轮王立不退转,当成无上正真之道。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无际世界,度二千佛刹,有世界名曰为月。其国有佛,号金光明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金光明如来名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此等后生常为众生广说经法。虽为分别一切如梦、如水中月、幻化之法用悟众生,从是以往终不复堕恶道之中,当与大德众聚共会而常欢喜,能使众生而得快乐。后作佛时,以大乘法兴显于世,无有二道。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月世界,度千佛刹,有世界名曰火光。其国有佛,号曰金海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金海如来名号者,尽心信乐持讽诵者,得不退转必成正觉。所以者何?其佛如来本行菩萨道时,作是誓愿:‘若使有人生我国者,及在他方诸佛国土闻我名号,斯等当住不退转地成最正觉,我当尽为满具如来无上之愿!’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火光世界,度十八佛刹,有世界名曰正觉。其国有佛,号龙自在王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龙自在王如来名者,尽心信乐持讽诵者,若使郡县村落之中雨雹霜时,以右膝著地,叉手作礼,而作是言:‘龙自在王如来本行菩萨道时,无数诸龙于厄难中悉度脱之,由此功德自致成佛,作是誓言:若我刹中及诸佛土,若我在世般泥洹后,若有诸龙雷电雹霜恐怖众生,以龙自在王如来威神功德智力,至诚誓愿口作是言,头面作礼疾得度脱。’当知,舍利弗,如是厄难疾得解脱,唯除宿罪不能得免!一切诸龙若在厄难闻此佛名,于众厄中疾得解脱。其有执持斯佛名者,复劝他人令使诵持增益功德,必当得往生此佛国,求最正觉,立不退转,疾成不久。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正觉世界,度十亿佛刹,有世界名曰喻月。其国有佛,号一切华香自在王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一切华香自在王如来名者,净心信乐持讽诵者,斯其人等所生之处,当得恒沙戒香具足,一切妙香香气遍熏,诸佛刹土众戒具满,常能奉持未曾缺犯。”

舍利弗言:“本何因缘乃能如是?”

佛言:“其佛本行菩萨道时作是誓愿:‘我若在世般泥洹后,若有众生持我名字一心信乐,皆悉当得如是戒香。’是故,舍利弗,常当兴立大敬信心于诸如来。如是诸佛拥护其人,使得功德不可计量。若有持此诸佛名者,从其所愿得之,皆悉当得诸佛智慧而令备满得不退转,长跪叉手,自作是言:‘我今礼此一切华香自在王如来。’常念不忘,却十四劫生死之罪。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喻月世界,度二千一亿佛刹,有世界名曰星王。其国有佛,号曰树王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树王如来名号者,欢喜信乐持讽诵者,斯辈皆当得诸法乐,坏诸魔兵裂破罗网。若闻此经轻慢诽谤用相调戏,满六万岁于僧迦泥犁受其罪报。若有言我不信此经,于七万岁常在饿鬼,不闻饮食水谷之名。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星王世界,度五十五佛刹有世界。其国有佛,号曰勇猛执持牢杖弃舍斗战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勇猛执持牢杖弃舍斗战如来名者,欢喜信乐持讽诵者,乃至梦中此等众生,譬如金刚伏众魔兵,以诸智慧消伏诸欲。其有得闻此佛名号一心信者,审谛自知:‘我等前世以为曾见此佛世尊,游于菩萨径路之时而不疑也!我等当发弘誓之愿,莫从大乘而得退转。’但当自庆欢喜踊躍进大法路,得闻如来种姓名号。诸佛普利益于一切,不舍一人而取灭度,诸佛大慈普愍众生雨于法雨。其有得持此如来名者,欢喜信乐所得功德,我当为汝取少譬喻。如恒边沙诸佛国土,满中七宝持用布施,所得功德宁多不乎?”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不可思议!”

佛言:“分大海水一渧为一分,布施功德犹若一渧,持佛名者所得功德,如大海水不可为喻。少功德人不能堪任听斯经典!若使有人久植德本,得闻斯法信而不疑。若使地狱、畜生、饿鬼及长寿天闻此经者尚得大福,况复有人已种德本,闻斯经法所得功德宁可喻乎!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佛土,度二十佛刹,有世界名曰丰饶。其国有佛,号内丰珠光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内丰珠光如来名者,一心信乐持讽诵念,斯等皆当获大功德,终不畏堕三塗之难,所发弘誓如意得满大乘之愿。若今现在般泥洹后,其有得闻内丰珠光如来名者信乐诵念,斯等皆当得大乘法乐而以自娱,及受天上人中快乐,常当得生清净佛土,于诸佛国具满众愿,从意所欲于三乘法而得灭度。于其中间从此佛所,获功德聚甚大弘广。恒沙劫中所作众罪,悉当弃舍不受,唯除逆罪起瞋恚意向诸快士。此等之类于久长世,地狱之中受斯罪毕,因得闻此佛名功德所致,其后如愿于三乘中而取灭度。当知,舍利弗,众恶之行慎莫造作!如我于此经中上章所说,不可起恚向于焦柱,何况怀恶向于众生,已立信心向成道者?况起瞋恚怀于诽谤,向诸如来无量慧等?如此之人于无数劫在地狱中,具受无量苦恼之罪,尔乃得出。我为斯等求于大乘信解者故,而说斯法。其有毁坏大乘法者,实当具受无量大苦。信乐之者,自果当立不退转地,必成正觉。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丰饶世界,度八十佛刹,有世界名最香熏。其国有佛,号无量香光明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无量香光明如来名者,持讽诵念一心信乐最后念之,斯等皆当得不退转地成最正觉,成正觉已诸毛孔中出众妙香,遍至十方犹若云起。非是下劣少智之士学浅法者而解斯经!吾亦道眼观睹斯等诸众生类,其有信乐斯经法者,过去世间无数劫中,于诸佛所集诸慧法造众德本,今乃得闻此尊妙法,最后末世闻斯典教信而奉持,未曾生意而怀诽谤,初未曾有不解法时,却四十劫生死之罪。其人功德如月欲满,为于世间而作快士,应当得受一切恭敬,而为众生作良福田。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香熏世界,度五十佛刹,有世界名龙珠观。其国有佛,号师子响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师子响如来名者,持讽诵读一心信乐念于戒行,斯等皆当立不退转,成最正觉作众德轮,入白净法于中旋转过出于世,却二十劫生死之罪。若族姓子、族姓女,若人非人,其诸厄难疾得解脱。现在于世有得闻斯佛名者,于诸世间犹若尊塔。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龙珠观世界,度三十佛刹,有世界名曰修行。其国有佛,号大强精进勇力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大强精进勇力如来名者,尽心信乐持讽诵念,右膝著地,叉手作礼,自作是言:‘我今礼大强精进勇力如来、至真、等正觉!’斯其人等游生死中多所饶益,得大战力退却众魔伏诸外道,却二十五劫生死之罪。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修行世界,度四十佛刹,有世界名曰坚住。其国有佛,号过出坚住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过出坚住如来名者,净心信乐持讽诵念,此等皆当坚住大乘,于诸尊法得坚固财,加得大福,昼夜日日增益功德。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坚住世界,度三十六佛刹,有世界名曰光明。其国有佛,号鼓音王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鼓音王如来名者,尽心信乐持讽诵念,长跪叉手,自作是言:‘我今礼鼓音王如来、至真、等正觉!’所得功德,三千大千一切世界满中珍宝持用布施,得其功德宁为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有人持此佛名,功德甚多,过出施上百千万倍!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光明世界,度百五十佛刹,有世界名众德室。其国有佛,号曰月英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月英如来名者,尽心信乐,若天、若人、龙及非人,闻此佛名持讽诵念,斯等皆当得入清净,犹若莲华不著尘水,于众恶中悉无所犯。若有女人得闻月英如来名者,净心信乐无有谀谄,从是以后更止不受女人之身。若有不信轻慢谤毁,当二十劫在于阿鼻大泥犁中具受众苦。若使有人尽心信乐怀大恭敬,却二十一劫生死之罪。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众德世界度十万亿佛刹,有世界名住栴檀地。其国有佛,号超出众华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

