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生命的呐喊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4-1-18 20:59:25 繁体版 

倾听生命的呐喊

一头牛的死亡

四五个穿长筒胶鞋的屠夫把一头牛拖进了屠宰场。他们将牛的脚用绳子套住,然后使劲一拉,“扑通”一声这头牛就倒在了遍地污血浊水的泥地上,四只脚迅速被紧紧绑成一把。它一直在拚命挣扎,几次试图站起来,立即有一双手重重地按在头上。另一个屠夫操刀走来,伸出带血的左手熟练地摸准了下刀部位,然后右手持刀猛地一下割断了牛的咽喉,顿时有一股热血喷射而出。牛在血泊中痛苦地翻动、抽搐……屠夫的刀再一次刺向咽喉深处,又一股冒着热气的红血混合黄色的胃液涌出。牛的双眼鼓得滚圆,它想大口喘气,可是嘴巴上已被绳扣死死套住,它只能沉痛地从血肉模糊的喉管中发出几声被窒息的呼噜声。最后终于无力地垂下了拖着舌子的头颅。

这头躺在自己的血泊中,肢体仍在抖动的牛,马上又被几个屠夫拖到旁边。一把锋利的屠刀残忍地将牛皮与身体剥离。片刻工夫,整张牛皮被掀开,露出了白生生的肉体。接下来屠夫又将牛肚子剖开,从里面掏出一团团还冒热气的内脏。心、肝、肠子等五脏六腑摊在血污的地上……

以上是摄象机录下的某屠宰场杀牛时的实况镜头。

平时我们心安理得品尝着牛肉美味的时候,根本不会去想一头牛怎样变成一碟牛肉的过程。看过这些血淋淋的画面,不知你是否还能咽得下这口牛肉?

黑箱里的血腥

当我们津津有味地享受着各种动物制成的美味佳肴,是不是想过这些动物也是一条有血有肉的生命,它们对痛苦的感受与人类并无明显的区别。当我们不慎被一根针刺破手指头时便会痛得叫起来,并且还以“十指连心”、“痛得钻心”来形容这种感受。人类是这样,难道这些牛、羊、猪、狗等动物被一把尖刀一次两次地捅进心窝,割断喉管,它们却不会“钻心地痛”吗?甚至在它未完全断气时就被剥皮、开膛、砍头、剁腿……试问:我们人能够忍受这样的痛苦吗?把人所不堪忍受的痛苦强加于不会说话的动物身上,莫非这就是所谓高等动物的人类优于低等动物之所在?

但是,古往今来的人们就是这样习以为常地将无数生灵烹调成一道道佳肴。在人们眼中,无论什么动物都不过是人的一道菜而已,其他的问题根本不值得去考虑。而且随着人们口味的畸型膨胀,对动物的吃法也不断花样翻新。什么“生吃猴脑”、“活吃三叫鼠”、“人吸蛇血”、“活鳖药膳”、“活鱼三吃”……这种种希奇古怪的吃法,无非总是将活生生的动物慢慢折磨虐待至死,以满足食客扭曲的饮食心理。

记得一位名人曾经说过:“假如全世界屠宰场的围墙用玻璃做成,人们将不会再吃肉。”我们真希望如此!但是对动物的虐杀悲剧,并不全是在屠宰场内发生,而是几乎每天都在我们身边上演。甚至在好多情况下,我们自己就是这幕悲剧的导演。

我们每天在厨房里切菜时,不知你注意到没有:一尾活鱼被砍下头时,它的腮仍在一张一合,尾巴则痛苦地伸展、抽搐;当我们把鲜活的泥鳅倒进烧红的油锅,慌忙扣上锅盖时,它们在里面“嘭嘭”地跳动,那声音令人心惊;当我们把一只螃蟹剁成两半时,它的蟹钳仍紧紧抓住菜刀不放;我们宰杀青蛙时,它的头已经被斩掉,仍然用它的前肢去模原来有头的部位,却怎么也模不着……目睹这种情景,恐怕稍有一点恻隐之心的人都会黯然神伤。

从古至今,人们就是这样,仅仅为了满足从舌头到咽喉这一段味觉的享受,而使无数生灵成为刀下的冤魂。千百年来,我们这张嘴究竟吃掉了多少生命,恐怕用世界上最先进的电脑也无法准确地统计。从生猛海鲜到飞禽走兽,从家养肉禽到野生动物,凡是空中飞的、水里游的、地上爬的,一概难逃人们这张贪婪的嘴。因而,我们的身体名副其实地成了动物尸体的坟墓!

