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大师《佛陀的样子》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星云法师 发布时间:2010-11-10 23:25:20 繁体版 

佛在世时我沉沦,佛灭度后我出生;忏悔此身多业障,不见如来金色身。

佛陀涅槃已经两千多年了,生在末法时代的我们,不能亲自瞻礼到佛陀的金容,每念及此,不禁就令人想到古人说的:‘佛在世时我沉沦,佛灭度后我出生;忏悔此身多业障,不见如来金色身。’

自从佛陀应身的金容涅槃以后,我们只能瞻礼到佛陀的圣像,那么佛陀究竟长得什么样子呢?

一.佛陀的圣像

圣像的种类──佛陀庄严的相好,慈悲的金容,初学者只有从圣像上才可以稍有认识。佛陀圣像的种类很多,有用木石雕刻的,有用金属铸造的,有用绢纸画印的。圣像之中,有的是坐着,有的是立着,甚至还有的是卧着的。无论是木石雕刻的、金属铸造的、绢纸画印的,或是坐着的、立着的、卧着的,总是表现佛陀的慈悲庄严、崇高伟大,令人一见就会生起仰慕之念。

佛陀的圣像,为什么有的要坐着?有的要立着?有的要卧着?可以说每一种式样,都含有它深刻的意义,象征着佛陀的一份精神,一份圣格。

先说佛陀坐着的圣像:坐像中有的是结跏趺坐,像是正在禅定的样子;有的是左手放在盘着的腿子上,右手高举,以掌心向外,像是说法的样子。前者可以说是表征佛陀的自觉,后者可以说是表征佛陀的觉他。自觉是说佛陀所以成为佛陀,要经过相当的修持,思惟观照,深入禅定,方能识得自己;觉他是说佛陀从体起用,以真理普利众生,用甘露法水,净化人群。

次说佛陀立着的圣像:立像中有的垂手站着,像是正在接引众生;有的是开步行走,像是忙于教化。垂手站立,接引众生,见到佛陀的慈悲之手伸出,在苦海漂泊的人,怎能不诚恳的皈投到佛陀的怀抱?忙于教化,这正显出佛陀对他体证的宇宙人生真理,充满无限的热情,虽然是功行圆满的佛陀,也要用真理不休息的为众生服务。

再说佛陀卧着的圣像:卧像中只有吉祥卧的涅槃像一种。涅槃,是福慧完成,到达不生不灭的境界。佛陀的涅槃像,可以说是由动归于静的意思。佛陀住世时,说法、行化,这都是由静生动,动是有休止的时候,静则是无穷的悠长。佛陀的生命,参入天地之至奥,流入无终的时间之流中,故说由动归静。因为佛陀的圣像中,有示现涅槃的一种,佛陀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与日月并光,与天地同长!

雕像之始──关于佛陀的雕像,始于什么时候?这在《增一阿含经》第二十八卷和《大唐西域记》第五卷均有详明的记载:

有一年夏安居的时候,僧团中不见了佛陀,佛陀到哪里去了呢?大家都不知道这个谜。很多的弟子请问阿难尊者,阿难尊者也不知道,不过,阿难尊者介绍大家去请问天眼第一的阿那律尊者。尊者入定以天眼观察后,告诉大家说,佛陀上升忉利天宫为圣母摩耶夫人说法。

佛陀为什么不告而别,要到天宫说法?一、是为了报答圣母养育之恩;二、是因人间有些大众不乐闻佛法,因为佛陀常在身边的缘故;三、是因为教团中多诤,佛陀离开一下,使好诤者能够幡然悔悟。

教团中大众知道佛陀到忉利天后,最想念思慕的莫过于拔蹉国的优填王。优填王起初受王妃的感化皈依以后,对佛陀就生起无比的恭敬供养之心。现在听说佛陀上升天宫,多日不见,他竟因思念之切而生起病来。

