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大师《佛教奇事谭》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星云法师 发布时间:2010-8-3 22:26:23 繁体版 

各位法师、各位护法居士:

今天是佛学讲座的第二天,在讲过了佛教里面的许多奇人之后,我们继续讲佛教里面的许多奇事。

所谓佛教的“奇事”,就是指佛教里一些玄深奇妙、梵行高远的事迹,既非现代科学所能证明,也不是普通知识可以阐释的;然而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几千年以来不但绘声绘影地存载于经典之中,更且言之凿凿的流传于故老之间,是的的确确发生过的事。我们究竟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这些奇人异事,先要“离众生垢,离我垢”,弃除一切不究竟的成见、我执,把平常惯用的分别心、凡俗心先搁置到一旁,把日常累积的事理知识观念放在一边,用白纸一样的心来听闻佛法。为什么呢?这就像艺术家作画,愈少的背景愈能凸显绘画的主体,愈单纯的心象愈能浮现作品的主题。我们平常吸收的一切知识未必正确,久而久之往往累积成为偏执的意念,形成一付有色眼镜,当我们不知不觉戴着这种眼镜来观察世界的时候,许多事理就会变色,失去了真实,造成“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的现象,我们如果像这样从世俗知识的门径夹缝中衡量佛教里面的奇人异事,也很容易“以管窥天,以蠡测海”,无法掌握到真实的实相。佛经里面“盲人摸象”的故事,最能说明这种所知障的弊病:有一群瞎子从来没有见过大象,很想知道大象长得什么样子,于是纷纷凭着手的触觉去摸大象、感觉大象。第一个瞎子摸到大象的长鼻子,就点点头得意的说:

“我知道了,大象像一支钩子!”

第二个瞎子一摸摸到象的大耳朵,就摇头反驳说:

“才不是呢,大象是跟芭蕉扇一样的!”

第三个瞎子伸手一摸,摸到大象的尾巴,立刻欣喜地喊起来:

“不对!不对!大象的样子像一支扫帚!”

第四个瞎子顺着大象的脚摸下去,细心的一直摸到脚趾头,才站起身来十分权威的宣布:

“你们都错了!大象长得又粗又圆,完全像房屋的柱子!”

这四个瞎子于是各各执着于自己的臆测,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吵吵闹闹的争论不休,永远也不知道大象的全貌,这就是成见、边见的害处。我们一定要摒弃这种自以为是的“我执”,要避开一切心理的分别与识见的偏失,千万不要窒滞在知识的陷阱里,因为知识也会害毛病的,“知”有了病,就变成“痴”了,“痴”就不能了知真相。所以,我们要敞开智慧的心眼来认识佛法,用虚空万象的心胸来摄受个中三昧,先使心中的污垢清净了,方能“菩提月现前”。

下面,我就分成四点来向各位谈一谈佛教里面超凡入圣的奇事。

一、本省和大陆的奇事 

奇异之事原是不分时间空间,不分男女老幼的,它遍诸一切有情无情,贯注各人三生十世,无微不到,无远弗届,在因缘凑泊时灵光一现,开出了奇花妙果。这就好比浩瀚宇宙中的星球,经由固定的轨道运行,在一定的时间撞击出炫亮的流星。

在台湾和大陆,都发生过许多佛教的奇事,有些迄今仍为人啧啧称道,我现在就说几件给大家听听:

(一)奇身

本省最奇的一件事,就是民国四十八年发生在汐止镇弥勒内院,曹洞宗第四十七代祖师慈航法师“肉身不坏”的事迹,这件事曾经轰动一时,各位之中可能有些人还有印象,有些人也可能已经去弥勒内院参拜过。民国四十四年我收到一封慈航法师在四月七日写来的明信片,上面很诙谐的提醒我说:喂!你这么久都不来看我?现在阎王和小鬼天天想陪我,你再不来啊,可不要怪我没有事先跟你说一声!”我看了信吓一跳,简直难以置信。因为慈航法师四月六日就已经圆寂了,我是先接到海明寺的电话,后来才收到他的信的,实在令人奇怪。更奇的是他在遗嘱里面交代:“遗体不用棺木,不用火化,用一大缸,跏趺盘坐于后山上,三年后开缸,如散坏,则照样不动藏于土,如全身,装金入塔。”因为有这么一段遗言,所以到了民国四十七年届满三年的时候,就有很多人想开缸看看,那时候我劝大家说:“这种事不宜轻举妄动,以免坏了慈航法师的道念。如果不开缸,让一件美好的事永远流传,不是很好吗?何必拿这件事为赌注,万一轻率开缸,坏了慈航法师的全身,大家不是会很难过吗?”因为有这一层顾虑,大家就没有开缸。第四年过去了,终于有人忍耐不住,还是把缸打开来了,这一看,可不得了,慈航法师的肉身果然没有坏,五官分明,眉毛长得又长又浓,连头发也长出来了,一日之间,国内外的报纸纷纷发布消息,照片在报纸上登了又登,二十一天之内前往瞻仰的群众竟超过了八十万人,消息一直传到海外各地,很多人都说台湾能出现一位肉身菩萨,是大家的福气!

