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履安的学佛心路历程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4-7-26 22:11:31 繁体版 

陈履安的学佛心路历程

师父要我向大家讲几句话,我首先要向诸位同学报告,自从我学佛以来,我整个人生改变了。可以说给我带来许多欢喜。

今天来讲几个小故事之前,我先自我介绍:

我出生于江西庐山,是佛教圣地。1960年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电机工程学系,1968年在美国纽约大学获得数学硕士与纽约大学获得数学硕士与博士学位后,在美国做过计算机工程师及大学教授。

回到台湾以后,在明志工专担任校长,台湾科技学院院长,“教育部”政务次长,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组织工作会主任,中央党部副秘书长,“行政院”科学委员会主任委员及“经济部”、“国防部”部长、“监察院”院长。现职为陈诚文教基金会董事长。

在世俗而言,是累积了一些人脉与经验。

我什么时间才开始有因缘学佛呢?

是在50多岁以后才学佛!

其实,在一岁时候,母亲就带我皈依了,可是,到了50多岁才又重新回到佛门,才又皈依。

我反省自己,为什么这么迟才学佛呢?我想,我这一生,是来“补修学分”的,业力太重,走了不少冤枉路。不像在座的各位,很年轻就开始学佛。当然,现在你们在学的时候,往往也会彷徨,或许心中有很多疑惑,也不一定很精进,听讲的时候.或许也会打瞌睡,对修行或许也没有信心。

在这里,我要告诉各位:不用担心,业力深重的我,都可以学。

我怎么开始学的呢?我是学科学的,因为好奇对气功与灵异现象有了兴趣。在国科会时,我邀请了十几位教授作研究。经过十几年,他们才有了一点成果。有关教授研究的心得过程与结果,以后有缘有时间时,再向各位作详细的报告。

今天,只介绍一下最近我们科学家研究出来的结果。我们已经证实,“人具有用手指认字的能力”。我们都认为,只有眼睛才能识字,手指看不见怎么能识字呢?台湾大学李嗣涔教授,已经在科学刊物上发表了“手指认字”的学术报告,发现十岁左右的孩子,经过训练,约有十分之一的孩子,可以用手指认字及图案!这是非常大的突破。

实验的过程,是由任何人写一个字或几个字在纸上,将纸揉成一团放进一个小盒内,孩子坐在黑房中眼睛蒙住,将手指放在小盒上,居然不久可以无误地知道盒中纸团上的字!同样动作做了千次实验之后,又一个惊人的发现,只有一个字孩子认不出,那就是“佛”字。他们可以认出“佛教”、“佛经”,并清楚地写出“佛教”、“佛经”,唯独单一个“佛”字,孩子脑海中呈现的是“光”!而且是非常强的光!科学家们非常不解,继续在探讨为什么唯独“佛”字认不出来,而呈现的是光呢?

我们知道,人的六根是可以互用的,佛经早已有开示。教授们是难能可贵。我们常说,佛法不是一般的宗教,是真理,是要我们用自己的身、心来做实验,来求证的一门学问。

十几年前,我朋友介绍我认识了一位在家居士:孙春华居士,是在她的带领下,我开始学佛,开始接触很多位高僧大德。

以下,我介绍一下,我在学佛过程中的四个功课:

1.禅修;

2.布施;

3.礼佛;

4.读经。

我的一位好朋友郑心雄教授,告诉孙居士:“陈大哥在学气功,好象不太对劲,能不能指导他一下?”

孙居士当时已打算去尼泊尔闭关,不过心想,如果能让陈履安学佛,怎说也是件好事,会对佛教有正面的影响。于是,她向很多位高僧请教,很多位高僧都佩服她的勇气,不过也警告她说:“做大官的,尤其是高学历的知识分子,习性、业障特别重,不容易度化。”话虽如此,孙居士仍然发了个大愿,决定要尝试,要把我带入佛门,我是永远感恩的。她知道我在学气功,就先介绍静坐的方法,而后,再带我去惟觉老和尚处学习。