优填王病后,大臣们商量治疗王病的方法,一致通过建议优填王请有名工匠来雕刻佛陀的圣像,以便朝夕瞻仰礼拜。优填王大喜,立刻商请神通第一的目犍连尊者,以神通力,接工匠上达天宫,亲观佛陀的金容妙相,雕刻五尺高的牛耳旃檀圣像。目犍连尊者接送工匠往返三次,旃檀圣像方才雕刻完成。优填王因此病愈,其欢喜自不用说。

佛陀在忉利天宫说法,大约是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后,佛陀下降人间,旃檀圣像,竟起立迎接佛陀。佛陀微笑着对圣像安慰道:“你教化辛劳了吗?末世的众生,实在要靠你开导哩!”

由此看来,雕刻圣像,并不在佛陀涅槃以后,在佛陀住世时,就已经开始雕刻圣像供奉了。

雕刻的旃檀圣像,起立迎接佛陀,这表征了无论是佛陀的金身,或是佛陀的圣像,都是活泼泼的活在人间!

铸像之始──关于佛陀的铸像,始于什么时候?这在《增一阿含经》第二十八卷以及《根本说一切有部尼陀那》中,各有记载:

第一、憍萨弥罗国的波斯匿王,听到优填王用旃檀雕刻佛陀圣像,为了对佛陀的崇敬,也为了好胜之心,乃以紫磨黄金铸造圣像,高也是五尺,这算是最早的佛陀铸像了。

第二、是给孤独长者。有一次佛陀在祇园精舍讲法以后,他就上前顶礼佛足,禀白道:“佛陀!教团中有您圣驾住锡的时候,一切就在庄严、威仪、肃静中如法生活;有时佛陀到别处去弘化,这里没有佛陀做中心,在秩序上有所欠缺,在大家的心灵上也有一种空虚寂寞之感。我们恳求佛陀允许,让我们铸造圣像,就是佛陀去他方,我们也可瞻仰,见圣像如见佛陀,这样就可以维系教团中的清净,让佛陀的威德之光永远普照着我们!”

佛陀听后,很欢喜给孤独长者的请求,慈悲的允许道:“你为了佛法,这样的请求很好,我允许你。”

“佛陀!我们要在铸造的圣像之旁,安插旛盖,香花供养,也希望佛陀允许!”给孤独长者进一步的要求。

“这可以随各人的心意。”佛陀回答。

我们从上面的两段经文看来,佛陀住世的时候,就有很多国王、大臣、长者、居士等,发心铸造圣像供人瞻仰了。

铸造的紫磨金像,供奉在教团共修的道场中央,像一盏明灯,信者的心里就光明起来了。

画像之始──关于画像始于什么时候?这在《大唐内典录》中有一段记载说:我国汉朝时秦景奉旨回月支国途中,看见优填王旃檀雕像,于是请画师照样画了一张,后来带至洛阳,皇帝见了,敕命在西阳城门和显节陵上供养,从此素丹流传,以至于今。

另在《行事钞》中记载说:当初佛陀的诸大弟子,恐后世造像,无所表彰,所以请目连尊者亲自引导工匠上天取图,如是来往三次,旃檀圣像雕刻方乃逼真。后来到汉朝以后,中国僧伽纷纷前往印度留学,回国时,都想把旃檀圣像请回中国供养,那时印度诸王,对此圣像,恭敬保护,不准圣像出境。但佛法流通,一定要有所表征,诸王就叫画工依照旃檀圣像描画,今日所传的画像,都是由于这种原因而来。

照此看来,佛陀画像,始于佛陀涅槃后已将近千年,但另在《阿含经》中有一记载,那是佛陀在涅槃的时候,大迦叶尊者很怕摩竭陀国的阿阇世王知道这个消息,过度悲哀,发生意外,因此就和雨舍大臣商量,恭画佛陀圣像,以解王哀。这大概是最早的画像吧!

