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与提婆达多过去的因缘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7-12-2 12:15:11 繁体字 

佛与提婆达多过去的因缘

过去,佛陀在罗阅祇耆阇崛山弘法时,身患风疾,医王祇域为佛开出以三十二种药物调合成的药酥,每天必须服用三十二两。而心高气傲的提婆达多,对佛常怀嫉妒,总是期盼与佛并驾齐驱,当他听到佛陀服用药酥,心中贪求恋慕,也想服用与佛相同的药方,便敕令祇域:“当为我调配与佛相同的药方!”于是祇域只好为他调配药酥。

祇域将药酥交给提婆达多,并告诉他:“每日服用四两。”提婆达多好奇地问:“佛每日服用几两?”祇域回答:“三十二两。”提婆达多随即说:“我也要服用三十二两。”祇域劝告:“如来之身与你不同,你若服用过多,反而会引起身体更多的病痛。”提婆达多不服气地说:“我身与佛身有何差别?我若服用,一定能消化受用,你尽管把药酥交给我。”祇域无奈地将药酥交给他。提婆达多效仿佛陀日日服用三十二两药酥,强大的药物在提婆达多体内流窜,然而他的体质虚弱无法吸收药效,全身肢节极为疼痛,呻吟哀嚎,令他愦恼不已。

世尊在定中观见提婆达多身受痛楚,心生怜愍,以神通力从耆阇崛山上遥伸其手挲摩提婆达多的头,全身的痛患即时消除,舒畅无比。提婆达多获得痊愈,知道是佛伸手为他解除病患,却傲慢地说:“悉达多所弘扬的法门,不为世人采用;所以悉达多又学习医道,使人认识他、跟随他。”

佛的侍者阿难尊者听到提婆达多这一番话,心中既气愤又难过,长跪合掌向佛请教:“世尊!提婆达多不知感恩您教导他修习佛法,而您又慈愍为他解除病患,他却说此不善之言;是什么因缘,让他对世尊恒生嫉妒?”佛告诉阿难:“提婆达多不是今日才心怀不善中伤我;过去世时他也常恶心杀害。”阿难问:“不知提婆达多屡次伤害您的因缘为何?”佛就对阿难说:“善听!我当为你说。”阿难恭敬地回答:“是的,世尊!我必当专注一心聆听。”

佛告阿难:过去久远无数劫前,在此南阎浮提的波罗㮈大城,当时的国王,名叫梵摩达,个性非常残暴无慈悯心,好乐种种奢侈淫欲,常心怀恶忌,喜爱伤害他人。有一天,梵摩达王忽于梦中,看见一头野兽,全身长着金色毛发,每一毛端都放射出金色光芒,照耀左右都成了一片金色。梵摩达王从梦中醒来,心想:“世上必有如我梦中所见的野兽,我要命令全国的猎师,帮我狩猎得到它那金色的毛皮!”梵摩达王立即下令召见全国猎师,并告诉他们:“我梦见一头从未见过的野兽,全身金色,每一根毛端都放出光明,殊妙晃朗;我想国内一定有这样的奇珍异兽,你们要广行搜索,若能捕猎得到它的毛皮者,能获得重赏,而且七世的后代子孙,享用爵禄不虞匮乏;但是若你们不用心寻觅,未能捕猎到它的毛皮的话,我将把你们及你们的族人诛杀灭尽!”

诸猎师听到梵摩达王的命令后,个个忧愁愦恼不已,却又苦于无计可施,便聚会一处,共同商议:“国王所梦见的野兽,从未亲眼目睹,到底要从何处寻觅呢?若不能觅得,王法难违,我们恐难逃死路啊!”谈到这里,众人更增闷恼,又有人说:“国内山泽中,毒虫猛兽众多;若为寻觅那头奇兽而远行,恐怕尚未找到就已丧身于毒蛇猛兽,困死于山林荒野中,不如我们私下劝募一人,让他代替大家远行寻找那头野兽。”

众人一听,纷纷表示赞成,就互相协寻合适的人选,终于选出一位年轻的猎师,大众合力劝他:“你可以尽力到处寻找,若你能觅得野兽并且安全归来,我们会合力把我们的财物送给你;假使你不幸在高山巨泽中遇害,无法生还,我们也会把财物送给你的妻子,以养活家计。”这位年轻猎师听到大家的劝说,看着大家坐困愁城的模样,虽然明知此行的危险性,心中却生起大慈悲心,念言:“我当为这些焦急如焚的众人解忧除恼,即使舍身弃命也在所不惜;我已下定决心,事不宜迟,应立即出发。”

年轻猎师答应了众人的请求,随即准备好行囊,涉险而去。经过一段时日,急着寻找野兽却一无所获的他,已经疲累到身体羸弱、力气衰竭;偏偏又遇到盛暑,而且还走到烫热的大沙漠里,炎热的太阳令他汗水淋漓、口干舌燥,身体因溽热而昏昏欲死,体力不支而倒在地上的他,一时感到无限的苦楚心酸,悲切地大喊:“有谁慈悲哀愍我,能拯济、救拔我的身命?”

