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经》

护眼色:绿 译者:姚秦·三藏鸠摩罗什·译 字体:粗体 繁体版  

佛说仁王般若波罗蜜经卷上

序品第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八百万亿,学无学皆阿罗汉,有为功德、无为功德、无学十智、有学八智、有学六智、三根、十六心行、法假虚实观、受假虚实观、名假虚实观、三空观门、四谛、十二缘,无量功德皆成就。

复有八百万亿大仙缘觉,非断非常、四谛、十二缘皆成就。

复有九百万亿菩萨摩诃萨,皆阿罗汉实智功德、方便智功德,行独大乘,四眼、五通、三达、十力、四无量心、四辩、四摄、金刚灭定,一切功德皆成就。

复有千万亿五戒贤者,皆行阿罗汉,十地、回向、五分法身具足,无量功德皆成就。

复有十千五戒清信女,皆行阿罗汉,十地皆成就,始生功德、住生功德、终生功德——三十生功德皆成就。

复有十亿七贤居士,德行具足,二十二品、十一切入、八除入、八解脱、三慧、十六谛、四谛、四三二一品观,得九十忍,一切功德皆成就。

复有万万亿九梵,三净、三光、三梵、五喜乐天、天定、功德定、味、常乐神通——十八生处功德皆成就。

复有亿亿六欲诸大天,十善果报、神通功德皆成就。

复有十六大国王,各各有一万、二万乃至十万眷属,五戒、十善、三归功德,清信行具足。

复有五道一切众生。

复有他方不可量众。

复有变十方净土,现百亿高座,化百亿须弥宝华。各各座前华上,复有无量化佛,无量菩萨、比丘、八部大众,各各坐宝莲华。华上皆有无量国土,一一国土,佛及大众,如今无异;一一国土中,一一佛及大众,各各说“般若波罗蜜”。

他方大众及化众,此三界中众,十二大众,皆来集会,坐九级莲华座。其会方广九百五十里,大众佥然而坐。

尔时,十号、三明、大灭谛金刚智释迦牟尼佛,初年月八日方坐十地,入大寂室三昧思缘,放大光明,照三界中。复于顶上出千宝莲华,上至非想非非想天,光亦复尔,乃至他方恒河沙诸佛国土。

时,无色界雨无量变大香华,香如车轮,华如须弥山王,如云而下。十八梵天王雨百变异色华,六欲诸天雨无量色华。其佛座前自然生九百万亿级华,上至非想非非想天。

是时世界,其地六种震动。

尔时,诸大众俱共佥然生疑,各相谓言:“四无所畏、十八不共法、五眼法身大觉世尊,前已为我等大众,二十九年说《摩诃般若波罗蜜》、《金刚般若波罗蜜》、《天王问般若波罗蜜》、《光赞般若波罗蜜》,今日如来放大光明,斯作何事?”

时,十六大国王中,舍卫国主波斯匿王,名曰月光,德行十地、六度、三十七品、四不坏净,行摩诃衍化,次第问居士宝盖、法净名等八百人,复问须菩提、舍利弗等五千人,复问弥勒、师子吼等十千人,无能答者。

时,波斯匿王即以神力,作八万种音乐,十八梵、六欲诸天亦作八万种音乐,声动三千乃至十方恒河沙佛土,有缘斯现。彼他方佛国中,南方法才菩萨共五百万亿大众,俱来入此大会;东方宝柱菩萨共九百万亿大众,俱来入此大会;北方虚空性菩萨共百千万亿大众,俱来入此大会;西方善住菩萨共十恒河沙大众,俱来入此大会。六方亦复如是,作乐亦然,亦复共作无量音乐,觉寤如来。

佛即知时,得众生根,即从定起,方坐莲华师子座上,如金刚山王。大众欢喜,各各现无量神通。地及虚空,大众而住。

观空品第二

尔时,佛告大众:“知十六大国王意欲问护国土因缘。吾今先为诸菩萨,说护佛果因缘,护十地行因缘。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如法修行。”

时,波斯匿王言:“善!大事因缘故。”即散百亿种色华,变成百亿宝帐,盖诸大众。

尔时,大王复起作礼,白佛言:“世尊,一切菩萨云何护佛果?云何护十地行因缘?”

佛言:“菩萨化四生,不观色如、受想行识如、众生我人常乐我净如、知见寿者如、菩萨如、六度四摄一切行如、二谛如;是故,一切法性真实空,不来不去,无生无灭,同真际,等法性,无二无别如虚空;是故,阴入界无我,无所有相。——是为菩萨行化十地般若波罗蜜。”

白佛言:“若诸法尔者,菩萨护化众生,为化众生耶?”

“大王,法性、色受想行识、常乐我净,不住色,不住非色,不住非非色,乃至受想行识亦不住、非非住。何以故?非色如、非非色如。世谛故,三假故,名见众生。一切法性实故,乃至诸佛、三乘、七贤、八圣亦名见,六十二见亦名见。大王,若以名名见一切法,乃至诸佛、三乘、四生者,非非见一切法也。”

白佛言:“般若波罗蜜有法非非法,摩诃衍云何照?”