不过近年来,英国皇家博物馆中保存了很多佛陀的画像,其中有一尊画像,被当做国宝珍藏着,那幅画像说是佛陀在四十一岁的时候,由弟子富楼那尊者所手绘的画像,颜色原本至今依然。日本永平寺的住持北野,在英曾摄影带回,此像现在台湾各地,都有相片可见。

若依照这种说法,则佛陀的画像,又更早了。甚至比雕像、铸像还要早个几年也不一定。

佛陀的画像,《瑜伽法仪轨》上说:‘所画的布绢大小随意,于莲华台上结跏趺坐,两手脐下如入禅定。’因为画像方便,信众家中皆可供奉,佛光能够普照家家户户,画像者的功德无量!

顶礼圣像──佛陀的圣像,是木石雕刻的,是布纸描画的,有人说这是偶像,为什么要向偶像顶礼呢?有些耶稣教的传教师,他们批评佛教这是拜偶像,为什么要拜木石、金属、布纸的偶像呢?

我们不否认,我们是拜偶像的,因为什么人都不能离开偶像崇拜观念。全世界的人都向他们国家的国旗敬礼,国旗不是纸就是布的,为什么要向纸和布敬礼呢?要知道制成了国旗的纸和布,他在国民的心中,已经不是纸和布,而是代表国家的象征了。耶教徒他们向十字架祈祷,十字架上还钉了一个可怜的耶稣,十字架、耶稣,不也是木制、铁制、纸画的吗?耶教徒们为什么要向木、铁、纸张跪下来祈祷呢?

所以,什么人都有偶像观念,向偶像敬礼,没有什么不好,耶教徒的十诫之一,不拜偶像,这只是他们千万无理中的矛盾之一罢了。

一块布,若做成帽子就可带在头上,做成鞋子就要穿在脚下,布是没有贵贱的,做成的东西有贵贱罢了;一张纸印成父母的像,那我们对这张纸像就要好好的恭敬收藏,若是印的连环图画,随便怎么抛弃,也不觉心中不安。纸有贵贱吗?这只是我们心上起分别有贵贱罢了。金属的物体,或化学原料所制成的圣贤之像,要高高的供奉起来,若是制成儿童玩具如不倒翁,放在地上踢他几脚,取笑也不要紧。一切物质都是一样,做成什么就是什么,佛陀的圣像是金属、木石、布纸所做成的,但在我们的心上那已不是金属、木石、布纸了,他是大智大觉的佛陀圣像!

请问耶教徒,把你们父母的照片,把你们的耶稣像,随便拿来亵渎,你心中怎么样?你能在偶像上不起分别吗?请聪明的耶教徒们反省反省,偶像崇拜没有什么不好的,那表示我们心中有圣贤的观念!

从事相上来说,我们修行,应该要有目标,偶像可以启发我们的信心,帮助我们的修持,当我们瞻仰佛陀慈悲的圣像,心中顿息贪嗔的妄念;当我们礼拜佛陀庄严的相好,行为自然就端正不敢放逸。‘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们对圣像恭敬顶礼就会有所感应。

从法性上来说,真正没有偶像观念的是佛教徒而不是耶教徒,说一个禅宗的公案就可以知道:

丹霞天然禅师在一个佛寺里挂单,时值严冬,天气寒冷,大雪纷纷,丹霞便将佛殿上的佛像取下来烤火,寺中纠察师一见,大声怒斥道:

“该死,怎么敢将佛像拿来烤火取暖?”

“我不是烤火,我是在烧取舍利!”丹霞禅师从容不迫的回答。

“胡说!木头佛像那有舍利?”纠察师仍是大声怒吼。

“既是木头,何妨多拿些来烤火!”丹霞禅师仍从容的去取佛像投入火中。

丹霞禅师才是佛教真正的弟子,他才是认识了佛陀的圣者,他是觉悟了心佛众生三无差别的道理。没有觉悟的时候,要恭敬圣像,觉悟了以后,心外无佛,才可以说圣像就在自己心中。

唐宣宗未登基前做小沙弥的时候,他见到黄檗希运禅师在佛殿中央拜佛,他站在身后聚精会神地看着,忽然想起希运禅师常说的话,竟模仿的说道:“你常说,不着法求,不着僧求,你现在礼拜又是做什么?”