像慈航法师这种肉身不坏,佛教里面又叫做“全身不坏”,或“全身舍利”。谈到舍利子,常常有人问我:这个舍利子究竟是什么东西?怎么样才会有舍利子?据说当年释迦牟尼佛过世的时候,火化出四万八千斛舍利子,一时四境信众争相供养,更有八国的国王为了争夺佛陀的舍利子而互相攻伐交战,这就是佛教史上有名的“八王分舍利”。现在在台湾,因为常常有人到印度旅游后,请了释迦牟尼佛的舍利子回来供养,所以也常常听到有关舍利子的消息,有的舍利子是真的,有的真伪莫辨,而流风所及,就形成了一种观念,被普遍的称道:

“某某寺的法师,死后火化出很多舍利子。”

“我们家的父母,死后烧了很多舍利子出来了。”

有人以为这就表示他们修为精纯、道德高尚,所以身体火化之后,会烧出发亮的结晶小珠,这个小珠就叫做“舍利子”,也叫“坚固子”,是千古不坏的,是得菩提、般若行的一种表征。但是有时也很难确定,譬如出家人身上挂的念珠,也会烧成一个个状似舍利子的小球,因此是不是真的舍利子,要用慧眼去看,不能只凭一时的臆度,而一个人的道行是否高超,也不能靠烧出舍利子来断定,全身舍利而遗爱人间的大德固然不乏其人,不留一物而长存人世的高僧更是不胜枚举!

(二)奇灯

佛光山在高雄的分院寿山寺,每年举办药师法会,十数年从不间断。有一年的法会中,由于信徒们的虔诚感应,竟然结了好几万粒的灯花舍利,甚至一个灯花就结了七、八粒,五彩缤纷,亮晶晶的很美丽,这种灯花舍利是我亲眼看到的。可是奇怪的是,有人把灯花拿回去点,在家里却怎么样都点不出来;而且在寺里进佛堂的时候,如果有人讲话或是穿鞋子进堂,灯花就不结舍利了。那个时候有几十人不分昼夜照料寺里几百盏灯火,在诚心礼佛的感应下,灯花舍利愈结愈多,使高雄的信徒们信心大增,把灯花舍利看成他们虔诚灵验的象征。

关于舍利子的奇事,不止在台湾出现过,在大陆上也常有所闻 :有的人用笔写经,写到笔头生舍利;有人潜心读经,读到纸上跳出舍利来;还有人持诵佛经时念念相续,诵得舌头都长出舍利子了……像这样的奇事,在佛教里面可以说是屡有传闻的事了。

(三)奇猪

过去有一个以杀猪为业的屠夫,作恶多端,杀孽很重,到了临终的时候,请人为他诵经,那时他已经病重得不能开口念佛了,不过手还勉强可以动,就竖起一只手,可惜另一只手还来不及竖起合掌,就断气了。几天以后,邻村一户人家生出一头三只猪脚、一只人手的猪,把远近的村民惊骇得不得了,大家都说这只猪就是那个杀猪的屠夫转世的,因为他死前虽然已经忏悔了往昔所造的各种罪业,想要合掌皈依佛,可惜来不及合掌,所以只有一只手成了人手,其它的部位还是转到猪身去受报了;大家对这只怪猪起了慈悲心,就把它送到寺院里面。这件奇事除了不可思议之外,更启示了我们因果轮回报应的真实不爽,经上说“一切众生所作业,纵经百劫亦不忘;因缘和合于一时,果报随应自当受”,就是这个道理。

类似的奇事还有很多,像嘉义地区曾经出现一头会做算术的牛,不但能算出几加几等于多少,连十位、百位数都会算得分毫不差;像西湖雷峰塔下,代代相传脍炙人口的白蛇白素贞,为争许仙而大战法海,水漫金山寺的故事,大家想必也是耳熟能详。这些在转世化身之间发生的奇事,真是太多了。

(四)奇观音

南海的普陀山寺里,有一尊大有来历的“不肯去菩萨”。是五代后梁的时候,有一个日本和尚慧谔法师到山西五台山参访,看到一尊法相庄严的观世音菩萨,非常喜爱,拜了又拜,舍不得离去。他想:如果向常住开口要这尊佛像,一定拿不到,不如直接向菩萨求讨,悄悄把这尊佛像请回日本供养,菩萨一定会原谅我的!于是就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一把抱走了这尊菩萨,立刻乘船回日本,想不到船航行到舟山群岛─就是现在的普陀山附近时,海上忽然浮现出很多铁莲花,在船前船后密密围了一匝,使这条船既不能前进,又不能后退,就此困住了好几天无法脱离。这时候慧谔法师终于觉悟了:“大概是菩萨不肯去日本吧!”想了又想,觉得也许菩萨跟这个地方有缘,于是就抱着菩萨下了岸,在当地开山建寺。舟山群岛这个地方,从此得了“莲华洋”的美称,而南海普陀山也从此成为佛教圣地之一。慧谔法师在普陀山建的第一个寺院,就叫做“不肯去观音院”,用以纪念“不肯去菩萨”的这一段奇缘。

