忏云老和尚自述吃素经历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4-1-9 10:03:08 繁体版 

忏云老和尚自述吃素经历

(一)

我最初受“打倒孔家店”、“打倒迷信”、“打倒偶像”的影响很深,所以即使大连佛学研究会请的法师辩才很好、讲得很契机,我也不愿意去听。有次勉强去听一听、看一看。一听之下,感觉很好,讲得头头是道,颇有理智,很好!我接着每天去听,听到圆满头两天,我就计划皈依。但怕皈依有条件的,比如得要吃素才能皈依,或是有其他限制等,我就去问。一问说只是皈依没有限制,受五戒才有杀、盗、淫、妄、酒五种戒律。我一听,我也可以皈依,就报名了,这是二十四岁的冬天。

二十五岁这时候吃素就很容易了,很奇怪。或许这就是善根增长、业障消除一些的缘故。不能说都消除,都消除就成佛了,就是消除一些,所以吃素不那么困难了,也感觉到佛法好,渐渐感到很好很好。这时候俗家父亲也愿意吃素,弟弟妹妹也愿意吃素,一个做饭菜的老人家也讲“要随喜功德”。然而故乡的母亲和哥哥,仍然对佛法一点都不能接受。所以我二十四岁冬天开始听佛法,到二十五岁就渐渐对佛法有感觉了。

二十多年前,那时候台大有个学生叫杨政河,现在已经作教授了,他是斋戒会第二届的学生。他有一天来,说:“师父师父,我们方东美教授说:‘中外古今的哲学,以佛学为第一。’”我一听:我当年初听佛法的时候也有这种心,说是“天下名山僧占多,世间好话佛说尽”。我感觉佛法太好太好!像方东美教授这种说法,我也很感觉得对:佛法太好!我愿意尽形寿献身命来学佛,依着佛法去修行,这是二十五岁。

那时候想吃素,母亲还有点阻碍。母亲说:“小孩子学好就好,心好就好,不必一定限制吃素。”我知道这个理,说是心好就好,然而吃人家的肉、把人家杀了,那能算是好吗?那并不是心好行善哪!我心里知道,可是不和母亲辩论,我就修我的。

经过二十五岁这一年,二十六岁我就毅然决然去沈阳慈恩寺。寺里授三坛大戒,我去受了五戒,住了七天。寺院的生活很好很好,还听红螺山彻悟祖师道场的方丈老和尚每天和我们讲一讲佛法,听得很有兴趣、又有意义。住了七天,受了五戒。再回到俗家,母亲听说我吃素了,就显出不满意、生气的样子,还用瞧不起的那种眼神瞥我一眼,但也不再强逼着我吃荤了。所以我从那时候开始吃素。吃素之后,身心愉快,从未曾有,太好太好!没想到信佛,进一步吃素、受五戒,天天拜拜佛、用用功、看看经,就这么好!

到今年,我已经虚度八十三岁了。在三十六岁时,我的膝盖在冈山海边摔了一跤,摔得脚骨头脱臼了,十七天不能走。人与人见面都是缘,寺里老和尚的徒弟和我很有善缘。他不会说国语,我不会说台语,都是用手比划来沟通的。他告诉我:你的脚再不好啊,一个月以后就好不了了,变跛脚。跛脚我懂,脚要是跛了,一定是不能走了。我一想:变个跛脚,怎么朝拜四大名山?怎么讲经弘法呢?要是等着唱“炉香乍爇……”的时候,法师就跛着脚,瘸个瘸个地出来了,那成什么样子?一想到这些,我心里都会懊躁、难过,着急得直冒汗。

十七天后,他们又在乡间找治骨的老人家给我接骨。有十几分钟,他摇摇我的伤骨,我就感觉脚骨头骨缝那儿发痒,我感觉这效果不错。就这样渐渐发痒,然后他就叫我站起来。过去我不能站,这回能站起来了,感觉很好。很感谢很感谢!我没变跛脚。那时候我还长期持诵《普门品》,祈求观世音菩萨加被。以前拜大悲忏感觉就有灵感,持大悲咒也有灵感。这是讲我信佛的经过,还有消灾免难的宝贵经验。

我那时候想:我将来年老时身体如何呢?希望能够消灾延寿,能用点功,或是随缘弘法利生才好啊。现在检察自己:我八十三岁,眼睛一点不花,和二十四岁的时候一样,二十四岁戴的眼镜度数和现在的度数几乎一模一样、没有差别;耳朵也不聋,小小的声说话我也能听得清楚;牙齿可以嚼花生米,可以吃腰果,嘎嘣嘎嘣脆!