“大王,摩诃衍见非非法,法若非非法,是名非非法空,法性空,色受想行识空,十二入、十八界空,六大法空,四谛、十二缘空,是法即生、即住、即灭、即有、即空。刹那刹那,亦如是法生、法住、法灭。何以故?九十刹那为一念,一念中一刹那经九百生灭,乃至色,一切法亦如是。以般若波罗蜜空故,不见缘,不见谛,乃至一切法空,内空、外空、内外空、有为空、无为空、无始空、性空、第一义空、般若波罗蜜空、因空、佛果空、空空故空。但法集故有,受集故有,名集故有,因集故有,果集故有,十行故有,佛果故有,乃至六道一切有。善男子,若菩萨见法、众生、我、人、知见者,斯人行世间,不异于世间,于诸法而不动、不到、不灭,无相无无相,一切法亦如也,诸佛法僧亦如也。是即初地一念心,具足八万四千‘般若波罗蜜’,即载名‘摩诃衍’,即灭为‘金刚’,亦名‘定’,亦名‘一切行’,如《光赞般若波罗蜜》中说。

“大王,是经名‘味句’,百佛、千佛、百千万佛说名‘味句’。于恒河沙三千大千国土中,成无量七宝,施三千大千国中众生,皆得七贤、四果,不如于此经中起一念信,何况解一句者!句非句、非非句,故般若非句,句非般若。般若亦非菩萨。何以故?十地、三十生空故;始生、住生、终生不可得,地地中三生空故;亦非萨婆若,非摩诃衍,空故。

“大王,若菩萨见境、见智、见说、见受者,非圣见也;倒想见法,凡夫人也。见三界者,众生果报之名也。六识起无量欲无穷,名为‘欲界藏空’;或色所起业果,名为‘色界藏空’;或心所起业果,名‘无色界藏空’。三界空,三界根本无明藏亦空,三地九生灭前三界中余无明习果报空。金刚菩萨藏,得理尽三昧故,惑果生灭空。有果空,因空故空,萨婆若亦空。灭果空,惑前已空故,佛得三无为果——智缘灭、非智缘灭、虚空萨婆若果空也。善男子,若有修习听说,无听无说,如虚空。法同法性,听同说同,一切法皆如也。

“大王,菩萨修护佛果,为若此;护般若波罗蜜者,为护萨婆若、十力、十八不共法、五眼、五分法身、四无量心、一切功德果,为若此。”

佛说法时,无量人众,皆得法眼净、性地、信地,有百千人皆得大空菩萨大行。

菩萨教化品第三

白佛言:“世尊,护十地行菩萨,云何行可行?云何行化众生?以何相众生可化?”

佛言:“大王,五忍是菩萨法:伏忍上中下、信忍上中下、顺忍上中下、无生忍上中下、寂灭忍上中下,名为诸佛菩萨修般若波罗蜜。

“善男子,初发相信恒河沙众生,修行伏忍,于三宝中,生习种性十心:信心,精进心,念心,慧心,定心,施心,戒心,护心,愿心,回向心。是为菩萨能少分化众生,已超过二乘一切善地。一切诸佛菩萨长养十心,为圣胎也。

“次第起干慧性种性有十心:所谓四意止,身、受、心、法——不净、苦、无常、无我也;三善根,慈、施、慧也;三意止,所谓三世过去因忍、现在因果忍、未来果忍。是菩萨亦能化一切众生,已能过我、人、知见、众生等想,及外道倒想所不能坏。

“复有十道种性地:所谓观色、识、想、受、行,得戒忍、知见忍、定忍、慧忍、解脱忍;观三界因果,空忍、无愿忍、无相忍;观二谛虚实,一切法无常名无常忍,一切法空得无生忍。是菩萨十坚心,作转轮王,亦能化四天下,生一切众生善根。

“又信忍菩萨,所谓善、达、明、中行者,断三界色烦恼缚,能化百佛、千佛、万佛,国中现百身、千身、万身神通无量功德,常以十五心为首——四摄法、四无量心、四弘愿、三解脱门。是菩萨从善地至于萨婆若,以此十五心为一切行根本种子。

“又顺忍菩萨,所谓见、胜、现法,能断三界心等烦恼缚,故现一身于十方佛国中,无量不可说神通化众生。

“又无生忍菩萨,所谓远、不动、观慧,亦断三界心色等习烦恼故,现不可说、不可说功德神通。

“复次寂灭忍,佛与菩萨同用此忍入金刚三昧。下忍中行,名为菩萨;上忍中行,名为萨婆若。共观第一义谛,断三界心习无明,尽相为金刚,尽相无相为萨婆若。超度世谛、第一义谛之外,为第十一地萨云若。觉非有非无,湛然清净,常住不变,同真际,等法性,无缘大悲,教化一切众生,乘萨婆若乘来化三界。

“善男子,一切众生烦恼,不出三界藏;一切众生果报、二十二根,不出三界;诸佛应、化、法身,亦不出三界。三界外无众生,佛何所化?是故我言:‘三界外别有一众生界藏者,外道《大有经》中说,非七佛之所说。’

“大王,我常说:‘一切众生断三界烦恼果报尽者,名为佛。自性清净,名觉萨云若性。’众生本业,是诸佛菩萨本所修行,五忍中,十四忍具足。”

白佛言:“云何菩萨本业清净化众生?”

