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祸淫--艳星的悲惨结局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6-4-24 19:49:45 繁体版 

天道祸淫--艳星的悲惨结局

中国古人说,写淫荡书籍,传播淫荡色情文化,报应很重,所谓“天道祸淫”发现现实中果然如此。

艳星里的结局最为惨烈的莫过于白小曼。白小曼是中美混血儿,长得极漂亮,全身莹白如雪,每一出现光芒必摄住全场,她和妈妈去半岛酒店喝了个下午茶,就让李翰祥惊为天人,再三说服去拍风月片,出道即被邵氏冠以“林黛以后最大的发现”准备力捧。谁知就因为漂亮,就总有人掂记,白小曼经历复杂,男人毒品黑社会纠缠不清,不到19岁即服毒自杀。她这一自杀反倒为她担纲拍摄的电影《声色犬马》带来意想不到的宣传效果,此片在当年香港大卖,票房口碑都超强,更捧红了许冠文——可算道尽了风月片的嗜血的本能。

艳星最传统的出路,是年华渐老之后嫁作人妇,只是嫁人多半不如意。曾以《女人面面观》(1975)走红影坛的金燕玲,曾经风光大嫁彩蝶轩老板,但最后也以离婚告终,近年中途转性,成为名女人苏丝黄的同性爱侣。而以《风流韵事》一片闻名的上世纪七十年代明星陈萍一直是李翰祥爱将,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慢慢不知所终,专栏作家沈西城提到上世纪90年代曾在台北的下等舞厅里见过她,年近五十了还在那里表演脱衣舞,真是惨淡营生。

与她们相比,将门之后的余莎莉际遇更为惨烈,1973年叛逆少女参选了香港小姐,1977年她拍了影射白小曼事迹的风月片《应召名册》,三点尽露受到热烈欢迎,成为最红的艳星。而就在这一年她毅然洗尽铅华,嫁给了大她二十岁的邵氏性格演员詹森,但五年之后这段婚姻以离婚收场。“当时我觉得应该拣一个他爱我多过我爱他的人,但原来不行。”第二段婚姻,余莎莉吸取教训,找了一个她爱他多过他爱她的,也以失败告终。她本来身家丰厚,但前夫烂赌,她又不擅理财,炒金和炒股票亏掉大半身家。1996年她卖掉棺材本自制了一部风月片,准备绝地一博,谁知票房惨淡,输到趴地。四十多岁的女人带着一个儿子,一无所有,无奈之下,只得在兰桂坊以摆小摊维生。

2000年,余莎莉一度成为香港媒体热衷的人物,不断有媒体采访她,但此时的她已经残败萎地无法收拾,得了皮肤病,烂手烂脚让人以为有艾滋,烫着爆炸头穿廉价的性感花衫,露出大部分的胸,在蟑螂满地的暗巷里讨生活。命运已经彻底把美艳任性的女人打击成为目光凶悍的中年肉妇。“做人甘×苦。”记者采访她的时候,她抽着烟恨恨地说。

对于这个绝望的女人来说,生活里惟一的慰籍也许只有那几句哼在嘴里的歌词:“断石分金刚胜,青霜难断,心里恨绵绵,心似絮还乱,恩似灭还现。万般得失,万般爱恶,尽在江湖了断……”这是甄妮的《春月弯刀》。“似晒我,”余莎莉说,“够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