希运禅师听了,回头就给他一个耳光,说道:“不着佛求,不着法求,不着僧求,当做如是求!”

希运禅师的话,是一般浅知浅识的人所无法体会的真理,我们要向佛陀圣像顶礼,我们要礼拜偶像,因为这样凡夫心和佛陀心才能交流啊!

二.佛陀的金容

圣容金身──佛陀真正的样子,是清净无为的法身,从法身理体而显的妙用,那就是应身的金容。佛陀的法身,就是登地的菩萨都不能完全测知,佛陀的弟子,只能从金容的相好上去认识伟大的佛陀。

《心地观经》上说:‘金光百福庄严相,发起众生爱乐心。’两千五百年前,为一大事因缘而降诞于世的教主佛陀,有着百福庄严的相好,所谓‘三十二相,八十种好’,那就是佛陀的圣容。

佛陀的身体是黄金的颜色,有一丈六尺高,《阿含经》中说佛陀是‘希有金容如满月’。

在佛陀的弟子中,有不少的圣弟子未闻佛陀说法,初见佛陀的金容就决意皈投佛陀出家的很多。大迦叶尊者,本是婆罗门的富豪,在多子塔边逢到坐在树下的佛陀,他为佛陀的金容相好所摄受,不知不觉地向前顶礼,宣誓加入佛陀的教团;富可敌国的须达长者,作客南方,在夜中逢到佛陀,月光下,他也为佛陀的圣容所感动,跪在地上请求佛陀能到他的故乡去宣扬真理,普渡众生。

在佛陀传教的生涯中,把迫害者慑伏回头,把顽强者感化皈依,有很多也是由于佛陀慈悲威严的相好。叛徒提婆达多,收买了六名强盗,去行刺佛陀,但被佛陀的金容所流露出的威德之光征服,这六名强盗即刻放下刀剑跪在佛陀面前忏悔;鸯掘摩罗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佛陀特地在路上和他相逢,天不怕地不怕的鸯掘摩罗,一见佛陀的金容,心中不由一惊,五体投地的请求佛陀准许他重新做人。

山中的猿猴,采摘野果,毫不畏惧的献于佛陀的金容之前;酒醉的狂象,见到佛陀金容,流出悔过的眼泪。如日月之光的佛陀金容,如万德庄严的佛陀相好,使凶恶者生起慈悲,使暴戾者变为平和,在五十年传教的岁月中,睹佛陀金容而得救的,为数不知多少。

金容相好──形容佛陀的金容相好,在经里都说佛陀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所谓相好,就是指佛陀的身体金容而言,微妙的形状,可以一目了然的叫做相,不易觉察而使人见了生起爱乐之心的叫做好。实在说,八十种好是因三十二相而有的,所以又叫做八十随形好。

这样圆满的三十二相,并不是天生如此的,佛陀是经过九十一大劫的修行,才成就了三十二相,在《百福庄严经》里说,每修一百福,才庄严一相,经云:‘百劫修相好,三祇求福慧’,就是这个意思。

‘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每一相,每一好,在经里都有记载,现说明如下:

先说三十二相:

1.足下平满,没有凹处。2.足下轮形,千辐轮状

3.手指细长,白净如雪。4.手足柔软,毫不粗硬。

5.指间缦网,交互连络。6.足踵圆满,无凸凹处。

7.足背高起,前后均平。8.股肉纤圆,有如鹿王。

9.手长过膝,端严如山。10.男子之根,密藏体内。

11.头足之高,如两手长。12.一一毛孔,生青色毛。

13.身毛上靡,向上偃伏。14.身体之色,有如黄金。

15.身放光明,四方一丈。16.皮肤细滑,柔软如油。

17.足掌肩顶,平满无缺。18.两腋充满,无有凹陷。

19.身体平正,威仪严肃。20.身形端直,毫不伛曲。

21.两肩平满,丰腴异常。22.口中牙齿,计有四十。

23.齿白紧密,洁净而坚。24.牙齿平齐,毫不参差。

25.两颊隆满,如狮子颊。26.咽中津液,润食美味。

27.舌广而长,柔软细薄。28.口中音声,远能听闻。

29.眼以绀青,澄如大海。30.眼睫之毛,殊胜非凡。

31.两眉之间,白毫放光。32.顶成肉髻,无能见顶。

次说八十种好:

1.无见顶相。2.鼻高不现。

3.眉如初月。4.耳轮垂埵。

5.身体坚实。6.骨际钩锁。

7.身旋如象。8.行时现印。

9.爪如赤钢。10.膝骨圆好。

11.身上清洁。12.皮肤柔软。

13.身不弯曲。14.指圆纤细。

15.指纹藏覆。16.脉深不现。

17.踝不突出。18.身相润泽。

19.身形满足。20.行不逶迤。

21.容仪具足。22.行止安详。

23.住无能动。24.威振一切。

25.见者安乐。26.面大适中。

27.貌色不挠。28.面容美满。

29.唇如赤色。30.言音深远。

31.脐深圆好。32.毛发右旋。

33.手长过膝。34.手足如意。

35.手纹明直。36.手纹细长。

37.手纹不断。38.见者和悦。

39.面广殊好。40.面如满月。

41.说和悦语。42.毛孔出香。

43.口中出香。44.容如师子。

45.进止如象。46.行如鹅王。

47.头如醉果。48.声分具足。

49.牙齿白利。50.舌色如赤。

51.舌薄而长。52.毛多红色。

53.毛软而净。54.眼广而长。

55.死关相具。56.手足莲色。

57.脐不现出。58.腹不突出。

59.腹细匀适。60.身不倾动。

61.身相持重。62.其身长大。

63.手足软净。64.光长一丈。

65.光照身行。66.等视众生。

67.身相雄伟。68.不轻众生。

69.声不增减。70.说法不着。

71.随缘说法。72.音应众声。

73.次第说法。74.观不尽相。

75.观不厌足。76.发长而好。

77.发长不乱。78.发自旋好。

79.发如青珠。80.有德之相。

上面所叙述的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各经的记载,稍有出入,但佛陀的金容不同凡人,自无异议。

其实,佛陀的金容,岂是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所能形容的,比方说佛陀是丈六金身,当时有一外道听了怀疑,他就用尺去测量佛陀究竟有多高,但他量了丈六,又是丈六,永远是量不完的。《西游记》小说叙说孙悟空一个 筋斗十万八千里,但他翻了几十个筋斗,也翻不出如来的掌心,这正可以形容佛陀的金容相好,崇高过山岳,深远逾海洋。

三十二相中有一广长舌相,这是形容佛陀说法的音声,可以远闻。音声究竟能传播多远?在《宝积经》中,说到佛陀的大弟子,神通第一的目犍连,有一次想测量佛陀说法的音声,飞翔到距离娑婆世界无量远的东方佛国,再测听佛陀的音声,依然可以听到。数千里外的欧美广播,我们现在况且能够收听,何况功德巍巍的佛陀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只是我们凡夫所了解的佛陀,佛陀的真正金容相好,又岂是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所能形容包含?