我在去“国防部”上任之前的一个星期,在山上打了我平生第一次“禅七”!七天中,有非常令我难忘的经验。禅七,让我体会到,除了我们熟悉的日间醒时境界,及夜间梦中境界之外,居然还有一个禅定中的境界!这种禅定中的觉受,使我这个学科学的大为惊奇、好奇。因此,只要有时间,就去打七。开始对佛法、佛经有兴趣,生活也有了变化,不再(热衷)吃喝玩乐。

当然,很多人觉得我变了,也有很多过去一起玩的人,包括我的亲人,对孙居士并不认识,也不谅解,认为可能是我学佛太入迷,太快了吧。也可能是当时一般人,尤其是一些官场的人及知识分子,对信佛教、学佛法,认为是愚夫愚妇的事。

每当我禅坐之后,有感应,觉受增强,孙居士就会告诉我“放下”,不要执着觉受。因为她知道,我非常对特异功能好奇,开始要我读经,强调见地的重要,孙居士也默默的带领我开始学习菩萨行。真感谢孙居士,不畏艰惧的来度化我!她首先教我修布施,她说:“你家里的东西那么多,为什么不送一点给别人?”因为我们做大官的,天天有人送礼品,礼尚往来,但收的比送的多。东西很多,是可以送一点给别人!

我家领带有上百条,实在太多了!心想,要挑选自己绝对不会用的给人,一点都不难!一般人心理大概也是这样的嘛,同学们你们说是不是?我送出一些以后,家里还有一大堆的,送不出去,因为平常无缘无故送人东西,别人会觉得奇怪,只有过年过节才能大量送礼给人。孙老师知道了我还有点犹豫,就说:“可以大量地捐啊!捐给寺庙或孤儿院、养老院,看哪些地方需要的就送去。”开始捐的时候,心里确实有点舍不得,挑选自己不喜欢的,用不到的东西捐给别人。我们的心是不喜欢人家讲真话的,一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当孙老师说:“我看你这个人很小气。”

当时听了,心那能服气。心想:我把礼物、礼品、什么好东西都捐了,还要说我小气?有时候,回到义卖会场,看到我捐的东西,心里还真是有点舍不得呢!心想,这个“水晶”很好,我怎么也捐出了!想用钱再买回来,但也觉得怪怪的,拿回来也不对。当然,这就是舍不得,但怎会承认自己舍不得呢?心想,我送掉这许多东西,孙居士还说我“小气”,如说我“不大方”,那还可接受。说我“小气”,实在有点太不客气了。

其实,自己毛病被人挑出来了,心中很不以为然!所以,当师父讲同学的问题毛病时,如果能够马上“欣然接受”,这表示我们的心已经较谦卑、柔和了。

我们要努力地学习改变自己的业力与习气。如果师父、老师讲我们的问题,自己心中不悦、内心挣扎,例如,对于捐舍的东西舍不得,心里还有挂碍,或不承认自己的缺点,那自己业力习气转不过来,就不会进步了。

我们为什么来学习佛法?学佛有什么好处?我们来佛学院做什么?求今生能解脱吗?怎么解脱呢?我们要学习把所知障、烦恼障、无明障去掉,学习发菩萨心,不仅为自己解脱,也要为度众生而求解脱。

诸位福报好,业力比我轻,年纪轻轻就懂得开始学佛,如果当师长教诲你的时候,内心一定要“欣然接受”,这就是功课,这就是真忏悔。在学院,同学们天天有机会与法师们学习“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方法,使菩提心生根发芽,真令人羡慕啊!

孙老师告诉我,千万不要执着神道感应!她说:“你暂时放下禅修,改学礼佛拜忏。”她要我拜《万佛忏》,我就开始每天拜佛。我学科学的,一心想要求“效率”,是非常“实践主义”的,我拜了二千多佛后,洋洋自得地想:“自己发现一个方法:就是把两页的二十五尊佛号念完后,才拜一拜,一面拜一面持咒!一举数得。”

老师发现我投机取巧,不老实拜忏,就说:“不在真心上用功,贪图便宜,是不对的。”强调“不算!从头来!”

当时,我心里真是不平,至少已拜了五分之一佛,都不能全算,实太可惜了!

