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善曹德旺:商战不败的信仰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2-9-3 0:50:31 繁体版 

首善曹德旺:商战不败的信仰

曹德旺简介

1946年出生于福建福清,福耀玻璃集团的创始人、董事长。1987年成立福耀玻璃集团,目前是中国第一、世界第二大汽车玻璃制造商。他是不行贿的企业家,自称没“送过一盒月饼”,以人格做事;他是行善的佛教徒,从1983年第一次捐款至今,曹德旺累计个人捐款已达50亿元,认为财施不过是“小善”。2009年5月30日,曹德旺获得安永全球企业家大奖。

9岁才上学、14岁就被迫辍学的曹德旺,在街头卖过烟丝、贩过水果、拉过板车、修过自行车,尝遍了社会底层生活的艰辛。1976年,曹德旺开始在福清市高山镇异形玻璃厂当采购员,他的工作是为这家乡镇企业推销人称“大陆货”的水表玻璃。1983年,曹德旺承包了这家年年亏损的乡镇小厂,将主业迅速转向汽车玻璃,彻底改变了中国汽车玻璃市场100%依赖进口的历史。1987年,他集资627万元,成立福耀玻璃有限公司。

2011年胡润中国慈善榜发布:曹德旺捐款45.8亿元成为中国首善。 2012年慈善排行榜揭晓曹德旺捐35亿蝉联首善。

精彩摘要:

我们的员工不仅享有一般的福利,有生病我们也可以给他看,我们为北京的临时工治病花了一百多万,在我们工厂生病必须送医院,送医院就不惜代价,治好为止。这样做不单单是一点钱的问题,而是形成一种文化,对公司价值的认同,你应该给他们解除头上这把剑,什么时候掉下来,集团都可以帮你解决。

我们为中国人去做一片玻璃,让所有中国人能用上我的玻璃,不管他是达官显贵,还是平民百姓,一定要让他觉得放心。

我是穷人出身,真正体会到什么叫穷,有这样的体会,才知道我为什么在富起来后竭尽全力去帮助别人。

我在办公室看文件,不管中央文件还是地方文件,还是边远山区给我的信件,一样对待,这就是众生平等的意义。

以下根据演讲实录整理,略有删减:

曹德旺:大家好,我的习惯不好,在任何场合演讲不喜欢用稿,讲的时候比较零乱;而且福建普通话不大标准,听起来比较吃力,如果听完需要我解释某一句话,我愿意跟大家做解释。

我是一个企业家,今天讲我创业的历程和一些体会,题目定为《品牌的价值与铸就》,分三部分:

第一,福耀品牌价

值福耀玻璃去年主营业务收入是96.68亿,税后净利润是15.7亿,去年纳税10个亿

大家知道福耀,但可能不知道福耀在做什么?福耀是做汽车玻璃的,1987年在福州注册,当初我提议做玻璃,又请了四五个股东凑了100万,成立一个汽车玻璃厂。通过这25年的时间,福耀现在在全球建立起34家子公司,在中国十多个省市建了工厂,而且都是各省市的重点企业。

福耀今天在中国的汽车玻璃中占70%的份额,是全球八大汽车厂(宝马、宾利、路虎、奥迪等)的第一供应商,在全球汽车玻璃同行业稳坐第一把交椅,无论是供应量还是企业效益。我们的财报显示,去年主营业务收入是96.68亿,税后净利润是15.7亿,今年一季度销售22.5亿,净利润3.52亿。

回顾以上取得的业绩,今天,福耀能够基业常青,能够立于不败之地,在现有危机下取得这样的成绩,靠的是福耀已经成为全球汽车玻璃的知名品牌,我的玻璃成为包括奥迪、奔驰、宝马、宾利、路虎等八大汽车商的用户。这是品牌的价值。

二,对品牌的认识

人品、产品、品味、品质连在一起就是品牌

我爸当年做生意,做得很好,我跟他做生意,每天吃饭时,他把做生意的感想告诉我。小时候我爸就跟我讲:中国的文字是象形字,“口”这个字是没有简写的。他的意思是告诉我你在讲话时,开口一定要慎重,对位置比你高的,千万不要去赞扬、奉承人家,这个对人品会有影响;位置比你低的人,你认为不满意的,认为做错的事情,也不要轻易表态。因为你不是最高水平,你的讲话也会影响到你的声誉。后来我做企业,就想到我爸讲的这句话,是很对的。

品牌是什么?