八相成道──佛陀的金容虽然有着无量的相好,但是佛陀诞生在人间,他终究也是人。关于佛陀应身的金容,在人间整整八十年的教化,说明佛陀一生的经过,那就是八相成道。

兹将八相成道略述如下:

1.降兜率:佛陀由燃灯佛授记,他就是娑婆世界的补处菩萨,先住于兜率天的内院之中,经过四千岁,是在观察娑婆世界教化的机缘。

2.入胎:在兜率内院住满四千年后,即乘白象由天而降,由圣母摩耶夫人右胁而入胎。

3.诞生:是在四月八日的艳阳天气,于蓝毗尼花园中降诞,降诞后即能行走七步,曰:‘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4.出家:十九岁的时候,因感念世间无常,弱肉强食,而且人间多不平现象,遂毅然骑马踰城出家学道。

5.降魔:在修道的时候,内心有贪嗔烦恼的魔,外境有声色货利的魔。征服魔军的邪恶,不为魔女所诱惑,这需要大雄、大智、大无畏的降魔精神。

6.成道:降魔以后,终于在十二月八日,于菩提树下金刚座上,夜睹明星,而成正觉。

7.转法 轮:佛成道以后,于五十年中,谈经说法,把真理弘遍人间,使法 轮常转于世。

8.涅槃:八十岁的那年二月十五日,教化因缘已满,由动归静,把生命进入宇宙造化之间,遂于娑罗双树下进入涅槃。

佛陀是人间的大圣者,佛陀既生于人间,他的金容相好,就有婴儿、童年、青年、壮年、老年的不同,大迦叶尊者命雨舍大臣所绘的八相成道经过,正可说明佛陀一生的化迹。

金身受灾──佛陀的金容圣身,是那么相好庄严,我们就以为这应身的佛陀,在人间的活动,是顺心如意,百无阻碍,那是错误的想法。

佛陀的教法,说明这个世间是无常苦迫,但是成了佛陀的人,就能逍遥于这定理之外吗?绝没有这样的道理。从佛陀一生有为的金容圣身的变化,说明世间诸行无常的真理。‘身教重于言教’,佛陀口中讲着世间苦空无常无我的真理,而他却万年常青,不病不老,这岂不矛盾?佛陀示教在人间,他有为的色身、金容、相好,仍有不少的灾害发生。

不管怎么说,功德所修积而成的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总是有为的身相,不是无为的法身。佛陀应化的有为金容圣身,所受的灾害,那自然也是意料中的事。

佛陀在行路的时候,曾遇到两次灾害,一次是行走轲地罗山的时候,被有名的怯陀罗毒树的木刺刺伤足踝;一次是在耆阇窟山下经过的时候,为提婆达多从山上推下的巨石,击伤右腿流血。佛陀又有两次对大众宣布他患病的消息,一次命名医耆婆为他调下痢的药服用,而后病愈。一次背痛命阿难尊者到村中乞求牛乳,命大迦叶尊者为其诵念七菩提分,病苦得以消除。佛陀又有两次为饮食而遇到困难,一次是在婆罗村安居的时候,适逢饥馑之年,在三个月中,每日唯食马麦充饥;一次出外乞食不遇,空钵而还,只有饿着肚子等待天明。

婆罗门的战遮女,曾当面指着佛陀的金容,诬蔑佛陀;拘利城的善觉王,指着佛陀的圣身,批评佛陀;佛陀的灾难迫害是不要紧的,提婆达多、战遮女、善觉王,他们都得到不幸的果报,一个伟大的宗教家,要有向灾难、迫害挑战的精神。

佛陀的圣身金容,遭受如许的灾害,不了解此中深义的众生,很容易生起疑惑,憍萨弥罗国的国王波斯匿王,就曾经将这个问题提出来请问佛陀,他问道:

“佛陀!您的金容相好,品德威严,这是天上人间所没有的,但是佛陀您在传播真理的生涯中,为什么会有那些灾害呢?”

佛陀回答道:

“大王!诸佛如来的永恒之身是法身,为度众生,才有应现这些灾害,那些伤足患背、乞乳服药,乃至涅槃,以其舍利分塔供养,这些都是方便善巧,欲令一切众生知道业报不失,令他们生起怖畏的心,断一切罪,修诸善行,获证永恒法身,寿命无限,国土清净,不要留恋娑婆世界的有为色身!”

波斯匿王闻后,疑云顿除,欢喜踊跃,他不但认识了佛陀的金容,他更体会到佛陀甚深的大悲心!

