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众入寺应注意的事项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普果法师 发布时间:2014-9-23 21:36:06 繁体版 

女众入寺应注意的事项

梵语优婆夷,中文意译为清信女,即在家学佛的女众。不少佛学辞典对“清信女”都解释为受三皈五戒具清净信心的女子。但依照《杂阿含经》所说:何名优婆塞?在家清白,修习净住,男相成就,受持三皈。男相成就即具男子身,按照此标准,具女子身,受持三皈以后,无论受没受五戒,都可以称为优婆夷。

优婆夷即现在我们常说的在家女居士。依据我国的习惯,除了用于讲法时及文章中外,一般不习惯称呼在家学佛男女为“优婆塞”、“优婆夷”,而多习惯称在家的学佛人为“居士”。作为一个约定俗称的学佛人专用称呼,“居士”一般用来指已经学佛的人,或已经皈依的佛弟子。有时想得知对方是否学佛时,也会间接询问是否是“居士”。

另外,有的人刚来到寺院,在互相不了解的时候,很难区分皈依与否,用其它称呼也不太方便,所以有时就对未受三皈,但亲近三宝的人通称为居士。居士还有“有德者”的意思,故为对人之尊称。人能亲近三宝,自为有德,所以通称亦无妨。

这里虽然是说“清信女人入寺法”,同时也通指所有的在家女众。无论学佛与否,所有女众都应该按照此学习,但因为有的还没有学佛,故不太好规范。而女居士已经进入佛门,受持三皈,就应该严格遵守下面的入寺规矩。

▲《事钞》云:“清信女人入寺,仪式同前。唯不得在男子上坐。形相语笑。脂粉涂面,画眉假饰。非法调戏,共相排荡,持手撑人。必须摄心整容,随人教令,依次持香,一心供养。忏悔自责,生女人中常成碍绝,于此妙法修奉无因。不得自专,由他而办,一何苦哉,应深生鄙悼。若见沙弥,礼如大僧,勿以位小而不加敬。(此于大僧为小,于俗为尊。出家受具,便入僧数。不得以小儿意,轻而待接。设有说法,谨当听受,勿复唤名而走使。)”

《资持》释云:“初指同。唯下,次彰异又二,初指过,排谓推排,即牵推等。荡谓纵放。撑,触也。必下示法。碍绝谓系属于人,不自在故。鄙谓厌恶,悼即悔恨。敬沙弥者,恐谓未具,不加敬故。”(见《事钞记》卷三十九) 《事钞》:

【清信女人入寺,仪式同前。唯不得在男子上坐】:

女众进入寺院,所应遵守的仪规和前面所说的“清信士法”是一样的。即男众所要遵守的规矩,女众同样也要遵守。另外还有一条要注意,就是坐的时候,不能坐在男子的前面。也包括一起排班走路的时候,不要故意走在男子的前面。现在寺院大众站班时,或者在一起坐着听法时,一般都安排受过五戒,搭缦衣的居士在队列前端,然后依次为穿海青的居士,其他未穿着法服的居士站队列最后。这种安排表示尊重戒律。在这种情况下,这时有可能出现受戒的女居士坐在未受戒男子前面的情况,这时应该按照寺院安排去做。“不得在男子上坐”,主要指以一种慢心故意坐在男子前面。

【形相语笑。脂粉涂面,画眉假饰】:

这些都是特别针对女众而言的。在寺院内,要举止庄重,不可以做各种滑稽的动作,和人相对戏笑,也不得和人互相说说笑笑。来寺院前不要刻意的化妆,描眉画眼,涂脂抹粉,喷洒香水等气味刺鼻的东西,也不应戴各种装饰物,如珠宝、项链、戒指等首饰。穿着打扮应该尽量朴素,不得着奇装异服,应避免特别鲜艳的颜色。喜欢化妆打扮,浓妆艳抹,以炫耀自己,引起他人的注意力,这都属于世间女人的习气。