第一是人品,“品”是三个“口”,三人成众,三个“口”就是众口。你去做,让他们来评判,这叫人品,人品是这样做出来的。那么你必须坚持塑造企业的信誉度、美誉度,做任何事情应该值得人家圈点和评判。做品牌的第一品是人品。

第二是产品,也就是企业的战略定位问题。战略地位是什么?你准备投资,投资什么?为什么会投资玻璃?是因为市场好卖还是因为你熟悉玻璃?什么决定你的投资方向?产品的服务对象是谁?对你的服务对象了解有多少?其爱好、特性是什么?最后是由谁来做、怎么做、什么时候做?这些东西就是产品,就是战略定位的问题,做之前应该认真研究这些问题,保证这些问题有效解决问题。从我的经验来讲,产品很关键。

第三是品位,这涉及品牌的形象问题。这个问题就是要塑造企业和个人在社会上的诚信度、信誉度、美誉度。

员工也是我们的客户,怎样留住员工?就要考虑薪酬福利,企业的发展愿景,员工的个人发展愿景,企业价的值观和文化。什么是文化?中国最有价值的文化就是立德,德的核心就是仁慈。企业虽然不是员工的,但他有份。

我们的员工不仅享有一般的福利,有生病我们也可以给他看,我们为北京的临时工治病花了一百多万,在我们工厂生病必须送医院,送医院就不惜代价,治好为止。这样做不单单是一点钱的问题,而是形成一种文化,对公司价值的认同,你应该给他们解除头上这把剑,什么时候掉下来,集团都可以帮你解决。

品味,一定是从我们做生意时就要讲诚信,真正做到童叟无欺,真正让员工体会到跟我在一起的价值,受社会尊重。我们各地企业员工,穿上我们的工作服,出去做生意不会被人家欺负,什么原因呢?因为我们企业被很多领域照顾。我是纳税大户,去年我缴税10亿,这也巩固了我的品牌地位。品位对做企业品牌来说是很关键的一“品”|。

第四是品质,就是产品质量。产品质量没有最高,只有更高,但最高的质量是什么呢?稳定,稳定在一条线上,不要一下子跳上去,一下子再跌下来,跟过山车一样。超过这个质量标准,到这个线,就保持下去,不要一下子冲上去,跌下来我不接受。

我做的是汽车玻璃,汽车有毛病要召回,我是全球供应商,可以想象质量需要稳定。质量稳定是由体系控制的,不是设计出来的,不是老板用高压手段能解决的。体系控制用什么来保证?很简单,选你所做的,做你所选的。必须需要非常严格的纪律性,归纳为一句话:企业的品质、产品的品质反映企业的综合素质,企业上上下下班子的素质。

质量管理是一个系统工程,比如我今天来到工厂门口,保安上来就说“你是干什么的,车子停旁边去!”我就很不高兴了,我买你的东西,我是上帝,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这一单生意就怪在这个保安身上了,你应该客气一点,“你到这里找谁?”我们企业员工从上到下,都是有系统的培训,每一个人对品质都有一定的管理。

从人品、产品、品位、到品质,四个“品”连在一起,这就是我对品牌的认识。

三、品牌是怎么铸就的?