一年前,我在佛光山也遇到类似的情行形:有人在别的地方建了寺院,想供养地藏王菩萨,就雇了一辆大卡车从高雄运地藏王菩萨去,经过佛光山的时候,地藏王菩萨却好好的从卡车上掉下来了!我心里想:“难到是地藏王菩萨不肯去吗?”所以我就在原地的上面建了一座地藏殿,来共供养地藏王菩萨。这一类的灵异,有不可思议的奥妙境界,不是亲身历受的人不能体验的。

(五)奇桥奇塔

这就是中国佛教史上有名的“观音造桥,罗汉建塔”的奇谭。原来,有一天观音菩萨云游天台山国清寺,正好遇到五百罗汉在山门化缘,罗汉们看到这么一个庄严相好的人上山,就纷纷趋向前来合十结缘;观音菩萨心念电转,就有意无意的开示这些罗汉说:“我看你们这些罗汉对天台山一点贡献也没有,可惜可惜,白白糟蹋这么好的山!”罗汉们听在耳里,宛如晴天霹雳一样,个个大吃一惊,急忙向这个人讨教:“施主,请您指点!”

观音于是含笑说:“大家看看,这天台山云霭四合,别有洞天,各寺院的规模也大致具备了,可惜独独缺了一座镇山宝塔,岂不是很可惜吗?”五百罗汉面面相觑,仔细一想,觉得这话倒也不错,可是:“施主,建一座宝塔不容易啊!”

观音点点头:“原来如此,你们这么多人连个塔都盖不起来?这样好了,你们不必跟我化小缘,干脆由我来跟你们结个大缘,我来替你们天台山建个宝塔算了!”

罗汉们一听这人口气这么大,居然开口就建塔,不把五百罗汉放在眼里,就暗使神通仔细审视这个人,刹那间真相大白,原来是观世音菩萨法驾到此,这真是稀有难得的事了。五百罗汉一番商议,决定跟观音结大法缘:

“好极了,我们天台山确实需要这么一座宝塔,可是您看,最要紧的还是两山之间这个千丈岩要造一座宝桥,省得大家因为无法横渡而不停的上山下山,穿来越去的走辛苦路,要是千丈岩间有一道桥梁,那就方便多了!”

观世音菩萨望着天台山高耸险峻的山势微微一笑,接受了五百罗汉的难题:“可以!你们去建宝塔,我来替你们造桥,看谁能先在一夜之间完成,不过,听到鸡啼的时后就要停止了,不能再动工了。”五百罗汉听了,正中下怀,齐齐一声:“好啊!”

于是一到夜里,五百罗汉就大显神通,搬砖的搬砖,砌石的砌石,运料的运料,一层又一层的宝塔开始建了起来。观音菩萨看了心生欢喜,笑着想:

“这些罗汉毕竟还是神通广大,此后天台山总算有宝塔了。我也不能光看着他们忙,也该为他们去建桥了!”

于是观音菩萨将身一移来到千丈岩前,缓缓伸手把两座山头一拉,石桥就造出来了!山岩石头那么硬,可是一到观音菩萨的手里,却仿佛成了软软的面条般,一捏一合,浑然天成,直到现在地质学家还无法解释石桥是怎么形成的。观音菩萨眼见石桥完成了,回头一看,罗汉们还在忙忙碌碌的赶工,宝塔都已经快建到塔顶了。观音心里一高兴,就想:

“给他们开开玩笑!”

于是随口发出公鸡咕咕的啼叫,五百罗汉闻声齐齐一楞:糟糕!宝塔的塔顶还差一截没有做好!可是有言在先,也只好全部停工不做。第二天,天台山附近的老百姓起来做早饭的时候,一个个吓了一跳,发现屋子里都是烟,原来家家屋顶上的烟囱全都被罗汉们拆去建宝塔了!一直到现在,天台山国清寺的“通天塔”还是又黑又难看的站在那里;而天台山附近的民家也还是没有起烟囱,就是为了纪念观音造桥、罗汉建塔的这桩神妙奇事。

这件公案并没有就此结束,还有一个尾巴:原来天台山的五百罗汉们自从这件事以后,总觉得心有不甘,一方面记挂着宝塔没有如期完成的憾事,一方面也想多多见识一下观音的法力,于是大家互相约定,等观音菩萨回普陀山的时候,他们也要跟着去挂单。等到罗汉们在普陀山过堂吃饭的时候,不得了!一吃吃了一百多桶还不够,一个个嚷着吃不饱,寺里的典座师父一再加派人手去煮都不够,简直要束手无策了。在大陆的丛林里有个规矩,就是不管怎么样,饭一定要给人吃饱,绝对不可以说吃不饱没关系,大家忍一忍就好了;或是敷衍说这次吃不饱算了,下次再补吃吧。因为有这个规矩在,五百罗汉就纷纷大声嚷叫起来:

“这是什么普陀山,还好意思说是什么观音菩萨的道场呢,我们不远千里来参访挂单,竟连一顿饭都吃不饱啊?”

这样子一嚷,终于惊动一位师父了,他走到罗汉们面前合了个十,庄严和蔼的安抚大家说:

“失礼失礼,我来煮饭给大家吃吧,请大家一定要放开罗汉肚皮好好吃个饱,也显示我们普陀山对各位的欢迎和礼敬!”