想起这些来,一者是很感谢。我想我要是不信佛、不吃素,或是不去诵经、念佛、做早晚功课,以至于放蒙山、在斋堂吃饭、一天五堂功课这种种的修行,身体未必有现在这么康健。所以想起来就很感谢很感谢!就时常以自身这个例子劝勉居士吃素。再者,我二十四岁时跟父亲吃过一天的素,二十五岁开始渐渐愿意练习吃长素,到二十六岁正式吃素,长斋茹素。那时候持斋并不是过午不食,直到三十岁,出家了,我才过午不食。有时候有事情在外,也免不了过十二点以后吃,可是我五十三年不吃晚饭,又吃素,所以身体到现在还比较好,八十三岁年龄还这样。我就很感谢佛法不可思议、有灵感。

我很希望大家一齐做功课,建筑莲因寺,我感觉这也可能是过去生中的习惯。我过去生中也可能是在寺院中过生活,所以也愿意做早晚功课,也愿意过斋堂。现在莲因寺的这种生活,或是我出去打佛七这种生活,都是我过去生中所经历过的,都是一样的生活。我有得佛法的利益,所以我也愿把这个利益贡献给诸位。

(二)

社团学长说,学佛首先要使自己跟家人和,所以自己在外读书时吃素,回家就顺从家人吃荤,好不好?

答:这个不好。自己能站得住脚才能度众生。就像登山,北方狂风的时候,就好比五台山上风大的时候,都能把人刮飞了。所以自己站得住脚才能度众生,自己站不住脚怎么度众生?尤其有些人吃那些荤的东西,连猪舌头也吃。起初我小孩时不懂,我问这是什么?说是猪舌头。还有猪肠子、猪胃、猪肚这些都吃,习以为常,就以为这个可以吃,吃了也以为挺好。然而信佛以后,时间一长,渐渐地就感觉:这都是众生的肠子、众生的肝、众生的胃,怎么忍心吃呢?

还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吃荤的时候,不管佛法这一套,就那么吃;等到信佛以后,渐渐不吃荤,久久再一闻荤腥的时候,不用嘴里舌头尝,就是鼻子闻那荤菜的味都不好闻。那种气味就和死人的气味一样嘛!它就是死的猪、死的羊、死的牛,是不好吃的,众生就是吃惯了。我们也不好意思说:狗就吃人拉的屎嘛!虽然我们看脏死了,甚至于不让它吃,但它还偷着吃。其实并不好吃。我们回家吃素,他们过年吃猪舌头、吃猪肝、吃猪肠子,还有鱼的子,都不好,也不应该吃得下去。

所以吃素有个很不可思议的效应:你吃素吃久了,再闻所有的荤菜,气味都不好。连葱、蒜气味也很恶。因此,还是不吃荤好。而我们要想度化家里的人,我们现在要能不吃,才能度他。他吃,我们就随他吃,那怎么度化?

再者,于父母尽孝而言,如果我们看到父母在那吃肉,感觉并不好。吃猪肉、牛肉、鸡肉、鱼肉这种种的众生肉,佛门说“吃一口还一口”,将来也是一定要还,有因果,所以还是不吃比较好。我不吃久了,就比较少生疹、点这些皮肤病。另外素食滋养身体而好消化,荤食就比较不好消化,像猪腿的筋这些,都不好消化。再是久久不吃,就感觉荤其实并不好吃,那我们为什么要吃呢?有的人看到鱼的眼睛在那儿瞪着,吃鱼的时候还把鱼的眼睛先挑着吃了,或先吃鱼肚子……所以不吃荤好。而且只有我们自己吃素了,才好度化父母亲人。

事实胜于雄辩。这两年我就想起来了,不到八十岁的时候还不好说,现在我就常常说:我今年虚度八十二岁,二十六岁就吃素,吃了五十六年素,不吃晚饭也有五十年,我三十岁出家后就不吃晚饭,到现在五十年不吃晚饭,可是我“目瞅真金,耳腔听真远,嘴齿可以哺土豆”。我想我要是吃荤,或是还吃晚饭,身体不可能这样。众生都以为吃是滋养,往往就吃得太多,营养过剩。吃太多就屁滚水流,也是不好。这是事实,我五十年不吃晚饭,身体就感觉轻松、良好。众生心里越想着饿,晚上不吃饭就越感觉饿,马上就觉得全身都没有力量了,就虚弱了——其实这都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像广钦老和尚,他老人家有六十年不吃人间烟火食呀!