用佛家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塑造品牌

我是很虔诚的佛教徒。回顾我从业一生,我很自豪的是:在现有政策环境下,把企业做得很强大,变成国际知名品牌,而且我没有敷衍了事,该尽的职责都尽了,我会履行公民职责。怎么做?我以佛祖的“六度”作为自己的行为指南,当然按作为企业家,我是很粗浅的,但我把佛家的“六度”用在企业品牌的塑造上,我是这样用的:

一是布施。布施有三类,财施、法施和无畏施。按照佛祖的理论,财施是最小的,没有功德的,有钱人以财物于人,佛祖还建议财施最好隐性布施,就是做好事不要留名,让人知道了就不好,就没有功德。

我最初做福耀玻璃的时候,不是为了钱,当初看日本在中国卖玻璃,去研究发现大厂不去做,小厂做不来,我认为我很有才华,而且有社会基础,可以做得来。那时我找人帮帮我,为中国人做一块玻璃,中国人应该有一块自己的汽车玻璃。那时,我刚刚知道法施。

在做的过程中,因为佛门提倡众生平等、心怀慈悲、谦虚诚实、尊重他人、上下一致,这都是在一种慈善范围,在慈悲的布施范畴。我常跟下面的人开玩笑,我看胡锦涛颁发的文件和贫困地区向我求助的信件一样认真,而且我真正兑现这句话。

二是持戒。佛家的戒相当于儒家的礼,佛门要求遵守法律法规的同时,个人要戒贪、戒痴、戒嗔、戒赌、戒色。我很自豪地说,我不做这些事情,我不会赌钱,我也不贪。我坚定地知道去做该做的事情。总结自己,刚刚走向社会做汽车玻璃时,是从不为向有为过渡;学会有为以后,我知道还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

为了这一块玻璃,我向中国承诺,对我的员工承诺,我们为中国人去做一片玻璃,让所有中国人能用上我的玻璃,不管他是达官显贵,还是平民百姓,一定要让他觉得放心。这一片玻璃能代表着中国人的形象,在国际上跟人交流洋人能够做到的,我们也应该做到,今天做到了。我们就本着这个理念来做。

在持戒上我还有一个心得,佛教的观点是说处之己戒严。我们的管理制度非常严格,我和我的员工说“我爱你”,因为我不想你犯错误。我的管理制度是相互制衡的,我制度不严,你顺手拿走了东西,到时候我怎么处理?开除你,我损失一员大将;不开除你,破坏了我的规章制度。因此,我们要求管理层在管理制度上必须严谨,把话说死,把东西锁紧。在持戒里既控制别人,又防止了不好事情的发生。

第三是忍辱。在忍辱方面,我也不怕吃亏,反正我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没有本钱也不必要去做,不批准也无所谓,能够用这种心态应对一切。

第四是精进。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精进就是精益求精,要持续创新。福耀最早引进中国第一条汽车玻璃生产线,当初我们提出,引进设备要消化技术,在消化技术的基础上,我们还必须要有自己改进创新的技术,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制造能力。福耀今天成为全球第一大汽车玻璃工厂的时候,如果自己不会做设备,就没有这么强的竞争力。

五是禅定,淡薄名利。我在全国已建好的工厂有七八百万平方米,我向社会承诺,向我的股东承诺,我只做汽车玻璃。

我是当了24年福建省政协委员,不是两会代表,历任省委书记、省长都是我很好的朋友,我认为那是荣誉。但自认没有功,当了24年政协委员,24年我还没有时间去开那么多这种会议,包括被请我吃饭。我想这个事情不是重要的,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什么都要就是包袱。我做什么事情,会从企业角度评估可不可以做,怎么做;但个人问题我随遇而安,不会计较。

六是智慧,智慧跟聪明有差别。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我每天早上上班坐在汽车上听新闻,从国际贸易摩擦不断上升,到中央政府环保、交通新法规出台,再到人民币汇率浮动,我们会根据这些做测算,我们做了多少,其它企业做了多少,交通法实施会有多少影响。我们通过这些现象去测算,2007年我们把各子公司总经理调回来,采取几个措施:清理在建项目,已经开工正在建设的抓紧完工;促进现金回流,当时我们现金流负债率达67%,提出两年把负债率降下来;根据测算,危机来的时候,不应该让政府救,我们展开了一场自救运动,关闭预期会亏损的企业,因此在2008年中国经济最火的时候我关掉了四条生产线,损失了十几亿,很多人不理解,说这个动作太大,我说拿十几亿亏得起,等你开始亏的时候亏不起,这是智慧。