到后来,我才明白,拜佛要用心,不是计数,也不能贪图便宜,想一举数得的,还是要老老实实的做功课,才是正途!拜了万佛,心中生起法喜。

老师又指导说:你可以开始读《大般若经》。在这之前,我已读了很多部经,又拜了万佛。老师要我读《大般若经》,那时是“十月”底,我信心十足地说:“没问题,年底前一定读完。”老师说:“君无戏言。”我那时是当“国防部长”,立即很爽快地说:“当然君无戏言!”

等到我回家翻开《大般若经》一看,才知道有六百卷!把自己吓呆了,只因自己一念不清楚,就随便答应孙老师了。但也只好硬着头皮去做,因为自己已经承诺的事,就得想办法完成。

学数学的人,总是要计算一下:每卷要念二十五分至三十分钟,共六百卷,每天至少要费五小时念十卷,才可以在年底内完成,大约还有60天。所以,我就每天早点起床,早上念,中午念、晚上也念。如果要出差,没有时间念,我就利用周六、日补念。

但是,不管如何“赶工”,到年底还是念不完,差了50卷。只好告诉老师说:“中国人过的是阴历年(阴历年是阳历元月十八日),当时没有说阴历还是阳历要完成,就让我阴历年读完吧!”

老师知道后说:“又在搞心机。好吧!阴历年就阴历年吧!”。我才松一口气,最后终于完成任务!读完了六百卷《大般若经》,心中是蛮得意的。正好在佛光山有一次聚会,被请上台讲读经心得,讲完下台,老师评论说:“不知你讲些什么!白读了!”。补了一句:“重来!”

拜佛时,曾重来过,但六百卷《大般若经》要重来,可是件大事,当然要自我辩护一番。不过,心中也很清楚,以急功好利的心,赶工读经,不重来怎么可以?

老师说:“重念之前,先读《华严》!”经数次的经验,我已学乖了,立刻问老师:《华严经》有多少卷?当知道有四十华严、六十华严、八十华严,我选择读《八十华严》。《大般若经》六百卷都念了,八十算什么?我的心,还是不在经上,是在数字上,在计较分别上。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开始深入经藏,广读很多经,如《大般涅槃经》、《法华经》、《大宝积经》等。

虽然,我开始是被“逼”上念很多经,但是,越念越觉得法喜充满。回想起来,起先我的动机是不纯正的,只是一种急功近利、想要完成一件事情的心。

同学们在此不能有此心,你们有的是时间,要踏实去做每一件事情。用真心虔诚恭敬心去念,念的当时,虽然不能懂,只要虔诚恭敬,好象佛陀就在我们面前一样,很恭敬诚恳的念给法界一切众生听,读经是有大功德的。

我自己很惭愧,以前动机不纯正,所以,效果就有限。佛说:“因地不真,果遭迂曲。”现在,我每天除礼佛、读经、拜忏,还有很多功课做。这几年,到处行脚,只要是有益佛法的事情,我才做。我发愿生生世世护持三宝。很多修行人、学佛人,会被神通迷惑,我就是其一。

有一个人告诉我,他会盖一座两层楼高的金字塔,人在其中待上三个月,就可以“开悟”。有神通的人说:“院长,你根器不同,在里面待两个星期就够了。”当时,高帽子一戴,心里非常欢喜。心想:我多待几个星期,那何止“开悟”,说不定出来后还会飞呢!充满了幻想。

当然,我了解正法,是不可能替他盖金字塔的,他就把我批评得一无是处。我上了这一课,从此不再执着走“快捷方式”。学佛,要踏实的修,老老实实地用功。骗不了人,更骗不了自己。

我渐渐明白,神通大约有四种:

第一种,叫报通,是天生带来的,很多小孩有这种特殊能力,年纪渐长,学世间知识,就渐渐失去功力。

第二种,依通,是被鬼绅依附体内产生的现象,在台湾很普遍。跟鬼神打交道,是危险的,很多人通灵,却不知通是通到哪里了,见地不清楚。

很多有神通的人,自以为其通的“灵”是佛祖、菩萨,严重的,最后成了精神病患者。

比如,我曾遇见一位女士,她也不识字,但她可以通灵。她是因生一场大病以后.她才通灵的,她的庙盖得很大,各式各样的人,都去求她。

她要人家把问题写下来告诉她,到了晚上,她再去问神明,神明就指示她。第二天,她就能替这些人解决问题。所以,香火非常鼎盛。

可是,这位女士见到我以后,却很悲伤神情说:“院长,我心里很烦,我想自杀。”

这位通灵的女士,她自己烦恼来了,我问她怎不去问她的神啦?

