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助念,让姥姥那朵莲华盛开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6-8-22 0:13:48 繁体版 

家庭助念,让姥姥那朵莲华盛开

二零一五年的春天,敬爱的姥爷逝去了。在四十九天内,我为给他多做功德,来到东林寺做义工。其间,随净土宗研习班学习了印光大师《临终三大要》,里面的内容让我不由心头一紧,醒悟到年初姥爷过世时,家里的处理方式就是印祖文中所说的只图场面好看,却最伤害亡人的送终方式。回想起来,痛悔万分!

姥姥、姥爷是我一生中最割舍不下的亲人,二老给了我最珍贵的童年时光。姥爷过世时,我尚不懂有助念一事,明白了这个道理的时候,姥姥已经因车祸卧床一年多,随时都有过世的可能,我一定要竭尽所能,帮助姥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面临两大难题

当我下定决心的时候,发现自己面临两大难题:一、姥姥没有往生信愿;二、家人反对。

姥姥生性老实善良,为人贤惠厚道,凡事宁可自己吃亏,也要给别人方便,很有善根。当她知道佛菩萨可以保佑她时,就很快信受了。她每天早晨刷好牙、做好饭,连一口水都不敢喝,就爬到二楼的佛堂,恭恭敬敬地供佛,每天坚持念上千声佛号。

妈妈信佛很早,每当她开导姥姥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时,姥姥就不高兴:“就是去死啊。”她很抵触地说。可见她是完全没有求生净土的信愿。

姥爷过世时,家里人大声地哭泣,趁着体温未退就搬动、换衣、大排场杀生宴请乡亲……所以家人的态度已经可以预知了。大舅、二舅没有任何佛学基础,小姨信佛却又爱面子、讲排场,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妈妈的助力和他们兄妹四人的孝心。

排除家庭障缘 助亲启建信愿

想到自己对助念尚且一知半解,须凭一己之力扭转那么多长辈固有的观念和做法,我瞬间被一股强大的无力感压得透不过气来。

我每天至诚祈求佛力加持,妈妈也尽力为姥姥修诸功德—诵经念佛、供佛斋僧、印经造像、放生物命,愿姥姥生起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信愿,愿她宿世及现世之业障速速减轻,不要再有任何身心上的苦痛折磨。若她寿未尽,当速痊愈,信愿念佛,求生净土;若她寿将尽,愿舍报之时,摒除一切逆缘,善缘共聚,正念分明,一心念佛,得阿弥陀佛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如此一心靠倒阿弥陀佛后,我每天悬着的心才安妥了。

我开始多方搜集资料。为便于她理解,寄了一个往生纪实的视频回去。可惜效果并不理想,小姨说,姥姥一看往生纪实就犯困打呼噜,看乡村剧时倒是双目炯炯,有滋有味。

我决定为姥姥能树立往生信愿专程回家一趟,带着《临终三大要》的讲解录音和东林寺编写的《莲宗助念指南》启程了。

姥姥已经很瘦弱了,皮包骨头一般,说话也没有气力,要贴很近去猜才能听懂。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小姨爱看书,我就把《莲宗助念指南》和《临终三大要》的录音给她学习。然后,我天天趴在姥姥床边,等她状态好一点时,就给她讲《善女人往生传》里面的故事,陪她一起看《佛说阿弥陀经》的动画片,给她讲西方极乐世界的妙好庄严,妈妈和小姨也在一边帮腔。

感恩佛力的加持,效果出乎意料的好。姥姥答应,时候到了,先去西方极乐世界等我们。等我们阳寿尽了,一家人再在西方极乐世界团聚。小姨也答应,若姥姥快咽气,而其他人还没赶回来时,她不会搬动哭泣,会守在旁边念佛,帮姥姥提起正念,平时也会二十四小时在姥姥床边播放佛号。

助念团助缘 家人达成共识

过了一段时日,就在妈妈和姐姐来东林寺看我时,突然接到小姨电话,说姥姥浑身抽搐、口吐白沫,我迅速联系了一个助念团。半夜两点多,我们和助念团的四位师兄一起赶到了家里,看到姥姥双目有神,只是因为发烧导致嘴唇和两颊红热,悬着的心暂时放松下来。

第二天,大家轮流给姥姥开示,进行护理型助念,姥姥被师兄们的佛号声环绕时,神态很安详。妈妈趁机让师兄们给大舅普及了一些助念的基本概念,大舅看老人家很欢喜,便也很信受。

第三天,助念团内部出现分歧。团长见姥姥情况稳定,加上自己突然有私事要回去处理,一心要走,而副团长则意见不同。当时,我对助念只是了解一些理论知识,没有任何实际操作经验。虽然团长说会教我们一些注意事项及具体应对办法,可是家人担心将理论实施起来会乱了手脚,所以就想尽办法,挽留有经验的师兄留下助念。

人在面对真正在乎的事情时,就会失去理智处事的能力,妈妈感到身心俱疲,对助念团失去了信心。我们体会到,东林寺所提倡的家庭助念十分必要,对亲人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关爱,更容易齐心合力成办大事。

我们给助念团买好了票,师兄们准备走了。姥姥的病情突然再次出现反复,师兄们再次掏出引磬,开始助念。安排好了一人一小时的助念班次,大家都进入了助念的状态,从中午一直到凌晨四点。姥姥的状态再次渐渐好转,她满怀歉意地让大家休息。

经历了这一次姥姥病情反复的历练,家人们的助念理论得到了有效的实践。虽然助念团成员离开时说,只要老人有需要,他们还会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助念,但是妈妈已经初步有了自己家人助念的想法。