佛告舍利弗:“其佛本行菩萨道时,自作是言:‘我成正觉兴出世时,其刹土中无有八难。’用是誓愿自净佛国。若有得闻超出众华如来名者,尽心信乐持讽诵念,斯等大士于诸世间,多所利益如大药王。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栴檀世界,度二十亿佛刹,有世界名曰善住。其国有佛,号世灯明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世灯明如来名者,尽心信乐持讽诵念,斯等皆当脱三塗厄,唯除逆罪起瞋恚向诸快士。其有持此如来名者,为得此尊妙法之宝,却二十劫生死之罪。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善住世界,度八十亿佛刹,有世界名曰光明。其国有佛,号休多易宁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所以世界名光明者?其国佛土地平如掌,以众莲华布满世界,其土如来光明晃晃犹若大火,昼夜常照其佛国土,光明巍巍最尊第一,常于大众转尊法 轮。若使有人三千世界以金布地,复以妙衣庄饰其地,悉令弥满三千世界持用布施,得其功德宁为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有人闻休多易宁如来名者,尽心信乐持讽诵念,其人得福过出布施功德者上数百千倍!斯等众生自恣发愿如意得之,却六十劫生死之罪,后成无上正真道时,其佛国土严净快乐尊贵无比。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光明世界,复有刹土名围绕月。其国有佛,号曰宝轮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今现在说法。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围绕世界,有刹土名曰度觉。其国有佛,号常灭度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而今现在转不退转无上法 轮。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度觉世界,有刹土名须弥胁。其国有佛,号曰净觉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而今现在广说经法。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过须弥胁世界,有刹土名曰名称。其国有佛,号无量宝华光明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而今现在广说妙法。

“复次,舍利弗,东方过此名称世界有刹土,名曰妙软。其国有佛,号须弥步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而今现在于大众中广说经法。

“复次,舍利弗,东方过此妙软世界,有刹土名曰丰养。其国有佛,号宝莲华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现在大众广说经法。

“复次,舍利弗,东方过此丰养世界,有刹土名莲华踊出。其国有佛,号一切众宝普集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现在说法。

“复次,舍利弗,东方去此莲华踊出世界,有刹土名曰金光。其国有佛,号树王丰长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现在说法。

“复次,舍利弗,东方过此金光世界,有刹土名曰清净。其国有佛,号转不退转法 轮众宝普集丰盈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与诸菩萨无央数众前后围绕,转不退转无上法 轮。

“复次,舍利弗,东方过此清净世界,有世界名曰净住。其国有佛,号围绕特尊得净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斯诸如来、至真、等正觉现在东方。其有宣扬诸如来名,广分别说令人受持。复有余者不可计数,今悉现在说无上法。其有得闻斯诸佛名尽心信乐,以膝著地,长跪叉手,普为东方诸佛作礼,持诸佛名三作是言:‘我今普礼东方一切诸佛世尊!’其人得福不可限量。

称扬诸佛功德经卷中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度十万亿佛刹,有世界名曰真珠。其国有佛,号日月灯明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日月灯明如来名者,持讽诵念欢喜踊跃,至心信乐而无有疑:‘如来言教实为快善!’无数千人净心敬信,悲喜情踊为之雨泪。此众生辈自当忆知,吾等往昔为曾值见此诸佛已。若有女人其有得闻日月灯明如来名者,欢喜信乐,从是已后所生之处,止更不受女人之身。十方世界其有得闻斯佛名者,皆当得立不退转地必成正觉,于诸欲中意常清净,不为欲垢之所缠缚。此佛刹人及与他方诸众生类,闻此如来名号者,计其功德不可限量,不以言辞所可称说能尽其德,魔王官属终不堪任毁坏其人无上道心!”

佛语舍利弗:“魔王常欲索此经便,欲断绝之。所以者何?为诸欲聚之所缠缚。虽尔,舍利弗,斯之伴党最为后世时,会当信乐斯尊经法而不谤毁其信乐者。斯之正士如优昙华,在于世间宜受一切三界供养。”

舍利弗言:“唯天中天,最后末世凶愚暴恶,几所众生有能信持日月灯明如来名者,及诸世尊如来名号欢喜信者?”

佛言:“我今现在谛观察之,比丘僧中终不见有。被白衣者,最后末世亦复如是。信乐斯经讽诵之者,亦复少有,百万之中若一若两!”

舍利弗言:“设有听受信斯经者,所得功德为几许?”

佛言:“诸如来于无数劫游于五道,拔济众生三塗之厄,满具一切弘誓之愿兴出于世,广为众生敷陈妙法,实为难值。用说正法故多所利益,一切众生其有闻者欢喜信乐,斯等皆当疾能解了:‘我之智慧却生死罪百劫在后。’其闻此法不信乐者,斯之等辈,我悉见之。”

舍利弗言:“唯天中天,有几所人谤毁斯经?所得罪报受几时苦?”

