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宗八祖莲池大师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7-12-13 22:02:48 繁体字 

净宗八祖莲池大师

杭州云栖祩宏禅师(莲池大师),字佛慧,号莲池,俗姓沈,杭州仁和人。祩宏禅师十七补诸生(明清经省各级考试录取入府州县之学者),以学识德行而名重一方。其邻居有一位老婆婆,每日坚持念佛号数千声,常年不怠。祩宏禅师问其故,老婆婆回答道:“先夫持佛名,临终无病,与人一拱而别,故知念佛功德不可思议。”祩宏禅师深受启发,从此便栖心净土。为了警策自己精进用功,祩宏禅师特于案头上书“生死事大”四字。一日,祩宏禅师阅读《慧灯录》,失手打破茶杯,若有所省。

从二十七岁至三十一岁,祩宏禅师连遭丧父、失儿、亡妻、丧母之打击,深感人命无常,生死事大,遂决意出家。大明世宗嘉靖四十五年(1566),祩宏禅师三十二岁,投西山无门性天禅师落发,并于昭庆无尘玉禅师座下受具足戒。不久,祩宏禅师便孤锡游方,曾北游五台,感得文殊菩萨放光,后入京师,参礼真圆遍融禅师及笑岩德宝禅师。

初礼德宝禅师于柳巷,祩宏禅师便请求开示修行法要。

德宝禅师道:“你三千里外求开示我,我有什么开示你?”

祩宏禅师一听,恍然有省,于是辞归。

一日,祩宏禅师途经山东东昌府的时候,听到谯楼鼓声响起,忽觉身心脱落,豁然大悟,遂作偈曰:

“二十年前事可疑,三千里外遇可奇。焚香掷戟浑闲事,魔佛空争是与非。”

明穆宗隆庆五年(1571),祩宏禅师沿途乞化,回到浙江,于古云栖寺旧址,结茅默坐,悬铛煮糜。在这期间,祩宏禅师曾绝粮七日,终日惟倚壁危坐,胸前挂一块铁牌,上书云:“铁若开花,方与人说。”

后来,随着前来归附的衲子日渐增多,云栖寺很快修复一新,成为一个十方丛林。

祩宏禅师一生弘化,主张禅净双修,以净为主。他认为禅与净、禅与教都是一体不二的,殊途同归。

关于禅与净,祩宏禅师道:“归元性无二,方便有多门。晓得此意,禅宗净土,殊途同归。”

关于禅与教,祩宏禅师道:“参禅者,借口教外别传,不知离教而参,是邪因也,离教而悟是邪解也。”“学佛者必以三藏十二部为模楷。”

除此之外,祩宏禅师对戒律也非常重视。他认为读经、参禅、持戒,都与念佛是一体不二的:“若人持律,律是佛制,正好念佛;若人看经,经是佛说,正好念佛;若人参禅,禅是佛心,正好念佛。”

由于祩宏禅师本身是从禅入净的,又主张禅净不二、以净为归,所以他的开示,在朝野中影响很大。一时士庶都争相前来礼敬问法。

侍郎王公宗沫曾告诉祩宏禅师:“夜来老鼠唧唧,说尽一部《华严经》。”

祩宏禅师道:“猫儿突出时如何?”

王公被问得哑口无言。

祩宏禅师自代云:“走却法师,留下讲案。”并作偈云:

“老鼠唧唧,华严历历。

奇哉王侍郎,却被畜生惑。

猫儿突出画堂前,床头说法无消息。

无消息,大方广佛华严经,世主妙严品第一。”

另有侍御左宗郢问:“念佛得悟否?”

祩宏禅师道:“返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又何疑返念念自性耶?”

明神宗万历四十三年(1615)七月的一天晚上,祩宏禅师上堂辞众云:“我言众不听,我如风中烛,灯尽油干矣。”

第二天,他便示疾,瞑目无语。众弟子围绕着他,心怀悲泣。

祩宏禅师忽然张开眼睛劝告大众云:“大众老实念佛,毋捏怪,毋坏我规矩。”

当时有一僧人问:“谁可主丛林?”

祩宏禅师道:“解行双全者。”

说完便高声念佛而逝。春秋八十一岁。

祩宏禅师生前著作很多,著名者当推《阿弥陀经疏钞》、《沙弥律仪要略》、《禅关策进》、《缁门崇行录》、《往生集》、《竹窗随笔》等。

下篇:独步楞严的圆瑛法师 上篇:莲宗四祖法照大师画传 欢迎转载 QQ:345888863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