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失西方的「高僧」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9-1-23 21:56:11 繁体字 

错失西方的「高僧」

悟开法师宿世善根深厚,然而好胜心切,志在参禅,藐视净土。后来参加念佛法会,对净土渐渐生起信心。可他眼高手低,修行无法相应。印光大师对他严厉批评,可他固执己见,不肯听劝。

一年冬天,悟开抱病回山,和师兄聊起外面的事,还没讲完,就突然说不出话,第二天就去世了,也没什么祥瑞的感应。杨次公道:爱不重不生娑婆,念不一不生极乐。悟开也不是不相信有西方极乐,但他执着的爱根在心中牢固纠结(求明心见性,求临终现瑞相,这些都是他爱根发露的表现),致使念头不一,平生虽求生西方,最终却成画饼。

天台宗祖师谛闲法师的徒弟显荫,人很聪明,十七八岁就出了家。二十岁任上海《世界佛教居士林林刊》编辑部主任。显荫气量太小,一点委屈都不能受。初次讲经完毕,师父并没说他讲得不好,只说声音太小,就这一句话,显荫立刻病倒。谛闲法师心疼徒弟,从此不敢说一句重话,显荫变得越来越傲慢。

印光大师也委婉地劝他:你年纪还轻,最好韬光养晦,致力修持,等到功夫深入,再出来弘法,利益人天。显荫不仅得到谛闲法师天台宗的真传,又去日本学习密宗,成为灌顶大阿闍黎,也就是说,人们只要接受他的灌顶,都能即身成佛。

显荫在日本考察日本佛教现状,草拟“远东佛教协会组织大纲”。学成回国,谛闲法师说:“你名声很大,可惜没有真用功,应当闭关三年,好好用功才行。”一听这话,显荫心如刀割,当天就病了。第二天带病前往上海居士林,过了一年就去世。

显荫平时,举手投足之间,都把自己定位在法身大士的标准;而他平常又不常念佛,因此临终时虽有多人为他助念,显荫本人已经糊里糊涂,不省人事,佛也不会念,咒也不会念,还不如肯老实念佛、不识字的老太婆,显荫还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显密圆通、举世无双的大法师。印光大师惋惜显荫不自量力,仗着宿有慧根,枉作二十三岁的短命糊涂鬼,如果他肯谦卑好学,定能成就一番伟业。

下篇:吉凶之兆,萌乎心而动乎四体 上篇:你找到适合改过行善的方法没 欢迎转载 微信QQ号 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