这时山泽中,全身金色发毛、每一毛端均大放光明的野兽锯陀,遥闻猎师的求救声,心生怜愍,立即纵身跳入冷泉中,并寻着声音跑到猎师面前,以自己湿冷的身体裹抱住猎人,让猎师降低酷热的体温,它用尽剩余的力气,将猎师拖至水边,为他洗浴,让他好好休息,自己则跑去树林里找到一些果蓏,咬回来给猎师食用。数日后,年轻猎师在锯陀的悉心照顾下,终于恢复体力,他心里想:“这只野兽毛色光明,正是我大王所要捕猎的对象;然而我垂死之际,全赖它才救回性命,我受到它的恩德,未能酬报,又怎能忍心伤害它呢?但是,我若不捕获这只野兽,诸猎师们及他们的族人及党徒,都将被杀戮殆尽。”一想到这件事情,年轻猎师不知如何是好,一时悲从中来,忍不住嚎哭了起来。野兽锯陀就问他:“你为何不乐呢?”猎师垂着眼泪,哭泣着说出心中所挂记的事。

野兽锯陀听完猎师的话,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被捕杀,反而软言劝慰猎师:“你不用为此事忧恼,我的皮很容易取得;无始劫来,我舍身无以计数,从未想过为自己谋得福报与安乐,所以能舍身济拔众生。我今能以我身上的皮,换取诸猎师们的性命,我心欢喜踊跃,如同我自己有所获得一般;但剥取我的皮,莫断绝我的性命,我将身上的皮布施给你,终无悔恨。”

猎师听闻野兽锯陀这一番话,才放下心中的忧恼,以他高超的技术,徐徐地剥下奇兽锯陀的皮,这时野兽锯陀发下大愿:“今我以皮布施此人,救拔彼诸众人所爱之命,以此功德施及一切众生,成就佛道、证无上正等正觉,远离一切生死之苦,永住涅槃寂静安乐之处。”作此愿已,三千大千世界国土六反震动,诸天宫殿动摇不宁,天人们都相当惊讶,共相推寻真相;当他们遥见菩萨剥皮布施,即从天下来到锯陀面前,散花供养,涕泪如雨。锯陀剥去身皮之后,全身赤裸,处处血肉模糊,难可看睹,又有八万苍蝇蚂蚁,聚集其身上唼食,这些蝇蚁还在锯陀身上凿穴寄居,慈悲的锯陀唯恐伤及这些小众生,强忍住身上的痛楚,身不动摇,身行布施,最终死于彼中。这些蝇蚁,缘于唼食菩萨身之故,因菩萨所发愿力所感,命终之后,皆得生于天上。年轻的猎师担着锯陀的皮,安然回到国家,奉给梵摩达王。梵摩达王见了非常欢喜,赞叹此毛皮的奇特乃世之未有,又因喜爱此毛皮细软无比,常用以敷床睡卧,得安隐快乐。

阿难!野兽锯陀者,是我前世;梵摩达王,就是现今的提婆达多;八万诸虫,则是在我成佛,于鹿野苑初转法轮,八万名诸天人闻法得道者。提婆达多于彼时伤害于我,乃至今日,生生世世犹无善心,日以继夜常思相加谋害、中伤我。

阿难尊者及诸与会者,听闻佛所说,都悲伤惆怅,各有所感触,更勤求法要,精进办道。众人当中或证得须陀洹果、或斯陀含果、或阿那含果、或证得阿罗汉者,也有种下成就辟支佛因缘者,更有发成就无上佛道者,或有住不退地菩萨位者,个个欢喜踊跃,敬戴奉行。

典故摘自:《贤愚经·卷第三·锯陀身施品第十五》

 
省思: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提婆达多好乐享受、争强好胜的恶念,使他生生世世犯下害佛、谤佛种种的恶行,最后自食恶果;而世尊无始劫来为济拔众生,世世精勤修行六度万行,头目脑髓布施供养,甚至不念旧恶,不憎恶人,念念均是善念,最终成就佛果。修行学佛就是从“断恶修善”入手;修一切善,无一善不修;断一切恶,无一恶不断,直至善念成片,进而修善不执着善,时时返照自心,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向佛学习,必能成就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