《四分律》卷十八中记载:佛在世时,一位名叫毗舍佉母的女居士,一次去祇桓精舍礼拜世尊,到精舍附近时才注意到身上还佩戴着璎珞等首饰,便思惟道:我不应该着首饰往见世尊。于是在一树边,将身上宝衣璎珞等都脱下来,这才进入精舍礼拜世尊。以此可见,居士为了恭敬佛陀,都是以庄重、朴素、大方的装束前去拜见的。

如同女众一样,男众进入寺院也不应该化妆,佩戴各类装饰品。如果男众佩戴这些东西,虽是男子身,但心理上就属于女人了,更十分不宜的。

【非法调戏,共相排荡,持手撑人】:

女众在寺院内不要互相调戏,开玩笑,互相拉扯,或者两人手挽手走路,或者手搭在别人的肩膀上,勾肩搭背。或者几个人在一起推推搡搡,你触我一下,我碰你一下,或者追打嬉闹,非常放纵的高声语笑,大喊大叫,这都是不合适的。这属于世俗女人的习气,要进行克制。

在《大爱道比丘尼经》里讲述了“女人八十四态”,形象地讲述了女人的各种放逸习气。如摇头摇身,画眉描眼,涂胭脂口红,戴耳环项链等都属于女人态,详细内容可以具体参照一下这部经典里所说的。作为修行人,在世间尚不应如此,何况来到三宝地呢!这些行为在寺院里都是不如法的,也是不允许的,是对三宝不恭敬的表现。

另外,女众进入寺院,应时刻注意自己言行举止是否庄严得体。不要穿过于暴露的衣服。尤其是夏季,应避免穿领口很低的短袖,及短裙、短裤等,最好能够穿着朴素大方的长衣长裤。在世间,根据场合选择适宜的衣着尚且能体现个人修养,也是表示对他人尊重的一种重要礼仪。而到寺院这一出家人修行的清净庄严之地,就更要注意自己的衣着举止得当。寺院是出家人修行的地方,属清净之地。常言道:宁搅千江水,不动道人心。因为自己不合时宜的衣着打扮,以及一些嬉闹等女人态行为,引起他人的起心动念都是不应该的。

男众也是如此,如果是去尼众寺院,更需要注意,不能袒胸露背,言语粗鲁。

【必须摄心整容,随人教令,依次持香,一心供养】:

入寺时,女众应该收敛身心,整肃仪容,按照寺院的规矩,依次持香,一心供养。

上香拜佛的时候不要争抢,要听从寺院安排,依教奉行。如果地方狭小,而人又多,这时要主动排队,依次上香拜佛,以虔诚心恭敬礼拜佛菩萨。总之要遵守秩序,谦卑礼让,拿出学佛人的样子,处处作表率。

《资持》解释说:【初指同。唯下,次彰异又二,初指过,排谓推排,即牵推等。荡谓纵放。撑,触也。必下示法】:《事钞》首先说明,初入寺的清信女同样要遵守前面对清信士所说的礼仪。

从“唯不得在男子上坐”,又说明两点和清信士不同的地方,即不应该坐在男子前面,不要化妆打扮,与人嬉笑打闹等。“排”谓推排的意思,即去牵人或者推人等行为,“荡”谓纵放的意思,“撑”,即用手去碰触人的意思。从“必须摄心整容”以后,说明正确的方法。

【忏悔自责,生女人中常成碍绝,于此妙法修奉无因】:

来到寺院以后,要深深地忏悔自责,自己为何生在女人之中?由于业障深重,此生才投身做了女人。女人业重情迷,不但在身体、心理方面较男人软弱,受的管制也比男人多,很多方面得不到自由。结了婚的女人更是如此,不但有繁重的家务,还要负责生儿育女等,受丈夫的管制,孩子的牵绊,不得自在。许多事情自己无法做主,没有闲暇时间去供奉三宝。做事情受到一定局限,需由他人帮助办理。身为女人,便要受很多的苦,这些在修行佛法中都造成很大的障碍,没有因缘去修学妙法。

佛在很多经中,都说到女人身有五障,也叫做五漏。一、不能以女身成为梵王。二、不能以女身成帝释。三、不能以女身成魔王。四、不能以女身为转轮圣王。五、不能以女人身成佛道。