佛言:“斯众生辈六十亿岁,于地狱中具受众罪,为以谤毁诸如来等正觉法故。舍利弗,斯法兴盛几时之间,在所之处愚痴之人,于中造立地狱之行,用谤诸佛如来之故。是故,舍利弗,夫黠慧者,若族姓子、族姓女,最后末世闻此妙法信不诽谤,宜当自庆欢喜踊跃,作是思惟:‘我等不谤如来之法,身之所受恶行苦报,吾已得脱。’”

佛告舍利弗:“最后世时,大千世界满中七宝持用布施犹尚易得,闻有赞叹斯众功德,实难得值!值此法者,皆为如来之所护持。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真珠世界,度万佛刹,有世界名戒光。其国有佛,号曰须弥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须弥如来名号者,持讽诵念欢喜信乐,长跪叉手当为作礼,当得无比功德之报。魔王不能毁坏其人无上道心,犹须弥山坚住不动,功德甚多日日增益不可限量。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裁光世界,度万四千佛刹,有世界名曰音响。其国有佛,号大须弥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大须弥如来名,尽心信乐持讽诵念,若至梦中,斯等之人终不更起恚乱之意向诸快士,得不退转当成正觉。斯诸正士当解妙慧,了一切法犹若如梦,却八十劫生死之罪。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音响世界,度五千佛刹,有世界名紫磨金。其国有佛,号阿提弥留(晋音超出须弥)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阿提弥留如来名者,尽心信乐持讽诵念所得功德。设使有人持阎浮檀金,布于三千大千世界,悉令弥满持用布施,其人得福宁为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有人持讽诵念阿提弥留如来名者,净心信乐所得功德,过出施上百倍有余,无以为比!若有常念此如来名,却生死罪十劫在后。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紫磨金界,度二万佛刹,有世界名色像光。其国有佛,号喻如须弥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喻如须弥如来名者,净心信乐持讽诵念,以膝著地,长跪叉手而为作礼,如斯人等当得智慧犹若大海,悉能奉持诸佛之法,疾得成就正觉之道。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色像光世界,度万八千佛刹,有世界名过珠光。其国有佛,号曰香像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香像如来名号者,弹指之顷恭敬净意,念斯如来所得功德。假令有人持阎浮檀金,布三千大千世界,悉令弥满持用布施,其人得福宁为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有人口中讽诵香像如来名号者,如弹指顷功德殊特,过出施上百倍有余!所以者何?一反唱声称斯佛名获大盈利,何况目睹如来色像作礼恭敬,及泥曰后入于庙寺,瞻觐形像礼拜虔恭,所得功德宁可称乎?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珠光世界,度无数千佛刹,有世界名曰得勇力。其国有佛,号三曼陀揵提(此言围绕香熏)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舍利弗,其佛如来本求大乘,为菩萨时作是誓愿:‘我设先世供养诸佛,及复供养弥嘉揵尼如来正觉,烧名好香丸如芥子,自誓愿言:愿我今日持此功德,成作佛时,身诸毛孔悉出妙香,熏遍十方恒沙世界犹若云起,皆令弥满他方佛国无量世界。一切众生得具戒香闻我名者,斯等一切成作佛时,我诸毛孔亦出斯香遍无量国。’三曼陀揵提如来,亦自满具一切诸愿。若使有人赞叹广说如来名德,若族姓子、族姓女,七日之中饥不获食,故当往听叹说如来功德之法。所以者何?闻斯佛名所得功德不可限量。”

舍利弗言:“如是,世尊,其有得闻三曼陀揵提如来名,所得功德不可称量甚多乃尔。最后世时,若族姓子、族姓女,闻斯功德欢喜踊跃,及复得闻诸佛名号功德法者,魔王不能毁坏其人无上道心。所以者何?诸佛世尊皆共拥护此等众生,是故魔王不能得坏其人道心。”

佛言:“设我赞叹斯佛功德,众生闻者或能惑乱。所以尔者?此等之类福德浅薄,无黠所致不能信持。若有信者,舍利弗,皆当欢喜踊跃自庆,此等必当成最正觉。而于此中所得功德,我当为汝引少譬喻。诸佛大慈皆欲使人入其法中,十方世界满中七宝持用布施,所得功德宁为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天中天。”

佛言:“不如有人得闻三曼陀揵提如来名者,得福甚多,过出施上百倍有余!加复作礼五体投地,得其福德不可思议,却生死罪百劫在后。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得勇力界,度十亿佛刹,有世界名曰云厚无垢光。其国有佛,号曰净光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净光如来名号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弹指之顷发大慈心,其人至心慕乐斯佛已,自作是言:‘今我得闻斯佛名号,弹指之顷发大慈心。持此功德,愿使十方一切众生得解如来微妙之慧。’当知,舍利弗,斯等众生发弘誓愿,于中所得功德之福,如恒边沙诸佛国土,满中七宝持用布施,其所得福宁为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世尊,不可称量。”

佛言:“不如有人诵持净光如来名者,欢喜踊跃,弹指之顷发大慈心,兴弘誓愿所得功德,比于布施过上百倍。诸正士等欲布施时当作法施,斯之功德疾得成就正觉之道,却八十劫生死之罪。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云厚无垢光界,度万佛刹,有世界名曰法界。其国有佛,号曰法最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法最如来名号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长跪叉手,头面作礼,斯等皆当而能护持诸佛之法,于佛法中所得大利,目见如是。以是之故,皆当信乐持斯佛名,加广宣传阐扬佛德发尊觉意,不当起心作轻慢行。向于如来敬信之者,悉能灭除三塗之苦,皆由斯德。诸佛世尊无数劫中,聚众德本具如来行,实为谦苦久远难量,乃得成就如来法身畅达正觉。一切之智实为甚难,以是之故不当生慢,皆当兴立敬信之心向于如来。一切世界设满中水,水上有板而板有孔,有一盲龟,于百岁中乃一举头欲值于孔,斯亦甚难!求索人身甚难!甚难于此,欲得除去八难之患!若有得闻斯经法者,众难恶道皆悉永绝。以是之故,当发大愿求解最尊无比之法。若一发意于如来者喜心信乐,斯等疾近正觉之道,却二十劫生死之罪。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法界,度五万五千佛刹,有世界名曰星自在王。其国有佛,号香自在王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香自在王如来名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长跪叉手,自作是言:‘我今礼香自在王如来、至真、等正觉!当发大慈持功德聚,使诸如来及诸弟子,长受天乐亦受法乐,一切众生皆亦如是。’若使有人不慕泥洹,斯等皆当住不退转疾成正觉。三千世界满中七宝,持用布施满千岁中,所得功德宁为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世尊。”