(三)

我二十一岁的时候,为了父亲病好,初一、十五勉强吃素,那时吃不下去。等到二十五岁再吃素,就觉得很轻松、很容易了。后来因为母亲的阻碍,只吃了两个月的素,就是回到故乡后,母亲叫我吃荤,我又只好跟着吃荤了,那时还没受五戒。吃荤后,再看看祖母、父亲、妹妹,他们都吃素了,当时就觉得很惭愧,这是二十五岁的秋天。二十六岁那年春天,沈阳传三坛大戒,我毅然决然到沈阳受了五戒,之后就吃长素了。

回忆过去,反思吃素的历程:二十一岁,正值青年,业障发作,觉得吃素很难。但是我们有真如自性、本觉理体,普通人说的天理良心,所以心里自然地感觉到吃荤不对。尤其是吃荤的时候,比如吃鳗鱼,还有看日本菜市场的炸田鸟:活活的小鸟,拔了毛就扔到锅里炸,就觉得很残忍;看到俗家里杀鸡,也觉得残忍。所谓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因为自己内心有自性弥陀的佛性在,所以二十六岁才毅然决然改吃长素。

回想吃荤的时候,那时走到菜馆厨房边,听见炸鸡的声音,还有葱、蒜放在一起炒,再浇上汁,叫干烹鸡,或叫浇汁的炸鸡;或偶尔经过日本的料理店、餐馆,闻到烤鳝鱼或烤鳗鱼的味——哎呀!不由得闻香下马,和同学走在路上都要慢慢走,或驻足闻一闻。像我们这种众生的业力实在了不得,犹如猫见老鼠,感觉味香、好吃,鸡看见蜈蚣、蚯蚓,以为好吃,以至于狮子吃狼或兔子也是如此。其实这些荤腥污秽不净,并不好吃。

如果吃素几个月以后,再闻到荤菜味,就感觉十分难闻。倘若吃素的饭碗被别人盛过荤菜,不刷干净就马上盛素菜,就感觉有一股荤油味。那荤油味是什么味呢?就像死尸味一样恶臭,很恶心,就像死猪、死牛或死人肉一样。再过一段时间,吃过荤菜的碗,即使刷一刷,再盛上素菜,都吃不下去。这时候才深刻体会到:一切唯识。我们以为好吃的,别人未必如此认为;吃荤的人以为好吃的,吃素的人未必如是认为,反倒以为不好吃。世间的杀、盗、淫、妄、酒都是如此。天宫或是热闹场中,种种歌舞倡伎,我们佛弟子看了都觉得很苦恼:在那儿有什么意思呢?所以食物的鲜美、不好吃或淡泊无味,都是个人福德业报所感,一切唯心。

再者,心定菜根香呀!当年的慈禧太后,或说现在的富贵人家,晚间有说有笑,又喝酒、抽烟、吃活鱼、活虾、猴头、熊掌……以至于隔天连早饭也不想吃,甚至于恶心。想当年慈禧太后一顿早饭,价值大约二两金子,满满摆一桌。太后——那个满洲欧巴桑一看,吃不下,半天吃一口这个,半天吃一口那个,还想一想光绪皇帝:该死呀,你怎么不早死!再想想珍妃,也生气:那个坏女人!再想想八国联军……唉呀,这个老太太欧巴桑就吃不下去。我们佛门弟子,安闲务寺,过午不食,早晨再拜佛用功,早饭就感觉特别得鲜美可口,太好太好了!所以由饮食也可以知道唯识唯心的作用。

同学要是想吃素而不能吃素,那就多拜佛、念佛、诵经、持咒,久而久之,做不到的自然能做得到。所以修行在修心,渐渐修,贵在同学要发心。我们要是吃素,就能减少种种顽疾痼病,像皮肤肿、生疮、生疹子,以至于青春痘都能减少,其他的癌症也能减少,还能避免种种世间的灾祸。

我们的兴趣不是琴棋书画,已经超过歌舞倡伎。我们是香烟缭绕,拜佛、念佛,研究无上的妙法,研究佛学经典。吕碧城留学英国,曾经为翻译英文经典倍觉辛苦。有一次翻译到晚上十一、二点,洗手后临睡前就说道:“哎呀!我这么翻译经典很辛苦,地藏菩萨您老人家有什么办法能安慰安慰我呢?”第二天早上起来,洗脸时一看:面盆里昨晚洗过手的浊水尘垢,形成一朵莲花,聚现在面盆的底下。吕碧城当下倍生感激:“真感谢地藏菩萨加被,让我看见这朵莲花,我现在心里很安慰、很欢喜,谢谢地藏菩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