女人不得作梵天王。梵王是净行,而女人多染,所以不得作梵天王,并且梵天中也没有女人。

女人不得作帝释。帝释是少欲的代表,修持善业,报为天主。而女人杂恶多欲,所以不能作帝释天主。帝释梵语为释提桓因,即忉利天主。

女人不得作魔王。魔王即欲界第六天之他化自在天之天主,是坚强的象征。女人体性懦弱,是柔弱的代表。另外,魔王也是通过修十善业等而得,而女人大多轻慢嫉妒,不顺正行,所以不得以女身作魔王。

女人不得作转轮圣王。轮王是大仁,因中行十善道,慈愍群生,而报做轮王。若女人无有慈愍净行,则不得作转轮圣王。

女人不得作佛。谓如来行菩萨道,愍念一切,心无染着,乃得成佛。女人多身口意业,情欲缠缚,故不得作佛。男子是大丈夫身,以此身相才能更好地广度众生。而女人身形丑劣,故不能以女身示现成佛。即使如《法华经》中的龙女,虽然即身成佛,也是先转男身再成佛的。

另外,以上并不是说今世身为女人,就不可以生到忉利天、梵天上,女人通过行持善法,修持禅定,也可以得生忉利天上、梵天上(生到梵天后就没有女人相),这里只是说不得以女身作这些天的主人。女人精进修行,现世也可以得证阿罗汉果,脱离轮回之苦,了脱生死。如佛在世时,有很多证得罗汉果的比丘尼,在家女居士也有很多证果以及往生极乐世界的。

通过以上说明,我们可以知道,五障或五漏不是单指身相上的障碍,也包括心理方面的障碍,如多染、多欲、懦弱、善妒、烦恼等。上面所说的五障,并不是对女人的歧视。佛法讲众生平等,无论男子女人都是平等的,一切众生也都是平等的。只是女人的业障习气比较重,佛菩萨和祖师大德慈悲指出女人的种种过患,习气毛病,一方面能够帮助女众对自己的习气加以认识,对女身生起厌离心,并加以改正,下定决心铲除障道之源。另一方面目的是说明女人身的种种过患,呵欲不净,以告诉男子不要贪着女色。女人要对自己的女身心生厌离,不要贪着自己的身体,勿因皮囊之惑而继续沉沦苦海。所以无论男子、女人对此都应深深警惕,引以为诫。所以经中言,佛说此五障,欲令女人知有此障,即当发菩提心,行大乘行,早求解脱。

【不得自专,由他而办,一何苦哉,应深生鄙悼】:

无论是在古代的印度还是中国,女人的社会地位都非常低下,受到严重的歧视。“女”字在商代甲骨文中就是屈身下跪的形象,《周易》中有主张妇女顺从专一、恒久事夫的卦辞,特别在中国因受儒教等所谓的主流文化所影响,如三从四德之类的说法长期兴盛,古时甚至有要求妇女殉夫陪葬的风俗。所以说女人凡事不得自主,都要听从他人的安排。在家要顺从父母,出嫁以后要顺从丈夫,人老的时候还要顺从儿女。

现在社会虽提倡人人平等,但是一些现象还是存在的,例如不少地区还都存在着重男轻女的现象,许多女性因此深受其苦。除了不被家人重视外,一般来说,女人生理心理都比男子软弱,不但要生儿育女,还要照顾家庭,洗衣做饭,一生如同免费的奴仆一般为他人服务。忙忙碌碌,不得停息。根本没有修行的时间,这是多么苦恼的事情。

《佛说转女身经》中佛告无垢光女:“若有女人,能如实观女人身过者,生厌离心,速离女身疾成男子。女人身过者,所谓欲瞋痴心并余烦恼,重于男子。又此身中有一百户虫,恒为苦患愁恼因缘,是故女人烦恼偏重。应当善思观察,此身便为不净之器,臭秽充满,亦如枯井空城破村,难可爱乐,是故于身应生厌离。又观此身,犹如婢使不得自在,恒为男女衣服饮食,家业所须之所苦恼,必除粪秽涕唾不净。于九月中怀子在身,众患非一,及其生时受大苦痛,命不自保,是故女人应生厌离女人之身。

