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拉日巴尊者最后的嘱托:不要做表面的功德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7-5-7 15:48:08 繁体字 

米拉日巴尊者最后的嘱托:不要做表面的功德

米拉日巴在圆寂前跟弟子说:“又有某些只有少量福德的学佛人,为了今生的名闻恭敬,表面上东做佛事,西做功德;实际呢,他供施一百,心里却想收回一千。这些贪求果报而行佛事的世俗人,就等于把毒药混在美味里进食一样。所以你们不应该为了今生的名闻恭敬而饮下这个‘好名’的毒药。那些表面上是佛法,而实质上是世法的事,你们都要彻底舍弃,一心精进,修行纯净的佛法才好。”

诸弟子又请问尊者说:“如果对于众生有利益,我们是否可以行一点点世法?”

尊者说:“行世法的动机,如果丝毫也不是为了利已,那是可以行的。可是照这样行,实在是太困难了。如果为了一己的贪欲而行利他,则自利尚不成,更谈不到利他了。就像不会游水的人去游水,不但游水不成,反而为水所淹死一样。所以在没有证得实相空性以前,最好不要谈利生的事业!已无修证,就要利生,等于瞎子引盲人,最后终究要堕入自私的深渊中去。

虚空无尽,众生亦无尽,自己修行成就了以后,度生的机会实在太多了;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以度化众生。在未成就以前,你们应该以‘清净意’发‘大悲心’,为利益一切众生的缘故而勤求佛果。放弃衣食名利的思想,身耐劳苦,心负重荷,如是修行才是。这就是度众生,也就是修行入道完成自他一切的究竟利益。

达真堪布开示说:现在很多人都说,“我是为了众生,为了佛教的事业”,但都只是在嘴上这么说说。没有看破没有放下的时候,真正要做到很难。如果你完全是为了众生,为了佛教的事业,这样你在精神上不会有压力,心里不会有烦恼,因为你放下了。没有“我”,没有我执,就没有欲望。没有欲望就不会有失望,没有盼望就不会有绝望。你失望了、绝望了,心里难受了、痛苦了,说明了你这是空话,不是完全为佛教、为众生的。

现在说这种话的人特别多,“我是为佛教事业啊,我们要弘扬佛法,没有资金不行。”虽然也是这么回事,但是你心里还有那么多烦恼痛苦,这都不是真正清净的发心,别找借口。你想做买卖,却没有那个能力,怎么做啊?再找借口也没有用,还是没有这个缘分,没有这个福报。

饶益众生也是,应该从身边这些众生做起;做事情也是,应该从身边这些小事做起。连家务都干不好,还想做其他的事情,这是不可能的。机缘成熟了,你就能做;机缘不成熟的时候,你再着急也没有用。有什么样的缘就结什么样的缘,这就行了。暂时没有什么事做,那就是这样的缘分,就在家里呆着呗!现在有事做了,那也是这样的缘分,就去做呗。包括做家务,都不能懈怠懒惰,这是造业,是一种过错。你不懈怠不懒惰的情况下,也尽心了尽力了,不赚钱就不赚钱呗,饿点就饿点呗,没有事!其实我们还没有完全按照佛的要求,没有完全按照佛法去做。如果完全按佛的要求,这都没有什么。

我们要学习米勒日巴的精神。我们谁都没有穷到米勒日巴的程度。实在不行,我们可以不住楼房,可以去住平房;实在不行,我们可以去盖草房。人都有欲望,有欲望就不行了。住别墅,住草房,就这么个缘分,这么个因果。但是我们的心不行。住草房的时候,你觉得能住上瓦房就行了,要求不高。你真住上了瓦房,又不行了,想住楼房。你真住楼房了,还想住别墅。你真住别墅了,还想住皇宫里。你现在觉得,我有一千万就够用了,可以做这个、做那个,可以舒舒服服地活着。现在你的欲望就能达到那么个层次,你真有了一千万的时候,你的要求和欲望就高了,一千万对你来说什么也不是,还想要一个亿,又追求,又痛苦。真有了一个亿,还不行。人就是这样,贪得无厌,没有知足的时候!现在我们看,住别墅和住草房有什么区别?如果没有欲望的话,都一样行;有欲望的话,一样不行。

佛法岂是廉价的交易品,我们和佛菩萨的往来,是信仰清净的增长,是积厚善法功德的势力,是踏入选佛场的门槛,不过是借用经咒的净化和诸佛感应接心。

有一位信徒,用袋子装了一百两黄金,送到寺庙给诚拙禅师,说明是要捐助建筑讲堂之用。禅师收下黄金,就忙著处理别的事,信徒对此态度十分不满,心想:一百两黄金可不是个小数目,怎么这个禅师拿到这笔钜款,连个谢字也没有?于是就尾随禅师的后面提醒道:“师父!我那口袋子装的是一百两黄金呀!”

禅师淡然的应道:“你已经说过了,我也知道了。”信徒更是生气,提高嗓门道:“喂!师父,我今天捐的是一百两黄金呀!难道你连一句谢谢也没有嘛?”

禅师刚好走到大雄宝殿就停下:“你捐钱给佛祖,功德是你自己的,如果你把布施当成一种买卖,我就代替佛祖向你说声:谢谢!从此你和佛祖银货两讫!”

憨山大师小时候在家门口偶然看见几位脚僧,肩挑著瓢笠等什物,远远地走来,便跑去问母亲:‘他们是什么人呀?’‘那些是行脚的挂搭僧。’他听了暗自高兴,又到门外去看,见行脚僧来到树下,把担物放在树边,然后向他母亲问讯化斋,母亲忙著去烹茶烧饭,对僧众非常恭敬。行脚僧吃过斋饭后,挑起担物,举起一只手向他母亲致谢,母亲见了急忙避开,恭敬地对僧众说:‘勿谢!’僧众便径直上路去了。

当行脚僧去远后,他不解地问母亲:‘僧众如何如此无礼,吃了斋饭也不说一句感谢的话?’‘僧众要是感谢我们,我们就求不到福了。’母亲解释说。听了母亲的话,他心里暗自想:‘这样看来,僧众的确是人间最高尚最伟大的人了!’从这以后,便时刻发心想出家修行了。

这这两故事,警醒我们布施时要能不住相,不可以把布施当成银货买卖。三宝是无上的福田对境。佛陀把布施福德的果喻为虚空,果亦是从因中来,在布施时心如虚空坦荡无为,没有亲疏好恶的拣择,果报就能像虚空广大殊胜。要如何做到视一切众生如赤子,能内破悭吝心,外行利益事,有三种妙观可以培养我们如虚空廓然的平等心。

《解深密经》里观世音菩萨问佛陀说:“世尊,如果一切菩萨都具足一切无尽的财宝,用来资助众生,成就他们的悲心,那么为何世间仍然有贫穷的众生呢?”

佛陀告诉观世音菩萨说:“善男子,这是众生自己本身的业力使然啊!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一切菩萨都是怀着饶益一切众生的心,又具有无尽的财宝,如果众生不是因为自己本身的业力障碍福报的话,世间怎会有贫穷众生呢?这种情形就像饿鬼道众生,受极大热渴苦恼的逼迫,即使他们见到大海水,才一张开口,整个大海水都干涸枯竭了,这并非大海的过错,而是饿鬼道众生自己业力不可思议的缘故啊!所以十方世界菩萨所布施的财宝,犹如大海般无穷无尽,菩萨的悲心,也无半点分别,是众生自己本身业力之故,才会有贫穷众生啊!如同饿鬼道众生,因自己恶业业力招感,才无水可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