她说:“神帮不上忙。”

同学们想想:她自己的毛病,那个神都帮不上忙,而她却天天讲给人家听,良心自然不能安。因此,要特别小心。我知道,佛门有很多人被误导,跟这种人跑掉了!

第三种,叫咒神通,是持咒而产生的现象。

我亲自见过,持咒后乌云被打开,阳光从云间中照下。数小时后,乌云又覆盖天空。这是持咒而产生的奇异的景象。这是要经过修练的,不是一般人可行的。

第四种,叫证神通,是修行证悟而产生的。

在佛门里,有证悟的高僧很多,他们绝对是不告诉别人,或随意示现神通,这是佛门的规矩。因为有些神通是不究竟的,往往会把人带错了方向,使人迷失了学佛的焦点。

真正的神通,是“续发菩提心”!我要向各位报告——菩提心就是神通!

千万记得:不管是盖金字塔也好,吃仙丹、或有人教你如何如何修练就可以“成道”,只要不是教你在“菩提心”上用心修持,都不要去理会它!

你们在佛学院,很幸运有老师带领,在社会上的人,他们很可怜,遭遇到很多问题,不知道怎么办?

各位要珍惜在学院学习的机会,在五浊恶世之中,有师父照顾,同学一起学习,大家相互扶持,要存感恩的心,珍惜它,好好学习。否则,下一世不一定能再有这样好的机会了,要珍惜啊!珍惜!

最后,怎样修菩提心呢?

我想报告一下:我很受用的修行方法,就是“自他交换法”。

看到别人的苦,心中想:如果我是他会如何?如果我是他的亲人会如何?我会采取什么行动?

另一个方法,是“承担一切众生的苦”。

譬如:你头痛,或心中有烦恼,立刻想:“但愿一切众生的头痛及烦恼,都由我此刻来承担!由我来受痛苦,能使别人的病苦消灭!”此心一发起,头痛、烦恼都成了发菩提心的因,岂不是“赚”到了!

有人会担心,如果我得了癌症,发心把世界上得癌症的人的痛,全转到自己身上来,岂不是死定了?

别怕!没有人是这样死掉的!如果真的是因为自己的承担、使别人的病都好了,自己却真的死了,那也是死得其所,死在大悲心上,又有什么好怕的?

当然,上课打瞌睡的时候,不可玩花招说:我在打瞌睡,但愿所有打瞌睡的人的睡意,都到我身上我承担。不能把这个方法,用到不对的方面去。

事实上,我们是平凡人,要用心念把别人的病痛转到自己身上,是做不到!“自他交换”真正的目的,在从体会别人的痛苦中,帮助我们打掉“我执”、“我的病、我在痛、我在苦”一切都是我我我!要练习把心投射在别人身上,来忘掉自我。

以后有缘,希望能有机会再与大家分享我个人学佛的过程,把我个人各种痛苦换回来的经验与心得,提供给大家参考。

谢谢大家!

传孝法师结语:

非常感谢陈院长用最短的时间,把佛法精神,非常的正确、简单、明了、清楚、精彩、重点式的道出,尤其强调同学“如何运用佛法在生活中”,配合他个人实际修行的方法来告诉我们。让我们受益匪浅。

随时观照自己的起心动念,随时修正自己的行为,反省自己的毛病与习气,改变自己的业力,也就是代表持戒的精神“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大家要应用佛法的“菩提心”、“大悲心”来测验自己,激励自己,在生活中能够接受院方老师的指导,“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地做人做事,好好修行用功,“只怕不成佛,不怕没众生可度”,好好安心修学,才不辜负陈院长对大家的勉励与期望。

谢谢陈院长的莅临指导,希望能有机会再来与同学开示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