于是这位师父挽起僧袖,妙手挥动之余,一下子就煮成了一锅千僧饭,任凭五百罗汉如何吃了又吃,总是吃不完,上桌的罗汉菜也依样如泉涌现。五百罗汉吃得又高兴又欢喜,这才拜谢观音菩萨回去了,普陀山的各堂师父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观音菩萨现身来煮这一锅千僧饭、罗汉菜的!一直到现在,普陀山的斋堂还有个规矩,就是中午吃不完的饭要留一点到晚上再吃,晚上吃不完的饭,也要留一些到明天吃,一千多年的饭就这样餐餐相继的传下来了,一千多年的佛法也这样薪火相传的绵延下来了。在普陀山,观世音菩萨的饭是要一直吃下去的,正是所谓的“绍隆佛种,续佛慧命”。

你们各位听到这里,觉得奇不奇呢?我再讲一段发生在普陀山的奇事给大家听听:

(六)奇烛

很多信徒到普陀山朝山时,都喜欢点蜡烛。有的蜡烛很小,叫做“小拜烛”,就是点着了以后,拜几拜的时间内就点完了;也有的蜡烛很大,比我的人还高,大约有五、六百斤重。那时候朝山的信徒一批又一批的川流不息,真是人山人海,香灯师父在殿上替信徒们点蜡烛上香,由于人实在太多了,蜡烛刚点着,一拜完就得一口气“呼”的吹熄收起来,以免后面的人抱怨,因为等着点蜡烛的人实在太多了。有一次有一对富贾父子,也远从外地带了一对大蜡烛来点,香灯师替他点了一下就拿到旁边去,这个信徒立刻气上心来,责问道:“我辛辛苦苦不辞千里带了这么大的一对蜡烛来,是要点几个月的,您怎么可以这样才点一下就把它收起来呢?”当场又不好吵架,就气呼呼的离开了。

想不到才走道半路上,他的小孩就得了重病,来不及延医治疗就一命呜呼了。这个父亲伤心之余,也只好买了一口小棺材将孩子收殓了,准备带回家乡安葬。谁知道一回到家,那个小孩子却活蹦乱跳地站在门口喊:

“爸爸!爸爸!你回来了!”

这个父亲定睛一看,吓的脸都发白了,登时大叫:“不得了!有鬼!有鬼阿!”

等到父亲又摸又捏的确定这个孩子是真的人以后,就立刻把小棺材启开来检查,一看之下,哪里有小孩子的身影,只见棺材里横卧着一对大蜡烛,上面写着:“来意不诚,退回原处;财子才银,奉归施主。”

所以,奉劝各位以后送功德到寺院里时,不妨随喜顺受,东西任凭寺里处理就好了,你的福田总是已经种下了。所谓“净财入山门,功德归施主”,就是这个意思。我们敬佛拜佛,在心不在物,只要心诚意切,纵然是一毫一滴的布施,必定是功不唐捐的。

讲完了上面这些本省和大陆的奇事之后,我们接着换一个角度来探讨佛门中的奇事。

二、佛身和净土的奇事 

佛身常住世,净土恒现前,这其间的因缘奇历,非功行深至者不能到,华严经上说:“一一微尘中,见一切法界”,就是形容十方诸佛的身土世界中,无有不奇。我们先举佛陀的法音来说:

(一)奇音

在佛教里面,形容佛陀的庄严相好,有所谓的“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这种圆满具足的相好并不是天生就有的,而是经过九十一大劫的修行才成就的。在三十二相里面,有一相是:“口中音声,远能听闻”;八十种好里,也具足了“因应众声”、“声不增减”的庄严相好,都是形容佛陀说法的音声可以无远弗届而不增不减。例如有一次,佛陀的大弟子目犍连,想测量佛陀说法的声音可以传到多远,便飞身到十亿佛土以外的佛国,到了那儿,发现依然可以听闻佛陀说法的声音,清晰而明确,无增也无减。当时世自在王如来正在说法,忽然有一个弟子把目犍连尊者托在手里叫道:“我们的道场里,怎么会有一只小毛虫呢?”因为世自在王如来的佛国里,身相都很高大,相形之下,我们娑婆世界的众生都只是小毛虫了。世自在王如来听了立刻解释:“这不是小毛虫,是娑婆世界释迦牟尼佛座下的弟子目犍连。”并开示目犍连:“诸佛的威德不是你们声闻弟子所能拟想的,不可用怀疑的心,试探如来的声音!”

经上记载佛陀具有广长舌相,声音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这种声音远闻的殊胜德相,在我们想来是很奇异的,可是也正好说明了佛陀功德的巍峨不可思议!