佛言:“从一地乃至后一地,自所行处,及佛行处,一切知见故。本业者:

“若菩萨住百佛国中,作阎浮四天王,修百法门,二谛平等心化一切众生(初地)。

“若菩萨住千佛国中,作忉利天王,修千法门,十善道化一切众生(二地)。

“若菩萨住十万佛国中,作焰天王,修十万法门,四禅定化一切众生(三地)。

“若菩萨住百亿佛国中,作兜率天王,修百亿法门,行道品化一切众生(四地)。

“若菩萨住千亿佛国中,作化乐天王,修千亿法门,二谛、四谛、八谛化一切众生(五地)。

“若菩萨住十万亿佛国中,作他化天王,修十万亿法门,十二因缘智化一切众生(六地)。

“若菩萨住百万亿佛国中,作初禅王,修百万亿法门,方便智、愿智化一切众生(七地)。

“若菩萨住百万微尘数佛国中,作二禅梵王,修百万微尘数法门,双照方便神通智化一切众生(八地)。

“若菩萨住百万亿阿僧祇微尘数佛国中,作三禅大梵王,修百万亿阿僧祇微尘数法门,四无碍智化一切众生(九地)。

“若菩萨住不可说不可说佛国中,作第四禅大静天王三界主,修不可说、不可说法门,得理尽三昧,同佛行处,尽三界原,教化一切众生,如佛境界,是故一切菩萨本业化行净(十地)。

“若十方诸如来,亦修是业,登萨婆若果,作三界王,化一切无量众生(佛地)。”

尔时,百万亿恒河沙大众各从座起,散无量不可思议华,烧无量不可思议香,供养释迦牟尼佛及无量大菩萨,合掌听波斯匿王说般若波罗蜜。今于佛前,以偈叹曰:

“世尊导师金刚体,心行寂灭转法 轮,八辩洪音为众说,时众得道百万亿,

时六天人出家道,成比丘众菩萨行。五忍功德妙法门,十四正士能谛了,

三贤十圣忍中行,惟佛一人能尽源,佛众法海三宝藏,无量功德摄在中。

“十善菩萨发大心,长别三界苦轮海,中下品善粟散王,上品十善铁轮王,

习种铜轮二天下,银轮三天性种性,道种坚德转轮王,七宝金光四天下。

伏忍圣胎三十人,十信、十止、十坚心,三世诸佛于中行,无不由此伏忍生,

一切菩萨行本源,是故发心信心难,若得信心必不退,进入无生初地道,

教化众生觉中行,是名菩萨初发心。

“善觉菩萨四天王,双照二谛平等道,权化众生游百国,始登一乘无相道,

入理般若名为住,住生德行名为地,初住一心足德行,于第一义而不动。

离达开士忉利王,现形六道千国土,无缘无相第三谛,无无无生无二照。

明慧空照焰天王,应形万国导群生,忍心无二三谛中,出有入无变化生。

善觉、离、明三道人,能灭三界色烦恼,还观三界身口色,法性第一无遗照。

“焰慧妙光大精进,兜率天王游亿国,实智缘寂方便道,达无生照空有了。

胜慧三谛自达明,化乐天王百亿国,空空谛观无二相,变化六道入无间。

法现开士自在王,无二无照达理空,三谛现前大智光,照千亿土教一切,

焰、胜、法现无相定,能洗三界迷心惑,空慧寂然无缘观,还观心空无量报。

“远达无生初禅王,常万亿土教众生,未度报身一生在,进入等观法流地,

始入无缘金刚忍,三界报形永不受,观第三义无二照,二十一生空寂行,

三界爱习顺道定,远达正士独谛了。

“等观菩萨二禅王,变生法身无量光,入百恒土化一切,圆照三世恒劫事,

返照乐虚无尽源,于第三谛常寂然。

“慧光开士三禅王,能于千恒一时现,常在无为空寂行,恒沙佛藏一念了。

“灌顶菩萨四禅王,于亿恒土化群生,始入金刚一切了,二十九生永已度,

寂灭忍中下忍观,一转妙觉常湛然。等、慧、灌顶三品士,除前余习无明缘,

无明习相故烦恼,二谛理穷一切尽。

“圆智无相三界王,三十生尽等大觉,大寂无为金刚藏,一切报尽无极悲,

第一义谛常安隐,穷源尽性妙智存,三贤十圣住果报,惟佛一人居净土。

一切众生暂住报,登金刚源居净土,如来三业德无极,我今月光礼三宝。

法王无上人中树,覆盖大众无量光,口常说法非无义,心智寂灭无缘照,

人中师子为众说,大众欢喜散金华,百亿万土六大动,含生之类受妙报。

天尊快说十四王,是故我今略叹佛。”

时,诸大众闻月光王叹十四王无量功德藏,得大法利。即于坐中,有十恒河沙天王、十恒河沙梵王、十恒河沙鬼神王,乃至三趣,得无生法忍。八部阿须轮王,现转鬼身,天上受道。三生入正位者,或四生、五生乃至十生,得入正位,证圣人性,得一切无量报。

佛告诸得道果实大众:“善男子,是月光王,已于过去十千劫中龙光王佛法中,为四住开士,我为八住菩萨,今于我前大师子吼。如是,如是,如汝所解,得真义说,不可思议,不可度量。唯佛与佛,乃知斯事!