又复女人虽生在王宫,必当属他尽其形寿,犹如婢使随逐大家,亦如弟子奉事于师。又为种种刀杖瓦石,手拳打掷恶言骂辱,如是等苦不得自在,是故女人应于此身生厌离心。又此女身常被系闭,犹如蛇鼠在深穴中不得妄出。又女人法制不由身,常于他边禀受饮食衣服花香,种种璎珞严身之具,象马车乘,是故应当厌离女身。又此女身,为他所使不得自在,执作甚多,捣药舂米,若炒若磨,大小豆麦,抽毳纺叠,如是种种苦役无量,是故女人应患此身,欲求永离如是众苦。当以此法教示余人,常念如来所言诚实,赞叹出家,能报佛恩。当发此心,愿离女身速成男子。”

所以应该对女身深生厌恶,为不幸堕落为女人而深生悔恨。如经中所说,要发愿尽此一报女身,以后百千万劫,更不生有女人世界。何况复受女身,除非慈愿力故,要受女身,度脱众生。

【若见沙弥,礼如大僧,勿以位小而不加敬】:

这里的“大僧”指比丘,是指出家后受过二百五十条具足戒的沙门。“大”是相对于沙弥而言,沙弥只受过沙弥十戒,受持的戒律少于比丘,故称沙弥为小众,比丘为大僧,就像我们现在所习惯的称呼比丘为大戒师一样。

道宣律祖恐有人带着世间的习气,见到沙弥,认为其在僧团中地位低,就生了轻慢心,所以在这里特别交代。如果见到沙弥应该像对待比丘一样恭敬礼拜,不能因为是沙弥而生轻慢心,而不恭敬礼拜。

虽然同要恭敬沙弥,但沙弥与比丘同在面前时,只能给比丘顶礼,不要再给沙弥顶礼。在前面说过,这样会乱了次第,尊卑不分,没有大小。此时对沙弥心里生恭敬心就可以了。

【此于大僧为小,于俗为尊。出家受具,便入僧数。不得以小儿意,轻而待接。设有说法,谨当听受,勿复唤名而走使】:

沙弥没有受具足戒,和比丘相比为小,但是作为一名出家人,也同样是福田。由于已经出家入道修行,从法上讲就要比世间人尊贵。

在僧团中,沙弥虽然也和比丘受同样的利养,但是不列入比丘僧数的,不能参加比丘的羯磨等法事,不得参加比丘诵戒等。沙弥受比丘戒后,成为比丘,便列入僧数。

男子七岁就可以出家剃度为沙弥,二十岁才可以受具足戒为比丘。所以有的沙弥年龄很小,而有的女人由于世俗的习性,有一些习惯的行为,比如看见有的沙弥年纪小了,或是其他原因,像对待小孩一样,问你年龄多大了,想不想家等。或者去拉手,要抱一抱等。这都是属于一种轻慢对待的行为。要知道,沙弥虽小,也贵为法王子,是不能这样的,要知道沙弥也为人天表率。沙弥如果宣说佛法,也应该认真地听受,依教奉行。

在家人见到沙弥,不得直接称呼沙弥的法名,更不能称呼他在俗家时的姓名,这是不恭敬的一种叫法。应该称沙弥为“某某师父”,或者直接说“师父”也可以。也不得称“某某师”,这一般是比丘戒腊相等或沙弥平辈之间的称呼。

如同世间人,为了表示礼貌,也不直接称呼对方名字,都会在名字或者姓氏后面加上一个尊称,如某某先生、某某女士、某某同志等。而僧人称呼居士,或居士之间互相称呼,都是某某居士,这既是应该遵守的礼仪,也是对人的一种尊重。

另外,不得随意招呼沙弥为自己做事情,说“你去把那个东西给我拿来”,“你把这个事给我做了”等诸如此类的话,这就乱了尊卑的次第。在家人不应该让出家人为自己做事,而是应该尽心尽力地护持。“唤名而走使”等,都是自己的分别心在作怪,认为沙弥小,而生起一种慢心,这是极其不应该的。