(二)奇掌

这个奇掌,就是西游记里面孙悟空和如来斗法的那一只佛掌,西游记一书系脱胎于《大唐西游记》,充满了想像、神奇的怪异小说,情节千奇百怪,多子虚乌有之事,与史实时有出入,有关佛教方面的叙述也与真正的佛法大异其趣,但是其中一段描述如来收伏孙悟空的精彩文字,对于佛陀法身的遍满一切处提供了美妙的诠释。原来孙悟空在未修得正果前,十分调皮捣蛋,既偷吃王母娘娘的蟠桃,又打破太上老君的宝炉,更与众神大战不休,想争夺玉皇大帝的宝座。如来为了收服悟空的野性,好让他助玄奘上西天取经,即唤了阿难、迦叶两尊者相随,来会这个孙行者:

“悟空,你若有本事一斤斗翻出我这右手掌,玉帝天宫就让给你,否则便须下界应劫。”

说完,目注孙行者。

悟空听了,肚里暗笑:“我老孙一斤斗翻出去就是十万八千里,他那手掌方圆不满一尺,哪有跳不出去的道理!”便即洋洋得意的赌下了。但见如来缓缓伸开右手,如荷叶大小;悟空抖擞神威将身一纵,站立佛祖手心里,发一声喊:“我去也!”,便一翻身腾云驾雾而去,瞬间十万八千里无影无形而过,来到一处地界,只见前方五根红柱子撑着一股青气,悟空心想:

“好极好极,这里大概是天界尽头了,老孙今天因缘和合来此,且留个纪念。”

说着变出一管笔,在那中间柱子上大书“齐天大圣到此一游”八个字,又再柱下撒了一泡猴尿,这才翻觔斗云回到本处,得意非凡的向如来索讨天宫,想不到佛祖却如如不动的诃斥笑道:

“祢这顽皮猴,那里翻出我的手掌心了?”

悟空不服气,低头一看,只见佛祖中指写著“齐天大圣到此一游”的字,指掌间还有一滩猴尿味,却毕竟未曾翻离如来佛掌一步。佛掌尚且如此广大,不似人掌之有限,如来法身之遍海虚空,无处不在,实在不是我们凡夫的知解所能窥探明了的。

(三)奇火

丹霞天然禅师是佛教史上的奇人,他为了根治众生的执著名相的毛病,常常做出一些奇事来。

有一年的冬天,丹霞禅师到一个寺院参访,看到上上下下的人只知道要执取、礼拜有形有相的佛像,而不知道与佛感应道交,启发自己本有的内在佛性,就在晚上大雪纷飞天寒地冻的时候,将殿里的佛像取下烤火,纠察师父看到了,大为惊恐:

“胡闹!怎么可以用佛像烤火?太不恭敬了!”

“我不是在烤火,我是在烧取舍利子啊?”丹霞禅师从容不迫的解说。

“胡说!佛像是木雕的,哪里有舍利子?”

禅师笑了,闭目养神说:“那好阿!既然只是木头,何妨多拿几尊来烧吧!”

丹霞禅师的这一把奇火,要烧的不是佛像,而是众生执著名相的毛病,其实,佛身遍及十方世界,宇宙无处没有佛,何必固执在泥雕木塑的佛像身上,而迷失了自身清净的佛性呢?要认识真实的如来,不能只从声音、手掌、木像等有形有相的表面皮貌去认知,必须先拂去心垢、粉碎边见,从无形无相的般若真如去体悟,才能印证真正的佛性。

(四)奇瑞

唐朝的善导大师,毕生致力于净土思想的弘扬,对于净土宗之确立功不可没。善导大师自身持诵弥陀圣号,精进不懈,一心念佛,虽然冰寒地冻的天气,也要念到汗流浃背才肯停歇,日积月累,功行愈深,后来竟修持至每称念一声佛号,即有一道光明自口中发出的境界,世人因此尊称他为光明大师。

比善导大师稍后的少康大师,不仅自己专注于弥陀信仰的追求,并且诱导小孩子念佛,每念佛一声,便给予一钱,影响所及,佛声竟盈络不绝,不少人因此而对净土思想建立信心,大师“欲令入佛道,先以欲钩牵”的方便智慧于焉可见。大师本身念佛不辍,德行高远,开口一称诵弥陀圣号,便涌出一尊佛像;十声连诵,十佛如连珠一般涌现,大众引以为奇!

善导、少康两位净土祖师,他们能有,奇异的瑞应,是平日加行精进,日月一深,水到渠成自然感得。我们若能效法古贤,把佛号念念了然于心,纵然不能口出光明、舌现佛像,也能够身心安宁,远离热恼。

谈到净土,下面我们就来谈谈极乐净土的奇妙。我们现代人生存的环境虽然只是一个因缘聚散的有限时空,但是近几年来由于不注重生态和环境的维护,造成了各式各样的污染、不平衡、灾荒……,使有限的环境更加支离破碎了;相形之下,净土世界更显得奇妙了。大家知道净土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吗?依照经上的记载,佛陀的世界不但大地辽阔,黄金布地,而且还有七宝行树、八功德水、花树奏乐、水鸟说法,生活得逍遥自在,称心如意。

大家听我说了这样的极乐世界,心里一定很向往,有人大概就想问我:“奇哉!奇哉!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地方?”我跟各位说,真正重要的不是“有没有这个地方”,而是“你愿不愿意去这个地方?”因为极乐世界不但在佛说无量寿经、观无量寿经及阿弥陀经等净土三经中有明明白白的记载,并由印度的龙树、世亲两位大菩萨各著论称颂弘扬,经过东晋慧远大师以来的历代高僧修持显扬,绝对不是无法实现的幻想;只要你当下了悟,远离五欲六尘的烦恼,一心修习诸佛善法,你就愈来愈接近佛国净土了。所以,佛陀的极乐净土虽然十分奇妙,可是如果你现在就发心前往,念念不忘,那才是人间最为美妙、珍奇的事了!

