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气是自己做出来的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1-6-9 0:33:16 繁体版 

每次坐长途汽车,落座后就闭目遐想:今天总应该会有位美女坐我旁边,起码是个赏心悦目的异性!

但是,每次都让我失望,几乎都是与老弱病残在一起,运气很不好。

这次也一样,眼巴巴看着一个个美女持票鱼贯上车,硬是没有一个坐我身旁。最后,来了个提大包小包的乡下老太,我看得出她要进城做饭去,因为其中一个蛇皮袋里装着铁锅,露出把柄,然后“当”一声就落在我脚边,我终于明白,她是我今天有缘同车的同座。

我欠了欠身子,表示虚伪的欢迎。她开始说话,说是第一次出远门,要去省城福州看二儿子,是读土木建筑的,领导很看重他;现在儿子要请她过去做饭,但是她的原话是“他很孝顺,要我去享清福”。

她不会讲普通话,可万分健谈,不断地问我“十万个为什么”,用的是我们老家土话,我也尽量陪聊,并且努力夸她提到的人、捧她提到的事,我渐渐习惯而且理解一个纯朴母亲的慈爱心。

虽然,看着前后有情侣或分吃一串糖葫芦,或一人耳朵里各塞一耳机分享MP3,我好惆怅。

两个小时后,眼看福州就要到了,我看出老太太的不安,她心虚地问我:“我是要北站下车的,你是到哪个站?”经过一段时间的闭目养神,我心情好多了,于是我诚恳主动地安慰她,不要紧张,请她放心,我跟她是在同一站下车,我会带她下车的……眼看车子已经出了高速路,进城了。老太太不停地整理东西,可见她还是慌;我突然想,对了,下车后,她怎么与她儿子联系?我再次关切问她:“你儿子的电话是多少?我帮你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在车站哪个出口等你!”

她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个手机号码,我随即拨通了他儿子的电话,通了,更奇妙的是,我手机屏幕上马上显示出一个前几天刚刚新添到通讯录上的名字,某工程的项目经理,这真是太奇妙了,眼前老太太的儿子居然就是我要找的人,而且是我需要他帮忙的人……接电话的是个年轻人的声音,我把手机递给那兴奋的老太太:“我快到了,阿狗(老家土语,宝贝的意思),还好有这个好心人照顾我……”哦,我就是那个好心人!我欣慰而庆幸。

下车的时候,他们母子相见,场面感人;然后,老太太拖住我,一定要她那个有些羞涩的儿子感谢我:“还好是这小兄弟一路帮我,你们都在同一个城市,一定要像兄弟一样做朋友!”她儿子频频点头。我也微笑致意。

几天后,我信心十足地去找这个年轻的经理,在他办公室,他抬头看我,一愣,原来之前多次与他电话咨询的人就是一路照顾他妈妈的“贵人”,在感慨“世界真小”之后,他爽快地在我需要他签字的工程合作单子上签了大名……原来,我的运气一点也不坏,遇见一个需要我小小帮助的老太太,她不是美人,更不年轻,但是,她居然是货真价实的“机遇女神”。

另一个故事的主角,是我外甥。不久前,他参加一家公司的面试,出来后,他上了卫生间,一个瘦弱的陌生老者问他:“希望大吗?”我外甥说:“我很有信心,这是一家我最中意的单位。”说着,很礼貌地为老者开了门,还压着门让老人先出去。老者很高兴,在走廊里,拍拍他的肩膀说:“男子汉,我们不想让你走!”

后来,才知道这位不起眼的老人,就是那大公司的荣誉董事长。事后,我外甥与我分享这个细节时候,也得出这么一个结论:机遇女神有时就是一位需要你帮助的人。而好运气,是自己做出来的,而不是别人送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