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命都是给出来的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寂静法师 发布时间:2015-10-4 18:08:47 繁体版 

好命都是给出来的

2010年,我去肯尼亚国家公园马赛马拉学习时,我入住比较晚,当我拖着行李到房间时,房间被别人先住了,对方说让我去住他的房间。当我拖着沉重的行李去到他的房间时,又被告知,床位被另一个人占了,让我去另一个人的房间。我又拖着行李重新找房,行李又重,心中还是起了些烦恼,但在此时我回想起“天加福是逆着来的”。

最后分派到和成都的一个老板住。在课程期间,我经常给人钱,并号召大家捐钱给当地的导游开图书馆。这个老板看我总是给人钱,也许是被无形的影响和感动,于是有一天他充满恭敬的执意供养我一千元美金。这个世界总是朴朔迷离,原来所有的得到都是曾经不求回报的付出,世界是给出来的。

2004年3月,我去普陀山朝山云游,在沈家门看到一个刚出家不久的小师父,我和他打招呼,得知他是从山东来的,我们就结伴而行,一起乘船到达普陀山,在普济寺挂单。我们住的是通铺,他带了二千元,说自己比较困难要养妈妈,希望自己多一些钱,那时我身上只有一千多元。普济寺白天烧香的人很多,人们都把香直接投进熊熊燃烧的香炉。白天我也花了30元买了一大筒香,但我选择晚上烧香,因为晚上寺院清净,我可以安心的烧香和拜佛。虽然大殿的门是关着的,但我的心依然可以透过大殿关着的门感受到菩萨的存在。

我带着一颗感恩的心为曾经帮助过我的人、供养过我的人和身边的人分别燃三炷香,对于那些我记不起的所有有缘人也燃了三炷香,为他们祝福祈祷。正在我专心致志烧香时,一个福建老板也来烧香,他看我很虔诚,问我从哪来?我告诉他从四川来,准备云游中国,还要去九华山,他就拿出100元准备给我(当时100元,相当于我现在的5千元甚至1万元的份量)。

我问老板为什么给我?老板说做路费,我才接受了。后来又遇到一个人过来也给了我100元。烧完香回到房间,我看到那个小师父躺在床上,他的钱一分都没增长,而我此刻已经得了200元。世界真不可思议,一个人的得到跟想不想没有关系,只有去做、去付出才能得到。

在普陀山的10多天,我总共得到了800元,通常99%的人会想得到800元太好了,然后直接带走。而我的思维很“逆反”,为什么要带走呢?既然是观世音菩萨给我的,我就应该帮菩萨做点什么。于是我把800元全部够买了佛珠,无论我见到谁,即使只给我合个掌,点个头,我都会送他一串佛珠。我的想法很单纯,就是想给。

后来去到南海观音碰到一群讲四川话的老太太,一听是家乡人,我就给每个人送了一串佛珠。老太太们收到佛珠,马上从口袋淘钱,5元、10元、20元,我没有要。这一幕被一个路过的人看到了,后来他说,在他的心中,和尚都是要钱的,而我给钱都不要,所以给他留下一个很特别的印象,他就走过来和我打招呼。这个人就是我现在的一个弟子——上市公司大北农集团的副总裁扶鹏飞。

世界真是很神奇,一个与众不同的思维,就会带来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如果当初我拿了钱,他就不会对我有好感。正是因为我不要钱,才吸引了他。他问我从哪来,我说成都。他说好远,我说地球就是一个村。他对我更感兴趣了,觉得和尚还懂这个。马上让我给他同行的二十几位中高层讲课,我就讲了半小时的“魅力四法”。半小时后他们导游过来要带他们去下一个景点,他们异口同声说不去,都要听我讲课,我就这样与大北农集团结缘了。

我进入的第一家企业讲课也是大北农,我在那里得到了很大的煅练。我和大北农集团的因缘仅仅源于我在普陀山朝拜时不断的“给”,所以你永远不知道“给”会给你创造什么因缘,不知道“给”会给你带来什么福报。不停的给,不要有贪恋,心中的贪念就是贫穷的种子。当然我们也不可能完全没有贪念,尽力做到七分给三分贪就好。

我一个“给”的习惯,结识了大北农集团,然后才有那么多讲课锻炼的机会,要知道那时我在其他地方根本没有讲课的机会。所以,“给”是一个好的品质,只要我们有好品质,上天总是会好事降临。在这个时代,比我有才有福的人多了,我不算什么,我和别人唯一不同的就是思维和品质,就是这个不同导致了我和别人的命运的差别越来越大。人必须先有一种品质,然后亲身去践行,就会生出一种更强烈的精神,这个品质和精神才是最有力量的。