助念团的悲心让我们十分感恩,更改变了大舅以传统方式送终尽孝的观念,接受了临终助念帮助姥姥往生西方才是大孝的理念。

家人齐心助念效果佳

我回到寺院没几日,姥姥再次病危,妈妈兄妹四人已经决定,完全按照佛家的方式为姥姥送终,并且决定依靠家人的力量给姥姥助念。我们都很紧张,生怕有什么地方失误,好在东林寺助念团的一位师兄一直打电话关心指导,让我们不至于乱了方寸。

我还没到家,依据《莲宗助念指南》,在师兄们的电话指导下,小姨和妈妈已经开始进行护理型助念,她们日夜守护在姥姥旁边,用姥姥喜欢的声调让佛号声不间断。如有亲友探望,则只说愿姥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话,尽心护持和加强她往生的信愿。

我回家后就在家中布置供桌供灯,在方便姥姥瞻观的地方挂上佛像,同家人沟通好咽气前后念佛时的注意事项:“一定要忍痛节哀,千万不可在其跟前哭泣,也不要马上为其抹澡换衣,以免搬动其身体使其痛苦,丧失正念。此时更应停止一切杂事(如购置寿衣,搭灵棚,张罗宴客、吊唁、火化等),要全力专心念阿弥陀佛名号,助其正念。念佛至亡者暖觉全舍、全身冷透以后,方可停止助念,方可为亡者进行抹澡换衣等入殓事宜,或移至别处举行祭奠、吊唁等世俗丧葬事宜。”家人没有任何经验,把希望都放在了我这个从寺院回来的小辈身上,对我说的要求和注意事项都尽可能地全力配合。

感恩佛力加持!半夜两点四十八分,姥姥咽气后,在场的几十个亲人有条不紊地为姥姥助念。大舅因为控制不住情绪,一边念佛,一边小声抽泣,被旁边的亲人们瞪眼制止。看到这一幕,我紧张的心情立刻放松了一半,本来为了能够理智地组织大家念佛而强忍着不哭的情感,瞬间被一股亲人之间合力尽孝的暖流充满,瞬间也对姥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充满了决定的信心。我敲一下引磬,顺势应机开示:“南无阿弥陀佛,李秀连老菩萨(如此三遍),姥姥,您平时积德行善,关键时刻大家都来给您助念,但是您千万不要因为看到大舅哭泣舍不得您,就不跟阿弥陀佛走,咱们之前说好了,要一起到西方极乐世界集合,大舅寿尽了也会去那儿找您。所以您要是真的爱我们,就先跟着我们一起念佛,念阿弥陀佛,等阿弥陀佛来了就坐上莲华,跟着阿弥陀佛去西方极乐世界,这样咱们一家人不会走散。您成佛了,还能救度我们。除了阿弥陀佛,谁来找您,都别理他,他们都是坏人(怨家、债主),变成亲人的样子来害您的。”姥姥断气前,信愿就已具足,但是她胆子小,性格怯懦,对家人的爱恋心很重,故后面的开示皆以提醒姥姥念佛为主,告诉她,我们以后在极乐世界相聚,不会分离,同她形容阿弥陀佛来接引时的圣境,描述西方极乐世界的庄严妙相,以免她生怖心、疑心,助其生出欣求向往之心。

后面的助念没有排班,因为始终至少有二到八人轮换,亲人之间自发地关心体谅,休息好了的人自然就去换班。妈妈、小姨和我有念佛的经验,所以我们三人是主力,负责敲引磬和开示。大舅和二舅负责接待外面来关心探望的亲人,打理一些杂务。

因为担忧往生大事会出现大的障碍,所以我们时时处处警觉,生怕外人入室惊扰到姥姥。中途,有个亲戚因为在别处受了气,跑到家里借机撒气,大声吵嚷说,不该人走了不通知,连亲姐姐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大舅低声下气地不断解释道歉,对方一直不肯原谅,大舅就连哭带跪请求他们理解,如此反复跪了三次才平息下来。

助念过程中,姥姥本来张着的嘴不可思议地慢慢向下合拢,诚心念佛的亲戚们,都闻到异香,法喜充满。天一亮,大舅还去邻近的县城请了四位比丘尼师父来家里助念。师父一来,就赞叹家里气场很好、很清净。大家都欢喜极了,在关键时刻还能感召三宝的加持,我们十分感恩,并同师父商量好,下葬后连打三场普佛,念三天《地藏经》以助姥姥莲开九品,品位增上。

二十四小时后,助念结束。我把所有参加助念的亲友们集合起来,进行了一次大回向。

这时大家才敢触碰探测,姥姥头顶发热,全身柔软如绵,连姥姥生前萎缩弯曲的双腿,都可以轻轻放平。姥姥被送到水晶棺里面恒温冷藏了三天三夜,下葬前,我们再去摸姥姥的手,发现还是软的,众人都惊叹不可思议。

姥姥一生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她福德因缘具足,往生时才得以感召这么多位师父来家中助念,还感召这么多从未念过佛的人来助念,甚至有的亲友因得到感应,坚定了以后念佛的信愿。大舅、二舅也深深赞叹佛力的不可思议,很渴望了解更多的佛法知识。后来大舅、小姨、四姨姥姥都去寺院皈依了三宝。姥姥让大家都结上了佛缘,得到了佛法的利益。

我总结了亲人参与助念的两点好处:一、家人助念时,心意真挚诚恳,亲缘与近缘胜于外面所请的助念团队,更利于帮助临终者建立或坚固求生极乐世界的信愿。二、开示时更加对机,与往生者沟通更贴心。因此,若请助念团的因缘不具足,在专业人员或书籍指导下,依靠家人自己的力量助念也是很好的选择。

愿净土宗的临终助念方法,能够普及到净业行人的家庭中去,希望每一位佛弟子都能学习此方法,为家中的老人早作打算,提前预备生死大事。

《净土》杂志2016年第2期   文/张岚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