“善男子,其所说十四般若波罗蜜,三忍,地地上、中、下——三十忍,一切行藏,一切佛藏,不可思议。何以故?一切诸佛是中生、是中灭、是中化,无生无灭无化,无自无他,第一无二,非化非不化,非无无相,无来去,如虚空故。一切众生,无生灭,无缚解,非因非果、非不因果。烦恼、我、人、知见受者,我所者,一切苦受行,空故。一切法集,幻化五阴,无合无散。法同法性,寂然空故。法境界空,空无相,不转,不颠倒,不顺幻化,无三宝,无圣人、六道,如虚空故。般若无知无见,不行不缘,不因不受,不得一切照相。故行道相,斯行道相,如虚空故。法相如是,何可有心得、无心得?是以般若功德,不可众生中行而行,不可五阴法中行而行,不可境中行而行,不可解中行而行。是故般若不可思议,而一切诸菩萨于中行故,亦不可思议。一切诸如来,于幻化无住法中化,亦不可思议。

“善男子,此功德藏,假使无量恒河沙第十三灌顶开士说是功德,百千亿分中,如王所说,如海一渧。我今略述分义功德,有大利益一切众生,亦为过去来今无量诸如来之所述可。三贤十圣赞叹无量,是月光王分义功德。

“善男子,是十四法门,三世一切众生、一切三乘、一切诸佛之所修集,未来诸佛亦复如是。若一切诸佛菩萨不由此门得萨婆若者,无有是处。何以故?一切佛及菩萨无异路故。

“是故,一切诸善男子,若有人闻诸忍法门:信忍、止忍、坚忍、善觉忍、离达忍、明慧忍、焰慧忍、胜慧忍、法现忍、远达忍、等觉忍、慧光忍、灌顶忍、圆觉忍者,是人超过百劫、千劫无量恒河沙生生苦难,入此法门,现身得报。”

时诸众中,十亿同名虚空藏海菩萨欢喜法乐,各各散华,于虚空中变成无量华台。上有无量大众,说十四正行。十八梵、六欲天王亦散宝华,各坐虚空台上,说十四正行,受持读诵,解其理义。无量诸鬼神,现身修行“般若波罗蜜”。

佛告大王:“汝先言云何众生相可化?若以幻化身,见幻化者,是菩萨真行化众生。众生识,初一念识异木石,生得善,生得恶,恶为无量恶识本,善为无量善识本。初一念,金刚终一念,于中生不可说不可说识,成众生色心、众生根本。色,名色盖;心,名识盖、想盖、受盖、行盖。盖者,阴覆为用。身,名积聚。

“大王,此一色法,生无量色。眼所得为色,耳所得为声,鼻所得为香,舌得为味,身得为触。坚持名地,水名润,火名热,轻动名风,生五识处名根。如是一色一心,有不可思议色心。

“大王,凡夫六识粗,故得假名,青、黄、方、圆等无量假色法;圣人六识净,故得实法,色、香、味、触一切实色法。众生者,世谛之名也,若有若无。但生众生忆念,名为世谛。世谛假诳,幻化故有,乃至六道幻化,众生见幻化,幻化见幻化。婆罗门、刹利、毗舍、首陀、神、我等色心,名为幻谛。幻谛法无,佛出世前,无名字,无义名。幻法幻化,无名字,无体相,无三界名字,无善恶、果报、六道名字。

“大王,是故佛佛出现于世,为众生故,说作三界六道名字,是名无量名字,如空法、四大法、心法、色法。相续假法,非一非异,一亦不续,异亦不续,非一非异,故名续谛。相待假法,一切名‘相待’,亦名‘不定相待’,如五色等法、有无一切等法。一切法皆缘成、假成众生,俱时因果、异时因果、三世善恶一切幻化,是幻谛众生。

“大王,若菩萨如上所见众生幻化,皆是假诳,如空中华。十住菩萨,诸佛五眼,如幻谛而见,菩萨化众生为若此。”

时,诸有无量天子及诸大众得伏忍者,得空、无生忍,乃至一地、十地不可说德行。

二谛品第四

尔时,波斯匿王言:“第一义谛中有世谛不?若言无者,智不应二;若言有者,智不应一。一二之义,其事云何?”

佛告大王:“汝于过去七佛,已问一义二义。汝今无听,我今无说,无听无说,即为一义二义故。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如法修行。七佛偈如是:

“无相第一义,无自无他作,因缘本自有,无自无他作。

法性本无性,第一义空如,诸有本有法,三假集假有。

无无谛实无,寂灭第一空,诸法因缘有,有无义如是。

有无本自二,譬若牛二角,照解见无二,二谛常不即。

解心见不二,求二不可得,非谓二谛一,非二何可得?

于解常自一,于谛常自二,通达此无二,真入第一义。

世谛幻化起,譬如虚空华,如影三手无,因缘故诳有。

幻化见幻化,众生名幻谛,幻师见幻法,谛实则皆无,

名为诸佛观,菩萨观亦然。

“大王,菩萨摩诃萨于一义中,常照二谛化众生。佛及众生,一而无二。何以故?以众生空故,得置菩提空;以菩提空故,得置众生空;以一切法空故,空空。何以故?般若无相,二谛虚空,般若空,于无明乃至萨婆若,无自相、无他相故。五眼成就时,见无所见,行亦不受,不行亦不受,非行非不行亦不受,乃至一切法亦不受。菩萨未成佛时,以菩提为烦恼;菩萨成佛时,以烦恼为菩提。何以故?于第一义而不二故,诸佛如来乃至一切法如故。”

白佛言:“云何十方诸如来、一切菩萨不离文字而行诸法相?”

“大王,法 轮者,法本如、重诵如、受记如、不诵偈如、无问而自说如、戒经如、譬喻如、法界如、本事如、方广如、未曾有如、论议如,是名味句音声果、文字记句一切如。若取文字者,不行空也。

“大王,如如文字,修诸佛智母。一切众生性根本智母,即为萨婆若体。诸佛未成佛,以当佛为智母,未得为性,已得为萨婆若。三乘般若,不生不灭,自性常住,一切众生以此为觉性故。若菩萨无受,无文字,离文字,为非文字,修无修为修。修无修者,得般若真性般若波罗蜜。

“大王,若菩萨护佛、护化众生、护十地行,为若此。”

白佛言:“无量品众生,根亦无量,行亦无量。法门为一?为二?为无量耶?”

