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的受戒师父印海律师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6-2-1 0:24:14 繁体版 

印光大师的受戒师父印海律师

光绪八年(1882)农历十月,陕西兴安府(今安康市)双溪寺印海定律师传戒,特派职师来湖北竹溪县请莲花寺的知客师去担任开堂和尚,也就是在传戒法会中负责教授求戒佛子受戒仪规和生活礼仪规矩的和尚。当时印光大师以沙弥的身份在莲花寺挂单,并负责料理库房。来人了解到印光大师擅长书法,尚未受具足戒,就约大师一同去双溪寺受戒。

双溪寺在兴安府城内,与万春寺、天圣寺、新罗寺并列为兴安唐代佛教四大丛林。据《安康县志·卷十》记载:“双溪寺在新城北门东,寺在施、陈二沟之间故名。”宋绍兴四年,明洪武十年,清顺治、康熙(七年)、乾隆(二十三年)、道光、光绪乙亥年间,曾进行过几次较大规模的扩建重修。寺院建筑规模宏大,前临汉江,后至赵台山麓,山水掩映,殿堂点缀其中,寺院前古柏参天。山门两边书有“四大本空奚必山门悬玉带,一尘不染乃归上座说菩提”对联。兴安府古称金州,是一座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古城,城池并不大,只有几个平方公里,位于汉水边上。大师去年从南五台南下时曾经过这里。

因为大师善于书法,双溪寺安排大师负责传戒期间的各种文疏的书写。大师出生六个月大的时候曾经患过比较严重的眼病,虽然好了,但如果看字过多,过度劳累就会复发。这次因为书写大量的文疏、登记等事导致眼病复发,有时奇痒难忍,有时又十分疼痛。当时也没有什么药可用。为了不因病而耽误事,大师只要有空就一心专念佛号,祈求阿弥陀佛加被。夜深之后别人都睡着了,大师又坐起来默念佛号,并且心中默默忏悔:“我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瞋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只有一心念佛,才感到清凉,减轻眼病带来的烦闷。白天在写字的时侯也写一笔默念一声佛号,心不离佛,冥求加被。因此,虽然奋力书写,但仍能勉强支持。等到整个戒期圆满的时候,书写的工作结束了,大师的眼病也不知不觉彻底痊愈了。

大概在受戒期间,大师听到印海定律师讲述了他的师公周老禅师的传奇事迹。

故事发生在洪秀全和杨秀清发动太平天国起义之前,周老禅师原是兴安府某县一位乡下农民,和母亲一起生活,家里贫困,他靠给有钱人家做工来养活母亲。后来他母亲去世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就不再认真地做工了。有一天白天,他在睡觉的时候梦见他母亲痛哭着走来告诉他,“我死后转世变成了猪,现在在某某地方某某屠夫要杀我,你快去救我。”周老禅师从梦中惊醒了,赶紧赶到母亲梦中所说的地方,看到那个杀猪的人跟母亲梦中说的人长相一样,但是那头猪已经被杀了。他当时就痛苦得无法站立,摔倒在地上打滚,失声大哭。有人问他为什么哭,他由于没有钱把死猪赎回去,就只好说“我心疼”,而不便说出事情真相。他从此以后就发心吃素。他因为是乡下人没有文化,也不懂得修行的法门。于是就按照当地的风俗,向别人讨要点灯的油,要满一担就送到武当山金殿去供灯,希望借此积德超度母亲。他向每一家要一灯头油和三个铜钱,讨来的钱用来买香烛供果,已经往武当山送过几次。

后来一个外道邪教的头子打算造反,事情泄露以后逃走了。官府画影图形到处捉拿。那个外道头子与周老禅师同名同姓,相貌也很相似。官府就把周老禅师抓起来了。他向官府解释说因为母亲变猪所以讨油供灯,官府不相信他的话。又从他身上搜到一个帐簿,有几千个人的名字,其实都是施舍油和钱的功德主的姓名,官府却以为是参加造反人员的名册。官府把他押到湖北西北边界竹溪县衙门,严刑拷打,要他承认造反,定为死罪,但他死活不认罪。

由于事关重大,又把他押到郧阳府(今湖北十堰市)重审。他到知府衙门后喊冤,又讲了因为母亲变猪自己化油的事。当时的知府见识很高明,看他的面相慈善,决不象造反的人。听他说了娘变猪的话后想勘验一下,就说:“你说的话,本府不相信,本府今天就要叫你开斋吃肉。”于是叫人端来一碗肉命令他吃下去。周老禅师当时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筷子,不愿意动手。知府把惊堂木一拍,逼着他吃。他吓了一哆嗦,夹了一块肉,还没送到嘴边,就吐了一口血。知府这才断定他确实冤枉,就行文到竹溪县免去他的死罪,并送他到竹溪县边界的莲花寺出家修行,人称周老禅师。

莲花寺是陕西、湖北两省的兴安镇台和郧阳镇台每年十月巡逻会哨的地方,所以很有名。周老禅师出家以后,一心念佛,得到很多感应。后来回到陕西故乡,当地的人都称呼他为周老禅师。他在家乡建了两座小庙。太平天国运动爆发以后,他的徒弟和徒孙都逃乱走了。他在将要圆寂以前,跟乡里人说,我死了以后,把我的遗体装在缸里,修一座塔盖起来,过三年时间开塔,遗体如果烂了就烧掉,如果不坏,就供在大殿的一边。后来过了三年开塔,他的肉身没有坏,就供在大殿里。后来他的化身给邻县县太爷的少爷看病,治好了病不接受谢礼。他告诉少爷,如果想他,就到某处某寺来访他。后来少爷去那个寺院拜访周老禅师,寺院的人告诉他是大殿所供的法师的名字,一看法师肉身,果然是给他治病的和尚。因为这个灵感,这个寺院成年香火不断。

周老禅师的事迹给了印光大师很大的教益。后来有一位居士的父亲喜欢吃肉,印光大师就把这个故事讲给那位居士听,让居士去劝他的父亲吃素。

印光大师说:“此人若非娘变猪,亦不过一守分良民而已。若非郧阳府逼令吃肉,肉未入口,血即吐出,则其案决无翻理。以彼视此肉,即同娘肉。以官威强逼,不敢不吃。未吃而心肝痛裂,故吐血。故官知其诬,而为设法行文释罪,令其出家也。汝父若知此义,必不至长思肉味。若再起此念,即作吃自己父母之肉想,则其念即消灭矣。人死变畜生,尚是好的。若堕饿鬼地狱中,比畜生不知更苦几多万万倍。祈以此字与汝父看。不但不肯想吃肉,且不肯想长在此间做人。当一心念佛,求生西方,免得又复堕落三途恶道也。可晓得不了生死,纵有修行,亦难保来生后世不造恶业。以七十岁之老人,长斋多年,尚欲吃肉。何况来生后世能不造业,而仍如今生修持乎。以故佛祖皆劝人求生西方也。以一生西方,即入佛境界。凡心已无,佛慧日开。较比参禅研教,大彻大悟,深入经藏者,胜过无量无边倍矣。”

《泽溥群萌》·余会心/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