三、古德和古寺的奇事 

在中国佛教史里面,几千年来发生过的古德和古寺的奇事,实在如同恒河沙数多得无法计量,先圣先贤典范长存,是我们参学的榜样。各位到过寺院的人,大概都会看到寺院的斋堂里供了一尊胖胖的弥勒菩萨;事实上,那不是弥勒菩萨本来样子,而是唐朝的布袋和尚,据说他就是弥勒菩萨转世的化身。

唐朝的天宁寺有一次举办法会,信徒打斋供养大众,到了吃饭的时候,住持还没有到,大家正在静静坐候,忽然不知从哪里跑来一个胖和尚,嘻嘻哈哈的一下子就坐在住持的位子上,纠察师父一看,这还得了!怎么连斋堂的规矩都不懂?就立刻上前一把扭住了布袋和尚的耳朵,低声斥道:

“下来!下来!”

布袋和尚却依旧笑嘻嘻的一动也不动,纠察师父使力一揪,胖和尚不但不叫疼,反而更加若无其事的笑开了口;纠察师父使气一拉,布袋和尚的耳朵立刻长了一倍,却笑得更开心了。纠察师父心中大觉奇怪,就再拉一下,又拉一下,拉了又拉的把布袋和尚的耳朵整整拉了一丈多长,都快扭到门外去了,布袋和尚反而越笑越开心,使满座的人咋舌不已,就在这个时候天宁寺的住持赶到了,一看竟然有个胖和尚高踞首座,耳朵拉得那么长,心知此人大有来历,就立刻制止说:

“让他坐!让他坐!我坐旁边吧!”

布袋和尚依然笑容可掬。

从那时起,各大寺院的斋堂在吃饭时,渐渐都把中间的位子留给大肚能容的布袋和尚坐了,终于形成现在一般斋堂供养弥勒菩萨的风气。有一首诗偈说:“有人骂老拙,老拙只说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有人唾老拙,由它自干了;你也省力气,我也省烦恼”,就是布袋和尚“难忍能忍”奇行的写照。维摩经上说:“一切烦恼,为如来种,譬如不下巨海,不能得无价宝珠,如是不入烦恼大海,则不能得智宝”,我们现在很多人都有饮食丰盛的大肚皮,为什么不更进一步学学弥勒菩萨的大胸襟呢?

明朝云栖寺的莲池大师,是净土宗第八祖,他的事迹也很奇特,别的不说,单单拿他念佛来说吧!他有一种类似于佛陀“音声远闻”的本领,即使只在寺里悄然小声地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几十里外的路人却都可以听到。有一年,云栖山左近大旱,天干不下雨,环山近百里的稻田都龟裂了,禾苗也枯槁了,附近的信徒纷纷到寺里来请他求雨。莲池大师登时明言了:“我那里会求雨?我只晓得诵经念佛,别的法术是没有的!”

可是群众再三祈求不断,莲池大师只好勉为其难,他先薰沐净身,诚心诚意的祈求龙天护持,然后身披袈裟,手持木鱼,“笃!笃!笃!”的一面顺着田埂绕行,一面持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身后跟随的农民也跟著称诵,声闻于天。说也奇怪,不到一会儿田间起风,乌云四布,瞬间大雨倾盆而下,把久旱的田舍作物、土地农民都淋得欢忻跳踉,持诵的佛号也一声比一声大……

我讲莲池大师的这段奇事给大家听,是有深意的,各位不要以为人死了才念“阿弥陀佛”,平常你们如果祈求无量寿、无量福,也尽可以念“阿弥陀佛”,因为“阿弥陀佛”就是“无量寿”、“无量光”的意思,念“阿弥陀佛”往极乐世界,真正的意思是“生”不是“死”,是“吉祥”不是“凶煞”,我们诚敬诵念“阿弥陀佛”,就是希望能像阿弥陀佛一样超越时空,达到无尽无量的境界,把我们自己也念到无边无际的佛国净土。

还有唐朝的药山禅师也有一些奇异的事迹,他惯用临机示现的方式,去点醒众生的愚痴,表面上不着一字,里面却深藏玄机,需要别有会心的体悟。像文宗皇帝爱吃蚌肉,有一次正在兴高采烈拨蚌壳的时候,忽然从蚌壳里面现出一尊观音菩萨像,文宗吓了一跳,立刻着人传唤药山禅师来问个究竟,药山禅师说:

“佛身无虚应,这一定是观音菩萨现身启示陛下的信心,普门品里面说:‘应以菩萨身得度者,即现菩萨身而为说法’,可见陛下福报不凡,无须多疑。”

唐文宗听了,还是半信半疑:“你说的菩萨现身,我是看到了,可是,菩萨没有说法啊!”

药山禅师知道唐文宗落在形相音声的魔网里不能超越,于是从旁敲击,另作别解:“陛下,您相不相信这是观音菩萨?”