通过这些努力,福耀品牌建立起来了,去年净资产收益率到35%,位居中国第一。就是因为我的政策实施有效。负债率降下来的时候让财务成本大幅下降,配合整个自救政策的实施,这就是有智慧、最聪明、最理性的做法。

今天福耀能够常青不倒,靠的是品牌;品牌是怎么做成的?首先要有信念,把信仰作为永恒不变的信念在心里,围绕这个信念去做事,才会让自己的基业常青。谢谢大家!

真正体会过什么叫穷就能理解我为什么做慈善

提问环节:

提问:曹先生您好,我国慈善事业在监管方面出现很多问题,尤其去年各种事件导致慈善机构信任度大降,您认为怎样规范国家主导的慈善机构?

曹德旺:我们国家是一个经济转型国家,社会转型国家,“郭美美事件”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是社会转型过程当中的问题。

关于慈善管理,我推荐一本书《财富的回收》,介绍慈善基金的管理模式,国外的慈善基金跟做企业一样。现在我们的慈善事业必须坚持公开透明,保证公平,国家新的《慈善法》马上会出台。

提问:玉树地震时我只捐了当月的工资,没有多少,您当初以个人名义捐款1个亿,我被震撼了,您当时这个决定是怎么做出的?

曹德旺:那时候刚好有现金在口袋。我没有特意规划,只要我口袋里有钱就会做。

提问:这么多年的社会经历,有没有您印象深入深刻的?另一问题,你做慈善终的终极目的是什么?

曹德旺:您说有没有坎?创业初期非常艰难,几乎每一件事情都是坎,但是也习惯了,年年难过年年过,坎坎难过坎坎过,今天处理不了回去睡觉,明天再处理。

关于慈善,我是穷人出身,真正体会到什么叫穷,有这样的体会,才知道我为什么在富起来后竭尽全力去帮助别人。现在我正在实现承诺,尽我的最大努力帮助穷人。

最大的权利是员工给你的,不是老板给你的

提问:在一个企业里,如果人人平等,没有上下级别,是不是做事也不方便?能不能真正做到平等?

曹德旺:心怀慈悲,众生平等。看国家领导人走过来,跟你的经理走过来一样,都是人。我在办公室看文件,不管中央文件还是地方文件,还是边远山区给我的信件,一样对待,这就是众生平等的意义。

菩萨也有等级的菩萨,但不是我比你大,我应该怎样,真正是智慧,把上下关系搞清楚,最大的权利是员工给你的,不是老板给你的。

兴邦强国从我做起 不要在乎别人怎么做

提问:很多企业家信佛,但是不是真正信佛?怎么看一些企业“叶公好龙”的现象?

曹德旺:释迦牟尼年轻时曾问佛祖:如果有人不信怎么办?佛祖说不争。佛家的理念就是你相信就去修行;不相信就无所谓。现在信佛很时髦,那是他的事情,个人的爱好完全没必要纠正,只能管好自己。

中国十几亿人中最优秀的,是改革开放的排头兵,肩负着国家建设重任,不要跟人家比,应该从内心发出兴邦强国的声音,从我做起,我应该带头。他贪污、受贿可能有他的原因,我不管,我相信会有报应,但我不做。佛教的理念是信不信由你,不跟你争,如果信就去做,你肯定会修成正果;不信我也没有争议。

提问:大陆商场和官场很复杂,如何处理二者的关系?

曹德旺:我曾经提出整治腐败,同时也应该整治贪婪的老板。我在福建政企会议上告诉企业家,你们吃亏都是因为自己的问题。我从创业到现在,从来不争,该你做的事情你就做,把贪婪戒掉,这些问题就好处理。

我不贪,我不做房地产,我知道那个事情很赚钱,但高利润后会有很多人找你,今天请他给我安排工作,明天请他给我搞一块地,你最后就可能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