“大王,一切法观门,非一非二,乃有无量。一切法亦非有相,非非无相。若菩萨见众生,见一见二,即不见一,不见二。一二者,第一义谛也。大王,若有若无者,即世谛也。以三谛摄一切法——空谛、色谛、心谛,故我说一切法不出三谛。我、人、知见、五受阴空,乃至一切法空。众生品品根行不同,故非一非二法门。

“大王,七佛说‘摩诃般若波罗蜜’,我今说‘般若波罗蜜’,无二无别。汝等大众,受持读诵,解说是经功德。有无量不可说、不可说诸佛,一一佛教化无量不可说众生,一一众生皆得成佛,是佛复教化无量不可说众生,皆得成佛。是上三佛,说《般若波罗蜜经》八万亿偈,于一偈中,复分为千分,于一分中,说一分句义,不可穷尽,况复于此经中起一念信!是诸众生超百劫、千劫十地等功德,何况受持读诵解说者功德,即十方诸佛等无有异!当知是人,即是如来,得佛不久。”

时,诸大众闻说是经,十亿人得三空忍,百万亿人得大空忍、十地性。

“大王,此经名为《仁王问般若波罗蜜经》。汝等受持《般若波罗蜜经》,是经复有无量功德,名为《护国土功德》,亦名《一切国王法药服行无不大用护舍宅功德》,亦《护一切众生身》。即此‘般若波罗蜜’,是护国土,如城壍墙壁、刀剑鉾楯。汝应受持《般若波罗蜜》,亦复如是。”

佛说仁王般若波罗蜜经卷下

护国品第五

尔时,佛告大王:“汝等善听,吾今正说护国土法用,汝当受持《般若波罗蜜》。当国土欲乱、破坏劫烧、贼来破国时,当请百佛像、百菩萨像、百罗汉像,百比丘众、四大众、七众共听,请百法师讲《般若波罗蜜》,百师子吼高座前燃百灯,烧百和香,百种色花以用供养三宝,三衣什物供养法师,小饭中食亦复以时。

“大王,一日二时讲经。汝国土中,有百部鬼神。是一一部,复有百部,乐闻是经。此诸鬼神,护汝国土。

“大王,国土乱时,先鬼神乱;鬼神乱,故万民乱,贼来劫国,百姓亡丧,臣、君、太子、王子、百官共生是非,天地恠异,二十八宿、星道日月失时失度。多有贼起。

“大王,若火难、水难、风难、一切诸难,亦应讲此经,法用如上说。

“大王,不但护国,亦有获福,求富贵、官位、七宝、如意,行来求男女,求慧解名闻,求六天果报、人中九品果报,亦讲此经,法用如上说。

“大王,不但获福,亦禳众难。若疾病苦难,杻械枷锁检系其身,破四重罪,作五逆因,作八难罪,行六道事,一切无量苦难,亦讲此经,法用如上说。

“大王,昔日有王释提桓因,为顶生王来上天,欲灭其国。时,帝释天王即如七佛法用,敷百高座,请百法师,讲《般若波罗蜜》,顶生即退。如《灭罪经》中说。

“大王,昔有天罗国王,有一太子,欲登王位。一名班足太子,为外道罗陀师受教,应取千王头,以祭家神,自登其位。已得九百九十九王,少一王。即北行万里,即得一王,名普明王。其普明王白班足王言:‘愿听一日,饭食沙门,顶礼三宝。’其班足王许之一日,时普明王即依过去七佛法,请百法师,敷百高座,一日二时讲《般若波罗蜜》。八千亿偈竟,其第一法师,为王而说偈言:

“劫烧终讫,乾坤洞燃,须弥巨海,都为灰飏,天龙福尽,于中凋丧,二仪尚殒,国有何常?

生老病死,轮转无际,事与愿违,忧悲为害,欲深祸重,疮疣无外,三界皆苦,国有何赖?

有本自无,因缘成诸,盛者必衰,实者必虚,众生蠢蠢,常如幻居,声响俱空,国土亦如。

识神无形,假乘四蛇,无明宝养,以为乐车,形无常主,神无常家,形神尚离,岂有国耶?

“尔时,法师说此偈已,时普明王眷属得法眼空,王自证虚空等定,闻法悟解,还至天罗国班足王所众中,即告九百九十九王言:‘就命时到,人人皆应诵过去七佛《仁王问般若波罗蜜经》中偈句。’时班足王问诸王言:‘皆诵何法?’普明王即以上偈答王,王闻是法,得空三昧。九百九十九王亦闻法已,皆证三空门。时班足王极大欢喜,告诸王言:‘我为外道邪师所误,非君等过。汝可还本国,各各请法师讲《般若波罗蜜》名味句。’时班足王以国付弟,出家为道,证无生法忍,如《十王经》中说:‘五千国王常诵是经,现世生报。’

“大王,十六大国王修护国之法,应亦如是,汝当奉持。天上、人中、六道众生,皆应受持‘七佛名味句’。未来世中,有无量小国王欲护国土,亦复尔者,应请法师说《般若波罗蜜》。”

尔时,释迦牟尼佛说《般若波罗蜜》时,众中五百亿人得入初地;复有六欲诸天子八十万人,得性空地;复有十八梵,得无生忍,得无生法乐忍;复有先以学菩萨者证一地、二地、三地乃至十地;复有八部阿须轮王得一三昧门,得二三昧门,得转鬼身,天上正受。在此会者,皆得自性信,乃至无量空信。吾今略说,天等功德,不可具尽。