佛言:“不如有人持斯佛名发大慈心,得福甚多,比于施德过上百倍,却三十劫生死之罪。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星自在王世界,度万佛刹,有世界名曰正真。其国有佛,号大集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大集如来名号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如此人等与诸佛法常共合偶,亦不起意乐入泥洹。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正真世界,度八千佛刹,有世界名曰广博。其国有佛,号香光明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香光明如来名号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斯等皆当得不退转成最正觉。所以者何?香光明如来本游菩萨径路之时,作是誓愿:‘我作佛时,一切众生闻我名者,得不退转疾成正觉,在于三塗恐怖之中疾得解脱。’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广博世界,度二万佛刹,有世界名曰广远。其国有佛,号曰火光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火光如来名号者,欢喜信乐持讽诵者,斯等皆得无限之福。其有谤毁而不信者,获无量罪。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广远世界,度万五千佛刹,有世界名曰无崖际。其国有佛,号无量光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无量光如来名者,尽心净意欢喜信乐,斯等众生,为此如来光明威神之所护持,却生死罪十劫在后。其有谤毁而不信者,当二十劫在波多畔泥犁中。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无崖际界,度二万佛刹,有世界名曰坚固。其国有佛,号曰开光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开光如来名号者,欢喜信乐持讽诵者,魔王众兵不能毁坏其人道心。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坚固世界,度二千五百佛刹,有世界名曰码碯。其国有佛,号月灯光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斯佛名者,持讽诵念,斯等皆当为世作导,应当得受世之供养。斯其人等为持天上之牢杖也!当知,舍利弗,此诸佛名在于郡县丘聚村落诸国邑,则神塔也。所以者何?舍利弗,最后末世,斯诸快士正觉之名,甚难得值。其有闻者,皆当欢喜一心信乐。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码碯世界,度八千佛刹,有世界名曰妙香。其国有佛,号曰月光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月光如来名号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若于梦中若闻若说展转相语,此辈皆当欢喜踊跃,当得无量功德之报,道心坚固如须弥山不可倾动,一切魔王不能毁坏。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妙香世界,度万佛刹,有世界名曰为日。其国有佛,号曰月光明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佛国土无有四路。何等为四?无有地狱、饿鬼、畜生、贫穷下贱。其佛世尊本求道时,作是誓愿:‘设我成佛若泥洹后,其有众生闻我名者,皆当得住不退转地,疾成无上正真之道。亦使此等成立国土,无上道田所愿具足,亦当如我众愿悉满。’舍利弗,若有得闻月光明如来名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此等众生亦当具满无上道愿如此世尊。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日世界,度万八千佛刹,有世界名曰金珠光明。其国有佛,号曰火光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火光如来名号者,信乐欢喜持诵念,斯等已持智慧之炬,越度一切生死之海。当各精进一心信行,昼夜常念莫得疑懈,当广宣化设于法施,一切魔王不能毁坏其人道心,况于外道能毁呰耶?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金珠光明世界,度万六千佛刹,有世界名曰众色像逆镜。其国有佛,号曰集音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众生生彼佛刹,甫当生者,现已生者,此等正士过逾一切人天像貌,众相严容端正姝妙,光明巍巍,非天世人所受之体。其有得闻集音如来名号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后生之处常得端政颜容妙好,心常欢喜信乐诸佛。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众色像界,度万三千佛刹,有世界名曰众聚。其国有佛,号最威仪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最威仪如来名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其人为得世间最尊天龙鬼神之所敬仰,却二十劫生死之罪。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众聚世界,度十万佛刹,有世界名曰胜战超度无极。其国有佛,号光明尊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光明尊如来名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若天、若人、阅叉、鬼神斯众生,因此功德,会得成就正觉之道,却三十劫生死之罪。若有轻谤而不信者,满八万岁在于大泥犁具受众苦。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胜战超度无极世界,度五千佛刹,有世界名一切音响。其国有佛,号莲华军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莲华军如来名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若使有人大千刹土,满中珍宝持用布施,其人得福宁为多不?”

舍利弗言:“甚多!甚多!世尊,不可称量。”

佛言:“不如有人持讽诵念莲华军如来名者,所得功德过于布施功德者上,常与诸佛世尊共会。卿舍利弗,汝曹不能都尽堪任听此功德!斯佛世尊从久已来,于诸禅中具诸德本,其有信持此佛名者,其人皆当超过三界,犹若莲华从水踊出。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音响世界,度二万佛刹,有世界名曰月光。其国有佛,号莲华响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舍利弗,此如来尊,何故名曰号莲华响?初升道场坐莲华上成最正觉,无数诸天在虚空中,异口同音共唱声言:‘莲华响佛今出于世!’其音遍闻大千刹土,以是之故号莲华响。其有得闻斯佛名者,欢喜信乐,长跪叉手,自作是言:‘我今礼莲华响如来、至真、等正觉。’斯等终不堕于恶道,游诸恐难疾得解脱,唯除五逆恶罪行者。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月光世界,度三万佛刹,有世界名天自在。其国有佛,号曰多宝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舍利弗,其佛世尊何故名曰为多宝乎?本游菩萨径路之时,有不可计声闻之众,悉来从其启受经法,异口同音共作是言:‘斯之正士乃能有此深妙法宝。’因号名曰为多宝也。若族姓子、族姓女,其有得闻斯佛名者,欢喜信乐,长跪叉手,三反称言:‘我今礼多宝如来、至真、等正觉!’其人所生在诸佛刹,心常解了一切诸法。所以者何?斯佛世尊为菩萨时发是誓愿,如此人者自成法宝,以宝为徒从。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天自在界,度二万佛刹,有世界名曰莲华。其国有佛,号师子吼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师子吼如来名者,欢喜信乐长跪叉手,三举声言:‘我今礼此师子吼如来、至真、等正觉!’斯其人等所生之处,皆当悉能作师子吼,声扬法音遍于三千,化度无量众生之类,却五十劫生死之罪。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莲华世界,度万佛刹,有世界名曰明星。其国有佛,号师子音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师子音如来名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斯其人等后生之处,得无量音,及得如来净光之音。所以者何?若散华香于虚空中,称南无佛得福无量,况睹灵庙如来形像,至心礼敬散华香者!斯等在世犹若好华,莫不鲜泽。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明星世界,度万五千佛刹,有世界名曰无忧。其国有佛,号精进军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精进军如来名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一心奉信无忧刹土,以清净心尽诚敬信于此如来,斯等皆当成等正觉,能为众生广转法 轮。所以者何?其如来尊本求道时兴此誓愿:‘吾成正觉,一切众生闻我名者,其人皆当生我刹土,悉当具满如来之慧。’舍利弗,若有谤毁轻慢不信,更相调戏持用作笑,此辈亿岁在地狱中具受罪报。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无忧世界,度万佛刹,有世界名金刚聚。其国有佛,号金刚踊跃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金刚踊跃如来名者,一心信乐持讽诵念,若于梦中闻斯佛名,其人皆能破坏三毒消散诸欲,得不退转于诸佛法。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金刚聚世界,度千亿佛刹,有世界名曰恐明珠。其国有佛,号度一切禅绝众疑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度一切禅绝众疑如来名者,欢喜信乐至心讽诵念其如来,若复有人说斯佛名,其有听者当以质直无谀谄意,宣传之者真正说之,斯等皆能坏众魔兵及诸外道倒见之徒,悉能决散一切疑结,必得成就正觉之道。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恐明珠世界,度千八百佛刹,有世界名曰华香。其国有佛,号宝大侍从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舍利弗,若有得闻宝大侍从如来名者,欢喜踊跃,一心信乐持讽诵念,斯其人等能为世间作大珍宝,当转无上正法之轮。如是,舍利弗,闻斯佛名信乐之者,得大利益功德乃尔。其有畏恶生死之难,倾其心意著在声闻、缘觉之道,此等徒类小誓浅智,志存下劣,不能堪任尊妙之道,放舍如来广大之慧,斯之等辈不能信解此深妙义。其有众生求广妙慧,倾于众德著最特妙乘,于此法中,但当求索无尽之藏,除去悭心褊狭局意,发无盖哀,但欲充满众生之愿,作是施与,于如来田得无尽报,会当解了正觉之慧,能以财宝施与众生,令使一切各得快乐,愿此众德著于无上正真道中。舍利弗,其有得闻斯佛名者,及诸如来功德名号,加广宣传称扬说时,若有不信谤毁之者,四十亿岁在加罗秀领泥犁之中具受众苦。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华香世界,度六千佛刹,有世界名曰喜起。其国有佛,号曰无忧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无忧如来名号者,发欢喜心信乐讽诵,斯诸人等于众欲中无所污染,不为诸欲之所拘碍,心如莲华不著尘水,得不退转,悉能安隐一切众生,后成正觉。若有众生闻其名号,至心讽诵欢喜信乐,若存在世、若泥曰后,斯等亦得最特妙乘,为世导师,皆当逮得无量功德所生之处,其人未曾不值佛时。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喜起世界,度二万佛刹,有世界名曰哀色。其国有佛,号地力持踊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地力持踊如来名者,净心欢喜持讽诵念,五体投地而为作礼,念其如来一日一夜。斯人当得立不退转难动如地,一切众魔不能毁坏其人道心,得无量慧犹若大海,断生死路却二十劫生死之罪。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哀色世界,度十四佛刹,有世界名曰为天。其国有佛,号最踊跃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最踊跃如来名者,欢喜踊跃持讽诵念,长跪叉手而为作礼,当作是言:‘我今礼最踊跃如来、至真、等正觉!’此等众生当为最特殊妙大乘之所捉持,亦能饶益一切众生,三塗八难悉为永除。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天世界,度八千佛刹,有世界名栴檀光。其国有佛,号曰自在王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自在王如来名者,益加信乐,若更相劝持此佛名,斯皆当得无量之福。舍利弗,若有说此如来名时,若天、若人、龙及阅叉、一切非人,其有闻此如来名者,此等皆当得不退转于正真道。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栴檀光世界,度二十亿佛刹,有世界名一切伎乐震动。其国有佛,号无量音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无量音如来名者,欢喜信乐如来功德,当发此愿:‘以此功德使我解了如来智慧。’斯皆当住不退转地,必成无上正真之道。所以者何?此如来尊为菩萨时兴大弘誓,立此愿故。若有不信诽谤之者,于地狱中长受众苦,罪毕得出所生之处,常不遇值诸佛之世。舍利弗,其佛世界何故名曰伎乐震动?无量音佛本从兜术降神之时,始发一切伎乐之音声,普震动扬其乐音声,天上世间乃至非人一切伎乐所不能及。其佛住寿在世之时,说法教化至于泥曰,其佛国土伎乐之音声续美畅,震于十方二十佛刹,以是之故号无量音。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一切伎乐震动世界,度三百亿佛刹,有世界名集光明。其国有佛,号曰锭光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舍利弗,其如来尊停住光明照他佛国,十万亿刹常以大明,以是之故名曰锭光。其有得闻斯佛名者,一心信乐欢喜踊跃无谀谄意,斯等当为如来光明之所护持。

