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水育青莲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6-10-1 9:48:34 繁体版 

苦水育青莲

有人说,进入佛门的人一般分两种:一种是善根深厚,一闻佛法当即信受;另一种则是吃苦太多,不得已在世间遍寻解脱的方法,最后终于在佛门里找到了身心安适的归宿。很不幸,我是后者。

五岁以前,我的日子是很好过的,爷爷奶奶和父母对我疼爱有加。那时家里还经营着一个小卖部,每天都有吃不完的零食和汽水,逢年过节总会有新衣服穿,这一切都让街上的小朋友羡慕不已。直到有一天,一辆法院的白色三轮车把我从幼儿园接回了家里。一群亲戚围坐在客厅,法院的叔叔和蔼地问我以后愿意跟谁过。我茫然地看着他,心里一阵阵寒凉……

父母离婚后各奔东西,把我丢给了爷爷奶奶照顾。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离婚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很自然的,我的家事在镇上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消遣话题,我则成了到哪里都被人指指点点的对象,各种各样的歧视和欺凌也接踵而来。更难过的是,家道渐渐中落后,曾经殷勤的亲戚也突然变得非常陌生了。

依稀记得,在我读小学以后,每天晚上睡觉前,爷爷要在一盏昏黄的灯光下,拿着一本《增广贤文》教我读诵。其中就有“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有酒有肉多兄弟,急难何曾见一人”等文句。这些文句就是世间无常的写照。

所以,“世态炎凉”这个词无论在书上还是在生活中,我很早就懂得了。

幸运的是,我自小聪慧,无论小学、中学,成绩总是名列前茅。这不仅让爷爷奶奶倍感欣慰,同时也给了我敢于挺起胸膛跟正常家庭出身的小孩说话的自信。尤其是上了高中以后,学习成了我的精神支柱。我坚信只要考上好的大学,我的命运就一定能够改变。

二零零六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湖南的一所重点大学。正当我满心欢喜地以为自己的人生终于迎来了曙光的时候,没想到,现实给予我的却是一记狠狠的重拳:大学的老师僵化死板,拿着过时的教材照本宣科,从不启发思想;学生腐化堕落,不是沉迷于游戏,就是谈恋爱和开房。同学们普遍认为,与其认真学习,还不如利用家庭背景去托关系,谈论与金钱无关的精神话题被说成是假清高。

大学就是这个样子?震惊于每天的所见所闻,失望、愤怒、无奈……我对未来的乐观和自信,在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就土崩瓦解了。

千千万万个为什么每天都在脑子里出现,为了找到答案,我如饥似渴地涉猎各种书籍。也就是在此期间接触了佛经,在阅读中,慢慢地对宇宙人生有了不一样的认识。但当时也只是浅尝辄止,对于其中的道理,总觉得太玄妙太虚幻,不切实际。

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我得了抑郁症。一个寒冷的冬夜,当室友们睡着后,我端着一杯热茶,站在六楼的阳台俯瞰地面,十分冲动地想要纵身一跃。正当我要爬上围栏的时候,父母辛劳工作的场景突然浮现在眼前,那一刻,我犹豫了……

时光飞逝,转眼就到了毕业的时候。离校前,班上的很多同学都找到了比较好的工作。唯有我在毕业几个月后,才在佛山的一家连锁超市找到了一份培训生的工作。理想与现实严重失衡,我当时的心情跌到了谷底,每每想起自己重点大学毕业,竟然沦落到如此境地,不禁悲从中来。超市的工作很辛苦,经常要无偿加班、熬夜,工资很低,还经常被训斥。虽然之后因为工作能力突出,升职做了主管,但做得并不开心,身体也每况愈下。后来辞职到广州找了一份书店的工作,工作是变得轻松了,收入也比较理想,但日子却越过越迷惘,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内心一片灰霾。

或许冥冥之中佛菩萨垂怜于我,又或许是上辈子做了一点好事,在一次偶然浏览佛教论坛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一个寺院招收义工的帖子,这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在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后,我跟父母撒了个谎,说自己要去进修。在征得他们的同意后,我踏上了做义工的旅程。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短短几个月的义工生活,竟让我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真的有一种重生的感觉。在寺院里每天伴着青灯古佛,听着经声佛号,内心充满了从未有过的宁静。烧水、劈柴、扫地、行堂……各种活我都抢着做,而且还做得满心欢喜。闲暇时虽然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但不会感到丝毫的无聊,而是一种清闲的享受。吃的虽然只是些蔬菜瓜果,但是每顿都觉得非常可口。我当时就在感叹,原来自己所需要的并不多,真的不多!

在做义工期间,有幸阅读和观看了很多佛教书籍和讲经光盘,并得到了寺里高僧大德的开示。这不仅解开了我在此之前的很多疑惑,同时也让我认识到自己的缺点和不足。尤其是学习了《了凡四训》和《俞净意公遇灶神记》,我终于找到了改变命运的方法。

可惜世事无常,本来计划在寺院发心做一年义工,不料三个月后,因故不得不离开。之后,我重新回到广州找工作。因为厌倦了零售行业,当时想尝试转行,打算向文案或者秘书方向发展。但其实自己心里也没有底,全国各地的大学生都在广州找工作,很多专业对口又有工作经验的人都未必能找到,像我这样既没经验又不对口的,能不能找到还真得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于是我虔诚地向佛菩萨祈求,让我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当时还向菩萨列出了几个条件),同时还发愿:坚持吃素;每天念一遍《佛说阿弥陀经》或者一卷《地藏菩萨本愿经》,回向给累世的冤亲债主;找到工作后,每个月至少拿出工资的百分之十来放生、印经。为此,我还狠心地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廉价卖掉,并借了两千块钱,全部用于放生和印经。

在这之后没多久,我就接到了面试的通知。过程很顺利,没有经过人力资源部,直接是副总面试,一次性通过。上班后,我惊讶地发现,除了工资比预想的少了一百块以外,其他条件都和我向菩萨祈求的完全一样!更让我意外的是,公司的氛围非常好,同事都是一些忠厚老实的人。而我的能力也得到了公司老总和其他同事的充分肯定。在公司的两年时间里,不论是收入、能力,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生活也过得十分开心。“佛事门中,有求必应”,诚哉斯言!

由于之前所发的一年义工之愿没有圆满,每每想起这件事,总会感到不安:深受佛恩,却未能为三宝尽献绵薄之力,实在惭愧难当!终于在二一五年初,我毅然辞掉了工作,来到东林寺净土苑做义工。临走前,老总真诚地跟我说:“公司随时欢迎你回来!”

尽管我不知道以后的路会怎样,但我并不迷茫、困惑。经历了这么多,内心已愈发自信、淡定:依教奉行,未来的路只会越走越好!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呢?

《道德经》说:“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回顾往事,我常常在想,如果没有以往的那些不幸和重重困苦,我绝对不会皈依佛门,或许现在还在某个角落沉沉浮浮、浑浑噩噩地醉生梦死,随波逐流。因此,对于过去,我能说的唯有感恩!感恩那些曾经伤害我的人,感恩曾经的苦难,它们就像一潭苦水,让我内心沉睡的菩提种子生根发芽,茁壮成长为一株微妙香洁的青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