散华品第六

尔时,十六大国王闻佛说十万亿偈《般若波罗蜜》,欢喜无量,即散百万亿行华,于虚空中变为一座,十方诸佛共坐一座,说《般若波罗蜜》。无量大众共坐一座,持金罗华散释迦牟尼佛上,成万轮华盖,盖大众上;复散八万四千般若波罗蜜华,于虚空中变成白云台,台中光明王佛,共无量众说《般若波罗蜜》;台中大众持雷吼华,散释迦牟尼佛及诸大众;复散妙觉华,于虚空中变作金刚城,城中师子吼王佛共十方佛、大菩萨,论第一义谛。

时,城中菩萨持光明华,散释迦牟尼佛上,成一华台。台中十方佛及诸天人散天华,于释迦牟尼佛上、虚空中成紫云盖,覆三千大千世界。盖中天人散恒河沙华,如云而下。

时,诸国王散华供已,愿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常说《般若波罗蜜》;愿一切受持者比丘、比丘尼、信男、信女所求如意,常行“般若波罗蜜”。

佛告大王:“如是,如是,如王所说,《般若波罗蜜》应说应受,是诸佛母、诸菩萨母、神通生处。”

时,佛为王现五不思议神变:一华入无量华,无量华入一华;一佛土入无量佛土,无量佛土入一佛土;无量佛土入一毛孔土,一毛孔土入无量毛孔土;无量须弥、无量大海入芥子中;一佛身入无量众生身,无量众生身入一佛身,入六道身,入地水火风身。佛身不可思议,众生身不可思议,世界不可思议。

佛现神足时,十方诸天人得佛华三昧,十恒河沙菩萨现身成佛,三恒河沙八部王成菩萨道,十千女人现身得神通三昧。

“善男子,是‘般若波罗蜜’,有三世利益,过去已说,现在今说,未来当说。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如法修行。”

受持品第七

尔时,月光心念口言:见释迦牟尼佛,现无量神力;亦见千华台上宝满佛,是一切佛化身主;复见千华叶世界上佛,其中诸佛各各说《般若波罗蜜》。白佛言:“如是无量‘般若波罗蜜’,不可说,不可解,不可以识识。云何诸善男子,于此经中明了觉解,如法为一切众生开空法道?”

大牟尼言:“有修行十三观门诸善男子,为大法王。从习忍至金刚顶,皆为法师,依持建立。汝等大众,应如佛供养而供养之,应持百万亿天华、天香,而以奉上。

“善男子,其法师者,是习种性菩萨。若在家婆蹉、优婆蹉,若出家比丘、比丘尼,修行十信,自观己身地、水、火、风、空、识,分分不净;复观十四根,所谓五情、五受、男、女、意、命等,有无量罪过故,即发无上菩提心;常修三界一切,念念皆不净故,得不净忍观门;住在佛家,修六和敬,所谓三业、同戒、同见、同学,行八万四千波罗蜜道。

“善男子,习忍以前,行十善菩萨,有退有进。譬如轻毛,随风东西;是诸菩萨,亦复如是。虽以十千劫行十正道,发三菩提心,乃当入习忍位,亦常学三伏忍法,而不可字名,是不定人。是定人者,入生空位,圣人性故,必不起五逆、六重、二十八轻;佛法经书作返逆罪,言非佛说,无有是处。能以一阿僧祇劫,修伏道忍行,始得入僧伽陀位。

“复次,性种性,行十慧观,灭十颠倒及我、人、知见分分假伪,但有名,但有受,但有法,不可得,无定相,无自他相故。修护空观,亦常行百万波罗蜜,念念不去心。以二阿僧祇劫,行十正道法,住波罗陀位。

“复次,道种性,住坚忍中,观一切法无生、无住、无灭。所谓五受、三界、二谛无自他相,如实性不可得故,而常入第十、第一义谛,心心寂灭而受生三界。何以故?业习果报未坏尽,故顺道生。复以三阿僧祇劫,修八万亿波罗蜜,当得平等圣人地,故住阿毗跋致正位。

“复次,善觉摩诃萨住平等忍,修行四摄念念不去,心入无相,舍灭三界贪烦恼,于第一义谛而不二,为法性无为;缘理而灭一切相故,为智缘灭,无相无为;住初忍时,未来无量生死,不由智缘而灭故,非智缘灭,无相无为。无自他相、无无无相故,无量方便皆现前。观实相方便者,于第一义谛不沉、不出、不转、不颠倒;遍学方便者,非证非不证,而一切学;回向方便者,非住果,非不住果,而向萨婆若;魔自在方便者,于非道而行佛道,四魔所不动;一乘方便者,于不二相通达众生一切行故;变化方便者,以愿力自在生一切净佛国土。如是,善男子,是初觉智,于有无相而不二,是实智照;巧用不证、不沉、不出、不到,是方便观。譬如水之与波,不一不异,乃至一切行波罗蜜、禅定、陀罗尼,不一不二故,而一一行成就。以四阿僧祇劫行行故,入此功德藏门;无三界业习生故,毕故不造新;以愿力故,变化生一切净土;常修舍观故,登鸠摩罗伽位,以四大宝藏,常授与人。

“复次,德慧菩萨以四无量心,灭三有嗔等烦恼,住中忍中。行一切功德故,以五阿僧祇劫行大慈观,心心常现在前,入无相阇陀波罗位,化一切众生。

“复次,明慧道人常以无相忍中行三明观,知三世法无来、无去、无住处,心心寂灭,尽三界痴烦恼,得三明一切功德观故,常以六阿僧祇劫,集无量明波罗蜜故,入伽罗陀位,无相行,受持一切法。