文宗说:“这尊菩萨这样庄严,我怎么敢不相信呢?”

药山于是机锋一转:“既然已经相信了,那不就是观音菩萨在为您说法吗?”

药山禅师与鱼朝恩的另一段对话尤其具有这种“妙高顶上,不可言传;第二峰头,略容话会”的性质。有一天,鱼朝恩问药山禅师:“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中,有‘黑风吹其船舫,飘堕罗刹鬼国’的说法,什么是‘黑风’?”

“鱼朝恩!你这呆子,问此何为?”药山反问。

那鱼朝恩乃当朝天子跟前红人,几曾有人敢如此冒犯他?听到药山禅师如此诃斥他,不由得心头无名火起,脸色勃然大变,正要发作,药山禅师已经呵呵笑了起来:

“这就是黑风吹其船舫了!”

在佛教里,尤其是禅宗,特别讲究心证神会的工夫,讲求不言而喻、无言而化的境界,认为言语只是一道沟通心意的桥梁,而不是左右心灵的桎梏,类似的情形见之于德山棒,见之于临济喝,见之于大慧宗杲禅师的犀利机锋。那时有一个将军兴冲冲的声言要出家,大慧禅师袍袖一拂拒绝了他:

“你家中还有妻子儿女,不行,时候未到!”

将军立刻坚决的说:“这些我都能放下,我可以不要妻儿!”

大慧禅师还是不准,让他回去了。将军经过了这次挫折,就更加沉潜修炼,果然仪行举止很快就不一样了。有一天,他一大早就来寺里参拜,端庄地向禅师请安:“除却心头火,特早礼师尊。”

大慧禅师有意考量他,就故意数落他:“缘何这么早,不怕妻偷人?”

将军听了,面色大变,是可忍孰不可忍:“你这老和尚,焉敢乱开言?”

大慧禅师于是蔼然一笑的说:“轻轻一拨扇,炉中又冒烟!”意思是说:我不过稍微拿话撩拨了你一下,你这嗔恨的炉火就又开始冒烟了?可见这时候出家还太早了些,还是再等几年吧!

古德的见闻觉知,往往能超脱世间颠倒取相的偏执,而进入无执无染的洞天,他们的奇异,不奇在言语文字上,而是奇在明心见性上,“百千灯炬常照明,向夕未尝知有暗”,他们是在一片绝顶光明的世界中呼吸的人。

以上我们谈过了古德的奇事,下面我们接着讲古寺的奇事。大家应该知道:中国的第一座佛寺就是汉朝的白马寺,传说东汉明帝永平年间佛法初传中国,是由印度迦叶摩腾、竺法兰两位法师用白马运经东来,所以就取名叫“白马寺”。因为因缘殊胜,上自王公大臣,下至士人百姓,都欢欢喜喜信奉了佛教,如此一来,就引起了原本盛行的道教抗拒,展开了一场中国佛教史上有名的佛道斗法事迹,一边是气焰薰人的道士,一边是两位平常的法师,比试开始的时候,道士们说:

“先比辩才。你们这些和尚不是以善说义法而自诩的吗?那就先比论说好了!只要你们说一个道理,我们就能接着说二个道理,你们若能举一,我们必定反三。有什么高深大论尽管道来!”

迦叶摩腾听了,就慢慢地把一只脚提起来,举向空中,微笑说:“阿弥陀佛,我已经举一了,请你们举二!”

那些道士面面相觑,被难住了,好半天都想不出破解的方法,就换个方式比:

“我们来比理论。你们佛教自称‘内学’,称我们是‘外道’,可是古往今来讲内外的,总是内不比外大,所以,你们的内学小,比不上我们的外道大!”

迦叶摩腾合十作礼,慢慢的开示解说:“天子居内宫,百姓居外城;内宫虽小,天子却大。一沙一石能容三千大千世界,沙石虽小,却比世界大。心在体内,手足在体外,心的活动无量无边,手脚的运作却很有限,这又是外不如内。仔细想想,佛教的内学比外道大太多了!”

道士们强辩无效,为了挽回颓势,终于使出最厉害的本领来:“比法术吧!”

于是桌分二排,一排放置道教的经典,一排是佛经和舍利,只见道士们手捏七罡脚踏五行,口中念念有词的举起三昧真火,要烧去佛经舍利,念着念着,他们自己的经书烧了起来,佛经反而放出光芒。这时候迦叶摩腾袍袖一挥,纵身飞上天空说法:

“狐非狮子类,灯非日月明;池无巨海纳,丘无山岳嵘。”

意思是说:你们道教的气度像狐狸一样小,和我们有狮子一般气度的佛教不同;你们的经书教条像灯火一样,和我们如日月之光的佛典经藏比起来,更加不可同类而语了。而道教的理论如果是小小池塘,那么佛法就像大海一样的空旷广阔;你们的道行如果是小山丘,那么佛教的神妙就是古木参天的千岩万壑了。

这次比试之后,佛教便在中国深深的扎下了根,不但人才辈出,而且基业辉煌,而白马寺便也成为中国佛教史上的首刹道场,一间间寺院随之兴建起来,中国佛教的奇花妙果之所以代代繁衍,就是从煌煌的白马寺发展出来的。