“复次,舍利弗,南方去此集光明世界,度八万佛刹,有世界名一切香。其国有佛,号宝光明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宝光明如来名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斯等皆当为于世间作大珍宝,住不退转于正真道,所生之处常值佛世,初不曾生无佛之处,游于菩萨径路之时,却五十劫生死之罪。

“是故,舍利弗,不当起于瞋恚忿乱向诸菩萨及诸弟子,惟当兴立大慈之心而奉敬之,当求如来广妙之慧,发弘誓愿趣至大乘。舍利弗,如是其人疾近无上正真之道,广演如来深妙之法。若使有人未入泥洹,不在菩萨之境界者,不信佛法,亦不信有行菩萨道,言佛道难得,如是之人,满于千岁在地狱中具受众罪。是故,舍利弗,不当起瞋恚之意向于虫蠡,况持恶意向诸快士?痴盖所覆无惭愧者,于中谤毁,益牢地狱诸罪之行。舍利弗,诸佛兴世甚难甚难!百亿之数发意求道,至时得者若一若两。当知,舍利弗,如来兴世如优昙华,时时乃有,不可见也!其求大乘发弘誓愿,已有发者、甫当发者、今现发者,起勇猛意不沉疑者,当如所愿疾成不久,广施法食具正觉道。如是南方诸佛之等不可称计,今现康常广说经法。其有闻者广演兴显,叹扬如来无量功德,当向南方五体投地,念诸如来称其名号而为作礼,其人得福不可计量。

称扬诸佛功德经卷下

“复次,舍利弗,西方去此度十万亿佛刹,有世界名曰安乐。其国有佛号阿弥陀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若有得闻无量寿如来名者,一心信乐持讽诵念,当起广远无量欢喜安立其意,令使真谛十万亿信心念斯如来。其人当得无量之福,永当远离三塗之厄,命终之后皆当往生彼佛刹土。命欲终时,一心信乐念不忘舍,阿弥陀佛将诸众僧住其人前,魔终不能毁坏斯等正觉之心。所以者何?其佛世尊兴立大悲,誓度一切无量众生,亦复护持十方世界一切众生。其有得生安乐世界,当于其中具满如来正觉之慧。舍利弗,其佛世尊本求誓愿,其有求于第一之乘,于其世界具满如来诸佛之法,具正觉分;求声闻乘,于彼佛刹得阿罗汉。其有往生彼佛刹者,从其所愿大小之乘于彼毕满。其有最后闻阿弥陀如来名号,赞说之者信不狐疑,当起敬心至意念之如念父母,作如是意:‘斯等普当于彼佛国具满众愿。’其有不信赞叹称扬阿弥陀佛名号功德而谤毁者,五劫之中当堕地狱具受众苦。

“复次,舍利弗,西方去此十万佛刹,有世界名破一切魔。其国有佛,号曰殊胜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殊胜如来名号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此等皆能降伏众魔,裂坏罗网,却六十劫生死之罪。

“复次,舍利弗,西方去此十万佛刹,有世界名曰伏一切魔。其国有佛,号曰集音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集音如来名号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其人当得一切如来诸佛音声,于大众中广说法处,于中特尊,退却众魔降之以德,却八十劫生死之罪。”

于是阿逸菩萨,长跪叉手,前白佛言:“宁有一事,菩萨摩诃萨于此事中,具大乘愿住不退转,疾成无上正真道不?”

佛言:“有!阿逸,北方有世界名曰丰严,其国有佛,号德内丰严王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斯佛名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而为作礼,其人皆当得不退转,疾成无上正真之道,却一亿劫生死之罪。其有供养五千佛者,此辈,阿逸,尔乃得闻德内丰严王如来名号。其闻名者,从是以后所生之处,常得天眼未曾不得天眼之时,常能彻听未曾不得天耳之时,常能飞行无有不得神足之时,乃至泥曰常得端政,未曾受于丑恶之形;乃至泥曰常当尊贵,未曾生于下劣之处;乃至泥曰悉能除坏众欲之缚,其人六情眼耳鼻口及于身意终无有疾;乃至泥曰初未曾生无佛之处,听大尊法未曾有碍,不得听时未曾有碍,不见僧时亦复不生八难之处,戒常具足无有缺时,识心清净无有忿乱时。

“当知,阿逸,其有得闻此佛名者,净心信乐,于最正觉如渴欲饮,发信敬心向如来者。此等,阿逸,悉能捉持诸佛世界最特之利,其人皆当获于殊妙奇特功德!是故,阿逸,并当专精持此佛名。若族姓子、族姓女,欲得殊特妙净刹者,当急听此诸尊佛名称其名号,当为作礼,自作是言:‘我今礼于德内丰严王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

阿逸白佛言:“唯天中天,其佛刹土为在何所?去此远近?成佛以来为几时也?”