“复次,尔焰圣觉达菩萨修行顺法忍,逆五见流,集无量功德,住须陀洹位,常以天眼、天耳、宿命、他心、身通,于念念中灭三界一切见。亦以七阿僧祇劫,行五神通,恒河沙波罗蜜,常不离心。

“复次,胜达菩萨于顺道忍,以四无畏,观那由他谛、内道论、外道论、药方、工巧、咒术,故‘我是一切智人’。灭三界疑等烦恼,故‘我相已尽’。知地地有所出,故名‘出道’。有所不出,故名‘障道’。逆三界疑,修习无量功德故,即入斯陀含位。复集行八阿僧祇劫中,行诸陀罗尼门,故常行无畏,观不去心。

“复次,常现真实,住顺忍中,作中道观。尽三界集因、集业、一切烦恼故,观非有非无、一相无相而无二,证阿那含位。复作九阿僧祇劫,集照明中道故,乐力生一切佛国土。

“复次,玄达菩萨十阿僧祇劫中,修无生法乐忍,灭三界习因业果。住后身中,无量功德皆成就,无生智、尽智、五分法身皆满足。住第十地阿罗汉梵天位,常行三空门观,百千万三昧具足,弘化法藏。

“复次,等觉者,住无生忍中,观心心寂灭而无相相、无身身、无知知。而用心乘于群方之方,憺怕住于无住之住。在有常修空,处空常万化,双照一切法,故知是处、非是处,乃至一切智。十力观故,而能摩诃罗伽位,化一切国土众生。千阿僧祇劫,行十力法,心心相应,常入见佛三昧。

“复次,慧光神变者,住上上无生忍。灭心心相,法眼见一切法、三昧、色空见。以大愿力,常生一切净土。万阿僧祇劫,集无量佛光三昧,而能现百万恒河沙诸佛神力,住婆伽梵位,亦常入佛华三昧。

“复次,观佛菩萨住寂灭忍者,从始发心至今经百万阿僧祇劫,修百万阿僧祇劫功德,故证一切法解脱住金刚台。

“善男子,从习忍至顶三昧,皆名为伏一切烦恼。而无相信,灭一切烦恼,生解脱智,照第一义谛,不名为见;所谓见者,是萨婆若。是故我从昔以来,常说惟佛所知见觉,顶三昧以下至于习忍所不知、不见、不觉,唯佛顿解,不名为信。渐渐伏者,慧虽起灭,以能无生无灭——此心若灭,则累无不灭,无生无灭入理尽金刚三昧,同真际,等法性——而未能等无等等。譬如有人,登大高台,下观一切,无不斯了;住理尽三昧,亦复如是。常修一切行,满功德藏,入婆伽度位,亦复常住佛慧三昧。

“善男子,如是诸菩萨,皆能一切十方诸如来国土中化众生,正说正义,受持读诵,解达实相。如我今日,等无有异。”

佛告波斯匿王:“我当灭度后,法灭尽时,受持《般若波罗蜜》,大作佛事,一切国土安立,万姓快乐,皆由此《般若波罗蜜》。是故付嘱诸国王,不付嘱比丘、比丘尼、清信男、清信女。何以故?无王力故,故不付嘱。汝当受持读诵,解其义理。

“大王,吾今所化百亿须弥、百亿日月。一一须弥,有四天下。其南阎浮提,有十六大国、五百中国、十千小国。其国土中,有七可难。一切国王为是难故,讲读《般若波罗蜜》,七难即灭,七福即生。万姓安乐,帝王欢喜。云何为难?

“日月失度,时节返逆。或赤日出、黑日出、二三四五日出,或日蚀无光,或日轮一重、二三四五重轮现。当变恠时,读说此经,为一难也。

“二十八宿失度,金星、慧星、轮星、鬼星、火星、水星、风星、刀星、南斗、北斗、五镇大星、一切国主星、三公星、百官星,如是等星各各变现,亦读说此经,为二难也。

“大火烧国,万姓烧尽,或鬼火、龙火、天火、山神火、人火、树木火、贼火,如是变怪,亦讲说此经,为三难也。

“大水漂没百姓,时节返逆。冬雨夏雪,冬时雷电霹雳,六月雨冰霜雹。雨赤水、黑水、青水,雨土山、石山,雨沙砾石。江河逆流,浮山流石。如是变时,亦读说此经,为四难也。

“大风吹杀万姓,国土、山河、树木,一时灭没。非时大风、黑风、赤风、青风、天风、地风、火风。如是变时,亦读诵此经,为五难也。

“天地国土亢阳,炎火洞燃。百草亢旱,五谷不登,土地赫然,万姓灭尽。如是变时,亦读说此经,为六难也。

“四方贼来侵国,内外贼起:火贼、水贼、风贼、鬼贼。百姓荒乱,刀兵劫起。如是怪时,亦读诵此经,为七难也。

“大王,是《般若波罗蜜》,是诸佛、菩萨、一切众生心识之神本也,一切国王之父母也。亦名《神符》,亦名《辟鬼珠》,亦名《如意珠》,亦名《护国珠》,亦名《天地镜》,亦名《龙宝神王》。”

佛告大王:“应作九色幡,长九丈;九色华,高二丈;千支灯,高五丈;九玉箱;九玉巾。亦作七宝案,以经置上。若王行时,常于其前足一百步。是经常放千光明,令千里内七难不起,罪过不生。若王住时,作七宝帐,帐中七宝高座,以经卷置上,日日供养散华烧香,如事父母,如事帝释。