伟大的佛陀,他的圣身金容,我们虽然没有看到,但佛陀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那灵山会上的百万人天,中央端坐着相好庄严的佛陀,依稀还会浮现在脑海之中:

 ‘天上天下无如佛,十方三世亦无比;世间所有我尽见,一切无有如佛者。’

三.佛陀的真身

无相真身──佛陀的圣像,我们到处都可瞻礼;佛陀的金容,两千五百年前,确实是曾应现于世间,但佛陀的真身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佛陀的真身,就是法身。法身,才是佛陀真正的样子,但法身无相,九住菩萨尚不能见,何况我们给无明烦恼遮蔽了的众生?法身,无为无作、无形无相、无去无来、无始无终,我们怎样才能见到佛陀的法身呢?

经云:‘断一分无明,证一分法身。’可见法身不是在形相上求见的,法身的样子,完全是修证的问题。

《华严经》云:‘法性本空寂,无取亦无见;性空即佛境,不可得思量。’法身是离语言、离文字、离思量的境界,‘若人欲识佛境界,当净其意如虚空’。法身,就是虚空身,虽无形无相可言可见,但无形而无不形,无相而无不相,法身是横遍十方,充实法界的。

太原孚上座,有一次在扬州讲《涅槃经》,讲到三德法身的时候,广谈法身的道理,当时有一位参禅的禅师,在法会中听得失笑起来,讲经下座以后,孚上座搭衣持具,很虚心的向失笑的禅师顶礼道:“适才某所讲法身,莫非有不是吗?”

禅师回答道:“你如要认识法身,请你停讲三日,闭目深思,看看法身究竟是什么样子?”

孚上座听后即日宣布,《涅槃经》停讲三日,自己闭门参究,三日后,他对法身似有所悟,就很欢喜的说道:

 “法身之理,犹如太虚,竖穷三际,横亘十方,弥纶八极,包括两仪,随缘赴感,靡不周遍。”

从这个公案里,可以知道法身非从形相上去了解的,非是用语言可以说明的。圣像金容,一说或一看,就可知道,唯有法身不是眼耳可以了知的,佛陀的无相真身是要从心上去认识的。

真身相用──法身之体,虽然不是有形可见,有相可看,但法身的庄严德相,微妙之用,又不是完全不可知道的。《大论》说:‘法身毕竟体,非彼相好身;不离于法身,此二非不异。’佛陀的圣身金容,那不是法身,但圣身金容确又是从法身所显现的相用。

在《密迹经》中说:佛陀圣身,虽然分有法身、报身、应身,可是三身又不二的,因为报身、应身,是从法身理体上现起的,离了法身,也就没有报身和应身,所以从应身的金容上也可以测知佛陀的法身。当佛陀应化世间,到处说法的时候,在每一讲经的法会中,有见佛陀是金色身的,有见佛陀是银色身的,甚至还有见到佛陀是砗磲、玛瑙、琉璃色之身的;有的见到佛陀与人无异,有的见到佛是丈六金身,与转轮王无异,或见三丈、千万丈等种种不同之身。甚至佛陀说法的音声,也有种种不同,有柔软微妙声、有狮子大吼声,其所说法,也是随着各个听众的根器而不同,有闻布施、持戒,也有闻禅定、智慧、解脱、大乘法等等,这怎么能说是普通的金容相好呢?这不就是从真身本体上所显现的不可思议的法身神力吗?

我们从各种经典中可以知道教主佛陀,常常在同一个时间,在千万国土里作佛事,有种种名号,有种种身形,有种种教化,这不就是从法身所显现的相用吗?若非法身能显相用,何能至此?一佛的国土是三千大千世界,娑婆只是三千大千世界中的一小世界,佛陀应现世间,若非法身到处可显相用,何能教化三千国土?

