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售淫书黄碟的报应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3-5-31 19:26:18 繁体版 

制售淫书黄碟的报应

他专门精于绘制彩色的色-情画,凭着这一手技术就到省城去谋生。由于他画得非常逼真而且特别妖艳淫荡,因此很快便出了名,他的画售价很高,许多富裕人家的少年子弟和贵族公子纷纷请他绘制并向他索购淫画,他很快就富了起来。一天晚上,几个盗贼进入他的住处,他发现后大声叫唤,强盗在黑暗中挥刀砍断了他的一只手臂,继而又连续向他刺了几刀以致命绝身亡,将财物洗劫一空。

后来,广东的李孝廉在朋友那里看到了他画的遗稿,感叹地说:“这些淫画若流传出去必定会使青春少年男女及意志薄弱者误入歧途。”于是他把这些画从朋友手上全数买下来烧毁,结果李某当年就考中了进士,数年后李某的两个儿子也先后考中举人。

春宫淫画(包括邪淫的电视电影)和淫-秽色-情互联网对个人及社会的影响十分恶劣,能使有文化或没文化的人看后都一概心乱神迷,淫意摇荡,不少人因此患上梦遗、滑精、脱阳等虚衰病症,有些家庭因此而妻离子散,有些人因此招致杀身之祸或牢狱之灾,有的因此而断送了远大的美好前程。天底下可干可学的技术和谋生出路很多,为什么非要干这一行损人败德害自己的行业呢?这样做只会是技术越精而罪孽越重,罪孽越重则报应越惨越酷呀!

经营淫书画册的惨报

江南地区有一个个体书商名叫朱祥,为了牟取暴利,经常盗版印制和购进淫书小说拿来出租或转手高价出卖,他的朋友多次劝他不要经营这类黄色书刊画册以免遭恶报凶灾,朱某认为这是可笑的迂腐迷信观念不予理睬。两年后朱某视力开始模糊,继而双目失明,找了很多名医、花了很多钱都治不好。

一天,书店发生火灾,他因眼瞎来不及逃跑,下半身被火烧伤,肌肉腐烂,恶臭难闻,每天都痛得他哀叫不止,三天内死亡。临死前他说:“我印刷、经营、传播淫书淫画,虽发了财但都用于治病花掉了,而且害人不浅,受到这样的惨报真是罪有应得。希望各位同行以此为教训,不要再经营害人损德的淫书淫画了。”朱某的妻子后来因生活艰难不得不傍大款,继而不知何因又被人贩子拐卖到山区,子嗣亦绝。

写作淫书惨报

文化人艾某写了一本描写男欢女爱、淫欲纵色的黄色书籍,在书即将完成的时候,梦见一个神灵威严地呵斥责骂他。他醒后感到后悔便停止了写作,但没有将书稿焚毁。后来他儿子去世了,家庭经济困难,便又继续把书写完后迅速交给书商去印刷。不久后他的眼睛瞎了,手上还长出了恶疮,手指弯缩拘屈,十分痛苦,他意识到这是创作淫书的报应,但悔之已晚,不久便在忧伤中病死了。

麻风病人嫖娼,卖淫女丧命

2001年8月25日,湖南省张家界市麻风村麻风病人张某偷看完淫-秽录像后,当天下午搭乘罗某的摩托车溜进张家界城,来到慈庸旅店。罗某拉皮条,将该旅店卖淫女吕某介绍给张。吕某见张头发眉须脱落,双腿高位截肢,全身红斑,片状肿块,心存疑虑。罗某编造谎言说:“他是复员军人,两条腿是在战场上打掉的。”卖淫女似信非信,但想到马上到手的50元钱,便将身子许下。

事毕,罗某告诉卖淫女吕某嫖客是麻风病人,吕某听后惊傻了。警方根据群众举报,将张某、罗某等4名违法人员当场抓获,并将吕某带到医院检查,医生叮嘱吕某及早接种卡介苗进行治疗。吕某后悔不迭,回到家后便悬梁自尽了。

经营黄色影碟的报应

广西北海市黄某50多岁,为了赚钱表面上是专门经营录像带和影碟,但暗地里不惜手段和高价从港台等地大量购进色-情影碟出卖和出租,并大肆贩卖兜售盗版黄色影碟。他的报应很明显:儿子吸毒入了戒毒所,花了无数钱财;女儿在读高中时就与社会上的不良青少年鬼混,最后离家出走到广东卖淫成为娼妓;他的店铺也被公安局查封,营业执照被吊销还罚了款,生意全没了,生活艰难。他十分后悔,是经营黄色行业害了他的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