四、因果和轮回的奇事 

关于因果和轮回方面的奇事很多,首先,我举出两件同样发生在金山寺的故事给各位参考。

王阳明是明朝有名的理学大儒,有一次到金山寺去游访,看见寺内外山水清幽,风清气爽,一时诗兴大起,就在壁上题了一首诗:

“金山一点大如拳,打破维扬水底天;闲依妙高台上月,玉箫吹彻洞龙眠。”

这首诗自此流传下来。

他在游山之时,途经山后的一间关房,看见房门用封条封住,因为年岁久远,封条都已经斑剥碎散了。他忽然觉得一切十分眼熟,好像从前曾经来过此处,但是思前想后的想了半天,自己的确未曾到过金山。王阳明禁不住好奇困惑心的驱使,就特地礼请寺僧打开关门一看,寺僧原本不允,因为自从五十年前住持封关后,寺里即规定任何人不得擅自开启,怎么能破坏寺规呢?后来实在拗不过王阳明一再恳请,终于把关门打开了,王阳明持烛进到关房里,只见一僧坐化,面貌长得和他一模一样,墙壁上也题有一首诗:

“五十年后王守仁,开门犹是闭门人;精灵闭后还归复,始信禅门不坏身。”

原来,这个坐化的老僧乃是他前世的肉身。

另外有一位张方平,是宋朝的名臣,苏东坡曾经做过他的部属,后来,苏东坡到徐州任太守的时候,就邀请张方平一起到金山寺去游赏。张方平走到地藏院的时候,突然觉得眼前的事物熟悉得很,心内忽然有所觉悟,就叫人拿来一把梯子,爬到屋檐上观望,这一来就在屋瓦间发现一本用绢布写的楞伽经,经文没有完全写完。张方平一时愿心大发,提笔要将未竟的经文写完,才写了几个字,发现自己的笔迹和经上的墨迹一模一样,忽忆起自己的前身原是地藏菩萨的侍者,一时恍然大悟,痛哭流涕,勘破尘世出家了。苏东坡为了感念这一件奇事,就自告奋勇把经文写完,到现在,东坡居士的真迹还刻在金山寺地藏院的墙壁上。

关于因果轮回的奇异事迹,悟达国师的罹患人面疮,修制慈悲水忏的因缘,也是千古传奇、脍炙人口的奇谭!

悟达知玄禅师尚未显名于世时,一天途经京师,看到一位西域异僧身患恶疾,人皆厌其恶臭,拂袖而去,只有禅师耐心的为他擦洗,照顾他的疾病。病愈后,这位出家人就对禅师说:

“将来你如果有何灾难,可以到西蜀彭州九陇山间二松树下找我,以报今日活命之恩。”

禅师后来德风日播,朝野上下景仰,唐懿宗尊为国师,钦赐檀香法座,极尽优厚。一日膝上忽然长了个人面疮,眉目口齿俱备,每以饮食喂之,则张口吞啖,和常人无异。国师遍揽群医,都无法医治这个人面疮,正在束手无策,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忆起昔日西域异僧的言语,于是依约来到九陇山,只见烟云飘渺间的两棵青松苍然挺立,一道银带似的瀑流,从两座耸入云霄的山岩间倾泻曲壑,气势滂渤。放眼望去,蓄着短髭的西域异僧早已站在松树之间,含笑迎接国师。国师道明来意,西域异僧怡然答道:

“不用担心,用这清泉洗涤,便能免去病苦。”

悟达国师正待掬水洗涤疮口的时候,说也奇怪,人面疮竟然开口说话了:

“慢着!你博通古今,可曾读过西汉书吗?”

“读过!”

“既然读过,你还记得西汉时代袁盎杀晁错的事情吗?你就是袁盎来转世,而我就是当年被你腰斩于东市的晁错,十世以来,轮回流转,我一直在找寻湔雪冤仇的机会,可是你舍身入佛,十世为高僧,持戒谨严,苦无机会可以下手。直到最近你因为集朝野礼敬于一身,起我慢心,损及道行,因此我才有机可趁,附着你身,不过我现在蒙受迦诺迦尊者慈悲,以三昧法水洗我累世罪业,从今以后不再与你冤冤相缠。”

悟达国师听了人面疮这一番振振言辞,惊悚不已,不觉汗如雨下,连忙俯身捧起清水洗涤,突然一阵剧痛,彻及骨髓,一时闷绝过去,等到苏醒过来时,膝上的人面疮不见了,眼前也没有了西域异僧,只见两松中烟霭渺杳,山岩间清泉潺潺,诉说着千古的故事。

从佛教的立场来看,生死的因果和轮回的时空都是无限广阔,息息相关的,只看你能不能憬悟知觉而已。只要能觉,那么回过头来看看这些本省和大陆的奇事,想想这些佛身和净土的奥妙,听听这些古德与古寺的奇谭,参参这些因果与轮回的灵异,就知道这一切诸法从因缘生,从因缘灭,其实是稀松平常,一点也不稀奇。一点也不怪异的。

今天晚上,感谢各位来听讲,我们明天将继续讲“佛教奇理谭”,明天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