《起信论》说:法身,自体有大智慧光明,遍照法界,真实识知。由此可知,就是娑婆世界的一切,也无一不是法身的相用,所谓‘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总是法身’。在觉悟了的圣者眼中,无一不是佛陀的真身,无处不是佛陀的真身。佛陀将有为的身形进入涅槃,就是佛陀契合法性,把真身遍在一切法中,一切法中都有佛陀的真身,佛陀至今还和我们活在一起,我们就活在佛陀的法身中。

不但我们活在佛陀的法身中,《楞严经》说:‘十方虚空世界,都在如来心中,犹如片云点太清。’这如来的心,就是佛陀的真身;宇宙万象,都是佛陀真身的相用。

真身处处──法身,就是佛陀的真身,这真身遍满十方虚空法界,所放的光明遍照无量的国土,要具足十住的菩萨,才能常常听到法身演说妙法。法身,是佛陀的境界,《华严经》说:‘大海之水可饮尽,刹尘心念可数知;虚空有量风可系,无能说尽佛境界。’佛陀在各经中不时的指导修学的弟子,如何很亲切的认识佛陀的真身。佛陀说:‘见缘起即见法,见法即见佛。’佛陀的法身就是诸法的自性,若能从缘起法中,通达诸法的空性,那就能见到佛陀的真身。《金刚经》也说:‘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即为有佛。’法在就有佛在,信法就是信佛,佛陀所以是佛陀,就是佛陀能契合法性,证悟法性,和法性打成一片;不相信法,不恭敬法,不了解法,就不能认识佛陀的真身。

佛陀的应身,应现的因缘将了,要进入涅槃的时候,弟子们都很悲哀,佛陀就对大家说道:

“你们大家不要悲哀,有为的、年老的应身如同破旧的车子一样,破旧的车子要坏的时候,用保养来继续使用,这终不是永久的办法。我把这有为的肉体生命,活上数千万年,和你们共同在一起,但有会合就有别离,这是不变的道理!佛陀进入涅槃,在法性中照顾你们,让佛陀的生命,和无为的法身相应,这生命与天地同长,与日月同光!你们大家今后能依我的教法而行,那绿色的杨柳,那青青的松柏,都是佛陀的法身。”能依着佛陀的教法而行,就能见到佛陀的真身。

因此,那戒定慧三无漏学是佛陀的真身,那三十七道品、十力、四无畏、十八不共法等,是佛陀的真身,甚至奉行这些教法的僧团,就是佛陀的真身。

常住真身──佛陀的真身,佛陀的法身慧命,就是六和敬的僧团,佛陀常说:‘能供养僧,则供养我已!’佛陀是多么重视僧团!所谓‘绍隆佛种’、‘续佛慧命’,都是要靠僧团,希望今后僧团不要以为佛陀已经入灭了,要知道佛陀的慈力永远加被着我们,我们要分散在四方弘法利生,让佛陀有无量的真身遍满在世界之上!

唐朝的顺宗皇帝,对于佛陀的真身究竟在哪里,曾向佛光如满禅师提出问答,现在把这问答写在下面,作为本文的结束。

唐顺宗问佛光如满禅师道:

 “佛从何方来?灭向何方去?既言常住世,佛今在何处?’

如满禅师回答唐顺宗说道:

 “佛从无为来,灭向无为去;法身满虚空,常住无心处。

  有念归无念,有住归无住;来为众生来,去为众生去。

  清净真如海,湛然体常住;智者善思维,更勿生疑虑。”

唐顺宗得到如满禅师这么回答,仍然有疑,又再问道:

 “佛向王宫生,灭向双林灭;住世四十九,又言无法说。

  山河与大海,天地及日月;时至皆归尽,谁言不生灭?

  疑情犹若斯,智者善分别。”

如满禅师又再回答道:

 “佛体本无为,迷情妄分别;法身等虚空,未曾有生灭。

  有缘佛出世,无缘佛入灭;处处化众生,犹如水中月。

  非常亦非断,非生亦非灭;生亦未曾生,灭亦未曾灭。

  了见无心处,自然无法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