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时正好念弥陀,心头念念绝娑婆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大安法师 发布时间:2018-8-21 0:14:01 繁体字 

行时正好念弥陀,心头念念绝娑婆

行时正好念弥陀,一步还随一佛过。

足下时时游净土,心头念念绝娑婆。

傍华随柳须回顾,临水登山勿放他。

等得阿侬生极乐,十方来去任如何。

——省庵大师《净土诗》

每天生活离不开行住坐卧,我们就要在这日常的四威仪当中渗透念佛。行走的时候正好念阿弥陀佛,那我们无论是上下班的路上、做种种工作,还是饭后散步,行走的机会很多了。

在行走时,我们不要为行走而行走,这时候其实是极好的念佛机会。我们要想到用心来念这句佛号,走一步就念一句佛号。

挑水的时候也可以迈一步或两步念一句佛号,爬山、骑自行车、开车、坐车时都可以念,这个“行”时正好念佛。“一步还随一佛过”,每迈一步都不空过,而要伴随着佛号。

当我们在行走念佛时,就仿佛走在净土的七宝地面上了。一个具有深信切愿情怀的人,用信愿来庄严这句名号时,念佛之心所显现的真的就是很超越的那种境界。

西方净土或是黄金为地,或是琉璃为地,或是七宝为地,这是我们自性清净心的展示。就如同极乐世界的种种庄严,包括地面,都是阿弥陀佛的愿心所流现。

也就是说,这样的黄金、七宝地面是一切众生本具的。所以,我们常常会说,净土是由我们净心所显现的。我们每天在诵《佛说阿弥陀经》《佛说无量寿经》时,实际上就是在熏习自己的这颗心,要常常观想我们游行在净土的境界当中。

我们之前讨论过东林大佛中轴线一些文化上的布局,那座接引桥有一百零八米,我们已将其用来表达善导大师的水火二河白道喻。

桥中间的那条白色大理石代表信愿念佛过度生死,两旁分别用红色的石材和黑色的石材。左边的红色石材代表瞋心之火河,右边的黑色石材代表贪欲之水河。桥这一边代表娑婆世界(此岸),过去之后就代表西方极乐世界(彼岸)。

当透过水火二河到达彼岸的时候,我们会在彼岸的桥头施设两尊菩萨像来表示迎接。过去之后,又有个小拜佛台。这个拜佛台上,有可能就会表达一下净土地面的情况。

净土是七宝地面黄金道,我们也许可以用铜来做道路,象征黄金为道,用些其他材料来表示七宝地面。长廊上可以挂些铃铎什么的,山谷的风若吹过来,铃铎就发出一种自然、空灵的天籁之音,令人听了感觉好像虚空中种种乐器发出的声音。

通过文化元素来调动大家对净土的想象,营造出彼岸极乐世界的信息。

“足下时时游净土,心头念念绝娑婆”,我们念佛确实要有一种愿——厌离娑婆,欣求极乐。每行走一步就要想到游化在净土的庄严上,这时候念佛的心也自然而然会对娑婆世界的五欲六尘产生厌离之心。每一个念头都在歆慕极乐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拒绝娑婆的境界了。

在行走或旅游的时候,各种树木花卉会吸引我们一一去观赏,这叫“傍华随柳”。这个世间有一些比较好的风景,这时候一定要“回顾”,不要迷在这里面哦!就是必须要照顾到你的佛号,不要被这个世间的风景迷住,把佛号打失了。

当我们登上山去观望风景,或者到江河、湖泊、大海边去眺望的时候,也不要放过这句佛号,还是要系心于这句佛号。要思惟在这个世间即便是游山观水有点快乐,但是它的风景也是不够秀丽的,跟极乐世界相比差得太远,而且看到的也非常有限。

“等得阿侬生极乐,十方来去任如何”,“阿侬”就是“我”,是江浙一带人的自称。等到我能够往生到极乐世界的时候,就有六种神通了,能够分身散影, “一食顷”也就是在很短的时间能飞身到很多很多的刹土,然后很快又能回来,来去自由。

《佛说阿弥陀经》中讲,极乐世界的天人在清晨时,常是各以衣裓盛众妙华,供养他方十万亿佛,很快就能回来。这时候你想去旅游,想看美好的风景,就不是在这个地球上看了,而是在十方无量无边的刹土,念头一去就能看得到,回来也在一念之间。

我们可以结合一下日常生活来安排如何行持。现在人们出门喜欢坐车,但城市特别是大都市交通非常拥挤,如果遇到堵车,反而成了“欲速则不达”,因此,上班的地方如果距离不远的话,倒不如走路。

走路的时候,没有别人打扰,可以一边走路一边念佛。如果有四十分钟路程,正好四十分钟都在念佛中度过了。既念了佛号,又锻炼了身体,又节约了能源,有利于环保。这是个挺好的方法。

现在能源危机严重了,道路交通系统又不是很好。很多国家都在大量生产汽车,私人的汽车拥有率越来越高,这其实不一定是好事。

我原来住在北京的时候,深刻地感觉到,在九五年之前,北京的道路还很宽敞,交通还很畅通。从亚运村我住的地方到学校,那条路基本上还没有汽车,我上班是骑自行车,要花半小时,这半个小时正好念佛。我骑着自行车念着佛号,很愉快地就到了学校;上完课再骑着车念着佛,很愉快地回来……

哎!就在九七年之后,我发现车辆猛然增加,骑自行车就不大方便了。然后又很快地加宽了道路,增设了立交桥,还是不行,骑自行车的环境不行了,只得打车或坐车去上班了。

这就是城市的变化太迅速,实际上是很不好的。原来我们大部分人都是骑自行车上班,现在搞得好像骑自行车很寒酸,脸上无光;而有车就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象征,好像很有钱什么的。

实际上骑自行车很好呀,既锻炼了身体,又非常环保。现在很多欧洲国家都提倡返璞归真,提倡骑自行车。

试想一下,如果一个大都市一个人开一辆车,或者几个人开一辆车,你说说要消耗能源,要多宽的道路?再加上有些人不肯让路,喜欢插车,导致各种交通事故、各种堵塞常常发生。这些情况的产生既是道路的问题,但更重要是人的素质问题。

有时开车出门,大家都卡在那里,谁也不能动,就好像要等一起等、要死一起死似的。这种现象多了,让人都不敢出去了。以前在中国佛学院教书,学校会来车接我去上课,从我住的地方到佛学院只要十五分钟就能到。随着交通的不断拥挤,到达的时间不断延长,从半个小时延长一个小时,最后竟然要花一个半小时才能到达,你说恐怖不恐怖?

有时候早上来接,途中堵在西直门,等到了中国佛学院所在地法源寺的时候,全都下课了。白跑了一趟了,时间都堵在路上了。

所以我感觉住在大都市太没意思了,都怕出门了,出门都有恐怖感了。这可能也是后来促使我想回归田园、出家到山里去的一个因缘。

下篇:寻回原本清净的自心自性 上篇:少年念佛正精神,莫待衰迟始问津 欢迎转载 微信QQ号 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