佛告:“阿逸,设使纵广百由延中一大埠沙,取一沙著一佛刹;如是悉著诸佛刹中悉令沙尽,如是沙数诸佛刹土悉满中沙,复取诸佛刹土中沙,复以一沙著一佛刹;如是诸国刹中沙悉使令尽取此沙数,诸佛刹土悉破为尘,复取一尘著一佛刹悉令尘尽,是诸佛国尘数刹土犹尚未至,余未到者过此百倍,其佛刹土去此极远不可称量!其佛世尊在彼丰严刹土之中,而今现在与无央数诸开士等不可称计诸比丘众,前后围绕而为说法。我于此坐遥用肉眼,见其如来于大众中广说经法。彼佛世尊于彼刹土在高座上,亦用肉眼观此世界,亦复见我在于座上于大众中而说经法。阿逸当知,若有众生信诸如来肉眼所见而欢喜者,此必成就正觉之道。斯等皆诸佛如来之所护持,令使信乐而不狐疑。斯等皆当捉持如来深妙之慧,得不退转于最正觉。是故,阿逸,其有欲求此大福者,若使三千大千世界满其中火,故当入中听斯佛名智慧之法。”

阿逸菩萨复白佛言:“宁有一法得不退转,疾成无上正真道不?”

佛言:“有!阿逸,北方去此不可计数诸佛刹土,有世界名曰金刚坚固。其国有佛,号金刚坚强消伏坏散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金刚坚强消伏坏散如来名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尽心供养,斯等皆当住不退转,疾成无上正真之道,却于十万亿那术劫生死之罪超然在后。其佛如来功德无量弘誓乃尔!我自过去无数劫前,锭光如来兴出于世,于彼佛所而得闻此金刚坚强消伏坏散如来名号,得超十万亿那术劫生死之罪。阿逸当知,若我不从锭光闻斯佛名者,我今故未得成正觉。其佛何故名曰金刚坚强消伏坏散?譬如金刚所在堕处,若山若崖、瓦石土垒、墙壁树木,若遥拟向所堕之处,莫不消灭破碎坏散。如是,阿逸,其有得闻此佛名者,持讽诵念,一切诸欲皆疾消散,一切声闻、辟支佛心褊狭之意皆悉消灭,疾得成就正觉之道,是故号曰金刚坚强消伏坏散如来。其佛世尊一切众愿具满如是。

“复次,阿逸,北方去此度十万亿诸佛刹土,有世界名摩尼光。其国有佛,号曰宝火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宝火如来名号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其有未入泥洹界者,斯等一切皆当得立不退转地,疾成无上正真之道。其佛刹土一切人民,供养宝火如来者,悉一大乘而得度脱,无有声闻、缘觉之名。”

佛告长老大迦葉:“当知诸佛如来之德不可思议!北方去此五十万佛刹,有世界名阿竭流香。其国有佛,号宝月光明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迦葉,若族姓子、族姓女,其有得闻宝月光明如来名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此等后世所生之处,得不中止三昧正定。若三昧时自见诸佛转尊法 轮,悉能总持诸佛之法。在所生处,常为众生阐扬大法,辩才清妙于众特尊,诸所欲求从愿悉得。所以者何?其佛世尊本求道时,兴此誓愿:‘吾成正觉闻我名者,令使得此三昧定意。从初发意至于成道,于其中间常得此定未曾中失。’”

于是世尊而叹颂曰:

“度五十万诸佛刹, 有世界名阿竭流,其国有佛号宝月, 光明晃昱甚巍巍。

其有得闻此尊名, 便为已得所依仰,后生之处则得禅, 精进智慧无中止。

名声普达光围绕, 其人见佛在刹土,为诸众生广兴演, 诸佛导师所说法。

一切诸事无坚固, 观诸法中无所起,普当慈哀于一切, 于诸禅中得自在。

已能发行如是意, 都了三塗无恚忿,审谛解了无吾我, 无所有者非无有。

谛了诸事无所得, 于此中间所兴法,如是法者无所住, 求了表识无表识。

此二俱空亦无性, 兴显如是无我法,无表识者是空义, 当审谛说此妙法。

表识可了不可了, 此二俱转于痴慧,谛观此二俱清净, 亦不复见诸法垢。

所说法者无所倚, 都了无依波罗蜜,譬如月行于空中, 其所说法无所依。

如此妙法兴是间, 于三界中无所著,菩萨法中无所依, 解如是者一切智。

解了此法为人说, 若能解达无依法,审谛分别如是者, 其人则为近大智。

慧者得闻无依句, 终无复有狐疑计。

其人解了如是者, 于世独达无所咨,畅达如是大智慧, 号曰特尊无上士。

“复次,迦葉,北方去此六万佛刹,有世界名长欢乐。其国有佛,号曰贤最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贤最如来名号之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所生之处当为一切之所敬爱,哀见信用,其所言教莫不承奉。其人皆当获斯功德,得无碍辩,所说经法众生闻者,欢喜信解,莫不履行。”

于是世尊而叹颂曰:

“度于六万诸佛刹, 有界名曰长欢乐,慈哀度法贤最尊, 其大导师在世界。

最尊无比无与等, 世世济度诸众生,其闻名者作法师, 言奉信用莫不欢。

此一切智大法王, 无量黎庶斯依仰,若有女人闻其名, 疾得舍离女人形。

秽恶甚深无崖际, 非离世者不能入,其无所有所可入, 是为审谛谛不谛。

了此二事俱无性, 其已寂灭无有性,其有尽者以为灭, 甫当兴者亦无性。

“复次,迦葉,北方去此八千佛刹,有世界名曰现入。其国有佛,号宝莲华步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若族姓子、族姓女,其有得闻宝莲华步如来名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后生之处,颜貌端正,殊妙无比,众共敬爱,自识宿命无数劫中事,皆悉了知生所从来所作善恶,悉皆识知其所生处,所说言教一切信奉,莫不承用。迦葉,若族姓子、族姓女,得闻斯等诸如来尊正觉名号功德之行,若有爱乐女人身者,如是女人在于女中未得解脱。若厌女人身不贪乐者,持讽诵念诸佛名者,尽可得斯等德。”

迦葉白佛:“当复云何得此功德?”

