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爱别离怨憎合会,此皆为苦无有欢乐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7-3-26 23:59:31 繁体字 

恩爱别离怨憎合会,此皆为苦无有欢乐

往昔,佛陀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弘化时,城里有一位长者,刚刚丧失爱子以致日夜思念,万般不舍;不久便精神恍惚,茫然地到处游走,逢人便问:“可曾见到我儿?”就这么一路边走边问,逐渐来到祇洹精舍,站在世尊面前,问道:“瞿昙沙门!可曾见到我儿?”

世尊问长者:“什么缘故使你满面愁容、精神恍惚呢?”长者回答:“怎么能不悲伤忧愁呢?就这么一个独子,我对他疼爱有加,从不曾离开我身边。如今无常忽至,因为哀愍、思念我儿,几乎令我心发狂。沙门!您有见到我的爱子吗?”世尊告诉他:“长者!生、老、病、死,是世间不变的真理。恩爱别离苦,怨憎会苦;孩子示现无常,当然就会因为思念而受苦。”

当时,长者因心中悲恼,无法听进佛所言说,转身便离去。路上逢人,长者便问:“沙门瞿昙说:‘与所爱的人别离,就能够快乐。’你认为沙门所说的有道理吗?”路人回答:“与所爱的人分别,有什么值得快乐的呢?”离舍卫城不远,有许多人聚在一处博弈嬉戏。这时,长者心想:“这些男子都很聪明,无事不知,我现在来问问他们。”他走到那里问众人:“沙门瞿昙跟我说:‘恩爱别离苦、怨憎会苦,都是快乐的。’你们认为呢?”这些博弈嬉戏者回答:“与恩爱的人别离,怎么会快乐?如此快乐之说,绝对不是真的。”长者心想:“如来所说从不虚妄,可是为什么说恩爱别离,就能快乐呢?应该不是这样。”

此时长者走进舍卫城,来到皇宫门外称说:“沙门瞿昙作如是教化:‘恩爱别离、怨憎合会,此为快乐!’”于是,这句话传遍舍卫城乃至中宫内。当时候波斯匿王正和摩利夫人在高楼上娱乐,国王问夫人:“‘恩爱别离、怨憎合会,此皆快乐。’沙门瞿昙真的是这样说吗?”夫人回答:“我从未曾听闻世尊如此之说法。”国王告诉夫人:“如同师长教导弟子:‘这样做是对的、不这样做才是对的。’弟子会回答:‘如是,大师!’摩利!你也应当如此,听闻了瞿昙沙门所说的言论,应该回答:‘的确是这样,无有虚妄!’现在你可以离开了,不须在本王面前出现!”

摩利夫人离开波斯匿王后,嘱咐竹膊婆罗门,你持我摩利名字,往诣祇洹精舍,顶礼后禀白世尊:“舍卫城内及皇宫中人有此言论:‘沙门瞿昙说:恩爱别离、怨憎合会,此皆快乐。’请问世尊有此言教吗?”若世尊有所言说,你要好好听受,回来后再告诉我。

竹膊婆罗门立刻前往祇洹精舍,到世尊处,与众人共相问讯后,坐在一旁。此时,婆罗门禀白世尊:“我代摩利夫人顶礼世尊,问讯如来法体安康,请问起居轻安、便利否?度化冥顽之众生,无劳心否?”接着又说:“目前,舍卫城内普遍传言:‘沙门瞿昙作如是教化:恩爱别离、怨憎合会,此皆快乐!’请问世尊确实有此言教吗?”

世尊告诉竹膊婆罗门:“在舍卫城内,有一长者丧失一子,因过度思念爱子而狂惑失心,东奔西走,见人便问:‘有谁见到我的孩子?’所以,婆罗门!恩爱别离苦、怨憎会苦,都是毫无欢乐可言。昔日,此舍卫城中,有一老母遭逢无常,亦是狂惑恍惚,不识东西;又有一老父遭逢无常;亦有兄弟姊妹皆遭逢无常。面对在世亲人示现无常,都因此而恍惚发狂,不识东西。”