很多经典中都说道:星火虽小,亦不可轻,王子虽小亦不可轻,龙子虽小亦不可轻,沙弥虽小亦不可轻。因为星火虽小,足以燎原;王子虽小,终登王位,也能杀人;龙子虽小,能致雨雷电霹雳,能兴风雨;沙弥虽小,却为法王子,能度众生。故不可因其小而轻之。

据《阿育王传》记载,阿育王信佛后很是虔诚,看见出家人就要礼拜。一次见到一位七岁的小沙弥,见他太小,自己身为国王,又这么大年龄,给他顶礼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但他也是僧人,又不得不顶礼,于是他将沙弥请至屏处,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给他作礼,然后告诉沙弥说:“你不要告诉别人我给你顶过礼。”沙弥是已经证果的罗汉,有神通变化,为了教化阿育王,便入面前一澡瓶中,出来以后,说:“此事大王也不要向别人说。”阿育王立即忏悔说:“我礼拜的事不再隐瞒,我自己就去向别人说。”

另外,佛法皆从恭敬中得,自己的恭敬心到位,也可以得到大的利益。即使是小沙弥,如果说法,当虔诚听受。因为法不从外得,是从自己心里生起来的。

在释迦牟尼佛住世的时候,常常有人供斋,请佛及诸大弟子应供。过完斋后,佛要给斋主说法。有一次佛和诸大比丘都出去应供去了,精舍里就剩一个小沙弥。这时又来一个斋主请斋供养,并没因为见到的只是小沙弥而生分别心,同样恭敬地请他前去。小沙弥答应前去,但心怀忐忑:过完斋后要为斋主说法,以前应供都是他随同比丘前去,由比丘说法,但现在斋主单独请他吃饭,如何为人讲法?

过完斋后,斋主就像往常恭敬佛及诸大弟子一样,请沙弥坐到高座上,非常虔诚地叩头顶礼,然后谦恭地低着头等待听法。小沙弥在高座上非常害怕,觉得自己无法可说,就偷偷跑回精舍去了。斋主跪了很久,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就想悄悄地抬起头,看看沙弥究竟为自己说了什么法?抬头后却发现,座位上根本没有小沙弥的影子。见此情形,斋主突然悟到人空、法空的道理,就此开悟。沙弥本来不会讲法,也没有说出任何语言,正是由于斋主毫无分别的恭敬心所致,因缘成熟,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开悟以后,斋主还得要前去求证明,同时感谢小沙弥对他的成就。小沙弥从斋主家逃出来以后,生怕斋主再来找他,请他说法,就跑回自己的房里,把门锁上。可没过多久,这个斋主就来敲他的门了。小沙弥在里面紧张得不敢出声,战战兢兢的,着急得不得了,没想到这一急,也急得开了悟,悟到了人法双空的道理。 《资持》:

【碍绝谓系属于人,不自在故。鄙谓厌恶,悼即悔恨。敬沙弥者,恐谓未具,不加敬故】:

“碍绝”是指女人很多时候,都从属于他人,不得自在的意思。“鄙”谓厌恶的意思,厌恶女身不净,生厌离心。“悼”即悔恨的意思,要深深地忏悔自责,自己生为女人有诸多不便,在修学佛法上会有许多障碍。这里所说的“恨”重点并不是让人去懊恼,无法自拔,而是通过悔恨自己的习气深重,从而誓愿改正,远离一切女人过失,以女身行大丈夫事,做一位名副其实的“大丈夫”。

在古代,无论印度还是中国,女人的社会地位都非常低,这方面印度甚至比中国还要严重,即使现代的印度社会中,仍旧存在一些歧视女人的制度。佛陀成道以后,宣说众生平等,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皆可以成佛的思想,这对当时印度社会中占绝对主流地位的种姓歧视和女性歧视思想,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出家不分出身,不论种族,不分性别,四姓出家,同名释种。在佛陀时代,出家沙门中许多都是王公贵族、财富长者,但同时也允许家庭不好的人出家,允许低种姓的人出家,尤其是允许女众出家,彻底的体现了佛法的平等。后世的学者,即使是不学佛的人,都称此为划时代的进步,其对人性的尊重丝毫不亚于现代文明所提倡的人权、平等等思想。由此不禁感叹佛陀的伟大,由衷生起敬佩之心。