佛言:“绝诸名色,尽诸欲垢,斯等疾逮无量功德,当疾远离女人之身,当得具受男子之形。求为女者,所生之处续受女人之身,都悉污秽一切世界,是故当弃女人之身,当得无比诸善知识,功德日生亦自受福,复利他人多所饶益,一切男女于众苦中疾得拔济。譬若毒树所在之处,蔓莚生长多所伤害;若能断截诸毒树者,尔使一切普得快乐。女人之身譬若毒树,增长诸欲毒害精神,广诸恶行受无量苦皆由女人。若能断弃女人身者,则为断绝众生无量诸苦,坏众恶行,闭绝三塗,开泥洹门,普使一切而得快乐。斯等疾入诸佛径路。”

迦葉白佛:“云何得除女人之身?”

佛言:“当自观身、观他人身,解此二事俱不可得,不可得中无有径路。若于男子及女人中,观其处所,男女相貌亦不可得。若了二事亦不可得无处所者,当于其中愿得清净。若以清净则无取舍,以无取舍便无识心,谛推觅之亦不可得无有处所,意自思惟:‘无处所中,为求男子成女人乎?’谛求索之意不可得。若解意性了无男女不可见者,尔乃得近如来之道。其欲发心疾欲除去女人之身,谛观男子、女人之身,了无异同增减之二。当受女人作女人形,如其所说以理推之,六性分中亦不可得有男有女,其如是者则为求索如来之道。其欲求解如此事者,复有谛了知此法者,是二辈人过去佛时,曾得闻此诸佛名号。当知其人过去世时,于诸佛所造大功德,今乃闻此诸佛名号,世所依仰为自在者。其奉持此诸尊号者获无量福!其有闻者若有学者,我普见之有欲急求得此经者,斯等已为见我无异。

“若有轻慢其人说言此非佛语,作是言者此等便为谤佛毁经,谤斯经已为造大恶,缘此恶行当入地狱,受众苦报无央数劫。地狱罪毕所生之处,常当聋哑不能言语,诸情闭塞常不完具,常当愚痴而有癫狂。其有娆固诸菩萨者,薄德丑陋,言无威势,常生下贱,常生恶道,所生之处常不闻法。如来正觉所说经法,终不能解说深妙义。愚痴之人与经共诤广受罪报,增益其意毁斯经法,此众生辈生常愚痴。诸佛正觉常为世间而作大明,我重殷勤诫嘱汝等:诸比丘及比丘尼、清信士、清信女,其有谤毁骂经法者,实受重罪。

“诸佛世尊现在十方,无量世界为作法师,所说经法实难得闻。如来慈愍重诫汝等:若有信乐诸佛名号功德法者,于诸善法自然合偶。其有学持讽诵念者,其人疾得见诸如来,智慧转增得无碍慧。其有劝人读诸佛名,所生之处游四方域,独言只步而无所畏。其有好乐尽心敬奉此诸佛名,当知其人去正觉道终不复远。其有好喜诸佛功德,加益劝人学斯佛名,其人所在于诸如来所游行处,于诸欲中无所畏难。当知,迦葉,若有比丘具四事法,乃能信此诸佛尊名。何等为四?过去世时于诸佛所,得闻深法,喜乐静寞清净之处,世世值遇诸善知识,不于法中作危难行。当知,迦葉,是为四事。若有比丘以能具此,于诸如来正觉法中而无疑难,其人得闻如来功德,尔乃一心能信乐之。”

于是世尊而叹颂曰:

“过去供养诸佛尊, 缘此功德其闻名,最后恶世其闻者, 普用是号增众德。

其有过去见诸佛, 得闻如来深妙义,往世净德不诤法, 斯辈乃能信奉行!

若使得闻深妙法, 说诸若干微妙义,斯辈终不起狐疑, 佛之深法无能毁。

安住所说诸法义, 以思集意信普智,坚固其意听我说, 念莫忘失此尊法。

终不复更与法诤, 闻诸佛名能奉行,有念无念不相豫, 于其法中无差特。

不可思议极广大, 终无犹豫于大智,其求此法深慧者, 解达深义无咨启。

无疑勤求诸深法, 此等不喜下劣业,当知此人无所求, 极大勇猛于法中。

佛所说法莫不信, 其有众生于先世,合偶众善受福报, 无所违诤乃得闻。

显诸如来大智德, 皆为赞叹十方佛,其有讽持诸名者, 诸佛遥赞其人德。

于大众中叹其名, 常当得闻诸佛声,疾能解了大智法, 极大清净无生业。

放大光明超日月, 广为众生演妙法,后会当成最正觉, 普悉照耀诸佛刹。

“复次,迦葉,上方有世界名曰宝月。其国有佛,号金宝光明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今现在说法。

“复次,迦葉,上方有世界名象步楼。其国有佛,号无量尊丰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今现在说法。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天玉女。其国有佛,号无量尊离垢王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今现在说法。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须弥幡。其国有佛,号曰德手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今现在说法。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尊聚鲜意。其国有佛,号无数精进兴丰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今现在说法。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曰无受。其国有佛,号无言胜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今现在说法。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净观庄严。其国有佛,号无愚丰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今现在说法。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曰日光。其国有佛,号月英丰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今现在说法。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曰说法。其国有佛,号无量光丰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今现在说法。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宝丰首尽。其国有佛,号逆空光明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今现在说法。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曰好集。其国有佛,号最清净无量幡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今现在说法。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曰殊胜。其国有佛,号好谛住唯王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今现在说法。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生精进。其国有佛,号成就一切诸利丰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今现在说法。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曰愿力。其国有佛,号净慧德丰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今现在说法。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娱乐入。其国有佛,号净轮幡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今现在说法。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栴檀香。其国有佛,号琉璃光最丰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今现在说法。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曰星宿。其国有佛,号宝德步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今现在说法。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无量德丰。其国有佛,号最清净德宝住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今现在说法。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曰声所不至。其国有佛,号度宝光明塔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今现在说法。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无际眼。其国有佛,号无量惭愧金最丰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今现在说法。”

于是世尊而叹颂曰:

“德如月满其如来, 诸天最上为尊雄,此诸大尊德中王, 能为众生除诸殃。

持诸佛名功德成, 能净诸刹为肃净,其难得值此尊经, 少有众生闻其名。

若有信行而供养, 得大智慧勇力强,解了诸法无有量, 当成一切正觉王。

正觉之法甚深微, 不当于中起狐疑,当善信奉诸导师, 欢喜敬礼慎莫疑。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宝莲华庄严。其国有佛,号莲华尊丰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莲华尊丰如来名者,三恶之道为已闭塞,为已得成如来之华,于诸正觉一切法中,便为得成无上道华,却生死罪三十六劫。”

于是世尊而叹颂曰:

“上方有刹宝庄严, 众华茂盛普大千,光色晃昱甚可观, 譬如天上难檀桓。

莲华尊佛在其刹, 说法无比慧通达,光普照耀大千界, 众相端严圣中最。

若有女人闻其名, 断绝恶道遭诸圣,却三十劫生死罪, 必成正觉不退转。

不见身哃道清净, 世世智慧功德成,缘念诸佛得善友, 怨家消灭除罪苦。

当普礼此是诸佛, 今悉现在于异刹,其人快当受供养, 用礼诸佛大法王!

