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短暂的痛苦,来解决长远的痛苦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净界法师 发布时间:2014-4-15 13:31:07 繁体版 

用短暂的痛苦,来解决长远的痛苦

什么叫精进呢,《广论》当中提出了两个定义。就是当我们在断恶修善度众生的这个三大的修学过程当中,你要保持两个状态。第一个,其心勇悍,你的心是勇猛强悍,没有怯弱,退怯之心,这第一个;第二个,你是无有颠倒,你是跟整个大乘的空假中三观智慧相应,你不是盲目的冲刺。

我想我们在进入菩萨道的法门修学的时候,你会知道佛教的法门的修学,它都是跟心地法门有关系。其实我们刚刚讲心力跟法力,它不是绝然,心力中有法力,法力中有心力,因为它法力是带动心力的,所以几乎我们从前面的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看到现在,所有的法门都是约心安立。

比方说精进,什么叫精进,说诶,我一天念十万声佛号,你不一定精进喔。精进是你在做功课的时候,你有两个条件要具足,第一个,其心勇悍,你就有强大的意乐、欢喜、好乐,你对每一句佛号,充满了调伏力、引导力,我要厌离娑婆,欣求极乐,你的心态是调整得非常的圆满,其心勇悍。

第二个,无有颠倒,你要知道随时调整自己,跟智慧相应,如果你这个佛号念得很勉强,念得很苦苦恼恼,不叫精进,那是在做功课,谈不上说精进。所以这个精进的条件是两个条件,第一个,其心勇悍,第二个,无有颠倒,这个安立做精进,就算你一天只念一千声佛号,但是你的心,是其心勇悍的,是无有颠倒的,这个就叫做精进了。

好,我们看看它的加行,看第一个加行,就是怎么样培养我们其心勇悍,怎么样培养我们无有颠倒的这两种心态呢,看《广论》怎么说,请合掌:

《广论》云:若谓舍手等,是我所怖畏,是未察轻重,愚故自恐怖。无量俱胝劫,曾多受割截,刺烧及解裂,然未证菩提。我今修菩提,此苦有分齐,为除腹内病,如受割身苦,诸医以小苦,能治令病愈,故为除众苦,小苦应堪忍。菩萨行者于中善自思惟,得于诸断恶修善之行,破除怯退之心,生起精进勇猛之力。

好,我们来看宗大师,对这个精进生起的心怎么说,他说:如果一个人行菩萨道,他发了菩提心,假设以布施来说,那布施的最圆满的阶段,不是布施外财,连内财的手足身体都要布施。有些菩萨说,那这样子我非常害怕,这很痛苦的,那你这样的想呢,你是没有真正观察到整个生命的一个轻重的因缘,所以你产生痛苦恐惧。

怎么说呢,因为在我们无量俱胝劫的生命当中,其实,我们堕落到三恶道的过程当中,曾经受到三种的严重的伤害。第一个,割截,我们在堕三恶道的时候,我们的身体曾经被刀子切成一块一块的;第二个刺烧,我们曾经被人家用那种尖锐的铁器刺在我们的身体,然后用种种的火燃烧;第三个解裂,解裂就是两个很硬的石头,产生强烈的压迫,让我们身体产生破裂,我们过去生在三恶道的时候,我们的身体曾经受到割截、刺烧、解裂这种重大的伤害,但是这种伤害的痛苦,对我们来说呢,然未证菩提,这种痛苦毫无意义,一点对生命的增上都没有帮助,所以这个三恶道的痛苦是白受了。

那么反过来,我今修菩提,我们在修菩提当中,当然我们在修习圣道的时候,我们要静静的拜八十八佛,不能拜要他拜,在念佛的时候也是一样,那么我们要去忍受这种天气的炎热,流汗,乃至于身体的这种酸痛的痛苦。但是你要知道,这个痛苦跟以前的痛苦不一样喔,第一个,此苦有分齐,这种痛苦它是在你的忍受范围,不像以前受的割截、刺烧、解裂的痛苦是超越你的忍受范围,至少修行的痛苦,是在你的忍受范围之内。

讲一个譬喻,比方说我们身体长一个毒瘤,我们必须把这个毒瘤给切除,在切除过程当中,当然会有一些细微的痛苦,所以这个佛陀这个大医王,以短暂的痛苦来治疗我们的病。所以这个痛苦有两层意思,第一个,是在忍受的范围,第二个,它能够治病,修行的痛苦是非常有意义的,它吃苦是了苦。

我们以前受的痛苦是白受了,你从那边痛苦受完以后,你没有产生一点的增上的力量,你从痛苦当中,一点都没有得到任何启示,没有。但是修行的痛苦会消除罪障,会启发我们增上的出离心,所以,故为除众苦,小苦应堪忍。

所以菩萨行者呢,从这个地方思惟,所谓的痛苦有两种,一种是无意义的痛苦,第二个是有意义的痛苦。我们应该要接受有意义的痛苦,而放弃无意义的痛苦,消除这种修行的退怯之心,生起精进勇猛之力。宗大师这段的开示,是讲什么意思,我们解释一下。

这我们一般人,修行很难,难在哪里呢,因为它不是一百公尺的短跑,你不是说只是修行三五年,你一辈子都要修行。所以这个长时间的马拉松赛跑,很多人前面几年拼得很厉害,到最后慢慢懈怠下来,因为那个长时间的用功,是非常不容易。

所以一般到了老参的时候,做功课就开始悠悠泛泛,初学者还不错,老参悠悠泛泛。这个时候,我们就要思惟了,你为什么要求你不断进步呢?因为你现在就是说,我们面临的是一种轮回的痛苦,就是说,你今天不提起精神,做重大的加持,你来生会继续轮回下去,那么轮回下去,你遭受的痛苦更厉害。

如果你觉得拜佛、念佛、持咒,提前起床很痛苦,你不去做,但是你今生不处理生死问题,你来生遇到更大的痛苦,更大的痛苦你开始修行,你还得乖乖的走这条路,你还是要提前起床,每天强迫自己拜八十八佛念佛持咒,做种种的功课,换句话说这种痛苦,是必经的过程,你早走,你这个问题早点处理对你越好,你说不着急我来生再做,今生没有往生,下次再来一次,你每一次的生命,你要受到轮回的痛苦,而这个痛苦是白受了。

所以你既然要走,你就早一点处理,是这个意思。就是说,修行很痛苦,是的,但是你不修行更痛苦,就是这个意思。你现在可以选择,我们必须用短暂的痛苦,来解决长远的痛苦,因为你没有退路,你不是说你闪过了眼前的痛苦,你就可以快乐。因为你这个眼前的痛苦,是必经的过程,你不去走,你就要经过轮回的痛苦,然后你下一次觉悟的时候,你还是要走这条路,迟早要走。

所以这个地方意思就是说,既然是要走,所以我们要产生勇悍之心,迟早要面对的,你就早一点面对,你就不要再退怯了,是这个意思。所以它这个六度,它每一度都是要先调伏你,对身体的执着,引导你一种勇悍,它完全是调伏力引导力智慧的一种观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