已经进化到二十一世纪的文明人类,一切善良的人们!是不是到了该冷静反省的时候?

动物也有情感

其实只要我们平时稍微留意一下,就会晓得,动物同人类一样,它们既有强烈的求生畏死的本能,也有自己温磬的家庭生活和丰富的感情色彩,它们的“夫妻”“亲子”之情,以及“忠诚”“报恩”等美德也一直为人所赞叹。

约翰·穆尔曾经这样写到:“动物的爱,希望与恐惧与人类没有什么两样,它们就像阳光,出于同源,落于同地。”

一对昼夜相伴的鸳鸯,其中一只不幸身亡,另一只不久也会忧伤而死。那些养过宠物狗的人可能也会注意到,当一窝狗崽被卖掉时,狗妈妈满屋子乱窜,焦急地寻找它的孩子那种令人心酸的情景。

据屠夫说,待宰的牛、羊等动物也会象人一样地流眼泪,有的甚至会弯下前腿,跪地求饶,只差没有说话而已。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刀下留情呢? 

我们不妨再来看看下面几个真实的故事: 

在我国可可西里地区。有一天,某猎人正追杀一只藏羚羊,眼看猎物走投无路,突然这只藏羚羊不再奔跑,而是面对猎人跪下了。“奇怪,这个畜生还会求生?”猎人思忖着,但它并未因之而动恻隐之心,举枪将近在咫尺的这只藏羚羊打死了。 

回到驻地,一解剖才发现,这只羊的腹中竞有一个胎儿,猎人怔住了:“这是一个就要生产的母亲!”猎人明白了,它的求饶是为了孩子,猎人的铁石心肠融化了。“我干了些什么?真是禽兽不如!”终于,这位猎人丢掉猎枪,金盆洗手。

古代,有一位学士名叫周豫,一次,在烹调鳝鱼时,见热锅里有只母鳝总是向上曲拱身体,甚感蹊跷,剖开后发现腹中有仔,才知道这条母鳝曲身避汤的原因是为了护仔。周豫被此情景感动,从此不再烹鳝。 

三国时曾发生过这样一个故事,蜀国大将邓芝远征涪陵时,有一天见一只猿猴抱子于树上,他以弓弩射中了猿母,想不到猿子竟然为母亲拔箭,并立即用树叶敷住创伤。邓芝见之动容,自叹不如,投弩于水中。

古代先哲曰:天地之大德曰“生”,宇宙之大德曰“慈”。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孟子曰:“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

从餐桌上做起

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天地间的每一条生命都是大自然的造化,都与人类一样有自己生存的权利。我们实在不应该去人为地造成动物的“妻离子散”“骨肉分离”,去粗暴地剥夺它们生存的权利。如果我们为了满足一时的口欲,而以各种残忍的手段来摧残生命。这种滥杀无辜的行为到头来难道不会使人类自掘坟墓吗? 

我们知道,“人性”的堕落并不是一夜之间的事,它总有一个下坠的变化过程。这个过程也许就在人们习以为常地将尖刀捅进动物心窝、开水烫毛、剥皮开膛时;也许就在人们不厌其烦地欣赏锅盖下鳅鱼发出的“嘭嘭”声时;也许就在津津有味地生吃猴脑时;在闭目回味“三叫鼠”的滋味时;在动物养殖场兴奋地观赏老虎、狮子撕裂小猪、小羊的节目时……

我们每天收看电视、阅读报刊的时候,常常被一件件触目惊心的凶杀、强暴案件所震惊。我们惊叹那些把人戳上几十刀、或砍成十几块、那些剜眼剁指、硫酸、开水泼身等令人发指的暴行;那些父子相残、夫妻反目喋血的惨剧……这个时候,我们也许会惊讶地发现这些残忍、惨无人道的手段,怎么同人们平日对待动物的行为有着某种惊人的雷同!

古人云:“千百年来碗里羹,怨深似海恨难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屠门夜半声。” 

英国著名的华尔绪博士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要避免人类的流血,必须从餐桌上做起。” 

他们的话是不是有点道理呢? 

如今我们生活在城市中的居民,已经很少听到被屠宰动物发出的惨叫。然而,在这里我还是禁不住合掌祈请一切慈悲的人们:希望在你们生命的每一天里,都能够随时去关注、去倾听一下,身边每一条生命所发出的,那些有声或无声的生命的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