此等不当疑我言, 必当成佛德无边,常当共诸妙法会, 后成正觉慧独达。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曰宝镫。其国有佛,号净宝兴丰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净宝兴丰如来名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其人得七觉意宝,却三十劫生死之罪。”

于是世尊而叹颂曰:

“上方有界号宝明, 净宝最尊在其刹,其有得闻名号者, 斯等当得七觉禅。

三十大劫生死苦, 超越过去无因缘,得无比力住不动, 常当遭值诸天尊。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曰电光。其国有佛,号电镫幡王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电镫幡王如来名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斯其人等悉当远离八难之处,终不复生下劣之家。”

于是世尊而叹颂曰:

“上方有界名电光, 大尊号曰电镫王,其有闻此快士名, 八难永断不复生。

智慧解了生死根, 种种功德随次成,兴隆道化度众生, 智慧独达无比圣。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虚空致。其国有佛,号法空镫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法空镫如来名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却六十劫生死之罪,得不退转于最正觉,常得与诸佛共会,现世得见其佛世尊,亦于梦中见此如来。当知,迦葉,其人今世五体投地一心恭敬向于如来,其人则种无量功德,诸善根栽悉得具满,常当得值诸善知识,常与诸人共相敬爱。如是,迦葉,是为现世获诸善报。其佛如来一切功德普集如是!”

于是世尊而叹颂曰:

“有虚空致大世界, 其佛号曰法空镫,名称普达其世尊, 光明极大踰虚空。

其有得闻此尊名, 超六十劫生死罪,必当遭值见诸佛, 于如来前讲妙法。

精进现世见诸佛, 当五体礼其如来,梦中得见其世尊, 其佛导师光围绕。

念其如来致斯德, 常当得见诸大哀,生常得值诸法王, 其人现世见诸佛。

其佛导师德无量, 智慧普达为法王,其有勤求众德者, 尽心敬意礼其佛。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审谛分。其国有佛,号一切众德成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何故此界名审谛分?当知,迦葉,其彼世界皆为八分,众华分、栴檀树分、金多罗树宝致分。其佛刹土出众名香遍其世界,于彼刹土在虚空中,成为香盖普覆佛刹。其佛如来趣于法座庄严大会,其有得闻一切众德成如来名者,六情端政常得清净,解了诸佛妙法之分,却八十劫生死之罪。”

于是世尊而叹颂曰:

“审谛世界有八种, 多罗宝树香庄严,出妙名香遍其刹, 普覆虚空香云盖。

大智正觉在其刹, 名声普达号众德,色像端严妙甚姝, 法王独步无畏惧。

其有得闻此尊名, 端正奇妙功德成,节解圆满而方正, 视之无厌莫不敬。

功德极尊无与等, 欢喜踊跃游诸刹,精进勇猛甚超越, 却八十劫生死罪。

于正觉道终不转, 广能演说佛尊法,逮得一切诸快乐, 后生之处常尊贵。

逮得清净无差特, 思念如来众功德,思惟智慧诸法义, 增进功德成诸智。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日月英。其国有佛,号贤幡幢王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有得闻贤幡幢王如来名者,欢喜信乐持讽诵念,其人当得立不退转成最正觉,却五十劫生死之罪。”

于是世尊而叹颂曰:

“上方界名日月英, 其佛号曰贤幢王,法王大仙在其刹, 相好盛明如满月。

其有得闻此尊名, 游生死路诸根明,于诸法中常增长, 审谛得住如来种。

至心念佛而敬礼, 却五十劫生死罪!

“复次,迦葉,上方有刹名曰宝种。其国有佛,号一切宝致色持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曰众祐度人无量。其刹何故名曰宝种?当知,迦葉,其佛世界一切众生,悉求无上正真之道。其国菩萨神足勇猛,无数菩萨俱共同时如弹指顷,以神足力飞到十方,供养无量恒沙诸佛悉皆周遍,悉能成就一切众生。说是诸佛功德处时,若有闻者则为到此诸佛国已。谁能发起大精进行?有菩萨摩诃萨,其有捉持此名号者,其名曰:师子戏菩萨、师子奋迅菩萨、师子幡菩萨、师子作菩萨、坚勇精进菩萨、击金刚慧菩萨。其有得闻一切宝致色持如来名号及诸菩萨大士名者,皆悉当得如来十力、十八不共特异之法,常能转于不退法 轮,却六百劫生死之罪。”

于是世尊而叹颂曰:

“我今已说诸法王, 今悉现在康常者,无师自觉大导师, 得泥洹乐为最尊。

如来名号性清净, 诸法威仪行清净,其有最后闻诸名, 兴大欢喜怀恭敬。

不当狐疑于如来, 至诚奉信莫言无,汝当知是舍利弗, 斯等先世已供我。

若有供养于诸佛, 其人最后恐怖世,得闻此等诸尊经, 一心信乐无疑生。

诸佛大智所游路, 无此最上慧通达,于是法中多所成, 云何于中疑此经?

若值妙珠无疑宝, 愚者不识嫌不好,贫者犹豫意未了, 既无重价致此宝。

是法出生等正觉, 此皆大士之所闻,智慧浅者无慧眼, 斯等何从而能信?

其有富者积众宝, 闻如意珠大欢喜,叹誉甚多益众宝, 我当买取自庄严。

其有福慧合聚者, 闻诸佛名大欢喜,郑重赞叹欲得闻, 得正觉珠自庄严。

行恶之法求恶者, 其有谀谄及反戾,福德智慧薄少者, 终不堪任闻此法。

短促倒覆及愚痴, 悭吝甚多成秽意,贪淫瞋恚惑乱者, 此辈不任闻此法。

学鲜懈慢憍自轻, 弊恶亲友意未成,真卷自举外如清, 斯众不任闻此经。

无数天人时唱言: 巍巍正觉无上尊,快哉妙法甚难闻, 当听无比道之珍!

闻诸如来名号中, 所得盈利叵数陈,诸天在上虚空中, 而散华香鼓乐音。

诸天妙香而遍熏, 大千世界结香云,光明普照诸十方, 一切刹土六反震。”

尔时,世尊说诸如来名号之时,诸在会者悉于座上,遥见此等诸佛世尊,各在其国大众之中而说经法,悉从坐起礼诸世尊,莫不欢喜踊跃无量。于时会中无数千人,已有得道、未得道者悉发无上正真道意。十方世界诸菩萨等各如恒沙,皆来诣此礼释迦文。于其会中一亿比丘得阿罗汉,比丘、比丘尼复有十万人得法眼净,复有十万人悉得法忍。五百优婆塞、四百优婆夷,同时从座起,整衣服,供养如来,尽发无上正真道意。

于是舍利弗,长跪叉手前白佛言:“此名何经?云何奉持?”

佛言:“此经名曰《称扬诸佛功德法品》,亦复名曰《集诸佛华》,当奉行之。”

尔时,世尊说此经竟,舍利弗及诸比丘,诸天、人民、龙、阿须伦,一切大会皆大欢喜,前为佛作礼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