“婆罗门!昔日,此舍卫城中有一男子,迎娶一位容貌端正无双的新妇。但婚配不久,生活陷入贫穷。新妇双亲见男子家逢困境,打算将女儿强行带回,改嫁他人。男子得知此消息后,便衣里藏刀,迳至妇人家,问道:‘我妻现在何处?’其母答言:‘她在墙外纺纱织布。’男子走到妻子身旁,问妻子:‘你双亲想将你改嫁他人吗?’妻子回答:‘确实是如此,但是我不乐于听到此话。’于是,男子拔出利剑刺杀妇人后,再取剑刺己腹,说道:‘我俩同归于尽!’婆罗门!从这事实可知,恩爱别离、怨憎会苦,皆是忧愁,苦不堪言。”

竹膊婆罗门禀白:“如是,世尊!此诸忧恼,实是痛苦,毫无快乐!为什么这么说呢?我曾经育有一子,亦是舍我而逝。我昼夜追忆爱子,不离心怀。由于日夜思子,心意狂惑而东奔西走,逢人便问:‘有谁看见我儿?’沙门瞿昙!诚如您今日所说,苦实无乐!我因国事繁多,就此辞别。”佛说:“现在正是时候。”竹膊婆罗门即从坐起,绕佛三匝后离去,回到摩利夫人处所,将世尊所有言说一一禀白夫人。

不久,摩利夫人觐见波斯匿王,说道:“大王!我想问一些问题,请您回答可以吗?大王!您想念琉璃王子吗?”王答:“非常想念!爱愍之心,念念不离。”又问:“如果王子遭逢迁变,大王!您会忧愁吗?”“当然会!”夫人言:“大王您应当要知道,与恩爱的人别离,都会心生忧愁的。还有大王!您爱伊罗王子吗?”王答:“我甚爱之。”再问:“大王!若伊罗王子遭逢迁变,您会忧伤吗?”“我极愁忧!”夫人说:“由此即知,恩爱别离,无有欢乐。大王!您爱萨罗陀夫人吗?”王答:“我甚爱彼。”夫人说:“若萨罗陀夫人遭逢不幸,大王您会为此悲忧吗?”“我会愁忧!”夫人说:“大王当知,恩爱别离,此皆是苦。”夫人问:“大王!您爱念我吗?”王言:“你是本王所爱。”夫人言:“若我遭逢不幸,大王您会愁忧吗?”王言:“若夫人身有变易,我会心生愁忧!”“大王!由此便知,恩爱别离、怨憎合会,实无欢乐!”

夫人又问:“大王!您将迦尸、拘萨罗人民放在心上吗?”王言:“我很爱迦尸、拘萨罗人民。”“若迦尸、拘萨罗人民遭逢无常变易,大王您为民愁忧吗?”王言:“若迦尸、拘萨罗人民有所变易,我命尚且不存,更何况心生愁忧呢?因为我是依靠迦尸、拘萨罗国人民之力,才得以生存。我若知道性命尚且不保,怎么能不生愁忧呢?”夫人言:“由此可知,恩爱别离,此皆为苦,无有欢乐。”

国王便面向世尊所在的方向,右膝着地,叉手合掌说道:“甚奇!甚妙!我已明白世尊所教化的真理。若是沙门瞿昙亲至宫中说法,夫人得与共相言论。”国王再告诉夫人:“自今以后,我当更为相信你,所著服饰与我无异,受人敬重与我相当。”

世尊听说了摩利夫人与波斯匿王的论述,告诉诸比丘:“摩利夫人聪明绝顶,若是波斯匿王问我,我亦以相同义理开示国王,如同夫人所说,没有什么不同。”世尊又告诉比丘们:“我在家弟子中,第一得证优婆斯(指受持五戒的女众居士,又译优婆夷),笃信牢固者,即是摩利夫人。”

当时,比丘们听闻世尊所说,个个法喜充满,信受奉行。

典故摘自:《增壹阿含经·卷第六·利养品第十三(三)》

省思:

经云:“诸有智者要以譬喻而得开悟。”故事中,佛陀、摩利夫人皆用譬喻阐释世间不变的真理——苦谛,使见闻者信受佛法。人生在世,皆会面临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求不得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五阴炽盛苦等八苦交煎的逼迫。为此,佛陀宣扬“四圣谛——苦、集、灭、道”之真理,令众生“知苦断集,慕灭修道”,具足正见,信受奉行之,不再起惑、造业、受苦,从因上勤修戒定慧,必能得自在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