在最初的时候,佛陀座下是没有比丘尼众的。佛陀在出家前为悉达多太子时,是由其姨母大爱道养大的。佛成道后,其姨母大爱道带领五百释迦族女子,前来求见,请求出家修行,说:我闻佛说法,女人精进修行,也可以得须陀洹等沙门四道果。我等现在愿得受佛法律,我等居家,对佛法有信心有乐,现在想发心出家修道。

但被佛陀拒绝,告诉现在还不允许女众出家,可以在家修行。佛言:“且止裘昙弥,无乐以母人入我法律中,服我法衣者。当尽寿命清净洁己,究畅梵行静意自守。未曾起想,如道憺然,无邪念欲。心与空寂为娱乐。”

大爱道等人听后并没有心生不满,而是思惟女身的过失,“自感愁毒,悔过悲哀,泪出不能自止。自念:作女人情态罪患,乃当如是。即便作大愿:‘愿一切诸菩萨及人非人,莫复更此女人想态也。今要当求佛,尽形寿终不懈倦。’”后来又忏悔自责,女人身体有八十四恣态丑恶。“迷乱丈夫使失道德,佛知深谛,实如是审。天下男子,无不为女人所惑者,甚难甚难。”

大爱道等女众几次请求出家,而不被准,便在佛陀后面跟随,以至于着弊衣踱跣,面目流离,身上蒙尘,疲劳悲涕。后由阿难尊者多次代为请求说:“我从佛闻,女人精进可得沙门四道。今大爱道以至心欲受佛法律。其以居家对佛法有信心有乐,晓知无常,自审欲态,深知已谛。今欲出家为道,愿佛许之。”佛告之若能遵守“八敬法”可以出家。大爱道等欢喜接受,得以出家,世上这才有了比丘尼。由此可知女人得度之难。

佛说若女人出家,佛法将会早五百年灭世。阿难尊者闻已流泪,佛又说:“若比丘尼能行八敬法,正法还得千年。”如《善见律》卷第十八云:何以佛不听女人出家?为敬法故。若度女人出家,正法只得五百岁住。由佛制比丘尼八敬,正法还得千年。

“八敬法”的具体内容是:

一、虽百腊比丘尼,见初受戒比丘,应起迎礼拜、问讯、请令坐。

二、不得骂谤比丘。

三、不得举比丘罪,说其过失,比丘得说尼过。

四、于大僧中求受大戒。

五、若犯僧残,应在二部僧中,半月行摩那埵。

六、半月半月,当从大僧中,求教授人。

七、不得在无比丘处夏安居。

八、安居竟,应诣比丘僧中,求三事自恣:见、闻、疑。

“八敬法”并非一般人理解中的男尊女卑思想,佛陀主要是针对女人烦恼深重的特点,而特别制定了比男子更多的戒条,以帮助尼众远离女人习性,早脱女人丑态,修出丈夫相。说“八敬法”为女众修行的法宝,是丝毫不为过的。

大爱道及五百比丘尼因如法奉行“八敬法”,如法修持,有很多都证得阿罗汉果。

《大毗婆沙论》卷第一百四十五中记载,大爱道比丘尼圆寂以后,佛以两手捧其遗骨,告诸比丘:汝等谛听,一切女人其性轻转,多诸嫉妒,谄媚悭贪。唯大爱道虽是女人,而离一切女人过失,作丈夫所作,得丈夫所得,我说是辈名为丈夫。

《资持》:【敬沙弥者,恐谓未具,不加敬故】:

告诉见到沙弥要如比丘一样礼敬,是恐怕有人认为沙弥没有受具足戒,就不加恭敬,所以特别提醒注意。这点不单是针对女众,所有的男子进入寺院也是一样,要如同恭敬比丘一样恭敬沙弥,应该像对待比丘一样进行护持。这也是告诉我们修恭敬心,从恭敬出家人开始,扩展到恭敬所有的人及一切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