“大王,我今五眼明见三世,一切国王皆由过去侍五百佛,得为帝王主。是为一切圣人、罗汉而为来生彼国,作大利益。若王福尽时,一切圣人皆为舍去。若一切圣人去时,七难必起。

“大王,若未来世国王受持三宝者,我使五大力菩萨往护其国:一金刚吼菩萨,手持千宝相轮,往护彼国;二龙王吼菩萨,手持金轮灯,往护彼国;三无畏十力吼菩萨,手持金刚杵,往护彼国;四雷电吼菩萨,手持千宝罗网,往护彼国;五无量力吼菩萨,手持五十剑轮,往护彼国。五大士、五千大神王,于汝国中,大作利益。当立像形,而供养之。

“大王,吾今三宝,付嘱汝等一切诸王,憍萨罗国、毗舍离国、舍卫国、摩竭提国、波罗奈国、迦夷罗卫国、鸠尸那国、鸠睒弥国、鸠留国、罽宾国、伽罗乾国、乾陀卫国、沙陀国、僧伽陀国、揵拏掘阇国、波提国,如是一切国受持《般若波罗蜜》。”

时,诸大众、阿须轮王,闻佛说未来世七可畏,身毛为竖,呼声大叫而言:“愿不生彼国!”

时,十六大国王即以国事付弟,出家修道,观四大四色胜出相、四大四色不用识空,入行相、三十忍初地相、第一义谛九地相。是为大王舍凡夫身,入六住身;舍七报身,入八法身,证一切行般若波罗蜜。

十八梵天、阿须轮王,得三乘观,同无生境。复散华供养,空华、法性华、圣人华、顺华、无生华、法乐华、金刚华、缘观中道华、三十七品华,而散佛上,及九百亿大菩萨众。

其余一切众,证道迹果。散心空华、心树华、六波罗蜜华、妙觉华,而散佛上,及一切众。

十千菩萨念来世众生,即证妙觉三昧、圆明三昧、金刚三昧、世谛三昧、真谛三昧、第一义谛三昧,此三谛三昧是一切三昧王三昧。亦得无量三昧、七财三昧、二十五有三昧、一切行三昧。

复有十亿菩萨,登金刚顶,现成正觉。

嘱累品第八

佛告波斯匿王:“我诫敕汝,吾灭度后,八十年、八百年、八千年中,无佛、无法、无僧、无信男信女时,此经三宝,付嘱诸国王、四部弟子,受持读诵、解义,为三界众生开空慧道,修七贤行、十善行,化一切众生。

“后五浊世,比丘、比丘尼四部弟子,天龙八部,一切神王、国王、大臣、太子、王子,自恃高贵,灭破吾法,明作制法,制我弟子比丘、比丘尼,不听出家行道;亦复不听造作佛像形、佛塔形;立统官制众,安籍记僧;比丘地立,白衣高坐;兵奴为比丘;受别请法;知识、比丘,共为一心亲善;比丘为作斋会求福,如外道法。都非吾法!当知尔时,正法将灭不久。

“大王,坏乱吾道,是汝等作。自恃威力,制我四部弟子,百姓疾病,无不苦难,是破国因缘。说五浊罪过,穷劫不尽。

“大王,法末世时,有诸比丘、四部弟子、国王,多作非法之行,横与佛法众僧,作大非法,作诸罪过。非法非律系缚比丘,如狱囚法。当尔之时,法灭不久。

“大王,我灭度后,未来世中四部弟子,诸小国王、太子、王子,乃是住持护三宝者,转更灭破三宝。如师子身中虫,自食师子,非外道也!多坏我佛法,得大罪过。正教衰薄,民无正行,以渐为恶,其寿日减。至于百岁,人坏佛教,无复孝子,六亲不和。天神不祐,疾疫恶鬼,日来侵害。灾怪首尾,连祸纵横。死入地狱、饿鬼、畜生。若出,为人兵奴。果报如影如响,如人夜书,火灭字存。三界果报,亦复如是。

“大王,未来世中一切国王、太子、王子、四部弟子,横与佛弟子书记制戒,如白衣法,如兵奴法。若我弟子比丘、比丘尼,立籍为官所使,都非我弟子。是兵奴法,立统官,摄僧典,主僧籍,大小僧统,共相摄缚,如狱囚法、兵奴之法。当尔之时,佛法不久。

“大王,未来世中,诸小国王、四部弟子自作此罪,破国因缘,身自受之,非佛法僧。

“大王,未来世中流通此经‘七佛法器’。十方诸佛,常所行道!诸恶比丘多求名利,于国王、太子、王子前,自说破佛法因缘、破国因缘。其王不别,信听此语,横作法制,不依佛戒。是为破佛、破国因缘。当尔之时,正法不久。”

尔时,十六大国王闻佛七诫所说未来世事,悲啼涕出,声动三千。日、月、五星、二十八宿失光不现。

时,诸王等各各至心受持佛语,不制四部弟子出家,当如佛教。

尔时,大众、十八梵天王、六欲诸天子叹言:“当尔之时,世间空虚,是无佛世。”

尔时,无量大众中,百亿菩萨——弥勒、师子月等,百亿声闻——舍利弗、须菩提等,五百亿十八梵王、六欲诸天、三界六道、阿须轮王等,闻佛所说护佛果因缘、护国土因缘,欢喜无量,为佛作礼,受持《般若波罗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